滋味小說網
滋味小說網 > 言情小說 > 天作不合 > 尾聲

天作不合 尾聲 作者 ︰ 藍心渝

    新加坡

    蘇冉冉氣鼓鼓地睜大眼楮望著天花板,一動也不動地躺著。

    「冉冉,-听媽媽的話,吃藥吧,或者吃一點東西,-回來以後幾乎都沒吃過東西。」

    「我不要吃!」她任性地說︰「我要見卓遙,我要打電話給他。你們這些人圍著我干什麼?都出去啊!」

    「冉冉……」蘇耀東厲聲喝逆,「-越來越不象話了!在台灣惹出那麼大的禍,差點把命丟掉,還要在這里和爸爸媽媽發脾氣,-馬上給我吃藥。」

    蘇冉冉扁了扁嘴,倔強地回答︰「我不吃!」她掀開被子想下床,卻牽動了傷口,差點痛暈過去。

    蘇夫人嚇得忙抱住她,急道︰「好孩子,-不要動啊!-要什麼媽媽給-拿。」

    「我要卓遙!我要見他。」蘇冉冉哭道,「爸、媽、哥!我求求你們。讓我見他吧!他一定急壞了,這不是他的錯!他對我很好、很好,沒有他我會死的。」

    蘇士雄在一旁勸道︰「冉冉,-別傻了!我和爸都知道,在台灣-不是遭劫持、就是遭搶劫。這樣叫對-很好嗎?方卓遙他簡直不把-當一回事!」

    「你知道個頭。」

    「好了,冉冉!」蘇耀東阻止了兒子,嚴肅的語氣不容反駁,「-吃不吃藥隨便-,命是-自己的。不過-和方卓遙從此一刀兩斷,爸爸已經和方家取消婚約,我不會把-交到一個根本保護不了-的男人手上,-自己好好想想吧!」

    蘇冉冉一驚,淚珠滑落下來,「你說什麼?爸,你怎麼可以這麼做?」

    「我為什麼不可以這麼做?-是我女兒,我會害-嗎?-什麼都別說了,我已經決定了。」

    「你決定了,我還沒決定呢!憑什麼我的未來要你做主啊?」蘇冉冉生氣又著急,「你們都這樣,明明害了我們,還說為我們好?你們根本不知道我們要什麼?」

    她又累又痛,加上沒有吃飯,只能伏在床上一邊哭一邊喘氣。

    蘇夫人抱住她無力地勸解著︰「你們都少說幾句吧!冉冉,-先把病養好,和方家的事以後再說!」

    「我不要以後說,我一刻也等不了了。我要見卓遙,我一定要見他。」

    「就-這個樣子,-見得了他嗎?」蘇耀東冷哼著。

    一個佣人跑了進來,低聲在蘇耀東耳邊說了些什麼,他愣了愣,但馬上恢復鎮靜,對女兒厲聲道︰「-自己好好反省、反省!你們都給我走,誰也不許哄她,看她能撐到什麼時候。」

    他走到門口,又看著一屋子的人,「怎麼不走?是不是要我趕你們?」

    蘇夫人心疼地擦女兒臉上的汗;蘇冉冉偏頭不理會。

    蘇士雄走上來。「媽,我們出去吧,在這兒只會讓妹妹更累。」

    蘇夫人站了起來,吩咐佣人︰「好好看著小姐!」

    眾人都出去了,一個佣人站在門口,蘇冉冉瞪了她一眼,「-也滾啊!」

    佣人低著頭出去了,卻把門關上。

    蘇冉冉躺在床上調勻氣息,慢慢地挨著下了床,她腹部的傷口剛剛愈合,稍一動就痛得要死,可還是咬著牙移步走到桌子邊,從抽屜里拿了一些錢放進口袋,走到窗前打開窗子。

    只是這麼的小動作,已經讓她費盡力氣。

    她-著腹部,探頭往窗外看,外面緊挨著一棵粗壯的樹,下面是花園,她小時候常常爬樹溜回房間里。

    只是,這條她輕而易舉溜出去的逃生路,此刻卻比登天還要難!

    蘇耀東大步地走出來,問著佣人︰「就他一個人嗎?」

    「是,就他一個人!」

    「爸,誰來了?」蘇士雄不解地問。

    「方卓遙。」

    蘇士雄驚訝地張了張嘴,蘇夫人一听驚喜地說︰「我去叫冉冉。」

    「不許去,誰也不許告訴她。」蘇耀東面無表情地說︰「我倒要看這小子來我家干什麼?」

    他邁開大步走下樓,方卓遙站在客廳里,听見聲音抬起了頭。

    蘇耀東的眼神凜冽充滿敵意,可他卻並沒有避開,仍是坦蕩蕩地迎向他。

    「蘇伯伯!」他尊敬地喊著。

    「你來干什麼?」蘇耀東居高臨下地說︰「我們家不歡迎你。」

    「我來見冉冉。」方卓遙鎮定地說。

    蘇耀東回答得干脆︰「不見!」

    「我今天來這里,如果見不到她我就不回去!」

    蘇耀東-起眼,「看你斯斯文文的,原來也是一個無賴。」

    方卓遙毫不退縮地看著他,「蘇伯伯,請您讓我見冉冉一面好嗎?您這樣子關著她,她一定不肯吃藥也不肯吃東西,她是您的女兒,您忍心見她如此嗎?」

    蘇耀東冷冷地說︰「哦,你是在威脅我,你的意思我不讓你見冉冉她就活不下去了?那你就錯了,她離開你一定會活得更好,至少不會莫名其妙地被捅一刀,差點連命都沒有了!」

    方卓遙愧疚地低下頭,「對不起,我知道我沒有好好地保護她,我也承認一開始我的確很被動︰可是,我現在愛她,無論您怎麼反對,我都不會放棄。」

    「那好啊!」蘇耀東沉著臉,在沙發上坐下來,「我沒有關系,我有的是時間,看看是你有耐心,還是我有耐心。」

    方卓遙望著他,誠懇地說︰「蘇伯伯,婚姻並不是兒戲,不是由得您一句話,就可以隨便建立或推翻的。今天我一定要見到冉冉,而且我明年就和她結婚,我不會因為您的意見而改變決定,我一定要和她在一起,不惜一切代價。如果您想讓冉冉沒有遺憾,請仔細考慮我的話好嗎?」

    蘇耀東還是沒有說話。

    「今天,我不是以方家名義來和您講這番話,我只是代表我自己。我知道,您不相信我的保證,您說過,承諾不是放在嘴巴上的,您說得很對!所以我不保證什麼,我只能盡全力保護冉冉不再受到傷害。從今天開始,請讓我用事實來證明,我一定會給冉冉幸福的。」

    方卓遙筆直地站著,有好幾次他都想不顧一切地街上樓。想到她就在咫尺,他就按捺不住,他好想念她的聲音和笑臉,沒有她的日子,他真正嘗到了相思刻骨的滋味。

    蘇耀東把他的神情都看在眼里,不過他還是不吭聲,只是拿起一杯茶好整以暇地喝著。

    蘇士雄走上前,「爸!」

    「你別吵!」蘇耀東指指沙發,語氣柔和一些地說︰「坐啊,不管如何你都是客。」

    方卓遙沒有動,「蘇伯伯,我願意接受您的考驗。可現在請您無論如何讓我見冉冉好嗎?」

    「如果我還是說不呢?你準備怎麼做?」

    方卓遙沒有回答,直接舉步走向樓梯。

    蘇士雄沒想到他會硬闖,愣愣地望了望父親。

    「站住!」蘇耀東揚了揚嘴角。

    方卓遙沒有听他的,他已經步上台階,佣人想攔他又不敢攔。

    「我叫你站住沒听到嗎?」

    方卓遙回過頭,眉宇間的神情不容置疑。「就算你今天把我打下去,我還是要上去!我非見到冉冉不可。」

    「你知道冉冉在哪一間嗎?我們家的房間可多得很。」

    見方卓遙愣了愣,蘇耀東笑了出來,「冉冉的房間是左邊第三間。」

    方卓遙一口氣沖到蘇冉冉房里,可他滿腔喜悅地沖進去,卻看到驚險的一幕。

    蘇冉冉的半個身子已經在窗戶外面,正咬著牙用力地靠近窗外的樹,盡管疼得直發抖,還是很努力地一點一點往外爬。

    「冉冉!」方卓遙叫了一聲,被這一幕嚇出一身冷汗。

    「啊!」她听到聲音一轉頭,身子本能的往前一傾,幸虧他已沖上去伸出雙手,讓她穩穩地落入自己懷里。

    「痛……」她渾身痙攣,剛剛的一番折騰可不是人受的。

    「笨蛋,-在干嘛?」他用力地抱緊她,幸虧她是往房里趺的,如果一個倒仰出去,此刻的他大概也跟著跳下去了。

    「我……我想去找你。」她發抖的哭著,「爸媽把我關起來,還說要取消婚約……不許我打電話,不許我去找你,我好討厭他們!」

    方卓遙把她抱到床上,看著她淚痕滿面的臉,原本紅潤的臉色幾天不見已經瘦削了許多,睜著一雙比以往更大的眼楮,震驚地看著他。

    「你……你怎麼來了?」

    「-怎麼可以冒這種險……」他心有余悸地說︰「萬一摔下去怎麼辦?-是不是再也不想見到我了?」

    她不顧疼痛,伸手緊緊的摟住他,大哭起來︰「卓遙!真的是你嗎?我好想你啊!我不吃藥、不吃任何東西,他們也不肯讓我見你。我真的沒有辦法了!如果我見不到你,還不如死了算了。」

    「別胡說。」他含淚抱緊她,「我一定會來找-的,別有這種傻念頭。」

    她破涕為笑,他疼惜地擦掉她的眼淚;她仰臉與他輕吻,卻因為牽動傷口而低呼出聲。

    「很疼嗎?」他低下頭,把手小心翼翼地放在她小腹上,「不要亂動。」

    「很丑。」她扁著嘴,答非所問地說,「像條大娛蚣,真丑啊!」

    他吻吻她,「沒關系,拆了線就好了。反正-也有人要,不愁嫁不出去。」

    她笑著說︰「說的也是!」

    外面傳來聲響,兩人回過頭,卻看到蘇夫人正欣慰地微笑著,蘇耀東仍是板著臉。

    「爸……」蘇冉冉怯怯地喊了一聲。

    「現在如願以償了?」蘇耀東沒好氣地說︰「可以吃東西了嗎?」

    「哦!」蘇冉冉伸伸舌頭。

    佣人拿來了清粥,方卓遙一口一口地喂她。

    「好好吃哦。」她朝所有人調皮地擠擠眼。

    「先生、太太,方先生來了。」佣人又進來說。

    方新華走了進來,瞪了兒子一眼,對蘇耀東陪笑道︰「這小子沒有給你添麻煩吧?」

    「麻煩?不知道是誰麻煩呢?」蘇耀東搭住他的肩,轉身往外走,「女大不中留!反正我是脫手了,留給你們方家去煩吧!」

    「爸、方伯伯……」蘇冉冉喊住他們,「你們見到孟伯伯的時候勸勸他吧,退一步海闊天空,周妍這個媳婦可是很難得的哦!」

    蘇耀東轉身道︰「-先管管自己吧!連路都不會走,還管別人。」

    方新華笑道︰「冉冉-放心,我昨天見到-孟伯伯了,他態度改變了許多,大概過不了多久就會一家團聚了。」

    「真的嗎?」蘇冉冉和方卓遙相視而笑,「那太好了。」

    大家都出去了,並且體貼地關上門。

    三個月後,中正機場--

    候機室的一角站著許多的人,孟書圻緊摟著周妍,他的臉上洋溢著幸福的笑容。

    「爸、媽,我們走了,你們好好保重。」

    孟運成還不太習慣這種溫情的對白,尷尬地看了看手表。

    孟夫人仍在殷殷囑咐︰「到了澳洲後,馬上給家里打個電話。小妍,-的身子要當心,有了孩子,做事不要使力,都讓書圻做吧!」

    「我知道了,媽。」周妍紅著臉說。

    「放心吧,我一定會照顧好自己兒子的。」孟書圻得意的說。

    孟運成冷哼一聲,「你怎麼知道是兒子?我可是受夠兒子的苦了。我先說好,我喜歡孫女的。」

    大家都笑了起來。

    孟運成繼續板著臉道︰「見到小妍的父母別丟我們的臉,對長輩的禮不用我再教你了吧。」

    「不會啦,爸。」孟書圻笑著。

    他拉著周妍走向一旁的方卓遙和蘇冉冉。

    蘇冉冉笑著做了個鬼臉,「好溫馨的場面哦!終于皆大歡喜了。」

    方卓遙點點頭,「這條路走得好艱苦,不過總算是好結局。」

    「你們不也一樣。」孟書圻打了他一拳,「喂,什麼時候結婚?」

    「快了,還有二個月,你們一定得趕回來。」

    「一定會回來。」周妍點頭。

    蘇冉冉羨慕地摸摸她的肚子,「你們的孩子一定很可愛……」

    孟書圻悄悄地把方卓遙拉到一邊,「羨慕吧?怎麼樣,要不要也趕上我們的末班車?」

    「你說什麼?」方卓遙裝胡涂。

    「你少裝純情了,我不相信你還沒把冉冉吃掉?」

    「神經!」方卓遙推開他。

    她傷剛剛痊愈,他就算想吃也沒這麼快。

    「你們兩個在說什麼?飛機快起飛了啦。」

    「好好,走了!」孟書圻摟著周妍走向登機門,朝家人和朋友搖手。

    深藍色的天空中閃爍著寶石般的星子,蘇冉冉趴在窗台上。

    「書圻他們現在應該已經到澳洲了吧?」

    「差不多了。」方卓遙從背後抱住她,讓她舒服地靠在他身上。

    「真沒想到孟伯伯這麼快就接受他們,可見只要堅持,一定就會勝利的。」

    「勝利什麼?」他捏捏她的鼻子,「又不是打仗!」

    她笑了笑,轉身鑽進他的懷里,緊緊抱住了他。

    他聞著她身上清新的香味,輕輕地吻她。

    「方卓遙……」

    「嗯?」

    「我……」她吞吞吐吐著。

    「怎麼了?」

    她抬起頭,一臉悵然地說︰「如果我們兩個月不見面,你會不會想我?」

    「為什麼?」

    「我媽今天打電話來,他們的想法好傳統,說結婚前兩人最好少見面,而且家里還有許多的事情要準備,她也想和我多聚聚,所以我得回去。」

    方卓遙的眼里蒙上一層濃濃的不舍,但還是點了點頭。

    「可是我會想你的。」她難過地說。

    「我也會想。」他吻住她,沒有了她在身邊,他比她更加不習慣。

    不知是否是離別的情緒,他的吻不若平時那樣的輕柔,帶著些許霸道;她柔順地回應著,感覺到他緊貼住的身體變得好炙熱,將她輕輕地抱起,走向床……

    她緊張得不敢呼吸,卻沒有絲毫的退縮,閉上眼楮迎向他,全心地感受他溫柔的寵愛。

    「我愛-,冉冉。」他在她耳邊許下亙久的諾言。

    美麗的夜色,包圍住一室旖旎的風光……

    【全書完】

    手機用戶請閱讀︰滋味小說網繁體手機版︰https://m.zwxiaoshuo.com/cht/
                    滋味小說網簡體手機版︰https://m.zwxiaoshuo.com/
(快捷鍵 ←)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快捷鍵 →)
天作不合最新章節 | 天作不合全文閱讀 | 天作不合TXT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