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見卿心 第十一章 作者 ︰ 攸齊

關好窗戶,拉上窗簾,趙可卿回到位子整理打算帶回家批改的國語和數學練習卷,目光不經意掃過桌面上那一小疊她留給蕭凱楹這三天及明後周休兩日的回家作業時,發起傻來。

凱楹請假第三天了,也不知道有沒有好一點?

前兩天早上,她才進教室沒多久,桌上的電話就響了,警衛室的約聘阿姨說蕭凱楹的舅舅親自到警衛室告知孩子得了腸病毒,要請幾天假,而孩子的舅舅因有事,這星期的晨光時間也沒辦法過來。

本來學生請假是常有的事,也不必太小題大作,尤其家長有打電話請假或是親自到學校來告知的話,她是不會再去追問什麼的。可凱楹情況不一樣。但又是怎樣的不一樣呢?是因為她舅舅的關系吧?

前幾晚為了媽的事,他到過她住處之後,隔日早上就接到凱楹生病的消息,然後是他不能在晨光時間過來說故事……她相信凱楹生病,但他呢?這麼恰巧不能過來?是因為真的有事,還是因為那晚她的話令他失望,所以他想放棄了?

他想放棄了嗎?這念頭剛冒出,感覺胸口像被塞進了什麼,有些悶、有些沉,可還不及深思細究胸口那突生的情緒,已先听聞外頭有人喚了她。

「老師。」是道脆甜的稚聲。

趙可卿回身,透過窗戶看出去,走廊上有一大一小身影,大的是梁又辰,小的是戴著口罩的蕭凱楹。她水眸圓睜,很是意外,便立即起身走了出去。

「凱楹,你怎麼來了?身體有沒有好一點?」她微彎身子,神色溫柔。

「有啊,好多了,已經沒發燒了喔。」

「這樣就好,要多休息,多喝水,才會好得更快。」趙可卿揉揉她的發,然後直起身子,男人正看著她,目光墨邃。

她抿了下嘴,才問︰「她得了腸病毒?」

梁又辰笑了聲。「對,中大獎。她爹娘這星期和旅館公會的去參加國外旅展,把她交給我爸和我。那晚從你家回去後的隔日一早,我上樓接她上學,才听她外公說她發燒,手掌腳掌還冒出紅疹,我馬上送她去醫院,醫生說是腸病毒。我來請假時,警衛室的阿姨怕凱楹會傳染,不讓我們上樓,我才請她幫我轉達。」

他揉揉外甥女的頭,又說︰「因為怕她變成重癥,我也不敢大意,這幾天在家看著她,晨光時間就沒有過來。」他說話的時候,悄悄地將她打量一回。

今天天氣微陰,略涼,她穿了件簡單利落又帶有清爽感的假兩件針織衫,五分縮口袖,將她本就縴細的手臂襯得更秀巧,大U領線托出她飽滿胸形,合身的剪裁帶出她柔軟細薄的腰線,底下一條短牛仔裙和略有高度的魚口鞋,性感地展現她一雙藕般的長腿,她是這樣甜美、這樣迷人。

秋風淡揚,撩起她軟滑烏絲,攜來她的發香,他此刻心口騷動,想要走近她,想要狠狠擁抱她,然後嗅聞她頸間香氣,然後俯在她耳畔告訴她,這三天來,他有多思念她。

「原來是這樣,我還以為……」還以為那晚讓他不高興了,所以他才不過來說故事。

「以為什麼?」有一綹碎發拂過她唇邊,她縴指輕巧撥開,他多羨慕那吻過她唇腹的發絲。

趙可卿愣了下,笑著搖頭。「沒什麼。你們怎麼會過來?」

「凱楹說她三天沒見到老師,很想念你。她身體有比較好了,吵著要我帶她來學校。」他揉了下外甥女的頭,又說︰「我想這時間早放學了,你比較有空。」

「舅舅騙人,明明是你一直問我想不想老師、想不想來學校找老師的……」

蕭凱楹仰著小臉,看著自己的舅舅。

這話一出口,梁又辰似沒料到會被外甥女出賣,好幾秒的錯愕後,他放聲大笑,隨即又斂下笑意,大方承認︰「凱楹沒說錯,其實是我想來。」

他看著她,長眸微微眯起,就定在她臉上,那眼神是這樣深邃誘人,看得她臉頰一陣熱燙。

即便在一開始對他並無深刻印象與好感,但一次、兩次、三次被他這樣珍愛的目光看著,看久了,她也會覺得那平靜多年的心湖彷若被一片涼風攜來的落葉帶出小小漣漪般,不再沉靜。

再想起方才自己因著他可能要放棄她的那個念頭而覺得胸悶,其實是因為她對他並不是真的無動于衷吧?她有些害怕他要放棄她吧?否則這刻她為何臉腮發熱?否則這幾日為何常常想起他,甚至幾度期待他突然出現在教室?

她已經許久沒有因為一個男人而讓自己有這種情緒了。

在男女感情上頭,她空窗許久;也不是沒有人追,但她都能淡然面對,可眼前這縱逸隨性的男人,這總是笑得漫不經心的男人,這偶爾會吊兒郎當開她玩笑的男人,卻能讓她因著他一句話、一個眼神,而讓心跳微微快了起來。

或者,她是有些欣賞他的,也是有些喜歡他的,所以才有這樣的情緒。

因為太久不曾這樣對哪個男人留心,這個新發現,一時間竟讓她有些不知所措。她眼眸慌轉了圈後,想到了什麼。「啊,對了,凱楹這幾天沒來上課,我有教新課程,也有作業要讓她補寫的,你們進來,我大概講一下。」

趙可卿走進教室,找了國語和數學課本,大略說明這兩日的新進度後,才交代作業︰「國語習字簿、數學練習簿、生活作業簿,還有四張練習卷,可能有點多,但沒辦法,一定要寫,所以這兩天假日你可能要辛苦一點,必須盯著她寫。那下星期一可以來上課了嗎?」

「當然可以。她也就發燒那天精神差了些,燒退了就活力旺盛。」梁又辰大略翻了幾本作業簿,隨口問道︰「怎麼一直沒听說她要月考?什麼時候考?」

「一上只考期末那一次。」

「這麼好啊?」他睞了眼外甥女,目光回到趙可卿臉上。「所以現在小學老師也不用做家庭訪問了嗎?我記得以前我們陳老師……就你表姨丈,他都會做家訪。」

蕭凱楹拉拉他褲管。「舅舅,那是因為你以前很調皮,所以你的老師才會常常去家里啊,媽咪有跟我說過唷。」

梁又辰挑了下眉。「真的只對調皮學生做訪問?」他不以為然。

「其實……」趙可卿偏頭想了想。「也不一定啦,要看情況。」

「看情況?比如?」他笑著問。

「比如什麼?」蕭凱楹人小鬼大搶了白。「比如什麼也沒用啦,我這麼優秀乖巧可愛聰明,老師不需要到家里訪問啦,而且你又不是跟我們住樓上,老師來訪問你也看不到她。」

他微地一怔,見趙可卿似也意會了什麼,神色還帶了點不好意思,他隨即揉揉外甥女頭發,嗤了聲。「你優秀乖巧可愛聰明?請問你這自信是哪來的?」

「你啊。你不都說你是宇宙無敵天下第一霹靂帥的帥哥!」蕭凱楹仰著臉。

「我不帥嗎?」他低著眼眸看外甥女。

「我覺得帥也沒用啊,老師又不覺得你帥,所以才不肯當你女朋友。」媽咪偷偷告訴她,舅舅喜歡老師,但是老師好像不想當舅舅的女朋友。

趙可卿愣了下,急忙解釋︰「不是這樣的。凱楹,你舅舅很帥,真的很帥!」

「你說的是真心話?」意外她會說出這樣的話來,他抬眸看她,笑聲在胸膛滾動,沉沉的,甚好听。

「……真的。」她後覺地發現自己說了什麼,耳根一熱,但知話已出口,也沒想要再解釋什麼,那會顯得太矯情做作。「其實,你條件很好,我是說真的,要不然我媽也不會那麼……」她陡然住口,因為想起了母親的話。

「你從來都沒有想想偶都幾歲了還要擔心你的婚素?」

「偶也就剩下這一個心彥而已,你素要偶到死都不瞑目,都還要擔心你,素不素這樣啊?偶在下面遇到你老爸,偶要怎麼跟他交代啊?他到死都晃心不下的就素你的婚素……」

她是不是真的很不孝,到這個年紀了還讓母親為她煩惱?

而眼前這個男人,那晚也曾對她說起他對他母親的後悔……她難道非要和他一樣,固執到失去親人了,才來懊悔?

趙可卿看著他,心思翻轉著。他若真的喜歡她,她為什麼不給他、不給自己一個機會?然後也讓媽安心呢?她畢竟也是欣賞他的。

全天下的父母對兒女的冀望不就只是如此而已嗎?希望孩子平安健康快樂,希望孩子有所成就,希望孩子有一個溫暖的家,身邊有個人能夠相依相伴到老,然後他們就能功成身退,安心地到另一個世界……

梁又辰在她突然止聲不往下說時,也想起了那晚的事。

他離開她住處前,因為再度被她間接拒絕,因而說出了他討厭她的溫柔這樣的話,其實話才出口,他便已後悔。明明是他說著慢慢來的話,說著不給她壓力的話,可當她始終不為所動時,他也會著慌,他于是明白,他只是不想嚇壞她,他心底其實一直渴望著她,以迫切的姿態。

也許是因為那晚她那樣問起他的事情,他也全數讓她了解,他以為他們應該更靠近一步了,于是再度被她拒絕時,心里失落感特別濃重,才說出了那樣的話來。

他是過急了。在他的立場,他認識她多年,也暗暗傾心于她多年;可對她而言,他只是一個才認識幾個月的學生的舅舅罷了,他何必這樣耐不住?

輕喟了聲,他忽然開口︰「那晚,我很抱歉,後來說話的口氣,不是太好。」

趙可卿聞言,面露輕訝。「沒有關系。事實上,我也有話想跟你說。」

「是嗎?」他看著她,心中忐忑。她這欲言又止的模樣,莫非是想開口要他趁早死心?

謹慎思慮後,趙可卿深吸口氣,微笑地看著梁又辰,正張口時忽然想起還在一旁的蕭凱楹,總覺得在孩子面前說這種事不大好,于是她拿起桌上的紙筆,寫了幾個字,遞給他——

又辰,我們約會吧。

手機用戶請閱讀︰滋味小說網繁體手機版︰https://m.zwxiaoshuo.com/cht/

        滋味小說網簡體手機版︰https://m.zwxiaoshuo.com/

(快捷鍵 ←)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快捷鍵 →)
一見卿心最新章節 | 一見卿心全文閱讀 | 一見卿心TXT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