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哭糖心 尾聲 作者 ︰ 黎孅

若干年後的秋日黃昏——

一輛黑色瑪莎拉蒂駛進天母一棟大樓的地下停車場,車子停妥後,一個身穿深色西裝的魁梧男子下了車,他不只身材魁梧精壯,連樣貌都顯得凶惡粗獷,那雙濃眉甚至是倒豎的,一副非常不爽的模樣。

但是他凶神惡煞的神情在看見雙停車格隔壁的車位上,停著一輛不該在這時間出現的灰色休旅車時,他挑了挑眉,笑容不由自主的浮上嚴肅的五官。

那輛屬于妻子的車子,是他不舍得她在他出差時搭乘大眾交通工具上下班,要受風吹日曬雨淋的,于是帶她去學開車,哄她說學開車就可以自己開車載媽媽和奶奶出去玩,知道奶奶明明很喜歡旅行,偏偏因為年紀大了怕麻煩他們而總是拒絕和他們一同出游,她便答應了。

這是他買給她的第三輛車,還記得第一次買大車給她開的時候,她很怕會把新車撞壞,他可是坐了她開的車上班一個月兼技術指導,才讓她放心上路的。

老婆回家了,他們這麼心有靈犀嗎?知道他提前回家抱老婆。

他立刻拖下車上的行李,迫不及待的步向電梯,回家啦!

“喝!嚇——”

“吼——”

還沒打開家門就听見鬼吼鬼叫自門內傳來,帶笑的嘴角不禁下垂,他皺起眉頭,用鑰匙打開家門。

“我殺殺殺——”少年激昂的吶喊,殺到中間還會破音一下。

“我閃!喝!喝喝哈嘻!”另一個少年的呼喊帶著跆拳道的殺氣。

元昊進門就看見他的客廳變成了戰場。

沙發不在原本的位置,四十八寸電視前空了一大塊,鋪在地上的地毯移位,兩個男孩句站在電視機前,對著電視螢幕大打出手,而電視螢幕一分為二,左右各一黑一白的兩個電玩人物,無論揮拳、抵擋、踢腿的動作,都跟兩個男孩一模一樣。

元昊原本只是倒豎的眉頭,此刻連成了一直線,他雙手環胸,神色不善的站在他們身後。

玩得正在興頭上的男孩們根本沒發現危險逼近,逕自玩得很開心,直到其中一個人助跑用回旋踢使出必殺絕技,回頭才看見“危險”,然後呆掉。

“喝、哈、殺殺!哈哈哈哈哈哈——遜啦你!”沒看見的那一個抓緊機會連番攻擊,把好友打得落花流水。

“元磬,你爸……”發現危險的男孩拉扯正在興頭上的好友。

“我媽說他明天才回來,快點啦,下一回合——Star!”指令下達,結束的游戲自動進行下一回合。

“可是……他就站在你後面……”

“呃?噢——”

元昊一手一拳,敲在兩個男孩頭上,自己的兒子又再多打了一拳。

“爸!干麼一回來就打我啊?”脾氣跟他老爸一樣臭的元磬抱著頭大叫。

“我不打你打誰?”元昊吼聲如獅,一開口就壓制兒子的氣勢。“我不是講過,等你上國中第一期中考考進全校前十名,才準買Xbox嗎?為什麼我才才出差幾天,家里就冒出一台不該出現的電動玩具?你叫誰買給你的?還是你偷買?你嫌零用錢太多了是吧?找死——”

“我沒有——”元磬一邊閃老爸的拳頭一邊回答。“是媽買給我的!”

“一定是你故意表現出一副很想要的樣子你媽才會買,死小鬼!”很了解自己兒子的手段,他不爽的藥再揍兒子兩圈。

“呃……元磬,我先回家了,明天學校見!元叔叔再見!”眼力很好的小鬼想逃。

“給我站住!”元昊把那小鬼拎灰暗里,沒讓他借機逃走。“御征,你裝傻啊!你爸媽下周才回來,你以為我不知道你要在我們家住到下周嗎?”

“不,我要回家!元媽媽,救命啊!”

“媽,救命——”好友喊救兵之後,元磬也想到唯一一個可以制得住抓狂老爹的人,立刻大聲呼救。

一個縴細的女人聞聲走出,看見出差半個月的丈夫回家,驚喜全寫在臉上,她溫柔的笑開。“元昊,你回來了,不是明天嗎?”

元昊抓著小鬼,警告的瞪他們一眼,命令他們罰站,然後走向妻子,將嬌小的她擁進懷里。

啊……真懷念。

“我就說我討厭小孩。”明明都四十幾歲的人了,兒子今年就要上國中了,還幼稚的講他討厭小孩。“你不要太寵小孩!”

“小磬看起來很想要的樣子,而且你不在這期間他都很乖,他上六年級以後一直都考前三名,沒關系啦,好啦,讓他玩嘛。”湘君柔聲幫兒子說話,還對他撒嬌。

經過多年調教,她總算懂得怎麼發揮自己的優勢,明明是家里最溫柔的人,卻可以吃定火爆的他。

“哼……”被撒嬌得太爽了,加上老婆說的話也有道理,兒子確實有照他的要求,成績名列前茅,在不影響學業的前提下,犒賞一下OK的。“我抓他們去運動放電,大概七點回來。”

“好,我在家里等你。”

元昊神情溫柔無比,看了看那對被罰站還互相踢來踢去的小鬼,他嘖了一聲,心中暗罵他們應該去補習,不然這個時候他就可以跟老婆獨處了!

但是為了晚一點能跟老婆“小別勝新婚”而沒有人打擾,現在先把他們兩個體力耗光是應該的!

他快速啄吻了老婆的唇,回房換下一身西裝,穿上運動服,拎著兩個臭小鬼出去運動了。

洗去一身汗味走出浴室,元昊立刻被一團粉紅色的不滿物體攻擊。

他反應快速,反手拎起那團不明物體,抓起來舉高高,而那團不明物體則發出興奮尖叫。

“啊——哈哈哈。”是個穿著粉紅色休閑服的小女孩,他的女兒元馨。“爸爸,我好想你哦。”

小女孩被放在地上,清秀的臉蛋跟她媽媽一模一樣,笑起來很害羞,站在高壯的爸爸面前,手長得開開的,毫不掩飾想抱爸爸的欲望。

元昊听了心都化了。

“寶貝,爸爸也很想你。”元昊張開雙臂,把小女兒擁入懷里。

元馨不是臭小鬼,是他的心肝寶貝,小學一年級,長得跟她媽媽一模一樣,光這張臉蛋就讓他疼入心坎,再加上那天生就會撒嬌講甜言蜜語的一張小嘴,是這個家第二個能把他吃死死的人。

“爸爸,姑姑今天說我進步很多,媽咪也很喜歡听我彈鋼琴,還有啊,那個……”嘰嘰咕咕、嘰嘰咕咕,喋喋不休講個不停。

元昊最討厭吵鬧的女人和太安靜沒有聲音的女人,但這些標準在老婆和女兒身上完全打破了。

他抱著女兒來到餐桌前,他們家的晚餐時間比較晚,是晚上八點,餐桌上擺著非常養生的菜色,都是親愛的老婆喂了全家人的健康而做的。

“你們兩個,吵死了”元昊對餐桌上仍在打鬧的兒子以及兒子的同學怒吼。

“吃飯時間吵吵鬧鬧,像什麼話?給我安靜吃飯!”但是回頭,卻用溫柔到不行的語氣對小女兒說︰“你剛剛說什麼?爸爸沒听清楚,再說一次。”

擺明了就是偏心!

“多吃一點。”湘君無奈又沒轍,元昊的大小眼很明顯,幸好兒子不記恨,否則這對兄妹一定吵得很凶。

元磬還滿疼元馨的,是個好哥哥。

“媽,我們吃飽了,我們可不可以打電動?”妹妹會跟老爹撒嬌,元磬也這對這種時候要找誰講話才有用。

“十點要睡覺哦,多一分鐘都不行,你們明天還要上課。”在丈夫反對之前,湘君已同意讓兩個男生再去玩新玩具。

“YA!”兩個大男生興奮的跑去打電動了。

“湘湘——”

“他們剛段考完,輕松一下嘛。馨馨,今天姑姑教你彈的曲子,你不是說要彈給爸爸听嗎?”結婚十幾年,她已經懂得怎麼順著老公的毛摸,這時候派女兒出去,絕對萬無一失。

“對,爸爸來,我彈鋼琴給你听。”元馨牽著父親的大手,將他拉到獨立的鋼琴室。

妹妹小時候彈琴,他嫌棄妹妹彈得有夠難听,但女兒學琴,他不只是當忠實听眾,還斥資造了一間琴室,買了名貴的鋼琴給她。

一開始逼五歲的女兒學琴,元昊覺得自己很殘忍,但幸好女兒跟她媽媽一樣對音樂有興趣,連他妹都說,馨馨比她自己的兒子更有音樂天份。

湘君總是笑他是蠢爸爸,但他真的覺得女兒彈琴無人能敵,barvo!

“好棒!”一曲听完,他熱烈鼓掌。

元馨害羞的臉紅,小手捏著衣擺,想了想然後決定跟最愛的爸爸分享秘密。

“爸爸、爸爸,我有秘密要跟你說,不可以跟媽咪說我跟你講了哦,因為媽咪說你會生氣,但是我好喜歡噢……”小女兒說著說著,從衣領間掏出他十幾年前送給老婆的定情物,他的西班牙藍水晶項鏈。

啊,原來是送給女兒啊,那沒關系。

“怎麼會生氣呢?給你很好啊。”

“真的哦?”元馨嬌憨的偏頭,撒嬌的跟爸爸說︰“媽咪說,爸爸的水晶會找到喜歡的人,真的耶——”

喜、歡、的、人?

元昊愉悅的心情突然變調,看著他不滿八歲的女兒,臉紅嬌羞的講她找到了喜歡的人。

“啊?”誰?哪家臭小鬼?他要滅了他!

“今天我在學校,三年級的哥哥欺負我,拿走我的琴譜不還我,還在上面亂畫,我一直哭,他們一直笑我……”

“叫什麼名字?哪一班?知道他爸爸叫什麼名字嗎?”元昊問話的語氣很像是要準備去“落人”,忘了對方只是一個小學生而已。

“這時候御征哥哥經過,幫我把我的東西拿回來,還有罵三年級的壞哥哥……爸爸、爸爸,我好喜歡御征哥哥,他好帥哦。”小女孩臉紅紅的說著。

哪里帥?連毛都沒長齊的死小鬼,想染指他女兒?門都沒有!

“我昨天晚上一直哭,媽咪才給我項鏈,跟我說帶給我幸運,今天就真的這樣了耶……好準哦。”

女兒一臉羞意的看著水晶,相信水晶會帶給她愛情……她才七歲!七歲,談什麼戀愛?喜歡什麼人?御征?不就是磬的同班同學,現在住在他們家的死小鬼?

“元叔叔……我們要睡覺了,晚安。”

才想到那個小鬼,他馬上就敲門進來,元昊反射性的看女兒的反應,只見小女孩竟然害羞的臉紅了。

“小馨晚安……啊,對了,他們還有沒有欺負你?”宗御征想起來的問了一句,“我明天就去你班上警告你同學,有人再敢惹你,你就來我班上找我,不要怕,知道嗎?”

話說回來……這個臭小鬼還真有男子氣概,慢著,現在不是認同的時候!元昊橫眉豎目。

“好,謝謝御征哥哥。”小女兒的臉更紅了,元昊的臉更綠了。

“你叫我妹來找我們做什麼?”

“今天我去福利社看見她在中庭被人欺負,就教訓了一下那些三年級的小鬼,我說你啊,小馨是你妹,你竟然不知道你妹被欺負?”

“什麼?誰欺負我妹?誰?你怎麼現在才跟我講?”

“我揍完他們就忘了啊!”

兩個男生一言不和的又打了起來。

“哥哥你不要欺負御征哥哥……”元馨的心很明顯的偏袒外人。

“晚安。”元昊不管那兩個小鬼正打得你死我活,把門關上,阻隔女兒太熱切的視線。

“寶貝,這個東西很危險,爸爸幫你保管,等你長大再給你,嗯?”他斂起怒意,用笑容哄女兒把項鏈給他。

什麼愛情!什麼喜歡的人,去死吧,他不準!

“不要!”可惜女兒沒有這麼好哄,把項鏈塞進衣服里,不還就是不還。

都快說破了嘴的元昊直到哄女兒上床,都沒能把項鏈拿回來,他帶著受打擊的表情回到房間,湘君一看就笑出來。

“馨馨告訴你了?”哎,女兒跟她一樣,守不住秘密。

“一定要想辦法把項鏈弄回來!”元昊上床,抱著老婆信誓旦旦道。

她忍住笑,安慰的摸摸元昊的頭,真可憐,女兒才七歲,就在擔心她會跟別人走的蠢爸爸,跟他說那只是兩小無猜,以後的事很難說,他也听不進去。

“想搶走我女兒,除非踩過我尸體!”蠢爸爸正在咬牙切齒。

“好好好。”湘君隨便他去講,靠著他的胸膛,找了個舒適的位置睡下。“我不準她談戀愛……”蠢爸爸繼續碎碎念。

而造成這一切的親親老婆在他懷里睡得安穩,完全不理會他的心碎。

元昊一夜無眠,不斷的沙盤推演,要怎樣才能把項鏈從女兒手中騙回來?一定要拿回來才行,一定!

全書完

水晶又稱情人的眼淚,拿眼淚換來的約定,稱之為水晶的約定,欲知還有哪些用眼淚換得的約定,請見——

蜜菓子《花臉千金》水晶的約定(今)之二

夏晴風《後天惡女》水晶的約定(今)之三

罌粟《貓樣女友》水晶的約定(今)之四

綠光《邪皇的愛錢妃》水晶的約定(古)之一

夏琦拉《皇商的棄公主》水晶的約定(古)之二

千尋《宰相的兩世妻》水晶的約定(古)之三

明星《酒王的福氣女》水晶的約定(古)之四

陽光晴子《霸爺的管家婆》水晶的約定(古)之五

手機用戶請閱讀︰滋味小說網繁體手機版︰https://m.zwxiaoshuo.com/cht/

        滋味小說網簡體手機版︰https://m.zwxiaoshuo.com/

(快捷鍵 ←)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快捷鍵 →)
不哭糖心最新章節 | 不哭糖心全文閱讀 | 不哭糖心TXT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