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凰 第十章 作者 : 猫子

去他的易容术啦!蓝凰是个该死的大骗子!

臭男人,竟然从头到尾把她耍得团团转,诱拐她的感情……不,是欺骗她纯真、幼小的心灵,害她在他面前老是像个白痴一样。

说什么他不是存心骗她,那谁来弥补她受伤的心灵?

一气之下,杜晴娘咬了蓝凰一口、踹他一脚,将他猛力一推就跑掉,直到上气不接下气,才发现跳下长廊钻人树丛里的自己似乎迷失在充满绿荫的森林里。

四下无人,感觉好陰森啊!

听见风声看见树影,杜晴娘突然紧张起来,慌乱之中忙着找回头路。

可是不管她怎么努力回想,都搞不清楚自己来的方向。

四面八方都是树木,看起来根本一模一样。

紧紧抱着双臂的她忐忑不安,一下看东、一下看西,前后左右看得不停。

忽然间,一声诡异的狼号在陰暗处响起,吓得她整个人瑟缩起来,不敢想像这里是什么鬼地方,竞然极可能有野生又具攻击性的凶猛动物存在。

“哇——救命啊!”她立即在森林里拔腿狂奔,当场声泪俱下地狂喊。连狗都不太喜欢了,她怎么敢接近野狼之类的生物。

好吧!承认胆小又如何,她神不怕鬼不怕,就是害怕会对人吠叫的利齿动物麻!

正当她跑到快要断气、喊得喉咙沙哑时,冷不防地便撞进一堵单薄的胸膛里。对方被她一撞,整个人立即往后飞去,当场摔得**开花。

惊魂未定的杜晴娘从地上爬起来,抹去脸上的鼻涕和眼泪,才发现自己撞上了谁。

她立即往前冲去,神色慌乱地扶起倒桅鬼,“丹尼,你还活着吧?”

丹尼瘦弱的身子骨怎么可能禁得起她一撞。

“咳咳,是还没死。”

身为影子组织的叛徒,蓝凰不会轻易让他死的。

“对不起,我没看到你,你怎么会突然冒出来的?”

虽然丹尼没有保护她的作用,碰到凶猛野兽说不定还要靠她保护,可是看到熟悉的人多少还是让她松一口气。

但她不明白,他是从哪儿蹦出来的。

“蓝凰要我来找你。”

身子骨虚弱,丹尼辛苦地解释,顺手指指不远处。

原来她己经回到长廊边,省了他在森林里漫无目的地找她。

听见丹尼说的话,杜晴娘立即不满地道:“那家伙存什么心,你都病成这样还要你来找我,惩罚人也不是这样惩罚的吧?”

该死的蓝凰,真的在乎她的话,要找也不会自己来找。

如果他真的有那么一点喜欢她,就不能自己来找她、来安慰她吗?

ㄟ,那家伙该不会在气她咬了他一口,还给他的前胸致命一掌吧?可是,她是在生气他欺负人啊!又不是故意要攻击他的“放心,我没事的。”

丹尼苦笑,心想这根本不算惩罚。

给了他任务,蓝凰亦给他替代毒品的药,暂缓他受毒瘾折磨的痛苦,让他有力气也有能力找她回来。

就算只是短暂的解脱,他也很高兴能够因此暂时摆脱毒瘾的纠缠。

受过训练的影于,就算只剩下一口气也要完成任务、就算临死也不能让人发现自己的异状。

他是离开太久,不自觉己失去影子该有的能耐。

影子组织对他的栽培,全毁在折磨他的毒瘾中了。

www.4yt.net☆☆www.4yt.net☆☆www.4yt.net

“姐姐,姐姐!”

“小夫。”

蹲在丹尼身边,想看看他是否真的没事,杜晴娘却突然因为一阵熟悉的叫唤声全身僵直,无法置信地看向声音的来源处,禁不住捂住张大的嘴。

杜晴夫站在长廊上头,兴奋不已地朝她挥舞双手。

她从地上缓缓地起身,激动得眼眶泛红。

“姐姐!”

“小夫,是你,真的是你!”

村晴夫跳下长廊,很快就冲进她的怀里,被辜氏姐妹分隔了快要两年的姐弟俩,当场又笑又叫地相拥痛哭。

“姐姐,我好想你喔!”

“我也好想你,好想你啊!”

天晓得,她泯灭了良心,就为厂等待这一天的到来。

她不断摸着、抱着眼前的杜晴夫,害怕自己产生幻觉,怕一切都不是真实的。“姐姐,好痛喔!”

兴奋到一半,就突然被姐姐用力捏了一下脸,杜晴夫不禁痛得哇哇叫,二话不说捧着脸从杜晴娘的怀里跳出来。”不是在作梦。”

就算小夫跳开了,杜晴娘还是一副感动莫名的模样。

爸妈在天之灵有保佑,他们姐弟终于团圆了,她也了却心中最大的心愿。

不能把小夫带在身边照顾,她不知有多么害怕小夫哪天出了意外。

她对辜氏姐妹的保证向来不是照单全收。

“姐姐,要确定你不是在作梦还有其他更好的方式吧!”

杜晴夫觉得好气又好笑地看着姐姐,心想她要确定是不是在作梦,怎么不捏她自己的脸,可是埋怨的话到了嘴逞却又说不出日。

虽然只有十二岁,可是他很清楚姐姐一定为他吃了不少苦。

一年多来,被送到别人家当童工的他,同样也吃了不少苦,一直都期盼着能和姐姐重逢、期盼着脱离魔掌的日子到来。

“小夫,那些人是不是有虐待你?”

像是没有听见他的话,杜晴娘兀自审视着小夫,发现他不但没有长高、长壮,还比一年多前瘦削许多,根本没有十二岁孩子该有的体格,忍不住难过起来。要是她有本事,就不用让他吃那么多苦了。

都怪她不好。

“姐姐,少点肉有什么关系,我结实了不少喔!”不想让她太难过,早熟的杜晴夫开朗的笑着,还掀起袖口露出手臂给她瞧。“而且要长肉还不容易,以后我每天多吃两碗饭不就得了。”

“小孩子那么结实干嘛,饭多吃点倒是真的。”

杜晴娘上前拍了一下他的脑袋,微微泛红的眼眶里布满雾气。

十二岁的小孩白白胖胖才可爱,根本不到该练体格的年纪。

她知道小夫是在安慰她,希望她能放宽心。

不枉她挂念他快两年。

见她破涕为笑,杜晴夫才顽皮地笑道:“如果姐姐养得起我,我保证会吃很多,要我吃三碗还是四碗饭都不成问题。”

其实,他最大的心愿就是,有一天能由他照顾姐姐。

虽然爸妈不在了,可是他想让姐姐跟以前一样,过着衣食无缺的生活。

他希望快点长大,实现自己的愿望。

“放心,姐姐会让你吃得很饱、长得很高、很壮。”

杜晴娘拍着胸脯保证,含笑的眼中间着泪光。

以后,他们姐弟俩可以相依为命了,只要小夫在她身边,她就会对生命充满斗志。

www.4yt.net☆☆www.4yt.net☆☆www.4yt.net

犹豫不已,杜晴娘还是打听了蓝凰平常所在的地方。

不知道蓝凰是不是刻意在躲她,她已经好几天没看到他的人了。

这两天她才知道,原来辜氏姐妹的下场很凄惨,而蓝凰替她逼问出小夫的下落不说,还特地派人去把被丢在别人家当童工的小夫接回来。

说丹尼是叛徒,可是蓝凰让他一天一天戒掉了毒瘾。

杜晴娘忍不住想,蓝凰比她想像中好太多,她不应该对他有那么多的误解,而且……而且几天不见他,她隐隐约约感到空虚,做什么事都提不起劲来。

对影子组织愈了解,她愈知道大家为何认为她对蓝凰来说很特别。

在影子们的心中,蓝凰的地位特别崇高,却更是个令他们难懂的谜样男人。

如果不是亲眼看见,没有人相信他会戏弄一个女人。

她不曾发现蓝凰给了她任何影子都不敢妄想会有的特权。

发现自己对某个人来说很特别,是一件令人感动的事吧?

虽然她不认为他重视她的方式很适当。

总之,才几天不见,她开始有点想念他了。

忍不住怀疑自己是不是有被虐倾向,可是她的确想念他的坏心眼、想念被他捉弄的无奈,更想念他温暖的胸膛。

站在门外徘徊许久,她却连敲门的勇气都没有。

当杜晴娘在门外来来回回走了快半小时以后,在门内的蓝凰叹了口气,缓缓地走到大门边,朝门外的人开口喊道:“如果想进来,你就把门推开,如果不打算进来,就不用好心地替我守门了。”

见她在门外晃来晃去,他能有心情工作才奇怪。

她走动的脚步声,惹得他有点浮躁。

有些紧张,杜晴娘还是小心翼翼地推开门,从门外探进一颗小脑袋问:“你现在忙吗?我进去会不会打扰到你?”

呼,他总算发现她的存在了。

“如果我说会打扰,你就不进来吗?”

蓝凰轻轻挑眉,似笑非笑地问道。

“呢,不好意思,那我就打扰你一点点时间好了。”

怕他当真说会打扰到他,让她想进来都不好意思,她很快就一脚跨进门槛,哈哈地笑道。

好不容易鼓足勇气,她怎么能打退堂鼓。

“你有事找我?”

瞧她客气十足的模样,蓝凰感到好笑又无奈,等着看她想做什么。

那天,她像母夜又一样狠狠地咬了他一口又端他一脚、推他一把,现在装客气、淑女,不会嫌太晚吗?

虽然好几天没跟她说话,他对她的一举一动倒是了如指掌。

她看不到他,不代表他看不到她的人。

察觉蓝凰异常冷淡,杜晴娘突然有些郁闷,想都没想就脱口道:“我……我是来跟你说再见的,我想带弟弟离开这里了。”

话一脱口,她就后悔了,却已覆水难收。

已经无亲无故也没有人可以投靠,一时之间她也不知道能带小夫去哪里。

更何况一旦走了,就很有可能再也见不到蓝凰,她根本不想走。

都怪他,那么冷淡于嘛,害她说出违心之论。

蓝凰眸光一闪,含着怒气道:“你以为这里是可以随人任意出人,想走就可以走的地方吗?”

他还以为她是来跟他道歉,没想到她竟是来跟他说再见的。

这个该被打**的女人拐了他的心,以为他会答应让她拍拍**就走吗?他不但替她找回她的弟弟,也知道她欠了丹尼一份人情,只好原谅丹尼背叛组织,破天荒把两件事当作礼物回报她,她竟然什么都没说就想走。

“我总不能一直住下来吧?”

杜晴娘微皱秀眉。

说穿了,这里本来就不是她的家,她怎能厚脸皮赖在这里?想住下来,她总得有个光明正大的理由。

“为什么不能?”

蓝凰倒是问得理直气壮,一点都不结巴。

她注定是他的女人了,除了他存在的地方,她哪里也别想去。

杜晴娘微微一愣,突然想起那个赌注,望了望他陰郁的脸色之后,不由得问道:“那你……爱上我了没有?”

他曾经说过,想知道他爱上她没有,可以直接问他。

不想猜他的心事也猜不透,她索性就问了。

静静地凝望绞动着双手、看似非常紧张的心上人许久,蓝凰终于缓缓地扬起嘴角,状似轻松地笑道:“爱是爱上了,不过早就已经过了我们的赌期,所以……我还是赌赢了,你应该给我奖赏。”

他准备索取赌赢的奖品。

“你要什么?”

瞬间感到满心欢喜,但杜晴娘还是叹了口气。

明明应该为两情相说而高兴,她却突然有种预感——爱上像蓝凰一样让人难以捉摸的男人,她往后的命运八成会很坎坷。

这男人,既然说爱她了,就不能吃点亏吗?

话说回来,虽然老早说过,那场赌局不过是她引君人瓮的把戏之一”她还是很好奇他会提出什么样的要求。

她屏息以待他的要求。

“爱上我。”

蓝凰敛起脸上的笑。

任谁都看得出来,他是说真的。

“嘎?”她老早就爱上他了,他要这算是什么奖品啊?愣愣地看着对方,杜晴娘突然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他才好。

她总不能实话实说,不给自己保留一点面子吧?

“我要的奖品是……要你爱上找。”

不给她任何问躲的机会,蓝凰大方地要求,要她打消企图离去、丢下他一个人的念头。

“你不是说过,要我不能爱上你的吗?”

虽被幸福的感觉滋润,杜晴娘仍没忘了他最初的但书,不由得嘟嘴问道。

虽然她不愿意承认自己老早就爱上眼前的男人,可是她还是感到哭笑不得。

又不是要根棒棒糖还是什么吃的东西之类的,他怎么可以要得这么理直气壮,好像不是跟她要了什么大不了的东西一样。

蓝凰笑厂,朝她招招手,要她走进他的世界里。

傻呼呼的小白兔一愣一愣地跳进猎人设下的圈套里,此后永难翻身。

————全书完

手机用户请阅读:滋味小说网繁体手机版:https://m.zwxiaoshuo.com/cht/

        滋味小说网简体手机版:https://m.zwxiaoshuo.com/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蓝凰最新章节 | 蓝凰全文阅读 | 蓝凰TXT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