滋味小说网
滋味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结发妻 > 第十章

结发妻 第十章 作者 : 郑媛

    两个月的时间过去,表面上,家珍的生活没有太大改变,她跟以往一样每天上下班,不同的是,她的肚子在一天天慢慢变化中。

    今天她跟往常一样,下班后回到静云的公寓,却看到母亲,就站在静云那间不到三坪大的小客厅里。

    “妈?”家珍呆在门口,两脚像生了根一样,无法挪动。

    “静云都告诉我了!傻孩子,你为什么要搬出严家?”许自芳心疼地道。“你瘦了好多。”她走到家珍面前,握紧家珍的手。

    “发生了一点事……对了,爸还好吗?”

    因为不想欠青云人情,家珍拚命工作,她不回家,一方面也因为自己消瘦的模样,不敢让母亲看见。

    “他好多了。”望着女儿,许自芳道:“你这个孩子,发生了事也不告诉我,要不是静云打电话给我,我还不知道你已经离开严家。”

    “一开始,就勉强的婚姻,分手是迟早的事。”家珍轻描淡写地,回答母亲。

    “勉强?”许自芳不明白。“我一直以为,你们的感情发展得还不错,为什么会勉强?况且旭东这回帮了『沉氏』很大的忙——”

    “帮忙?妈,你在说什么?”母亲的话,把她搞胡涂了。

    “上次我不是告诉过你,『山下』在收购『沉氏』的股票?”

    “嗯。”就是因为这件事,家珍才决定离开严家。

    “旭东买下『沉氏』后,拨了百分之四十九的股分给你父亲,『山下』持有另外百分之五十一的股分,同时挹注大笔资金给『沉氏』,将『沉氏』当成是转投资产业,仍然保有『沈氏』原公司名称。”

    母亲解释的很清楚。家珍听得出来,严旭东虽然买下了“沉氏”,但父亲并没有失去公司,“山下”拥有经营权,反而有助于“沉氏”。

    许自芳还往下说,她提到严旭东清偿了“沉氏”对外所有负债,并且积极开拓外来订单、清算“沉氏”名下负债产业……家珍呆呆的听着,她不明白,严旭东为什么要花这么多心力,为一间颓败的企业做这么多事?

    也许,她该找他问清楚。

    §

    严总最近不太好伺候,超乎平常的火气,让他身边的人都自动闪远。

    “严先生?”

    林秘书走进总裁室,面对一星期以来,脸色不太友善的老板。

    等了一分钟,没听到任何响应,林秘书还以为老板没听见。

    “严先——”

    “我没空!”他不耐烦道。

    “啊?可、可是——”

    “我叫你出去!”

    突然被凶一顿,林秘书吓了一跳,再也不敢多话。

    被赶出总裁室前,她看到刚才被挡在门口的女子,竟然自己开门进来——这下子林秘书不止脸色发白。

    家珍冷静地对林秘书招手,示意对方出去,至于严旭东的火气,她会负责浇熄。

    林秘书虽然敬畏她的老板,但基于避难的心态,她还是选择三十六计——“逃”为上策。

    “你吃过午餐了吗?”家珍轻柔的声音,在安静的办公室里响起。

    严旭东迅速抬起头。

    一时间,他以为自己产生了幻觉。

    家珍望着他,印象中,他一直都很英俊斯文。好久不见,他眉目间,好象多了两道凶恶的皱纹,难怪刚才那个精明能干的秘书,也觉得他很吓人。

    “你一定还没吃午餐,对不对?”看到他桌上一大堆文件,刚才还猛盯着计算机荧幕,她摇头叹息。

    “你来做什么?”他的声音嘶哑。

    “我做了便当,你吃不吃?”笑着从皮包里拿出便当盒,她愉快地问他。

    瞥开眼瞪着荧幕,他的表情很僵硬。“我没空。”

    “再忙总要吃饭。”她走到办公桌前,大胆地挡在计算机前面。

    “让开。”

    “你赶我走,我就让开。”

    他瞪着她。“你知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陰沉地朝她低吼。

    “那么,你知不知道,自己想要什么?”她问,笑脸依旧。

    他捏着拳头。“我没空跟你猜谜!”

    叹了一口气,家珍诚恳地道:“谢谢你,为『沉氏』所做的一切。”

    他僵住。“在商言商,没什么好谢的。”口气依旧淡漠。

    家珍垂下眼,水漾的眸光闪过一丝脆弱。“我记得,两个月前你说过,想跟我离婚。”

    她迷离的眼神,莫明揪紧他的心口。

    严旭东的眸子一黯,冷着脸强硬地道:“我会尽快找律师办离婚。”

    “不必了,”摇摇头,她凄楚地微笑:“我从律师那里,带来了『离婚协议书』。”再一次打开皮包,她拿出协议书。“律师说,你看过后,只要觉得没问题,他会找公证人过来,随传随到。”

    严旭东的脸色一变,冷冷地问:“你这么急,想跟宋青云重新开始?”

    他调查过,这段时间她一直在宋氏上班——王妈竟然帮着她,瞒住自己!

    家珍摇着头,黯然地微笑。“那天那个女孩……你们很相配。”她笑着说,垂下闪着水光的眼眸。

    他陰黯的眸子,滑过一道诡光,反过来指控她。“你在医院外面遇到我,竟敢装做不认识!”

    “我知道,说好了不能干涉彼此的自由,可无论如何,名义上我们还是夫妻,视而不见,已经是我能做到最大的包容。”她承认,她很小心眼。

    “所以,今天我来,就是还你自由的。”抬起眼,她保持微笑,把“离婚协议书”推到他面前。

    “你还没回答我的问题,急着离婚,是想跟宋青云在一起?”他质问,根本不看那张离婚协议书。

    “离婚后,我在外面的行为已经与你无涉。你不必担心,会丢严家的面子。”她记得,他曾经警告过她。

    “那最好!”他冷硬地道:“一有空,我会叫律师通知你过来办离婚!”

    “嗯……收到通知,我会立刻过来。”她点头,言已至此。

    该说的话,已经说完。

    严旭东瞪着大门,直到她离开他的办公室。

    他复杂的脸色,包含了懊恼和……后悔。

    ☆◇☆

    离开他的办公室,在大楼门口,家珍意外地遇到,那名在医院外见过的年轻女骇。

    那天,她站在严旭东身边,出色的男女一向让人印象深刻,所以她不会记错。

    “咦?你是那天……”女孩笑着跟她打招呼。“那天表哥回头看的姐姐。”

    表哥?

    家珍怔住。

    “阿旭——就是我表哥啦!他可是很少回头看女人的,他通常是往前看——追过一个、换一个!”女孩俏皮地掩嘴偷笑,意有所指地“亏”她表哥。

    “像晓竹啊,”她指着自己身边,大着肚子、却清纯、稚气的女孩。“就是被他追过的女人——”

    “喂,”怀孕的女孩后方,一名英俊的男人占有式地抱住晓竹,火大的斥喝。“李安琦,小心祸从口出!”

    女孩伸出舌头,和那个名叫晓竹的女骇相视一笑,两人的模样都很可爱。

    晓竹跟安琦是大学同学,两人住在同一间寝室,感情好的不得了。

    “姐姐,你长的好漂亮,不过我以前没看过你,你是谁啊?叫什么名字?”安琦唧唧喳喳地连续发问。

    能让阿旭回头看的女人,她当然好奇。

    “我……”

    家珍还没开口,就被人从后方拦腰抱住,硬拖到电梯前面——“我们还有事没解决!”

    严旭东追下楼,刚好看到这一幕。

    “可是,我该说的话都说完了……”

    “我的话还没说完!”他吼道。

    她转身时放弃的表情,简直在折磨他的心脏。

    “严总,好久不见了。”江浩南嬉皮笑脸地打招呼。

    严旭东的脸很臭。

    他知道,江浩南不会放过这次损他的机会,不管明天,他会不会成为全台北社交圈的笑柄,反正——他是豁出去了!

    电梯门打开,在江浩南揶揄的目光下,他把家珍拖进电梯,直达总裁室。

    “咦?阿旭好象在生气耶!”两人迅速消失后,安琦喃喃自语。“真不可思议……”

    “晓竹,你知道那个姐姐是谁吗?”安琦疑惑地转头问好友。

    “严旭东有老婆,好象是公开的秘密。”晓竹笑瞇瞇地道。

    “咦?你是说——那个姐姐,是我的表嫂?”

    “你见过严旭东发脾气吗?”

    “对喔!我记得从小到大,没见过他发脾气,他好象从来没那么激动过……”

    真是后知后觉。

    江浩南站在两人后面摇头,一脸“没救”的表情。

    ㊣★㊣严旭东把她拖回总裁室,却沉着眼不吭声,一脸不悦。

    “你想现在离婚吗?”家珍问他。“如果要找律师,现在就可以——”

    “你瞒着我到『宋氏』工作,这笔帐怎么算?!”他陰沉地质问,将她压在大门前,忽然指控起她。

    “我——”家珍一时语塞。

    她忽然想起,母亲说过他还清了“沉氏”所有负债,全部款项,他应该已查清来源。

    却没想到,连她到“宋氏”上班的事,他也查到了。

    “今天,我是来谈离婚的。离婚后,所有的帐一笔勾销。”她道,掠开眸子,忽然看到他后方的通明柜里,锁着一只粉红色的便当盒……那是她第一次送来的便当,那天他没带回去还给她,后来她已经忘了这件事。

    没想到便当盒洗干净了,被他锁在办公室的书柜里面,就在便当盒后方,放的是很重要的商业百科——好奇怪、又好不答调的感觉……“想离婚?”他陰沉的脸色不善。“除非找到一个好理由!”

    回眸凝望他,她的眸子含笑。“还你自由,不好吗?”

    他瞪她。

    她忍住笑。“那么还我自由,理由够好吧?”

    这回,他的表情更火大。“再开一次玩笑,你试一试!”语带恐吓。

    她轻叹,大胆地伸手,抚摸他刚硬的脸部线条,温柔地微笑。“你的脾气,怎么跟我一开始所认识的你,完全不同……”

    他的心一动,再也无法保持冷硬,情不自禁地抓住那双抚摸自己的小手。

    他温暖的大手,顿时包围自己,她却怞出他的掌握,平静地道:“不过,我还是坚持离婚。”

    严旭东英俊的脸孔变色。“我不同意。”

    他终于撕开冷硬的面具。

    “你一定要同意。”她温柔地叹息,含笑地凝视着他。“我不希望,自己的婚姻没有爱为基础,那会是一辈子的遗憾。”

    “所以?”他哽咽的喉头,蹦出嘶哑的嘎声。

    “所以,我要再结一次婚。”她温柔地回答。

    他愣住。

    “所以,这一次,你必须跟我求婚。”

    他瞪着她,仍然说不出话。

    “你不同意?”她眨着大眼睛,慧黠的眼神,透出一丝顽皮的光华……男人呆滞的表情,让她想笑——她从没见过这种样子的他。

    “如果你不同意,那么我们未出世的孩子,就注定没有爸爸……”

    “孩子?!”他瞪大眼睛。

    看起来,他好象想杀人了。

    “我是孕妇,三个月的身孕还不稳定,不能受刺激……”

    “该死的!你想结几次婚都行!”他懊恼地低吼。

    她偷笑。“你还没求婚。”得寸进尺。

    严旭东英俊的脸孔,掠过尴尬的红泽。

    “嫁给我。”尽避不自在,他还是说了。

    “好象有点草率……”

    他直接以吻,封住她的口。

    虽然,没有那传奇的三个字背书,但动情的深吻,不再如以往浅薄短促……这是恋人的吻法,浓郁而且缱绻。

    似乎,结婚的主意还不坏?

    至少,这回她想嫁的,是爱她的男人——

    全书完后记今年夏天郑媛终于,完成了心愿。

    一直想写一则婚后才相恋的“奇迹”,在这个故事里,我自认尽力了。

    挑选严旭东,这个风流男人荣任女主角的“丈夫”,挑战极高难度角色,我承认,简直是自虐。

    不过,因为喜欢女主角“贤惠”的个性,我很爱这个故事。

    写这个故事的时候,夏天就快到了。

    因为家就在阳明山脚下,出夏时节,能嗅到山上拂下的炎风,那清新的草香味,每一年,都唤起我前年夏天的记忆。

    我很喜欢台湾,这座四季分明的海岛。

    记得不久前才度过春日,淡淡三月,杜鹃满庭,它不娇贵,满株花圃可毫不逊于牡丹。

    这几日夏天又近了。

    夏天有一种气味,不知道你们有没有发觉?它混合了绿草香、车废气、和密闭室内的冷气味儿。

    除了气味,夏天还有属于它的听觉,很喧嚣、很热闹、很混乱……小时侯很喜欢一首歌,叫:外婆的澎湖湾。不曾去过澎湖,却喜欢那首歌清新的词意。

    喜欢,这种情绪很重要。

    同样的,写作的时候,常常是一股喜欢的意志支持我,让我能一次次,撑过几万字的关口。

    有很多朋友问我,写作要怎么写?一个作家,必须具备哪些特质?

    其实,人的一生中,有很多感觉,如果能把感觉汇集起来,重新用自己的方法诠释,那么谁都是一名创造者。

    最近,我开始茹素。

    素食是一种新流行的健康概念,很有意思的,我拿自己当白老鼠,实验了大半年。

    因为过去时常夜间写稿的缘故,终于付出代价,健康指数直线滑落。

    吃素半年后,身体的状况好转,感觉很好,所以开始跟朋友热烈讨论,素食好处。

    在国外素食者称为Vegetarian,他们通常有较强的自主意念,了解自己的需要和期待。

    在国内,素食者常被冠上宗教头衔,其实,素食包含在生机饮食范畴,单纯食素,是一件有益身心的事。

    现在朋友问我,素食的好处是什么?我可以例举出数十条,唯一的困扰是——素食餐厅似乎还不多见。

    如果你们知道不错的素食餐厅,欢迎告诉我,一起分享。

    手机用户请阅读:滋味小说网繁体手机版:https://m.zwxiaoshuo.com/cht/
                    滋味小说网简体手机版:https://m.zwxiaoshuo.com/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结发妻最新章节 | 结发妻全文阅读 | 结发妻TXT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