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熟娘子 第十章 作者 : 子纹

安朝云很顺利的买到下午一点的候补机位到香港。离开这里,代表她与雷予辰的关系就会徹底的断了。

往事在她的面前裂开一个大大的缝隙,她冰冷双手捏着手中的机票,思绪不停打转。

比尔送她到出关大厅,“小姐,一帆风顺。”

“谢谢你,比尔先生。”她挤出一个淡淡的笑容,对他挥了挥手,目送他离开。

刚转身,比尔的手机响了,他马上接起,一听整个人震了一下——

他急忙叫住正要入关的安朝云,“小姐,等一下!先生出了车祸,现在正送往医院途中!”

“先生坚持要见你,小姐……”比尔试探的问:“你愿意跟我去一趟吗?”

他怎么会问她这种可笑的问题,她飞快的跑向出口,她的行动已经回答了比尔的问题。

“小姐,车子停在停车场。”比尔拉住慌乱的她。“这里。”他带她往电梯的方向。

安朝云全然失了主张,只能随着他安排,她的心中无法控制的生起恐惧和愤怒,她可以离开——离得雷予辰远远的,但是她不能接受他的死亡。

她的脑海中盘旋的尽是所谓的诅咒,若真是诅咒成真怎么办?无数复杂的感情充斥心头,煎熬着她。

比尔车开得飞快。

她木然的看着窗外飞逝的景色,她得让脑子一片空白,不然她一定会崩溃。

到了医院,她立刻下车,在急诊室外看到焦急的雷康德。

她的心不由得往下沉,“人呢?”她强迫自己开口问:“予辰呢?”

“他受伤了。”

受伤?!不是死亡——她颤抖着。

“他流了很多血,”雷康德的口气中有着难以压抑的怒气,“这一切都是你造成的!他一知道你离开,就开车要去追你回来,车子失速撞到安全岛。”

她的脸色因为他的指控而惨白。

“更该死的,”雷康德吼道:“他不愿意接受治疗!”

“什么?!”

“这个死小子威胁我,”他一脸的苦恼,“如果不把你找回来,他就让自己流血至死。”

“他疯了——”

“没错。”他火大的打断她的话,“他疯了!我也快被你们整疯了,你还是个两百年前来的古人类——真是太可笑了,我怎么可能相信这种鬼话!你现在就立刻给我进去,如果我儿子有什么三长两短,我就要你的命,反正活了两百多岁,你也该寿终正寝了。”

虽然雷康德的脾气不太好,但实在不是会把狠话挂在嘴边的人,他似乎被雷予辰的车祸吓到有点语无轮次。安朝云没有迟疑,立刻冲进急诊室里。

她一眼就看到他。雷予辰坐在病床上,双眼紧闭,鲜血从他的额头流下来,他的手上也有不少擦伤,此刻还不断流血,但是却没有人医治他。

“你在做什么?”看到他身上的伤,她的眼眶红了。

听到她的声音,他微微将眼睛打开。

他们四目相接,视线纠缠再也分不开。

“等你。”他的声音嘶哑,因为用力而牵动伤口,痛得他皱了眉头。

“你这样跟自杀有什么两样?”她冲到他面前,看着四周的医护人员,“你们别站着,赶快救他啊。”

没有人因为她的话而有动作,因为刚才雷予辰已经严肃的警告过他们,除非他点头,不然他不接受治疗,若有人敢不听,他会让不听话的人付出代价。

“为什么不救他,你们——”

“你不走了吗?”雷予辰觉得一阵晕眩袭来,他强打起精神,要晕可以,但是得稍候——

她忍不住哭了出来。

“你真的相信有诅咒吗?”他低声问道,“因为你,我会没命……我想或许是真的。”

她哽咽的看着他。

“我不喜欢看到你的眼泪。”他吃力的抬起手。

她飞快的握住,鲜血从他手臂上的伤口流下来。

“为什么要走?”

“我们不能在一起,”她低声说道:“或许真有诅咒,说不定我哥的诅咒真会……”

“或许我的祖先真的害死了你全家,但又如何?那已经过两百年了,为什么我们要被两百年前的事情给影响?如果你真的相信诅咒,那为什么不试着把自己想成我的护身符呢?如果你待在我身旁,就不会有危机出现在我身上,只要你离开,我就会有意外,你看——现在不就是最好的证明?”

“你这个笨蛋!”她啜泣着。“你说你要救你弟弟,难道你忘了你的梦想吗?如果你有个万一,就什么都没有了。”

“我不在乎,”他的嘴角勾起讽刺的弧度,“失去你,就算能救回他,我的人生也不完整。”

他的告白令她动容。

“你大可现在转身离开,我真的会死,如果你要走,现在就走,我死了也不关你的事。”

往事与他的影子交叠,就算有恩怨,一转眼也已经两百年,她的心头永远都会有伤痕,她很清楚这一点,只是真的已经是两百年前的恩怨了……

她仔细凝视他的脸,小心的亲吻他受伤的脸,“或许我穿越两百年来不是没有原因的,我不走了!不走了!求你——接受治疗好吗?”

听到她的话,雷予辰缓缓的露出一个无力的微笑,“庆幸你点头了,不然我可能真的会没命。快点动手,我的女人要留下来了,我可不想死!”像是用尽最后一丝力气似的,他说完便晕了过去。

“予辰——”

“小姐,请你到外头去!”医生立刻推了安朝云一把,“虽然流了很多血,但是绝大部份都是些皮外伤,止血包扎之后就没事了。”

安朝云一脸苍白的被请了出去。

雷康德用意味深长的眼神看着她。

她不安的看了他一眼,“你认为是我害了他?!是吗?”

他沉默了好一会儿,最后很不情愿的说:“予辰说的也不无道理,你是该留在他的身边守护他。”

安朝云很意外,他的意思是同意她跟予辰在一起?!

“只要他没事,你们就结婚吧!”雷康德有点不自在的说。

她有片刻怀疑自己听错了,但是看着雷康德坚定的眼神,她的心不由得生起喜悦的泡泡,“谢谢你。”

“为什么你姓安呢?”他叹了口气,“我的感觉很复杂。”

她的感觉不亚于他,她深吸口气说道:“但是我依然坚持——是多克家害害了我们,我没有污蔑多克家。”

“你——”他一时语结。

“我亲眼所见,亲耳所闻,至于你——你所知道的一切都是听他人口耳相传相传,所以当然我说的才是事实,是多克家欠我,不是我欠多克家。”

“我可以想见,如果予辰再继续放任你的话,你早晚有一天会跟他一样爬到我的头上。”雷康德忍不住咕哝。

“雷总裁,”安朝云轻笑,“你这么说不就等于承认予辰早就不把你放在眼里了吗?”

他倒怞了口气,这个女人……他的面子真的挂不住了。

他的手一挥,故做大方镇定的说:“算了,不跟你这个小丫头计较,你给我乖乖在这里等消息,我出去怞根烟。”

“雷总裁,请慢走。”她看着他离开,然后望向一旁嘴角含笑的比尔。

比尔忍不住对她竖起大拇指。

她微微一笑,然后视线转向急诊室的方向。命运有时也不全然都是残酷的,毕竟他们还活着,并且相守在一起。

她的心依然为了两家人之间的恩怨情仇而有些不踏实,但终会找到方法解决,只要雷予辰能够好好的活着……

而其实在安朝云与雷予辰对谈时,雷康德接到妻子的电话,慧妮一向天真浪漫,相信只要彼此坚定相爱就可以拥有幸福,所以一知道丈夫试图把安朝云赶走,气愤的数落了他一顿,甚至撂下狠话,若是他让儿子失去所爱,让她也会如法炮制,让他失去所爱——也就是她。

雷康德这辈子最担心的就是妻子不理会他,所以就算心中还是有迟疑,但还是选择了妥协。

而且他还听到他们提到了要救予恩——人都死了,怎么救?!

疯狂科学家的狂妄想法,只是,真不可能有实现的一天吗?他想到安朝云这个来自两百年前的女人,也许,没有什么是不可能的……

安朝云虔诚的在爹和兄长的牌位前上香,然后替一旁观音神像点上沉香,室内很快充满淡淡的香气。这几个夜晚,她没来由的感到心浮气躁。

或许是因为这次雷予辰进实验室已经将近一个月,虽然夜晚他会回来陪伴她,但是这几日她却恶梦连连,一想到梦境,她忍不住轻喟。

就算发明成功了,他们可以改变诅咒,让雷予恩不要死,但是这代表着诅咒就失去效力了吗?!

她找不到答案,偏偏这个问题,她无法跟雷予辰谈,因为他一点都不喜欢这个话题,她深吸了口气,让沉香的香气安抚她的情绪。

“朝云!”

她收回心神,露出一个微笑,这个时间他竟然离开了研究室?她推开窗户,看着底下的男人。

“你一定要下来看看。”雷予辰对她喊道:“我迫不及待想要让你看看我的成果!”

他声音中的活力不自觉的使她的心也跟着悬了起来。她离开窗边,转身飞奔下楼。

这一年来,雷予辰依然为了在雷康德眼中看来疯狂的科学研究着迷。

人生在世不过几十年,肩膀上扛着脑袋不只是为了吃饭,除了追求金钱之外,梦想也很重要,雷予辰说服了父亲,研究的经费毋需费心,一次次的失败,他从不灰心,她相信他终会成功,而今或许时候已经到了……

见到她,雷予辰用力的一把将她抱了起来。

他们的周遭仍是有保镖,不过雷予辰不改过去厌烦的态度跟他们处得相当不错,因为他可以理解当初父亲派人保护他的心情,他也一点不要安朝云发生任何一丁点的不测。

“过来。”他揽着她走向大宅后方。

占地超过百坪的建筑,是雷予辰平时研究的地方。这是属于雷家的禁地,没有任何人可以进入,除了安朝云以外。

“你成功了吗?”安朝云低语的声音中有着期待。

“我并不确定。”雷予辰的双眼发亮,“我已经可以藉着云层变化,侦测出来到这个时代的那道红光出现的时间,我可以使时光机的速度加快,造成时空断层,或许真的可以回到我想去的年代。你知道,我设计了两台时光机,现在其中一台应该可以实际躁作看看。”

“另一台呢?”她好奇的问。

“等我们回来之后,我再详细的告诉你。”

“好,不过,”她兴奋的道:“我要跟你一起去。”

“不行。”雷予辰轻摇了下头,“我不能让你冒险。”她就如同他的生命一般,他不想她有任何闪失。

“可是我要。”她的手坚持的拉着他,“我相信你,一定不会有事的。”

他仔细的看着她,亲吻了下她的脸,“你比我还要有信心,不是吗?”他贴着她的头发喃喃的说。

“当然。”她抓住他的手亲吻,“你是全天下最棒的,而且我们现在是要去改变诅咒。”

他不以为然的嗤之以鼻,“没有诅咒这回事。”

“我不认为,这些日子以来,我不断的作恶梦,只要我睡下,就好像会看到我哥哥……”

他的手轻点着她的唇,看出了她眼底的不安,“我不会有事的。”

“我也这么告诉自己。”她的口气一点都不确定,“但是我没有办法不担心。”

或许找到一个办法证明诅咒可以被改变,她的心会踏实一点。她不想要过着提心吊胆的日子,整天害怕他会遭受不测。

“好吧!你跟我去。”他同意了,“我们得快点,时间不多了。”

听出了他口中的让步,安朝云露出一个甜美的笑容,紧搂了他一下。

“我们只有十分钟的时间,”没时间体会成功的快乐,雷予辰急忙的说道:“这次红光所造成的时空断层时间太短,若错过这次,得等半年。你过来坐我的位子,你可以控制吗?”

安朝云震惊的摇头,她连车子都还不会开,现在就要她握着时光机的方向盘,这怎么有可能?

“你不行也得行!”若照当初他所调查的时间,予恩差不多要出发去机场了,他催促着她,“你可以的。”

“不如我去阻止他吧!”她提议道。

“你?!”

“对。”她用眼神示意他开门,“快点!你不是说我们只有十分钟吗?快一点!”

看她一脸坚持,他忍不住倾身向前亲了下她的颈子,“小心点。”

她对他微笑,然后跳下车。

说来好笑,她之前一直陪着雷予辰在台湾。还没有机会到兰泽集团在法国的总部,而第一次到来,竟然是在这个时候。

没时间打量四周,她匆匆忙忙的踏上阶梯,正好看到一行人从电梯走了出来。

她的眼睛一亮,看到了高大的比尔。

“比尔,你这次没跟我去,我想我应该会很不习惯!”雷予恩侧着头对一旁的比尔说道。

“我可以陪先生去。”

“不用了。”雷予恩爽朗的笑道:“你已经太久没有放假,所以别再让我破坏了你的假期,反正这次带着研究人员去非洲只要找到我所想要的味道,顶多一个星期我就回来了,你可以上楼去拿你的东西,回去放假吧!”

“谢谢你,先生!”比尔的脸上露出难得的微笑。

在雷予恩的坚持下,比尔转身搭电梯回到楼上。

“雷予恩!”安朝云跑得几乎喘不过气,冲到雷予恩的面前。

雷予恩眼明手快的扶住了她,“小姐,你没事吗?”

“没有。”她喘吁吁的对他挥了挥手,“予辰要我告诉你,你不能去非洲。”

“予辰?我哥哥?!”雷予恩抬起手阻止要上前来架开安朝云的保镖,“你是——”

“他的妻子。”

他一脸的错愕,“我哥结婚了?!”这该死的家伙竟然没有告诉他这消息,真是太过份了!

“对。”安朝云点头,近看雷予恩,才发现两个兄弟真的好像,“总之不管怎么样,你不能去!”

“不可能,我有研究要做。”

“任何研究都比不上你的生命重要。”

雷予恩忍不住哈哈大笑,“这句话你应该去跟我哥哥说,他做起研究来才真的是六亲不认。”

“以前或许是,现在不会了。”她自信满满的说:“他至少得要分出一半的时间陪伴我。”

他笑得更开心了,“不错,没想到研究狂也有回归正常生活的一天,看来你很特别。”

安朝云看着几乎跟雷予辰一模一样的脸庞,她终于可以理解,为什么雷予辰倾其所有也要救他,雷予恩若真的这么年纪轻轻就死了,真的是遗憾。

“我喜欢你身上味道——好特别。”雷予恩忍不住皱眉细思,“是繁花时节吗?”

“是。”她点头,这是雷予辰的外曾祖父亲自送给她的香水。

“没错,是繁花时节。”他突然凑近她的发际。“不过还有其他的味道。”

她吓了一跳,下意识的退了一步。

他敏锐的看着她,他有受过完善的闻香训练。所以他肯定她头发散发的香味不全然是繁花时节的味道。“你还擦了什么吗?”

她摇头,然后想到,“我早上拜观音的时候点了沉香。”

“沉香?!”

“对。”安朝云表情一变,“反正你只是想要找出一个更迷人的味道,干么跑到非洲去?就用沉香吧!你不是很厉害吗?你可以想办法综合西方与东方的香味。全新的繁花时节——西方的狂野与东方的柔美,很不赖吧?”

雷予恩抚着下巴,想着这个可能性……或许这真的可行——而且在行销上头会是更大的噱头。

一个结合了东西方的传奇……

“不错,我该好好谢谢你!”他一个弹指,兴奋的转过身,“这趟非洲行取消。”

安朝云重重的松了一口气。

“对了,我哥哥呢?”

“在外面。”她指了指外头,“我去叫他。”

“好。”雷予恩迫不及待的想要回到研究室去。“待会儿见!”

“待会儿见。”正确一点来说,是五年后再见——安朝云兴奋的转过身,回到雷予辰身边。

“如何?”

她比了个OK的手势,用力的抱着他,“他是个不错的人。”

“就算再不错,也已经来不及了,你已经是我的了。”

她忍不住笑了出来,搂着他的脖子,“这代表他没事了吗?”

“当然。”他的口气信心满满。

“这样安家人所下的诅咒失效了吗?”

“没有诅咒。”他瞥到天空出现了熟悉的红光。

“你明知道有。”

听到她的轻叹,他分心的看着她,不是没发现她眼底的陰影,这几天,她睡得并不安稳,他担心她却偏偏无能为力。

“我们回去吧!”他微笑的看着吧,“我要把你正式介绍给我弟弟。”

她也对他挤出一个笑容。

雷予辰目光专注的看着天空出现的红光,回想他们初识的那日……他如果可以救予恩,没道理无法救她死去的哥哥——

只是两百年前……连他都没有把握,所以他不会把自己的计划告诉她。他不知道需要花多久的时间,这么做不是为了他或多克家,而是想为她将心中的伤痕持平,这样她才能真正的重展笑颜,与他共享未来……

“你在想什么?”

他伸出手摸着她的脸颊,“在想怎么才能让你快乐。”

听到他的话,安朝云的心弦颤动不已,她该满足了。她轻吻了下他的唇,恶梦又如何?在他的身边,她相信恶梦终会有消失的一天……

[全书完]

*想知道诅咒是否已顺利解开?子纹甜柠檬系列188共白首,下《晚成良人》将带你回清朝一探究竟!

手机用户请阅读:滋味小说网繁体手机版:https://m.zwxiaoshuo.com/cht/

        滋味小说网简体手机版:https://m.zwxiaoshuo.com/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早熟娘子最新章节 | 早熟娘子全文阅读 | 早熟娘子TXT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