睡美人 第十章 作者 : 猫子

“不是我的错。”

不知惨剧是如何发生的,秦湘芾咽咽口水,望着眼前默契十足、像是要用凶恶眼神把她生吞下去的两个人,忍不住先替自己辩驳。

他们可以在那儿说喜欢来、喜欢去的,让她听得心酸酸,为什么她想问清楚却不行?真是奇怪。

“不是你的错?”于璐露放下可乐,低头望着身上遭殃的睡衣咬牙道,忿忿地白了秦湘芾一眼。

秦湘芾吓得自动从沙发上跳起来往后退,跟她保持至少三步以上的安全距离。

看见她可笑的动作,于璐露不由得对天花板翻了个白眼,自认倒霉。

幸好是自己喷的可乐,要是伍新扬也吓得喷她一口,她绝对会抓狂。

“你是什么意思?”相较于于璐露的抓狂,伍新扬很冷静地问。事出必有因,他想知道秦湘芾会这么问的理由,想知道她脑袋瓜里究竟在想什么?

尽管是豆腐、浆糊,他总要弄清楚。

秦湘芾望着眼前的两个人.隐约感受到一股一触即发的火药味.只能呐呐地回答:“没有啊,我在想你们是不是郎有情、妹有意,只是碍干我的关系才不好明说。”

感情这种事很难说的,对吧?

常常一张开眼睛,就看到他们两个人在斗嘴,虽然像是没营养的吵架,然而三个人在一起的时候,她老是说没两句话就睡着了;伍新扬级于璐露说的话,的确比跟她说的还多。就算她趴在他的身上睡觉,他眼睛看的却是于璐露,两人日久生情也是很正常的事。

她睡觉的时间,够他们培养感情了。

“是的话,你怎么办?”

伍新扬使了个眼神,暗示皱眉的于璐露别开口。

他心头逐渐烧旺的火气,绝对不会比于璐露少。他得承认,还能心平气和地待在秦湘芾的身边,是因为她的眼中并没有其他男人,所以私心认为自己还有机会;却也因此,他更无法忍受她一再把他跟别人配对的蠢念头。

她的态度,是在根除他心中的妄想。

“怎么办?”被他凶恶的目光看得心慌,秦湘芾说起言不由衷的话:“我们都已经分手了,你要是想跟璐露交往的话,不用顾虑我。”不对,她根本不想这么说的,她不想把他让给于璐露,一点都不想啊!

于璐露想用大榔头把这个笨蛋一头敲醒,却只能仰大长叹。

别开玩笑了,她跟伍新扬?

别提她跟伍新扬男欢女爱的电波没对上过,她家那最近猛向她求婚的烦人家伙怎么办?还不想结婚,不代表她不爱对方。秦湘芾有空光是在睡觉,的确没时间发现她早有个论及婚嫁、而且感情稳定的男朋友了。

以前她男朋友还常吃味,埋怨她老在照顾别人呢。

好吧,就说她是鸡婆,拿秦湘芾实在没办法,不能放她自生自灭好了。近半年来,有伍新扬接收跟她同居的睡美人,她男朋友的抗议才少些。现在……秦湘芾竟怀疑她跟伍新扬?

猪头女,一醒来就乱说话,不如睡到天荒地老,别醒算了!

要是她男朋友也误会,岂不是天下大乱?

话说回来,还好觉得最呕的人的应该不是她。于璐露望向伍新扬难看的脸色,再看看秦湘芾搞不清楚状况、一脸进退维谷的无辜模样,忍不住要投给他一张同情票。

至少伍新扬在她眼中很值得同情。

够了,真的够了!伍新扬决定彻底认输,再也不抱任何希望。

“跟我分手,你不用内疚,也不用把我推给任何人,我不是什么滞销晶。”他走过秦湘芾身旁,在越过她的身子之前丢下冷然的话,头也不回的离去。

砰的一声,大门被用力关上。

静寂许久,于璐露也从沙发上站起来。

她在走回自己的房间之前道:“湘芾,我从大学时代到现在,跟你同居了不少年,你偶尔也关心我一下,OK?我早就有男朋友了。”

唉,学生时代找错分租人,她实在很同情自己。

***

传说,当红的天使被经纪公司给封杀了。

封杀无所谓,多的是想要挖角,替天使“赎身”,愿意为她解决合约问题的公司。毕竟拜影视无国界的宣传魅力,天使早就红遍东南亚,写真集的版权也卖得吓吓叫。只要能够签下天使,要把赎金捞回来还不容易。

问题是被封杀了,天使也没为自己出面。

没有跟她洽谈的门路,各大传播公司有心挖角亦是白搭。

长久密集出现在各大传播媒体,几乎每天都有新闻的天使,一个月以来就这么消失了。各家传播媒体无不费尽心思打探消息,却始终挖不出天使的底细和去向,倒是传出天使被某企业大亨包养,或者已经意外坠楼死亡……

甚至说她是外星人等稀奇古怪的新闻,无法求证的荒唐消息什么都有;不过,星梦和天使本人始终没出面澄清任何一则。

经纪公司都不当一回事了,媒体新闻炒久丁也觉得无趣。

天使隐退的新闻就这么迅速退烧,只剩下旧商品还继续热卖着。

“姑娘,别这么看着我,我会爱上你的。”星梦经纪公司的老总办公室里头,有人把一张没劲儿趴在办公桌上的脸用手挪开,怞出一叠自己要的资料,有点无奈地笑夸,又把懒洋洋的脸蛋摆回原处继续忙碌。

“你都不理我。”姑娘打着呵欠埋怨。

“你那么狠心,教我怎么埋你?”不只狠心,还替他制造了一堆处理不完的麻烦!那人以责怪的目光瞅了姑娘一眼,一副有满腹心酸委屈说不尽的模样。

他是谁呢?他就是星梦的挂名老总——孟非。

眼前这个像是软骨生物、赖在他办公桌上打呵欠的女人,不就是外界传闻被谁包养,还是已经死了的天使。

瞧,她不但投死,也没被谁包养,只是整天赖在他的办公室里,眼睛一睁开就跟他要人,活像个讨债鬼似的。

是啊,他办公室有冷气吹,凉嘛。

所以她每天自动报到,把他的办公室当卧室一样拿来睡觉。

都怪伍新扬那个死家伙,让她签的合约书上既没有违约的违约金,也没有任何绑手绑脚的限制,害他现在有棵摇钱树,却不能拿来赚钱,还一天到晚被她烦得要死。因为她总是每天自动报到,赖在他的办公室里就是一天,不难想见她之所以有被包养的传闻,肯定是公司里哪个不知死活的人传出去,以为她跟他这老板有啥嗳昧的关系。

冤枉不说,还得替人照顾她,简直是赔了夫人又折兵。

要不是她这半年来也替公司进帐不少,他才不会摆什么好脸色给她看。

“我是有感情、有思想的人耶,你只拿我当摇钱树,让我好伤心。”秦湘芾用一双迷蒙的眼眸望着他,直接看穿他的想法,口气还真有几分伤心的调调。

没办法,她对模特儿的工作真的没兴趣了。

“那你可知道,我是有血、有泪、有一票员工要养的男子汉,有钱不赚,让我很痛心?”盂非在一叠资料上流利地签上大名,心想她还要撑上几分钟才会去当她的唾美人,好让自己从每日重复的无奈感中解脱。

等等!就是睡美人!没了天使,搞这个企划也许行喔。

让她边睡觉边工作,她就不觉得辛苦了吧。

“好啦,有血、有泪、有一票员工要养的男子汉,告诉我新扬人在哪儿嘛?!”秦湘芾仍是苦苫地哀求,根本不晓得孟非脑中又闪过了新的商机,准备在她身上打起其他的主意。

趁她还红,能捞多少就捞多少,不是罪过吧。

“不行,我要是泄露消息会被追杀,‘费粉’可怜的。”孟非模仿年轻人的流行用语,把签妥的资料推到一旁,再度把她的请求打退票。

伍新扬说要散心,毫不客气的把公司丢给他和路大,害他和路大分身乏术.还不都是她害的。

当她经纪人的时候,伍新扬分内的工作还是有在处理。

“我才可怜哩。”秦湘芾哀怨道。

说错话就没有挽回的机会,新好男友就这么没了。

“不是我要说,分手不是你提的吗?干嘛又一天到晚要找新扬,你还喜欢他不成?”看在她很值钱,要再拐她“复工”的份上,盂非耗着最大的耐心。

“是喜欢啊,我又投有不喜欢过他。”

“那你干嘛要分手?”孟非愕然。

“你说哩,我又不是未成年少女,他却从来都不肯多碰我一点,一定是不喜欢我。有很多的美女喜欢他,他显然有更好的选择。”秦湘芾虽然不是很情愿,但还是说出真心话,之后更自暴自弃的咕哝:“说不定他一跟我交往就开始后悔,只是因为我常不小心睡着,才没机会跟我提分手的事。我想,自己提总比等他跟我提宋得有面子嘛。”

她甚至不是真的想跟他提分手,偏偏不小心被他听见才下不了台。

“你还真有自知之明。”孟非忍不住轻嘲,在她不解的神情中,索性替她摘清楚真相,“他没碰你,是因为跟我约法三章,一年之内不能破坏公司的商品,引来不必要的问题,我倒没想到他真的做得到。”

想当圣人啊,他只是随口说说罢了。

恐怕是她总爱困的模样,教伍新扬有欲望也不知从何下手。

一如大众的想法,天使是可远观喜爱,不可亵玩、碰触的偶像。

“投怀送抱的美女一箩筐,我没看过他收过哪个,倒见他为你禁欲大半年,心里,手里、眼里都在为你忙碌,你还这样冤枉他,说出去真是今年最强强滚的笑话。”见她傻愣住,孟非仍兀自调侃道:“天使都像你这么残酷吗?看来天使不一定善良哪。”

新扬是很受欢迎,但不代表他不知道自己想要谁吧?

那小于对感情可是很固执,宁缺勿滥呢。

秦湘席深深腴了他一眼,忽然转身离开他的办公室,像游魂一样飘走。

在她离去之后,本来以为自己要待在里头一整天的伍新扬,神情复杂地从办公室的侧门走出来,低喃:“我到底是为谁难过、为谁瞎忙?”

好不容易调整心情回来,结果却得面对如此可笑的真相。

“迷糊的睡美人罗!”孟非倒是接得很顺口。

“少幸灾乐祸了。”伍新扬没心情跟老友要嘴皮子,一时之间也不知道该怎么做。就这么跟她和好,感觉很莫名其妙,但知道她的心意又不跟她和好,他自己也好受不到哪儿去,既惊喜又不甘愿的情绪混杂,快烦爆了他的脑袋。

孟非耸耸肩,只是提醒道:“放睡美人去大马路上晃,你不担心吗?”

为免旁生枝节,这一个月来几乎都是他亲自送她回家;就算他没空,也会派个信任的人替他送。要是她在计程车上睡着,会被载去哪里就汉人知道了。

“可恶。”诅咒一声,伍新扬立即迈步离去。

还来一个宁静的办公环境,孟非总算觉得像话了点儿,做生意的脑子又开始运转,重新盘算有关睡美人的企划案……该怎么搞起来才好哩?

呵呵,知道摇钱树将要复活,真是令人心情愉悦的事。

***

很快追了出去,伍新扬却没看到秦湘芾。

从“星梦”的办公大楼找到她家,始终不见她的踪影,他真的担心起来,不知道她一睡又流落到哪里去,会不会出了什么事?

找半天也找不到人,刚远行回来,早已疲惫不堪的他只好先回家。

刚下车,就有个人蹦出来挽住他的手臂。

“晓美?伍大哥被你吓了一跳。”

不是期待中的人,伍新扬的惊喜稍纵即逝。他本来是期待秦湘芾有可能到他家来找他,所以才决定先回家一趟。

“伍大哥,我们家捡到一个好东西喔。”她既兴奋又神秘兮兮地报告。

“什么好东西?”没心情跟邻居妹妹聊天,伍新扬只能敷衍地问。

“因为我爸爸是在你家门口捡到的,所以我想应该告诉你一声,东西现在在我家里,我爸妈正好好的看着呢。”她一说完便拉着伍新扬往她家里走。

难得爸妈同意她带伍新扬回家。

伍新扬就这样莫名其妙被陈晓美拉回家,一进门就看到陈家父母蹲在沙发前,像在看宇宙不明物体似的看着沙发上捡来的东西。

一走近,伍新扬完全傻眼了。

“伍大哥,你瞧,我们捡到了天使!”陈晓美兴奋地揭开谜底。

天使风靡大街小巷以后,他们一家三口更是标准的天使迷,听说天使消失,还担心了好一阵子,没想到爸爸却在伍大哥家门口捡到天使。

“伍先生,你怎么了?”

陈家夫妻望着伍新扬呆滞的表情,有些担心地看着他。

“你们说捡到天使的意思是……”伍新扬收回心神,好笑又无奈地问。

秦湘芾真的跑来他家找他了。

还在他家门口睡着,被这一家三口的天兵捡回家。

“哦,就我下班的时候,看到有个女孩蹲在你家门口,以为她是不舒服所以过去关心,没想到才碰了她一下,她就这样倒下去。我这才发现她是天使,赶紧把她抱回家。”陈父以热中的口吻说道。

捡到天使的事让他非常兴奋。

“伍大哥,我们仔细讨论过了,天使消失了那么久,一定是回到天上去,现在又从天上掉下来,所以我们要养她!”陈晓美想像力丰富地叙述。

谁捡到天使,天使就是谁家的嘛!虽然天使不是掉在他们家门口。

听见这荒谬的言论,望着六道深信如此的眸光,伍新扬第一次了解天使的魅力有多厉害,而他们又把天使的形象塑造得有多么成功。

只怪她出道以来行事太神秘,的确让人多了幻想空间。

现在,就算秦湘芾整天都在睡觉,抢着养她的人也不少吧!

瞧她睡得一脸幸福满足,哪知道自己对天使迷的影响力有多严重。现在,他该怎么说服眼前一家三口,她不是什么从天上掉下来的天使,而是属于他的睡美人?伍新扬对着以为捡到天使的一家人苦笑,伤透了脑筋。

要让他们失望了,罪过。

***

唉,对不起嘛!

秦湘芾一张眼,就对上一双含笑的眸子。正在梦里跟他道歉,醒来就看见本人在眼前,她有些分不清楚是现实还是梦,带着睡意的表情有些傻傻的。

“醒了?饿不饿?”伍新扬温柔地问。

“嗯。”秦湘芾愣愣地点头,肚子还真咕噜噜的响起来,想起自己今天连早餐都没吃,难怪有种快要饿量的感觉。

“那就来吃饭吧!”伍新扬将她带出卧室,让她在餐桌前坐下。

桌上是他准备好没多久的晚餐,本来他就是要去叫她起床吃饭,没想到她会在他喊她之前就自己张开眼睛,不知道这算不算是心有灵犀一点通。

秦湘芾一直看着他,连一下子都不肯移开。

好奇怪喔,她还在作梦吗?

“怎么不吃?”伍新扬笑笑地问。

听见他的话,秦湘芾才乖乖吃起桌上的食物。

两人吃完晚餐以后,伍新扬便收拾着用过的餐具,并没有主动和她说太多话。

她就这么看着他的一举一动,直到端来餐后水果的他回到她身旁坐下。

她没有睡着,硬撑着。

“怎么了?”笑望着她,伍新扬知道她有话想问。

“你是真的新扬吧?”秦湘芾有些紧张的绞扭着手,总觉得好奇怪。

他没有生气,也没有摆脸色给她看,跟分手以前一模一样,还是对她那么的温柔体贴。

难不成他们在她睡着的时候和好了吗?

她本来是在他家门口等他,中间好像有跳过什么过程,后来就进到他家了。

说实话的,她没想到能真的等到他回家,还以为今天肯定会白等。

她守在他家门口,只是为了待在一个能让自己觉得安心的地方。她不愿意错过他回家的时候,已经打算每天都来长期抗战,非得等到他回家好跟他道歉不可。

“你怀疑的话,可以抱抱看。”

伍新扬眸光一闪,很大方地张开双臂。

秦湘芾愣了一下,突然就扑进他怀里,忍不住嚎啕大哭地说:“对不起,我一点都不想跟你分手,不要不理我,我不是故意要让你伤心的,也不要你喜欢别人……我后悔死了自己那么笨,不要再丢下我好不好她一直好害怕,怕自己永远无法弥补犯下的错误。

“如果你肯承认你爱我,要我原谅你什么事都可以。”听见她的亲口告白,伍新扬总算是松了一口气,紧紧将她抱在怀里,有着无限的感动.似笑非笑地喃喃低语。觉得造成陈家老小三口那么失望,费尽口舌才把她要回来总算是值得。

陈家三口对他很不谅解,认定他只是想抢走天使,恐怕要许久才能释怀了。

改天他还得怞个空拾着地上门亲口道歉解释才行。

“我爱你,我当然爱你了。”脸埋在他的胸膛里,秦湘芾急切地表白,怕他不相信她的心意一样,又喃喃哭诉:“只要你在身边,我就觉得好安心,你不在的这些日子,我明明想睡觉却睡得不安稳,老是做恶梦,真的很难过呢。”

现在,她总算是能安心了,因高她终于找回属于她停泊的港口。

伍新扬满怀感动地抱着她,享受了好一会儿无声胜有声的幸福滋味,总觉得这种幸福不抓牢就会飞走,忍不住便向怀中的人儿求婚:“湘芾,我想和你在一起,不要再有任何变数出现;所以,嫁给我好不好?请你给我疼你、宠你、照顾你一辈子的机会!”

啧,义无反顾自行跳人火坑,连自己听了都好感动。

奇怪,没声音?

察觉怀中的人儿一点动静都没有,伍新扬立即有种不祥的预感,头顶飞过三只可爱的小乌鸦呱呱呱。缓缓将她拉离怀中,果然不出他所料——这女人又不客气的睡着了,满足的睡靥,可真是无比安心哪!

想把他活活给呕死吗?

其他时候睡着也就罢了,她竟然在他求婚的时候也照唾不误!

罢了,既然跑不掉,其他的事就等她睡饱再说吧;她等他那么久,一定等累了。

伍新扬认命一叹,将她拉回怀中紧紧拥住,让她躺在自己的怀抱里,感受着天使还给他的幸福,怕太奢求的幸福又会被讨了回去。

望着她的睡颜,他不禁希望,若有一天天塌下来,她还能在他怀中睡得如此安稳,永远不知人间疾苦;所有的辛苦和磨难,由他一个人承担就够了。

是好,是坏,这都是属于他的睡美人。

永远只属于他一个人的。

《本书完》

手机用户请阅读:滋味小说网繁体手机版:https://m.zwxiaoshuo.com/cht/

        滋味小说网简体手机版:https://m.zwxiaoshuo.com/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睡美人最新章节 | 睡美人全文阅读 | 睡美人TXT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