滋味小说网
滋味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野兽派妻奴 > 第十章

野兽派妻奴 第十章 作者 : 陶乐思

    女人逛街通常是不逛两、三个小时以上不过瘾,何曼青是在下午日光灿灿的时候离开事务所去跟古素芬碰面,待逛完卖场,已经是太阳下山,天色昏暗。

    “伯母,你一定很累吧?”何曼青关问。

    古素芬可是标准的贵妇,却跟她这样提着大包小包的走,虽然是古素芬主动约她出来的,但她内心还是有点过意不去。

    “不累,逛街有人作伴多有意思啊。”古素芬亲切的挽着她,方才逛街时,有的人不晓得,还以为她们是母女呢!

    其实生儿子是传宗接代,生女儿才会贴心陪伴,她虽然没有女儿,但她有媳妇,大媳妇已经不错,再加个二媳妇,以后都不怕无聊了。

    何曼青的手机在此时响起,她把纸袋搁到一旁,翻出手机接听。

    “……差不多逛完了……有,买很多,你要破产了……好,我问问。”几句对话后,她转问一旁的古素芬。“伯母,兆桀说要一起吃饭好吗?”

    “好啊,去……茹丝葵好了,兆桀喜欢吃那家牛排。”古素芬设想到儿子的喜好。

    何曼青和万兆桀约好,然后收了线,再向古素芬转达。“兆桀说他马上订位,要我们直接过去,他再去跟我们会合。”

    “好,那我叫司机过来接我们了。”古素芬噙着笑容,优雅的拿出手机,拨给一直在外头等待的司机。“小斑啊,可以过来接我们了……在大门口……”

    何曼青听她说完电话,好奇地问:“我记得之前的司机好像姓徐,难道我都称呼错人了?”

    这阵子她们出来过好几次,每次都有司机接送,她向来客气有礼,所以问了姓氏后,都称呼对方徐先生,怎么刚才她听见的是“小斑”?

    “哦,是姓徐没错,但小徐家里有事请了一个礼拜的假,所以我们就请以前的司机暂时回来代班一周。”古素芬边走边解释道。

    “原来是这样啊。”何曼青哂然一笑。“我刚刚还以为之前都把人家的姓叫错,那就很不好意思了。”

    “今天这小斑在我们家工作近十五年,小徐是前年才来的。”古素芬闲聊。

    “十五年好久哦。”何曼青咋舌。

    “是啊,后来他是坐骨神经的问题,所以才辞去工作。”走到微风门口,瞧见自家座车,古素芬朝那方向扬手。“来了。”

    司机小斑看到老板娘,立刻暂停车子,下车快步来帮忙提东西。

    “太太,何小姐。”小斑恭敬地说。“把东西都交给我就行了。”

    “谢谢。”在把提袋交给他的同时,何曼青客气的道谢,可当她正视小斑的脸时,整个人像被雷劈中,僵硬的站在原地。

    那个人……她看过!

    她看着小斑两手提着购物纸袋,快步回到车旁,她不敢置信的暗自确认着。

    “曼青?想什么呢?发呆啊,上车吧。”见她呆立,古素芬莞尔催促,挽着她往前走。

    “伯、伯母,请问……他是不是叫高成达?”她觉得晕眩,连声音都在颤抖,得用很大的意志力才能够完整表达一句话。

    “啊?你怎么知道?”古素芬非常讶异,直觉猜测。“你们认识吗?”

    她的反应无疑是确认了她的疑问,眼前这个小斑,就是深深刻印在她脑中的高成达!

    一时之间,何曼青震愕得说不出话来,她心情复杂纷乱,心脏跳得好快,胸口堵着一股窒闷,恶心感在胃间翻搅。

    古素芬发现她的脸瞬间褪去红润,取而代之的是骇人的苍白,连忙关问:“曼青?你怎么了?脸色怎么突然变得这么难看?”

    在她急切的关问与晃动中,何曼青才从久远的沉痛记忆中猛然回神,眼色恍惚的看着古素芬。

    “伯母,我人不太舒服,不能跟你们去了,我想先回家,对不起。”何曼青说完,便顾不得古素芬的叫唤,头也不回的快步离开。

    万兆桀匆匆赶到了约定的餐厅,才跨出车子打算把车交给泊车小弟,就被一道熟悉嗓音给唤住。

    “兆桀。”才停稳的白色宾士摇下车窗,坐在里头的古素芬开口唤道。

    “妈。”万兆桀向泊车小弟示意稍等,再朝母亲走去。

    “你手机怎么打不通?把我给急死了。”方才曼青突然离开,她急着联络儿子,结果打半天都打不通,打去事务所又都没人接,她只好赶来约定的餐厅跟他碰面。

    “怎么了吗?”万兆桀下意识弯身看进车子里,没想到却没看见心爱人儿。

    “曼青呢?你们不是在一块儿吗?”

    “我就是要打电话跟你说,曼青突然说她人不舒服想先回家,然后就急忙的走了。”古素芬下车来跟儿子说话。

    “不舒服?”万兆桀的浓眉顿时蹙起,有点纳闷。“我打电话给她的时候怎么都没提?”

    “那时候还好好的啊,哪知道小斑来帮我们提东西后,就突然变得怪怪的……”古素芬也感觉很疑惑。

    “小斑?”他怔问。“现在的司机不是姓徐吗?”

    “小斑是来代小徐的班啦。”她简言回答。

    万兆桀一听,头皮发麻,立即弯身看向驾驶座,得到的答案让他也白了脸色。

    高成达!昔日他称呼为高叔叔的司机。

    “喔,对了,曼青还问我小斑是不是叫做高成达。”古素芬提供疑点。

    糟了,曼青认出他了!万兆桀顿感不妙,汗都冒出来了。

    她是什么想法,才会当场走人?

    是因为高叔叔就是他家雇用的司机,所以连带的恨他们家、恨他了吗?

    他当初发现曼青就是当年那对骑士夫妇所遗下的孩子时,之所以不敢坦白曾间接有过交集,怕的就是像现在这样的反应啊!

    “妈,不好意思,改天我再请你吃饭,我先去找曼青。”说完,他便像阵风似的回到自己的车上,刻不容缓的急驶上路。

    “啊,说走就走的,这两个孩子怎么都一个样儿?”一阵莫名其妙,古素芬摇头叹息。

    到底是发生什么事啦?

    在金门当兵的何哲邦自从知道姐姐即将结婚的消息,就兴奋得归心似箭,好不容易等到三个多月一周的假期来临,他悄悄返台回家,打算给她惊喜,一见姐姐进门,立刻出声调侃。

    “嗨,准新娘回来喽……”雀跃的嗓音在看见何曼青的异样时,戛然而止,转为错愕担心。“姐,你怎么了?”

    何曼青看了他一眼,没来得及说话,涌上喉间的酸意便催得她赶紧捂唇,匆匆忙忙奔向浴室。

    “呕……”她弯身对着马桶难受的吐了起来,尾随在后的何哲邦担忧的在她身后拍抚她的背。

    没想到啊,他没给成惊喜,反倒被姐姐给惊吓了。

    “好点了吗?”见她稍停了些,他忙不迭关问。“是不是吃坏肚子了?要不要我陪你去看医生?”

    何曼青摇摇头,她不明白自己怎么会吐,但一切的不对劲都是在看见高成达那一刻发生的,有人说太大的压力或情绪起伏也有关系,或许吧,看见那个人,她的确极度不舒服。

    吐过之后,不适感褪去些,她先漱口清洗,然后拖着沉重疲累的步伐走回小客厅。

    “哲邦,我遇到了一个人。”她乏力的重重坐进沙发,抬眸看向弟弟。

    “谁?”他反射地问。

    “高成达,和爸妈发生车祸那个司机。”她语气严肃。

    不管那场意外的裁决结果如何,高成达都是导致他们父母过世的人,她没办法坦然面对,看见他,她整个心海翻涌,无法平静,更没办法和那个人待在同一台车子里,所以刚才才会失态的仓惶离开。

    何哲邦愣了愣。“怎么遇到的?”

    “记得我告诉过你,那个人是有钱人家雇用的司机吗?”她先唤起弟弟的记忆。

    “记得。”他点点头。

    “原来当时他就是受雇于兆桀他们家。”这是她回家的路上推敲出来的答案。

    兆桀的妈妈说高成达在他们家工作了十五年,直到前年离开,而她父母那场意外是在十四年前,她就读国一时发生的,比对后表示,当时高成达就是万家雇用的司机。

    “不会吧?这世界未免也太小了,怎么会这么巧?”何哲邦讶然的瞠目结舌。

    “是啊,我也这么想。”何曼青苦笑。“我还觉得这个事实,让我和兆桀的恋情添上了污点。”

    何哲邦一听到这个想法,立刻不认同的皱眉。

    “他是他,你们是你们,这跟你们的感情压根儿不相干好吗?”担心姐姐脑袋打结,他赶紧驳斥。

    “不相干吗?”她不敢笃定。

    脑中浮现的想法是,再怎么说,高成达跟兆桀还是有牵连,所以她也因为这样,对过世的父母衍生出莫名的愧疚感。

    “不、相、干。”他掷地有声,像是想驱逐姐姐的负面疑虑。“只要开车的人不是万大哥就完全不相干。”

    “爸妈会不会不高兴我跟万家人在一起?”她有点茫然,需要至亲的弟弟支持。

    “万大哥对你不好吗?”他虽然问,但心里早有答案——当然就是对姐姐很好,姐姐才会决定嫁给他。

    “很好。”何曼青答得肯定又毫不犹豫,万兆桀对她的好,是无庸置疑的。

    “那爸妈为什么要不高兴?”他反问她,问得她默然无语,随即犀利的劝解。

    “姐,你不要乱钻牛角尖,爸妈过世那么久了,早就不知投胎到哪里去了,是我们活着的人心里有阴影,才会耿耿于怀,自寻烦恼。”

    何曼青怔然望住他。他是她的弟弟吗?他的口气听起来,怎么比较像是哥哥?

    但她不能否认,他的论调虽然有点无情,却很实际,也一针见血的点出了她的盲点。

    就在此时,家中对讲机响起,何哲邦起身去接听,然后同意大楼警卫放行。

    “谁?”何曼青疑惑问道。

    “万大哥。”他看了姐姐一眼,敏锐察觉她秀眉轻蹙了下,洞悉她的逃避,于是先替她打了剂强心针。“姐,如果你这么惦记着爸妈的话,那听我一句——那就是爸妈绝对不会希望他们成为你迈向幸福的绊脚石。”

    何曼青再次被弟弟的话给击中,混沌的心,渐渐明朗。

    万兆桀差点没被何曼青的突然离去给急死,一路上胡思乱想——他想,她会把对高司机的怨恨,迁怒到雇用他的万家来;又想,她会将他视同仇人,而没办法和他再走下去,取消结婚的决定;而且她还会气他早就知情,却闷不吭声的任两人感情自由发展,说不定,他会因此失去她……他把所有糟糕的状况都想遍了。

    他风尘仆仆的赶到她家,有很多话想说,却在看到她时,不知所措的化成一团混乱,开场白烂得可以。“曼青,我妈说你人不舒服……”

    “兆桀,我看到当初跟我爸妈发生车祸的司机,他以前居然就是你家的司机。”何曼青也不隐瞒,坦白的告诉他。

    万兆桀神情僵硬,脱口就是撇清关系。“我知道,但他现在已经不是了。”

    “你……知道?”何曼青一顿,怔怔地问。

    唉!一旁静观其变的何哲邦忍不住翻了个白眼。

    明明未来姐夫看起来是个聪明人,结果怎么在这关键时刻,脑袋当机,忘记察言观色?这时候否认装傻到底就好了,干么承认找麻烦呢?

    万兆桀见她神情愀然变色,气氛更加冷凝,也霍然意识到脱口说出的话已出卖了自己。

    “曼青,你听我解释……”他伸手要握住她的肩膀,却被她闪避开,那排斥的举动,仿佛像记拳头击向他胸口。

    “‘你知道’是什么意思?”她质疑的望向他。“你是说你早就知道你家的司机就是当年和我爸妈撞车的人,然后一直隐瞒着没说?”

    万兆桀更慌了,看向同样带着质疑目光的何哲邦,忙再解释:“我也是后来才知道的……真的,就跟哲邦去吃完饭后那次,你在河堤提起,我才知道的。”

    何曼青想起自己曾把当时的遭遇告诉他,可他如果晓得那事,为什么提也没提?

    “那为什么不跟我说你知道?”她的心里,升起了对他不曾有的防备。

    “我怕。”明显的危机感让他知道这时候不能再顾虑面子,所以毫不掩饰的坦言。“怕你因为对高司机有埋怨,或是认为我们是他的雇主就脱不了干系,然后就疏远我,斩断我们之间的感情。”

    “我姐姐是明白事理的,她不会一竿子打翻一船人。”何哲邦连忙抢白,不只是安慰万兆桀,也是刻意提醒姐姐。

    何曼青绷着脸看了弟弟一眼,明白他的暗示。

    好,她可以理解万兆桀的顾虑,毕竟她稍早之前确实曾一度有迁怒的想法,也难怪他未雨绸缪。

    可是,纵使她听了哲邦的劝,不把万家跟高成达混为一谈,但很难不介意万兆桀的隐瞒!

    “我知道发生车祸双方都有责任,而且开车的是司机,不是你们家的问题。”

    她说出之前哲邦强力灌输她的想法,不过现在,她又有了解不开的结。“为什么隐瞒?你是抱着什么心情跟我在一起?同情、怜悯吗?”

    她不能接受他们的爱情有杂质,不能接受他不是因为爱才跟她在一起,她要他像她爱他一样的纯粹。

    她的咄咄逼问,轰得万兆桀一阵呆愣,频频摇头。

    何哲邦被打败的抚额。女人啊,真的是一种麻烦难搞的生物,就算是他姐姐也没有例外!

    他只能对未来姐夫寄予同情,祈祷他做好这次危机处理,平安度过一劫。

    万兆桀搞清楚了她的问题,突然茅塞顿开。既然她不是因为高司机跟他们家有关系而生气,那他就不用有丝毫的心虚了——事实上,那个意外也不是他犯的错,他其实根本不需要感到心虚歉疚。

    没有了心虚,自然就理直气壮了起来,他觉得自己应该强势表明。

    “曼青,我怎么可能因为同情怜悯才跟你在一起?”他双手握住她的臂膀,以防她逃避不听,然后有条不紊的厘清。“你自己平心静气的仔细想想,在你告诉我那些事以前,我们就已经先交往了,并不是在知道了你的事之后才在一起。”

    “对呀。”何哲邦再跳出来附和。“如果是以第一次跟我见面为时间点,那在之前你们就交往了。”

    何曼青看向担忧她钻牛角尖的弟弟,又望向万兆桀,在他眼里,看到了他压抑的心慌,以及期待她理解明白的急切,顿时心软不舍了。

    “你真的不是同情我?”她缓下口气,收起为了维护自尊而竖起的刺。

    “我跟你在一起不是同情你。”他抚着她脸色不佳的脸庞,看来,她心情所受的冲击不小。“但我心疼你,所以我一直告诉自己,要对你更好更好,给你所有应该要得到的照顾和疼爱。”

    是啊,他一直对她很好很好,好到可以舍身保护她,这如果不是真爱那是什么?倘若只是同情怜悯,是做不到这样的啊!

    方才太紧绷,现在一想通,倾巢而出的释然心情,令她眼里涌现了泪雾。

    “我……呕——”才想开口,一阵胃酸冒出,她连忙推开万兆桀,朝浴室奔去。

    “曼青?”万兆桀赶紧追去,却被她砰然关上的门扉阻挡在外,只能错愕的问何哲邦。“她怎么了?”

    “你刚刚说的话太恶心,把姐姐都恶到吐了。”何哲邦开玩笑的调侃,缓和方才太过僵凝的气氛。

    万兆桀瞠目,被唬住。

    “不过你放心啦,这么恶心肉麻的程度,姐姐一定会感动释怀的。”何哲邦随即安慰他。

    万兆桀担忧的听着里头的呕吐声音,整颗心跟着揪起。

    他现在担心的重点不在她的误会,而是她不适的状况。

    “曼青,你还好吗?让我进去看看吧?”他拍拍门板,想要进去照顾她。

    “等下就好……”虚弱嗓音传来。

    “她可能身体真的有点不舒服,刚刚回来就吐过一次了。”何哲邦倚在墙边说道。

    万兆桀讶问:“刚刚就吐过?”某个念头突然闪过脑海,他心口一悸。

    片刻,何曼青又白着一张脸走出浴室,短时间内连吐两次,也吐光她的体力。

    万兆桀连忙扶着她到客厅沙发落坐,忧心关问:“你有吃过什么不好的东西吗?”

    何曼青摇摇头。“我们中午一起吃的啊。”

    他们吃的东西是一样的,如果是吃坏肚子,他也应该不会幸免,所以,刚才闪过的想法,大有可能。

    “曼青,你这次的月事该什么时候来?”他低声再问。

    何曼青愣住,末几,恍然大悟他指的是什么,不禁惊讶的瞠圆了眼睛,看向一脸探究的他。

    “迟到半个月了……”她隐隐意识到自己的身体发生了什么变化。

    闻言,万兆桀内心狂喜,但事情尚未确定,只得压抑住兴奋心情,克制、镇定的紧握她的手。

    “你听我说,任何事都不该影响我们的感情,那些不算是问题的烦恼,都比不过现在可能正降临的幸福,过去的事就让它留在过去,我们会有一个美满幸福的家庭,所以要珍惜的是现在,要掌握的是未来。”

    何曼青点点头,对他所说的美满幸福家庭充满向往,内心漫开一股暖流。

    “耶,太好了,没事了。”何哲邦欢呼,替他们松了一口气。

    万兆桀对未来小舅子感激一笑,知道他刚刚一直在帮腔。

    “那我们现在是不是要去检查一下啊?”何曼青急着确定是不是真有好消息。

    “当然,我已经迫不及待了。”

    他搀起她,欣喜之情溢于言表,就算还没有确定,但他已经感应到她肚子有个属于他们俩的小生命,而且还有“帮父运”,一来就帮爸爸解了围。

    “啊,我是未来舅舅,我也要去啦!”何哲邦雀跃的凑热闹。

    “一起来吧!”万兆桀朝他招招手,乐于分享喜悦。

    何曼青看着心爱的男人和至亲的弟弟,温馨融洽的气氛拨去云雾,拉抬了她的嘴角。

    未来,幸福可期啊!

    《本书完》

    手机用户请阅读:滋味小说网繁体手机版:https://m.zwxiaoshuo.com/cht/
                    滋味小说网简体手机版:https://m.zwxiaoshuo.com/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野兽派妻奴最新章节 | 野兽派妻奴全文阅读 | 野兽派妻奴TXT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