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剑斩情丝 第十章 作者 : 月岚

「后来呢?」

开口的是封雅书,淡然的表情上多添了一丝难以察觉的笑意。

「还有什么后来!后来的事你们都知道了吧!」封易军没好气地朝著小弟抛出一记白眼。

「我们只是觉得错过好戏有些可惜,又不好去问弟媳,才问你啊!」封日远坐在封家药房的窗边,一边优哉地挥著凉扇,一边含笑应声。

「还提这事!你们既然都赶到洛遥山庄了,怎么不进来帮我说话,偏留我一个人在里头应付那群没教养的丫头!」封易军一提起这件事,火气又跟着上扬不少。

当他在厅里跟三个女人纠缠不清时,自家兄弟其实也先后赶到,一发现是洛遥山庄,当下虽是安心许多,但在听闻厅里的争吵之后,也只能感到哭笑不得。

没想到自家四弟居然这么受到姑娘家欢迎,相较之下,他们这些兄弟都要逊色许多啊!

「这清官都难断家务事了,我们怎好打断你处理感情事?」封日远眉梢一挑,勾起一抹笑,看来人畜无害,却暗地里嘲弄著四弟。

「我看你们是在等我出糗!」啐!早知道兄弟们都在外边,他何苦一个人在厅里头跟那三个姑娘大呼小叫的,把自己搞得像个疯子!

而且最令他光火的是……他连头发都割了,兄弟们依然优优哉哉地在外边看好戏!

什么兄弟啊!那些古来的兄弟情深、金兰之谊,九成九都是骗人的!

「你这话有失公允啊!」封日远不以为然地摇头,「我们就算有心想帮你,可那些姑娘看上的都是你,你要我们几个能插什么嘴?」

「解铃还须系铃人。」封雅书慢条斯理地翻寻著药柜。

「去!我连铃都没系,解什么铃呀!分明是她们自己太任性!」封易军气呼呼地打断小弟的帮腔,又转向封日远问道:「对了,二哥,后来她们几个怎么了?」

他气在心上,割发断情后便迳自离开,没料到居然在外头遇上自家兄弟,索性先将受惊的谷媛媛带回秋叶山庄,顺道理一理他的一头乱发,至于洛遥山庄的三个大姑娘,干脆丢给与秦剑音相识的大哥封久扬,以及擅长收买人心的二哥封日远去处理。

「她们呀……」封日远挥了挥扇子,进笑道:「瞧你关心的,怪不得四处留情,勾旁边姑娘家芳心。」

他们几个兄弟知道封易军嘴利心软,那是因为相处多年,可连外头的姑娘都这么欣赏他,可就教他们不由得竖起大拇指,直称她们有眼光了。

只不过,四弟不想领情的话,好眼光也就变成麻烦的一种了。

「谁关心她们?我是不想给她们留后路,又来烦我跟媛媛!」封易军瞪著眼应声。

「我看你是担心能不能再去拜见秦剑音吧?」封雅书知道,封易军眼里除了兵器,就只有谷媛媛了。

所以对封易军来说,与人断绝关系不是什么了不起的大事,断了侠客知交、比试机会,那才会教封易军扼腕。

「你知道就放在心头,用不著说出来!」封易军制止封雅书的插嘴,蹙蹙眉,继续往二哥追问。

「据我所知,秦家小姐是趁秦剑音不在,才主使这回绑人的计画,大哥已联络秦剑音,请他管教妹妹了。」封日远又续道:「至于花苓宫与皇甫家,我让玲珑去知会过了,由她这武林盟主出面,比较容易沟通。」

「二嫂啊?」封易军想想关玲珑那开朗性格,确实挺容易瓦解外人心防,再加上顶著新任武林盟主的头衔,走到哪儿应该都会有人卖她面子跟人情吧!

「这样你可以安心了吧?」封日远含笑应道。

「说安心……我倒想知道,还有谁上门提过亲?我是不是该多提防点?」他可不想再碰上这回的棘手问题了。

「你安心吧!我想……你这百剑堂堂主挥剑斩情丝的事,透过那伤心欲绝的三个小姐,应该很快会在江湖中流传开来,再替你这剑侠冠上个爱妻家的美名,所以从此大概不会再遇上这等麻烦了!」想到那天三个大姑娘哭得哽咽,一边不甘心,一边震慑于封易军决心的反应,封日远就忍不住要佩服一下四弟。

没想到他这直性子居然想得出这种主意来,教人瞠目结舌。

不过也因为封易军是个直肠子,所以做出的决定才会如此有魄力吧!

「哦,那就好。」封易军原就不介意自己的事被人拿去当话题,再加上这事一传开确实可以避掉不少麻烦,所以他倒是乐见其成。

「外边的麻烦我想是不会再有,不过二娘那边你要自己看著办。」封雅书将药包整理好,又取出一个小瓷瓶,递给封易军,同时提醒道:「你这模样,给二娘看见了包准不好过。」

封日远与封易军同为二娘所生,向来爱打扮、又喜欢漂亮事物的二娘对于儿子们的外貌礼仪相当注意,如今封易军顶著一头半长不短的乱发,到时候肯定教二娘教训一顿。

「老天!怎么麻烦走了一个又来一个!」封易军握住手上的药瓶,忍不住抱头哀叫。

「自家的娘亲关心儿子是天经地义的事,说什么麻烦?」封日远举扇往封易军拍去。「我看你先回房,替媛媛受伤的手腕上药吧,这头发的问题,改日再请人替你打理得整齐些便是了。」

「不然剃光了也不错。」封雅书启唇进笑,有丝坏心地应声。

「你不开口没人当你哑巴!」封易军抡起拳头在封雅书眼前晃了两下,「总之娘那边你们替我挡著先!」

说罢,他头也没回地奔出药房,直往他与谷媛媛居住的厢房而去。

「还疼不疼?」

自封雅书给的药瓶中倒出些许清凉而带点香气的药膏,封易军小心翼翼地握住谷媛媛的手腕,替她推柔起来。

本来只是去取个药,好去除谷媛媛腕上的红痕,却被兄弟们取笑一顿,让封易军颇有不满。

要不是看在封雅书的药效果向来奇佳,他不如带谷媛媛去给外边的大夫治伤!

「不疼了。倒是相公的头发……」那一头柔顺黑发,曾点醒她两人已是结发夫妻的关系,如今却削去大半,让封易军难得窥见的后颈项都露了出来。

垂在前额与颊侧的长发,依然飘逸如常,可只消伸手一抚,便能触上封易军肩颈,瞟得见他的耳畔,而不再被长发掩盖。

「男子汉大丈夫,掉几根毛算得了什么?」封易军对于娘亲爱美的天性本就没辙,现在落去发丝说不定也好,省得娘亲一天到晚数落他,说他明明生得不比封日远差上多少,怎就老爱耍邋遢。

「那怎么会是几根毛而已?相公可知道,媛媛当时……吓得心都要停了。」谷媛媛微噘了下唇,「相公与我是结发夫妻,却在这种时候断了发,若非相公明言是与三位姑娘割发断情义,媛媛真要以为……相公是下了决心连我也不要了!」

事后得知封易军的心意,她自然感动异常,但那一刹那间的震撼,毕竟是跑不掉的印象啊!

「小脑袋想太多。」封易军没辙地摇头,柔完了她一边手,又抓了另一只手继续上药柔搓。

「才不是想太多。」谷媛媛挨近封易军,心疼地瞧著他散乱的黑发,伸手一下又一下地爬梳起来。「我的心都给了相公了,知道相公还让许多姑娘家喜欢著,自然会心烦意乱啊。」

「爱吃味的妻子我可是敬谢不敏。」封易军瞧著谷媛媛急著替自己打理整齐,却任凭一双裹在缎面衣裳里的在他的眼前摆来晃去,忍不住有些心痒。「我那是心疼你,想早点跟她们谈清楚,才在仓卒下想出的法子。」

人们不是常言挥剑斩情丝,又说长发代表三千烦恼丝?今天他一口气统统斩个精光,就希望高高在上的老天爷别再玩他了!

拍拍另一只手,封易军握了握她的手腕,试著别开视线,别老盯住妻子的胸部,免得自己的表情看来像只**。

「相公!」谷媛媛一心一意听著封易军倾诉,自然是没料到自己的举动勾得封易军心猿意马。怞了手臂,她半跪著倾身向前,猛地往封易军一抱,正好让他的英俊面容偎进了她胸口。

「媛媛……」柔嫩感触上脸庞,让封易军不由得跟著伸出双臂,将佳人搂进怀。

「相公对媛媛的好,我一辈子都不会忘的。相公实在太疼媛媛了……」或许是因为心安吧!谷媛媛觉得两行清泪正滑下面颊,她连忙挥手想抹去。

「喂……你别哭吧?我割发断情是想护著你、想你开心,可不是要你哭。」封易军听见头顶上传来怞泣声,当下热火又被浇熄,连忙出声安慰。

轻轻抚过妻子的背,封易军叹著气一边劝、一边安抚著谷媛媛。

反正老天爷爱整他,他也快惯了……

「相公知道媛媛这倔脾气的,让我哭可也不是容易的事……还不是因为相公宁死不负媛媛,让我心里又暖又疼,疼得不哭不成……」谷媛媛紧紧搂住封易军,摸著那被利剑削去的短发,带刺的感觉像密密麻麻的细针往她心里头扎去,是心疼、是心痛,却也暖了她的心……

「姑娘家就是这样,高兴的话就说开心罢,偏生又是心痛、又是心疼的。」封易军稍稍松了手臂,与她分开点距离,好让谷媛媛能看清自己的脸。「我这人你也惯了吧,安慰的话不擅长,不过要让你开心倒还可以。」

说著,他往谷媛媛胸口吻了又吻,仰首对她笑了笑,「也许我该把你亲得七荤八素,看你还会不会心里疼痛,或是只感觉得到通体舒畅——」

「相公!」谷媛媛哪会听不出封易军话中之意,俏脸一涨,立刻通红。

「你是催我快点吗?」封易军装傻地咬上谷媛媛的胸口,将她的纱绸花外袍用来系在胸前的衣带刷地拉开。

「呀!」谷媛媛正想推开封易军,却已被他的手臂抢先一步,双手并用地扯落她的花袍,又顺势去了腰带,霎时光滑双肩已暴露在封易军眼前。

淡黄的肚兜上,细绳绕颈,掩去她胸前春光,可那玲珑有致的曲线,依然教早已尝过个中美味的封易军闻香即醉。

「你呀……皮肤真是软得让我一摸再摸也不腻。」封易军以鼻尖滑过谷媛媛的手臂,细滑的触感令他探出舌尖轻啃起来。

「相……相公……」谷媛媛羞红著脸,虽然自己与封易军的初次交欢是在野林草地上,远比现在这番女上男下的坐姿更加刺激,可是像这样与坦露双胸无异的姿势,还是教她感到浑身燥热。

「你改个口,叫我名字怎么样?叫相公听起来舒服,却不顺耳。」封易军直来直往习惯了,实在懒得多记称呼,要唤他,喊名字最好。

尤其在云雨之欢时,听著谷媛媛娇嫩的嗓音一遍又一遍地呼喊他的名字,会议他更加有冲劲也说不定。

「咦……叫相公的名字?」谷媛媛想了想,觉得也没什么不好,听来是更亲密了些,于是她悄声细著音,软软地试唤了声:「易军……」

「真是好听!」那带腻的嗓音和腔调一入了耳,宛若是催情良药,让封易军刚熄火的热情立刻点燃。

爱上谷媛媛之前,他只觉得软腔软语的烦死人,可疼入骨子之后,才知道当中秘密滋味,实在是不可对外人道。

光听谷媛媛这甜嫩音声,他感觉双腿间的欲望已在点燃了。

「易军喜欢?」谷媛媛眨了下眼,知道封易军讲话坦白,也习惯他这么直率的赞美了。

「喜欢得想一口吞了你。」封易军说罢,环抱她的双手已溜上腰间与颈间的细绳,一手一边,将上下的防备一同卸去。

外裤松脱,露出了白软的亵裤,肚兜则是令一双直接弹跳跃出,在封易军眼前摆荡。

他毫不考虑地探舌触上,将柔嫩花实一口吮住,在湿热的唇舌间来回卷动著。

「呀!啊啊……易军……」谷媛媛还来不及出声惊呼,下一刻酥麻的感觉已袭上她的双侞。

温热又火烫的舌头恬食著她的侞尖,让她软了身子,可就在她差点松手往后倒去的同时,封易军强而有力的双臂却撑住她的腰背,令她只能在封易军的热唇与不断**的十指之间来回挣扎。

躁热感在封易军满足地将双唇由被他恬得水泽微亮的侞尖上,移往另一处尚未受到侵略的嫩红蓓蕾之际,剧烈地卷上了谷媛媛的身躯。

「易军——呀啊!」谷媛媛羞红著脸庞,不知该往何处去的瘫软身子只能依靠封易军的双臂支持著,而她的十指则已揪住了封易军肩上的衣袍,绞紧得像要撕裂开来。

……

热潮席卷,若攀欢愉巅峰,似跃山而飞,更像抛却身躯,心神**——

她与他,这原本误打误撞成就的夫妻姻缘,如今已不再有名无实。

今后,他们将是令人人称羡、心神相契合的神仙眷侣!

——全书完——

手机用户请阅读:滋味小说网繁体手机版:https://m.zwxiaoshuo.com/cht/

        滋味小说网简体手机版:https://m.zwxiaoshuo.com/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百剑斩情丝最新章节 | 百剑斩情丝全文阅读 | 百剑斩情丝TXT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