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初恋不过期 第十章 作者 : 猫子

“雷翼甩了你?!”

连雅萱漂亮的小嘴张成大O型,不知她的惊讶是真是假,总之是一副不敢相信的模样。

那家伙是那么的爱你呀!怎么可能?!难道翼对你的爱恋是假的不成?连雅萱正足以这种质疑的眼神盯着江庭要答案。

“有什么好怀疑的,你以为这是件光荣的事,值得我到处去说吗?”江庭睨她一眼,心情更加沮丧。

“我就说会弄巧成拙……江庭,对不起!”负荆请罪而来的李晋洋,十分的内疚。

当初雷翼—找上门,他就忍不住全招了,他看得出来雷翼是真的爱江庭,所以不忍心刁难……当然啦!不想为自己树立一个那么大的敌人也是主因。

雷家的任何—个兄弟,都不是他所能招惹的。

“不是你的错,他不是因为那个无聊的计划才和我分手。”虽然没啥元气,江庭还是分出精神安慰他。

连雅萱的眼神一飘,突然偎近江庭问:“老实招认,你是真的爱雷家老三对不对?”

“是又怎么样?我都被甩了,还有什么好说的?”才几天而已,江庭的语气中难免有赌气的成分。

“你肯早点承认就好了。”李晋洋叹息,这样他也不需要蹚这浑水了。

“就是嘛!害我们费那么多心思去搞破坏,结果还得想办法替你们复合。”连雅萱以不满的眼神睨着江庭。

“萱——”江庭打量着好友,不高兴地说:“我不想提醒你,可是你的脸快变形了,挤在那里挺难看的,想笑不用憋得那么难过。”

她话尾的“过”字刚停,屋内已充满惊人的爆笑声,怕不笑会对不起她似的。

“哈……原来你真的爱上雷翼了,报应、报应哪!”连雅萱很听话地纵声大笑,一点也不介意江庭正处于失恋中。

谁教她爱上雷骥向小庭报告时,小庭竟然说那是什么“骇人听闻”的消息,还以受惊过度的模样刺激她——那时她就想,总有一天她会等到小庭陷入爱河的,瞧!这—天不是来了吗?所以不笑个够,怎么对得起自己嘛!

“萱……”李晋洋想提醒她江庭还在失恋中,可是江庭反而给他“没关系”的一瞥。

“要笑就让她笑吧!我知道她等这一天等很久了;只要她笑到肚子怞筋时,不要怪到我身上就无所谓。”江庭倒是很大方。

约莫是笑够了,连雅萱才想起朋友的道义,在笑意未尽中好心地问:“要不要我替你去揍那个没良心的家伙几拳?放心!我不会因为他是雷骥的弟弟就手下留情的。”

她兴致勃勃的,觉得拳脚放了好久没用,都快生锈了,有机会拿出来用一用也不错。

“你该担心的是小庭会舍不得。”李晋洋朝摩拳擦掌的萱丢去—句。

连雅萱一抬头,正好看见江庭染上红霞的粉脸。

“别舍不得,那家伙都快变别人的了,替他担那么多心干吗?”她突然有感而发,—副替江庭抱不平的模样。

“什么意思?”江庭的红潮褪去,有种不好的预感。

“没有啦……只是……”连雅萱欲言又止,分明在吊人胃口。

“只是什么?萱——你再不说,我要和你翻脸了。”江庭因为她暖昧的神态开始着急。

“友情算什么呢?最好的死党竟然为了一个男人想和我翻脸,唉,女人的友谊真不值钱哪!”在连雅萱唱大戏的同时,李晋洋很识相地紧闭尊口。

“萱!你玩够没有?想当初要我‘替婚’好让你‘逃婚’时,我怎么没听到你说起友谊该值多少钱的问题?”江庭深吸口气,冷冷地问。

明知道萱存心逗她,可是一旦遇上雷翼,她实在没有心情和萱斗嘴。

“好啦、好啦!我说就是了嘛!”为了小命着想,连雅萱决定不去挑战江庭怒火攀爬的速度,赶紧道:“我听骥说,爸妈替翼安排了相亲,本来我是不在意,以为翼只是给爸妈面子才会同意去见对方一面,谁知道你们分手了……他这两天吃饭时老盯着我和骥,嘴里念着什么结婚真好,觉得我们好幸福。”她贼贼的眼光一溜,加上自已的见解,“我看,他受的打击不小,说不定一赌气,真的会和相亲的女人结婚喔!”

“他赌什么气?是他不要我的耶!”江庭听得又气又怒地直跺脚,没发现连雅萱晶亮的黑眸中,闪过一抹狡黠的光芒。

是的!连家大小姐再次陷友于不义——兴奋得很。

至于一旁不敢说话的李晋洋,始终对江庭寄予无限同情的眼光,基于小命可贵的原因,这一次,他说什么也不和萱“有难同当”,更不蹚任何的浑水。

志气不大,他只希望平平安安地度过每一天。

*******************************************************

由于相亲的女方,母亲是日本人,所以相亲的地点选在一间高级的日式怀石料理店。

雷家出席的三人,由穿着和服的女侍引领到可观赏和风庭园流水小桥的贵宾级和室,女方已先到一步。

基本上,雷翼是在父母的拜托下,基于老朋友的女儿对他有好感,父母又不能得罪重要的老朋友,他才勉为其难地答应出席相这—场亲。

因为爸妈都说对方是明理的人,任何一方的子女在相过亲以后觉得不适合,都不会勉强,他才放心地为父母来“应酬”。

可是一看到对方,雷翼自觉地倒退三步,简直不敢相信。

姑且不论雷颂达和法兰爱丝夫妻俩知不知情,对方的父母到底在想什么?!

“翼,坐下啊!就算人家小姐很漂亮,你也不应该这样盯着人家看,多不礼貌。”已经坐下的法兰爱丝,笑着提醒儿子别用瞪大的眼睛盯着人家小姐看。

雷翼看了母亲一眼,笃定她绝对不知情。

相亲的女主角是很漂亮没错,在日式和服的衬托下,更是显得典雅婉约,可是他会目不转睛,绝对不是因为她外貌上出众的气质……

瞧她娇羞脸红地低下头,雷翼起了一身鸡皮疙瘩,赶紧移开目光。

“不好意思,我这个儿子看到美女,通常比较难自我控制。”雷顿达朗声地笑道,顺便捧朋友的女儿一番。

而她也不负众望的红透脸,—副小女人的娇羞模样。

“爸……”已经在父亲身旁坐下的雷翼,禁不住低喊。

天哪!现在到底是啥局面?

“好好,我这不就为你介绍了吗?她是菲菲小姐。”雷颂达当也是急着要认识美女。

两方的家长看雷翼这么积极,全都笑开了眼,—副准备结亲家的热络样。当然啦!欲哭无泪的雷翼,只能僵直地在桌子底下猛扯父亲的衣服。

菲菲?干吗不取作娇娇算了,岂不是更女性化。

这个菲菲用“美”字形容并不过分,只可惜他心有所属,而且“性向”分明,这个“菲菲小姐”,他一点也不想招惹。

要不是怕立即走人太突兀,会让两家长辈难堪,他早就在看到菲菲的第一眼即掉头就走。偏偏他少得可怜的孝心,却选在这良辰美景蹦出来作祟,害得他现在坐在这和式厢房里,被菲菲含羞带怯的媚眼一瞄,硬是爬起一身晕眩的鸡皮疙瘩。

“翼哥哥!你为什么不说话,有哪里不舒服吗?”

菲菲爱娇的嗓音传入雷翼耳里,不知四周的人聊了些什么,令陷入自我思绪中的他猛然一惊。

翼哥哥?该不会是要他叫她菲妹妹吧?要是小庭叫还挺悦耳的,偏偏这叫“翼哥哥”的声音让他有些反胃。

“没……没有。”雷翼应酬式地敷衍,扯起嘴角一笑,“我很好。”什么时候这梦魇才能结束?老天!

“我坐到你旁边聊天好不好?”坐在对座的菲菲,一副急欲亲近他的模样。

而在座的长辈们全是乐观其成地点点头,看样子准备“适时”离去,留下空间给年轻人多聊。

“不,不用,我们这样聊就可以了。”既然穿和服,怎么就不学日本女人矜持些呢?雷翼慌张到几乎冒出一身冷汗,就怕父母丢下他陪菲菲。

“有什么关系?靠近些比较好聊,不用在意我们。”菲菲的母亲笑道。

雷翼正想拒绝,菲菲已在带羞中快速地移到他身旁,快到教他来不及反应。

菲菲的一双玉手握起他濡湿的掌心,冲着他温柔一笑:“翼哥哥!我一直都好喜欢你,所以才叫爸爸介绍我们认识,你觉得我怎么样?如果我们结婚,一定会有好可爱的宝宝,你想生几个孩子呢?”

天……天……老天!雷翼快晕也快吐了,也正因为受惊过度,没能把被菲菲紧握住的手怞回,只是不敢相信自已所听到的话。

爸妈竟然见死不救,他可是他们的儿子啊!雷翼正怀疑父母是不是难得看到他被女人吓到惊慌失措的模样,所以乐在一旁看好戏时,终于有正义之士出现了——

在所有人的错愕也来不及反应中,穿着和服的江庭拉开纸门冲了进来,硬生生地扯开雷翼被菲菲捉住的手,生气地朝菲菲吼道——

“他要生几个孩子不关你的事!”

“小庭?”雷翼是真的看到救星,又惊又喜。

挡在他和菲菲中间的江庭,回头瞪他一眼,“别问我在这里的理由,我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来,破坏人家的相亲不是我的嗜好。”

她穿着萱不知从哪里弄来的女侍和服混进来,却不明确自己要做什么,躲在门外偷听,直到雷翼这美丽的相亲对象,说起什么孩子,她就沉不住气了。

“我知道,你是在吃醋。”雷翼在错愕之后,笑得有些得意。

不管是谁通知江庭他要相亲,他都感激不尽,不仅让他从菲菲手中解脱,也让他发现小庭对他的在乎。

现在的雷翼,轻飘飘得像是快飞上云端了。

“我才没有!”她赌气地瞪着他漾着笑意的双眸。

雷翼的眸光—转,故作不悦地问:“那你破坏我的相亲是怎么回事,难得我遇到这么一个大美女,你却跑来搞破坏,太没道理了吧!”

江庭被他的话一激,气急败坏地道:“我就知道你这种花花公子没良心,见一个爱一个,算我瞎了眼,竟然爱上你这种人……”

她气到快哭出来,委屈极了。

雷翼—张俊脸在瞬间充满光芒,兴奋不已的他,不由分说地将她拥入怀中。

“你做什么?放开我啦!花心大萝卜!”她在他的怀中挣扎,火气正大,根本没意识到他有多快乐。

“小庭、小庭!你终于肯承认你是爱我的!”他兴奋得只想让全世界的人都知道。

终于,他还是等到这一天了。

惊觉自己说出什么话的江庭,涨红着脸,将他的胸膛一推,指向菲菲气冲冲地道:“你跑来和一个这么漂的女人相亲,还管我爱谁做什么?你就和她双宿双飞算了。”

她难得这么歇斯底里,可是就因为“难得”,一旦埋在心底的闷气爆发,才更狂烈得吓人。

“小庭!你不要乱吃醋,菲菲是男的、男的呀!”雷翼的话一出,和室内顿时变得鸦雀无声,除了愣住的江庭之外,其他人则是面面相对。

雷翼看出来了?!

“不愧是翼哥,识人的功夫还是—流。”不知从哪里冒出来的雷羽,漾着一张笑嘻嘻的脸庞出现。

“真厉害!什么时候看出菲菲是个男的?”有好戏看,连雅萱当然不会错过,更何况她还是骗江庭入局的“帮凶”之一。

“第一眼。”雷翼护着江庭,冷冷地看着中途出现的人,心中已经了解几分。

“真是的!我还以为自己女装的魅力不足呢!原来是被看穿了。”叫菲菲的家伙突然感叹,声音已不复娇柔——一听就知道是男声。

“平小弟!你那叫演技不足。”菲菲的“母亲”不客气地嘲笑一句。

“怎么一回事?”雷翼在被耍后自然不会有太友善的语气。

“老哥,我剧团的伙伴还不错吧!为了帮你试探美人心,演技虽然只有三分,感情却至少用上七分哟!”雷羽笑着—张脸。

“羽,你太毒了吧!”有六道慑人的光线射向没下场演戏还敢鸡蛋里挑骨头的雷羽。他们可是很用心在扮演自己的角色,还不收分文哩!

“把话说清楚一点。”眼前的情况是一—菲菲和他的父母都是雷羽剧团的伙伴,可是雷翼还是有些错乱。

“我们希望你和小庭赶快和好嘛!所以安排这一场‘假相亲’,派雅萱去煽风点火,想说小庭如果在乎你一定会来的,这样你们不就可以和好了吗?”法兰爱丝以无害的笑脸面对雷翼,说得轻松又容易。完全没去想——万一江庭赌气不来呢?

简单地说,他和江庭被所有的人算计了。

后知后觉的江庭总算在这一刻清醒,她被萱完全地出卖掉了——只可惜连雅萱在她的双眼着火之前,早已逃之夭夭,不见人影。

“啊!我们下午还有排演呢!你们继续,我们先走啦!”雷羽看了一眼手表,拖着剧团三个义务帮忙兼玩的伙伴火速离去。

好玩的部分既然已经结束,他们当然闪人去也。

“好累,我们也回去休息吧!”雷颂达带着亲爱的老婆,理所当然地跟着离去。

不负责任的一群人拍拍**一走,瞬间,和室里只剩下雷翼和江庭哭笑不得的四眼相望。

“你怎么知道,那个叫菲菲的是个男人?他那么像女人耶!”她有很多话想说,却问了脑海闪过的问题。

到现在她还是有些不敢相信,那个漂亮到会让女人羞愧的菲菲竟是男人。

“大概是本质上一种敏锐的感应,我就是能凭直觉知道。当初萱扮男装,我也是一眼就看出来。”雷翼并不引以为奇。

“这么厉害?”啧啧称奇的江庭,突然脸色一变。“你是不是男女通吃,连男人也有兴趣?”她想起他刚才还怪她破坏相亲。

和女人分享他她都不肯了,更何况是和个男人……

雷翼翻了个白眼,从来不知道她是这么多疑的女人,只好以行动证明对她的爱,在她错愕不及中,低下头封住了她的口……

有什么话,改天再说吧!他知道她爱他,已经够了。

他等待她的爱,已经等太久,也想得太久——

这个深情又狂热的吻,只是为相思求偿罢了!

++++++++++++++++++++++++++++++++++++++++++++++

虽然不是花前月下,可是雷翼选择了一个江庭平常最爱散心的森林公园,自认为万事俱备之下,秀出了求婚的戒指。

“小庭!嫁给我好不好?”他真挚地执起她的手,将那璀璨耀眼的钻戒放入她的掌心。

江庭有些心惊,更多的是幸福得想哭的悸动,他会向她求婚,代表了他有多想永远和她在一起,也表明了他爱她的决心。

因为爱她,雷翼决定结束单身贵族的生涯,因为没有她,即使单身他也不会快乐;最重要的是,他不愿意让别的男人有机会觊觎他最爱的小庭。

江庭是感动的,但正处于感动的她突然想到一件事,脸色大变,惊慌地猛摇头。

“不好,我不要嫁给你。”

“为什么?你还是不相信我的爱吗?”惨遭滑铁卢的雷翼心一紧,没想到她会拒绝得那么果断。

“不是。”她煞有介事地摇摇头,认真地看着他的眼睛解释:“我知道你很爱我,可是嫁给你的话,我和萱就成了妯娌,当朋友我就被她欺负得半死,要是变成了一家人,那我岂不是注定要被她欺负一辈子,光想我就觉得自已好可怜。”

从十六岁以来的不幸要是延续一辈子,那她未免也太凄惨了。

“因为萱,所以你不肯嫁给我?”见她点头,他简直要晕倒,可怜兮兮地辩驳:“你要嫁的人是我啊!你怎么可以因为别人而拒绝我的求婚?”

如果她只是还不想嫁,或者因其他原因而拒绝,他还可以勉强接受,顶多再接再厉努力求婚就是了;可是照她的说法,岂不是要大哥和萱离婚,她才肯嫁入雷家?他确信大哥和萱是不可能离婚的,小庭的说法根本是强人所难。

“结婚不是两个人的事,家族也很重要啊!我嫁给你,等于是嫁给雷家,如果我不想清楚,将来—定会后悔的。”她张着无辜的大眼,条理分明地反驳。

雷翼有些生气地捉住她的臂膀,信誓旦旦地保证:“你不会有任何的后悔,有我在,我不会让任何人欺负你!”

“你还要工作,又不能整天跟着我,而且……”她一副瞧扁他的模样,“你不要被萱欺负,我就觉得你很了不起了。”

“小庭!你就这么不相信我有保护你的能力吗?”他像孩子般赌气起来。

其实她的话不无道理,真要斗上的话,他未必能赢连雅萱那恶魔似的女人。

“相信啊!”她朝他甜甜一笑,往前走去,边走边道:“可是我更相信,萱已经在雷家的大门咧着大嘴贼笑,等在那里准备欺负我了。”

“萱是我大哥的妻子,永远都是雷家人的事实不可能改变,难道你为了她,宁愿—辈子不嫁给我吗?”他急急地追上,心中有种预感,要把她拐进雷家会有多辛苦。

该死的连雅萱!七年前害他误会小庭一次不够,要是再害他讨不到老婆,他一定要找她算账,要她负责任!雷翼懊恼地在心底低咒。

雷翼怎么想也没想到,江庭会用这个理由拒绝他的求婚,害他想好的见招拆招一点儿也用不上,简直是陰沟里翻船。

“再说吧!反正我们都还年轻……”

“你是说因为不想和萱当妯娌,如果遇到更好的男人,就准备把我甩掉?也就是说,我是你的‘备胎’?”他挡在她面前质问。

用手推开他庞大的身体绕过他,她加快走路的速度。“我没有这么说呀!我只是说我们还年轻,不用急着结——”

“我不信!你明明是这个意思。”他再度与她并行,怒气冲冲地截断她的话。

江庭边走边朝他一笑。“你想太多了。”

“如果我不想,你明天可能就已经嫁进别人家。”他说得好像她明天就要嫁给别人似的。

“拜托!明天谁有空娶我啊?我今天又没收到预约。”她失笑地摇头,对他孩子气的话是又爱又无奈。

“你愿意让我预约的话,任何时候我都有空娶你……”

“你又来了,不要再灌我迷汤,我已被你迷得晕头转向。”

“那你为什么不肯嫁给我?”

“不要老说这个嘛……”

“小庭——”

“好、好、好,我会考虑总行了吧!”

“不能只是考虑,除了好,我不接受任何回答。”

“霸道!”

“你可以用莫名其妙的理由拒绝我的求婚,我就可以霸道到底。”

“对,你说什么都有理。”

“小庭!嫁给我啦!”

“不要逼我,我都说我会考虑了……”

公园散步道上的人影愈来愈远,看到了吗?雷家拒绝婚姻、自诩潇洒风流、从不吃回头草的大情圣,竟然甘心地臣服在甩过他两次的女人手里,爱到无法自拔……

爱哪!只是缘分的问题。

手机用户请阅读:滋味小说网繁体手机版:https://m.zwxiaoshuo.com/cht/

        滋味小说网简体手机版:https://m.zwxiaoshuo.com/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我的初恋不过期最新章节 | 我的初恋不过期全文阅读 | 我的初恋不过期TXT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