腹黑太岁 第十章 作者 : 子纹

才走出公司大门,侯心彤略微失神的看着黎思宇刚才交给她的资料,一切的矛头都指向刘景蓉。

从监视器里拍摄到的,确实是刘景蓉拿着包裹进快递公司寄送。

但是送的是香水,并不是什么违禁品,所以就算查到东西是她寄的,在法律上也不能判她什么罪,但至少对这个人,他们知道要有所防范。

刘景蓉为什么要这么做?一个弄不好,她可能真的会害死宁梓扬,一想到这里,侯心彤就感到痛苦不已。

她不知道关于这件事,宁家会做出什么样的处置,毕竟宁梓扬的父母已回到台湾了,现在他们全都在公司里头,聚在一起讨论此事。

她不想留在那里,于是决定先下班去买菜,决定今天好好的大展身手,让大伙儿吃顿大餐。

而且她的身分也有点尴尬,毕竟他们讨论着要对付的可是养育她长大的刘家人。

就在她失神的当下,突然一辆红色的车子急促的停在她的面前。

侯心彤吓了一跳,微退了一步,她弯下腰,看着坐在里头的刘景蓉。

“上车。”刘景蓉降下车窗,冷冷的丢了一句。

看到她,侯心彤忍住想要斥责她的冲动,深吸了口气问:“有什么事吗?”

“我叫妳上车!”刘景蓉侧着头看她,“难不成现在只有妳妈才请得动妳这个宁家未来的媳妇吗?”

这顶帽子扣下来,使侯心彤心中压下一股压力,她拉开车门坐了进去,“我要去买菜,没有多少时……”

她的话还没说完,刘景蓉已经狠踩油门,车子冲了出去。

一路上,她的车子不停的加速。

侯心彤一颗心立刻悬在半空中,“妳做什么?停车!我要下车!”

“妳会怕?”刘景蓉分神看她一眼,然后得意的大笑,“真有趣!”

因为看到她脸上的恐惧,所以刘景蓉车子更是开得飞快,甚至还惊险的闯了几个红灯。

“妳疯了!”侯心彤感到一阵不祥的寒意袭来。

“就算我疯了也是因为妳。”

她将车子猛然转弯,侯心彤不由得惊恐的紧闭双眼。

很快的,她发现刘景蓉把车子往郊区开去。

“妳要带我去哪里?”

她没有回答,依然维持着急驶的速度。

侯心彤立刻打开皮包拿出手机,按下按键,准备找人求救。

刘景蓉眼角看到她的动作,立刻紧急煞车。

侯心彤整个人向前倾倒,连忙手撑着前方的置物柜,才稳住自己的身子。她愤怒的看着刘景蓉,“妳到底在做什么?!”

刘景蓉试图抢过她手中的手机,但是侯心彤没有让她如愿,挣扎着推开她的手,想要打开车门下车。

但是刘景蓉的力气在她之上,她用上半身压住了她,然后打开置物柜拿出里头预藏的水果刀。

一看到那发亮的刀锋,侯心彤的动作立刻一停。

“妳……妳这是在做什么?!”

“把手机给我!”她一手拿刀,一手对她伸出手。

侯心彤紧张的吞咽了下口水,把手机给她。

“景蓉,把刀放下,小心伤了妳自己。”

刘景蓉的下巴一扬,将手机丢到后座,“妳担心妳自己就好。”

侯心彤无力的一叹,“妳到底想干么?”

“妳妈妈说,妳要跟宁梓扬结婚了?”

她为了这件事来找她,难不成她到现在还不愿意放弃嫁进宁家的念头?

“我们是有谈到婚事,”她识相的没有在这个节骨眼激怒她,“但确切的日期还没订。”

“难道他都发病了还没让他得到教训?!”

“妳还敢说?!”侯心彤虽然要自己冷静,但语气还是忍不住一扬,“我们都查出来了,香水是妳寄送的,妳为什么要这么做?”

“还用问吗,我得不到的东西,妳也别想得到。”

侯心彤一愣,一抹痛苦滑过心头,“为什么要这么仇视我?我们都没有兄弟姊妹,难道不能和平相处吗?”

刘景蓉嘲讽的说:“妳妈妈抢走了我爸爸,妳还指望我跟妳和平相处?”

“我妈妈没有抢走刘叔叔,他们是相爱而决定相守在一起。”

“在妳还没来之前,我爸爸开心的替妳布置房间,还买了许多我喜欢的娃娃给妳,我看中了一个想拿走,他还骂了我一顿,从小到大他从没骂过我,他竟因为妳跟妳妈而骂我,他都把时间花在陪伴妳们身上,根本不管我!”

看着她眼里的失落,侯心彤心中一紧,怎么她这么多年来竟然没有发现刘景蓉的脆弱,当年的她也还只是个孩子,失去了母亲,父亲又很快的迎娶了另一个女人,她感到孤寂,但却找不到任何人陪伴,于是只能从欺负她之中找到平衡。这份认知让她的心都痛了。

“妳为什么这么看着我?”

“我想,我欠妳一句对不起!我应该早点发现妳的不快乐。”

她的话听在刘景蓉的耳里只觉得讽刺。“妳以为妳这么说我就会放过妳吗?”

“当然不会,”看着她眼底的狂乱,她不禁同情起她来,“毕竟在妳的眼中,我把刘家害惨了。”

刘景蓉冷冷一哼,“妳这个白痴!”

侯心彤小心翼翼的将手藏在身后,移到门把上头,但是刘景蓉接下来的话却让地忘了所有的动作。

“妳真好笑,妳真认为自己是扫把星?难道妳不知道巧合是可以被制造出来的吗?”

她的脸色刷白,“什么意思?”

“我爷爷发现我拿了妳房里的娃娃后把我训了一顿,我生气,没想到爸爸疼妳,就连爷爷也跟着变了,他直说妳是个乖巧的好女孩,要我把东西拿回妳房里放,我不要,他抓住我,我便推了他一把,谁知道他就摔下楼去了。”

她的话使侯心彤倒怞了一口冷气。

“妳妈每天傍晚都去花园浇花,她肚子的孩子是男孩子,一旦出生,我更没地位了。”

“妳做了什么?”侯心彤几乎快无法呼吸了。

“我只是到厨房拿了点油洒在她经过的路上而已,这样就简单的摔掉她肚子里的孩子。至于我爸会中风,是因为我要他出面逼你跟宁梓扬分开,他不愿意,我跟他大吵一架之后发生的。”

侯心彤大大的喘了口气。

“爷爷的死……不会也跟妳有关吧?”

刘景蓉冷冷的看着她,“或许妳觉得我很狠,但我还不至于对自己的爷爷下这种毒手,他已经躺在床上那么多年,身体能撑到现在已经很难得了,只是妳倒霉,正好回国的时候他过世了。”

心头的释然几乎使侯心彤垂泪。

多年以来,她一直背负在身上的包袱,在这一瞬间全然的卸下,原来这一切真的与她无关。

刘景蓉的话彻底的解开她心中的死结,她想要立刻去找宁梓扬,她要告诉他这此事,她可以心无芥蒂的跟他相守在一起,只是她现在的处境……

她感到浑身冰冷,在这么多年之后,刘景蓉选择全盘托出,绝对不是良心发现,而是打算伤害她。

“景蓉,”她困难的开口,不知道怎么从这场危机中脱逃,只能放低姿态,“我知道妳的痛苦和不快乐,我真的、真的很抱歉。”

“少来了!”刘景蓉轻嘲,“妳现在一定很得意,刘家垮了,而妳竟然要嫁进有头有脸的宁家。”

“刘家不会垮,只要妳愿意,”她放柔语调,“我会全力帮助妳,我绝对说到……前面有辆车!”趁着刘景蓉分神,她立刻推开车门,整个人因为太过慌张而滚出车外。

“妳不准走!”刘景蓉吼道。

侯心彤忙不迭的从地上爬起来,没命的往前跑,但是穿着高跟鞋的她跑没几步就被刘景蓉从后头抓住。

远远的一辆出租车出现,她像是看到救星的挥舞着双手,车子停了下来,意外的是,夏语晴从车上冲了出来。

要不是因为心彤失神忘了将钱包带在身上就离开办公室,她也不会出来追她,更不会这么刚好看到她上了这女人的车。

“妳这个疯女人!”夏语晴一把扑了上去。

没有料到夏语晴会突然扑上来,刘景蓉抓住侯心彤的手一松。

侯心彤跌坐在地上,“语晴!”她惊慌的嚷道,“小心,她手上有……”她的话还没说完,就看到原本扭打在一起的两个人身子同时一僵。

这一瞬间,侯心彤心脏已经跳到喉咙口。

夏语晴从刘景蓉的身上滚了下来,腰际的米色衬衫被鲜血染红,她发出的声吟刺痛了侯心彤的心。

“语晴?!”侯心彤心下大骇,手脚并用的爬到她的身旁。

“他妈的!”夏语晴捂着腰,吃力的说,“她偷袭我……”

“我送妳去医——”

“小心!”看到刘景蓉重新站了起来,夏语晴嚷道。

侯心彤转过身,不过刘景蓉的手还来不及碰到她,冲过来的宁梓扬已经一把将她给推倒在地。

而随后赶到的黎思宇立刻将她压制在地上。

“臭小子,我不是叫你不要跑那么快,”跟在最后的宁浩旭不忘叨念自己的弟弟,“小心你的身体!”

宁梓扬没空理会他,他大口大口喘着气,目光急切的梭巡着侯心彤,“心彤,妳没事吧?!”

侯心彤一脸苍白的摇着头。

“是语晴……”她声音发颤,“大哥!”她的目光转向宁浩旭。

宁浩旭立刻取代侯心彤的位置,快速的替夏语晴检查伤口。

宁梓扬的手紧紧的抱着侯心彤。

检查之后,宁浩旭伸出手打横抱起夏语晴,“放心吧,皮外伤而已,她死不了。我先送她进医院,警察来了你们再处理。小子,”他不忘看着宁梓扬一眼,“以后可别这么跑了,会要命的!”

远远的,警车的声音接近了……

当宁梓扬和侯心彤做完笔录走出警局时天色已经全暗了。

司机已经等在门口,他带着她上车前往医院。

“你还好吗?”侯心彤担忧的看着他,他看起来有些疲倦。

宁梓扬伸出手将她给揽在身旁,摇了摇头,敏感的察觉到她的闷闷不乐,心头滑过一丝心疼。

“妳呢?还好吗?”

她试着微笑,但失败了。她叹了口气,伸出手搂住他的脖子,她需要拥抱来遗忘与危险擦身而过的恐惧。

“我给哥打过电话,”他的手轻抚着她的背,“语晴的情况很稳定,还有力气在病床上呼天抢地的喊痛,他快被她弄疯了,打算明天就把她赶出院。”

他的语调轻快,希望她能放松下来。

果然侯心彤的嘴角微扬了一下。

“这女人也真是的,”宁梓扬不由得摇了下头,“她打电话说妳上了刘景蓉的车,车开得像要下地狱似的,我就要她不要轻举妄动,没想到她根本不听我的。”

“她救了我一命。”

“我知道,”他收紧了手臂,“这份情我会记在心里,好好感谢她!”

“要不是因为我,她也不会受伤。”

他低头看着窝在自己怀里的小女人,她脸上流露出一种难解的复杂神情。

“妳该不会又要说什么扫把、拖把星之类的吧?”

她没好气的抬头瞄了他一眼,“不是!而是陈述一件事,她确实是因为我而受伤。”

“是啊,”他叹了长长的一口气,“还坏了我英雄救美的打算。”

她轻捶了下他的肩膀,想起了刘景蓉,她的眼眸低垂,“你说景蓉会怎么样?”

“已经交给警方了,警方会处理。”他抱着她往后倒向椅背,伸展了下他的长腿,方才她做笔录的时候,他已经注意到了她对刘景蓉语多维护,她能有此宽恕他人的雅量,已经很好了,要是他,可一点都不会跟她客气。“每个人都该为所犯的错付出代价。”

她重重的叹息一声,手轻触着他的脸,“我知道,只是她也很可怜,说到底不过就是渴望一份爱吧!她认为原本该属于她的一切,在刘叔叔娶了我妈之后就被夺走了,所以她从伤害我之中得到满足,毕竟我难过我妈也不会好过,这些年来,为了我的事,我妈在刘家确实没有办法抬起头来做人,还暗自流了不少的眼泪。”

她的思绪不停的翻转,他伸出手拥住她。

“别想了,一切都雨过天青了,她会接受法律的制裁,不会有机会再伤害任何人。”

“我知道,但是——帮帮她吧!”她眨着睫毛恳求他,“在可能的范围之内。”

“她这么对妳,妳还要帮她?”

“奶奶和玲婶都说要有量才有福……”

他摇着头,打断了她的话,“这两件事不能相提并论。”

“梓扬。”她柔声的要求,楚楚可人的盯着他不放。

宁梓扬皱眉,没道理在刘景蓉伤害了他所爱的女人之后,他还要提供协助。

“拜托!”她撒娇的靠在他身上,“就当是看在刘家养我到这么大的份上。”

拒绝的话到了嘴边,但是看到她乞求的双眸,宁梓扬又将话吞了回去,“妳这个笨蛋!”

她听出他话中的妥协,不禁露出笑容,搂住他的脖子,亲了他一下,“其实当个笨蛋也不错。”

他笑她的天真,“又想说什么傻话?”

“不是傻话,若是当个笨蛋,可以生活简单点、想法简单点、感情简单点、处世简单点,那我情愿当笨蛋。”

他看着她美丽的眼睛中充满温暖,伸出手点了点她的鼻子,然后紧紧的将她给抱个满怀。

“没想到妳笨归笨,”一股怜惜从他的心头流出,“说出来的话竟然还有那么一丁点道理。”

“当然,所以这辈子我只想当个笨蛋。”

“好啊,”他吻住她,“反正好像只要一遇到妳,我也会跟着变笨、变傻,聪明不起来一样。”

“既然这样,”她的双手握住他的手,然后放在自己的心上头,“我们就笨在一起好了。”

他忍不住大笑。

这个笑声在她耳里听来就像是天籁,相信一辈子她都不会感到厌烦。

这一刻,她的心不会再摇摆了!

不论她命好命坏,只要她懂得珍惜自己所拥有的,她就可以得到满足,在他毫无保留的怀抱之中,她已经找到了幸福。

“夭寿,真是有够夭寿。”

“妳口不渴吗?”宁浩旭瞄了眼一直在床上哀哀叫的夏语晴。

“他妈的,真的很痛耶!你会不会是蒙古大夫啊?”

“拜托,”这女人实在很不讲理,“帮妳处理伤口的是我们外科医生,又不是我。”

“你的意思是那个外科医生是蒙古大夫吗?”

宁浩旭差点被口水呛到,“我没这么说,那位医生可是我们外科最帅的一个。”

“人长得帅不代表他就不是蒙古大夫。”

宁浩旭忍下怒气,要不是看在她救了他未来弟媳的份上,他实在懒得理这个疯女人。

“啊!”

她突然尖叫,令他吓了一跳,“又怎么了?”

夏语晴盯着他,“三太子讲的血光之灾不会是这个吧?”

宁浩旭挑了下眉,不是很懂她的话。三太子……神明吗?

“应该是,”她抚着下巴,“这代表以后我就开始好命了吗?”

最好这样,若她还好命不起来,她的双手握拳,她就要回去找三太子算帐……

伤口因为她的大动作拉扯,又是一阵剧痛袭来。

“我快痛死了!”看着杵在一旁的宁浩旭,她忍不住冲着他大吼道:“给我止痛药啦!你这个死人——”

人生可以很简单子纹

萍水相逢遇到一位年近半百的女性,她未婚而且渴望婚姻,在期待感情降临之余又怕受到伤害。

在这个快餐爱情的时代,有她这种保守想法的人实在不多见,她希望遇到心仪的对象时对方能够主动,若是对方不主动,她就只能暗自着急,就算对方主动了,她又认为要有女性的矜持,情感不能太过放任。于是多年下来,就这么错失了许多机会,她叹了口气,以一句“没有缘分”结尾。

对于感情,她小心翼翼,觉得自己若是多释出一些好感,就会被人以为她是个随便的女人。

有些想法实在根深蒂固,我没有反驳她,毕竟每个人的观念不同,没有谁对谁错。

我只告诉她,若是遇到心动的对象,对方若跟妳一样也是单身,身边又没有伴,妳真的可以多主动一些,不会有人因为妳多说了几句话就认定妳不是一个好女人,而且,说白一点——好与坏是谁定义的呢?

缘分……对我而言,这两个字很微妙,因为我相信缘份是可以被创造出来的,

制造一些巧合、巧遇,若要说是有缘,不也可以?只是在于自己或是对方有没有那份心吧!

她不停的向我强调——人生好难!她的人生怎么会这么难?她这句话听在我的耳里觉得很有趣。

我一直坚信吸引力法则,她的人生之所以难,是因为她总是这么以为,想得太多,烦恼自然跟着来。

做任何事,包括感情,其实没有必要复杂化。人生可以很简单,而且越简单越快乐。

遇上了她,让我生出写这本以求神问卜和巧合缘分为题材的作品。我认同命运可以主宰世间许多事,但是自我的做法和想法却更凌驾于命运之上。

在面临烦恼的时候,我喜欢找人谈谈,渐渐的认同了一个真理——解决得了的事无需担心,解决不了的事,担心也没有用!所以凡事就看开一点吧!

手机用户请阅读:滋味小说网繁体手机版:https://m.zwxiaoshuo.com/cht/

        滋味小说网简体手机版:https://m.zwxiaoshuo.com/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腹黑太岁最新章节 | 腹黑太岁全文阅读 | 腹黑太岁TXT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