麻辣記者 第十八章 作者 ︰ 喜格格

第十章

因為瞿蒼弈自以為體貼的行為,燦蔓氣到不再去他家,結果他居然連一通電話也沒有再打來過。

但她氣歸氣,仍開始處理工作的事情,一方面和美國公司接洽,一方面從公司內部挑選接班的人選。

她的助理是個很有工作能力的人,聰明而且有想法,她已經暗示過老板這件事。至于美國方面,MoniKa則直接讓她跟美國雜志社的總褊懇談。

燦蔓不想跟MoniKa—樣一天工作十小時,對她來說錢夠用就好,她真正想要的是生活品質,跟她最愛的男人認真度過每一天,而不是庸庸碌碌過一輩子。

她熱愛工作,但她對好好的生活更著迷,就如同她愛他作品里所傳達出來的訊息一樣!

寬舒、大器、智慧、堅持,依照自己的步調生活,而非被城市轉動的速度牽著走。

她故意不告訴他自己這陣子究竟在忙什麼,當作給他小小的懲罰,誰教他之前那麼自作聰明。

他說……永遠有效?

當她听到那幾個字的時候,感動跟怒氣同時在體內飄漲,可感動只有一下子,接著一團像太陽般的超強火氣差點炸翻她的肺。

他就對她這麼沒信心嗎?認為她是那種被工作沖昏頭的女強人,人生沒有其他想追求或珍惜的事物,只會為了那一點點挑戰或是工作中的成就感,就腦袋壞掉放棄他,或者是他們之間的感情?

在遇到他之前,她承認,自己的確曾認為全世界沒有任何一件事比工作能力更重要,然而,是他親身向她證明,她錯了。

結果呢?他現在竟然任由她追求自己的工作快感?

好吧,她很高興他這麼懂得尊重她,卻也被他的尊重氣得半死,所以,她打算讓他受個幾星期或幾個月折磨,然後再告訴他她已經決定辭掉工作,並接受美國方面不用到辦公室上班、只需每周交一篇精彩專訪過去的超優工作條件。

她是愛他愛得要死沒錯,但也很清楚自己的報復心還滿強的,怪只怪他惹她火大。

「總編。」助理又從門縫中把頭卡進來。

「什麼事?」她長長嘆口氣,命令自己先把瞿蒼弈的事踢出腦海,專心煩惱這一期恐怕要開天窗的人物專訪。

「瞿蒔華先生打電話過來。」助理很快的說。

「瞿蒔華?」她皺了一下眉。「那個最近聞名國際的建築公司老板?」

「是,就是被國際建築界捧上天的瞿蒔華先生。」助理點點頭。

「直接把電話接進來。」她心一喜,他們已經找他找很久了。

「他說五分鐘後到公司。」

「我們到他公司?」她不敢相信好運居然憑空而降。

「不,他想要直接過來接受專訪,三小時後他要趕去法國。」助理快速報告道。

燦蔓馬上反應過來,「那好,我必須再看一次關于他公司的相關資料。」

「我去泡咖啡。」助理也很機靈。

「不,你請小陳去做這件事,你跟我一起采訪他。」燦蔓叫出電腦里早就準備好的資料,頭也不抬地命令,忙完這一次,說真的,她想要狠狠投向心愛男人的懷抱了。

工作有挑戰很過癮,可惜沒有溫度。她需要的是愛,因為只有愛才能讓人覺得溫暖,心才會變得更加柔軟。

沒有意外,訪談在十分鐘後正式開始。

燦蔓訪問了該公司的創業理念、未來規畫、經營方針……最後談到身為公司領導人的瞿蒔華先生,如何帶領全公司員工度過前一陣子可怕的裁員潮,而且奇跡的沒有裁掉任何一名員工。

「羽總編,你知道我有個哥哥嗎?」瞿蒔華突然轉變語氣,關心的問。

「我應該知道嗎?」她維持平靜的反問。

「我知道羽總編很專業,不挖八卦,報導也不涉及受訪者家屬……」瞿蒔華對她笑得很友善的說,友善到甚至透露出一絲古怪。「除非當事人自己提起。」

「沒錯,原來您也事先調查過我?」

「我沒有,也絕對無意冒犯你。」他沒興趣看到老哥發火的恐怖模樣。「不過透過我哥,我可以了解更真實的你……我先說明裁員那件事。」

「好。」他哥?算了,這不重要。

「其實當初我贊成裁員,而且已經著手這樣做,是我哥阻止我的。小時候我們父親曾因被裁員使得全家經濟陷入困境,也因為這件事,所以促使我父親後來自組公司。」瞿蒔華的表情陷入回憶,但一提及他兄長,又馬上露出崇拜與敬愛。「成年後,我哥專心致力于藝術創作,而光靠我父親留給我們的股票跟基金,其實已夠我們一輩子不愁吃穿。」

「你們很幸運。」燦蔓微笑。

「不,太過有錢絕不是什麼幸運的事。」瞿蒔華聳聳肩,「別看我這樣,年輕時我幾乎把自己手中那份大量的遺產揮霍殆盡,如果不是我哥拉我一把,我搞不好還會干一些犯罪勾當。」

燦蔓與助理互看一眼,這可是條不折不扣的大新聞。

「他把父親留下的公司交給我,讓我按照自己想法管理,那時候他已經擁有自己真正想要的公司,卻因為我又另外弄了一問出來,等著日後隨時可以交給我合並,彌補父親公司的不足。他也曾經為了我,暫時放下自己熱愛的工作去學經營管理,他擔心我卻不插手過度干預,總在最關鍵時刻拉我一把,這就是他的作風。」

瞿蒔華停下來,深深看她一眼。

「我接受他的提議不裁員,不是因為我在乎員工,從頭到尾,只有他真正關心員工,我只在乎怎麼讓公司繼續經營下去。他提議讓他手中的公司和我的合並,而且提出完美到無法令人反駁的企劃案,這才暫緩原本的裁員事宜。後來事實證明他是對的,我也遵守承諾,沒有裁掉公司里任何一名員工。」

說到這里,他又停了下來,專注的看著她。

「我哥最近過得很不好,雖然他不說,但我知道。下星期是他的生日,我打算為他辦個盛大的Party——羽總編願意撥冗參加嗎?」

「我很想親自見見這麼體貼又真心關懷員工的人,我可以知道他的名字嗎?」燦蔓嗅出那股不尋常的氛圍,微笑著問。

「你應該不陌生。」瞿蒔華終于露出笑意。

「呵,我想也是。」她沒有忽略瞿蒔華的姓氏,只有助理還一頭霧水,視線快速在他們身上來回打轉。

「我哥就是你最深愛的男人,瞿蒼弈。」

瞿蒼弈決定今晚的露臉到此為止,撇下弟弟擅作主張幫他準備的兩位名模女伴,他快步走回自己房間,同時交代管家謝絕任何人進房找他。

如果不是心情跌到谷底,他絕對會察覺到管家臉上那抹曖昧又竊喜的偷笑。

已經幾天了?他故意不打電話給燦蔓,沒想到她打死不聯絡的功力也深厚到令人心碎。

原本以為今天好歹是他生日,她至少會打通電話過來,哪怕只花兩秒鐘不到的時間說聲生日快樂也聊勝于無,未料居然什麼都沒有。

手機都快被他看爛了,什麼簡訊、不知從哪來的怪電話統統都有,偏偏獨缺他重要的那個人的祝賀。

為了不漏接任何一通可能是她打來的電話,他甚至連沒有來電顯示的電話都親自接听了。

最後,他放棄了。他這輩子還沒這麼沮喪過,身邊全是關心他的朋友,可望著眾人狂歡的模樣,他心底落寞更深。

低落的情緒將他拽向無邊無際的黑暗里,他可以獨自承受孤單,但他搞不定寂寞。

他的人生以前沒有寂寞這種東西,那是在享受過真愛又被抽離後,才能真正嘗出它苦味的殘忍情緒。

瞿蒼弈走進自己房間,屬于兩人的回憶瞬間充塞心房,他好似還精神錯亂聞到了屬于她身上的香氣……

不,他要去找她,現在,馬上!

一遇到她,他根本瀟灑不起來,什麼尊重、體貼、溫柔,全都成了無聊的虛偽。

他要她,就這麼簡單。

一開燈,房間里一道女人的背影瞬間令他大為光火。

大概又是弟弟安排的,今晚已經弄了兩個黏在他身邊,現在居然還有第三個!

「我不需要你,請離開。」他不耐地低吼。

女人緩緩站起身,卻遲遲不走,也沒有轉過身。

霎時間,他的不耐情緒飆到破表。

現在,他滿腦子只有一個念頭——他要去找她,把那些有的沒的統統拋開,自私地將她佔為已有!

「你確定?」女人輕聲問。「真的要我離開?」

不知怎麼搞的,他竟覺得這女人的聲音听來好像在笑?

「對,我要你立刻離開,我還有事。」他煩躁地命令,沒花鄉少心思在對話上。現在他煩惱的是等一下要怎麼把燦蔓帶回來,或者更狠一點,直接拐她去拉斯維加斯結婚什麼的,還能順便度蜜月。

如果把她灌醉,不曉得事情會不會進行得比較順利?

他提醒自己,待會要囑咐管家先訂好機票,以備不時之需。

「什麼事?」听他這麼說,燦蔓皺起眉。

今天晚上她可不想再放他出去,剛才看到那兩個名模在他身邊打轉,已經搞得她很不是滋味,最好不要還有什麼奇怪的事發生。

「我要出門,現在要換衣服,請你馬上出去。」他說完,才愕然驚覺自己干麼跟個不相干的女人廢話這麼多。大概是她理所當然的語氣,還有跟燦蔓有些神似的聲音讓他感到迷惑,他才會這麼自然地有問必答吧。

「我要你今晚留在這里。」燦蔓直接開口要求。

「你說什麼?」瞿蒼弈眯起眼眸,不悅地繃緊俊顏。

燦蔓緩緩轉過頭,在他詫異的目光下一步步朝他逐漸走近,雙手圈住他脖子,踮起腳尖輕輕在他唇邊落下一吻。

「我要你留在這里,哪里都不許去。」她對他壞壞地笑了笑。

瞿蒼弈滿心歡喜地伸手圈住她腰身,性感的薄唇在她耳邊吹著熱氣,興奮地表示,「我同意。」

「真的?」她故意稍微推開他,冷冷打量。「你不是正要出去少」

「本來是。」他露出久違的爽朗微笑。「但我要找的人主動來找我,所以我不出去了。」

「喔,說到這個……我剛剛好像听到你要我離開,還說不需要我?」燦蔓雙手貼在他厚實的胸膛上,始終刻意跟他保持一點距離。

「呵……我以為你是別的女人。」他,連忙澄清。

「你今晚好像艷福不淺?」她對他笑得不懷好意道。

「你確定是艷福?我甚至不記得她們的長相。」瞿蒼弈下意識瞄一眼她的手指,猛然倒抽一口氣。「你……」

「我怎麼了?」她眨眨眼,故作一臉無辜。

瞿蒼弈黑眸猛驚的盯著她手上戒指,心里第一件想到的卻是——他還沒通知管家訂機票。

「你答應了?」他激動的緊緊扣住她盾膀,整個人狂喜不已,跟方才在自己生日宴會上意興闌珊的樣子相差十萬八千里。

「答應什麼?」燦蔓嘴角已經勾起幸福的微笑,只能勉強撐住最後的底線問。

「嫁給我。」他興奮到想將她一把抱起轉圈了。

「喔,因為戒指嗎?」她繼續裝傻。「我只是突然很想戴著戒指過來跟你說聲生日快樂。」

「只是單純想戴戒指?」他一愣,面容充滿困惑。

她噗哧一聲笑出來,「對啊,不行嗎?」

「不行。」他忽然拉長臉,一手抓著她手腕,走到房間電話旁撥了內線,「管家,幫我和燦蔓準備機票和護照,還有跟賓客們宣布,他們可以留在這里繼續狂歡,或者你也幫他們訂機票……對,到拉斯維加斯,我們要過去結婚順便度蜜月……」

「我還有工作。」她輕聲提醒。

「……好吧,也許沒有蜜月,我會再跟你聯絡,我回來時,家里可以有點喜氣的顏色,還要有育嬰房。」

燦蔓站在他身邊挑了挑眉,乖乖等他掛上電話。「你好像做了很多計劃?」

「我們今天這個婚結定了。」他笑得很有把握。

「我以為你很尊重我。」

「我曾試著要這麼做,但顯然我比自己想象中的更愛你。如果你不願意跟我去拉斯維加斯,我會很傷心。」他深情凝望著她說。

「誰說我不去了?」她淡淡瞥他一眼。

「我——」

「等一下,我有件事要先跟你說。」她打斷他未出口的話。

「記得我曾說過,我會找出讓我們都滿意的工作方式嗎?」

「沒關系,你可以做任——」他打算讓步。

她把指尖輕點在他唇上,阻止他開口,開心地宣布,「我辭職了,而且已經接受美國新公司的邀請。」

「好。」他點頭。就算這意味著她之後會更加忙于工作,只要她開心就好。

「但我不是全職員工,只需每星期交一篇精彩絕倫的采訪過去就可以。」她說完,看見他驚喜地雙眼一亮,得意地笑開。

「這是我送你的結婚禮物。」她親了他一下。

現實也許難以掌控,但她至少可以試著在當中找出最棒的平衡。

「不過我還沒為你準備任何結婚禮物……」他不禁懊惱地。

事實上,他原以為自己還有一場硬仗要打,沒想到幸運女神突然就這樣翩然降臨在他身上。

「把你自己給我吧。」她熱情地吻上他的唇要求。

「早就全是你的了。」瞿蒼弈咕噥,開始動手拉下她洋裝後面的拉鏈,溫柔地吻著她。「你可以另外再要個東西,已經擁有的不能拿來當作結婚禮物。」

「好,等我能好好思考的時候,一定給你一個滿意的答案。」燦蔓氣息微喘,看著他唇邊露出滿意的微笑,知道自己正被最深的幸福緊緊環繞。

全書完

手機用戶請閱讀︰滋味小說網繁體手機版︰https://m.zwxiaoshuo.com/cht/

        滋味小說網簡體手機版︰https://m.zwxiaoshuo.com/

(快捷鍵 ←)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快捷鍵 →)
麻辣記者最新章節 | 麻辣記者全文閱讀 | 麻辣記者TXT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