滋味小說網
滋味小說網 > 言情小說 > 烈火嬌妻 > 第十章

烈火嬌妻 第十章 作者 ︰ 元婷

    古家在杭州一帶是有名的大富商,其手下經營的商號遍及大江南北,其中又以精致的布料最為著名,因此深受古氏夫婦疼愛的古雨楓自然衣衫不俗,身上穿的件件都是高級精品。

    今日,她特地穿著一襲鵝黃色的美麗裙衫,將聶宥淮順利地誘拐到她跟卓定敖約定的地點,而後又借口順勢溜走。

    現在她正在天絕山莊里等待卓定敖的消息,他們決定一旦抓住了聶宥淮,就要立刻回長平去救人,不過她的心卻一陣起伏不定,不停跳動的眼皮似乎在告訴她即將有大事發生。

    「該不會出了什麼意外吧?」

    她在大廳里不安地走來走去,晃得瞿NB72EQ劬Χ伎旎了,他連忙抗議道︰「星兒,你行行好,坐下來安靜個片刻,這樣晃來晃去的,我頭都讓你給晃昏了。」

    「可是已經兩個時辰了,竟然都沒看到師兄的回應,我好擔心。」

    「擔心什麼?高手過招時間不是問題,像你這麼心浮氣躁,武功是學不好的。」瞿NB72E3嘶說教道。

    「誰要學你的爛武功,哼!你害我連黑大那大色豬都打不過,還說有多高明呢!」想到這個,她就忍不住生氣。

    「這……那是你……」「你不用心」,瞿NB72EM滔掄餼浠埃有苦無處訴。

    古雨楓也沒空理他,她繼續在大廳里來回跺步,「哎呀!到底是怎麼了嘛!至少也得派個人回來說說,好讓我知道情況啊!」

    「別急,說不定他們兩個打得兩敗俱傷,都倒在地上不能回來了呢!」

    「不會吧!你不是老愛吹噓你的徒兒有多厲害嗎?」

    「那你最清楚了,你不是見識過他們兩人的武功嗎?」

    「可是……可是又沒同時見到,更何況各有千秋,我怎麼比?」

    瞿NB72ES葡械睪攘絲誆璨諾潰骸阜判陌桑【退愣 秸嫻氖涓聶宥淮那小子,至少我們人多勢眾啊!」

    「可是你們不是最愛逞無謂的英雄嗎?」

    就算是事實也不必說出來嘛!真是個壞丫頭。瞿NB72EV桓以諦睦 裨埂

    「我們打定主意要擄那小子回長平跟他爹換人,自然是不會手下留情的。」

    古雨楓想想也有道理,不過心里就是很不踏實。「算了算了,我還是去瞧瞧比較安心。」

    「你是在擔心聶宥淮那小子吧?」瞿NB72EJ鍍頻匭謔問。

    「你胡說,我才不是呢!」語畢,她轉身就往外跑。

    不過她絕沒料到當她飛奔到現場時,正好看見卓定敖手上的利劍就這樣刺進了聶宥淮的心窩。

    「不!」她大喊,狂奔到聶宥淮面前去,正好接住他染滿血跡往下倒的身子。

    「雨兒……你……你竟然這麼對我?」聶宥淮臉色蒼白的斷斷續續道。

    「不,不是的,不是這樣的,不是……」她拚命搖頭。

    「我……我總算看清你了。」

    古雨楓還是搖著頭,將他抱進懷里哭泣道︰「我沒要人殺你,我沒有……我沒有……」

    「可……可是我……」

    「你怎麼了?宥淮,你要振作一點,振作一點……」古雨楓慌亂的抬頭面對持劍的人,「定敖哥,你……你為什麼要這麼做?為什麼?」

    卓定敖沒說話,面無表情的望著他們。

    古雨楓恨死他那木愣的表情了,她掏出自己的手絹掩住聶宥淮的傷口道︰「宥淮你振作一點,我去找大夫來。」

    「恐怕已經來不及了。」卓定敖這才出聲。

    「不!快,快點找人來救他……」看著聶宥淮身上的鮮血,古雨楓簡直急瘋了,「師兄,求求你快找人來幫忙,快點!」

    聶宥淮眼中閃動著感動的波光,一瞬即過。他倏然痛苦地道︰「雨……雨兒,永別了……」頭一偏,往下垂去。

    「不——」她整個人就像被掏空般,心痛的看著他就這樣閉上了眼楮。

    「他已經死了。」卓定敖不帶感情的道。

    她拚命搖頭,完全無法接受這個事實。

    「騙我,這不是真的,這……不是真的——」語畢,她也昏死了過去。

    臨倒下之前,她卻感覺到一雙熟悉而又溫暖的手抱住她,然後她被一片黑暗所擄攫。

    古雨楓摸著那張熟悉的臉孔,曾經令他又愛又恨的人竟然就這樣死去了,卓定敖的理由竟是「不小心」。

    他怎麼能用這麼荒唐的借口搪塞她?難道一句「不小心」就可以隨便奪走一條人命嗎?「宥淮。」她撲倒在他的身上大哭,「對不起,我原本只是希望希望能救我爹,我絕不想弄成這樣的,宥淮,你知道嗎?」

    躺在床榻上的人一直沒動靜,臉色仍是俊逸不凡,就像睡著了般。

    「宥淮……宥淮……」她哭得好傷心,「我……我承認一切是我太任性、太天真,想出了這麼個爛方法,都是我的錯,是我的錯!」

    她邊哭邊拿起他的手打自己。

    「這些天我也不是故意要跟你鬧的,我只是……只是真的吃醋了,我不想看你和絳楓或跟邑冰在一起,我嫉妒她們跟你是青梅竹馬,我怕你真的只是奉爹娘之命娶我而已。」

    這種心將死去的感覺,讓她想起了被黑大抓去的那夜,若不是聶宥淮不畏風雨執意的找尋她,恐怕她真會讓那胖女人給抓回去讓黑大做八姨太。

    「宥淮,我不玩了,你醒過來好不好?我們不要鬧了?我答應以後都听你的,以後我再也不質疑你的話,我相信你會幫我救我爹,我也不再阻止絳楓和邑冰接近你,甚至……甚至我可以答應你納她們為妾……不,就算要我讓出正室的位置也行,只要你別死,你別死好不好?好不好……」她近乎孩子氣的央求道。

    她曾經那麼的信任聶宥淮,為什麼她會讓嫉妒沖昏了頭,反而設下計謀來害他呢?現在回想起來,她真是太不應該了。

    「宥淮,你不理我,是不是不再愛我了?不再……疼我了呢?」古雨楓知道人死不能復生的道理,可是她就是無法接受這個事實。

    突然,她由自己的鞋里抽出一把匕首,那閃亮的銀光和房里的燭火相映,形成了一抹詭異的景象。

    「求求你別跟我生氣,宥淮,別走遠,你等我,我……我這就去陪你。」她將刀子往手腕上一劃。

    匡唧——

    那把劃向她手腕的匕首突然橫掃在地,而她整個人也被抱上床,那個原本已經死去的人竟然又「奇跡」似地復活了。

    「宥……宥淮?」古雨楓睜大眼楮,看著那張熟悉的俊朗臉孔。

    「是我。」聶宥淮大手輕撫著她柔嫩的臉蛋,帶著無限歉意道︰「對不起,跟你開了個玩笑。」

    「開玩笑?」

    「我可以任你隨意處置,雨兒,對不起。」她竟然為了他而要自殺,聶宥淮知道自己愛她的心總算有了代價,不過縱使今天的事是真的,他也舍不得她跟著他一起死去,她真的太傻了。

    「你真的是在跟我開玩笑?真的嗎?」她還停留在驚訝的階段,尚未回復過來。

    「真的,不信你可以摸摸我的心跳。」他將她的小手放在自己的胸口道。

    有力的心跳聲撼動了她,也模糊了她的視線。

    「你太壞了!你又欺騙我,你這大騙子……」她突然放聲大哭,粉拳不斷地往他胸口捶去。

    「是,我真是個大壞蛋、大騙子,不過我向你保證,這是最後一次,你能原諒我嗎?」他輕拭著她臉上的淚水問。

    「我……」古雨楓其實高興的無法形容,她緊緊地抱住了聶宥淮,就像抱住什麼珍寶怕人搶奪似的,「宥淮,是我的錯,我不該設計你的。你能活起來真好,以後我再也不許你輕易離開我,就算是死也要帶著我一起,你快答應我。」

    「好,從今以後我們永遠在一起,再也不分離。」

    他低下頭用舌尖撬開她的紅唇,纏綿、深情地吸吮她唇中的甜蜜柔嫩;她也熱切的回應了他,兩人就像一對親密的愛侶般,火熱的情濤在他們之間洶涌激流。

    那股瘋狂的愛欲讓他們忘記了所有。

    他的大手狂熱地往她的衣裳里探索,放肆地**著她柔細的肌膚,美好的膚觸和窈窕的身段令他無力抗拒。

    他低沉喘息著,急亂地動手扯開兩人之間的阻礙,那雙因他的撫觸而高聳的雪峰令他倒抽了一口氣,他滾燙的吻落在上面,印上了屬于愛的印記。

    「嗯……」一股快感從她下腹間激起,澎湃得就要將她焚燒,讓她忍不住吟哦出聲。

    她的回應和歡愉的聲音听來就像對他的一種邀請,使他為之悸動,他大手撫過她的每一處,最後停留在讓他欲望高漲的大腿內側。

    「雨兒,知道嗎?我好愛你。」他用著低沉而蠱惑人心的迷人嗓音道,他的吻繼續挑動著她身上的每一寸。

    她整個人沉入他所編織的情網中,早就頭暈目眩,而他的這句話更是深深地撼動了她。

    她抱住他的手更加縮緊,滿是情濤的盈盈秋波專住地凝視著他。

    「我也愛你,宥淮,我愛你——」

    他露出了一抹愉悅的笑容,深情的眼神一轉,他進入了她嬌柔的身子,與她深情繾綣地合而為一。

    「宥淮——」她嬌喘連連的喊著他的名字。

    瘋狂的律動夾著萬千深情蜜意,兩個狂野交纏的身影相互傾吐愛意,彼此許下承諾……

    經過古雨楓不死心的追問,卓定敖才肯承認自己是因為相信聶宥淮保證會救出壑山寨的人,才被他收買,答應和他一起合演這出戲欺騙她。

    這可讓她生氣極了,自家夫君犯了點小小的錯誤是可以原諒的,但一個好師兄就不該如此出賣師妹,尤其是像她如此可愛的師妹。卓定敖真是太不應該了。

    為了處罰卓定敖,讓他能夠好好「反省」,古雨楓竟每逢見到年輕女子,就開始天花亂墜地介紹起卓定敖,將他比喻成天上少有、地上僅存的奇男子,就這樣一傳十、十傳百的,從此之後,孤僻的卓定敖再也不得安寧,因為「天絕山莊」門外每天徘徊著一大群探頭探腦,想見奇男子一面的痴心女子。

    見到卓定敖一副快抓狂的模樣,這位美嬌娘才展露笑顏,肯點頭上花轎了。

    來迎娶的馬車全數換上了大紅的色彩,帶著親生爹娘殷殷的不舍,古家才尋回不久的大小姐又立刻嫁往長平去。

    但古雨楓怎麼也沒想到在府里迎接她的人,竟然會是她一直放心不下的爹爹項釗。

    「爹——」她不顧旁人的目光奔進他懷里。

    「星兒!」項釗也同樣激動的喊道。

    古雨楓趕緊拿出這些日子在各地搜買的東西,全數塞進他手里,「你快瞧瞧,我買了一堆東西要給你那!」

    「乖孩子,我的星兒……」項釗感動莫名,不過在看到她身旁那偉岸的年輕男子後,他突然神色一變,連忙跟她離出點距離來。「對不起,少夫人,我太激動了。」

    「少夫人?什麼少夫人?」她疑惑地抬頭問。

    「聶老爺仁慈,他念在我們壑山寨里的人雖然搶奪財物,卻從沒犯過殺人放火的歹毒之事,所以願意對我們法外開恩,並讓我們轉業,待在聶府里當差幫忙抓些壞人將功贖罪,所以我現在在聶府里當總管呢!」

    聶府以前的總管告老還鄉,項釗知道聶-P奘強叢詮龐賵j姆萆希才會讓他有機會擔綱此職務。

    「總管?可是你是我爹。」古雨楓可不依。「淮哥,你去跟你爹說,要他別讓我爹當總管。」

    「這可不行,你這丫頭怎麼能害我失業呢?」項釗搶先回答。

    「可是……你是我爹啊!」

    「傻丫頭,只要我能在你身邊,能看到你我就心滿意足了,比起你的親爹娘,我比他們都幸運呢!桂為我擔心了,除非你不想再見到我,否則就乖一點。」項釗語畢,對他們笑著道︰「少爺、少夫人,恭賀你們大喜,趕了一天的路,快些回房歇著準備迎接吉時的到來吧!我先告退了。」

    「爹……爹……」古雨楓喊著,但項釗卻沒再回頭了。

    「雨兒,你也听到你爹的話了,若不是當聶府的總管,他是無法時常見到你的,你就別再為難他了。」聶宥淮在她耳邊輕聲道。

    古雨楓明白,這全是聶家對她的疼愛,教她能夠時常看見她爹。

    「淮哥,謝謝你,你對我真好。」她感動的說。

    「傻瓜,妻子只有一個,我不對你好要對誰好呢?」他笑問道。

    古雨楓嬌羞地露出了個笑容,她刻意問︰「那邑冰和絳楓呢?你會不會也對她們這麼好?」

    「到現在還吃她們的醋啊?嘖嘖!真酸啊。」他借機靠近她,嗅嗅她身上那股迷人的香氣。

    「哪有酸味,你少騙人。」她抬手就想打他。

    「剛進門的娘子就要打夫婿?誰來救救可憐的我呀?」他故意大嚷,滿園子讓她追著跑。

    不過所有聶府的人都躲在一旁偷笑,誰也不敢真的出面干涉他們之間特有的恩愛方式。

    「別喊了,你站住。」古雨楓覺得丟臉極了,直想抓住他就拿塊布將他嘴巴塞住,以免他再胡言亂語。

    只可惜聶宥淮似乎有意逗著她,明明就像快讓她抓到了,又瞬間像泥鰍似的給溜走,害得她既好氣又好笑。

    在屋里听到他們呼喊的聲音,而跑出來的聶家夫婦見狀差點沒昏倒,怎麼他們即將洞房的兒子跟媳婦,竟然當著眾人的面在園里旁若無人的追逐著?

    這……今兒個他們可請來了不少的貴客啊!這樣教他們兩人的面子該往哪里擺?

    一個不拘小節的兒子,再加上一個天真頑皮的兒媳婦,唉!聶-P薜耐房商哿恕

    「抓住了,抓到你了,哈哈……」好不容易才抓到聶宥淮的古雨楓樂得笑出聲來,再也不記得要拿塊布將他的嘴給塞住。

    「你這麼高興抓到我?」聶宥淮古怪的問。

    「是啊!是……怎麼了?」古雨楓順著他那怪異的眼眸方向望去,忽然看到一群人正站在他們背後眼巴巴的望著他們,更糟的是那群人之中竟然還包括了聶家夫婦。

    噢!這下她可糗大了,真想挖個地洞鑽進去。

    「可真是奇怪了,淮兒和雨兒怎麼還沒回來?師爺,你去外頭幫我瞧瞧吧!」王湘之善解人意的對他們「視而不見」。

    周大豪也很識相的立刻回答,「是的,夫人,我立刻去查察少爺和少夫人的行蹤。」語畢,他使了個眼色給在一旁圍觀的群眾。

    瞬間,原本擠滿人的後花園只剩下聶宥淮和古雨楓兩人了。

    「他們……這是怎麼回事?」古雨楓有些難解的問。

    「這可是我娘的一片心意喔!」

    听聶宥淮解釋後,古雨楓才明白王湘之怕他倆尷尬,才會演出這出「視而不見」的劇情,她還真是感激這位善體人意的婆婆呢!

    她笑著抬頭,卻發現他近在咫尺,「你做什麼?」

    「我想吻你。」

    她睜大眼楮,「不行,別人會看見的。」

    「我娘已經帶走他們了,這里不會有人的。」

    「可是我們成親的吉時快到了。」

    「沒那麼快。」

    「但是……」

    「但是我已經迫不及待想吻你了。」他接下她的話,深情的吻吻得她天旋地轉,無力抗拒,真想就這樣纏綿到永遠。

    看來廳堂上的賓客,還有得等呢!

    手機用戶請閱讀︰滋味小說網繁體手機版︰https://m.zwxiaoshuo.com/cht/
                    滋味小說網簡體手機版︰https://m.zwxiaoshuo.com/
(快捷鍵 ←)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快捷鍵 →)
烈火嬌妻最新章節 | 烈火嬌妻全文閱讀 | 烈火嬌妻TXT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