滋味小说网
滋味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痴心好朋友 > 第八章

痴心好朋友 第八章 作者 : 蔡小雀

    夜晚的台北,华丽如繁星铺地。

    结束认诊的项康,驱车赶到了信义区一家法国餐厅,坐进靠窗边,能将美丽璀灿夜景尽收眼底的VIP座位。

    他望着窗外景致,沉默不语。

    辟香华一贯姗姗来迟。

    “下次别让人家自己开车出门,这显得我好像很没行情似的。”她一坐下便娇嗔道,“还有,我那些姐妹淘说你每次都不愿意参加我们的聚会,你肯定是不够爱我。”

    “对不起。”项康眸光复杂地直视着她,“先点些东西吧。”

    “这么晚了吃消夜会胖的。”官香华对着菜单微皱眉,“我要一杯玫瑰茶就好。”

    “麻烦你,玫瑰茶。”他对侍者微微一笑,“请给我海鲜浓汤和热咖啡,谢谢。”

    “好的,请稍候。”

    待侍者离开后,官香华再也忍不住讽刺道:“怎么?终于想起我了?我还以为你眼里只有你的病人。”

    “香华,我想谈谈关于我们的事。”

    “如果你是要跟我谈婚事的话,那我可以告诉你,经过了你这几个月的冷落,我已经在慎重考虑不嫁给你了。”她哼了一声,“我不是可以让你高兴就摸摸头,不高兴就晾在一旁的那种毫无存在感的女人。”

    “我知道。”他眸光深沉而感慨地盯着她,有一丝艰难地开口,“香华,我很抱歉……”

    辟香华这时对感觉到情况不太对劲,满心的不满收敛许多。“其实我也不是真的生你气,只要你承认错了,并跟我保证以后绝对不再为了工作冷落我,我就原谅你。我还是会勉强答应你的求婚的。”

    “让事情演变到今天这样的局面,是我的错。”他凝视着她,“但是我不能跟你结婚。”

    辟香华愣住,旋即倒抽了一口气,几乎抑不住尖叫的冲动。“你——你在说什么鬼话?”

    送餐来的侍者微微后退了一步,赶紧把东西放好,火速离开。

    海鲜浓汤很香,玫瑰茶很香,咖啡也很香,却没人有胃口了。

    “香华,你真的很美,谈吐优雅落落大方,又有女性的娇媚,我曾经以为你就是最适合我的女人,我也一直以为这就是我想要的。”他的噪音低沉沙哑,“但是,我错了。”

    “别、别开玩笑了。”官香华脸色苍白,整个人登时慌了。“我当然是最适合你的对象……你到底对我有什么不满?我又有哪点配不上你了?”

    “你很好,我们之间也没有谁配不配得上谁的问题。我只是突然发现,我当初喜欢的是一切外在条件都符合我理想的你,但,这就是真正的爱情吗?”项康的眼神有一丝迷惘和惆怅。“光凭这一点就选择走入婚姻、共度一生,真的就够了吗?”

    “我听不懂你在说什么。”官香华面色阴沉,声音有些颤抖,“我们两个就是最适合彼此的人,我们社会背景相同,也在同一个社交圈,无论是外貌还是内在,都搭配得天衣无缝……我们是最完美的一对。”

    “你曾试过用手而不用刀叉餐盘吃披萨吗?”他突然问。

    辟香华一愣,娇眉不满地高高挑起。“你在说什么——”

    “刚出炉的披萨,撒了双倍起司,和番茄酱融成一团,用手拿起来送进嘴里时,又热又糊又香软,起司奔流四溢……”项康那双黑眸因回忆而越发深邃迷蒙,嘴角噙着一抹若有所思的微笑。“会沾得嘴巴、手指到处都是,很粗鲁,一点也不整洁卫生,可是就是觉得无比的对味、满足,好像一切本来就应该是这个样子的。”

    辟香华瞪着他。

    “我念书时念的是资优班,然后出国留学,回国后进入大医院服务,我的工作,我的人生,一直以来都充满理智、效率,永远都要超越在众人之前。”

    “那就是你让我最欣赏的优点之一。”官香华迫不及待接口,“你永远那么优秀、那么有才华,什么事到你手里都可以顺利解决,而且我有信心,你会是台湾医学史上第一个最年轻的院长——”

    “也许有一天,我的确会坐上那个位置,但那是我的人生计划之一,却不是我人生的全部。”他思索地道:“有的时候,生活中除了严谨精密的计算之外,偶尔也该像用手拿披萨、吃得恣意痛快的那样自在舒服……这些年来,我终于慢慢体会到了这个道理。”

    辟香华瞪着他良久,最后毫不掩饰愤怒和嘲讽地道:“为什么我觉得你不愿意跟我结婚的原因其实只有一个?”

    他抬起头,微带不解的看着她。

    “陈、兰、齐。”官香华语若寒霜,一个字一个字自齿间迸出。

    他一震。

    “她就是你那片乱七八糟的披萨,还是个该死的幽灵,永远阴魂不散地卡在我们中间,不管你想什么、做什么、说什么,都跟她有关,都有她的影子在。”官香华咬牙切齿的说着,握着杯耳的指节因用力而泛白。“如果你们两个早就搞在一起了,就不该拿我当白痴耍!”

    项康脑中一片空白,脸上露出一丝茫然和无措。

    “对不起,我并没有耍弄你的意思。”他终于开口。“对于陈兰齐……我也不知道究竟是怎么回事?”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她和他的一切都脱离了他长久以来一贯的认知,去到了一个他全然陌生却又不由自主牵挂惦记的奇幻世界。

    “不要虚伪矫情地告诉我,你压根儿不知道你们这么多年来都在搞暖味吧?”官香华语气里讽刺意味尖刻得像刀子刮在骨头上。“对于爱情,你有那么愚蠢无知吗?”

    项康没有生气,反而陷入深思,仔细思索着她所说的每一个字。

    她就是你那片乱七八糟的披萨……你不知道你们这么多年来都在搞暖昧……对于爱情,你有那么愚蠢无知吗?

    这些话,在他脑海中不断震荡、回响。

    “我不知道,”他深深吸了一口气,坚定道:“但我会去弄清楚。”

    “我早就知道,像你这种爱搞暧昧的混球不会是什么好东西!”官香华深感遭受羞辱,再也忍不住地站了起来,手中玫瑰茶整都泼到他脸上。“我跟你玩完了!”

    她可是社交界之花,还是彩妆保养界的女神,想追她的男人叠起来起码有一〇一大楼那么高,谁希罕他?

    “对不起。”他低声致歉。

    辟香华也被自己突如其来的失控举动吓到了,一时间即不舍又愤怒又沮丧,可最后为了维护仅存的骄傲自尊,还是咬牙撂下话来——

    “将来就算你跪着求我,我也不会回头。我发誓,你一定会后悔的!”

    项康目送她怒气冲冲地拂袖而去,心里除了满满的愧疚外,竟还有一丝莫名释然。

    好像,他早就该这么做了。

    “我果然是个混球。”他叹了一口气。

    不过有件事他猜对了,以条件为前提的交往,在分手时受到打击的往往是自尊,而不是情感。

    靶谢天!

    ★☆★

    在那幢巴洛克老洋房,充满六〇年代上海风情的大客厅里,管娃硬拖着陈兰齐站在一片雪白墙壁前面壁……呃,研究。

    “就画穿着旗袍、懒洋洋靠在沙发上的阮玲玉好了。”

    “我很想帮上你的忙,只是人物肖像画真的不是我的长项。”陈兰齐有些汗颜。“不过我可以画白雪公主、坏皇后、小美人鱼……随你选。”

    “那就先来一只绿色的史瑞克好了。”

    “你确定?”她愕然。

    “废话!能看吗?”管娃瞪了她一眼。

    “我想也是。”她尴尬地清了清喉咙,“风格搭不太起来。”

    “不然我牺牲一点,就画我叨根烟,烟视媚行地靠在沙发上好了。”管娃灵光乍现,兴奋地击掌。

    陈兰齐张大的嘴巴始终合不起来——就说了她真的不擅长画人物肖像啊!

    正大伤脑筋时,电话铃声响了起来。

    趁这娃去接电话,她不由得松了口气,连忙蹑手蹑脚往大门口方向移动。

    “阿娃,等你想好确定了再跟我说!”下一瞬,胆小表又飞快溜之大吉。

    才一出铸铁大门,她就看到项康伫立在面前。

    陈兰齐心跳漏了好几拍,几乎来不及掩饰内心真正的感觉。

    “这么早?”她暗暗换了口气,露出笑容。“不过,你在这里做什么?”

    “从今天起,请多指教。”项康微笑地伸出手。

    她茫然困惑地望着他。

    “我自愿申请外调到台中分院,刚刚向院长报到完。”他的眼神闪映着笑意。“明天正式上班,所以今天有一天的时间可以熟悉大台中的环境,你可以充当我的向导吗?”

    陈兰齐下巴掉了下来。

    “我就知道你不会反对。”他长臂一勾,就这样将她“拖”走了。

    他一定是她命中的魔星。

    为什么每当她收拾好了心情,把所有对他的爱恋全数收进心底深处的那个抽屉里,这辈子再也不打算打开,偏偏他就会选在这个时候,再一次跳进她的生活里搅得天翻地覆。

    不过这次,她不会再让他,抑或是自己那无可救药的痴心妄想得逞了。

    但话又说回来——

    “我们为什么要来台中公园划船?”她看着坐在绿色小舟对面的他,满心不解。

    “这不是到台中旅游的必做行程吗?”项康一派优闲地划着船。

    船舟缓缓荡漾在绿色湖面上,一旁就是著名的红顶白墙建筑的湖心亭,秋天的微风缓缓吹过,湖面略现圈圈涟漪。

    虽然是很俗气的老调牙玩法,但项康记不起自己上一次这么优闲自在是什么时候了。

    “项康——”

    “晚点我们到台中春水堂的首店‘阳羡春水堂’,喝大杯珍珠奶茶。听说他们的大杯,是真的像养金鱼的那中尺寸的大酒杯。”他无限向往。

    陈兰齐瞪着他,好半天说不出话来。“项康,你……还好吗?”

    “从来没有这么好过。”他对她露齿一笑,“而且感觉好像会越来越好。”

    在他放下抗拒,推翻“只是好朋友”的迷思,决心来到台中把一切弄清楚之后,突然发现头也不痛、胸口也不闷,就连偶然发作的胃痉挛现象都神奇的不药而愈了。

    连台北总医院的院长日前那一番苦苦规劝到近乎哀求的话,也被他轻松的抛到脑后,居然连一丁点愧疚都没有。

    他觉得自己变了,却感觉从来没有这么“对”过。

    “你该不会是在台北出了什么事,这才被下放到台中来吧?”她倒抽了一口气,忘形地一把攀住他的手臂。“难道你开错刀、医死人了?”

    他顿时啼笑皆非。“陈兰齐同学,你未免对我太没有信心了?还有,什么下放不下放的,当心台中分院的院长听见了跟你拼命。”

    “还好。”她松了口气,依然难掩满脸困惑。“那为什么——”

    “别想了。”他笑着,抬手亲匿地、再自然不过地揉了揉她的头。“不用浪费脑细胞在思考这种事情上头。”

    陈兰齐往后避开他的手,“喂!”

    “我姓项名康,不叫喂。”

    “你、你到底有没有把我上次说的话听进去?”她双颊可疑地发烫,却也有些火了。

    “有一些有,有一些没有。”

    他的回答令她气结。

    “你又晒出雀斑了,不过很可爱。”项康愉快地点了点她的鼻头。“我们上岸去喝珍珠奶茶吧!”

    她心下一震,浑身战栗僵硬,连一个字都说不出来。

    那天,他们去阳羡春水堂喝了巨大杯的波霸珍珠奶茶,也去了绿意盎然、古色古香的东海大学散步,还在路思义教堂拍照,晚上没到人潮挤爆的逢甲夜市,反而就近在东海夜市吃有名的鸡翅和莲心冰。

    “你不觉得无聊、幼稚吗?”陈兰齐手上拿着烤香肠,边走边咬,略感疑惑地望着身旁那个高大英俊、鹤立鸡群的家伙。

    “不会啊!”项康一脸新鲜地环顾四周热闹摊贩和人群,“像是回到学生时代。”

    “喔。”她总觉得他怪怪的,却又说不出究竟是哪里怪。

    一个上流社会的菁英分子,钻石王老五,优秀卓绝的年轻名医,跟她一起挤夜市,感觉起来好……不搭轧。

    不过她注意到仅穿着简单白衬衫和牛仔裤的项康,还是人潮中万众瞩目、深深惊艳的聚光体。

    秋天还穿得很辣的女大学生们亦步亦趋跟在他们后头,还自以为伪装得很好,可是阵阵交头接耳的兴奋尖叫声,只怕连聋子都听得见。

    而项康还是一如往常,根本不知道自己引起了多少骚动和注目。

    陈兰齐面上表现得很坦然、浑不在意,但肚子里还是忍不住有些冒酸泡泡。

    不行,她得做点什么好消除胃酸现象,并且让身边这个万人迷“自制”一点。

    她的目光扫见了一旁气球摊上的绒毛布娃娃——啊炳!

    “我要玩这个。”她扯扯他的袖子。

    “好呀。”项康很自然地掏出皮夹,付了钱给老板。“你不怕气球破掉的声音吗?要不要我帮你?”

    “射气球是我的强项。”她把烤香肠递给他,扳了扳十指,稍微暖了个身。“看我的!”

    项康兴味深厚地陪在她身边,既惊讶又好笑地看着她简直是百步穿杨的镖法,一局五十元,两局就射破了大部分的气球,最后保丽龙板上只幸存一颗完好无缺的气球。

    “哇,小姐,你有练过哦!”气球摊老板咋舌。

    “运气好、运气好。”她谦虚道。

    “啧啧啧!”他摇摇头。“陈兰齐,提醒我以后千万别得罪你。”

    “老板,我要那只‘海贼王’的麋鹿乔巴,谢谢。”她开心地接过那超大只的可爱乔巴,一转头就塞进他怀里。“喏,送你。”

    “我?”他一愣。

    “对,就是你。”她啃着剩下的半根烤香肠,继续往前走。

    项康笨拙地将那只大乔巴夹在腋下,两三步追上了她,有些哭笑不得。“嘿,这不应该是给我吧?”

    “哪会?你拿着挺合适的啊!”她不怀好意地冲着他笑。

    “可是……”他别扭地瞥了眼卡在手臂和身体间的麋鹿。

    “乔巴是你同侪,麻烦往后好好待它。”陈兰齐爱怜地拍了拍乔巴的粉红色帽子。

    他听得一头雾水。

    ★☆★

    一早,巴洛克老洋房的餐室里弥漫着甜甜的奶油香和一股诡异的气氛。

    避娃铲起用玉米粉和奶油、鸡蛋做出的玉米饼,动作粗鲁地倒进面包篮子里。

    “快吃!”她将一壶冰鲜奶砰地放在桌上,自己用力叉起一片玉米饼塞进嘴里。“吃完召开紧急会议。”

    “紧急会议?”陈兰齐和贝念品面面相觑。

    “近日发现敌人渗透。”管娃目光如电,扫过表情突然变得异常心虚的另外两个人。“把我一个好好的逃妻俱乐部都快搞成了破镜重圆福利社——每个进来拿了商品就走。是怎样?没政府了?”

    “……对不起。”贝念品嗫嚅。

    “呃……应该不至于啦!”陈兰齐赶紧替两人澄清。“念品那个是意外,她有很努力在摆脸色给她老公看了。至于我……我已经跟项康讲清楚、划清界线,我们两个之间什么都没有,真的。”

    “我看就你最危险,肯定跟春光那家伙一样没骨气。”管娃娇眉高高挑起。“搞不好人家勾勾手指头,你就乖乖跟着走了。”

    想起昨天的“台中一日游”,陈兰齐差点被口里的玉米饼噎到,连忙低头喝鲜奶。“咳咳,不,不会啦,对我有点信心嘛!”

    话才说完,手机铃声突然大作。

    六颗眼珠子不约而同直直盯向手机荧幕上,那不断闪烁的来电者名字——项康。

    陈兰齐二话不说关掉手机,笑容颤抖的说:“打错的,打错的。”

    “嗯——哼?”管娃拉长的嗓音里充满了威胁。

    “呃……”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她干脆起身冲向冰箱。“有没有人要吃培根?”

    最后,在陈兰齐举双手誓死效忠、绝不背叛的强力保证下,才好不容易吃完了这一顿地雷处处、险象环生的早餐。

    她背着装着相机和素描本的大袋子走出大门,在锁上铸铁大门的当儿,下意识地左顾右盼,好像在找什么。

    陈兰齐当然不承认自己是在期待某个熟悉的高挑身影出现。她稍嫌用力地将大袋子重重甩在背后,深呼吸了一口气,开步走。

    今天在美术馆有个彩胶画的展览,她会一整天都待在里面,连半秒钟都不会想到项康在台中分院看诊的头一天究竟顺利不顺利的那种事。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痴心好朋友最新章节 | 痴心好朋友全文阅读 | 痴心好朋友TXT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