滋味小說網
滋味小說網 > 言情小說 > 冰艷嬌妻 > 第十章

冰艷嬌妻 第十章 作者 ︰ 元婷

    在眾人的悉心照料下,古絳楓很快就恢復了健康,只剩下些皮外傷沒好而已,不過一連在床上躺了兩天,躺得她腰酸背痛,再也躺不住了。

    「小姐?」荷兒一見到她起床走動,就哇哇大叫,「哎呀!你不好好躺著,起來做什麼?要讓卓少爺看到了一定會怪罪我的。」

    「放心,他又不在這里。」古絳楓甜蜜的一笑。

    這幾天卓定敖對她總是一副不放心的模樣,老是寸步不離的守護著,甚至連她的生活起居都由他包辦了,讓她又感動又好笑。

    「對了,卓少爺呢?」睜開眼見不到他可稀奇了。

    「剛剛他一個屬下將他找了去。他不放心小姐你,特地吩咐要我好好照顧你。」

    荷兒突然掩嘴一笑,「小姐,我覺得卓少爺照顧你好象在照顧個小小孩,怎麼都放心不下似的。」

    荷兒也發現這小姐似乎和以往有很大的不同了,尤其是這兩天,每次看見她的時候,她的唇邊總是掛著如夢似幻的微笑,再配上她一身靈秀的氣質,簡直美得讓人舍不得移開眼去。

    「別胡說。」古絳楓雖然也有這種感覺,但她怎麼能夠在荷兒面前承認呢!

    對了,趁他不在,她何不干脆去將那本傲世劍譜挖來送給他呢?相信他如果看到那本劍譜一定會很高興的。

    對!就這麼辦。

    「小姐,你去哪兒?」荷兒見她一臉開心的樣子往外跑,立刻攔住了她。

    「我……」古絳楓眼眸溜了溜,決定保守秘密,「我先出去一下,如果定敖問起你,就要他在這里等著,我要給他一個驚喜,最慢兩個時辰後我一定會回來的。」

    「驚喜?什麼驚喜?」

    「等我回來不就知道了。」

    「那怎麼行?卓少爺若發現我沒好好跟著你,他一定會掐死我的,不如我跟你出去吧!」

    「不行。」古絳楓堅持道︰「你在這里替我傳消息給他,如果我回來沒瞧見他就唯你是問。」話說完她像只彩蝶似的一溜煙不見了人影。

    「小姐——」荷兒不敢違抗她的命令,只好坐在原地等待,只希望卓少爺能快點回來才好——

    「雨兒,你怎麼樣?沒事吧?」若不是接到古雨楓遭人狙殺的消息,恐怕卓定敖是不會肯輕易離開古絳楓身邊的。

    「還好啦!幸好淮哥實時發現了我,要不然我可能讓那幾個大壞蛋給劫走了。」

    古雨楓握著自己受傷的手道。

    「看你以後來還敢不敢亂跑?」聶宥淮又心疼又生氣的警告。

    「耶!我只是去逛街而已,你總不能一直叫我悶在客棧里吧?」古雨楓嘟囔著拉著師父瞿意道︰「師父你說對吧?」

    「對是對,不過你連續兩天都受到人狙殺就太不尋常了,丫頭,你是不是又惹上什麼麻煩了?」瞿意懷疑問,誰要他這女徒弟總是調皮搗蛋,沒一刻安靜。

    「我?才沒有呢!我很乖耶!淮哥一直跟在我身邊可以做證。」古雨楓連忙喊冤。

    「可是你常常在我不注意時亂跑又怎麼說?」聶宥淮質問著。

    古雨楓翹著唇,她大聲抗議,「你們怎麼回事?我受傷耶!你們不去追究壞人,倒一個個攻擊我是什麼意思?」

    卓定敖覺得她說的有理,連忙詢問︰「那些壞人有沒有什麼特征?他們又為什麼要抓你?」

    「我要是知道就好了。」古雨楓突然想起一個重要線索,「不過很奇怪,他們一直問我要什麼……什麼劍譜的,哎呀!我忙著想師父所教的武功招式要對付他們,也沒听清楚。」誰要她平時練武不夠專心,這也是沒法子的事。

    「劍譜?!」所有人听到這句話,心中都起了懷疑。

    「怎麼了?難道你們知道他們要的劍譜在哪里?」古雨楓研究著他們的神色問。

    卓定敖沒回話,心中想到一個更嚴重的問題,「糟了,我怕他們是針對絳兒而來的,那就慘了。」

    古雨楓和古絳楓由于是孿生姊妹,所以容貌相似,除了他們幾個親近的人外,外人很難分得清的。思及此,卓定敖更恨不得立刻插翅飛回絳楓身邊。

    眾人看到他急慌的模樣,也連忙跟著他後頭而去。

    卓定敖在未踏入古絳楓房前,已看見六神無主的荷兒在門前走來走去。

    「卓少爺,你來了。」荷兒看見他就宛如看到救星般向他奔來。

    「小姐呢?還在睡嗎?」卓定敖急忙欲進門查看。

    「卓少爺,你不用看了,小姐不在里面。」

    「什麼?」卓定敖懷疑問。

    「我說小姐不在里面。」

    聶宥淮看荷兒愁眉苦臉的樣子就知道有問題,「那絳兒呢?她去哪里了?」

    「我……我也不知道,她只告訴我要給卓少爺一個驚喜,要卓少爺安心的在這里等她,她最慢兩個時辰以內就會回來了。」荷兒將古絳楓吩咐的事一口氣說完。

    「兩個時辰?」卓定敖哪能等這麼久?一想到古雨楓曾被狙殺的事,古絳楓又一點武功都沒有,他就無法安得下心,更遑論會有什麼驚喜的感覺了。

    「卓少爺,你要去哪里?」看見他要走,荷兒連忙攔住他。

    「我去找絳兒。」

    「可是小姐說要你在這里等,她回來若沒看到你她會生我氣的。」荷兒央求道︰「卓少爺,你就先在這兒等等吧!」

    「也好,定敖你在這里等,如果你不放心的話我和陳奎去幫你找那丫頭吧!免得那丫頭回來看不到你,可不好了。」瞿意提議道。

    「師父,那就麻煩你了。」卓定敖只能暫時這麼決定了——

    水雁山莊遭剌客入侵的事簡直非同小可,尤其山莊還是大名鼎鼎平遠將軍的地方,若真任由賊人來去,那面子豈不是全掃了地。

    當晚到山莊的賊人共有十多名,雖然山莊內高手雲集、不容小覷,但那些人全是難得一見的武林高手,在山莊內眾高手的圍剿之下,仍有三個漏網之魚,斐兆昀便奉了命全力追擊,勢必將他們全部擒住為止。

    「束手就擒吧!不然就算你們能逃得了一時,也是無法逃過一世的。」斐兆昀對著那晚逃脫的大漢道。

    「哼!你要有本事就干脆殺了我們,要我們投誠這是絕對不可能的。」三個人中較矮的一個道。

    「就是,我們□NB72A□鄴派的人又不是被嚇大的,看招!」另一個禿頭的男子抓起大刀就朝斐兆昀所帶來的人砍去。

    所有人又打成了一團,刀光劍影連數尺內的樹葉都給掃射地飛散一地。

    古絳楓沒想到這里竟然會有人在打斗,可是她的劍譜就放在離打斗地點不遠處,若不穿過那些人,她勢必無法拿到劍譜。

    既然來了就沒有空手而回的道理,他們打他們的,只要她小心點別給發現不就好了。

    主意打定,她悄悄的接近那些五斗的人群,突然眼前一亮,一把無眼的利刃朝她直挺挺地飛來,她卻呆愣在原地忘了動彈。

    「小心,絳楓姑娘。」斐兆昀認出是她,趕緊飛身揚劍替她擋去了那奪命的利刃。

    突然出現的女子,一時間讓所有人都暫停了打斗,眾人的眼楮直盯著她。

    「是她。」突地□NB72A□鄴派的那矮小的男子認出了她,圍攻水雁山莊的那晚,他就站在凝翠居屋頂上,拉開一小片紅瓦,親眼看到水雁夫人將傲世劍譜交給她。

    現場另外兩個□NB72A□鄴派的人也曾听那矮小的男子提過,自然知道他所說的「是她」是什麼意思了。

    情況遽變,□NB72A□鄴派的人放棄了跟斐兆昀對抗,改轉方向狙殺古絳楓。

    古絳楓雖然不知道現在發生了什麼事,但她知道那三個穿著勁裝的男子都不是好人,更糟的是現在他們的目標是她。

    思及此,她聰慧地立刻往來路跑。

    「捉住她。」那三個大漢也對她窮追不舍。

    斐兆昀也不知道那些□NB72A□鄴派的人為什麼要追古絳楓,但她是少主人的未婚妻,他們有義務要保護她不受傷害的。

    「全力保護古姑娘。」斐兆昀指揮手下道。

    可惜他的命令下得還是太慢了,古絳楓才跑沒幾步,立刻讓那矮男子給抓住。

    「快將傲世劍譜交給我。」他凶狠的要脅。

    「什麼……什麼劍譜,我不知道。」古絳楓裝傻道。

    「哼!桂裝了,那天我明明看到水雁夫人將劍譜交給你的,你不可能不知道。」

    矮男子惡狠地掐住她縴白的脖子道︰「快將劍譜交出來。」

    「我沒有。」古絳楓仍倔強的不肯听話。

    「對啊!她怎麼會有劍譜呢?你們快放開她!」斐兆昀心急如焚的道,但又不敢上前去搶人,怕她受到更大的傷害。

    □NB72A□鄴派的人雖然不知道自己手上抓的這女子是誰,但是他們卻知道這女子身份絕非一般,要不然水雁夫人不會將那麼重要的東西交給她,而斐兆昀也不會那麼緊張。

    「不說也沒關系,明日午時在這里,如果想要她活命,就拿傲世劍譜來換。」矮男子和同伴交換個眼神,抓住古絳楓便向一旁掠去。

    「糟了,完了!」斐兆昀懊惱的道。

    那矮男子說過他看見水雁夫人將劍譜交給古絳楓,那表示如果他說的是真的,那劍譜有可能在卓定敖那里,但他一想到要面對卓定敖就頭皮發麻,尤其是這壞消息。

    「繼續搜查他們三人的下落,有消息立刻通報。」吩咐過手下後,斐兆昀嘆了口氣,只好硬著頭皮去找卓定敖了——

    「什麼?你說絳楓讓□NB72A□鄴派的人給抓走了?」卓定敖挑高了眉,簡直無法接受這個事實。

    「是的,□NB72A□鄴派那群人手段非常凶狠,我想為了將楓姑娘的安危,你最好拿劍譜去換人,有機會再伺機拿回。」斐兆昀無奈的道。

    「你明知道我沒有劍譜的!」卓定敖橫了他一眼道,他不敢相信他才離開那麼一會兒,古絳楓竟然又遇上了大危險,他決定這次若讓他找回她,他要時時刻刻將她拴在身邊才行。

    「可是據□NB72A□鄴派的人說,夫人已經將劍譜交給絳楓姑娘了。」斐兆昀懷疑地道︰「難道絳楓姑娘沒將劍譜交給你?」

    「什麼?她……她竟然將劍譜交給絳兒?」卓定敖簡直不敢相信,他氣憤地往外沖去,非找孟水雁要個公道才行——

    孟水雁在得知兒子回來的消息,興奮的難以言喻,立刻沖到大廳去,她忽略了廳上那一觸即發、劍拔弩張的氣氛,眼中只有卓定敖一個人。

    「敖兒,敖兒,你終于回來了,你終于回來了……」雖然有二十年沒見面,但孟水雁還是一眼就認出他來。

    她跑向他,卓定敖急急的給退開去。

    卓定敖完全不去看她那欣喜落淚的神情,他眼神帶著濃濃的恨意,逼問︰「孟水雁,你說,你到底是什麼居心?難道你害死我爹還不夠,還想害死我嗎?」

    如果失去了古絳楓,他的生命就不再有意義了,這比害死他更惡毒。

    「害?我……我怎麼會害你?」孟水雁怎麼也想不到兒子眼中對她的恨意無減反添,這是怎麼回事!

    「沒有嗎?你摸著良心說啊?」卓定敖一步步的逼近。

    「放肆,你這麼逼迫你母親,這是身為人子該做的事嗎?」柳平遠摟住顫抖的妻子,邊問眼前這比他還高大的兒子。

    「我不用你教訓。」卓定敖也恨這個帶走他母親,破壞他幸福美滿家庭的凶手。

    眼看他們父子就要起沖突了,孟水雁趕緊安撫著︰「敖兒,你別這麼激動!到底我是做了什麼讓你這麼生氣?」

    「你做了什麼?」卓定敖憤恨的轉頭面對她道,「你居然將傲世劍譜那麼危險的東西交給絳兒,你的居心叵測,真教人懷疑。」

    「我……我也是為你好啊!」

    「為我好?她現在被抓走了,你高興了吧?」

    「這……這怎麼會?」孟水雁慌張地喃喃念著,「這是怎麼一回事?怎麼一回事?」

    斐兆昀見狀,立刻將經過情形重述一遍。

    「什麼?那……怎麼會?」孟水雁帶著歉意對卓定敖道︰「我只是想對你的虧欠太多,希望能多少彌補,沒想到事情會變成這樣。」

    「這麼說,劍譜應該還在絳兒那兒?」古雨楓擔憂的問︰「那怎麼辦?」

    「你應該是絳兒的姊姊吧?我對你也真是非常抱歉。」孟水雁對她道。

    「不,我相信夫人並沒有惡意。」古雨楓誠摯的道。

    「沒錯,定敖,你也別再責怪夫人了,現在最重要的就是找回絳兒那丫頭才是。」

    瞿意出面調解。

    「對對對,大家放心吧!我已經派人去追查了,相信很快就會有下落的。」斐兆昀有把握地說。

    「這樣吧!如果各位不嫌棄,就留在水雁山莊等消息。」柳平遠向大家邀請道。

    「這怎麼好意思打擾呢?」瞿意客氣的笑笑道。

    「別客氣,這里總比客棧舒服,我立刻命人去準備準備。」孟水雁滿腹的擔心中還帶著一點點的喜悅,她終于見到兒子了。

    「那就麻煩夫人了……」瞿意客套地答謝。

    卓定敖卻面無表情的往外走,「我到外頭去等。」

    眾人面面相覷,心情也跟著沉重起來。

    從夜晚等到清晨,卓定敖一直直挺挺地站在山莊門前,而在山莊內的人也不好過,大家見他焦急的樣子,也跟著惶惶不安,都是一夜無眠。

    「師哥,別這樣,好歹你也吃一點東西。」

    「我吃不下。」卓定敖面色凝重地道。

    「可是你沒吃東西也沒休息,到時候怎麼去救絳兒?」古雨楓再度誘哄著,「多少吃一點嘛!」

    卓定敖別過臉去,不再搭理。

    古雨楓垮下小臉,她是受了眾人之托,努力的想要勸服他的,奈何勸了老半天他就是不肯吃,她也技窮了。

    站在他們身後的一群人中,隱隱可看到孟水雁那哭腫了的眼楮,她不知道有多心疼呢!

    「來了來了,他們回來了。」斐兆昀突然看向前方的幾條人影,發出令人振奮的聲音。

    他的話聲方落,幾條人影迅速地停落在他們面前拱手道︰「見過將軍、夫人、斐副將。」

    「免了。」柳平遠揮揮手道︰「快說,你們是否打听出那幾個惡賊的落腳處了?」

    「回將軍,是的。他們現在就在落絢斷崖附近。」探子道。

    「落絢斷崖?!」卓定敖激動的道︰「快帶路。」

    于是,一群人浩浩蕩蕩的向那里出發了——

    「媽的,師兄,好象有群官兵在監視我們。」□NB72A□鄴派逃脫的三人中,那禿頭的男子道。

    「真是可惡,難道這丫頭不像我們想的這麼有價值?」那矮男子抓住古絳楓的下巴惡狠狠地道。

    「哼!」古絳楓別過臉去,「我會有什麼價值?只不過是一個平凡小女子而已,你們抓錯人了。」

    「是嗎?可是我見那姓斐的小子還挺在乎你的。」禿頭男子道︰「師兄,你千萬別上這死丫頭的當。」

    「廢話。」矮男子不悅道,心機深沉的思考著,「這樣吧!我帶這丫頭先去引開他們,你們兩個先伺機逃走,咱們在總壇外十里處會合。」

    「這個主意好。」

    禿頭男子話才說完,立刻有人反諷。

    「我說這個主意不好,你們誰也別想走。」卓定敖高大的身影乍現,隨後跟著一大群人。

    「定敖。」古絳楓一見到他,開心忘情的想奔入他懷里,奈何卻讓那矮男子給牽制住。

    「哼!你們這群人真是不守約定,不過也無妨,早點交換東西我也不反對。」矮男子眼中閃爍著奸邪問︰「劍譜呢?」

    所有人的眼光一致看向古絳楓,但她別過頭,冷冷地道︰「哪有什麼劍譜?早告訴你們沒有了,你們死心吧!」

    「住嘴,你這死丫頭。」矮小的男子邊說邊在她兩頰各甩上一巴掌。

    卓定敖更是怒火中燒,恨不得將那矮男子給碎尸萬段。「可惡。」他已經等不急的率先出手了。

    而禿頭男子和另一個伙伴則擋在矮男子的前端護著他,「師兄,你先走。」

    「哪里走?」

    接著雙方一觸及發的引燃了戰火,刀來劍往如奔雷駭雨。

    但畢竟□NB72A□鄴派的人居于少數,而且卓定敖這邊的人武功也不弱,很快就將他們給擒住了,眾人再度追趕那脅持古絳楓逃跑的矮男子。

    「束手就擒吧!你的兩個同伴都已經被我們抓住了,你不會有所僥幸的。」卓定敖霸氣冷顏地道。

    「是嗎?你們似乎忘了我手中的籌碼。」矮男子看得出來,走在前端那高挺的男子非常在乎他手邊的女子,所以他一點也不害怕。

    「快放了她。」古雨楓著急的喊。

    「放?哪那麼容易?」矮男子道,「要我放了她也可以,只要你們將劍譜交出來,然後保證我的安全並放回我另外那些師兄弟,否則一切免談。」

    「你真懂得得寸進尺。」斐兆昀忿忿不平地道。

    「要不要隨便你們,把東西交出來,否則有這麼漂亮的美人陪我一起死,我也沒什麼損失。」矮男子yin邪地輕觸了一下古絳楓的臉蛋。

    卓定敖眼里都快噴火了,他沖動不顧一切的上前想要救回古絳楓,那矮男子看出了他的舉動,立刻拿出利刃架在古絳楓脖子上。

    「別輕舉妄動,要不然她這漂亮的脖子會多幾道血口子的。」他的利刃刷過她的脖子,留下一道血痕。

    「絳兒……」所有人都替她捏了把冷汗,但古絳楓卻毫無表情,連哼都不哼。

    「算了,絳兒,快將劍譜給他,我只要你平安。」卓定敖再也無法承受她處在危險之中,急忙的喊道。

    「什麼?劍譜在你手上?」矮男子-起眼望著手邊的女子問道。

    「是在我手上,不過我將它藏在一個安全的地方,你別想我會交給你。」古絳楓固執的道。

    「可惡。」矮男子□NB358□的又是一巴掌甩在她白皙的臉上。

    「別打,絳兒,交給他吧!你說過要為我保重自己的。」卓定敖擔心的道。

    古絳楓卻閉著嘴不說話,反正她已打定了主意。

    「很好,我就不信你這死丫頭這麼有骨氣。」矮男子將她拖到懸崖邊,將她頭往下按,「如果你再不說,我就讓你粉身碎骨。」

    「不要,絳兒,你快說,他是玩真的,你別倔了,快說吧!」古雨楓嚇得投進夫君的懷里,忍不住哭出聲來。

    「沒錯,我是玩真的。」矮男子由腰際取出一顆暗綠色約拇指大的藥丸,「如果你再不說,我就先讓你吃下百毒淬緣丸,毀了你。」

    古絳楓瞄了他一眼,冷靜道︰「不必威脅我,我不怕的。」

    「可是我怕,絳兒,你懂嗎?」卓定敖向前欺近了幾步。

    兩人四目交接,古絳楓對他露出了一抹絕美的笑容,眼楮還向他一眨暗示。

    卓定敖心慌了,他不敢,他怎麼能拿她做賭注呢?這賭本太大了。

    說時遲,那時快,就在古絳楓給完暗示後,她趁矮男子不注意之際,用力的推開他,跑向卓定敖。

    所有人見情況有異,也開始一致地行動了。

    矮男子哪是這麼簡單的人物,他立刻反應伸手將古絳楓給抓回來,手上的百毒淬緣丸也往她嘴里塞。

    「倔丫頭,到陰曹地府再找你算帳。」矮男子沒見過比古絳楓更倔強的姑娘,竟然敢跟他挑戰,他知道這丫頭是不會輕易認輸的,反正任務失敗回總壇也是死,他干脆拉著她一塊往懸崖跳。

    「啊——」矮男子發出最後的吼叫聲。

    「不要……」卓定敖被嚇得魂飛魄散,他不顧自己,縱身一跳,用力的抓住了古絳楓的手。

    他卻忘了顧到自己也處在危險之中,幸好一旁的人早有所注意,柳平遠、瞿□

    NB72E□、聶宥淮和斐兆昀四人聯手將在懸崖邊緣的卓定敖給拉起,連帶的也救起了古絳楓。

    「嚇死我了,真是嚇死我了。」古雨楓立刻跑上前去抱住她放聲大哭,「你怎麼會這麼倔強呢?」

    「我沒事。」她的哭聲才讓古絳楓嚇到呢!「定敖,你呢?」

    卓定敖的臉色非常難看,半晌不吭聲,也不去看古絳楓。

    「生氣啦?我……我也是為你好,更何況那劍譜是你娘要給你的,我怎麼能交給別人?」古絳楓走過來扯扯他的衣袖,道。

    「你跟我保證過什麼?你說你會為我而保重自己的,而我看到了什麼?你想嚇死我是不是?是不是!」卓定敖激動的問。

    「我這不是平安無事了嗎?」古絳楓露出個討好的笑臉,撒嬌道︰「人家知道你一定會救得了我的,我果然沒看錯。」

    「平安無事?虧你說得出。」卓定敖的好性子都給她磨得火爆了,「你忘了自己剛剛吃下什麼了嗎?百毒淬緣丸耶!你知不知道事情的嚴重性?」

    「很嚴重嗎?可是我沒什麼感覺。」她睜大一雙水靈靈的眼眸,天真地道。

    「丫頭啊!那百毒淬緣丸可是個致命的毒藥,吃到的人不出十日必定沒命,而且還痛苦萬分呢!那□NB72A□鄴派的人還真是惡毒。」瞿意嘆口氣。

    「真的?那怎麼辦?」古雨楓著急的問。

    「那有什麼關系?我還有十天的時間。」古絳楓伸手劃著卓定敖死皺的眉頭,「別擔心。」

    「我怎麼能不擔心呢?」卓定敖輕撫著她受傷的脖子和紅腫的臉蛋,「我不要只有十天,我要你的一輩子。」

    古絳楓笑得燦爛,「其實不快樂活著根本沒有意義,但是我知道這未來的十天,我一定會很快樂的,所以我根本不怕。」

    「傻話,你在說什麼傻話?」古雨楓覺得她這妹妹還真不是普通的與眾不同,「師父,你老人家見多識廣,難道絳兒真的無藥可救了嗎?」她拉著瞿意問。

    「也不是無藥可救。」柳平遠突然出聲道。

    「真的,遠哥,你有辦法嗎?」孟水雁欣喜的問。

    「當然,去年皇上賜我一進貢聖品萬年雪,听說這萬年雪可化百毒、養長生。」柳平遠說道。

    「那真是太好了,絳兒有救了,真是謝天謝地。」孟水雁誠意地雙掌合十。古絳楓是她兒子的心上人,而且和她還十分投緣,所以她當然希望她能平安無事。

    「不過我有一個條件。」柳平遠看著卓定敖道。

    「你休想我會答應你什麼條件。」在卓定敖眼里,柳平遠跟□NB72A□鄴派的人相差不遠。

    「胡說,柳將軍你請講吧!不論幾個條件我們都會答應你。」古雨楓插嘴道。

    「沒錯。」瞿意拉著卓定敖,低聲道︰「難道你不顧絳丫頭了嗎?」

    卓定敖看了看古絳楓,無奈地只好低頭,「說出你的條件吧!」

    「我的條件很簡單,只要你肯認我們這對親爹娘,並回到我們身邊,我就救她。」

    柳平遠昂然地說道。

    「什麼?親爹娘?哼!我親爹早就死了,而我娘……那個水性楊花的女人,你想要我認她豈不是強人所難?」卓定敖毫不留情的批判。

    「你……你說什麼?你怎麼能這樣說你娘呢?」柳平遠大動肝火道。

    「敖兒,銓大哥不是你的親爹,平遠才是你的爹。」孟水雁哭著道。

    「胡說,你別又想哄我,我已經不是小孩兒了。」卓定敖氣憤道。

    「難道你沒有感覺嗎?你跟遠哥長得是一模一樣,父子天性,這是難以抹滅的。」

    孟水雁陳述著這項事實。

    瞿意也才覺得奇怪,他這徒兒真的和將軍長得很像,他即問道︰「夫人,這是怎麼一回事?」

    孟水雁眼神幽幽,說出了這段往事——「我和遠哥一見鐘情,當時的他只是個平凡的農家子弟,而我是個千金小姐,遠哥為了娶我而決定隨大軍西征,待事業有成再回來迎娶我,不料我爹貪圖富貴,竟硬要逼著我嫁給當時縣太爺之子。

    「當時的卓銓是我家的長工,他見我那麼煩惱,甚至有輕生的念頭,遂提議先帶著我逃離家,他願意照顧我直到尋找到遠哥為止,我別無選擇只好跟著他走。但後來我才發現自己竟早已懷了遠哥的孩子,為了孩子,我答應銓大哥先嫁給他,他也答應我只要找到遠哥就無條件放我和孩子回到他身邊。

    「我很感激他的,他將敖兒視為己出,對我也盡心的照料,我知道他對我的情意,但是我的心早已容不下第二個人了。遠哥果然沒令我失望,六年後當他成功時找到了我,銓大哥也果真遵守諾言願意放了我,但我怎麼也沒想到敖兒跟他早建立了跟親父子一樣的情感,無論我怎麼說都不肯跟我走,後來又一直的逃避我,直到現在。」

    往日的故事說得孟水雁淚水汪汪,這許多年來她沒有一天不想找回兒子的,但她知道卓定敖恨她,她真不知道該如何才能化解他心中的恨意。

    「師哥,我覺得夫人沒有錯,她不是水性楊花,更沒有-夫棄子。」古雨楓一面輕拍孟水雁的肩,一面道。

    「你懂什麼?我爹確實是為她而死的,她難辭其咎。」無論如何,卓定敖都無法忘記卓銓對他的好,而他原本快樂的家庭也是柳平遠出現才毀滅的,所以他根本無法原諒他們。

    「我……我知道自己對不起銓大哥,我也沒想到他竟然會對我那麼痴心,我無意害他呀!」孟水雁掉著眼淚道。如果當年她早知道會有那種結果,她倒寧願自己走,自己扶養小孩,餓死都無妨的。

    「你現在說得再好听都無用了,反正我爹都已經死了。」卓定敖負氣道。

    「好,你有骨氣。」柳平遠扶住嬌妻道,「水雁,這個孽子完全無法體會你的苦心,要他何用?我們回去吧!」

    「這……」孟水雁吞下了滿腹的淚水,在多看了卓定敖幾眼,然而他就是不看她,讓她失望透頂。「算……算了,讓人跟我們回去拿萬年雪給絳兒吧!」

    「不,他並沒有照我的條件做,我當然毋需兌現我的諾言。」

    「可是遠哥,那絳兒她……」

    「是啊!那絳兒怎麼辦?」古雨楓看他們走向馬車,心中也十分慌急。

    卓定敖心中也有些著急,他當然不能眼睜睜的看著古絳楓沒命,但他也不想屈服,真是左右為難。

    柳平遠在走上馬車之前,回頭對卓定敖道︰「我知道你一定希望絳楓姑娘快樂平安,而我也一樣,我也希望你娘能夠快樂,我舍不得讓她如此難過,所以我一定會堅持到底。」

    他們父子對望了一眼,閃露出同樣倔強的個性——

    古徹和連繡在接到小女兒生病的消息後,再也無法心安,非趕去見女兒一面不可。

    誰料當他們趕到的時候,卻听見女兒只有十天的壽命可活,驚得他們夫妻倆不惜向卓定敖下跪,求他去水雁山莊為女兒求藥。

    而在這期間所有人包括古雨楓、聶宥淮、瞿意甚至斐兆昀、藍香……等人也都輪番上陣給卓定敖來個疲勞轟炸,卓定敖這也才想起為什麼他听到藍香唱的曲兒,總是有種熟悉之感,原來當年孟水雁在哄他的時候總是唱著這些曲兒,那時候他不明白,現在他才知道,她是在思念柳平遠。

    而藍香和梁伯的出現也是為了要喚起他童年時對于母親的記憶。

    「定敖,我是不是錯了?」

    風和日麗,卓定敖帶著古絳楓騎著馬遨游在四處,他們現在坐在一處青草地上,大樹為屏,為他們遮住了懊熱的陽光,清風徐拂,則帶來無限的涼意。

    「什麼事錯了?」卓定敖溫柔的撩起她一絲秀發問。

    古絳楓靠在他懷里,心虛的哽咽道︰「我一直以為我爹娘不愛我,可是……可是昨晚他們卻為了我的事甚至不惜向你下跪,我才知道他們……他們其實還是很愛我的。荷兒說都是我拒絕別人的關愛,我想她說的有道理。」

    「的確,我也覺得岳父岳母是愛你的,只是……」卓定敖嘆了口氣,「我太對不起你了,我……我竟然無法救你。」

    「別自責,定敖。」古絳楓拉著他的手,「我不怪你,也不要你受到一絲的勉強,我只要你照著自己的意思去做就行了。」

    「可是你身上的毒……」

    她巧手輕掩住了他的唇,「事實上我活了十八年,從沒有一段日子像現在這麼快樂,我有爹娘的關愛,姊姊、姊夫的疼愛,我還有你,其實我已經很滿足,再無遺憾了。」

    卓定敖偷偷吻了吻她的手,「絳兒,你就是如此與眾不同。」

    「所以你才會愛我對吧!」她俏皮的問。

    「是啊!不知不覺的就栽在你這小魔女的手上了。」他露出一笑,愛憐地輕擰了一下她翹挺的鼻頭道。

    他們之間再也不需要那三個月的考驗約束,彼此已經心甘情願的認定了對方。

    古絳楓笑著躲開,大膽問︰「那現在小魔女想要吻你,如何?」

    「最樂意不過了。」他立即獻上了自己溫暖性感的唇。

    古絳楓只是如蝶采蜜般輕輕地一吻哪里足夠?卓定敖決定主動出擊。

    「現在換我吻你,我就將你身上的毒素吸一半過來,咱們兩人同生共死。」

    他的唇再也不肯等待,如狂風般激情地攫獲了她的芳唇,熱切渴望地吸吮她口中的蜜汁,澎湃洶涌的愛憐如狂濤向她涌去。

    她被狂吻得腦子一片渾沌,心蕩神馳、如痴如醉,心跳狂亂地無法控制,嫣紅由她粉頰延燒到白皙的頸子,隨著他的吻,整個人火熱起來。

    他高大的身軀壓住了她,敞開她的領口,大手摸索著她全身令人著迷的細致肌膚,和窈窕的身段,兩人的喘息聲越來越濃重,體內的火苗再也無法控制的燃燒著,在他們之間爆發。

    「我要你。」濁重的粗喘聲充滿欲望的宣告。

    大手挑逗著她渾身每一處的敏感地帶,**著她每一寸誘人的肌膚。

    「定……定敖——」她被激情擾得全身顫抖。

    她用自己所有的熱情來響應他,隨著他的挑弄吮咬,嬌喘連連地臣服在他霸道的侵略,縴細雪白的嬌軀承受著他所有的激情狂愛。

    「絳兒,我愛你。」

    她狂亂的腦袋因他這句話而更無法思考,她再問一次︰「你說什麼?」

    「我說我愛你。」他百般愛憐的吻著她,「我愛你,絳兒……」

    古絳楓欣喜若狂,「我……我也愛你。」

    「呵!很好……」

    他的眸光轉為深濃,與她的嬌軀合而為一。

    在她的嬌喘下,于她的耳邊許下承諾——「為了你,我願意做任何事。」

    尾-聲平遠將軍府上最近喜事連連,先是將軍找回失散多年的兒子,再來是迎娶杭州富賈古徹的小女兒古絳楓當媳婦。

    這媳婦不但長得如花似玉、毫無驕氣,最重要的是,他們的兒子還是靠這媳婦才能尋回的,因此無論是將軍柳平遠或是夫人孟水雁,都將她當成是自己親生的掌上明珠來寵愛。

    卓定敖更是為了彌補古絳楓小時候的遺憾,發誓要給她一個幸福美滿的家庭,因而敞開心胸接納自己的親生父母,使得將軍和夫人感動得無以復加外,對這媳婦更是疼人心坎。

    而這媳婦兒也沒教他們失望,在成親沒多久就懷了身孕,再為將軍府平添一樁大喜事。

    不過就在古絳楓即將臨盆前,家里的氣氛開始起了變化,將軍和卓定敖這對父子表面上和氣,但私底下卻鬧得挺僵的。

    原因就出在即將出世的小嬰孩姓氏上。

    卓定敖覺得人不能忘恩,所以在幫未出世的小孩取名字時,不論男女都決定讓孩子跟著他姓卓;但將軍柳平遠可就不是這麼想的,卓定敖不肯改回原本的姓氏就算了,但他的金孫怎麼可以再姓別人的姓氏呢?這點他堅持反對。

    府里的兩個女人孟水雁和古絳楓對此也挺無奈的,但這對父子就是這麼拗,誰也拿他們沒轍。

    孟水雁勸說得煩了,有一回忽然感嘆地道︰「如果絳兒能像她母親那樣生對孿生子,一個姓卓,一個姓柳,那不知多好呢!一切問題就解決了。」

    沒想到竟讓她的話應了驗,古絳楓真的一次產下了兩子,而成功地結束了那對父子的戰爭。

    「絳兒,你辛苦了,如果早知道生個孩子那麼痛苦,我就不會跟爹堅持了,更寧願沒有孩子。」卓定敖拉著嬌妻的手,心疼地道。

    古絳楓生產時他就在產房門外,听她痛苦的吼聲他倒寧願她別生了,沒有孩子也無妨,更不想去堅持孩子的姓氏問題了。

    「你別這樣。」古絳楓對他露出一個溫柔的笑容道︰「其實能見到可愛的孩子,一切的辛苦都是值得的。」

    卓定敖雙手環住了她,輕輕偷個香吻問︰「告訴我,我該怎麼感激你的辛苦呢?」

    「我們是夫妻,何況小孩也是我的,怎麼對我說感激呢?」

    「那你告訴我,你還有什麼遺憾嗎?」卓定敖誠摯地道,「只要你說得出口,我一定為你做到。」

    「能嫁給你,又得到你和公婆及多人的關心寵愛,我這輩子已無所求了。」古絳楓露出燦爛的笑容,真心道。

    但她開朗的笑容在突然憶起自己幼年時的情景後,隨即褪了去,心中感慨萬千。

    「怎麼了?」卓定敖敏感的發現了她的改變。

    「有件事我希望你能夠答應我。」

    「沒問題,就算十件、百件我都答應。」

    古絳楓先是嘆了一口氣,才幽然道︰「我希望……我希望那兩個孩子所得到的關愛是均等的。」

    「我懂。」卓定敖當然明白她的意思,他將她摟得更緊了,「相信我,我們的孩子一定都會有著同樣的幸福和快樂,我將用我這一生來跟你證明。」

    「謝謝你。」

    「傻話,你都說我們是夫妻了,怎麼還對我道謝呢?」

    她再度露出微笑,那燦美無比的姣美笑容,連陽光都要為之失色幾分呢!

    幸福將他們倆緊緊纏繞,古絳楓靠在他溫暖的懷里,心中再無遺憾。

    手機用戶請閱讀︰滋味小說網繁體手機版︰https://m.zwxiaoshuo.com/cht/
                    滋味小說網簡體手機版︰https://m.zwxiaoshuo.com/
(快捷鍵 ←)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快捷鍵 →)
冰艷嬌妻最新章節 | 冰艷嬌妻全文閱讀 | 冰艷嬌妻TXT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