滋味小说网
滋味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豪门好窄~一厘米的秘密 > 第十章

豪门好窄~一厘米的秘密 第十章 作者 : 绿光

    当卓煜的深情告白终结了继承权争夺之后,话题转移到四方和采衣的对立上。

    媒体的动作相当快,马上转换了话题,开始谈论着四方的成立和采衣的盛衰,又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对立,但始终没有答案。

    而有的新闻台则是采访了卓煜的历任前女友,想确定他到底是怎样的一个人。

    想不到得到的评价是一致的温柔,甚至还有人说:“是我主动追求他的,是我拿利益换取和他的交往,请大家别误解他,他其实是个很心软又温柔的人。”

    更有人说:“以为卓煜真的是花心大少吗?才不是呢,像我想跟他交往,再怎么诱惑,他都不肯。”

    说话的人,柳橙认识,因为那个人就是潘佩萝。

    “……你看这个做什么?”空间里响起一道闷嗓。

    “了解卓煜这个人。”

    “……你干么透过电视新闻来了解我?”他死啦?不会问他?

    “因为你在忙。”柳橙可怜兮兮地抬眼。

    “我为谁忙?”

    “忙完了?”她看向厨房,转移注意力。

    “只剩下最后装饰,你要不要玩?”卓煜拉起她走向厨房。

    厨房的流理台上,大浅碟里搁着一块已经全数涂满奶油的蛋糕。

    “你好厉害,居然连蛋糕都会做。”

    “那也要你这里食材器具齐全。”食材有点克难,但是还难不倒他。

    没办法,今天是她的生日,外头媒体盯得很紧,让他没办法去买蛋糕,再加上他已经决定离开四方,自然不会请他的有力帮手志琳去帮他买,所以只好自己土法炼钢了。

    离开采衣后,两人就窝到她的住处,眼看着天都黑下,蛋糕终于出炉了。

    “要玩什么?”柳橙兴致勃勃地拿起剪开一角的塑胶袋,试着斟酌力道挤出奶油。

    “你想怎么玩就怎么玩,毕竟从今以后,我只能仰赖你了。”他贴在她身后,握着她的手,在圆型的蛋糕面上,写下女王两个字。

    “喂,我是要挤奶油花,不是写字。”她抗议着。

    “写字比较有趣。”他动作很快地再写下生日快乐,最下头则是写着欢庆十周年纪念日。

    “这是什么意思?”柳橙不解地指着下面一行字。

    “我就知道你一定不记得,今天是我们当年相遇的日子。”那天的细节她都不记得了,又怎么可能记得那天是几月几日。

    她想了下,谨慎地问出口,“你确定是十年前的今天?”

    “不要考验我的记忆力。”没察觉她的异状,他说得大言不惭。

    柳橙心头震了下,一股寒意像是万蚁从脚底板往心头钻,轻扯慢捏,不是剧痛,却让人难过。

    “真的?”不死心的,她再问一次。

    “我不可能记错。”他斩钉截铁。“因为我一直记着那一天,从没忘过。”

    轰的一声,她感觉他再确认不过的话语在她耳边化为雷鸣,轰得她头晕脑胀,瞬地站不住脚。

    不可能!

    那些年发生很多事,导致她有些事记得不是很清楚,但她非常确定的是,十年前的生日,她是在医院,在母亲的病榻前度过的。

    她一整天都待在医院里,哪可能遇见他?

    这意味着什么?

    意味着,她根本就不是他要找的人!

    没错,他说的事,她一点印象都没有,原以为是那年事多,导致她记忆不清,但如今她真的不是他要找的人。

    “怎么了?怎么突然抖得这么厉害?”感觉怀中的人不断轻颤,卓煜伸出手,将她环抱入怀。“身体不舒服吗?”

    柳橙颤巍巍抬眼,对上他担忧的眸色,却说不出真相。

    他为了她。放弃继承,离开四方,要是现在告诉他,她根本不是他要找的人,他会有什么反应?

    不敢猜想,她说不出口。

    “柳橙?”卓煜轻抚上她冰凉的颊,随即将她打横抱起,走进房间,将她搁置在床上。“是不是又胃痛了?”

    “……不是。”

    “不然呢?”

    “我……”她虚弱地垂下眼。

    他的温柔和爱情给错了人,他的呵护和关心不是属于她的,她占有了应该属于另一个女孩的幸福。

    可是,她不想还。

    她不想还……可是,如果有一天,他要是发现了,怎么办?

    说与不说,都让她恐惧害怕,而她宁可活在惶恐却能够占有他的每一天。

    “嗯?”他以额轻贴着她的。

    “没事,我应该只是饿过头。”她努力扬起笑,不让他看穿她内心的罪恶感。

    “饿过头?”卓煜扬起眉,勾唇低笑。“我饿坏你了?”

    “嗯。”

    “等着,今天晚上的蛋糕全都是你的,给我嗑完。”他起身,准备替她切来蛋糕。

    “好。”目送他离开房间,柳橙闭上眼,坚定自己的选择。

    “来喽。”

    她张眼,笑得美眸微眯,缓缓坐起身,看着他手中切开的蛋糕一角,低呼着,“哇,里头是有夹的,有慕斯,还有水果。”

    “第一次帮你庆祝生日,怎么能寒酸?”他自然是要端出十八般武艺做到好。

    “来,乖乖坐着,负责张口就好,其他的都交给我。”

    柳橙看着他切开一口蛋糕,递到面前,她张开口,吃下了他所给予的幸福,尽避这不是要给她的,但是她宁可抱着秘密,折磨自己。

    “好吃吗?”。

    “嗯。”她用力地点着头,泪水悄悄漫在眸底。

    “怎么,好吃到让你都快哭了?”

    “喂……”

    “我没名字吗?”喂?叫谁?

    “卓煜。”

    “嗯?”他满意地再送上一口蛋糕。

    她犹豫了下,咽下了蛋糕,深吸口气,问得很轻,“如果有一天,你发现我不是你要找的人,你……还要我吗?”

    “问这么没建设性的问题做什么?”他好笑道。

    “就……随便问问啊。”她笑得欲盖弥彰。

    卓煜定定地看着她,像是看穿了她内心的不安。 支持群聊独家。“基本上,我没有恋童癖,所以我爱上的并不是十年前的小女孩,我爱上的是眼前的你,这一点请你务必放在心上,照三餐复诵。”

    “又不是六字箴言。”

    “天天复诵,保你身心健康,爱情如意。”他说得跟真的一样。

    柳橙笑着,泪水在眸底莹润发亮。

    知道他的承诺是因为他不知道她不是他要找的人,但是,可以听见他这么说,她还是很开心。

    **********************

    在媒体尚未对他们退烧之前,柳橙得到柳红允许,可以在这段时间放年假。

    至于卓煜则是已经铁了心不回四方,就连手机也一直呈现关机状态。

    他开心地当起煮夫,照料着她的三餐,看起来像是很满意现状,但是偶尔,她会发现他在发呆,像是在想什么想到出神。

    直到有天,家里的门铃响起,有个人上门——

    “你……”

    “柳小姐,你好,请问卓煜在吗?”

    “……在。”

    “方便让我进去吗?”卓弁贞问得相当有礼,然而人已经从她身边穿过踏进屋内,喊着,“卓煜。”

    “你来干么?”正在厨房忙着的他眼也不抬,继续和锅铲火拼。

    “你在煮晚餐?刚好,准备我的份。”很自然地往隔开厨房和客厅的小吧台边坐下,兴致高昂地看着他做菜的身影。“我已经很久没吃过你煮的东西了。”

    记得以前,家里的管家或佣人要是不在,卓煜总是会小露个两手,弄个几盘菜,喂得他和兆宇很开心。

    只可惜,那个记忆,已经离他们太远太远。

    卓煜横他一眼。“你到底是来做什么的?”

    “兆宇说,你身为执行长,无故旷职多日,很要不得。”

    “哈,由着他说吧。”他根本不痛不痒。

    “希尔的成绩相当好,兆宇说,要在家里办个庆功宴,你要是不出席,他会很丢脸。”卓弁贞支手托腮,懒懒地说着。

    关上炉火,卓煜端菜上桌,走到小吧台,双手撑在台面,眯起深邃瞳眸。“他是哪根筋打结了?我都说了要离开四方,他要我回去做什么?我离开,他应该很开心吧。”

    “是谁跟你说,他会很开心的?”卓弁贞微扬起眉。

    “难道不是吗?”他哼笑着,“打从他动过手术、没了记忆之后,就看我很不顺眼,不是吗?”

    “你明知道那是他爸妈恶意灌输给他的错误观念。”

    “那又怎样?我非得忍他不可?”他已经长大,已经找到自己未来的方向,他不是非要待在四方不可。

    “你又不是那么狠心的人,装无情做什么?”卓弁贞懒懒问着。

    “你到底是来干什么的?”

    “要你回去。”

    “我不回去。”

    “少嘴硬。”

    “我懒得跟你说。”卓煜眼角怞搐着,瞥见柳橙就站在卓弁贞后方,随即送上一张笑脸,变化之快,令兄弟望尘莫及。“柳橙,吃饭了。”

    他牵着她坐到餐桌前,完全无视某人的存在。

    “你不请卓先生一道吃?”柳橙不住地看向卓弁贞。

    “卓先生在你面前。”卓煜没好气地扳正她的脸,不让她的视线老往一旁飘。

    “他自己有好几家餐厅,上次带你去的法式餐厅就是他经营的。”

    她恍然大悟,难怪他的历任前女友都带到那里去。

    “你也记得自己姓卓嘛,那你应该还记得爷爷希望我们要好好地辅佐兆宇。”

    卓弁贞凉凉地说着,发现酒架上头有瓶好酒,不问自取,替自己倒上一杯。“我们两个本来就没有继承资格,你想,兆宇有必要为了继承权特地惹火你?”

    “你很烦。”卓煜咂着嘴,感觉胃口被他一席话搅得快要消失不见。

    “你的事不是兆宇爆的料,是方健伟做的。”他突道。

    卓煜愣了下,横眼瞪去。“兆宇为什么不说?”

    “你说呢?”

    他啧了声。“搞什么鬼?”

    卓弁贞没再搭腔,只是独自品尝着美酒,反倒是坐在卓煜对面的柳橙来回看看他们,想着先前两人的对话。

    她不禁开口说:“卓煜,你擅长躁控媒体,也该知道人们很容易相信还未证实的流言,你和卓兆宇之间,是不是也有相同的问题?总是借着别人传话,增加了不必要的误会?你有多久没有好好地正视他,放任关系恶劣到这种地步?”

    卓弁贞颇为赞许地看着她,朝她举起酒杯,敬她。

    卓煜则是头痛地抹着脸。“连你都这样说我……好像我是个小鼻子小眼睛的男人似的。”

    “不是,我是看你这阵子老是发呆,我想你一定很介意,所以——”

    “我没有!”他急声拦截她未竟的话,余光瞥见卓弁贞笑得促狭,不禁有点羞窘地低喊着,“我说了要离开就不会再回去。”

    柳橙没辙地扁了扁嘴,倒是卓弁贞扬起浓眉,懒声说:“好吧,看来这场希尔的庆功宴,只好由我陪同柳小姐一道出席了。”

    “嗄?”

    “你说什么?”卓煜杀气十足地瞪去。

    “你又不去。”他一脸无奈。“总该有个人陪着柳小姐比较妥当。”

    “不用你陪!”

    “你要出席吗?”

    “你!卑鄙小人,竟然敢挟持柳橙威胁我!”

    “跟你学的。”

    “我去你的!”

    “记住,明天晚上七点,这场庆功宴没有任何媒体在场,所以,你可以放心过来,要是想找媒体再宣示一次你的爱情,基本上,我也不反对。”卓弁贞说完,将酒杯一搁,任务完成,潇洒离去。

    “可恶的家伙!”

    柳橙看他骂得很带劲,但眉眼却带着笑。

    “我想卓兆宇大概是怕媒体蚤扰,所以才会把庆功宴办在自宅。”

    卓煜看着她,横过桌面,亲吻她的唇。“谢了,该面对的,我还是会面对。有你在,我就觉得自己充满了勇气。”

    “真的?”

    “没有你,真不知道我要怎么办。”他勾笑道,催促着她用餐。

    “没有你,我才不知道要怎么办……”她小声咕哝着,笑得很涩。

    勇气啊,她也好需要。

    把真相告诉他的勇气,隐藏秘密的勇气……

    ************************

    翌夜,卓家大厅沿至外头的露天庭院里,衣香鬓影,冠盖云集。

    一辆辆高级名贵房车,鱼贯进入卓家,尽避有媒体守在镂花铁门外,却不得其门而入。

    卓煜开着车前来,进入久违的家,习惯性将车子驶入自己的车库,才刚下车,便见卓兆宇就在外头等着他。

    “不要还没结婚就急着要蜜月,想要蜜月,也要先把工作处理到一个段落,要不然你的秘书每天吵我,让我的头很痛。”卓兆宇冷冷丢下话,随即转身离去,但字里行间却已经充份表态要他回四方的决定。

    “他好像没那么坏嘛。”跟着下车的柳橙小声说着。

    卓煜倚在车身,撇了撇唇,叹口气道:“也许就像你说的,我已经太久没正视他,没发现他也在改变。”

    “没关系,知错能改就好。”她笑嘻嘻地说。

    “多谢女王教诲。”他拱拳以剥。

    “神经。”柳橙笑骂着,挽着他的手,离开车库,走向庭院,现场已经有不少人,各式料理则是顺着庭院的周围绕上一圈,阵仗相当吓人。

    “你在这里坐一下,我去帮你拿点吃的。”拉着她在庭院里的英式排椅坐下。

    “好。”

    目送着他去自助餐式的餐台上取餐,便见有不少人立刻围上他,不分男女,话题全都绕在最近还在夯的事件上。

    只见他落落大方,压根不别扭。

    突地,瞧见一抹身影跑到他面前。“卓先生,你还记得我吗?”

    “庄小姐?我当然记得你。”

    “友慧,叫我友慧就好。”庄友慧一脸期待地看着他。“我所谓的记得,是指你还认不认得出来,十年前那个捡到你护身符的人是我。”

    不远处,柳橙震颤了下,尽避现场人声鼎沸,但她还是精准地捕捉到两人的对话。

    “……你?”卓煜微愕地看着她。

    “对呀,我看到新闻画面,听到你说的话,才想起原来我早就见过你。”

    柳橙心头遽震,感觉呼吸受阻,但却舍不得移开眼,直睇着两人,瞥见了庄友慧眼下的泪痣。

    泪痣?

    她恍然大悟,原来十年过去,他早已不记得当初女孩的模样,只是女孩有颗泪痣,让他以此相认,刚好她的左眼下也有颗泪痣,所以他因而误认……而他一直想寻找的人,想不到竟然是庄友慧。

    她想起庄友慧曾问过,他的爱情是建立在先来后到的状况下吗?

    如今想来,真是讽刺。

    亏她还想隐瞒秘密……仿佛老天恶意捉弄人似的,在她下定决心之后,正主就立刻出现,像在嘲讽她痴人说梦。

    真相被揭露的瞬间,她不敢面对他,感觉自己极为不堪,只想逃。

    她颤巍巍起身,不断地往后退,看着他震愕的表情,听不见他们的对话,直到看不清他们的身影,她才转身就跑。

    眼前是卓家的庭院,灿亮灯火照映扶疏林木,她顺着较暗的小径走,边走泪边流。

    卓家这扇门,她踏不进来。

    太窄,没有缝隙,没有她的容身之处。

    泪水模糊眼前的景致,脚下一个踉跄,她扑跌在地,膝盖磨破,痛得她站不起身,却感觉一道陰影从面前罩来。

    “你把我说的话都给忘了。”

    柳橙震了下,傻愣抬眼,泪水让她看不清卓煜脸上的表情。

    但是,他朝她伸出了手,轻柔地将她搂进怀里,让她可以坐在他蹲起的腿上,查看她的伤势。“你这小傻瓜,是想跑去哪不要我了?”

    他和友慧闲聊几句,说着过往,回过头,便见到她逃跑的背影,教他撇下友慧不管,赶紧追着她。

    “我……”

    “你在想什么?”他叹气,直看着她渗血的膝盖。“听见我和友慧的对话,就跑了,就这么不信任我?”

    “可是……”她嗫嚅着,泪水在眸底打转。

    “我曾经想过,你可能不是我要找的人。”卓煜低喃着,抱起她,绕过庭院直往自己的木屋走。

    “那你……”

    “但是实际上,对我而言,那已经不是很重要的事了。”走回自己的屋前,先将她放下,掏出钥匙打开门之后,才又将她抱进屋内,搁在沙发椅上。

    “别动,我去拿医药箱。”

    不一会回来,见她泪水掉得又急又凶,他不禁安抚,“别哭了。”

    “我对你说的事一点印象都没有,可是,我是直到你帮我庆祝生日那天才发现不对,我不知道要怎么跟你说,但是藏着秘密,我又好难过。”

    总觉得怎么做都是错,让她每天活在罪恶感中,总觉得自己偷了别人的东西。

    “藏得好,你愿意藏,那就代表你爱惨了我。”他勾笑,吻去她脸上奔流的泪水。

    “我第一次看见友慧时,就觉得她非常熟悉,可是那又怎样?我认定的是眼前的你,我要的是你,我说过了,我真的没有恋童癖。”

    说到这里,他又忍不住叹气了。

    “但,当初支撑着你的人,并不是我。”她扁着嘴,泪水如断线的珍珠掉落。

    “那不重要了,现在支撑我的人是你呀。”卓煜有点慌了,不知道该怎么安抚她。

    “这样不够吗?况且我没打算跟友慧交往,友慧已经有个要好的男朋友了,她跟我说那些话,只是因为一段共有的回忆而已,她没有恶意,你不要想岔。”

    “可是,如果可以早点遇见你,多好!这样一来,在你心中的所有回忆都是我的。”不说回忆还好,一提到过往回忆,她哭得更惨。

    卓煜愣了下,低笑。“原来,你这么想独占我,真是……太棒了!”被迫切需要的感觉,竟是如此甜美,教他止不住笑。

    “你真的要我?”柳橙泪眼婆娑地看着他。

    不安、仓惶、不知所措的情绪将她的心挤得满满的,她颤如雨中落叶,想抓着他,却又没有确定感,让她不耿碰触他太多。

    他直睇着她,突道:“记不记得你说,你生日的时候要我绑着缎带?”

    “嗄?”她傻气地看着他,一时之间不能理解他突来的话语。

    “缎带在楼上,你想替我绑吗?”

    “等等,我不是在问这个!”她有点恼。“我是说,你真的还要我吗?”

    “要!我当然要!生日那天因为状况太多,我放过你了,想要等到你安心,等到你愿意,已经延后好几天了,你到底给不给?还是干脆换我问你,你到底要不要收下我这个礼物?”

    柳橙眨眨泪湿的羽睫直睇着他佯装恼意带笑的脸,突地张开双臂拥抱他。

    “要。”她甜柔启口,像个撒娇的小孩,教他心头发软。

    “那还等什么?”快速替她上药之后,他随即将她打横抱到他楼上的卧房。

    这一夜,卓家热闹非常,当众人都在寻找真正的男女主角时,却没人发现,他们两个就躲在自家楼上,玩着游戏。

    “……你确定你要这样绑?”

    卓煜的声音有点闷闷的。

    “不然要怎么绑?”柳橙的声音有点紧张。

    “你绑成这样,你确定你解得开?”

    “糟,我打死结了!”她低呼着。

    被五花大绑的卓煜,双手双脚被缠绑在一块,像头要上架卖的猪,他躺在床上,无法动弹,好半晌才凉凉地问:“其实,你只是想报复我、整我而已,对吧……”

    这德性要是被人撞见,他也不用做人了,真的。

    “等一下,我一定可以解开,你等我一下。”她很认真地坐在他身旁解死结。

    “拿剪刀比较快好不好……”

    “不要,我要自己解。”

    “……你一定是故意的。”

    “你不要吵我!”

    “天都快亮了……”

    他的身心都凉了……

    全书完

    手机用户请阅读:滋味小说网繁体手机版:https://m.zwxiaoshuo.com/cht/
                    滋味小说网简体手机版:https://m.zwxiaoshuo.com/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豪门好窄~一厘米的秘密最新章节 | 豪门好窄~一厘米的秘密全文阅读 | 豪门好窄~一厘米的秘密TXT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