滋味小說網
滋味小說網 > 言情小說 > 嬌俏女娃擒冰心 > 尾聲

嬌俏女娃擒冰心 尾聲 作者 ︰ 姬戀

    三年後——

    「奶奶,我要找娘。」和萬俟宇長得神似的小男孩在倪芸懷里撒嬌著。

    「小歆乖,奶奶陪小歆玩。」倪芸哄著小男孩。

    她現在更加確定那個協議只對她兒子有利。他可以獨佔他的妻,而她很疼她的孫子,見不得她孫子想娘見不到娘而不開心。她要趁他不在時,將她的孫子偷偷送到他妻子懷里。

    然後想獨佔妻子又寵妻子的他就會讓他疼兒子的妻子把她孫子留下,直到他妻子睡下才將她孫子還她。那時她孫子睡了,她也沒得玩了。而且,她孫子雖會撒嬌,但和他挺像的,不若他妻子好玩。

    「奶奶,我要娘啦。」萬俟歆拉著倪芸的袖子撒嬌著。

    「好,找娘。奶奶帶小歆去找娘。」倪芸嘆了口氣,抱起萬俟歆往「雲楓居」走去。

    「娘,娘。」聶芷 一听到萬俟歆的聲音就沖出房間抱著他。

    「小歆,不和奶奶玩了嗎?」彎下腰,親親他的小嘴。這一舉動讓剛好在回廊拐過彎的萬俟宇撞見了,他像小孩子被搶了心愛玩具一樣,沖了過去。一把抱住聶芷 ,把她吻得七葷八素。

    「娘,爹親親,小歆也要親親。」萬俟歆嘟著小嘴索吻。

    「小鬼,娘是爹的,不準搶。」萬俟宇冷冷地看了萬俟歆一眼。這小鬼總愛跟他搶芷兒。

    「才不是爹的。娘是小歆的。」萬俟歆回視他爹,眼神和他爹很相似。轉過臉朝他娘撒嬌。「娘,抱抱。」

    「好,娘抱抱。」聶芷 不顧身旁男子的眼神,將萬俟歆抱到懷里。

    「娘的身子好軟,好舒服。」萬俟歆的臉在聶芷 胸前蹭了蹭,雙手環住她的腰。

    「小鬼,不準吃你娘豆腐。」冷面公子失去冷靜地咆哮。

    「就要。爹還不是一有機會就吃娘豆腐。」萬俟歆在聶芷 臉上啵了好大一下,手在她身上亂摸。

    「色小鬼,放開你娘。」伸手要把萬俟歆從聶芷 身上抓走。

    「不放,不放。爹總是霸著娘。現在該小歆霸著娘了。」像章魚一樣緊緊巴在聶芷 身上。

    「小鬼,爹和娘是夫妻當然要霸著娘,娘才不會被壞人搶走。」萬俟宇冷靜下來,哄著萬俟歆。他在心里補充著。那壞人就是你這小鬼。從出生到滿周歲都霸著她胸前該屬于他獨佔的地盤。現在大了,還不害臊地亂蹭。

    「那以後就換小歆保護娘,不讓壞人搶走娘。」天真地看向萬俟宇。「我是小男子漢了,可以保護娘了。」

    「那小歆想不想要有弟弟妹妹?」那招不行就換招哄。

    「想,小歆想要妹妹。像娘一樣美的妹妹。」臉又在原先的地方蹭了蹭。

    「好。那娘還給爹,爹才可以和娘生漂亮的小妹妹。」萬俟宇繼續哄著。

    「真的?」萬俟歆看了看萬俟宇,又看了看紅了臉的聶芷 ,點了點頭。「好,娘還給爹。」

    他乖乖地讓萬俟宇將他從聶芷 懷中抱走,放到地上。然後很鬼靈精怪地推著聶芷 進房間。「娘,給我生小妹妹。」

    「萬俟宇。」睨了眼白衣男子。

    「放心,我不會再讓你受那種痛了。」他在她耳邊低喃。「我也不想再弄出個小鬼來轉移你的注意力,還有分享你。」

    她生產時痛的那模樣讓他的心揪得都快不能呼吸了,他差點以為他將失去她。那痛太深刻了,現在想起來,他的心還疼得厲害。那時起他就很小心地不在她體內留下種子,他怕她再受那種苦。

    當然也是他的私心,他不要有人分享她。

    就算是他的兒女也不行。

    「小鬼,在爹和娘沒生出小妹妹時,你不可以和爹搶娘哦。」萬俟宇蹲下身和萬俟歆平視。

    「好。」萬俟歆勾起萬俟宇的小指頭,拇指一點。

    「這是男子漢的約定。」誆騙成功的萬俟宇摸了摸萬俟歆的頭。

    「男子漢的約定,小歆會遵守的。」他拍了拍胸膛。然後將萬俟宇推到房間里。「爹,娘到時記得還我。」

    「好,等有小妹妹了就還你。」直接關上門,將愛和他搶老婆的小鬼鎖在門外。

    「萬俟宇,你別老愛和兒子吃醋。」聶芷 嬌嗔著。「你多大的人了,還和小孩子一般見識,真不害臊。」

    「你總偏向那小鬼。」他將她扯入懷中,懲罰性地咬了下她的唇。

    「他是你兒子。」她被他的手逗得嬌喘連連。「別……別這樣。」

    「你只能是我一個人的。」他手嘴並用,開始了他的懲罰。

    那天,萬俟歆在門外坐了一整天。不知回頭看了那扇門幾次,還是沒見門打開。沒見爹娘出來給他一個妹妹玩。他只听到房間里一直傳出很奇怪的聲音。是爹和娘的。

    「生小妹妹要多久啊?」倚著門睡著的萬俟歆在夢中呢喃著。「我要小妹妹,我要娘。爹壞。」

    好久以後,萬俟歆才知道自己被騙了。那時他也已經有想獨佔的人了。

    「還認得我?」輕笑著,捏了一下她的臉頰。

    「你不是明天才回來嗎?」想後退,但被禁錮在樹干和他的臂彎之間,動彈不得。

    「我想你了。」輕撫她的唇,來回游移著。

    「萬俟宇……」你很不一樣,她還來不及說出口就被眼前放大的臉嚇了一跳。

    「我該怎麼懲罰你呢?」貼著她的唇發出問。邪佞得讓她不知所措。

    「我該把你綁在身邊,還是讓你下不了床,作不了怪呢?」他很好商量地讓她二選一。

    「怎樣?選一還二?」魔王在催了。

    「呃……」小綿羊不知該如何回答。

    「二?」挑高眉,故意把她發出的單音節字曲解。「好。」

    「萬俟宇,你混蛋啦。打人家屁屁。變態……」

    「喂,住手啦,很痛耶。」

    樹林里除了女子的尖叫聲,還有清脆的拍擊聲。好不熱鬧。

    「萬俟宇,你該死。」

    「出去啦,我不要理你,不要見你啦。」

    宛兒剛推開聶芷 的房門就看到一個枕頭向自己飛來,側過身閃開了。

    「芷 ,你發什麼火?」撿起枕頭,朝室內走去。在看到趴在床上的聶芷 時,她加快速度往床的方向移動。

    「你在練什麼功?好玩嗎?」很好奇地研究她的姿勢。

    「好玩個頭!你也讓人打得**快開花,下不了床看看。」不悅地睨著好奇寶寶。

    「你被打了?!」一臉不相信。「萬俟宇舍得打你?」

    「嗯。應該有一百下吧,他的手居然不酸。」攤在床上,連翻身都不行了。

    「我以為你比我幸運。我被禁足了,只能在‘雲楓居’活動,連找干娘都不行了。」宛兒在床邊坐下。「在看到萬俟宇那張冰塊臉上的怒意時就知道要遭殃了,沒想到你更慘。」只能被困在床上。

    如果不是萬俟宇先送她回‘雲楓居’再去找聶芷 。讓她知道他把聶芷 打成這樣子她就不出林子了,看他怎麼辦?

    得意的表情一下子又垮掉了。

    他鐵定會直接把她敲暈,連夜送到邢王府。

    「死冰塊。」忍不住罵出聲。

    「宛兒,你找我有事嗎?」悶悶出聲。

    「對哦,我是來找你一起偷溜的。」宛兒終于想到自己找聶芷 的目的了。但眼下的情形是……

    「算了,當我沒說。」嘆了口氣。改變計劃吧。找個日子自己溜得了。

    「有,我听到了。」有人不打算當聾子。「再兩天,我的屁屁不再那麼疼了,我們再溜。」

    可惡的萬俟宇,她才不要乖乖听他的。

    「好。那你要乖乖擦藥,別任性哦。」眼尖地瞄到門外萬俟宇的身影,迅速裝出好好姑娘的樣子,哄著床上一臉別扭的丫頭。

    「該上藥了。」無視第三者的存在,萬俟宇將藥放在床頭的椅子上,伸手要掀開床上人的裙。

    「不用你啦,我要宛兒替我上藥。」別扭地不肯上藥。

    「我……我先出去了。芷 你乖乖認……呃,上藥。」

    其實想說的是認命。但在凍死人的眼神下她硬生生地改口了。

    「宛兒……」在看到迅速溜到門邊的紅色身影時,鼓起了臉。「真不夠朋友。」

    她沒看到萬俟宇剛剛看宛兒的眼神,不然她鐵定也逃。

    「好了,該上藥了。」門闔上時,萬俟宇開口了。

    「哼。」別開臉不理他。

    「乖乖上藥吧,不然再兩天你還是下不了床。」

    「啊?」一臉驚愕地看著他。難道他知道了什麼?

    「再兩天我要出門找邢君祀。」用內力幫她催化藥效。

    「哦。」是她想太多了。萬俟宇怎麼可能知道她要溜?

    「不久後,他的王妃就要跟他回去了。」就沒人跟他搶人了。萬俟宇撇了下嘴。

    他那位偉大的瘋婆子娘親已經和他達成了某項協議,以後聶芷 歸他所有,她不搶了。

    「那不就不能見到宛兒了?」終于抬正眼看他了。水眸里滿是指控。

    「你還有幾天時間。」言下之意是要她把握時間,越早好對她越有利。

    「那我要宛兒搬來和我睡。」時間不多了,得好好計劃一下。

    「不行,這房間是我的,我說了算。」要他搬家,沒門。

    「你……」

    「我可以讓她在下午的時候陪陪你。」在看到她臉上的壞笑時,他眼里閃過笑意。「但不準你下床。」

    「嗯。」答應得很爽快,心里笑翻了。

    萬俟宇笨蛋。

    「該用膳了。」用一旁的清水將雙手洗干淨,替她盛了碗魚肉粥。

    「我不能動怎麼吃?」白了他一眼,該死的男人,害她連自己吃飯都不行。

    「我喂你。」端著粥,坐在床邊。舀了一湯匙,先替她吹涼,再湊到她唇邊。

    「這姿勢這麼奇怪,哪有人吃得下?」趴著吃飯她又不是小狗小貓。

    「好,我抱你。」沒有責備她的任性,把碗放在床邊,起身坐到床畔,將她小心地摟在懷里。

    居然不覺得痛耶。

    睜大眼看著他。她的屁屁坐在他硬邦邦的大腿上居然一點也不痛。

    是她高估了自己所受的傷還是他的藥太靈了,一抹就好了?

    「張嘴。」湯匙湊到她的唇邊,等她動尊口。

    「乖,張嘴。」見她盯著自己發呆的可愛樣,萬俟宇起了色心……呃……捉弄她的念頭。他在她耳邊低喃。「乖,張嘴。」

    在他第三次要求時,她乖乖張開嘴了。還沒從剛剛的受驚中醒來。或者她已經在想要怎麼向萬俟宇要一些那種藥膏,以後她就不怕疼了。

    有東西在她嘴里動?!

    在男人舌頭躥進她嘴里,和她的舌交纏好幾回合後,她終于回神了。

    那張眼前放大好幾倍的面孔讓她紅了臉。他的眼神……該怎麼說呢,反正就是邪佞地讓她覺得自己是準備祭給大野狼的小缸兔。

    「萬……萬俟宇……」她的呢噥聲含含糊糊的,最後還是消失在男人的嘴里。

    她感到唇被人咬了一口。

    很痛。

    擰著眉,她瞪著盈滿笑的那對黑眸。

    又被咬了一下,比上次更用力。

    她想也不想地回咬他一口,在看到他眼里更濃的笑意時,她更用力想咬破他的嘴唇。卻被他的舌惹得無法思考了。只能任他在她唇上輕輕啃咬,制造麻麻的感覺。

    室內氤氳一片,屋頂上的人卻很無聊地打了個呵欠。看了屋里吻得規規矩矩的兩個人,輕巧地踏著屋檐朝「風揚軒」飛去。

    真不好玩,還以為有什麼勁爆的畫面可以看呢。結果呢?她兒子根本就只玩小孩子的把戲嘛。

    她什麼時候可以抱孫子?

    失算了,那個協議根本就只對她兒子有好處。

    手機用戶請閱讀︰滋味小說網繁體手機版︰https://m.zwxiaoshuo.com/cht/
                    滋味小說網簡體手機版︰https://m.zwxiaoshuo.com/
(快捷鍵 ←)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快捷鍵 →)
嬌俏女娃擒冰心最新章節 | 嬌俏女娃擒冰心全文閱讀 | 嬌俏女娃擒冰心TXT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