滋味小说网
滋味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青龙的美人 > 尾声

青龙的美人 尾声 作者 : 郑媛

    对芮思而言,身边的亲人,是她不能承受之重。

    在母亲生前,父亲已经有三妻六妾,她没见过面的异母兄姐不知凡几。即使母亲向往自由的生活,但为了三餐和女儿,她只能死心塌地做一只笼中鸟。芮思犹记得小的时候,她和母亲都恐惧着父亲在黑帮夺权中突然死亡,那么他们母女可能被父亲其它更强势的妻妾赶出邢家,过着三餐不济的生活。

    母亲的可怜,在于她没有谋生能力,更没有独力生活的勇气。

    但当芮思六岁的时候,因为自己养的小猫死亡,她足足哭了三天三夜。最亲爱的小猫咪去世,在她小小的心灵投下永恒的陰影,当时她就明白,其实她的感情跟母亲一样脆弱。

    因此她警惕自己,永远不能重蹈母亲覆辙。

    所以她小心谨慎地,把心底的缺口封闭起来。十八岁时,她跟别的女孩不一样,同年龄的女孩正向往爱情,然而她却把自己的美丽封装起来,打算一辈子过“自由”的生活。

    即使是现在,她的态度仍然一致。

    “我怀疑,你不了解欺骗我的后果。”龙站在他奢华的大办公室内.面无表情地对她道。

    “如果你措』的是小岩,我很抱歉。但即使是现在,我也不认为我们当时有权利否决小岩的生存权。”她稂平静地面对男人,现在是解决事情的时候,已经没必要再伪装了。

    除了小岩构得上“欺骗”』,她相信龙太老板没有闲工夫在她身上着墨。

    “你让我意外,千面女郎。”他又用两年前的称谓唤她,冷峻的脸孔透出一丝诡谲。“我以为你要的是世俗的代价,但显然的你的目标让我很难看。”

    “难看?”她退了一步,怀疑他古怪的形容别有有居心。

    他嘶笑,嗓音很低豌沉,充满了磁性。“我还以为自己是游戏的主导者,没想到,我居然被一名黄毛丫头玩弄在股掌间。”

    他厌恶承认这项事实。

    尤其看到她云淡风轻的来到他面前,平静的面对他解释,他更无法控制连番的嘲弄和——一丝莫名的恼怒。

    “我不明白你在说什么。那个,当初是你自己说不能娶我的,记得吗?”她笑咪咪地『提醒』他,悄悄后退。

    她开始后悔,干吗眼巴巴跑到他的公司自投罗网?

    龙笑得很暧昧,直把她逼到墙角,他的笑脸在芮思眼前放大,她看到那一双深幽的黑色眸孔内,彷佛有一把金黄色的火焰——“扮演情妇很好玩吗?处女小姐?或者,我该叫你会计小姐?孩子的妈?还是逃亡的孕妇?”他狂野地嘲弄,太手压在她头侧的墙壁上。

    芮思的脑子嗡嗡作响,已经两年了,他的气息不曾以这么近的距离,重叠在她的呼吸上。

    “美国好玩?还是上海好玩?早知道如此,你实在没必要因为我的出现打断游兴。”他持续低值地嘲弄,似乎以见到她眼中的错愕为乐,,“你……”她觉得吞咽困难。

    “我怎么知道一切?”他咧开嘴,深嗅她身上清新的香气。之前,她曾经成功营造性感浓烈的“毒气”蒙蔽他的判断力。“你认为,太阳底下突然冒出两个长得--模一样的女人,完全不会让我怀疑?”

    “但是你没必要这么认真吧?太生气会得内伤的——”

    “原本没必要。该死的不必要!”他诅咒,随即缓下口气,语调轻柔的可疑。“不过我承认,你吊足了我的胃口。我真的很想弄清楚,你接近我的目的到底是什么。”

    “为子你的钱。”她心虚地答。

    他冷笑。

    她就知道,他当然不会再相信了。那三千万“遮羞费”她连动都没动,如果放在保险柜里可能已经发霉了。现在这个超烂理由,连芮思自己都无法说服自己。

    “为了钱?”他咧开嘴,不知是错觉还是怎地,芮思觉得他的笑容接近邪恶。“那简单,现在我就拿钱把你买回来。”他低哑地道。

    她屏住气。“天底下不止一片森林,龙大老板没必要为了一片小森林里一棵不起眼的小树苗,破财又费心的,是吧?”她做垂死挣扎。

    朱尚臣的预言实现了。惹上青龙将不得善终——朱尚臣的乌鸦嘴终于在她身上施咒成功。

    “很奇怪,以前我竟没发现,一棵小树苗居然藏有无穷的奥秘,值得探索。”他接收她的语法,跟她大玩绕圈子的游戏。

    “小树苗其实没什么好探索,真的。大森林比较好玩,天地之大任你翱翔。”为躲避他太过亲密的接触,她的背脊几乎平贴在墙面上。

    他宽厚的胸膛传来一阵闷雷似的笑声。“冲着你这句话,大森林里成群的妖饶,都不曾这么豪迈写意的说服我去找别的女人。”

    她皱起眉头,真正深深深深地忧愁了起来。

    “那,你想怎么样?”她滑下墙面,干脆坐在地板上让膝盖托着下巴,掩不住一脸的沮丧。

    她像个孩子的举动,让他男性化深沉的面孔凝滞了一秒钟。

    “现在,我还想不起来该把你『怎么样』才好。”他低下头,粗嘱地对着赖在地上的女孩低语。

    熟悉又陌生的感觉几乎解放他的自制力——两年前他就该发现,她隐藏在世故面孔下的稚气,对他而言具有绝对的杀伤力。否则他不会无聊到亲手破坏与孙家订下的商业联姻。

    “好嘛,就算是我骗了你。可是你真奇怪,如果因为不甘心,实在没必要做这么大的牺牲。”她生闷气,因为他突然变得难以理解。她实在怀念以前那个风流花心的龙大老板。

    “不甘心?”他无声低笑,这似乎是个好理由。“无所谓,我会拖着你陪我一起『牺牲』。他低喃道。

    “算了、算了。”她喃喃自语。“想怎么样随便你好了。”

    反正一切不会有太大的改变,顶多只是继续纠缠不清、顶多只是得面对他的报复……只是,这一切什么时候才能结束啊?

    老天爷,她究竟给自己惹上了什么样的麻烦……涝骋需一年后往常,小岩生日的时候,只有母子两个人一块庆生,虽然略显孤单,但是却温馨愉快。

    今年,小岩的三岁庆生宴会上,冠盖云集,全台湾几乎有头有脸的人物都到场了。

    不知道龙大老板是有意还是故意,一年来商场上传言,她,邢芮思,是青龙最爱的美人。

    可想而知,着消息一放出去,男人从此对她避之惟恐不及,深怕招惹青龙,等于跟整个“龙天今控”作对,随时揽上倾家荡产之祸。所以,从今而后她再也找不到工作,只能死心塌地做他青龙的女人。现在全世界惟一高兴有这种转变的男人,大概只有她的父亲,刑振河。

    可“最爱”?她可担当不起。

    就为了这名词,他在小岩面前极力做一名好父亲。虽然他依然不是她的丈夫,但她再也不能自由自在,因为龙大老板已经收买她儿子的芳心,现在小岩最崇拜的人是“爸爸”,而妈妈已经沦陷成爸爸最爱的“女人”,儿子殷殷期待的目光让她动弹不得——如果这就是他的报复,那么他的确执行的够彻底——彻底把她给困住了。

    现在她方可想见,当年母亲水深火热的心情。

    小岩的生日宴会,在信义区一家五星饭店,顶楼总统套房举行。宴会上,言智扬也是受邀来宾。

    打从一入场,言智扬郁郁寡欢的目光,便停留在她身上。

    “嗨。”非常大方的,她走过去跟言智扬打招呼。

    “原来那个漂亮的孩子,是龙先生的儿子。”他的音调比表情更忧郁。

    “是啊,我也没否认过。”她笑瞇瞇地凝望正在吃蛋糕的儿子。

    “听说龙先生很爱你?”他的语调低沉。

    “听说的,当然只是传说了。”她愉快的回答,很高兴有机会否认。

    言智扬的脸上稍微有了笑容。“那么,我仍然有机会迫你——”

    “机会是零。”

    龙大老板不知道什么时候突然冒出来,以宣示的姿态介入两人之间,占据优势的地位,并且将她纳入怀中。

    气氛一时有些尴尬。“智扬,听说你最近有对象了?”他立刻将话题移转到言智扬身上。

    “那是我父亲介绍的。”言扬丧气地道,他的眸光流连在芮思身上。

    “很好。记着,千万不要辜负长辈的善意,你会有无穷的收获。”扔下话,他半强迫的搂着芮思,将她迅速带离言智扬瞪着的视线。

    “我们一定要制造这种相亲相爱的假象吗?”她无奈地问这个强搂住自己的大男人。远方亲爱的儿子看到父母相拥,开心地朝她招手,她咧开嘴,让双唇保持愉快的弧度。

    “假象?我以为事实上正是如此。”他的语气低沉。“下一次,记得离那个姓言的远一点。”粗嘎的声调听起来不太高兴,“你干脆也离我远一点好了。你的惩罚够彻底了,把我孤立起来不是正如你意吗?我相信再这样下去,要不了多久所有的人都不敢靠近我,免得变成炮灰。”她自嘲。

    他突然大笑,开朗的笑声几乎震破她的耳膜。“放心,这项『惩罚』除了我例外。”

    她想挣脱出他的拥抱,因为这太紧的束缚让她呼吸不顺。他却突然低下头,热唇贴住她冰凉的脸颊。

    “留在我身边。”他贴在她耳边低语,紧紧拥住她,根本不放手。

    “你的公关大臣在找你了。”她看到雪儿穿过人群,往这个方向移动。“赶快放手,免得失去大老板的尊严,别怪我没提醒你。”她懊恼地办批他的大手。

    这一年来在床上他需索无度的亲密接触,以及越来越频繁的热物,都让她如此不安。

    “别跟我拉拉扯扯,我的『尊严』就能保持下去。”他低笑着跟她玩角力游戏,彷佛上了瘾。

    “谁跟你拉拉扯扯的。”她都抱怨。明明是他自己太霸道了!

    她开始担心小岩有样学样,以后也会是不讲理的土匪。

    “龙先生!”方雪儿好不容易穿过人潮往这个方向跑过来,看到芮思,她两眼立刻瞇起来。“一屋子的宾客,正在等龙先生跟贵公于一起拍照。”

    芮思彷佛看到方雪儿冰冷的眼神中,并射出杀人的死光。

    “我等一下就过去。”他谈道,没打算中止热烈进行中的角力游戏,方雪儿的脸色一变。“龙先生,现在所有来宾的目光焦点全集中在您身上,我认为您不该浪费时间在这里,龙先生是这么重要的人,应该把时间放在值得尊重的人身上。”

    烟硝味又起。这一年来,方雪儿对她既鄙视又痛恨,这种奠名的仇恨心态,芮思已经懒得响应。

    搂紧她的男人突然放手了,他冷峻的眼神直视下属。“今晚,这里让其它人负责,你先回去整理行李,明天搭一早的飞机到美西。四十八小时后,到美西分公司报到。”

    “龙先生?”方雪儿错愕的表情,活像喉咙里卡了一颗糖球。

    他冷淡的不置一辞,早已别开眼。

    “我……我知道了。”忍住眼泪,方雪儿哀怨地凝望老板最后一眼,临走前拋给芮思一记怨恨的眼神。

    “真精彩啊,三年前跟三年后一样果决利落,快刀斩乱麻的功夫没有丝毫退步。”方雪儿离开后。她摇头叹息。“不过,谢谢你,又再一次帮我树敌了。”她拍拍手,笑着用手指头细数,她的“敌人”除了方雪儿之外,还有孙旋旋,以及金色豪门大酒店的小杏……“你不在意她对你的无礼?”他问,似笑非笑地盯着她无所谓的愉快脸庞,忍不住伸手拂拭她顿畔的乱发。

    “这也怪不得她吧,我不过是幸运一点,替你生了一个聪明优秀、很像我的儿子。除此之外,在别人眼中,我仍然只是龙大老板的床伴。”她云淡风轻的答。

    彷佛不荫她太过漫不经心的态度,他重新搂住她,这回让人窒息的拥抱更紧。

    “这一年来,我可有其它女人?”他突然问,灼热的目光凝注在她脸上。

    她别开眼,有些害怕他:过于热烈的视线。“如果你拥有超人的体能,可能就有第三者。”谈论这种敏感话题,她的脸颊情不自禁泛起红晕。偷偷幻想他穿超人内裤的情景,她忍不住噗嗤笑出来。

    他咧开嘴,盯着她颊畔迷人的红霞。“在没有承诺的情况下,我给你一对一的绝对,这意味着什么,聪明如你,不会不清楚。”他嘶哑地道,叹息她仍然如处子般青涩,而他,自以为是情场老手,却被她生动的伪装彻底蒙蔽。

    “但是,我没有要求要『一对一的绝对』啊。”

    “是我要求的。”他强调。“我要求你对我『一对一的绝对。”几乎霸道的口气。

    她睁大眼睛,明眸好奇地凝望他。“龙大老板,请问你什么时候转性的呢。”

    她真的很好奇,这男人不讲理的模样,她好象常在另一个缩小的模子身上见到。原来儿子的嫉妒和过剩的保护欲,都是承袭自他。

    他闷笑,大手捧住她的脸颊。“自从我发现,自己已经陷入『水深火热』那一刻开始。”

    “咦……”

    不等她发问,他的热吻已经落在她是唇上,周旁的宾客响起一阵如雷的掌声。

    “嫁给我。”他粗嘎地道。

    芮思呆住了……他居然在儿子的庆生宴上求婚!

    从他让人喘不过气的熟吻中解放,思看到白姨站在小岩身边,而她的父亲腥振河不知何时已经抵达现场,满意地笑看着这一幕。

    情况诡异让她以为自己在做梦,但是,这分明不是梦啊。那么,她肯定自己是被设计了。

    “如果为了报复,你的牺牲真的太彻底了。”她喃喃地道。

    “如果是报复,我不必征求袜的向兼寸瞬的千前女他低沉的语调充满浓厚的独占欲,以及一种让她胸口感到脆弱的粗嘎。

    接下来,他突然拿出预藏的戒指套在她的无名指上,在所有人的祝福声才、宣布把她一生一世给困住。

    噢,好吧、好吧……她承认了,她真的很难抵挡这种“幸福”的诱惑。

    还好他坚持“一对一的绝对”,所以他不是她的父亲邢振河,而她也不是母亲姜慧蓉。

    也许有一天,她会真正的爱上他——爱得水深火热”那一种。

    她会吗?

    也许——也许将来的事,谁也料不定。

    一全书完

    手机用户请阅读:滋味小说网繁体手机版:https://m.zwxiaoshuo.com/cht/
                    滋味小说网简体手机版:https://m.zwxiaoshuo.com/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青龙的美人最新章节 | 青龙的美人全文阅读 | 青龙的美人TXT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