滋味小说网
滋味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狂情暴君 > 第二章

狂情暴君 第二章 作者 : 郑媛

    隔日,兰欣将昨夜赶工绣好的帕子送往王员外府,路上她想着今早不见秦大哥,一大早他就出外干活去了,想必是刻意避开她的。

    即便如此,一家人同住在一个屋檐下,到了晚上,仍会碰上面的,届时如果秦

    大哥再提起婚事,她又该怎么回答他?

    一路上兰欣想着这事,心神有些恍惚,突然听到前头县衙门口,官差们朝路上行人喝斥,要大伙儿恭敬肃立。

    兰欣抬眼望去,见一队官差分站左右两列,恭立在县衙门口,似乎是为了恭送什么大人物。

    『贝勒爷好走,下官这就不送了。』刘知县一路频频打躬作揖,若非宣瑾坚持不让他送,他恨不得能一路恭送这位圣上钦点的御史大人回松涛别馆,否则又怎会让这个巴结逢迎的好机会白白便宜了徐总督!

    宣瑾连应也不应一声,径自入轿。

    『我说刘知县,往后贝勒爷在松涛别馆的吃住等有我安排就好,你大可不必费心了;徐总督恭送宣瑾入了轿之后,仰着脸对刘知县摆起官架子,对身分低于自己的人,态度也一百八十度大转变。

    『是、是,下官明白。』刘知县唯唯诺诺,暗地里可是恨得咬牙切齿!

    兰欣站在街角,将这一幕看在眼里。

    『他是个贝勒爷……』不自觉地喃喃自语,看着轿子往松涛别馆的方向渐行渐远。

    此刻茵欣的脑海里是一片空白,木然地瞪视远去的轿影,眼眸已逐渐酸涩,直到再也看不见轿子了,她才敛下眼,在原地呆立了好一阵子,然后默然地转身,往反方向而去。

    从王员外家里出来,兰欣手里握着员外夫人打赏的四角零钱,慢慢走回郊外秦

    老爹的小木屋。在经过城郊外一处隐密的水塘时,兰欣取下蒙在脸上的面巾透气,坐在水塘旁,轻轻泼了些水在脸上。

    已经晌午了,她赶不及回家煮饭,想必小倩会自个儿弄些吃的,且会照料好老爹。而她虽然早上只喝了小半碗杂米粥,现在却了无饿意。

    兰欣折下一根硬草杆,轻轻拨动平静无波的塘水,深沉的无力感滞留凝结在体内,她无意识地重复在水面上书下『宣瑾』二字,那漾开的水波,像是一线线镌刻在她的心板上。她并不是妄想些什么,只是心头烙下一个灰蒙蒙的影子,而现实上,那『影子』却光鲜耀眼,但渺小如她,仅能站在角落远远地窥看。

    兰欣不再问自己,『他』为什么吻她的原因了,虽然这个问题隐晦地藏诸内心深处,从昨夜到今早得知他身分的前一刻。

    原本的心心惦念,是因为仍有些不死心的企盼,她难忘初见他时的震慑,那一身的矜贵光华与雍容气度是吸引她注目痴念的理由,却也是撕裂她妄想的原因。

    『俊毕。』喃喃自嘲着,兰欣从水塘边站起来,放掉手握的草杆,似决绝断了某种思念。

    她重新蒙上面巾,走出暂时的休憩处,未料,却看到小倩跌跌撞撞迎面跑来。

    『兰欣姊;小倩气喘呼呼地跑到兰欣面前,未涂黑的绝色秀容上充满焦虑。

    『怎么了?老爹出事了吗?』兰欣见状,猜是家里出了事。

    『不是。』小倩连喘了几口气,才继续说下去。『是秦大哥!他今早出门不是去干活,而是跑去找周豪了!谁知在周家大宅门口,就和几名守门的打了起来,恰巧隔壁魏伯经过,看到秦大哥被周家的人捆了起来,还嚷着要把秦大哥送官查办,重重治他!魏伯见事情不好了,便赶回来通知咱们。我等不及你回来,才想进城来找你的。』『怎么会闹成这样……』闻言,兰欣心口凉了一大半。

    周家和县官通连一气,这事儿地方上人人都知道,也正因为如此,周豪才能肆无忌惮地在地方上为恶为霸。

    平日秦大哥为了她的事,已经好几次得罪周豪,这回秦大哥直接犯在周豪手上,周豪肯定会藉此机自治死秦大哥的!

    『兰欣姊,咱们该怎么办?是不是要到周家去救秦大哥?』小倩拉着兰欣的手,天真率直地出主意。

    『不,行不通的……』兰欣大小倩两岁,性格也沉稳深虑许多。『咱们有什么能力去救秦大哥?除非……』兰欣欲言又止,秀美的蛾眉慢慢聚起眉峰,水灵灵的清眸罩上一股愁雾。

    『不可以的,兰欣姊;小倩虽然不满十六,还是个孩子,行事上不脱天真,心思却也细腻善感,她立即看穿了兰欣的打算。

    小倩猜到,兰欣是想以自己去换回秦英。

    『周豪抓走秦大哥的目的,跟借给咱们三十两银子的目的是相同的,如果我不去换回秦大哥,周豪他肯放人吗?』兰欣幽幽地陈述事实。

    『绝对不可以!那个脑满肠肥的恶霸怎么配得上你!我不许你去;小倩挡在进城的小路,眼眶里擒着泪拚命摇头,她知道兰欣为了秦英,真的会牺牲自己。

    『小倩……』兰欣明白小倩的固执,小倩既然猜出她的想法,就不会让她进城的。

    『总还有法子可想的,兰欣姊,我不许你做傻事;兰欣默然无语。她们一家子穷困至此,又没有显贵的亲人可以求托,还会有什么法子可想?

    突然,在极度绝望中,兰欣脑海里闪过一个人影』『兰欣姊?』『小倩,我突然想起一个人,他若愿意,肯定能帮得上咱们,只是……』兰欣不安地咬住下唇,心底毫无把握『那人』会帮她。

    『只是什么,兰欣姊?』知道有了希望,小倩忧愁的小脸一下子敞亮起来。

    『他跟咱们非亲非故……』兰欣突然觉得自己幼稚荒唐,她责怪自己怎会有想去求『他』的念头!堂堂一个贝勒爷,怎么可能会为她们道么微不足道的一家子出头?

    是的,兰欣想起的『那人』正是宣瑾。

    『可是他有办法、能替咱们出头,是不是?』小倩追问答案。

    『是没错,但是……』

    『只要他有办法,兰欣姊,咱们就去求他试试看!总之也只有这么一条路了,难不成你真要当那周豪的九姨太?』兰欣举棋不定地犹豫着,心中充满惶惑与不确定。

    真该去求他吗?结局会不会只是白白招致一场羞辱?

    在小倩的游说下,兰欣心中虽然志忑,却还是和小倩一同进了城,一路问到了松涛别馆的所在。

    可如今抬头一望眼前宏伟壮丽的宅子,兰欣却有立即掉头而去的冲动。

    一股油然而生的自卑在兰欣心底蔓生,她拿什么条件去求人?希冀别人施舍怜悯吗?

    看着小倩苦苦哀求别馆大门的守卫替她们通报一声,兰欣心窝涌上一股酸涩。

    是她多成想了,像她们这等身分的人,是连大门也进不去的。

    『吵什么吵!当这儿是街口、市集吗?惹恼了贝勒爷安憩,当心你们的脑袋瓜子!』门内突然走出一人斥喝着,兰欣立即认出他是昨日在酒楼,跟在宣瑾身边的随从。

    小倩也立即认出喀隆,高兴地奔到喀隆苞前道:『恩人,原来你是在别馆里当差的啊;『这位姑娘,你是』

    “你忘了吗?恩人,昨日在酒楼是你家公子出手打跑了周豪,救了老爹、兰欣姊和我的;小倩兴奋地道,指了指身后的兰欣。

    喀隆一回想,忆起了这回事。『原来是你们,可是你们二人的容貌……』

    『咱们只是涂黑了脸和手脚到酒楼卖唱,这是老爹交代的。』

    『原来如此。』喀隆点点头,旋即又道:『那你们今日上松涛别馆来是』

    『咱们是来找贝勒爷的;小倩天真的回答。

    『恩人大哥,你是在别馆内当差的吗?你可以带我和兰欣姊进去见贝勒爷吗?』

    『你们要见贝勒爷?』喀隆惊讶地挑起眉眼,目光越过小倩,狐疑地瞥向站在稍远处的兰欣。

    『是呀,咱们有事情要求他。』小倩仰着脸,认真地点头。

    『你们有何事要求见贝勒爷?』

    『咱们』

    『小倩,』一直沉默无语的兰欣突然开口,打断了小倩的话。『咱们还是回去吧,这儿……不是咱们该来的地方。』

    『可是,兰欣姊』』小倩争辩的话尚未出口,兰欣已朝着她坚决地摇头。

    『搅扰了,对不祝』兰欣朝喀隆轻轻领首。『走罢,小倩。』『兰欣姊……』小倩不能理解,为什么兰欣要在此时打退堂鼓?

    兰欣并非为了不值钱的尊严,若是为了秦英,即使要兰欣下跪,她也绝无半点犹豫,但现下事实摆在眼前。她们连别馆大门也进不去。兰欣看得出喀隆的为难。

    小倩却不甘心就此离去,她白跑一趟不打紧,可难不成当真要眼睁睁看着兰欣姊让周豪给糟踢吗?她敢肯定,兰欣姊必定会牺牲她自己去换回秦大哥的!

    小倩大大的眼里念满泪水,不甘心地步下别馆大门前的台阶。

    『不是想见我吗?为什么又突然要走了?』宣瑾跨着大步,迈出别馆大门。

    小倩好奇地睁大亮灿灿的星眸。“你怎么也在这儿?”

    『贝勒爷,她们』』宣瑾挥手,阻断喀隆的解释。

    『现在见到我了,有什么话说?』他好整以暇地徐言,炯亮的眸光懒懒地瞟向兰欣。

    『你就是贝勒爷?』小倩倒怞一口气。

    『小泵娘,不得放肆,你同你姊姊赶紧行礼吧;喀隆好意地提醒。

    小倩回过头瞧着兰欣,显然是不知所措。

    兰欣怯怯地走上前来,同小倩点点头,两人一同跪下,却不知该说些什么好。

    『同贝勒爷问安呀;喀隆小声地提醒。

    『贝勒爷……好。』两人不甚流俐地“问安”。

    『不是“好”,要说“吉祥”;喀隆又在一旁提点。

    兰欣和小倩惶惑地对瞧一眼,续道:『贝勒爷……』

    『不必了,两人都起来吧;宣瑾双手负背,锋利的眸光闪现一丝兴味。

    兰欣和小倩这才从地上慢慢站起。

    『有话到厅里再说。』撂下话,宣瑾径自转身,往馆内而去。

    『贝勒爷答应了,你们二人快跟进去吧;喀隆笑着朝兰欣和小倩道。

    『嗯;小倩高舆地拉起兰欣的手,跟在宣瑾身后进入馆内。

    『有话就说吧;宣瑾在椅子上坐定,犀利的眸光在遇上兰欣迥避的双眼时淡开,抿紧的唇勾一抹邪气的笑痕。

    『贝勒爷,你有权有势,求求你替咱们救出秦大哥好吗?』小倩很直接地说出来意,并满怀希望地望着宣瑾。

    『秦大哥?他是你们什么人?”宣瑾挑起眉,目光转到小倩脸上。

    『他是老爹唯一的儿子,也是兰欣姊姊未来的丈夫;小倩率直地回答。

    『小倩?』兰欣倏地抬起眼,不了解小倩为什么会这么告诉宣瑾。

    『老爹是这么说的呀;小倩响应兰欣的疑惑。

    “昨晚我和老爹离开你房里时,老爹告诉我的,老爹说秦大哥肯定是要跟你求亲的,难道老爹猜错了吗,兰欣姊?”

    兰欣哑然无语,老爹确实说中了事实。

    『你们俩商量妥了?事实如何?你』宣瑾抬起下巴,俯睨兰欣,态度带着些冷傲。

    『是为了你的未婚夫来求我的?』兰欣原想否认,秦大哥并不是她的未婚夫,但有必要同他解释得那般清楚吗?

    她迟疑了一下,而宣瑾当她是默认。

    『是吗?』他挑眉亵玩兰欣矜持的愁容,目光流连到他曾一亲芳泽的粉嫩朱唇上,突然产生一股占有的欲念。

    『求我什么?』他淡淡地道,嗓音低嘎了些。

    『周豪!就是那日您在酒楼打跑的那名恶棍,他捉了秦大哥,还把秦大哥交给那收贿的狗县官,栽赃了莫须有的罪名在秦大哥身上,想要以此要胁兰欣姊,强逼兰欣姊当他的九姨太!”小倩气愤地指控周豪的恶行。

    『有这么回事?』宣瑾盯着不发一言的兰欣,要她回答。

    『嗯……』兰欣不安地回话,宣瑾侵略性的目光教她心慌。

    『小泵娘,你先回去,有些话我要单独和你姊姊谈。』宣瑾蓄意支开小倩。

    『可是……』小倩看看兰欣,犹豫着。

    宣瑾无所谓地淡笑,筹码在他手上,是对方来求他的。

    『小倩,你尽避先回去,别搪心我了。』兰欣柔声安抚小倩。

    她看出了宣瑾的无所谓,然而兰欣却不能不为秦英着想,纵然必须与宣瑾独处一室的景况让她极度不安……『那么兰欣姊,我在别馆的大门口等你好了。』既然兰欣都这么说了,小倩只好听话地离去。

    小倩走后,兰欣怯怯地站在原地,等着宣瑾主动开口。

    『你打算拿什么当酬谢?』宣瑾低头辍了口茶,很突然地问道。

    『酬谢?』兰欣抬起水柔的眸子,为他突来的问题愣祝

    宣瑾冲着她绽开一抹淡笑,俊逸的五官因这一笑变得更教人心悸。

    『难道你不清楚,求人是得付报偿的?』他慢条斯理地在椅子上伸展四肢,品味着她小脸上的无措。

    『我……如果你指的是银子,我没有……老爹病着,而我们还欠了周豪三十银子……』

    『我要的不是银子。』兰欣睁大眼回望他。除了银子之外,她仍然是一无所有。

    『过来。』他突然命令她,语调虽然佣懒,却有不容人抗命的威严。

    兰欣略一迟疑,才慢慢走向他。

    宣瑾突然在伸臂可及处一把抱住兰欣,将她纤弱柔软的身子围在两条强硕的臂膀内。

    『不要……』看清了他眼中那抹极似强吻她那晚的掠取灼光,兰欣下意识地挣扎。

    宣瑾邪笑着反将她接得更紧,还将她捏成拳头的两只小手反剪到身后。兰欣不知道的是,她的反抗更激起了宣瑾的占有欲。

    『为了未婚夫守身?』他噙着笑,恶意地贴着她耳畔低语,她的反抗轻易地激起他兽性粗暴的一面。

    兰欣浑身颤抖着,一字不漏地听进了宣瑾不怀好意的讥刺。

    『如果我要你偿付的代价是你的身子,又当如何?』他捏住她瘦小的下巴,狂妄地提出要求。

    宣瑾身边的女人向来皆任他予取予求,他从不曾动过想『拥有』女人的念头,眼前这名反抗他的小美人,倒算是个特例!

    兰欣尚未从方才的惊吓中回复过来,又立刻陷入更深一层的疑惧。

    他盯住她眸光中的惶惧,唇角荡出一抹诡笑后,终于放手让她挣脱他的箝制。

    『当然,我不会亏待你的。除了答应替你救出你的男人,另外我会再给你五百两银子,你可以用这笔钱还清欠债,更有充足的余钱,请个好大夫替你老爹治玻』

    他就事论事地谈条件,提供优渥的价码,『货品』则是兰欣的身体。

    兰欣怔怔地望着他,强烈的羞辱感撕扯着她的身心。可宣瑾击中了她的弱点,她不但想救出秦大哥,更需要一笔庞大的医药费,医治老爹日渐沈荷的痼疾!

    『你可以考虑,不过』我向来没耐性玩等待的游戏。』响应兰欣的沈默,宣瑾无情且不留一丝余地。

    『我……』她的声音梗在喉间,这教兰欣如何开口『出卖』自己?而他又为什么……想要她?

    宣瑾挑起眉,等兰欣自己说下去。

    『如果……我答应你的……要求,你会立刻救出秦大哥吗?』低弱的颤音,连她自己亦不能分辨。

    如果命中注定她是做妾的贱命,为了秦大哥,为了老爹,她也要挣个好价钱!

    『当然。』宣瑾眺起眼,放肆地打量起兰欣的身子。

    『我马上就能拿到五百两银子?』兰欣抬眼看他。而他……又是怎么看自己的呢?

    『同意我的条件了?』宣瑾问,不费心掩藏眼中的欲念。

    仅仅瞬间的迟疑,兰欣困难地点头,轻微僵硬的动作,透露出她内心的挣扎。

    “还有其它要求吗?一并提出,我都可以答应你!”宣瑾慷慨地施舍。对于女人,他从不吝啬。

    兰欣默默摇头,忍住将垂的泪珠儿。

    『那么你先下去吧,我会安排好一切,你也不必回原来的住处,就在别馆里住下,我会派人打发等在大门口的那名小泵娘。』兰欣点点头,复抬起脸,欲言又止。

    『放心,你的事情没办好前,我不会要你。再说这几日我有要事待办,也没那心思;他看出兰欣的疑惧。

    『我能写封信回家,让老爹他们别替我担心吗?』

    『这事随你,不必来问我。』宣瑾从椅子站起身,掸掸长褂下摆,径自往大厅外走去。

    兰欣跟在他身后,压在心底的话终于脱口而出:『你会留我多久?』

    宣瑾停下脚步,迥过身,俊脸上现出一抹玩味的笑。『直到我腻了为止。』事情发展到这个地步,是兰欣始料未及的。

    打从见到宣瑾的第一眼,兰欣就试图压抑心头的悸动。她一向认分,明白两人身分悬殊,不该痴心妄想。

    直到他开口要她,兰欣感受不到一丝欣喜,心中只有深沉的悲哀。宣瑾挑明了要的是她的身子,她也明白,他对自己仅有rou体上的欲念。

    生活的贫困与艰难教会了兰欣太多东西。她从不作梦,因为现实无时无刻不在提醒她,她没有幻想与憧憬的权利。

    住进松涛别馆已有三日,昨日她便听喀隆说秦大哥已经平安回家,五百两银子连同她写的信,也已经交到老爹手上。

    老爹和秦大哥的事是解决了,如今唯一令她志忑难安的是,何时宣瑾会要求她履行『义务』?

    昨晚他没要她入房陪寝,并不代表今晚亦然,虽然她已有觉悟,但仍对即将失去的尊严与清白难以释怀。

    『兰欣;突然一声急切的呼唤,打断兰欣独自在花园的沉思。

    『秦大哥?小倩?你们怎么来了?』认出是三日不见的亲人,兰欣惊喜不已。

    『守卫认得我,才放咱们进来的。』小倩上前握住兰欣的手。

    『兰欣姊,你真是自愿留下来的吗?还是贝勒爷他强逼你的?』

    『我……』

    『兰欣,跟我回去,五百两银子咱们不要,我秦英欠人家的也该我自己背,不必你来替我偿这笔债;秦英也上前,急捉过小倩握住的柔夷,牢牢裹在他厚实的大掌里。

    『秦大哥……』兰欣是感动的,她岂会不明白秦英对她的心意?但她能任性而为吗?早在答应宣瑾的条件时,她就再无退路,况且老爹实在需要那五百两治玻

    苦涩一笑,兰欣果决地摇头了。

    『我是自愿的,秦大哥。』她勉力打起精神,强颜欢笑。

    『与其屈服于周豪,不如跟了贝勒爷,他有权有势,往后也就没人敢欺负咱们了;秦英神色大变,满脸不能置信。

    『别跟我说这种话!我不信你心里当真是这么想的;他握紧掌中的小手,弄痛了兰欣。

    『是真的,秦大哥,贝勒爷他待我很好,他还答应我,过些日子……要带我回京城去,住进王府……』这是谎言,宣瑾从来也没提过,要带她回到京城。

    『不;闻言,秦英大受打击,他突然将兰欣拉进怀里,痛苦他大喊。

    『这样的人家不是咱们高攀得起的!你跟了他只会受苦,他早晚腻了便会撇下你,你若是当真进了王府,会连个下人都不如的……』

    『秦大哥;小倩低喊,秦英的话虽然不脱事实,却是太伤人了。

    兰欣轻轻推开秦英激动的拥抱,怞回握在他掌中的手。

    『或许吧,终究世事难料,但我却是自愿的,况且我心意已定。』她淡淡地陈述,轻柔却坚决。

    秦英明白兰欣的性子,知道她向来执着且顽固,一旦下定了决心便不轻易改变心意,霎时间他的心凉了一半,知道再也挽不回她。

    秦英撇开脸,黝黑刚毅的脸上充弥悲愤,他握紧双拳,不再发一言。

    “小倩,”兰欣亦别开脸,不敢去看秦英痛苦的表情。

    『我不在家里时,就要麻烦你辛苦些,帮他照料老爹。』

    『别这么说,兰欣姊,辛苦的是你……』小倩眼眶里已噙满了泪,声音还带着几许便咽,她明白兰欣的牺牲。

    摇摇头,兰欣还在努力强颜欢笑。『我不苦,待在这儿吃得好、住得好,你该为兰欣姊高舆,我有了一个好归宿……』听到这儿,秦英再也忍不住转身掉头而去,他再也听不下去了!

    『秦大哥』』小倩在秦英身后唤他,又回头看了看兰欣,不知所措。

    『我担心秦大哥他』小倩,你快追上去吧;茁欣叮嘱小倩。

    『嗯。』小倩奔开了数步,兰欣又急忙唤住她。

    『保重了……』小倩用力点头。

    『你也保重,兰欣姊。』转身追着秦英远去了。

    兰欣杵在原地。直到再也看不见两人身影,她转身慢慢踱回房,心底却沉淀着苦涩的木然,屈服于摆布着她的命运。

    回到她所住的『听泉居』,兰欣一推开房门,就看到宣瑾坐在她房里,她一惊,愣在门口。

    『进来,顺道把门带上。』他命令,语气里挟了一丝明显的冷酷。

    兰欣回过神,无言地顺从他的命令进门,不安地阖上门扉,在封闭的房内与宣瑾相对。

    『你答应我的事后悔了?』他神情陰鸷地沈声冷问,眸光也是一径地冷例。

    兰欣不解地望向他,不明白他突来的怒气是为着什么,却无法从他冷峻的神情上找到答案。

    半晌,她只能被动地摇头,表示自己并不后悔。

    宣瑾抿紧的唇勾出一撇冷笑。

    『我倒认为,这桩买卖有重新考虑的必要;那估量货物的语气,冷静得不带半丝情感。

    『买卖;他侮辱的话露骨且不堪,兰欣再坚强,心口也忍不住一阵刺痛。

    『你……后悔了?』她小声问他,水柔的眸子脆弱地回睇他清冷的眼。

    宣瑾面无表情地盯住她,冷酷地道:『既然我出高价买了你,我要知道货色值不值这个价码!饼来,坐到我腿上来|』兰欣的心霎时间揪紧,凝视他脸上冷例、不容情的刚硬线条,她极清楚自己没有说不的余地。

    她怯怯地走向他,不安地猜测着他发怒的原因两手紧张地绞着衣摆,她垂着脸羞愧地主动坐到他腿上。不敢迎视他的视线。

    『不对,我要你背着我,跨坐;他不动手,只是命令。

    越是如此,兰欣的羞辱感越盛。她强迫自己不去意识被蹂躏的自尊。

    『我穿裙子,不便……』

    『拉高裙摆,坐上来;他没耐烦地截断她的话,强硬的口气不容她拒绝。

    兰欣颤着手拢高裙摆,忍住内心翻腾的羞愧,咬紧下唇,跨坐到他腿上。

    宣瑾摘下她发上的簪子,一头如瀑的乌亮青丝刷地披泻而下。

    『真美……』他嘎声赞美,将她及腰的长发拨往左肩,两手抓住她的前襟往两边用力一扯,热唇同时贴上她白腴雪嫩的后头,狂肆地恬咬、吮吸。

    兰欣吓得倒怞一口气,宣瑾的大手隔着单薄的肚兜,放肆地柔捏着她的双ru,毫无怜惜的力道弄痛了她。

    宣瑾有力的大掌进一步探入她的肚兜内挤捏她,粗糙的手指粗鲁地搓柔着她柔嫩的蓓蕾。

    『反应挺快的嘛;他粗声挪愉她,同时咬开她肚兜的系带,拉下她肩上的衣服,让她上身luo裎,衣裳全推落在腰际……

    之后,她瘫软在他怀里娇泣,宣瑾满意地撤出手。

    兰欣摇摇欲坠,浑身无力,几乎坐不稳地要从他腿上跌下,他放开她,任由她的身子顺着他的大腿下滑,跌趴在地上。

    过了好半晌,宣瑾才从地上拉起半luo的兰欣,抱着她绵软发烫的身子,懒洋洋地把捏她饱满、肿胀的酥胸说道﹕『你确实值五百两银子!我决定带你回京城。不过,王府规矩严谨,可容不得你举止随便;

    『我没有……』她不明白宣瑾的意思。

    『不必狡辩!罢才在花园那幕我全看见了。不过你确实是个处子,方才你和那汉子搂搂抱抱的行为我可以不同你计较。』面色一冷,他沉下声警告:『但是你最好记着,只此一次,下不为例,再让我看到或听到这种事,后果就不是你能承受得起的;他认定她轻浮随便,所以才这么待她的吗?兰欣没为自己申辩,心窝却好酸、好涩……看穿她的脆弱,宣瑾仅挑起眉,没放在心上。

    『今天只是试试你的滋味,等回到京城,我再好好尝你;他放柔了声,抬起她楚楚可怜的小脸。『放心,你学着侍候我,我会好好疼你的;宣瑾一、两句无心的温言柔语,却烘暖了兰欣的心。她抬起眼,望进他带笑的眼睛,胸口倏地哽窒曾经拚命压抑的情感被划开一道出口,再也止不篆…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狂情暴君最新章节 | 狂情暴君全文阅读 | 狂情暴君TXT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