暮夏之戀 第一章 作者 ︰ 攸齊

【第一章】

太陽毒辣的八月初。

走進大樓,迎面而來的冷空氣隨即散了體膚上的熱意,很是舒爽。夏天舒服得眯了眯眼,滿足地嘆了聲後,見左手邊的電梯門正巧打了開來,她低著眉眼,緩緩踏進電梯。她搭電梯的習慣是先走到最里頭的角落後,才微抬視線看門邊的顯示燈,若有人與她同一樓,便不需去摁按鍵,所以她通常是在看見自己要到的樓層燈沒亮時,才會靠過去按下數字燈。

才在角落站定,想回身看樓層數字燈時,有道聲音比她更快速︰「到幾樓?」

愣了一秒,她轉身看向那立在門邊、穿著白襯衫和鐵灰色西褲,兩手插在褲袋,應是從地下樓層上來的男性背影。「我到九樓,謝謝。」

「嗯。」男人應了聲。沉默幾秒鐘,男人忽然問︰「來面試?」

這個意外的提問讓她感到有些突兀,遲疑兩秒,才輕輕應聲︰「嗯。」上星期投了履歷,之後就接到電話通知她今日下午三點到這里的九樓面試。

「祝你順利。」男人又說。

「……謝謝。」夏天垂著眼,兩手緊捏著包包提把。

「叮」一聲脆響,電梯門滑開,她見男人走了出去,這才舉步出了電梯,然後她看見男人毫不遲疑地走進斜對角的玻璃推門內。

夏天看了下環境。電梯門面著的是樓梯;而電梯右手邊有條通道,應該是往廁所或是茶水間;通道正對面,是對開的落地玻璃推門,里頭燈光大亮,應該就是辦公室吧。

她深吸口氣,緩緩地靠近。站在大片落地玻璃門前,能看見里頭的情形——果然是辦公室。她大約看了下,辦公室很寬敞,職員約有十來人左右,辦公桌大部分都是三人工作桌面,是開放式的辦公室。

正當她張望時,突有一身影起身走了過來,當她發現,那身影已從里頭拉開大門,對她微微笑。「小姐,來面試對不對?」說話的男人中等身材,穿著水藍色翻白領的襯衫,搭一條深色西褲,眼楮小小的。

「對,我來面試。請問我應該找誰?」她看了男人一眼,客氣地問。

「這是我的名片,叫我阿良就好。」男人遞了張名片。

夏天接過,看著上面的頭餃——

柏木音樂部門 音樂教育普及課 王國良

是課長還是課員呢?她看著他,輕輕頷首。「王先生好。」

笑得隨和的王國良一雙小眼楮幾乎眯成一條線。「哎呀,都說叫阿良就好了呀!夏小姐,這邊請。」他做了個請的手勢,另一手推開玻璃門。

夏天跟在他身後進入辦公室,他領她走到最里邊,她才發現原來還有個小房間。王國良打開小房間的門,里頭沙發、茶幾、電視櫃、電視機、音響、飲水機都有,大概是小型的會客室還是休息室這類的吧。

「夏小姐先坐一下,等等課長會進來跟你談。」

「課長?」她在沙發上落坐,將包包擱在腿上,兩手抓著提把。

「是呀。你的履歷課長跟我都看過了,還不錯,所以通知你今天來面試。」王國良已走出門,又從門外探頭進來。「夏小姐喝咖啡嗎?」

她愣了下,微微笑。「我喝。那……可以喝黑咖啡嗎?」

王國良挑了下眉。女生不都愛喝甜的嗎?她居然要求黑咖啡?他確認地問︰「那就不加糖、不加奶的黑咖啡怎麼樣?」

「謝謝。」她很客氣地應了聲。當門闔上時,夏天才松口氣,稍稍放松緊張的心情,然後從包包里拿出一份從網路上列印下來的資料,默背著。

柏木集團,擁有國內最大的樂器販售公司和最完整的音樂教育系統,源自于日本柏木株式會社。柏木株式會社先在台成立分公司後,再與台灣中部樂器銷售經驗豐富的秋原樂器貿易公司合資重組,公司更名柏木集團,總公司位于台中。

集團除了經營樂器買賣與音樂教育的音樂部門之外,陸續又成立了美語部門和電腦部門。而音樂部門目前代理銷售的樂器包含鋼琴、數位鋼琴、電子鍵盤樂器、管樂器、打擊樂器、熱門樂器等。柏木音樂長期以來致力于推廣音樂相關活動,繼紐約、巴黎、東京相繼成立Artist Service Center後,五年前,台北也正式成立,簡稱ASC。柏木為了提升對商品愛用者的維修服務,特別在……

「嘿,夏小姐,咖啡來了。」小房間的門突然被打開,夏天將視線從資料移到進門的王國良身上。他端著兩杯黑咖啡,彎身將其一擺在她面前,另一杯杯盤上擱著兩包糖包和奶球的則放在她對面的位子。

「你說要黑咖啡,我就沒給你糖包和奶球。如果太苦,到外面辦公室喊我一聲。」王國良笑咪咪的。

「謝謝。」她輕點了下頭,把資料收進包包里。

「來,跟你介紹一下我們課長。」

課長?夏天嚇了一跳,馬上自椅子上站了起來。她站得直挺,可兩手捏著包包提把,微低臉容,似是很緊張,余光瞄見有一白襯衣、鐵灰西褲的修長身影走了進來,那人就站在她對面,與她相隔一張茶幾。

「這是我們音教課……唉,正確說法是音樂教育普及課,不過我們都習慣講音教課啦,你應該是第一次听到這個,一般公司行號沒有什麼音教課,所以先跟你解釋一下。上次還有人問我是老鷹在叫還是嬰兒在叫,都不是啦,你剛在我的名片上也有看到嘛……呃?不好笑?」終于發現在場兩位都無反應,王國良輕咳了聲。「夏小姐,這位是我們音教課的沈課長。沈暮熙,暮色的暮,熙攘的熙。」

夏天緩緩抬起臉容,目光觸及對面男人森冷中帶著探究的眼神時,木然了好幾秒鐘後,迅速低下逐漸熱燙的臉蛋。怎麼辦?她心跳好快……

氣氛莫名尷尬。

王國良對她的反應感到很錯愕,愣了片刻,他干笑幾聲。「呃,呵呵。夏小姐不用緊張,課長不會吃了你的。」

「你又知道了?」沈暮熙低低開口,語氣不輕不重,卻讓王國良感到驚悚。

「你開玩笑的吧?!」王國良瞪大眼。這可是會被告性騷擾的耶!

一旁低著臉蛋的夏天驀然間竟紅了臉,她當然不是對面前這位音教課長的話有所期待,而是因為……

「不是。」沈暮熙的回答簡潔有力,極富磁性的音律不輕不重,這樣的嗓音讓夏天猛然想起原來他就是方才電梯里的那個男人。

王國良仔細地研究沈暮熙的神情,突然嗤一聲,一臉「你少來」的表情。「開什麼玩笑啊,怎麼可能發生那種事。」

「不都是你提起的嗎?」沈暮熙冷笑了聲。

王國良嘴角抽了下。「好啦,我先出去啦,你慢慢面試。」

小房間門一關上,沈暮熙隨即開口︰「夏小姐請坐。」

他做了個「請」的手勢,自己同時落坐。他除了身形修長,眼形也修長,淡雅眉宇間,隱隱透著自信的驕傲風采;他鼻梁高挺,鼻翼勻稱有肉,下唇略比上唇厚一點的唇瓣此刻微微抿起,一種似笑又非笑的姿態,帶了點玩世。

翻開他帶進來的履歷,視線在他從收到這份履歷後,已不知看過幾回的姓名欄和照片上頭停留。良久,才听他問︰「夏小姐S大音樂系的?」

夏天像是被他的聲音嚇了一跳,秀肩輕顫了下,才听她細細應了聲︰「嗯。可是我沒有畢業。」

「為什麼?」他看見她低垂的睫毛覆住眼楮,藏住了她的心思。

她眉毛有些濃,是未經修飾的自然眉型;一對垂斂的長睫毛似蝶般,安靜地棲息在那。他方才與她對上的那一眼,讓他發現她的眼兒含了水似的,濕潤得像小鹿般,雖然不大,只是一般眼型,但卻是水汪汪的;她鼻梁略窄但秀挺,略厚的唇瓣只上了層淡淡的粉嫩唇彩;她發長過肩,簡單紮了個馬尾而已,那無燙染的黑直發在他所認識的異性朋友中,實屬難得。

平庸的長相、平凡的打扮,她樸實得毫無存在感。

「因為……」夏天兩手緊捏著擱在腿上的包包提把。「因為我不喜歡讀書。」

S大可是台灣排行前幾名的國立大學,一個不喜歡讀書的人,可以考上那種學校?沈暮熙長指在她的履歷上敲了幾下,問︰「你念音樂系的,以前主修什麼?」

「……鋼琴。」

「你好像很緊張,先喝點咖啡怎麼樣?」他看她捏著包包提把的指頭關節都扭得發白了。

「啊?好……謝謝。」夏天端起面前的杯子,抿了口黑咖啡,低垂的視線里,突有修長好看的指頭推了包糖包和一顆奶球過來。

「阿良忘了給你糖包和奶球,我的給你。」

「謝謝。」夏天擱下杯子,把糖包和奶球推回他面前。「我喝黑咖啡。」

他意外地看了她一眼。他還是頭一次遇到喝黑咖啡的女性。

見她放下杯子後,又恢復到坐得規矩的樣子,包包一樣放在腿上,兩手緊握著提把。他皺了皺眉,道︰「你可以坐得自然一點,不用這麼拘謹。」

夏天只是垂著眼,不說話。

「為什麼來應征這份工作?」沈暮熙將她的履歷放在一旁,拿了糖包和奶球倒進咖啡里,神色平靜地攪拌那杯咖啡,候著她的答案。

「因為……」她嚅了嚅嘴唇,依著自己事先在家演練過的答案,慢聲說︰「因為柏木是個很棒的工作環境,听說制度好、待遇佳,所以我一直都期待能進來柏木工作。我很肯定柏木音樂在音樂教育上的努力,尤其是音樂班的教材設計生動活潑,教室環境寬敞明亮,讓學生——」

「噗……」沈暮熙方喝下一口咖啡,差點因為她這番像是講稿的答案而噴出來。他睞了她像在默書的表情一眼,制止她︰「可以了,我知道了。」

擱下杯子,他又說︰「听你這樣說,好像對柏木很了解。說說看,你覺得柏木是怎樣的公司?」他長腿交疊,靠著椅背,打量起她的穿著。

一身黑,從連身洋裝到低跟鞋,還有她的包包,都是沉沉的黑。他瞄了眼一旁的履歷,確定她比自己小了三歲,一個二十七歲的女人,剛剛好的成熟,穿點粉嫩色系不是更迷人?有必要把自己打扮得這麼沉悶嗎?

想著包包里那份資料上的詳細內容,夏天不緊不慢地念了出來︰「柏木集團源自于日本柏木株式會社,目前擁有國內最大的樂器販售公司和最完整的音樂教育系統,總公司設在台中。集團除了音樂部門之外——」

「我沒要你背它的發展史。要發展史我自己不會上官網看嗎?」沈暮熙瞪著她,低嗓微揚。

她愣了下,悄悄抬眸看他一眼,又低下視線。

他吐息,壓下胸口那莫名的怒氣,平聲問︰「喜歡哪個音樂家?我指的是一些樂團還是演奏家,不是你們音樂系念的那種音樂史里的作古音樂家。」

她眼睫眨了下,輕輕說︰「凱文柯恩。」

凱文柯恩?沈暮熙愣了下。「只有凱文柯恩?」他微微皺起眉。

夏天怔愣。他為什麼要問這些問題?這和她應征的工作有關系嗎?她記得當初在人力銀行網頁上看到的誠征條件就是高中畢、諳電腦操作,這樣就好了呀。

沈暮熙發現她根本沒在听他說話,他身子微傾,長指在她面前的桌面上敲了兩下。「夏小姐,沒人告訴你面試時,最好不要神游?」

夏天這次听見他說話的聲音了,但依然低著眼,輕聲說︰「對不起。」

「我問你,你只喜歡凱文柯恩?」

「對。」她點了下頭。

沈暮熙聞言,沉下臉龐。「你對工作有什麼期許?」

「有的。」不要緊的,只要把腦海里那些東西背出來,她得到這工作的機率就會大增,她不能慌亂。頓了下,她恭恭敬敬地說︰「我希望秉持著柏木對顧客的五大堅持——傾听客戶需求、滿足客戶——」

「你知不知道和人說話不看對方的眼楮是很不禮貌的事?」他語氣不快。

「……」又被打斷,這份工作恐怕沒機會了。

「抬起頭。」沈暮熙不容置疑的口氣。

夏天幾乎是挫敗地在心里嘆口氣,才緩緩抬起白皙中透了點櫻紅的臉蛋。

他目光直勾勾看進她含了水氣的眼底,毫不遲疑客氣,並仿著她的語氣說︰「我希望秉持著柏木對顧客的五大堅持——傾听客戶需求、滿足——」他陡地站起身來,兩手滑入筆挺的西褲口袋。

他頹冷的眸子睞著她,唇角勾著嘲弄,冷哼了聲。「夏小姐,你給我背那些東西干什麼?我是問你這個人對工作的期許,不是問柏木對顧客的堅持,你到底背了官網多少資料?難道你沒有自己的想法?你坐在這里給我好好想,想不出個能讓我滿意的、你對工作的期許和態度的話,你別想走出這里。」

「砰」一聲,他甩上門,身影消失。

夏天呆怔了好幾秒。他生氣啊?為什麼?她難道說錯了嗎?為了得到這個工作,她才那麼努力去背那些東西,為的就是要讓他們覺得她是真的很喜歡柏木這家公司而錄用她。一家公司行號用人時,難道不是該聘用對公司向心力夠的人才嗎?她可能不是人才,但她工作一向努力認真又肯學,這樣子不能被錄用?

他問她對工作的期許。把柏木的精神當成自己的期許,表示她與公司合為一體,會盡心盡力達到公司的要求,這樣不對嗎?還是……他難道看出了她不過是在狗腿,好巴結來一份工作?

是啊,她的確是在討好巴結。她也有她想從事的工作,也有她對那份夢想工作的期許,可是她明白人生中不是事事如意,當她的夢想已被殘忍的現實打破,她只能以填飽肚子為目標,那從事什麼工作又有何差別?

他是看出了她在討好,所以認為她不夠坦誠嗎?那些接下來,她該怎麼說才能得到這份工作?說她只是為了賺錢而工作?說她對這份工作沒什麼特別期許,只要能讓她有一份收入就好?好糟糕,本來就不夠靈敏的思維在遇上他那些問題之後,又更遲鈍混亂了。

(快捷鍵 ←)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快捷鍵 →)
暮夏之戀最新章節 | 暮夏之戀全文閱讀 | 暮夏之戀TXT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