謝絕深情床伴 第一章 作者 ︰ 夏晴風

十七歲的「一見鐘情」。

十七歲這一年,他遇見愛,太過早慧,于是注定他只能是個守候的角色。

他以為,只要執著努力,愛情終究可以開花結果。

直到殘酷的現實,給了他一個無情的答案……

夏日傍晚五點,在偏斜的溫暖日光下,籃球員們汗流浹背地在場上廝殺。

終場的哨音在近六點時響起,兩所高中的友誼賽以五十二比十六的懸殊差距劃下句點,兩隊隊員在賽後禮貌地握手,接著各自回到休息區。

C校籃球隊隊長走到今年剛招募進校隊,也是今天表現最出色的新隊員身旁,拍拍他的肩,「表現得太好了!」光是關騏一個人,就搶下二十三分。

「謝謝。」

「照慣例,我們贏球都會有慶功宴,等會兒大家一起吃個飯……」

「抱歉,我不能參加,今天是我哥生日,我得回家。」關騏婉拒,他是新隊員,壓根不知道比完友誼賽後還有慶功宴。況且,不過是場友誼賽,沒必要搞得這麼隆重吧

「要不然,我們都到你家幫你哥慶生好了!」隊長開玩笑地說。

關騏想了想,其實也沒什麼不好,反正是請外燴廚師準備餐點,便爽快的答應,「好啊,到我家吃飯。」

「真的假的?十幾個人耶。」教練、所有球員、球隊經理、志工,加一加將近二十個人。

「真的啊,我哥的生日party,請了外燴廚師,不差我們幾個人吃飯。」

「請外燴廚師?你家很有錢喔?」隊長笑瞇了一雙丹鳳眼。

關騏聳聳肩,淡淡地笑,沒回答,反問︰「要去嗎?」

「有免錢的大餐可以吃,當然去啊!是大餐吧?」

「是不是大餐我不知道,可是可以保證有魚、有肉、有飲料。」關騏答得含蓄。

「這樣就算大餐了啦!」他們以往的慶功宴,頂多是到學校附近「知名」的牛肉面店吃面,再點幾樣鹵菜、幾罐大寶特瓶汽水,在比賽中表現好的人論功行賞,可以多吃幾塊肉、多喝幾杯汽水。

「不過,這麼多人突然去你家,真的方便嗎?」隊長突然一臉正經的問。

「方便啊。」

「你要不要先問問伯父、伯母?」

「我媽過世好幾年了,我爸喜歡熱鬧。」關騏簡短回答。

「OK!那我們一票人就到你家吃大餐嘍!」年輕人實在很難說出那種「很難過你母親過世了」的感性話,隊長便改以拍拍關騏的肩膀,代替安慰。

「歡迎。」關騏笑了笑。

一行人到了關家才知道,原來關騏家不只是「好野人」,而是超級好野人——關爸爸是常上財經新聞的電子廠龍頭大老板,關騏根本是含著超級鑽石湯匙出生的二少東。

「你們先吃,我沖個澡,換套衣服就來。」關騏朝隊長、副隊長說。

「OK的啦!二少爺。」隊長學剛才管家對關騏的稱呼。

他真的沒想到這位球技超好的新隊員,家里居然這麼有錢,平常完全看不出來,因為他穿的、用的,沒有一項是名牌,就連籃球鞋也都是沒有牌的地攤貨。

「別這樣叫我。」關騏說。

「是,那叫二公子好了。」副隊長很白目。

「叫名字就好。」關騏捶了對方肩頭一記,搖搖頭,「你們快去吃東西吧。」說完,他便進屋去了。

「真的看不出來耶。」隊長在副隊長耳邊說。

「他完全沒有貴公子的驕氣。」副隊長附和著,兩個身高超過一百八的年輕人,勾肩搭背望著關騏的背影,做出這樣的評論。

夜幕緩降,上百坪的花園里燈光溫暖柔和,凱文.柯恩的鋼琴樂聲悠揚,所有人盡情享受餐點和歡樂氣氛。

梳洗完畢的關騏隨便套了件POLO衫、洗得褪色的牛仔褲,踩著一雙從大賣場買回來的涼鞋,便走到花園覓食。

他沒想過就在這個晚上,會遇見他的「真愛」,如果人生可以「早知道」,他一定會換上正式服裝、皮鞋,再選條最亮眼的領帶,盡全力打扮得像個男人,而不是……小弟弟。

只可惜,人生永遠不可能「早知道」。

她站在長長的自助餐桌前,一頭柔亮長直發如黑瀑垂散而下。

懸掛在棚架上的網狀燈飾,閃爍的暖黃光線照映著她巴掌般的小臉,在忽明忽暗的燈光下,她的唇瓣就像沾了蜜,透著自然的粉紅,看起來又軟又女敕。

她站在桌前猶豫許久,終于夾起一小塊色拉龍蝦,望著那塊龍蝦,她咬咬唇,才用手拿起那塊蝦肉,放進嘴里。

接著,她往旁邊跨一小步,盯著魚子醬餅干,瞧了半晌又搖搖頭,再往旁邊跨一步,看著眼前的一大盤鮑魚。

她夾起一塊放進盤子里,將盤子湊近鼻尖,吸了一大口氣,等吸夠了鮑魚湯汁的香氣後,她便用手把鮑魚放進嘴里,咬了老半天,才吞下肚。

她又陸續吃了幾道菜,不過都是小口小口的品嘗,接下來便改嘗甜點……

正準備拿點東西來吃的關騏,第一眼就注意到她,光是她的側臉,就讓他驚艷不已,他不知道該怎麼形容這種感覺,只覺得自己彷佛幾輩子以前,就認識她了。

他隔著長桌的距離,看得痴了。

她吃東西的模樣,既野蠻又秀氣,而且很慎重。

野蠻是因為她不用任何餐具,直接用手抓取食物,秀氣是她咀嚼東西時的模樣,很仔細,而她挑選想吃的食物時,又慎重得像是在選擇人生伴侶……

關騏從來沒有這樣注意過一個女生,他感覺忽然之間,自己好像變成一個男人,而不再只是個十七歲的毛頭小子。

他突然感覺到……老祖宗的命運,似乎有了可信度。

關家從幾十多代以前的老祖宗開始,就注定關家的男人,一輩子只能愛一個女人。

他一直都不相信,直到看見她的那一瞬間,他才體悟到命運的力量。

他像著了魔似的,雙腳定在原地,視線緊緊跟著她,看到她在飲料調酒台前,跟調酒師要了杯他最愛的「龍舌蘭日出」,他便走到她身邊,看了她手上的調酒一眼,跟調酒師說道︰「我也要一杯。」邊說還邊指了指她手上的酒。

她轉眸看向他,遲疑片刻,「你滿十八了嗎?」這個弟弟看起來似乎還是個高中生呢!

「沒,快滿了,在我家,滿十五歲就可以小喝三杯。我是關騏,請問妳……」他想知道她的名字。

「你是關御的弟弟?」她的雙眼瞬間燦亮。

「是。」關騏沒來由的心一緊,拜托,該不會他這輩子唯一有可能愛上的女人,是老哥第一千三百八十九號愛慕者吧?

關騏真的有在數,從老哥國小一年級開始,計算到上個月他自己的生日party為止,老哥已經有一千三百八十八位仰慕者了。

「嘿!小騏弟弟你好,我是衛嘉茵,跟你哥哥同班,他是系學會會長,我是副會長,我們……」

相較于衛嘉茵的熱絡,關騏反倒顯得冷漠,他接過調酒,一口氣喝光,把空杯子放回吧台上,「再一杯。」故意打斷她的話。

他才沒興趣听「姊姊」描述她跟他家老哥有多好!

衛嘉茵頓時一陣尷尬,只好淺啜一口雞尾酒,過了會兒再次試圖跟關騏閑聊,「我听關御說,你成績很好,讀的是第一志願明星高中,你明年就升高三了吧?」

關騏面無表情,壓根不打算響應她。

接過第二杯調酒,他轉身離開前,淡淡自語︰「該死的一千三百八十九……」

啥?衛嘉茵听見他低語,一頭霧水,茫然地望著他離去的背影……什麼該死的一千三百八十九?

「小騏弟弟!」她連忙追上他的腳步,但因為他又高、步伐又大,她必須小跑步才追得上他,好不容易到他身旁,她忍不住微微喘氣。

關騏瞥了眼她紅通通的臉頰,邊喘氣邊深呼吸的模樣,不動聲色的放慢腳步。

該死的第一千三百八十九號愛慕者!

「小騏弟弟,你在生氣嗎?」他的表情這麼冷,實在不像青少年,不過脾氣陰晴不定,倒挺有幾分他這個年紀該有的叛逆。

衛嘉茵不否認她是想討好他,沖著他是關御的弟弟,不管要花費多少心力,她都要拉近跟他的關系。

「我不是弟弟。」關騏語氣冷淡。

「你是關御的弟弟啊。」她無辜地回他,卻獲賞一記白眼。

「對,所以我不是妳弟弟,不要叫我小騏弟弟。」

唉,難搞的叛逆少年,她都忘了他現在這個年紀最討厭被人當作孩子了,沒關系,她最主要的目的是討好他,所以他怎麼說,她就怎麼做。

「那我喊你小騏,可以吧?」衛嘉茵很識相,馬上妥協。

關騏沒說話,腦子又轉過1389這個數字,煩躁到再次喝光杯中的雞尾酒。

瞥了她手上的酒杯一眼,看來她只喝了剛剛那一口,于是他索性搶下她的酒,才正要把酒杯湊到嘴邊,這個時候她卻問了一個讓他差點吐血的問題。

「你剛說該死的一千三百八十九,是什麼意思?」衛嘉茵瞧他喝酒喝得這麼猛,又趕緊接著說︰「你喝完三杯了。」

她不得不懷疑,他會乖乖遵守只能喝三杯的規定。

「喝完三杯又怎樣?」關騏的態度不冷不熱。

「你說過,三杯是上限,所以,你不能再喝了喔!」她微笑,和氣地叮嚀他。

她不懂關家為什麼會答應小孩十五歲就能喝酒,原則上,沒滿十八歲,都不應該喝酒的啊。

「不要用姊姊的口吻對我說教,我不歸妳管。」

「我不是說教,也不是管你,只是關心你。」

「如果我不是關御的弟弟,有榮幸得到妳的關心嗎?」很淡的嘲諷味。

「當然。」衛嘉茵一臉真誠,仰頭看著關騏,他真的好高喔……

「妳的名字怎麼寫?」關騏問。

「衛生的衛、嘉義的嘉、綠草如茵的茵。」

「衛嘉茵,妳的名字很好听。」

「你可以叫我嘉茵姊。」她笑得很燦爛。

想要他叫一聲「嘉茵姊」?下輩子再說吧!

關騏瞪了她將近十秒,再次開口,口氣突然變得惡劣,「衛嘉茵,我餓了,妳去幫我拿吃的,剛剛妳吃過的東西,我都要吃,我到前面的涼亭等妳。」

衛嘉茵根本來不及回話,他就已經走遠了。

欸,十七歲的叛逆小子,叫聲姊姊來听听會怎樣說不定將來,她是他大嫂耶……

算了,她還是忍耐一點,包容他吧。

關御說過,他們兄弟倆很小就失去母親,也許是因為這樣,關騏看起來比較孤僻,缺乏母愛的可憐孩子。

她輕輕嘆氣,轉身走到餐桌前,幫他夾了一大盤食物,她想,正在發育的他,應該要多吃點。

「妳拿這一堆,是把我當豬在喂嗎?」關騏瞪著盤子里滿成小山的食物,惡聲問。

衛嘉茵咬著唇,也瞪向手中那盤食物,這才突然覺得好像真的拿太多了。

「呃……我想你正在發育,多吃一點比較好。」但好像多得有點過分,她略感歉疚,補充道︰「沒關系,你吃不完,我可以幫你吃。」

「最好妳的食量夠大,我不喜歡浪費食物。」他語氣不佳,拿起筷子,又瞪她一會兒,吼道︰「妳還愣在那里干麼?去拿筷子啊,不是要幫我吃?」

「喔……」她乖乖起身,到餐具桌那里拿了雙筷子,又小跑步回來。

坐下後,衛嘉茵有點茫然,關騏弟弟說話很有「威嚴」,她居然在不知不覺中,就乖乖听他命令,完全忘了要抗拒。

她年紀比較大耶,怎麼可以讓一個小弟弟使喚來,使喚去的?

「快吃,吃不完妳就糟糕了!」關騏見她坐下,立刻出言恐嚇,「我哥也討厭浪費食物的人。」

「你的意思是,我要是吃不完,你就會告訴你哥我浪費食物?」這小子,干麼搞邪惡

「妳挺聰明的嘛。」關騏不懷好意的笑。

「干麼故意欺負我,我對你不好嗎?」衛嘉茵覺得委屈,青少年真難侍候。

關騏看她一臉委屈,沒辦法繼續裝酷,語氣放軟,「我逗妳的,妳就這麼擔心我哥不喜歡妳嗎?」

「跟關御沒關系,我只是不希望你討厭我……」她不曉得為什麼,直覺這麼回答。

她的話,讓關騏心軟了。

「我沒討厭妳……」他悶悶低聲。

「你剛才說一千三百八十九,到底是什麼意思?」

「去問我哥,他知道答案。」他故意移開視線不看她,悶悶地想,去他的關家命運,他才十七歲耶,而且才剛認識她……

說不定,他只是覺得衛嘉茵比其它女生漂亮了點,才會誤把驚艷欣賞當成喜歡。

他啊,才不要喜歡老哥的第一千三百八十九號愛慕者!

他不信邪,更不相信自己的運氣這麼背,才十七歲,他的心就要被一個莫名其妙的女人綁住,呿,怎麼可能!

等高中畢業,他還有多采多姿的大學生活要去體驗,他就不信遇不到更美、更好、更讓他心動的女孩子!

哼,去他的關家男人一輩子只能愛一個女人。

愛?拜托,他連喜不喜歡都不是很確定了,談愛,似乎還太早了一點。

直到生日party結束,關御都沒有出現。

衛嘉茵知道,那天各系會長都在學校開會,討論下學期的迎新舞會。

往年的迎新活動都是由各系自行找場地、找時間,不過今年因為企管、外文、電機三系的系會長彼此很熟,打算三系聯合舉辦迎新舞會。

怎知消息傳開後,引來其它系的興趣,最後決定由所有系所共同舉辦一場史無前例的超大迎新舞會。

辦活動當然不是問題,問題在于場地,十多個系所聯合迎新,活動中心絕對擠不進這麼多人。

關御生日那天開的系所聯合大會,光是為了迎新舞會的場地問題,就喬了好久,還要推選活動總召、成立募款小組、找贊助廠商……

會一直開到晚上十一、二點,毫無意外地,向來是學校風雲人物的關御,被推舉為活動總召。

接下來兩天,當然又是一連串的開會、討論。

衛嘉茵隔了兩天才在系會議室踫到關御,因為兩個人已經大三了,所以修的課不太一樣,很難得才會踫到面。

關御為自己泡了杯三合一咖啡,一轉身看到剛好走進來的衛嘉茵,立刻揚起溫柔的笑。

「這兩天很忙喔?」衛嘉茵也笑開,問道。

「是啊,要不要咖啡?」

「沒關系,我自己泡就好了,我第一次參加沒有壽星的生日party耶。」

衛嘉茵緩步走向飲水機,但關御早她一步,幫她泡好了咖啡。

「真不好意思,那天開會開得好晚。」

「你的禮物還沒拆吧?」她記得那天成堆的禮物堆在花園的噴水池前。

關御搖搖頭,神色歉然,這兩天他忙得連睡覺的時間都很少,管家幫他把禮物搬進房里,他一樣也沒拆。

「太忙了,都快放暑假了才突然說要改成聯合迎新舞會,很多事都得在放假前搞定。」

「我听說你被選為總召。」衛嘉茵接過他遞過來的咖啡,心里突升一股暖意,他就是這樣,很溫柔、很體貼。

「嗯,所以這幾天才會這麼忙。」他笑著回答,順手拉了張椅子讓她坐。

「謝謝。」她順勢坐了下來。關御對她比對其它女同學好,他會幫她泡咖啡,天氣冷,還會把外套給她穿,他從沒對其他人有過這些舉動。

他們之間一直存在著一種淡淡的曖昧,只是兩個人都沒說破,她在等,等哪天關御認為兩人的感情醞釀夠了,他會主動跟她表白。

「前天的食物還可以吧?」關御問,「有吃飽嗎?」他也拉來椅子坐到她旁邊。

「很不錯啊,對了,我看到小騏弟弟,但他似乎不是很喜歡我,他平常說話是不是就有點凶?」

「凶?」關御愣了愣,他這個弟弟一向開朗,對人也十分大方,沒見他對誰凶過啊……他看著衛嘉茵,突然隱約有點頭緒。

「你知道一千三百八十九是什麼意思嗎?小騏弟弟要我問你,他說你知道答案。」衛嘉茵好奇的問。

一千三百八十九?關御莫名其妙咳了咳,臉微微泛紅,眼前的衛嘉茵表情好無辜,他看著看著,忍不住輕輕嘆了口氣。

關家的男人,一輩子只能愛一個女人。

他對她不是愛……至少目前的感覺是這樣,只不過跟其它女孩子比起來,他比較喜歡她,所以他對她也比對其它女生好。

1389?

關御想到四歲的關騏,正是喜歡接電話的年紀,常守在電話旁,誰知老是接到要找他的電話,結果小關騏有天竟然突發奇想,說要算有多少女生喜歡他……那時關騏還不太會算數,便學劃「正」字記錄。

前些日子關騏跟他聊天,忽然提到他變遜了,最近都沒有「進帳」,仰慕者的編號一直停留在一千三百八十八。

關騏既然會對衛嘉茵說一千三百八十九,那表示……

唉,他是喜歡衛嘉茵沒錯,但如果關騏也喜歡,而且到了會「凶」她的程度……

「他不準我喊他小騏弟弟,還連名帶姓的叫我,我覺得他好像真的不喜歡我,有沒有什麼辦法讓他不要太討厭我?」衛嘉茵不曉得自己為什麼一直很在乎關騏喜不喜歡她。

那天關騏凶巴巴地堅持一定要司機開車送她回宿舍,而且他也跟著一起,還說什麼一個女孩子這麼晚了,自己搭公車下山太危險。

衛嘉茵其實不太明白關騏是不是真的討厭她,除了他的態度有點凶之外,他會堅持送她回宿舍,應該是關心她吧……如果他真的討厭她,才懶得管她是不是會有危險。

但,他為什麼要這麼凶呢?

「其實……小騏弟弟好像也不是真的討厭我。」衛嘉茵想了想,「那天他跟司機一起送我回宿舍。」

關御微笑,听她這麼說,他現在完全明白了,關騏的行為實在太明顯了。

「小騏他……比較不會表達自己。」關御說得含蓄。

這一年,他們都還年輕。

關御、衛嘉茵,一個剛滿二十歲,一個差幾個月要滿二十歲,而關騏才十七,感情線卻悄悄地纏繞住三個人,而關御在這一天,無意間看見牽起衛嘉茵跟關騏的那條線……

只不過衛嘉茵還不明白,「一見鐘情」的網,不只網住了關騏,同樣也網住了她,要不然,她何必這麼在意關騏是否喜歡她?

關御拍拍衛嘉茵的頭,從此,她在他眼中,就只能是妹妹。

因為將來有極大的可能,她會成為他的「弟妹」……

手機用戶請閱讀︰滋味小說網繁體手機版︰https://m.zwxiaoshuo.com/cht/

        滋味小說網簡體手機版︰https://m.zwxiaoshuo.com/

(快捷鍵 ←)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快捷鍵 →)
謝絕深情床伴最新章節 | 謝絕深情床伴全文閱讀 | 謝絕深情床伴TXT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