滋味小说网
滋味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玻璃鞋(五)─以爱为名 > 第十章

玻璃鞋(五)─以爱为名 第十章 作者 : 郑媛

    夜已深,街上霓虹闪烁,城市的夜晚并不平静,笙歌夜曲才正要开始。智珍站在街头,茫然地凝望来往车辆……

    “谭小姐!”马国程突然走到智珍身边。

    见到马国程,智珍僵在原地,眼泪还挂在脸上,一时间她根本无法反应……

    “谭小姐,需要我送您回去吗?”他看见她脸上的泪水,声音不由自主地变得温柔。

    马国程的车子就停在大楼旁边,刚才接到电话指示,之后就看到智珍走出红狮大楼。依照往例,慈善晚会在红狮大楼会议厅举行。

    “不必了……我自己叫车回去。”她黯然道。

    马国程刻意挡在智珍面前。“谭小姐,您的气色不太好,如果让您一人回去我不放心。”他由衷地道,说的是真心话。

    “谢谢你,”智珍勉强露出微笑。“我可以自己回去,不会有事的。”

    马国程接下问:“刚才我见到令尊与您一起抵达会场,怎么不见谭董?”

    “我父亲跟兴泰科技李董先行离开了。”她答。

    “但是据我所知,贵宾的座车都被安排在B1停车场,就在大门左侧出口,可是从刚才到现在,我还没见到李董的车子开出来。”

    “怎么可能?”她不明白,刚才她明明从会场经理口中,得知父亲已经离开的消息。

    马国程眼角余光,已瞥见银行门口的动静。“谭小姐,也许您应该回头去找谭董事长比较妥当。”

    纵然不愿意再回到会场,然而马国程一席话,却让智珍犹豫……

    她回过头,竟然看到利曜南站在银行门口。

    她愣愣地瞪着他,即使此时此刻,心中有成千成百的声音在警告着自己:调头就走,智珍!然而她居然无法移动自己的双脚……

    在利曜南的暗示下,马国程微笑退场。

    他堵人的任务已经达成,接下来必须完成另一项任务--就是把座车“拋锚”的李董,以及他身边的谭董,一起请到顶楼的贵宾休息室。

    智珍瞪着利曜南,直至他走到面前……她蓦然回神,转身想走。

    “妳不可能从我面前逃开第二次!”利曜南很快就捉住她的手臂,陰沉地道。

    “利先生,请你放手!”纵然他弄痛她的手臂,然而她坚持冷淡地、面无表情地平视他。

    “妳生气的样子,三年来都没有改变。”他咧开笑容,忽然道。

    智珍屏住气,接着她不顾疼痛用力拉扯自己的手臂,试图挣脱他--

    利曜南索性制服她的双手,将她牢牢困在怀中。“知不知道?”贴着她冰凉的脸颊,他低笑:“刚才,妳泫然欲泣的模样,看起来就像有满腹委屈!”

    她倒怞一口气。“放开我!”她拼命努力想挣脱他的箝制。

    利曜南突然松手。智珍踉舱着奔离数步,然后生气地回眸瞪着他。

    “这是那一晚,妳遗失在中庭的钻石耳环?”他摊开手掌,笑对她的怒意。

    瞪着闪闪发亮的耳环,智珍失神片刻。她原以为耳环已经失落,原来竟然被他捡走了……

    她伸手想取回,利曜南却迅速收拢五指。“我希望,能亲自为妳戴上。”他低嗄地道。

    她僵住。“如果你喜欢,那就送给你好了。”然后转身走开。

    “有时候我们不得不承认,巧合往往高于概率。”

    他莫名的话让她停住脚步。

    利曜南慢慢踱到她身边,忽然伸出手轻拂开她耳畔的发丝。“妳跟欣桐在左耳同一个位置,有一颗一模一样的红痣。”

    她避开他,脸色苍白。“那又如何?你刚才已经说过,巧合往往高于概率,何况我跟欣桐是孪生姐妹,所谓的『巧合』会比一般人还要高出数倍。”

    “确实如此。”他微笑。“不过一份关于谭智珍在新加坡医院就诊的病历纪录,就跟巧合完全没有关系了。”

    她愣住,不明白他的意思。但他眼神中神秘的冷静,让她蓦然感到心惊……

    “相信此刻,令尊已经在楼上贵宾室等妳了。”他突然道。

    “你到底在说什么……”她喃喃问。

    “跟我上楼,会有所有妳想要的答案。”他回答。

    然后他转身走进银行,由她决定跟随与否。

    当谭家嗣在贵宾室内见到陈秋生时,他的第一个反应是错愕,接着他的脸色陷入陰沉--

    李芳渝则是莫名其妙地被带到贵宾室。会场经理本来告诉她,是利曜南吩咐将她带到贵宾室等候,没想到她却在这里见到谭家嗣,以及医院的脑科主任陈秋生,还有兴泰科技的李董事长。

    “陈主任刚在昨天下午,收到一份新加坡樟宜综合医院寄来的越洋挂号,信封内是一份谭智珍小姐历年来在新加坡樟宜医院就诊,完整的病历资料。”马国程举高右手,朝在场众人秀出手上的报告,之后他将报告扔到桌上。…坦一份文件,就是谭小姐的病历影本。”在老板以及谭小姐上楼之前,马国程先做一个开场白。

    之所以请李董在场,是要做一个见证。

    有鉴于谭家嗣的狡猾以及翻脸不认帐的功夫,这一次马国程特别情商李董客串演出,请他在拍卖会上与谭家嗣套交情,而李董这几年来生意上最主要的金主就是利曜南,他自然相当配合。

    李芳渝急切地拿起影本翻阅,她脸色大变。“这份病历档案,为什么会寄到你手上?!』她忍不住率先发难,质问陈秋生。

    谭家嗣却坐在沙发上不动如山,如老侩入定,脸色却布满陰霾。

    “很简单,因为陈主任正是三年前谭小姐住进博济医院时的主治医师。医院的档案部门接到指令后按原收件人寄出,是很平常的事。”马国程道。

    李芳渝不服气地质问:“谭智珍曾经住进博济医院?为什么我没找到她的病历资料?!”她不小心说溜了嘴。

    马国程咧开嘴。“因为,那份档案被我取走,然后从计算机里面删除了。如果我没猜错的话,李小姐对朱欣桐小姐在博济医院的病历档案,应该也做过一模一样的事?并且当时您已经从朱小姐的病历里面,看出了不寻常之事,否则妳就不会要求樟宜医院,将谭小姐的病历寄到台湾。”

    马国程的话刚讲完,利曜南正好开门进来。

    智珍跟在他后面果然看见自己的父亲,但在场却多了许多不相干的人!马国程的话传到走廊,她早已听见刚才那段谈话。

    智珍忽然了解,就在这里,今夜她已注定躲不过、逃不开了……

    “我们先回溯三年前,陈主任,你不妨描述一下,当年谭小姐住进博济医院时的情况?”见到利曜南后,马国程开始导入正题。

    “当时谭小姐是因为肺部感染引发呼吸衰竭,被紧急送进医院的。”陈秋生说话的时候,完全不敢正视谭家嗣。

    智珍木然地瞪着地板,面无表情地听着。

    马国程做了一个请往下说的手势。

    “当时谭小姐的情况很危急,那个时候我已经是急诊部主任,因此紧急接下了这个病人。”陈秋生道。

    “那么,当时谭小姐是因为什么样的原因,才导致如此严重的后果?”马国程再问。

    陈秋生沉默片刻,半晌后才慢慢地道:“服食大量苯二氮草类药物,也就是俗称的镇静剂。”

    李芳渝瞪大眼睛。因为服食镇静剂而引发肺部感染,除非病人有长期服用药物的习惯--换言之,谭智珍平时有滥用药物的倾向。

    “那么,当年你采取的急救步骤奏效了吗,陈主任?”马国程问。

    陈秋生摇头。除了利曜南外,在场每个人都因为他的摇头,而陷入焦虑与迷惘中。

    “估计当时病人的肺部感染严重,送到医院时已经并发急性败血症。”

    “急性败性血症将导致何种可能?”马国程再问。

    “病人的情况很特殊,她送到医院时血液里的酒精浓度不低,估计酒精中还掺人大量麻醉剂如大麻、吗啡等成分,也就是俗称的『鸡尾酒』。而会同时服食药物并且混合饮用酒精的人,多半已经滥用药物成瘾。换言之病人当时的情况十分糟糕,我虽然尽力抢救,但是情况并不乐观。”陈秋生回答。

    陈秋生讲完话后,一名男子突然打开侧门,走进贵宾室。

    一见到他,谭家嗣突然面色狰狞。李芳渝则瞇起眼--她当然知道这名男子是谁,因为当年她也待在朱欣桐的病房中!

    “这位是简明成,简先生,也是当年替朱欣桐小姐急救的医师。”马国程对简明成道:“简先生,发生这件事后,你已经离开医界多年,现在你可以大胆讲出实话了。”

    “是,当年我还是一名实习医师,记得朱欣桐小姐送进急诊室那一天,因为急诊处人手不够,只剩下我和另一名实习医师,因此是由我负责急救的。当年朱小姐经过初步急救后仍然有流血迹象,利先生来到医院之后,我曾经在病房里为朱小姐施行第二次急救,之后却突然发生了一件事--一件令我感到非常困扰的事!也因为这件事,间接造成后来我离开医院的结果。”

    简明成接着道:“这件困扰我多年的事,就是在朱小姐『死亡』后,我曾经因为不愿相信她突然死亡的事实,而冲回病房看她。当时我看到朱小姐躺在床上已经断气,皮肤却呈现潮红色而且有发紫现象,这不但非常奇怪而且不合逻辑!因为当年我给朱小姐施行的急救--是非常成功的!况且,一名死于血崩的病人,死亡后皮下不应该呈现这样的现象。”

    现场忽然陷入寂静,宛如暴风雨前的宁静。

    “各位,”马国程打破沉默:“樟宜医院的病历已经明白揭示,谭小姐有滥用药物的习惯。而且因为其滥用药物的行为,已经有多次紧急就医纪录。至于谭小姐滥用药物的原因,根据她在美国华顿商学院念书时,赴医就诊的资料研判--”马国程无预警地,从公文包中取出另一份病历纪录。“与谭小姐长期受困于忧郁症有极大的关联!”

    马国程巡视了在场众人一眼,才接着道:“谭小姐有为期十年的忧郁症病史,而忧郁症这个可怕的疾病缠上她,并不是谭小姐在美国堕胎后才发生的……”

    “够了!”一直保持沉默的谭家嗣,突然站起来,激动地大声吼叫。“是谁给你们这种权力?是谁给你们资格这么做的?!”

    利曜南冷静地直视谭家嗣。“只要我知道欣桐还活在这个世界上,哪怕千万分之一的可能,我也不会放弃。”

    智珍--或者欣桐,她仍然瞪着地上光可鉴人的大理石地板,始终沉默、却脸色苍白。

    “当年朱欣桐的死亡证明书,正是当时急诊室的陈秋生主任开出来的,”马国程仍然必须将最后的结果公布出来。“然而朱欣桐的病历明显经过窜改,伪造病历后才能与其死亡理由相符,然而在死亡证明书中避开了肺部感染一项。朱欣桐小姐大量出血同时**感染,施予急救后因为并发急性败血症而死亡。以上是朱欣桐小姐的死亡证明书上所载文字。关于这一点,陈秋生主任能够在这里做证。”

    陈秋生脸色沉重地点头做证。“是的,因为那个时候简医师还只是一名实习医师,没有资格填写死亡证明书,因此朱欣桐小姐的死亡证明书是由我签名并且填写的。事后,我与简医师谈过话,便窜改了朱欣桐小姐的病历,以防止未来死者家属要求尸体解剖调查,这样一来,致死病因与死亡原因一致,我就没有罪责,顶多只是令人疑惑而已。虽然当时谭先生曾经对我保证过,他保证,利先生绝对不会要求解剖尸体。”

    陈秋生黯然地接着道:“但是那个时候,我却忘了修改、甚至删除谭小姐的病历。”

    马国程公布真相后,陈秋生知道自己的医师生涯已经断送。

    当年要不是因为他太沉迷于玩股票,这一切都不会发生。当年他玩股票已经走火入魔,竟然跟地下钱庄借贷了八百多万,全数投入融资融券市场,到头来才会面临被断头的大祸!当谭家嗣在他面前签下那张一千万本票,要求伪造一张假病历以及一张死亡证明书时,他毫不考虑后果就接受了!

    但在这件事过后,他一直感到良心不安!

    因为自读医学院以来,教授以及学长时常耳提面命,“医德”这两个字。身为一名执业医师,医德二字也一直根深柢固地存在他心中,不曾离弃。正因为如此,

    这件事过后他曾受良心煎熬消沉过好一段日子,事后更害怕利曜南得知真相会来找他算帐,因为事情过后他才从媒体报导得知,朱欣桐竟然是红狮金控总裁朱狮的孙女!而当年朱欣桐流掉的孩子,正是红狮金控新任董座利曜南的亲生子!

    如今能把一切真相说出来,陈秋生心中居然觉得好过多了。

    换言之,因为有陈秋生的证辞,即使没有樟宜医院的病历资料,仍然能够证实谭智珍--朱欣桐的真实身分!

    即使李芳渝删除了朱欣桐的病历资料,也没有多大的用处。

    但是,当年谭家嗣到底是如何得知欣桐也住进博济医院的?况且当时他应该还个知道欣桐是自己的亲生女儿……

    利曜南凝视他眼前的女子,他眼中的热潮却因为她眸中的伤感而陰黯……

    现在,欣桐的身分已经揭晓,然而等待她的曙光,难道真是为了迎接黎明的到来?

    【待续】

    编注:《玻璃鞋》最大的秘密已然揭晓,当豪门遗孤的身分被否定后又再次证实,当一切谜团都已经逐渐明朗之际,故事中的主人翁又将面临什么样的抉择?

    敬请密切锁定即将在九月份出版,全书最高潮感人的精彩大结局《玻璃鞋》第六集~~深蓝的永恒。

    手机用户请阅读:滋味小说网繁体手机版:https://m.zwxiaoshuo.com/cht/
                    滋味小说网简体手机版:https://m.zwxiaoshuo.com/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玻璃鞋(五)─以爱为名最新章节 | 玻璃鞋(五)─以爱为名全文阅读 | 玻璃鞋(五)─以爱为名TXT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