滋味小說網
滋味小說網 > 言情小說 > 嗜血小護士 > 第十章

嗜血小護士 第十章 作者 ︰ 寄秋

    一場供風雨平息了,大地回復一片寧靜,草木欣欣向榮,但這不是重點。

    重點是艾麗傷重不治,在送醫急救途中咽了氣,在她用盡最後一口氣前,將謀害斐冷鷹母親的前因後果一一吐出,真相終于大白。

    江文誠一把老骨頭被揍個半死,然後開堂口大會開除長老一職,將他踢出薩天幫,隨後被警務人員帶走,罪名是——綁架、傷害、禁錮人身自由以及一級謀殺。

    由當事人的律師洪立扈提出控訴,他被判處死刑。

    但因顧及年事已高,改判終身囚禁,不過,他因受不了監獄的不自由,在入獄的第二天便上吊身亡,結束他罪惡的一生。

    「彌彌,我認為你要去度個假。」風天亞非常好心的建議。

    唐彌彌用尼絨布擦拭圓型水晶球。「我不這麼認為,橫豎都是一死。」做善人人嫌,早知就不當雞婆婆。

    「豬呀你,人家都要拿刀砍你,你還白痴似地坐在那等人砍。」正在插花的藍中妮揮動著手上的桔梗。

    「秀氣些,中妮。遠看是朵幽蘭,近看才知是朵喇叭花,維持一下美感行吧!」

    什麼叫氣質,只能看她的臉,千萬不能叫她開口。唐彌彌感嘆造物者的錯手。

    「拜托,你看好自己吧!自以為是稀世珍寶,原來是頑石一顆。」還敢說她。

    秤坨不離,咱們是半斤八兩。藍中妮是這麼嫌惡著。

    風天亞失笑地搖搖頭。「爭氣點,先別窩里反,好戲還沒畫上句點呢!」

    兩人一听,眼楮倏然一亮。

    「對喔!那對愛情鳥怎麼還沒下樓,又不是受了什麼要不得的大傷,躲在樓上裝死呀!」

    唐彌彌就沒藍中妮惡毒,她只是很委婉的說道︰「如果她肯接受我的治療就死不了。」

    她說得很清楚,卻可听出無限的埋怨。

    枉費她發揮難得的善心,從貯藏室挖出百年搜集的聖藥,只為治紫若那毛毛蟲般的小傷口,可有人死不領情,誣指她是專吃腐尸的夜叉。

    哼!不知好歹的女人,下次就算在她面前被砍上千萬剮,她絕對秉持見死不救的原則。

    「臭咪咪、暴女妮,不要以為我沒露臉就當我死了在討論,論人是非最沒品。」還是瘋子亞公道。

    其實不是風天亞公道,而是她有一對相當靈敏的雙耳,當足音從上層傳來,她立刻發揮「獨善其身」的偉大精神,陷兩人于不義。

    惡人也,不惡難矣!

    藍中妮的脾氣最禁不起激。「喲——原來你腳斷了,得坐人肉輪椅。」她有些輕蔑地盯著那個寡廉鮮恥的人。

    自從斐冷鷹在江文誠別墅中看見愛人墜樓,整個人像瘋了似地想跟著跳樓,卻被突然站起來的斐再馭拉住,他指著載白紫若離去的敞篷跑車。

    在看到愛人無恙後,一顆心才稍微定下來,但接下來他看見應該坐在輪椅上的斐再馭「走」到面前,他訝異得下巴差點掉了。

    百味雜陳的內心受了不少沖擊,原來他被騙得這麼慘,他當場丟下幫務賴進惡人窩,專心去談情說愛,一切善後就讓奇跡「康復」的斐再馭去處理。

    什麼叫不孝他不懂,因為沒人教過他嘛!

    他這樣的「惡」,應該夠資格進駐惡人公寓吧!

    「羨慕吧!羨慕的話也去找一個活抱枕來賴。」

    白紫若可沒有半點不好意思。

    「抱枕」斐冷鷹好笑地親親她,抱著她在專屬座位坐下。「你喔!做人要謙虛,不要太刺激乏人問津的女人。」

    至今敢踏入惡人公寓並習以為常者,只有房東石奇——因為他住這里嘛!另一名就是薩天幫的幫主斐冷鷹,因此「客人」不多。

    所以她們都有自己最愛的位置,各自佔據一角,統稱專屬座位。

    至于其他看起來很新卻沒人用過的椅墊,則給走錯路的人暫時歇息,不過到現在為止,除了斐冷鷹外,還沒人敢走錯路。

    怎麼消遣斐冷鷹……惡女們的臉上閃過一絲怪異,快得令人捉不住。

    惡女自有報復法。

    唐彌彌一個轉身,抱出一個比巴掌大的水晶球放在桌面,開始喃喃些深奧難測的語言,雙手不住地來回撫觸水晶球。

    幾乎在座的所有人都可以清楚地看見水晶球上的影像,只有一個人例外。

    「唉!大好的人生就毀在此地,可憐乎、可哀乎、同情哦!」

    「嘖嘖嘖,現世報哦!這個活歷史在警告我們不可貪歡呀!」

    「哎喲!要死了,你是豬呀!不懂得保密防諜人人有責嗎?你還防不勝防,護士是當假的呀!」

    三個女人幸災樂禍地齊往井中扔石頭,企圖讓溺水者淹死。

    惟一臉色難看到極點的白紫若,用著殺蟑的狠絕眼神瞪著毫不知情的斐冷鷹,說了一句莫名其妙的話。

    「你休想。」

    被瞪得有些奇怪的他無奈地問道︰「到底什麼事?我沒招惹你吧!」他現在是標準好男人。

    「你去死啦!」她氣得扭頭就走。

    「若若……」咦!他做了什麼?「喂!你們搞什麼鬼?」

    答案就在他身後。風天亞很無辜地手一張,「女人嘛!晴時多雲偶陣雨,誰捉得準。」

    「蟲玩多了,腦筋也變得像條蟲,你該勸她節制點。」始作涌者唐彌彌涼涼地挑起戰火。

    藍中妮更是當著他的面打哈欠。「好困哦!你要幫我鋪床嗎?」

    遇著這三名惡女,斐冷鷹有深深的無力感。

    想打架,找不到名目;論口舌,一人難敵三舌;耍老大,她們是主人,隨時可以將他掃出門。

    所謂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頭,他只有認了。

    「咪咪小……」

    「彌彌。不要學那女人講話,口水吃多了是不是?」沒禮貌。不過唐彌彌有風度原諒他,因為他被蠱女帶壞了。

    「好吧!彌彌。你剛才做了什麼?怎麼若若一臉——我是凶手的模樣。」他根本什麼都沒做。

    原本好好的,她像只饜足的貓兒乖巧地窩在他懷里,誰知看了一眼鬼水晶球,馬上風雨變色地伸出爪子,朝他心口上劃上一痕。

    而所有的秘密,他敢打包票,就在那只不起眼的小水晶球里。

    唐彌彌眼中散發詭異的眸光,神秘一笑。「不是我做了什麼,而是你。」

    「我?」斐冷鷹指著自己鼻頭。

    「以後你自會知曉,你還不快去安撫心上人,小心她‘棄夫’。」嘖!她真是……好心。

    「你……算了。」他還是追「妻」重要。

    等他一走遠,三個女人互相擊掌歡呼。

    ※※※

    唉、唉、唉!

    當斐冷鷹在蠱房找到白紫若時,她正對著幾只蠕動的幼蠱嘆息,那份沉重的表情令他好想發噱。

    她不適合這種表情,非常不適合。

    「怎麼了?若若,一副垂頭喪氣的模樣。」看得他好心疼。

    她沒啥力氣地看了他一眼,往甕中丟入切碎的夾竹桃。「唉——」

    又是一聲長長的嘆息。

    「若若,」他把她身子扳過來,很嚴肅地抵著她的額頭直視那雙無神的眼。「有事我們一起處理,不許一個人悶著不吭氣。」

    一起?!這個敏感字眼又讓她想起水晶球里一幕。「不要一起,不要一起,我不要。」

    「好好好,不要就不要。」他也不知道她不要什麼,先順著她。「你打算以後住哪里?」

    哪里?白紫若無神的眼中出現困惑。

    很無措的斐冷鷹有些喪氣地听不懂。「我是說婚後。」

    「婚後?」誰要結婚?「我當然住在家里,你……你不會是在……」她倏地眼楮瞠大。

    他證實她的揣測,「求婚。」

    「求……求婚?」她嚇得有些結結巴巴。「你腦袋壞了,干麼向我求婚?」她已經老得該嫁人了嗎?

    斐冷鷹真想一頭撞死,也許他該剖開她的大腦研究一番,看里面全裝了什麼,稻草還是漿糊。

    他深呼一口氣,免得被她的粗線條氣得掐死她。

    「你愛我嗎?」

    白紫若很認真的想了一下。「應該愛你吧!」人總要深思熟慮。

    「喂——應該?」

    「呃,嘿嘿!我說錯了,是很愛你啦,非常非常愛哦!」人還是不能太深思熟慮。

    斐冷鷹鐵青的臉在听見她甜甜的愛語後,稍微舒緩了一下。「既然你愛我、我愛你,那相愛的最終目的呢?」

    「目的?!」權?利?他兩樣都有呀!「相愛為什麼要有目的,有目的的愛還是愛嗎?」

    一剎那,斐冷鷹楞住了,被她那句「有目的的愛還是愛嗎?」給搞糊涂,害他差點忘了原意而附和她,真是可怕的影響力。

    惡女就是惡女,連一句很普通的反問話都差點考倒聖人。

    「我問你相愛的人是不是想永遠在一起?」他提著心,生伯她又冒出一句話似是而非的句子逼瘋他。

    「是的。」她肯定地點點頭。

    正當他松了一口氣,打算切入正題時,她的下一句話卻讓他氣得冒火。

    「也有人不在乎是不是終身相守呀!所謂兩情若是長久,又豈在朝朝暮暮。」她微笑,發現自己頗有文學素養嘛!

    斐冷鷹氣得橫眉豎眼。「你不想跟我在一起?

    「我有這麼說嗎?」她眨著無辜的清瞳。

    鮮少露面的房東大人石奇在蠱房外听了好半天,終于忍不住要替國人叫屈,遂而做了件「好事」。

    「小伙子,你很沒有誠意喔!」

    斐冷鷹納悶地問︰「你是誰?」他一直以為自己是這幢公寓里惟一的男性。

    「笨蛋,他是房東。」白紫若小聲地告訴他,一轉頭,「石老大,散步呀!」

    「白丫頭,我可不像這小伙子,傻傻地被耍得團團轉還氣得個半死。」他還不夠……壞。

    「石老大——」嘩!慘了,石老大沒事干麼出來攪局。

    「你們談,我去找其他幾個丫頭聊聊。」放了一把火後,石奇拍拍**走人。

    惡人公寓。唉!既住惡人公寓又怎麼善良得起來。他邊走邊嘆氣,眼底有著濃濃笑意。

    但挑起的火該由誰熄?

    白紫苦心虛地撒著嬌。「鷹——你知道全世界的男人我最最愛你了。」

    「全世界的男人?嗯——」再拗呀!斐冷鷹的腹內有一把火在燒著。

    「我是說我只愛你一人。」有愧之人總是比較乖。

    「為什麼不嫁給我?」他直接不-唆地問。

    她擠命地想藉口。「我們才認識沒多久,不必急著踏入戀愛的墳……結婚禮堂。」

    「時間不能阻止相愛的人,我們已夠成熟去面對婚後的一切。」斐冷鷹堅定地說。

    他成熟不代表她成熟呀!她在心底暗啐,可就是不敢說出口,「我臉上的傷還沒全好,當新娘子不好看啦!」

    其實她的傷早好了,連疤都淡得看不見,她堅持不用唐彌彌的魔法藥,自煉美容聖藥來涂抹。

    一只紅線蠱磨成漿,混上白芷和通陽草,抹上兩次就成了,根本不需要看醫生,可她不會把這個秘密告訴他。

    有秘密的女人最漂亮。

    斐冷鷹挑起她的下巴,仔細瞄了幾眼。「多擦些粉就蓋過去了。」哪有傷,愛說謊的小妮子。

    「啊!嗯——這個……對了,我結婚要經過很多人同意,爸爸、奶奶、外公、外婆、叔叔、嬸嬸、舅舅——」

    她一口念了六、七十個親戚名單,只差沒把幼稚園老師也給排上去。

    「沒問題,我一一去拜托他們把你嫁給我。」他允諾,看她還能變出什麼花樣。

    瞧他一臉篤定,一直低聲下氣的白紫若可火大了。

    「喝!給你三分顏色,你倒給我開起染房,本小姐不嫁就是不嫁,你想怎麼樣?」

    翻臉了。「我哪敢怎樣,只要你告訴我為什麼看了水晶球之後就臉色大變。」這才是他惹怒她的原因。

    嗚……她都忘了這件事,他為何要提起。「那是……」

    白紫若皺著一張臉,非常沮喪地說明原因。

    斐冷鷹終于知道是誰搞的鬼,他氣得破口大吼,「唐彌彌,你給我死出來。」

    ※※※

    哇!好大的雷聲。

    唐彌彌掏掏耳朵,心想天亞的建議不錯,她是該去度個假。

    她只不過是在水晶球上灑了與現實相反的魔法嘛,而白紫若看到的是——

    一個可憐的黃臉婆帶著十幾個孩子在洗衣服,她的丈夫則輕松地蹺著腳,而他身邊圍著一大堆穿著薄紗的年輕美女,正在和她的丈夫調笑。

    這些身穿阿拉伯服飾的女子是他的妾,一群人正快樂地花她的嫁妝。

    但事實如何呢?

    相信不用她說,大家都有腹案,請為她可憐到無自尊的未來老公默哀,阿門。

    手機用戶請閱讀︰滋味小說網繁體手機版︰https://m.zwxiaoshuo.com/cht/
                    滋味小說網簡體手機版︰https://m.zwxiaoshuo.com/
(快捷鍵 ←)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快捷鍵 →)
嗜血小護士最新章節 | 嗜血小護士全文閱讀 | 嗜血小護士TXT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