滋味小说网
滋味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结婚再说爱 > 第九章

结婚再说爱 第九章 作者 : 宋雨桐

    汪芬芬没有在现场等他们拍完照就离开了。

    事实上是,秦立刚要她先回去她住的饭店,他会再去找她。

    拍完照,夜已深,秦立刚叫司机老黄直接把车开到他的住处,夏晚却坚持不下车。

    “很抱歉,总裁,我很累了,想回家。”夏晚淡淡地说。

    她叫他:总裁。

    那个当着芬芬面前亲密的叫他立刚,把他当成她的男人的夏晚已经不见,变回了他的秘书夏晚。

    秦立刚晶亮的眸,在幽暗的车内瞅着她。“这里就是你家。下车!”

    “我要回家。我家。”

    她,难得执拗,微扬的下巴透着一股傲气,是如此的迷人和可爱。

    秦立刚伸手拉住她的手,密密的握进他的大手里。“听话好吗?下车。回我们的家。你要打要骂要发飙,全由你,嗯?”

    他难得的低声下气,却完全没有软化这女人的迹象。

    夏晚幽幽的眸,定定地落在他脸上。“我为什么要打要骂要发飙?因为下午那个女人?因为你爱她,所以觉得对不起我?”

    “我没有对不起你。”那一段,是他的过去,一个很真实的过去,他不想提,不代表他就因此对不起谁。

    “是啊,你当然没有对不起我。”她微微一笑。因为,他根本不爱她,怎会觉得对不起她?“是我失言了。”

    秦立刚低眸看了她一眼,对她语气中的淡漠感到一股微微的气闷。“是要自己下车走上去,还是要我用扛的把你扛上去,自己选一个。”

    “为什么?你不是要去找汪小姐?快去吧,我先回家了。”夏晚甩开他的手,打开门从另外一边下车,抓着包包用跑的。

    秦立刚很快追上,气得直接把她扛上肩,单手扣着她穿着短裙的双腿,大踏步走进电梯,直接按到住家的楼层。

    “你放我下来!”丢脸丢到家了!就算他们是从地下室停车场进去的,保全在监视器里也看得到,他怎么可以这样把她像布袋一样的扛在肩上?她穿短裙耶,真是可恶极了!

    秦立刚根本不理她,放假都有上健身房运动的他,扛起像她这样一个纤细的女人可是半点也不吃力。

    电梯门开,他用芯片锁开了自家大门直接把她扛进屋,然后片刻也不停留的往房内的大床走去。

    “你干什么?”夏晚有些紧张了,用手拍着他宽大的背。“放我下来!你要带我去哪里?”

    话落,她的人已被丢在大床上,还在头晕目眩呢,已见秦立刚高大挺拔的身躯在她眼前迅速的除去领带,松开衣扣,转眼间那冷颜已逼至眼前,庞大的身躯压覆在她娇软的身子上。

    他的硬挺抵着她的柔软,那阳刚的气息笼罩住她全身,让她不禁红了脸也红了眼,无辜至极的看着他。

    “你要干什么?”她问得好无力,连嗓音都在抖。

    “你知道我要干什么!”他气闷的瞪着她,眼底有着怒火与欲火。就算刚刚硬是要她一同回家是因为不想让她回去偷偷哭泣伤心,但这女人半点不领情还打算跑开的态度,当真惹恼了他。

    他要她!

    今晚就要!

    他秦立刚虽一直谨守着那道防线,却不代表他不可以跨越那道防线!他等着,只是因为怕吓坏她,毕竟,他跟她虽相识已久,谈论婚嫁的时间却太快,所以他很君子的等着,她却老把他当苍蝇赶来赶去……

    懊死的!只要一想到这女人刚刚打定主意要离开他的模样他就火!

    夏晚伸手要推开他,双手却被他制住拉到她的头顶,秦立刚的另一只大手沿着身侧抚摸上她的胸线和臀线,唇,则亲吻上她——

    “唔……”她被逼迫着承受他霸气的吻,她身体上的他,是那般火热刚强,他在她身上胡乱点火的大手是如此撩人心魄,她想抗拒,却抗拒不了,整个身子如火烧,让她又害羞又害怕。

    虽然,男女之间的事她不是不懂,但,那些都仅仅只是纸上谈兵,她根本就什么都不会……

    好吧,她承认她在这方面真的太嫩咖了,毕竟她才二十四岁,根本不能跟这三十三岁的男人比经验丰富……

    天……

    他的大手在摸她哪里?他怎么可以用他的手摸她那里……

    “秦立刚……你不可以……”她吓得夹紧双腿,想用手打他,双手却动弹不得,只能像只无助的小羊,任他这只大野狼欺负着她,带着她初尝云雨的美妙滋味……

    一大早,齐洛夫就找上门,房门半掩,秦立刚去开门的时候身上还只套着一件白色丝质睡袍。

    齐洛夫一脚便跨进来,径自走到吧台前替自己倒了一杯水,若有所思的抬眸看了秦立刚一眼。

    “我在门口看见一双被人乱丢的高跟鞋,夏秘书,喔,不,是未来嫂子,她在你房里?”

    秦立刚横了他一眼。“连这个都要跟你报告吗?”

    “当然不用,只是……你忘了芬芬正在饭店等你吗?她等了你一整个晚上,到了今天早上才打电话找我哭诉,说你已经不爱她了。”说着,齐洛夫挑了挑眉。“真是这样?”

    秦立刚睨着他,也走到吧台替自己倒了一杯水,才道:“是你吧?是你告诉她我要结婚了,也是你告诉她我昨天在哪里拍婚纱照,故意要她到那里去找我的,对吗?”

    “大哥,你要结婚的事媒体天天报,至于芬芬为什么可以找到你拍照的地方,问你秘书不就晓得了!”

    “我的秘书不会把我的行踪,透露给一个她根本没见过又不认识的人。”秦立刚瞪了齐洛夫一眼。

    汪芬芬消失在他的世界里已经五年了吧?在公司里,根本没人知道她是谁。可以在他的新秘书口中问到行踪又同时跟汪芬芬算熟的人,也只有他齐洛夫了。骗得了谁?

    齐洛夫笑了,举起双手作投降状。“好好好,我招了,是我告诉芬芬你在哪里的,OK?不过……她可是看到你要结婚的消息自己跑回来找你的,跟我没关系。”

    “我结婚关她什么事?”秦立刚有些气闷的走到沙发上坐下来。“她想干什么?都五年了!”

    “她离婚了。”

    闻言,秦立刚的身子一震。“什么时候的事?”

    “听说已经两年了。是因为忘不掉你,常常在睡梦中喊着你的名字,所以对方受不了才跟她离了婚,孩子归男方。”

    秦立刚闭上眼,在心里轻叹。

    当年,汪芬芬跟他是多少人眼中的金童玉女呵,他的人生规划里永远以她为第一优先,在他努力的工作,努力证明自己是最有能力坐上总裁之位的人选的那段艰苦时刻,她却因为寂寞、因为爱玩,而在酒后跟另一个男人上了床……

    是,她昨天抱着他对他说的话都没错!他的确说过这辈子只爱她一个女人,他的确说过这辈子他只想娶她一个女人,可,她却狠狠地背叛了他,伤害了他,因为她说她很寂寞!

    爱她有多深,痛便有多深,过了好多年好多年,一直痛到他都已经把那种感觉当成生活中必备的一部分,她的身影才慢慢的在他的生命中淡化。

    如今,再来说忘不掉他?

    可笑!又可恨至极!

    “大哥,你也还爱着她吧?到目前为止,你爱过的女人也只有汪芬芬吧?当年那个错误,她虽然有错,可也不全然是她的错,既然你们两个都还深爱着对方,为什么不借着这个机会重新开始?”

    秦立刚冷冷地扫了齐洛夫一眼,完全想象不到这家伙竟然会对他说出这种可笑至极的话来。

    “怎么重新开始?我要结婚了,你不知道吗?”

    “是要结婚了,可还没结不是吗?难道你也想跟芬芬一样,娶一个自己根本不爱的女人,然后再分开?如果真的是因为怕奶奶死前都还看不到你结婚的遗憾而结婚,那还不如娶芬芬,不是吗?至少你爱她,会过得比较幸福——”

    “你究竟在胡扯什么?”秦立刚皱眉,冷叱地打断了他的胡言乱语。

    “我想问的是——大哥你,究竟爱不爱夏晚?”

    他不爱她。

    天知地知他知她也知。

    这个问题的答案根本不需要听,所以站在房门边偷偷听了一段话的夏晚,悄然的爬上床,脑海中回旋的是刚刚齐洛夫对秦立刚说的那段话——

    如果真的是因为怕奶奶死前都还看不到你结婚的遗憾而结婚,那还不如娶芬芬,不是吗?至少你爱她,会过得比较幸福……

    夏晚轻轻地闭上眼,心痛得无法自抑。

    是啊,她怎么忘了他的幸福呢?她爱他,所以只要可以嫁给他,她就会觉得好幸福,可是,他不爱她,就算,他应该是有一丁丁点喜欢她、在乎她的,但……他爱的女人回来了,不是吗?

    如果那个女人才可以带给秦立刚幸福,那么,她就应该退让,快刀斩乱麻的将婚礼取消,或是,让新娘的位置换人……

    她了解秦立刚这个男人,断不会因为他爱的女人突然回来便取消婚礼,因为他是个传统的大男人,现在婚礼已是箭在弦上,不管从哪一方面考虑,他都不可能在这个当下背弃她,去选择汪芬芬。

    所以,看来她所能做的就只有逃婚一途了。

    虽然,这也许会导致一场大灾难,虽然,可能因此而让这个男人气她一辈子,但,这些相对于这男人一辈子的幸福而言,显得如此的微不足道不是吗?

    她爱他,所以要他很幸福很幸福。

    他,会原谅她吧?

    因为很爱,才狠下心来放开手,他应该会原谅她的,应该会……

    泪,静静淌下,昨夜缱绻的疲倦感让她哭着哭着再次困倦而眠,梦里,是秦立刚紧紧抱着她,用无数个吻来爱她的情景……

    秦立刚走进房,已经是半个小时之后的事,他脱去外袍再次爬上床,将床上蜷曲而眠的女人轻轻拥进怀里,唇边轻逸出一抹近乎满足的叹息。

    谁说他不爱她?

    他发现他真的爱上她了,也许是她跟他递辞呈的那一天开始,也许是在他命令她跟他去约会的那一天,也许是更早,他习惯每天她的陪伴,在送她回家的车内那一小段美丽时光;也许是昨天,汪芬芬来找他,他的眼底心里却满满都是她的那一刻那一秒……

    他在乎她,比自己想象的多更多。

    他曾经以为他这辈子只会爱汪芬芬一个女人,然后,就不会再有另外一个女人可以占住他的心房,可,他错了,这女人像涓涓流水,清晰而缓慢地流入他的心,让他根本来不及防备,也没想过要防备,就这样,闯进了他心里那块曾经伤痕累累的禁地,慢慢地,不着痕迹地,洗刷掉那些伤痕……

    忍不住,秦立刚圈着她的手臂收得更紧,让她整个人的曲线密密地贴合上自己的。

    只要想到自己以后的每一天都可以这样拥着她醒过来,迎向晨曦,他的心就感到轻盈而喜悦。

    虽然,他不太想承认,也怯于承认,但,谁说他不爱这个女人?

    如果不爱,他岂会为了她所说的那句——“我只是希望,不管在什么条件下,对方娶我的原因是因为爱……”而耿耿于怀?

    他把董事长特助调到身边来当秘书,帮他搞定婚礼所有大小事,他则把一天当两天用的拚命处理公事,希望可以在婚礼开始的第一秒钟,就完完全全的空出时间,把她放在第一位。

    当时,就算他还不知道自己是爱着她的,但,对她的真心却是无与伦比。他希望给她幸福,给她一个丈夫可以做到的一切,就仅仅只是抱着这样的想望,却不知自己其实已经爱得深。

    一直到,汪芬芬出现在眼前……

    抱她在怀,他只有意外而没有悸动。

    曾经以为的爱与恨,不再深浓,当下,内心记挂着的却是夏晚那强笑背后的痛与苦,折腾得心里头忐忑不安。

    这样,还不知道自己已经爱上人家了,就未免可笑。

    说到底,还得感谢汪芬芬了,因为她的出现,才让他蓦地惊觉到,夏晚这女人早在不知何时,就已经占据了他心中最重要的领地,连曾经以为自己最在乎的那段过去,都不再能轻易牵动他的心……

    取而代之的是她——

    “夏晚。”他在她的耳畔轻喃,这样抱着她,让他的呼息不由得转为灼热,大手轻轻地从她平坦的小肮移上她柔软饱满的酥胸。

    怀中的人儿轻轻一颤,身子动了动,似乎感应到了男人炽热如钢铁般的拥抱,发出一声不自觉的低吟……

    这声低吟,不啻为天籁,鼓动着男人压抑在理智下的生气勃勃,让他不由得翻身压覆在这柔软的娇躯上。

    “我要你,夏晚。”他的唇含上她敏感小巧的耳垂,宣告的同时大手已探进被子底下,放肆的去触摸**她身上的每一处敏感带……

    “啊……”夏晚几乎是被惊醒的,却在下一秒,她的轻呼尽落入他的吻中。

    他的吻缠着她,手臂缠着她,身体也缠着她,像是这一秒钟才领悟到**美好的少男,不住地缠着猎物发情,一直到自己筋疲力竭之前,片刻没再松过手……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结婚再说爱最新章节 | 结婚再说爱全文阅读 | 结婚再说爱TXT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