暮夏之戀 第九章 作者 ︰ 攸齊

沈暮熙擱下筷子,靠上椅背。他微低著臉,不知道該怎麼形容這刻的心情。這麼樣的一個女孩子,難道沒有一副肩膀幫她撐起苦難?就算在生活上幫不了她,心里的慰藉呢?她難道總是一個人承受那樣的壓力和有家歸不得的孤寂?

「這些事情是那次她被騙喝毒藥,我和幾個跟她比較有交情的同學一起去醫院看她時,她自己說的。她隱忍太久了,害怕和恐懼的心理讓她一直不敢告訴大家她的家庭情況,但那次可能是被嚇壞了,所以才把事情說出來。她那時候邊說邊哭,還哭到打嗝,我們一群人圍在病床邊听她講,也是邊听邊哭,搞得經過的人還以為這床死人了。」許是憶起當年那個畫面,陳瓊華眼眶泛著濕意。

「她一直都是一個人面對這些事?」他長指敲著桌面,不知在盤算什麼。

陳瓊華吸了吸鼻。「嗯。她喝下殺蟲劑的事情之後,她媽曾經跑到夏天住的地方去找她室友,就因為那次她室友帶了男朋友去幫她,所以她媽威脅要找她室友的父母算帳,把那個室友嚇哭了。夏天怕拖累身邊的人,便又換了個地方住。」

「她一直都沒男朋友?」他突問。

「沒有,她也不敢交。女孩子對愛情一定有憧憬的,可是她媽條件訂得很苛,要她一定要嫁有錢人,而且她後來又被男人騙啊!就上次跟你提過的那個。」

聞言,他一怔,長目流轉過幾許心思。「那是一個怎樣的男人?」

陳瓊華歪頭想了想。「我沒記錯的話,是一個在南部讀書的網友。她剛搬出去時雖然得到了自由,可當一個被禁錮久了的靈魂真的得到自由時,卻反而不知道自己該做什麼。所以她就上網,想找網友問問看她家的情況應該怎麼解決比較好。她其實對網路不熟,因為都要打工,根本沒機會去接觸,所以誤闖了情色聊天室。她在那個聊天室認識那個男的,夏天對他似乎很有好感,真把對方當朋友,後來兩人約見面,大概氣氛對了就發生關系,事後那個男的竟然塞了三千塊給夏天,還說了些什麼大家出來玩的不要再聯絡的那種鬼話,簡直把夏天當妓女了!你說那男的是不是很過分?要嫖是不會去酒店找啊!」

沈暮熙眼睫顫了下。他沉吟片刻,低啞地問︰「她恨那個男生嗎?」

「這我沒問她。不過我知道這事情是因為我看她都不交男朋友,一次我約她吃飯時也順便帶了一個我覺得不錯的男生去和她認識。飯後夏天才告訴我,她不想交男友,要我以後別再幫她介紹,我一問之下她才說了這件事。她是沒有批評那個男的,但我看得出來她很受傷。一個女孩子對感情抱著夢想和期待,而那個時候又剛被她媽趕出門,心里一定很寂寞,所以只要有人給予一點關心,很容易就陷進去;她拿真心對那個男的,結果對方拿三千塊想打發她,她怎麼可能再信任愛情。那個男人真是宇宙無敵世界第一的大變態!臭垃圾!爛人渣!」

罵完喘口氣,她看著他,問︰「那,現在知道她的情況了,你能不能再給她一個機會?做不好你就多教她一點嘛。」

「我從沒想過不用她。」他眼皮一掀,對上她微詫的目光。

陳瓊華愣了幾秒。「那你干嘛講得好像她很不適合那個工作似的……」

「不這樣說的話,我要怎麼從你口中了解她?」他重拾筷子吃食起來。

陳瓊華古怪地瞪著他。「你為什麼要了解她?公司連職員私事都要管?」

「因為——」放下筷子,沈暮熙咽下口中食物後,抬起長眸,意懶懶地看著她。「我就是你口中那個宇宙無敵世界第一的大變態,臭垃圾,爛人渣。」

「……」陳瓊華瞠目結舌,久久無法回應。

「音教課是和講師關系最密切的單位,所以對于講師的工作性質、還有每個老師的姓名長相、任課教室等等,你都要很清楚。」

一大早,夏天和幾個已進辦公室的職員打過招呼,隨即坐在自己的位子上;才打開電腦,驀然想起昨天下午沈暮熙對她說過的話,她立即擱下方從包包里拿出來的保鮮盒,在桌上一疊沈課長交給她的資料夾當中抽出兩本。

打開保鮮盒,拿出叉子,叉起四分之一的厚片吐司咬了一口,右手便翻開其中一本較厚的資料夾開始閱讀。這是柏木北區音樂班講師的個人資料,上頭除了注明個人相關的內容之外,還附了照片。她看了看個人資料和照片,默背姓名後,又去翻另一本記錄著講師任課教室的資料夾。

「在看講師資料呀?」王國良走進辦公室,在她對面位子坐了下來。

「早安。」夏天抬首,輕輕綻出笑容。

「早啊。干嘛這麼認真?現在才八點四十分,九點才上班,所以你可以帶著早餐到里面那間休息室吃早餐看電視呀。」王國良放下公事包,提著裝有早餐的袋子起身,打算去休息室用餐。「走吧,我們一起過去?」

夏天暫將吐司放在保鮮盒蓋,站起身來。「謝謝。不過我想看一點資料,想早點把講師的資料背熟。」

「干嘛背?沈暮熙那個家伙要你背的嗎?其實就是多見幾次面就知道了啊。光是這樣背,見到人時你也不一定認得出來,因為有些老師的照片和本人不大一樣呢。就像我很不上相,可是本人很帥不是嗎?」他眨了眨眼。

她輕笑一聲。「沒關系,先記名字,以後再認人也可以。」

「好啦,只是跟你講一下。你不去,那我自己過去啦!」轉身前又眨眼。

夏天覺得這個人熱心又有趣,她輕輕笑著,眼眸眨動間,有一淺藍條紋襯衫的身影經過眼前,她微地一怔,余光看見男人正拉開他的辦公椅。

想了一秒,她偏過臉容,垂眼輕喚︰「沈課長早。」

「這麼早就來公司?」沈暮熙放下早餐,長眸凝著她。前一刻面對他人時,還是溫婉的笑顏,怎麼這刻見了他卻是低著臉,讓他面對她的發心?是討厭他,還是不知道怎麼面對他?

「嗯,想說……來看一點資料。」

他瞄了眼她的桌面,看到保鮮盒蓋上的吐司。「還沒吃早餐?」

夏天點了下頭。「就……邊看資料邊吃。」

「吃什麼?」

「啊?」她抬起眼眸。

「問你吃什麼。」沈暮熙指著她桌面的吐司。「你吐司上面那是什麼?」

「……奶酥。」

「顏色為什麼是這樣?」他移了幾步,走到她身側,看了幾眼保鮮盒里另四分之三的吐司。「我在早餐店看過工作人員抹的奶酥醬是偏黃色的。」

「課長說的那種早餐店在賣的是椰香奶酥,吃起來會有一點椰香味,我這個是自己做的,沒有椰香味。」他靠好近,她稍往右側移了一小步。

誰知他竟又靠近,拿起保鮮盒,湊到鼻前嗅聞。「這個味道也很香。你自己做奶酥醬?」

他對著她說話,呵出的暖息拂上頰面,她感覺自己耳根隱隱生熱,又往右移開一小步。「這不、不是奶酥醬。我是用乳瑪琳加奶精,還有白砂糖一起烤的。」

「自己發明的?」沈暮熙擱下保鮮盒。

她搖搖頭。「以前打工時在茶飲店學來的。」

「好吃嗎?」他側眸看她,專注仔細的。

「嗯。」她輕垂眼簾,避開他的注視。「好吃。」

「我倒是第一次見到這樣的奶酥厚片,不知道味道怎麼樣。」

夏天抬眼,見他視線落在保鮮盒里,她猶豫了幾秒,問︰「課長要吃看看嗎?」

「好啊,那我就不跟你客氣。」他手一探,從盒里捏了四分之一塊,咬了一大口。經過烘烤的白砂糖泛出焦甜香,混著奶香裹住酥軟的面包,嘗在嘴里,滋味實在美妙。

「很好吃。」他將剩下的一口塞入,咽下後才問︰「你都自己做早餐?」

「我都自己做。」見他喜歡,她心底漫出喜悅,這就是被肯定的心情嗎?

「外面早餐店買不到這種口味吧?」他長手一探,越過桌上的玻璃屏風拿過自己的早餐。

「大概是。我看過的好像都是椰香奶酥。」她不很確定。她並不常買外面的早餐,兩片吐司抹上草莓醬就要二十元,太貴了。

「我的早餐給你。」沈暮熙從袋子里拿出一個鼓鼓的紙袋。「這是孜然雞腿三明治,很好吃。」

她眨了眨濕潤的眼。「可是我有早餐了。」

「你的已經被我吃了四分之一,所以拿這個給你,就當作交換早餐吧。」他指指袋子里的紙盒。「還是你想吃這個起士蛋餅?」

「不、不用了……」她擺擺手。「課長,你不要這麼客氣。」

「誰跟你客氣了?我意思是拿我的跟你換你的。」話音方落,沈暮熙又從保鮮盒里挾持四分之一的厚片,直接往嘴里送。

他把他的孜然雞腿三明治留在她桌上,拎著蛋餅和紅茶回座位,開了電腦,再沒看她,專心解決厚片吐司和蛋餅。

夏天站在那愕然地看著他。她沒遇過這樣的人,竟拿了他的早餐換她的去吃。兩個價格差很多,表面上看起來是他無禮,其實是她佔了便宜。

她覺得不好意思,且她也吃不了這麼多,于是開口︰「課長,你的三明——」

「我記得我說過我不喜歡在用餐時說話,你又忘了?」沈暮熙眉眼未抬,只是森冷地開口命令︰「快點吃,我還有事要交代你做。」

「是。」她坐了下來,拿起叉子,安靜啃著她才咬了一口的吐司。

透過屏風,沈暮熙見著她秀氣的吃相,性感的唇片微抿出愉悅的弧度。

夏天啃完厚片吐司,猶豫兩秒後,還是拿了他買的三明治吃起來。她知道,左側那人不會讓她把三明治還給他,那不如吃了。

「你家有草莓醬嗎?」他突然問。

她側眸,確定他是在和她說話後,回應︰「有。」

「雞蛋有沒有?」

他不是不喜歡在用餐時候說話?「……有。」

「那明天幫我做早餐。」直接開口要求。

「……啊?」幫他做早餐?這是她工作項目之一?

「我要奶酥厚片之外,還要草莓吐司,里面夾九分熟的蛋。」他面無表情地點餐,一點也沒有不好意思的樣子。

「草——」草莓吐司夾蛋?那樣子好吃嗎?她微瞠眼,道︰「課長,我沒做過,你、你要不要去早餐店買?」

「就是早餐店沒賣草莓吐司夾蛋,我才叫你做。」他解決了蛋餅。「把吐司抹上草莓醬,煎顆蛋擺進去,再放上另一片涂了草莓醬的吐司,做法就這麼簡單。」

做法是很簡單,那麼他應該可以自己動手的……

像是看出了她的心思,沈暮熙吸了一大口冰紅茶,道︰「我不會煎蛋。」

她怔了怔,臉腮因為被看出心思而微微熱了。「我怕我做得不好吃。」

「沒試怎麼知道?再說你的奶酥吐司好吃到都可以拿出去賣了,你就對自己沒有一點點的信心?我都敢當白老鼠叫你做給我吃了,你不敢做?」他將紅茶一口吸完,拿著空的蛋餅盒和紅茶杯起身。「反正我明天不會買早餐,你不幫我做我就沒得吃。」任性地離開座位。

待丟完了垃圾,回到位子之前,經過她身後見她拿著密封杯不知喝著什麼,他突然止步看著她。「你喝什麼?」

夏天拿開杯子,唇緣沾染著白色,她抬眸瞅了他一眼,應道︰「豆漿……課、課長,我不會煮豆漿哦,真的……」見他瞪著她,她又說︰「我真的不會煮,這個是去市場的豆腐店買的,那里的豆漿很濃又很便宜,一大包才十元,我每次都買兩大包,回家裝瓶子後放冰箱,可以喝好幾天,課長想喝的話可以自己去買。」

他仍然瞪著她。怎麼?不過叫她做個草莓吐司,她以為他會無良到叫她煮豆漿給他喝?片刻後,他道︰「不要。」

「……啊?」她眨眨困惑的眼。

「我不知道豆腐店在哪個市場的哪一個攤位,反正你明天順便幫我帶一杯你喝的那種豆漿。」課長大人的結論就是這樣。

(快捷鍵 ←)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快捷鍵 →)
暮夏之戀最新章節 | 暮夏之戀全文閱讀 | 暮夏之戀TXT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