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家,下堂去 第二章 作者 ︰ 葉雙

第二章

低掠,飛攫。

才剛跨過門檻,還來不及跟守門的祿伯打聲招呼,她整個人就被只大掌像是老鷹抓小雞似的將她拎了起來,他的疾行蕩呀震得她頭昏腦脹的,可荊靈香卻連掙扎都沒有,只是垂著手,忍著不適,認命地被人拎來拎去。

反正反抗也是沒有用的。

荊靈香緊抿著唇,一臉倔氣的不願開口說話。

終于,她被放了下來,只是還來不及從暈眩中回過神來,就見赫連又槐雙手環胸,居高臨下地瞪視著她。

「你剛去哪兒了?」

直到見著她,他的心才終于落了地。

荊靈香抬頭瞪著他,依然不語,只是那靈動的大眼閃著濃濃的怒氣。

「不說?」

逼近,再次質問,他整個人就像座山似的橫亙在荊靈香眼前,那氣勢足以讓人背脊發涼,渾身沁出一顆顆的冷汗。

但別人怕他,她荊靈香可不怕。

水靈靈的雙眸直勾勾瞧著他,一副我不說,你能奈我何的模樣。

「你甩開護衛,必有所圖,你圖什麼?」瞧著她的倔氣模樣,赫連又槐眯起了眼。

听著他興師問罪般的詰問,荊靈香勾唇而笑,那笑似是刻意為之的燦爛。

「我圖的當然是離開啊!」

「你……」她總有法子讓他的怒火不斷的往上飆升呵!

望著她那傲然,卻又一副理所當然的模樣,赫連又槐本該怒極,可是他卻突然揚唇而笑。

他的反應著實讓荊靈香一愣,燦亮雙眸驀地寫滿困惑。

「你笑什麼?」

他不是應該要被她氣得跳腳才對嗎?

她甚至已經做好準備,要對他的怒氣展開反擊,可他卻笑了,那笑甚至還不是那種他在和人談生意時,讓人瞧不出心意的淺笑,而是放肆的讓薄唇上揚到一種不可思議的弧度。

「笑你傻!」面對她的問題,赫連又槐毫不吝惜的回答,望著她的憤怒與不解,原本煩亂的心情登時大好。

「怎麼說?」因為太好奇,荊靈香忘了自己不想再與他多說什麼的決定,疑問便這麼沖口而出。

「痴心妄想還不傻嗎?」他挑眉反問。

他倆之間的緣份,早在年幼的她穿著特制的鳳冠霞帔,一雙手緊握著比她小手大上好幾倍的紅彩,跌跌撞撞的由他牽著拜堂就已經開始糾纏。

他可以由著她去做任何想做的事,就是不可能眼睜睜地瞧著她離開。

除非他死!

「你……」早該知道會得到這樣狂傲的答案的。

這個男人,自大得幾乎就要以為自己是天了。

人人都怕他,人人都如他的意。

可她偏不。

「是不是痴心妄想,很快就會知道了。」

她就不信,沒法子逼著他點頭。

「你這是在下戰帖嗎?」赫連又槐含笑輕問,語氣中竟隱隱摻著一股興奮和期待。

這丫頭愈來愈不把他放在眼里了。

打小,身為富豪之家的獨生子,他等于是讓人捧在掌心中長大的,誰見了他不是阿諛奉承、唯唯諾諾。

初時,靈香也是這樣的,認命扮演赫連家少女乃女乃的角色,對公婆恪守孝道,對他這個丈夫也是盡心盡力的侍奉,所以一直以為她是只溫馴的小貓。

沒想到自從那一日,她得知她爹的布行之所以會敗,與他們赫連家強勢的收購布匹,哄抬價格有關之後,她的態度就有了一百八十度大轉變,不但態度不再溫馴,還一心求去。

對于這樣的她,以他的性子本該一笑置之,放她自由的。

反正當年他之所以願意娶個童養媳,就是圖個方便,也讓娘親安心而已。

但他卻發現,以為只是習慣,其實是早已深入骨髓的依賴、眷戀,一旦注意到,便再也放不開手。

「不!」荊靈香搖了搖頭,一雙清眸望著他,燦亮得像是遙掛天際的兩顆星子,讓人忍不住地瞧著。「我不是在向你下戰帖,我是在告訴你,我一定會離開。」

即便理智清楚爹的死不能完全怪赫連家,可是,瞧著他的意氣風發,再想著父兄的驟逝和娘親那滿心的恨意,她的心真的很難不怨!

這樣的他們還能做夫妻嗎?勉強在一起也只會是一對怨偶吧?

曾經,她天真的以為要離開赫連又槐很簡單,像他這種驕傲的男人,只要她開口要求,他必會應允。

豈料,她開了口,他卻只是勾唇淺笑,以為她在鬧性子般的不予以理會。

于是,她開始用做的,初時她還能逃離個三、五天,可似是瞧出她的堅持似的,他也與她卯上了。

不但派了護衛時時盯著她,他自己也是只要在家,就會綁架她到書房陪他辦公。

似乎打定主意不讓她逃離他的眼皮子底下。

不悅于她的沉默不語,更討厭那種自己在她眼中幾近透明的感覺,因為只消一眼,他就已經探知她的心思早就不知道飄到哪里去了。

他驀地抬手,修長食指恣意地在她的紅唇上摩挲著,那力道恰巧讓她不容忽視卻也不至于弄痛了她。

「別再想離開的事了,我不會允許的。」見她終于將注意力拉回自己身上,赫連又槐毫不拐彎抹角地宣示。

「你允不允許,又與我何干?」她惡狠狠地拍開他的手,

對于離開這件事,她從來就不是在征得他的同意,只是告知而已。

她一定會離開的,也已經想到法子,只要柳媒婆願意配合,那麼她一定走得成。

「身為赫連家的一份子,有信心是件好事,可是……若是心存幻想就又另當別論了,這點你得改改。」

一听她的話,赫連又槐的墨眉挑了起來,臉上的笑容更是迷魅得讓人模不清他的心到底在想什麼。

而他那一副不吝指正的模樣,登時讓荊靈香氣得咬牙切齒,兩排貝齒忍不住磨啊磨的。

「你當真這樣看不起我嗎?」在他眼中,她就那麼沒用嗎?

還是他以為所有荊家的人,都該被他踩在腳下。

想到這里,怒火中燒,她二話不說旋著腳跟想要離開,但赫連又槐哪里肯讓,手一抽,她便一步也不能動彈了。

「想走?」

魔魅般的幽眸倏地眯起,赫連又槐對于她三番兩次想要從他身邊逃開的舉動很是不滿,手臂一旋,以為自己已經竄開的人兒又重回他的懷抱。

或者真的如同他那些拜把兄弟所言,他太寵這個女人,已經寵得她無法無天,她才滿心以為自己可以從他身邊逃開。

如果是這樣,那麼從現在開始,他得改正這種情況。

「你……你想干麼?」

窗外,暮沉的夕陽已被夜色給取代,透著剛剛燃起的油燈,赫連又槐的臉色看起來似乎與以往有些不同。

心……泛著微微的不安。

與他做了幾年的夫妻,雖然未曾圓房,但鎮日瞧著,她多少也瞧得出他心緒的變化。

「我想咱們該做真正的夫妻了。」以赫連又槐的性子,這句話當然沒有征詢的意思,他只是告知而已。

當這句話撞進荊靈香原就驚疑不定的心房時,她整個人就像被踩著尾巴的貓兒似的驚跳起來。

「你……你……在胡亂說些什麼?」

這個男人是瘋了嗎?

她都已經決定要離開赫連家了,怎麼還可能跟他圓房?

「我說,咱們今晚就圓房吧。」

如果拴住這丫頭唯一的方式,是將她的身心都收服的話,其實他也不是很介意啦!

瞧瞧,她那婀娜的體態,和雪白細致的容顏,跟小時候面黃肌瘦、矮不隆咚的模樣可大不相同了。

她的美已經足夠挑起男人,但更教人心動的則是她那飛揚的傲氣,開始露出爪子的她,倨傲不屈的態度,對于他這種習于操控一切的男人,更是一種十足的誘惑。

「誰……誰要跟你圓房啊!」

望著他黑眸中閃著的堅定,荊靈香心中一凜。他從不開玩笑的,他會這麼說,就代表他真的打算這麼做了。

怎麼辦?她不能讓他得逞的,事情已經夠復雜,要是他們真的圓了房,那就更無法善後了。

「你……你……別亂來喔!我才不要跟你做真的夫妻!」

情急之下,她冷不防一抬腳,使盡力氣往他狠狠地踹去。

她會懂得要這麼做,說起來還要感謝赫連家,打從她進門開始,為了怕有人拿她來威脅赫連又槐,就有專門的師父教她一些拳腳功夫,雖然她的功夫屬于花拳繡腿級的,但還是知道攻擊什麼部位最易得手,師父說過,只要踢中,絕對可以令對方痛不欲生。

而此刻為了逃生,她也顧不了三七二十一。

「唔……」血色驀地從臉上退去,赫連又槐完全沒有料到她有膽子來上這麼一招。

圓房的事,因為這重創,只怕也不能立即舉行了,這丫頭……

冷汗涔涔的看著她火速逃離的背影,蒼白的臉上驀地浮現一抹苦笑。看來她是真的無所不用其極的想要逃離他呵!

以前,他怎麼就沒發現,這丫頭這麼倔。

倔得讓人想將她揉進骨血之中,他這究竟是著了什麼魔啊?

交友不慎呵!

他好端端的待在家里品茗看書,偏偏就有人像是瘋子似的闖進來,也不說清楚究竟發生何事,就劈哩啪啦的說了一堆的「怎麼辦」。

「我說你……」開口,屠碩雅正要說話,可卻又被荊靈香給打斷了。

「你快教教我,我該怎麼辦?因為赫連又槐說要圓房,我一急就踢傷了他,那一踢踢得他冷汗直冒,血色盡失,碩雅,你說他會不會死?」

害怕與驚疑,還有他那聲悶哼不斷地在她腦中纏繞著,弄得她是心神不寧、坐立難安。

如果他真有個什麼萬一,那赫連家的人是絕對不會放過她的,說不定連她家的人都會被牽連……

一想到這里,俏臉上血色盡退,十根無辜的縴指更是幾乎讓她絞成麻花辮。

「停!」一見她慌到極點的模樣,屠碩雅沒好氣的往她光潔的額頭一彈,「不要再胡思亂想了。」

仰首,荊靈香愣愣地望向屠碩雅那張絕美的臉龐好一會,直到額際疼痛襲來,她才恍然清醒。

「你干麼偷襲我?」嘟著嘴,她氣呼呼地質問,雙手還不停地揉著自己的額頭,齜牙咧嘴的。

「你這個笨蛋,被踢一下,不會死的。」

他是好心,怕她嚇死自己,才勉強動手讓她清醒,否則誰會想打一個蠢得像豬似的女人啊!

「是嗎?」

荊靈香慌亂的心這下安定不少。也不知道是為什麼,打從一年前,他在街上巧遇從外地混混手中救了她之後,他們就很自然地熟稔起來。

不只是因為他是她的救命恩人,碩雅還給她一股很熟悉的感覺,讓她不自覺的想親近他,那感覺就像親人似的。

所以以為自己闖了大禍的她,才會想也沒想的就往他的風雅居闖來。

「真的不會怎麼樣嗎?可是我听他那聲悶哼,好像真的很痛耶!」

「你差點斷了他的命根子,你說他能不痛嗎?」

「唰」地一聲,屠碩雅沒好氣的闔上手中的扇子,斜睨著荊靈香那緊張兮兮的模樣。

這丫頭,平常機靈得很,可怎麼一踫到赫連又槐的事,就笨得連豬都要嫌了。

「命根子」那是什麼東西啊?

赫連又槐的命根子不就是赫連家和他那座藏有金銀財寶的金庫嗎?

雖然已是人妻多年,但因為未曾圓房,荊靈香對男女之間的情事其實陌生得緊,她只不過是記得拳腳師父的交代,出于本能的攻擊罷了。

一看她那迷糊模樣,屠碩雅就知道她還是不懂,伸手,揉了揉發疼的額際,決定不再與她廢話下去。

他敢肯定赫連又槐那家伙命長得很,就算胯下被狠踹一下,頂多是嘗到椎心刺骨的痛罷了,死不了人的。

想著,迷離的眼神驀地閃過一絲情緒,但快得讓人完全沒法捉住。

「我問你,你去找柳媒婆了嗎?」

「找了。」荊靈香好乖巧地點了點頭。

從屠碩雅緊攢的眉頭,她看出他的耐性又快被自己磨光了,為了避免自己又莫名其妙地被踹出風雅居,她知道自己得要小心些。

「那她答應了?」

「起先沒答應,但我已經照你說的,「惡狠狠」的威脅她了。」鼓著腮幫子,荊靈香話說得很用力,彷佛這樣更能讓人信服似的。

「嗯!」屠碩雅滿意的點點頭,兩片薄唇緊抿了會,沉默不語似是在思索著什麼,未幾就又開口說道︰「你可以回去了。」

「啊?!」聞言,荊靈香不敢置信地圓睜了眼。

他怎麼突然下起逐客令了?

他都還沒告訴她,她傷了赫連又槐究竟該怎麼辦耶!

「你放心吧,赫連又槐不會對你怎麼樣的。」

瞧她那傻不愣登的模樣,也不知道赫連又槐到底看上她什麼?

听說,他最近可是將靈香像寶貝一般的小心照看著,顯然靈香嚷著要離去,已經勾起他的在意。

這樣正好,他還打算讓他更在意些,他得知道赫連又槐在意靈香到什麼程度,才清楚該怎麼往他的痛處踩。

屠碩雅唇畔驀地勾起一抹笑,可是心煩意亂的荊靈香壓根沒瞧見。

「可是……可是……他說要圓房耶!」絞弄著手指,荊靈香話說得吞吞吐吐,頰畔也飄來兩片紅雲,心兒更是怦怦直跳。

雖然她不是很明白圓房到底要做什麼,可也知道那是夫妻間才會做的事。

「放心吧,只要你拒絕得夠堅定,他不會硬逼你圓房的。」

只要她強硬的拒絕,驕傲如赫連又槐是萬萬不可能霸王硬上弓的。

「咦,對了。」像是突然想起什麼,荊靈香疑惑的問道︰「為什麼你好像很了解赫連又槐似的?你究竟跟他是什麼關系?」

自從她結識這個青衫之交,算算也有一年了,但她還真的模不清他的來歷,只知道他對赫連家似乎很熟悉。

可每回問他,他都不願說清楚,只說是舊識,偏偏她這個赫連家的少女乃女乃卻從來沒在赫連家見過這個舊識。

面對她的問題,屠碩雅眸中閃過一絲訝然,但他卻沒回答,直接當成沒听見的回身,步入內室。

「你快走吧,我累了。」

荊靈香偏著頭,瞧著那片因為屠碩雅的輕拂還不住晃動的珠簾,隱隱覺得有哪兒怪怪的……

但人家都不留客了,她也不至于厚臉皮的繼續留在這兒,聳了聳肩,她轉身就走,似乎對于屠碩雅翻臉像翻書一樣的行為很習慣了。

可,該去哪兒呢?

她傷了赫連又槐跑出來,他的火氣一定很大,搞不好已經布下天羅地網等著她了。

所以赫連家不能回,荊家更是不能回去,畢竟那日娘親已經將她氣上心頭。

驀地一股孤寂涌上心頭,她漫無目的地走著,再抬頭時,赫然發現她待了好幾年的赫連家矗立在眼前。

她怔愕地望著那華美的大屋,心緒一陣起伏。

怎麼又走回這兒了?不是巴不得要逃離嗎?

甩甩頭,正猶豫著自己該不該進屋時,突然間,她的背脊一陣發涼,驚覺不對的她剛要回頭查看,一股劇烈疼痛已然襲至,連痛都還來不及呼,整個人就陷入一片漆黑之中……

手機用戶請閱讀︰滋味小說網繁體手機版︰https://m.zwxiaoshuo.com/cht/

        滋味小說網簡體手機版︰https://m.zwxiaoshuo.com/

(快捷鍵 ←)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快捷鍵 →)
當家,下堂去最新章節 | 當家,下堂去全文閱讀 | 當家,下堂去TXT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