滋味小說網
滋味小說網 > 言情小說 > 丫頭請自重 > 尾聲

丫頭請自重 尾聲 作者 ︰ 藍心渝

    洛羽把韓潮汐抱到山上的屋里,升起了爐火,又給她服了祛寒的藥丸,再加上自己的體溫,想盡胳法讓她暖和起來。

    終于,她的額頭滲出了汗,手腳也暖了,抬起眼,怔怔地看著他,眼光有了些許的光彩;他把唇貼在她的臉上,不知道吻去的是她的還是自己的淚水。

    「潮汐!」他習慣性地把臉埋進她的黑發里,輕輕地說︰「爹已經去世了!都是我不好,我沒有听-的話及時去看他。我救不了-,也救不了他!他在臨走的時候還一直記著-,-可以原諒他嗎?這些年來,你們相依為命,已經勝過親生父女了!-也說過,爹很善良,是天下最好的爹,-還一直這樣認為的是嗎?」

    「潮汐,-不要難過了,想哭就哭吧,把所有的委屈都哭出來。我發誓我會一輩子好好對-!我很愛-,-能夠明白嗎?我們快成親了,大嫂說什麼都準備好了,就等著迎接-這個新娘子!我家很溫暖,人也多,-讓我照顧-吧!一輩子都寵著-,好不好?」洛羽不管韓潮汐的靜默,不停地說著情話。

    「潮汐,-听到了嗎?-回答我啊!-肯出來見我,就表示-已經原諒一切了。我知道-最重感情,-不可能忘了我們在一起的日子是有多麼快樂;還是-不想回去,只想住在山上?-是不是不放心小武、小虎,我會把他們都找回來,我們一起回到從前吧!我好想念那個快樂單純的-,不管發生什麼事,-都很樂觀的面對,-笑一笑好嗎?我好久沒看到-笑了,-別不說話啊!」

    一天下來,韓潮汐還是一聲不吭,到後來,她甚至抽出洛羽握著她的手,掙脫他的懷抱。她的小臉仍是一點表情也沒有,她不再看他,寧可閉著眼楮流淚,也不看他。她把自己縮在床角,誰也不理,無聲地哭。

    洛羽不知道該怎麼辦才好,只好坐在床邊陪她,可是無論他說再多的話,再怎麼勸,她就是不理︰這件事對她的打擊是外人不能夠理解的,她差一點就去死了,如果不是還存著一點點僅剩的愛,不然在听到真相的一-那,她就已經死了!

    為什麼會這樣呢?這個世間,所謂的是非、所謂的黑白,都是混亂不清的,恩人變仇人,好人變壞人,曾經的快樂回憶也變成痛苦的深淵。為了爹,她跑遍大江南北,找了無數的名醫,只想給爹治好病。她很盲目,明知道爹殺了好多人,但還是堅信他是一個好人,連鎖他她都不忍心,她真的已經把他當成親生的爹爹了!

    她想象過無數爹救自己的場面,她只是一個小嬰兒,被父母遺棄,是好心的爹把她抱走、養她、疼她,讓她可以這麼快樂的生活。他們曾經很窮,吃了一頓沒一頓,爹的身體又不好,可她還是很快樂,她愛笑、愛說話,還很任性,她過得很自由!認識洛羽後,她嘗到另一種愛,兩種愛加起來,是如此的完整!

    她是洛羽的小功貝,也是爹的小功貝,她在兩份愛里沉醉,她幾乎以為一輩子都會這樣,當得知爹也是洛羽的爹時,她在震驚之余,還是快樂;她相信總有一天一切都會好起來,他們一家三口,永遠都不會分開!

    但,一切都變了,丑惡的事實,魔鬼般的猙獰,她的快樂與願望已經成了一種最可笑的諷刺,全世界都在笑她的愚蠢,為什麼會變成這樣?為什麼?

    「潮汐!」

    她用被子蒙住了頭,她不要听!誰也不要吵她!她是一個笨蛋,天下最笨的笨蛋!活了十七年,只活出了一個笑話!她根本沒臉見親生爹娘,也無法面對自己,但竟然還沒有勇氣去死!她的心里還愛著洛羽,無可救藥地愛他,她好無力,不知道該怎麼選擇;是遠遠的逃開,還是跟著洛羽?她能夠真正做到坦然嗎?

    洛羽陪了韓潮汐幾天,她一直不說話,關在自己的世界里。他也冷靜下來,痛心地看著她,知道她還沒有做好決定。她甚至不願意理他,她還在恨嗎?沒有人會釋懷這種事情,她太重感情,重感情的人容易被感情所左右,她的矛盾痛苦,他看在眼里,卻無能為力,他相信自己的愛可以消弭她的恨︰但問題是,她還肯不肯給他這個機會?

    終于,一個清晨,洛羽收拾自己的東西,平靜地對她說︰「我不會再勉強-了。我知道這是需要時間的,或許現在-根本不想看見我,我在-身邊只會讓-更痛苦。我想了很久,我暫時下山。我會雇幾個人上山照顧-,也會常常來看-;如果-不想見我,我就不讓-看見。我會一直等-,等-真正放下這一切,想見我了,就來無塵山莊找我。不管發生什麼事,我都不會離開,我會等-!」

    韓潮汐咬著嘴唇抱緊自己不哭出聲來。

    「潮汐,不管-有什麼決定,我都尊重-!可是也請-記得,我愛-,-永遠都是我最愛的人!我等-回來!」洛羽俯身輕柔地吻著她,然後安靜地離開。

    雪已經積得很深了,洛羽看著雪地上一長串孤單的腳印,他還是剩一個人回去了。沒有人陪伴,沒有幸福,什麼也沒有,只剩下深遠的愛,就像這一望無際的白雪一樣,漫漫地淹沒他。潮汐,-一定一定要回來!

    他長長的身影在雪山上漸漸小去,韓潮汐站在山頂看著,黑色的長發飄揚,滿眼淚光;好幾次,她都想沖下山去,但沉重的腳步卻邁不開一步。

    洛羽回到無塵山莊,對于成親的事,他只字不提,無論兄嫂如何問,他都只是微笑地說沒事。他開始正式為人診病,不再像以前到處無拘無束的跑,心血來潮時會到深山里去采藥,每日安靜地在屋里,除了為人看病,他開始編寫醫書,生活得充實而平淡。只是沒有人知道,每一天每一刻,他都克制著想上山的強烈沖動;看著窗外漫天的白雪,在寒風中刻骨的思念,下人們依他的吩咐在山上照顧韓潮汐,每次他們帶回來的消息都是他最大的安慰。

    但是,下人們說,韓潮汐很不快樂!還是很不快樂!

    寒風一日比一日凜冽,雪整日下不停,京城的家家戶戶已經把新桃換成了舊符,官府的門口開始掛起吉慶的燈籠,快過年了!

    洛羽的心在等待中煎熬,他開始覺得自己很愚蠢,甚至後悔為什麼要這樣消極的等待?如此寒冷的冬天,把潮汐一個人扔在山上,這樣對她是好嗎?不管她心里是仇恨還是害怕,或者對他們的愛沒有信心,他要做的是努力爭取,而不是放任︰如果有一天,潮汐仍選擇放棄、離開,那他就該認命嗎?不,他真的做錯了!他不能再等,除了浪費時間外一無所獲,再這樣下去,他會永遠失去她的!

    于是,一個充滿著白雪清香的早晨,洛羽決定上劌山去找韓潮汐,他沒有和兄嫂講,只是留下一封書信,打算悄悄的離開。

    可是,他一打開門,腳步就停了下來,眼前的景物讓他吃了一驚。

    天色還沒亮透,被厚厚的白雪鋪著的院子,卻比平時多了個龐然大物--足足有一人高的大雪人!

    雪人有著圓圓的身體與圓圓的腦袋,兩顆漆黑的煤炭做成了它生動的眼楮,一根彎彎的藤條是它帶笑的嘴唇,不知是誰給它帶了一頂歪歪的斗笠,正樂呵呵地對著洛羽笑。

    洛羽低下頭,看到雪地里有長長的二條車輪印痕,看來是有人一大早悄悄地把雪人載來的,做的人一定花了不少的心思,晶瑩無瑕的胖胖身體讓人心生喜愛。

    是下人做的嗎?或者是他那個唯恐天下不亂的大嫂?可能是看他這一段時間太沉默,想逗他開心吧?

    他笑了笑,有點不知所措,只是此時他並沒有多少心思來欣賞,抬步要走,忽听得院門外傳來大哥的聲音。

    「二弟,這個禮物你還滿意嗎?」

    「禮物?」他愣了愣,看到大哥大嫂走進來,笑著問︰「這是你們弄的嗎?」

    「我們哪有這麼大的耐心,是左鄰右舍送來的!他們說你這段時間一直在家里義診,治好不少人,大家心里感激,所以送這麼一份禮給你。」邢綺蘭朝丈夫使了個眼色。

    洛羽有點啼笑皆非,送什麼不好,送一個雪人?抬也抬不進,用也不能用,天氣一熱就會化掉。

    「那大嫂替我謝謝他們吧!這雪人很可愛,不過……」

    「不過什麼?」邢綺蘭瞪他一眼,「大家可是花了許多的心血,你不要小看只是一個雪人,這也是大家的一番心意,好好收下吧!」

    「是是,我很喜歡,謝謝。」洛羽心里惦記著上山的事,連忙應著。

    邢綺蘭臉上有一絲狡黠的笑,澹斌怕她說多了露馬腳,于是說︰「好了,禮物我們轉送到了,你就自己處理吧!我們先走了,一會兒來吃早飯,」

    洛羽在原地站了一會兒,無奈地朝胖雪人笑了笑,自言自語地說︰「對不起,我今天真的沒空來處理你,不過如果我回來得快的話……」他停了一下,眼中浮起溫柔的神色,如果他能把潮汐帶下山,被愛玩的她看到,一定會喜歡這個雪人的,說不定還會搭出雪屋、雪橋,把院子弄得滿是她的杰作。

    他深深的吸了一口氣,關好門,不再看雪人一眼,繞道離去。

    可是,他才跨出第一步、雪人突然悶聲悶氣地開口說話。

    「喂,你就這麼走了?我可不是來給你看門的!浮--啾!」

    這個聲音又清脆又悅耳,還帶著重重的鼻音,竟然還會打噴嚏,原來雪人也會生病的!

    可是,洛羽傻住了,慢慢地回過頭,不置信地看著眼前這個胖嘟嘟、似乎在霎時充滿生命的雪人,幾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雪人天籟般的聲音帶著不滿的抱怨道︰「你這個人很過分耶!桂人辛辛苦苦地把我做出來,你就說一句謝謝走人啦?難道這份禮物不好嗎?你一點都不喜歡,是不是?」

    洛羽的眼楮已經模糊起來,他的心狂跳著,這一刻,說不清是喜悅還是激動,這個他盼了許多的聲音啊,調皮的、清脆的、開朗的,又帶著一點點的任性,竟然又如此的貼近他了。

    「怎麼會呢?」他含淚微笑著,「這是我這輩子收到最珍貴的禮物!」

    雪人沒有說話,用一雙漆黑的大眼楮無聲的看著洛羽,似乎也充滿了感情。

    洛羽走過去,伸手放在他圓滾滾的肚子上,細雪在他的指尖紛紛滑落。

    雪人噗哧一笑,「好癢,你別摸我的肚子!」

    「-別鬧了!快出來!」洛羽渴切地想看她的模樣,心疼地說︰「大冬天扮雪人,是嫌不夠冷?」

    隨著他的話,雪人微微地搖晃起來,雪片像雨一樣的滑落,只見它肚子一陣震動,白雪塌陷,露出一只小木箱,木板打開,全身掛滿雪的韓潮汐鑽了出來,黑緞般的長發垂在胸前,她的鼻尖凍得通紅,不住地呵著手,臉上是久違的純真笑容。

    洛羽一把拉住她,沒說任何話,把她緊緊地抱在懷里,一滴清淚從他眼角滑落下來,無聲地落在地上。

    韓潮汐環住他的腰,凍得有些麻木的身體在他懷里已漸漸變得暖和,那熟悉清爽的味道讓她鼻子一陣發酸,剛剛還在笑的她,此刻卻把他的衣襟弄濕了,即使拼命的忍,還是忍不住地淚如泉涌。

    「別哭!傻丫頭,別哭!」他低下頭,吻著她的淚水,她伸手摟住他的脖子,主動地吻他溫潤的唇,他把她橫抱起來,走進溫暖的屋里,她全身又濕又冷,冰涼的肌膚充滿雪的味道。一走進屋里,又听到她連打了好幾個噴嚏,他脫下她濕重的外衣,把她抱到床上,試著她的額頭,責備道︰「-生病了很多天是不是?為什麼不好好照顧自己?今天竟然還變本加厲地鑽進雪人肚子?」

    她像只小貓般的縮在他的懷里,水汪汪的眼楮還紅腫著,安靜的凝視著他,文不對題地輕聲說︰「我好想好想你哦!」

    洛羽抱緊她、吻她,「我今天本來就決定要去找-!我後悔了,我不該把-扔在山上的!不管-如何抗拒,我都會一直努力,絕不放棄-的!」

    她的淚珠再度滾落下來,卻還是直直地看著他,眼楮里充滿了濃濃的感情,沒有恨意、沒有不安,就像個美麗的小精靈。

    「洛羽,你還記得嗎?我說過,我很喜歡你!就算會很痛很痛,我也喜歡你,永遠都不會變的!這些天來,我不停地在想你,從來沒有這麼難受過!過去的一切就讓它過去吧,只要你愛我就好,我什麼都不在乎!只要和你在一起就好!」

    他笑了,晶瑩的眼楮閃耀著動人的光芒,擁住懷里的人兒,他已經別無所求,過往的一切,痛苦的、悔恨的、遺憾的,都統統忘記吧!人生,不該永遠追憶在痛苦里,只有快樂積極的生活,才能撫慰逝去的靈魂,才能讓自己和所愛的人得到幸福!這才是真正完美無憾的人生!

    【全書完】

    手機用戶請閱讀︰滋味小說網繁體手機版︰https://m.zwxiaoshuo.com/cht/
                    滋味小說網簡體手機版︰https://m.zwxiaoshuo.com/
(快捷鍵 ←)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快捷鍵 →)
丫頭請自重最新章節 | 丫頭請自重全文閱讀 | 丫頭請自重TXT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