犀利前夫 第九章 作者 : 季荭

将近十点时,李玟来了,站在门外按门铃。

吃了成药又睡了一个半小时回笼觉的徐晓茉,感觉有精神多了,她听见门铃声,伸了伸懒腰,下床时边把睡袍松落的腰带系好边走去开门。

“太阳都晒了还在睡?”李玟精神抖数的进门,跟穿着睡袍来开门,还一脸慵懒的徐晓茉形成强烈对比。“哇,看来顾赫铠昨天很拼命,难怪你一副没睡饱的样子。”李玟突然低头盯着她雪白的颈子和胸口瞧,瞬间明白她为何到现在还赖在床上。

徐晓茉跟着低下头,看见自己露出睡袍外的胸口有点点红痕,想必颈子也是吻痕遍布。

“别、别乱看啦。”她尴尬的赶快拉紧睡袍领口,转身冲回卧房。“你先去画室等我。”

砰的一声把房门关上。

几分钟后,徐晓茉换上彩绘T恤和七分牛仔裤。前阵子才跟服装代理商合作推出一系列彩绘T恤的她,自己也拿到一整个系列的T恤,今天穿的是大象滚球的可爱图案。

“你的T恤真的好可爱,你有没有考虑出一系列小孩子的彩绘图T?等我姊生孩子后,我刚好可以送给我姊的小宝贝穿。”李玟的大姊因为怀孕才赶紧办婚礼,现在已经怀孕快三个月了。

这让李玟马上动起脑筋,觉得小孩系列的彩绘图T肯定会大受欢迎,回头她找个时间跟服装代理商谈谈看,也许对方有意愿继续合作。

“我哪有时间?你别忘了,今年我的工作几乎都排满了。”徐晓茉瞪了李玟一眼。

这经纪人真想操死她,把她整年的工作排满满的。

“还有,就算真的有时间,我暂时没有跟服装代理商合作推出小孩图T的打算,因为我想把我第一件亲手彩绘的小孩图T送给我的宝贝。”

跟顾赫铠交往的这两个多月,两人感情很稳定,顾赫铠每晚热情的需索,让她兴起了生孩子的念头。

她喜欢小孩子,如果怀孕的话,她会跟顾赫铠马上结婚,给小孩一个幸福的家庭。

一旁的李玟听了,却是一脸震惊,表情有些怪异。

站在工作桌前,正着手整理图稿的徐晓茉疑惑问道:“我说错什么了吗?你不会是因为我拒绝你才摆脸色给我看吧?”

“晓茉,有件事我突然觉得应该要跟你说一下才对……”

“什么事?你要说就说,别摆脸色吓我。”望着李玟严肃的表情,她把图稿放回桌面上,不知怎么回事,突然感到一阵不安。

“我记得你结婚前曾经告诉我,顾赫铠不喜欢孩子,婚后他也不打算生孩子。”李玟说。“当时你说你曾因此跟他有点争执,但后来你妥协了,因为你很爱他,愿意接受他的决定,婚后不生孩子,只过两人世界。”

“我以前……真的这么对你说过吗?”徐晓茉顿时心一凉。她很爱小孩,因为自己是孤儿的关系,她希望能生个孩子,给孩子一个幸福的家庭。

以前或许她因为爱而妥协,但现在的她想法并不一样,她会成为儿童绘本作家就是因为喜爱孩子,想画有趣的绘本给寂寞的孩子看,这是她创作的最大动力。

她赫然想起昨晚在浴室时,他因为没带小雨衣进浴室而停下来,宁可忍着没有纾解的痛苦,不愿冒可能怀孕的风险继续下去。

显然顾赫铠并不想让她怀孕,他只要两人世界,不要孩子。

这个认知让徐晓茉整个好心情荡到了谷底,变得闷闷不乐。

“晓茉,你还有告诉我,顾赫铠不要生孩子的原因……”

“请告诉我,不要有任何隐瞒,我必须知道他为什么不要孩子。”

“你跟我说过,顾赫铠有个悲惨的童年,他的母亲因为生下他而难产死亡,顾赫铠的父亲在失去心爱的妻子后,伤心欲绝,一点也没有为人父的喜悦,一直将顾赫铠视为害死妻子的罪魁祸首……”李玟说到这里,徐晓茉脸色已经转为惨白,泪水在眼眶里打转。“晓茉,你确定还要继续听我说下去吗?”

她点点头,她一定要知道原因。

“顾赫铠的父亲只要心情不好,就会打顾赫铠出气,痛骂顾赫铠害死自己的亲生妈妈,甚至曾经叫顾赫铠去死——”

心一酸,眼泪溃堤。

“他父亲怎么可以……”徐晓茉颤抖的手摀着嘴唇,哽咽落泪。

小孩的心灵是那般的脆弱,怎禁得起大人如此不理性的痛骂和指控?徐晓茉整个心揪紧起来,她为顾赫铠的处境感到怜悯。

“别哭,顾赫铠不是一个容易被打败的人,他的父亲在他十四岁那年再婚,顾赫铠不想踏入另一个家庭,他要求他父亲送他出国,他父亲答应了,父子俩从此各自展开不同的人生,他离开了他父亲的施暴摧残,他父亲也从妻子离世的悲伤中重新站起来,从此各自过着不一样的人生。”李玟一字也没隐瞒的把当初徐晓茉跟她说过的事全盘说出来。

徐晓茉无法止住伤心的眼泪,她哭得不能自已。

原来顾赫铠不要孩子是有原因的,他在没有爱、只有恨的环境下长大,难怪他心灵受创,难怪他坚持不要生孩子,孩子对他而言代表痛苦的回忆。

紧抿着唇,徐晓茉握着拳头不断的发抖,因难过痛苦心酸而发抖。

她为顾赫铠的遭遇而难过,真的好难过,一颗心难受得快要死掉。

离下班时间还有一个小时,不过顾赫铠早拿起公事包,跟助理略做交代后便离开公司。

因为担心徐晓茉感冒的状况,所以他特别挪开了一场应酬,提早下班,回家时还特地绕去餐厅,买了现煮的鲍鱼粥和几道清淡小菜回来当晚餐。

打开门,客厅一片漆黑。

把灯打亮,关上大门,屋内没有半点声响,他把晚餐放在餐桌上,转身往卧房走去,房里没有人,走往画室里面也一样没人。

徐晓茉不在家,她出门去了。

这让因为担心而提早回家的顾赫铠有些生气,早上明明要她在家好好休息的,结果人却不见踪影?

他从口袋掏出手机来,正打算要打电话给她,这时大门却传来开锁声,他回头刚好看见大门被缓缓推开。

“你到哪里去了?”语气有些不快。

脸色不佳、眼睛明显红肿的徐晓茉,拎着药袋走进来。

“你去看医生?”高大身影疾步来到玄关。“医生怎么说?”

俊脸上刚刚浮现的一丝恼火转为担忧,他接过她手里的药袋和可爱的拼布手提包。

“下午我感觉头越来越痛,喉咙也很不舒服,医生说可能是感冒引起扁桃腺发炎,有可能会发高烧,所以开了退烧药给我。”她抬起苍白的小脸看着他,望向他的眼神泫然欲泣,流转着复杂的情绪。

“你的额头有点烫,好像已经发烧了。”他抬起手模了她的额头,有些微烫,看来是真的发烧了。“看来得快点吃药!你晚餐还没吃吧?我买了粥回来,你先吃点粥再吃药,空月复吃药对胃不好。”他关心的叮咛。

在玄关月兑了鞋,她扑进他的怀里,一想到他小时候生了病,一定都没有人关心,当时的他一定很难受、很孤单,她就情绪激动得又想哭了。

“很不舒服吗?我抱你上床躺着。”

她点点头。

他将她抱起来,而她低垂着小脸紧靠在他的胸膛,垂落的发丝遮去了她半张脸,让他没能真切的看清此时她脸上哀怨怜悯的表情。

他以为是感冒让她头重脚轻、身体不舒服,完全不知道怀里的女人正为他童年的遭遇感到不舍和难过。

他一步一步慢慢走,走进房间将她放在柔软的床垫上。

“你躺一下,我把粥拿过来。”他替她盖好棉被才离开房间。

徐晓茉在他转身离开房间时抬起那张泫然欲泣的小脸,看着他孤寂的身影,心头一阵酸涩。

几分钟后,他拿着托盘端来一碗粥和两碟小菜,在床边坐下来。

她试着隐藏住激动的情绪,有些虚弱无力的坐起身,伸手要端粥。

“我喂你。”他注意到她眼睛很红,有点浮肿,眉头皱起。

“不用,我自己来比较方便。”她摇摇头,端起碗拿起汤匙,一小口一小口的喝下鲍鱼粥。

鲍鱼粥很香,但她喉咙很苦,心里也苦,一脸忧郁。

“粥不好吃吗?”他在床边坐下来,伸手将她的发丝勾起顺到耳后。

“好吃。”很美味的粥,想必是大餐厅做出来的,他对她一向呵护备至,总给她最好的,这是他对她的疼爱。

他呢?小时候谁疼过他?

“有什么话要跟我说吗?”他读出她眼里的欲言又止,看见了她眼里的哀伤。

她摇摇头,只是用一双无助又慌乱的眸子望着他,没有说话,默默的吃着粥。

“晓茉?”他有些紧张,因为不曾看过她这样子,一副可怜兮兮的模样。

“我吃不下了,麻烦给我一包药和一杯开水好不好?我好难受,吃完药后想赶快躺下来。”她把碗递给他,而她口中的难受其实是指她的心。

他立即起身走出房间,拿来一杯开水和药包。

他看着她把几颗药丸慢慢吞掉之后,把杯子拿走,让她躺下床睡觉。

“晚安。”他有些后悔昨天晚上太过需索无度,这可能是让她身体更加不适的原因,毕竟昨晚几乎一半的时间她都是承受着他的欢爱。“我爱你。”

低头吻了吻她的额头后,他把托盘和杯子拿出去,关掉房间的灯,只留下一盖晕黄的小灯让房间布满温暖光源。

他轻轻关上房门,高瘦身影消失在门后。

心情纷乱的徐晓茉,眼眶盈满水雾,下一秒眼泪滑落,一个人躲在棉被里哭泣,把心里的苦都发泄出来。

手机用户请阅读:滋味小说网繁体手机版:https://m.zwxiaoshuo.com/cht/

        滋味小说网简体手机版:https://m.zwxiaoshuo.com/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犀利前夫最新章节 | 犀利前夫全文阅读 | 犀利前夫TXT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