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公行不行? 第八章 作者 : 朱映徽

第五章

从书房返回寝房的这一段路,展予泽吹了些夜风,感觉理智清醒了许多,但是心情却依旧纷乱。

他觉得心口多了些沉沉的重量,像是突然间住进了个什么人似的,而那个人就是刚才惹得他一再失控的宋茵茵……

到底他该拿那个小丫鬟怎么办呢?他蹙眉思忖着。

是该让她继续待在身边,还是和她保持距离?

如果是后者……

想到将她隔绝在视线之外,一想到再也看不见她那甜美的笑靥、生动的表情,他的心中竟升起一股莫名的不舍。

这种种的反应,该不是表示他真的对她动心了吧?

展予泽怀着复杂的情绪推开房门,才跨进一步,他整个人就僵住了。

在他的房里,有两名艳丽的女子,丰腴惹火的身段只穿着薄纱,正朝他抛媚眼、送秋波!

怎么回事?这两名女子是从哪儿冒出来的?他的酒不是已经醒了些,怎么可能还醉得产生错觉?

在他错愕间,两名女子已娇笑地围了上来。

“展公子,要歇息啦?”

“让咱姊妹好好地服侍您吧,保证让您欲仙欲死、欲罢不能喔!”

展予泽退了一步,拉开彼此之间的距离。

他的俊脸铁青,神色阴沉。眼前这两个女人很显然不是出于他的幻觉,因为幻觉不可能开口说话!

“是谁叫你们来的?”他咬牙切齿地问,发誓要拆了对方的骨头!

“是宋姑娘啊!”其中一个女子月兑口而出后,才为时已晚地想起宋茵茵曾交代她们别把这件事情告诉展予泽,结果还是不小心被她给说了出来。

“宋姑娘?”这个答案令展予泽讶异极了。

“是啊,就是宋姑娘。”既然都已经说溜了嘴,她们索性也不隐瞒了。“她今儿个到『醉月阁』,挑了咱姊妹俩,要咱们到这儿来,还交代咱们等展公子略有酒意之后,要好好地服侍您。”

真的是宋茵茵?

搞什么鬼?那女人的脑子到底在想些什么?

展予泽怒气沸腾,黑眸几乎要喷出愤怒的火焰。

一想到刚才他还为她心乱、情动,甚至亲吻了她,而她竟然找来两个青楼女子要服侍他,展予泽的脸色便不禁愈想愈沉,也愈来愈火大。

原来刚才那些酒菜全是她事先计划好的,全部都是虚假的!

想来先前的图册也是她放的吧?

她先是在初见面的第一天就摆了图册到他房里,现在又帮他找女人,她到底在搞什么鬼?

该死!该死!该死!

他转身走到房门口,怒声叱吼——

“宋茵茵,给我过来!”

怒喝完后,他转过身,神情不耐地瞪着两个女人。

“你们可以走了!”

两名女子惊讶地互望一眼,不敢相信他竟然要将她们赶走。

“你要咱们离开?”

“对!”

“可是我们还没服侍您,您也还没享受到——”

“我对你们没兴趣!”展予泽不耐地打断她们的话。

“什么?没兴趣?”

两名女子倒抽一口气,那神情仿佛受到了严重的侮辱。

她们可是“醉月阁”当红的两名花娘,每天都有许多人争着要见她们一面,眼前这男人却对她们没兴趣?

这怎么可能?未免太瞧不起人了!

一阵不服气涌上心头,她们扯开身上的薄纱,露出里面那件贴身的兜儿。

“那这样呢?还没兴趣吗?”

当宋茵茵听见展予泽的叱喝声赶来的时候,就看见她们两人正衣衫不整、搔首弄姿地试图缠住展予泽。

“你们在做什么!”她激动地嚷着。

看着房里的这一幕,她的一颗心仿佛被人狠狠地揪住。

找来青楼女子服侍展予泽,这是听从心如姊的建议。

心如姊说,青楼女子最懂得男人的喜好,她们最清楚该怎么做,可以轻易地撩起一个男人的。

所以她费心地安排,先让展予泽喝了点酒,好让他整个人放松一些,然后再由这两名花娘接手来服侍他。

这原本是她的计划,可是现在亲眼看见这一幕,她却很想冲上前去,将她们从他的身边扯开,要她们离他远一点!

两名花娘望向宋茵茵,不以为然地看着她激动愤慨的神情。

“做什么?当然是努力服侍展公子啊!这不是你要求的吗?”

“就是啊,怎么现在却一副来捉奸的模样?”

她们狐疑地看着宋茵茵,对她的态度相当不解。

“该不会是你想要测试他到底爱不爱你,想知道他对你够不够忠贞,所以才故意安排这一场戏吧?”

宋茵茵一听,慌忙要否认,却因为心里其实悄悄恋着展予泽而显得有些心虚,说起话来也变得结结巴巴的。

“不……我不是……他……他是少爷……我……我没有……我……”

“少来了!你明明就是一副吃醋的模样!”

“我——”

“够了!”展予泽打断了她们的话。

他可没兴趣听她们争吵,现在他只想跟一个人好好算帐!

“你们现在立刻给我出去!”他对那两名花娘下逐客令。

“走就走!不过我话可说在前头,不是咱们不办事,是你们要我们走的,所以先前给的订金咱们可不会退还!”

说完之后,两名花娘穿好衣裳,扭腰摆臀地走出房间。

看着她们离去的背影,宋茵茵忽然有种大快人心的感觉,甚至差点忍不住对她们的背影做鬼脸,完全忘了检讨是她自己找人家来的。

当她们的身影消失在视线之外,她才拉回心思。转头一看,就见展予泽正用着阴沉愤怒的眼神瞪着她,害她不禁打了回寒颤。

妈呀,他生气的样子好可怕,那愤怒的目光,看起来很像恨不得将她身上的骨头全拆散了。

唔……识时务者为俊杰,她还是先避避风头好了。

“哎呀!你们别走,有话好商量嘛!”

她一边嚷着,一边想要假借追人的名义开溜,然而展予泽的动作却更快。

他一个箭步挡住她的去路,接着转身“砰”的一声狠狠关上房门、落了门闩,让她无路可逃。

“你想溜去哪儿?我都还没跟你算帐呢!”

看着他那张盛怒的俊脸,宋茵茵只能尴尬又心虚地陪笑脸。

“要……要算什么帐?”

“装傻你倒是挺行的嘛!”展予泽怒哼了声。

他朝她逼近一步,她就退一步,很快地她就退到了墙角。

一察觉她还想溜,展予泽索性伸出双臂,一左一右地搭在她的身旁,将她困在他的身前,完全阻断她的任何逃生路线。

“你到底在搞什么鬼?先是图,现在又是青楼花娘!”

看着他那非要打破砂锅问到底的神情,宋茵茵犹豫了会儿,咬了咬唇,最后终于豁出去了。

“我只是听说少爷很讨厌女人,喜欢的是男人,而且说不定还患有什么隐疾,所以……所以才想要帮少爷恢复正常的……”看着他那愈来愈铁青的脸色,她的声音也愈来愈小。

唉唉,也难怪他是这样的脸色。

听心如姊说,男人都很介意自己的“雄风”问题,现在他不可告人的秘密被她这样当面揭穿了,要他不动怒也难。

可是她也不是故意的呀,是他自己非要她说清楚的……

展予泽简直不敢相信自己听见了什么!他咬牙切齿地瞪着她,额角青筋差一点就绷断了!

“是谁说我喜欢男人,还有断袖之癖的?”

“呃……呃……呃……”

宋茵茵尴尬得不知道该怎么回答才好,她怎么可能把蝶幽谷的事情供出来?只好赶紧转移话题。

“是谁说的不重要,重要的是,既然我已经知道了这件事,我就会努力帮助少爷,努力想法子让少爷恢复正常的!”

见她态度笃定地认为他就是有断袖之癖外加患有隐疾,展予泽的火气不由得又往上飙升了些。

“我不需要!”

“为什么不需要?”

“因为我没有断袖之癖,而且我『正常』得很,一点隐疾也没有!”他咬牙切齿地叱吼。

看着他那急欲澄清的气忿模样,宋茵茵的眼神不禁多了一丝同情。

“少爷,别担心啦,我绝对不会泄漏出去的,我一定会替少爷保守秘密,绝对不会让更多人知道这件事。”

“你说够了没?”展予泽握紧了拳头,指节发出喀啦喀啦的声响,像是恨不得掐死某人。

“好嘛,我不说就是了。”虽然都说了不说,但宋茵茵还是忍不住替自己解释道:“我只是想让少爷明白,天生的问题也不是你愿意的,所以少爷也不必太介意,只是那毕竟不太符合常情,还是要赶紧修正过来才——唔……”

她的话没了下文,因为她的嘴被堵住了。

……

“累了就睡吧。”

宋茵茵没有力气开口反对,沉重的眼皮已合上,在他的怀中沉沉睡去。

展予泽低下头,神情复杂地看着怀中酣然熟睡的小家伙。

这是他有生以来第一次,因一个女人而失控,也是他有生以来第一次,让一个女人睡在他的床上、他的怀中,而刚才对她不自觉表现出来的柔情,更是他不曾给过任何女人的。

即使过去不曾爱过任何一个女人,他也明白这种种的反应,代表了这个人儿早已悄悄进驻他的心里,否则一向对女人没有什么好感的他,怎么会任由情况失控至此,怎会压抑不住想要她的念头?

明明他本来只是打算向她兴师问罪,明明他本来只想惩罚她的,可偏偏一碰到她、一尝到她的滋味,他就宛如上了瘾似的,无法浅尝辄止。

事到如今,倘若他再告诉自己对她没有半点情意,那不啻是自欺欺人,就连他自己都说服不了。

怀中人儿忽然动了动,打断了展予泽的思绪。

他低头一看,就见她在他怀中动了动身躯,朝他又更贴近了些,然后像是终于满意了,嘴角弯起愉悦的弧度,心满意足地继续熟睡。

看着她那恬静美丽的睡颜,展于泽的胸口忽然涌上一股前所未有的感动与温暖,那种感觉就仿佛心中曾有的缝隙在这一瞬间被填满。因为有了她,一颗心从此完整无缺。

他不禁想,或许有个女人在身边,并不像他原先认为的那么糟。

想像着身边有她陪伴的情景,似乎还挺不坏的,不过前提是——她那张小嘴别再说些质疑他的“雄风”的话来了,那可是会气死人的。

一想到她对他天大的“误解”,展予泽真是又好笑、又好气。他无奈地轻叹口气,拉起锦被将两人盖好之后,也跟着闭上双眼,拥着她一起入睡。

宋茵茵作了一个非常美好的梦。

梦中,她回到了美丽幽静的蝶幽谷,坐在她最喜欢的那片湖泊旁,而且身边还多了个人陪伴。

那个人,不是别人,就是让她怦然心动的展予泽。

他们并肩坐在湖畔的大石块上,微风徐徐中,他温柔地将她搂进怀中,并且伸出手抬起她的脸,轻抚着她的面颊。

四目交会之际,柔情密意在两人的眼波间流转,而他们的眼中除了彼此的容貌身影之外,都再也容不下其他的东西。

逐渐地,他的俊脸朝她俯近,近得两人几乎鼻尖相贴,也让两人的气息亲昵而暧昧地交融在一起。

她娇羞又期待地闭上了双眼,他温热的唇随之覆下,温柔而缠绵地亲吻她……

唇上传来温软的触感,是那么的真实,让宋茵茵不由得发出幸福的轻叹,缓缓地睁开眼。

当她看见展予泽的俊脸就在眼前,而唇上还继续传来温存吮吻的触感时,她不由得一阵怔愣,一时之间分不清自己究竟是已经清醒,还是仍在睡梦中,就这样怔怔愣愣地望着他。

察觉她已经醒来,展予泽这才结束了这个亲吻,低头凝望她那娇憨中带了丝困惑的可爱神态。

早在天一亮的时候,他就醒了。

见她仍偎在自己怀中睡得香甜,他不忍起身下床,就怕会将她给扰醒,于是索性就静静地凝望着她。

眼看她在睡梦中扬起幸福的微笑,他不禁好奇她作了什么样的美梦,而她那甜美的笑靥,让他一阵情生意动,情不自禁地低下头,轻轻吮吻那两抹诱人的嫣红,品尝她的滋味。

“醒了?”

听见他低沉的嗓音,宋茵茵整个人顿时清醒,而一对上他灼热的眼眸,一张粉脸也瞬间布满红晕。

原来……原来刚才的亲吻是真的……

当宋茵茵忙着害羞之际,昨夜的一切也惊地浮现脑海,

“现在你该知道,我不但没有隐疾,而且爱的也不是男人了吧?”他在她的耳畔低语,显然还是很在意曾被她那样“误会”的事情。

听见这番话,再想到他证明的方法,宋茵茵不禁尴尬又害羞地红了脸,不过另一个疑问却同时浮上心头——

现在可以确定的是,他爱的不是男人,但是……他爱她吗?

宋茵茵很想知道答案,但却没有勇气开口询问。

一种不确定的感觉横亘在心中,那让她的胸口荐地传来一阵抑郁闷疼。

不知道他们两人之间现在到底算是什么样的关系?

她知道自己爱着他,但是他呢?

对他来说,昨夜和刚才的一切,只是为了证明他的“正常”,抑或他对她也是有着同样的心意呢?

就在宋茵茵沉浸在自己纷乱的心绪之际,房门外忽然传来总管财叔的声音——

“少爷。”

“什么事?”展予泽扬声问道。

“刚才城东的陆老爷差人送请帖过来,邀少爷晚上到陆府一叙,说是想谈些合作上的事宜。”

“陆老爷?是陆廷旭?”展予泽愣了愣,心里有些讶异。

他到江南来的事情虽然没有刻意低调隐瞒,却也没有大肆宣扬,那陆廷旭是怎么知道他到江南来的?

“正是。”

“我知道了,晚上会赴约的。”

那陆廷旭是江南首富,他老早就有意与陆家合作,更进一步扩展“紫月山庄”的生意版图,想不到陆廷旭主动提出了邀约,正中他下怀。

虽然他答应爹要好好休息一个月,可是既然是陆廷旭主动提出邀约,他若是拒绝也显得失礼,因此他心里并没有太多违背自己承诺的罪恶感。

展予泽低头瞥了宋茵茵一眼,看着她那娇美的容颜,他没有多想就月兑口说道:“晚上跟我一起过去吧。”

“啊?我也去吗?”宋茵茵讶异地眨了眨眼。

她没想到他竟然会要她一块儿同行,他这趟去陆府不是要去谈合作事宜的吗?她跟去能做什么?一点儿也帮不上忙呀!

她的惊讶,也让展予泽意识到自己月兑口而出的决定。

过去谈生意他几乎都是单枪匹马地前去,可是刚才却不假思索地要她一块儿同行,下意识就是想要有她在身边。

“当然一起去。”他语气肯定地又说了一遍,很确定自己想要有她陪在身边的心意。

他不是一个偏执顽固的人,既然察觉自己对这个纯真美丽的小女人动了心,他也没必要非要硬将她从身边推开不可。

他甚至可以十分确定,即使是和爹约定的一个月期限到了之后,他也不会让她就此离开的。

他和她之间,绝不会只有短短一个月时间的交集。

他要将她带回“紫月山庄”,让她永远留在他的身边!

手机用户请阅读:滋味小说网繁体手机版:https://m.zwxiaoshuo.com/cht/

        滋味小说网简体手机版:https://m.zwxiaoshuo.com/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相公行不行?最新章节 | 相公行不行?全文阅读 | 相公行不行?TXT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