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富的爱妾 第十章 作者 : 芳妮

媗阳扬了扬凝结着血水的眼睫,已经分不清今夕是何夕。

每日,夜岚总是会想出不同的方式折磨她跟银娣,但却又不给她们一个痛快,只是满足地欣赏着她们的痛苦哀嚎。

看着倒卧在一旁的银娣,她的心难过地绞痛着,这样严弄拷打的日子,她实在不知道她们还可以挨多久……

「嗯……」银娣的身子动了动,发出呓语。

「银娣。」媗阳连忙探看她,「你还好吗?」

「好渴……」银娣虚弱的道,原本可爱的脸蛋布满斑斑血渍。

「好,我马上去找水给你喝。」媗阳拖着疼痛的身子往牢门移动,朝牢外喊道:「来人啊,谁可以给我们一点水吗?来人——」

「吵死了,安静点!」看守牢房的卫兵大声斥喝,没有拿水过来的打算。

「拜托你行行好,给我们一点水吧。」媗阳不放弃的再喊。

「少罗唆。」回应她的依然是粗声的拒绝。

「水……」银娣渴望的低语。

「银娣,你再忍忍,马上就有水了,再忍忍。」媗阳只能走回银娣身边安抚她,自己其实也口渴得快虚月兑。

「公主,怎麽都没人来救我们……会有人来救我们吗?」银娣气若游丝的问。

「会的,别担心,一定会有人救我们出去的。」媗阳鼓励的道。

「真的?真的……」银娣脸上泛起笑容,神智逐渐涣散,又迷迷糊糊的昏了过去。

「银娣?银娣?」媗阳伸出手探了探银娣的额头,温度热的烫手,让她忧心忡忡的拧起秀眉。

她轻轻拨开银娣脸颊旁的发丝,感觉到死亡逼近的气息,无助又无奈。

会有人来救她们吗?

燕向天的脸庞又浮上脑海,刺痛了她的心。

他还记得她吗?

打从第一天被关进天牢起,她就没有一刻不偷偷期盼着他出现,期待他会将她们救出死牢,但日子一天天过去,她的期望也一天天落空,终至慢慢的绝望……

她跟银娣仿佛被遗忘了似的,就将要这样孤单的天牢中逐渐发臭、腐烂。

媗阳斜倚在墙上,心力交瘁,也疲惫的闭上眼睛。

「喀隆——」

突然,门口传来解开锁链的碰撞声,媗阳心一凛,精神霎时紧绷。

想必又是夜岚折磨她们的时间到了。

不行,银娣的身子已经无法再承受任何刑求,她不论如何都要保护银娣。

打定了主意,她撑起身子,抬起头朝牢门处望去,这一看,却被眼前的人震住,情绪激动,久久不能自己。

是他……是燕向天,他终於肯来见她了吗?

媗阳只觉得眼眶一热,必须努力克制,泪水才不会溢出眼眶。

「向天……」她试探的低唤,迟疑地不敢往前,只因瞥见他那张英俊脸庞上冷若寒冰的表情。

「这到底是怎麽一回事?」燕向天冷冷的道。

「我……我不知道该怎麽向你解释这一切,但请你相信我,我绝对没有做出对不起任何人的事。」媗阳忍着心痛,强迫自己迎向他充斥的杀意双眸。

「该死!」燕向天倏地怒咒,大步走向她。

看他盛怒的朝自己走来,媗阳咬紧下唇,缩了缩身子,紧闭上眼准备承接他的怒气。

可出乎意料之外的,她却被卷入一片温暖的怀抱中,紧紧被他拥住。

「你怎麽会变成这样?是谁做的?该死!」燕向天的声音颤抖着,整颗心在看到狼狈虚弱的人儿时狠狠拧成一团。

他是在关心她、心疼她吗?是吗?会是这样吗?媗阳不敢期待,但却又忍不住奢想。

「是公主做的吗?该死!」燕向天下颚紧绷,审视着她伤势的眼神充满怜惜。

「向天,你不怪我?」媗阳颤声问。

燕向天深深凝视着她,缓缓道:「你是我妻子,我爱你,不管你做了什麽,我都跟你一起承担。」

「向天?呜……」媗阳眼眶一红,终於忍不住放声大哭,哽咽道:「我以为你讨厌我、不要我了。」

「你是我燕向天的妻子,我怎麽可能不要你?」只是他没想到在他努力营救她的这段时间,她竟然会被折磨成这样……

「那你为什麽都没有来看我?」害她胡思乱想,伤心了好久好久。

「对不起,因为我一心一意想要尽快把你救出天牢,所以……对不起。」燕向天自责的道歉。

提到自己的罪名,媗阳的脸色就黯淡下来,「不可能的,敌国奸细的罪名,没有人可以救得了。」她了解父皇,即使再顾忌燕向天,还是不会卖他这个面子。

「不是……公主不是奸细……」忽地,银娣的声音幽幽响起。

「银娣?你醒了?」媗阳连忙趋前关切的探看。

「公主,快跟燕少说你不是奸细。」银娣半睁着眼,气弱的道。

「银娣?」燕向天诧异的看着躺在地上,浑身是伤的银娣,「你怎麽也会在这里?」

「救救公主……」可惜银娣才说了一句,便又晕死过去。

「银娣?银娣——」媗阳将银娣的头枕在自己腿上哀求的瞅着燕向天道:「她快不行了,向天,救救她。」

这是怎麽回事?夜岚跟银娣什麽时候有这般深厚的感情?

况且他方才没听错的话,银娣居然喊夜岚「公主」?

燕向天满腹疑问,但还是将之暂时抛在一旁,朝媗阳道:「走,我们回家。」

「可以吗?」她谨慎的问。

他温柔的凝视着她,正想开口时,牢门处却突然传来一阵娇斥。

「大胆,是谁准许你进来的?是想劫狱吗?」说着,夜岚已带领大批人马进入,将他们给包围住。

「我想什麽时候来就来,想什麽时候走就走,谁能奈我何?」燕向天望向夜岚的目光瞬间森冷。

「燕向天,你仗恃着父皇对你的倚重,就想谋反了吗?」夜岚怒道。

「我有没有谋反,皇上很清楚,用不着公主费心。」燕向天瞥了她一眼,走向心爱人儿,牵起她柔声道:「我们走。」

「谁敢走就拿下谁!」夜岚下令,一旁的侍卫纷纷应诺。

「向天……」媗阳担忧的看着他。

燕向天安抚的朝她扯唇道:「放心,有我在。」

「向天,我再给你一次机会,你放弃她,我愿意不计前嫌,否则,休怪我无情。」夜岚警告道。

「我只有三个字——办不到!」燕向天毫不犹豫的回应。

「很好,我说过会让你後悔。」夜岚咬着牙,俏脸愤怒得涨红,扬声道:「燕向天通敌叛国,罪该当死,来啊,一并拿下。」

「是。」侍卫齐声领命,举起手上的长矛朝向燕向天。

「住手!我才是媗阳公主,你们不许造次!」媗阳再也忍受不住了,挺身挡在燕向天身前怒斥。

众侍卫面面相觑,顿了顿身形,就连燕向天也错愕的怔愣住。

夜岚微微眯赳女乃,随即仰头大笑道:「哈哈哈,你疯了吗?竟然因为怕死而睁眼说瞎话?燕向天,这就是你愿意用生命去爱的女人?哈哈哈……」

「向天,相信我,我真的是媗阳,她才是夜岚。」媗阳无助的道,她也知道这事太玄奇。

「你说这种鬼话没有人会相信的。」夜岚扬唇,朝一旁的侍卫道:「还等什麽?还不快拿下?」

「慢着!」突然,远处又传来一句高亢的阻止声。

夜岚皱起眉,不悦的道:「谁敢拦阻本宫?」

「圣旨到!」

接着只见刘品手捧圣旨,领着一班人马神气的走进来。

「参见圣上!」所以人马上恭敬的跪下。

「奉天承运,皇帝诏曰,燕向天助朕平定番国有功,故今特赦燕向天之妻夜岚,功过相抵,即刻开释,并赐安国侯与安国夫人名号,钦此!谢恩——」

「臣接旨,谢皇上。」燕向天双手接回圣旨,朝刘品白了一眼道:「真慢。」

刘品耸耸肩,嘻皮笑脸的回道:「有到总比没到好。」

「不可能……这圣旨一定是假的!」夜岚不可置信的道。

「见圣旨如见皇上,即使你是公主,也不得无礼,难道你想抗旨?」燕向天冷声说。

夜岚无法反驳,只得恨恨的让开。

「我们走吧。」燕向天示意其他人抬起银娣,自己则轻柔的搀扶着媗阳,头也不回的步出这阴暗不见天日的牢狱。

「灭国了?」媗阳愣愣听完燕向天的话语,一时间还无法消化这个消息。

原来这阵子他并不是弃她於不顾,而是跟父皇达成了协议,只要他倾全力动用所有关系剿灭番国,并且将珍藏的珍宝全都供奉给皇室,父皇便应诺特赦她的罪行。

「你会怪我吗?」燕向天深情地瞅着她问。

媗阳回视着他,摇头道:「我为何要怪你?」

「因为那是你的国家……」

「不是。」媗阳打断他的话,认真道:「向天,我真的不是夜岚。」

「你怎麽了?是哪里不舒服吗?」该不会在狱中受尽折磨,所以脑袋不清楚了吧?

「没有,我很好。」媗阳心急的道:「我知道我说的话你不会相信,但是,我真的是媗阳。」

燕向天怔愣片刻,若有所思的审视着她。

「这样荒谬的事情别说你,连我自己一开始都不太能接受,可事实就是如此,我跟夜岚,的确在那次的濒死昏迷中灵魂互换了身躯,从此她变成媗阳,而我,则成了夜岚。」

「如果这是真的,为什麽你一开始不说?」他疑惑道。

「我说出来,会有人相信吗?」媗阳苦笑。

这事超过了燕向天所能理解的范围,让他一时间也不知如何回应。

「其实我一开始便尝试告诉你们我是媗阳,但你们却没人理会我,就连银娣,也是最近才相信我的身份。」想到银娣,媗阳脸上浮现难过的神情,「她就是因为被发现想要通知我,夜岚要对我不测,所以才被关入天牢的。」

燕向天一震。没错,刚开始时,她的确曾一直说自己是媗阳,但他却当她是伤糊涂了……

过去的种种迹象,突然重新浮上他脑海,曾经,他也觉得媗阳不像媗阳,夜岚不像夜岚,夜岚变得娇羞生涩、纯真良善,而媗阳却转而妖媚挑逗,蛮横任性……

难道,她说的都是真的?她真的是媗阳,不是夜岚?

「这真的……太令人难以置信。」他也混乱了。

「你笑起来有小小的笑涡,我觉得好可爱。」媗阳忽地举起手,抚过他的唇畔,缓缓道。

燕向天霎时如遭雷殛,整个人惊撼不已。

从来没有人这样对他说过,也从没有人发现他有笑涡,只除了……媗阳公主?

「对不起,我……用夜岚的身份,让你爱上了我。」见他迟迟不语,媗阳黯然的低垂下头。

「你真的是媗阳?」他再次确认。

她点点头,担心的看着他的反应。

「我相信你。」他吐了一口长气道。

「向天,谢谢你……」终於能取信於他,她激动得几乎要落泪了。

「不管你是谁,都是我妻子,我爱的是你,不是你的名字或身体。」燕向天紧紧拥抱住她,柔声道:「让你独自一人承受这麽多,我真该死!」

「不,一点也不,老天爷让我得到你的爱,是我这辈子最幸福的事,我一点也不苦。」媗阳哽咽的偎在他怀中,在心中感谢老天爷的眷顾。

「我真傻,以前竟然会为了不想失去自由而抗拒你。」他轻轻抬起她的下颚深情的道:「以後我们再也不分开。」

她眸中充斥着开心的泪水,点头道:「嗯,再也不分开。」

「犯人越狱了,快追,快把他抓回来!」看守牢房的侍卫扬声高喊,一时之间众多火把在黑夜中明灭挥舞,杂遝的脚步声同时响起。

格努不停的窜逃,充满仇恨的黑眸闪烁着报复的强烈光芒。

他在牢中听闻了,燕向天为了救妻子,将他的国家灭了,大王自缢而亡,一切都完了,什麽都没了。

这全都是那个贱女人害的,他绝对不会放过她,让她跟燕向天逍遥快活。

「在那边,快追!」追兵突然赶至,朝他这个方向聚集。

格努低咒一声,不熟悉的京城街道让他躲得有点辛苦。

「这边。」忽地,女子的声音在他前方传来。

格努一凛,朝出声的女子奔去。

「跟我来。」女子道,她一身黑衣,脸上还罩着黑布。

格努迟疑半晌,没有动作。

「不信?那你就等着被抓吧。」女子瞥了他一眼,冷冷道,转身便跑。

格怒咬牙,豁了出去,跟上女子的脚步。

直到追兵的声音逐渐远去,女子奔跑的身影才缓缓慢下。

「你是谁?为什麽救我?」格努眯起黑眸问。

「我只是看不过去你为了国家身陷囹圄,而那女人却在外头逍遥自在罢了。」

女子淡道。

格努谨慎的审视着她,想知道对方的动机,「你到底是谁?」

女子尖笑几声,慢慢拉下蒙在脸上的黑布。

「是你?」格努不敢置信的瞠圆了眼,居然是媗阳公主?「为什麽?」

「因为我得不到的东西,谁也别想得到。」夜岚狠狠的道。

「燕向天?」那男人到底有什麽好,这麽多女人争着要他?

「走吧,我迫不及待想亲眼看你在我面前杀掉她了,哈哈哈,哈哈哈……」夜岚仰头大笑,阴险的笑声让格怒都忍不住拧起眉头。

这女人,真的很恐怖。

「公主,你怎麽不听燕少的话自己偷偷跑出门?」银娣气喘吁吁的追上媗阳,一手还不住拍着自己的胸口,若不是她发现得早,肯定跟不到了。

「银娣,你还是改不了口。」媗阳了笑的瞅了她一眼,幸好经过调养,她们两人的身子都恢复得差不多了。

银娣吐吐舌道:「小姐。」叫了「公主」这麽多年,怎麽可能一下子就改得了口嘛,不过她现在倒是越来越习惯公主的这张脸孔了。

媗阳笑道:「太久没去善堂,我很担心,还是去瞧瞧比较放心。」

「小姐就是这麽慈悲心肠,怎麽改都改不了。」

「银娣就是嘴这麽甜,怎麽改也改不了。」

语毕,媗阳与银娣相顾一眼,同时轻笑出声。

「好开心,我又回到小姐身边了。」这感觉就是不一样,果然这个才是真正的媗阳公主。

「我也是,想到你以前那麽仇视我,我就好伤心呢。」媗阳故意装了个难过的神色,促狭道。

「不知者无罪,小姐,对不起嘛。」银娣愧疚的道。

「傻瓜,我跟你说笑的。」媗阳轻笑出声。

「呼,吓死我了。」银娣佯装受惊道。

媗阳扬起唇畔,不禁又笑了同声,忽地却又感叹道:「希望日子可以一直这样平静的过下去,不要再出什麽乱子了。」

「小姐放心,皇上都下令将你无罪开释了,我想那女人应该也没什麽花招可出了吧。」银娣安慰道。

「希望如此……」媗阳沉吟着,心中却隐约有些不安。

「小姐你看,那边有卖糖葫芦耶,我买些带些善堂给孩子们吃好吗?」银娣指交叉点不远处的小摊子道。

「当然好。」撇开心头的忧虑,媗阳漾起了笑容。

「等等我,我马上回来。」银娣边说边跑上前。

看着银娣有朝气背影,媗阳不由得笑着轻摇头。

「媗阳公主。」

忽地,在她身後传来一道熟悉的声音,她猛地回头,诧异的瞪圆眼,「是你?」

「跟我来。」夜岚怒怒下巴高傲的道。

「你想干麽?」媗阳警戒的问。

「少废话,如果还想见到这件衣服的主人,就跟我走。」夜岚拿出一件衣衫在她面前晃了晃。

「哑儿?你把他怎麽了?」那件衣服是她替哑儿缝制的,她一看就知道。

「想知道就来吧。」夜岚不再多说,扭过身就走开。

媗阳看了看还在挑选糖葫芦的银娣,迟疑一下,随即追着夜岚的背影而去。

等银娣买好糖葫芦,转过身准备走回主子身边时,却发现哪还有媗阳的影子?

咦?公主人呢?

银娣茫然困惑的拿着糖葫芦,站在大街上着急的左右张望,但却始终没有媗阳的身影,一股不祥的预感占据了她的心,让她开始紧张起来,拔腿朝燕府奔回去。

媗阳跟在夜岚身後走进一座简陋的草房,才一进门,身後的木门就被快速的关上。

她还没搞清楚状况,一个巴掌已经狠狠甩上来,让她顿时头昏耳鸣。

「该死的女人,我早该杀了你。」夜岚恶狠狠道,有点後悔自己没有一开始就乾脆除去她。

媗阳捂着脸颊,感觉脸庞上有股火辣的刺痛感,「哑儿呢?如果他有什麽不测,我不会放过你的!」

「哈哈哈。」夜岚仰头大笑,「你已经自身难保,还能做什麽?」

媗阳怒视她一眼,接着焦急的用目光梭巡哑儿的身影。

只见哑儿昏睡在一旁的草堆上,看来瘫软而无意识。

她赶紧快步上前,想查看哑儿状况,但却在半途被一个自暗自走出的身影给拦腰抱住。

一阵鸡皮疙瘩的感觉瞬间自她背脊升起,她已经熟悉了这个男人带来的恐怖,瞬间颤抖了起来。

「放……放开我。」她努力维持镇定道。

「哼,我已经让你逃了这麽多次,你以为我还会放过你吗?」格努的脸上充满仇恨。

「哈哈哈,格努,现在人在你手中了,要杀要剐都随你。」夜岚奸笑出声。

「你……你为什麽这样对我?」媗阳咬牙,懊恼的问。

「很简单,宁为玉碎,不为瓦全。本宫得不到的东西,也不会让任何人拥有。」夜岚森冷的道。

「你现在贵为公主,还有什麽不满足的?为什麽不能和平相处下去?」

「嗤,你太天真了。事到如今,除非你不在这个世上,否则我们永远不可能和平相处。」

「少废话了,夜岚,你害得我国破家亡,今天我要替大王报仇。」格努早耐不住性子,将刀举高在半空中挥舞着。

「没错,这种女人不配活在世间,快杀了她!」夜岚在一旁扬风点火。

「你别被她骗了,她才是夜岚,卖国卖家的是她不是我!」媗阳怒视着她说。

「哈哈哈,你别做垂死挣扎了,没有人会相信你这种鬼话的。」夜岚瞪了眼格努道:「快杀了她!」

「你死到临头还要说谎?夜岚,我要你到阴曹地府去向大王赔罪!」格怒眯了眯黑眸,举起刀就往媗阳砍去。

「住手!」一声暴喝随着小刀飞射而出,撞上本欲砍向媗阳的刀刃,将它震飞出去。

「向天!」见到燕向天领着在一队精兵破门而入,媗阳欣喜的惊呼。

「你没事吧?」燕向天关心的看向她,他早预料到夜岚不会善罢甘休,派人密切注意她的行动,所以才能这麽快找到他们。

「我没事,救哑儿……」媗阳摇摇头,还想说话,但脖子却被格努架上了刀刃。

「小姐。」

银娣想要冲过去,却被格努给斥退。

「别过来,否则我就杀了她!」格努怒喝。

「别乱来,你杀了她,也别想逃出这里!」银娣赶紧警告他。

「哼!」格努冷哼一声,眼珠子一转,另一手突然扯过不远处的夜岚,用手扣住她的脖子,邪笑道:「现在公主也在我手上了,你们都让开,否则我连公主都杀了。」

「格努,你在干麽?」夜岚在没防备的状况下被格努制住,气愤的吼道。

「对不起了公主,虽然你帮我逃出大牢,不过人不为己天诛地灭,怪只怪我们各为其王,我只好牺牲你了。」格努阴恻恻的道。

「你疯了,我命令你快放开我!」夜岚挣扎地想要离开他的掌控,但扣在她喉头的铁掌却更收紧,令她几乎快要无法呼吸。

「哈哈哈。」格努发出了疯狂的笑声,「快让开!」

「格努,只要你放了夜岚,你有什麽要求我都答应你。」燕向天眯起黑眸,试图松懈格努的警戒。

「什麽要求都可以答应?」格努有些微动心。

「没错,我以我燕向天的项上人头保证。」燕向天继续游说,「既然你的祖国已亡,你也没必要再赔上自己的性命,我可以给你用不完的金银财宝,还有各种不同风情的美女,并保证你生命的安危,让你可以过着神仙般的逍遥生活,如何?」

燕向天话中所勾勒的美景的确让格努异常向往,他抵在媗阳脖子上的刀刃微微松开。

就是现在!

燕向天见状一个飞扑,一手击落格努手上的利刃,一手将媗阳给拉入怀中。

「可恶,你骗我!」格努暴怒,发狂似的将夜岚紧紧攒住,瞠圆的眼眸充满了血丝,「别忘记公主还在我手上。」

「他有没有伤到你?」燕向天根本不理会他的威胁,眼中只有媗阳。

银娣也赶紧凑到媗阳身边,担忧的查探着。

媗阳摇摇头,露出一抹安慰的笑容道:「幸好你们及时赶到,我很好。」

「格努,你这蠢蛋,快放开我!」夜岚抡起手槌打他。

「少罗唆。」格努反掌甩了她一巴掌,让她的头整个偏向一边,血丝自唇角流了下来。

「你们在做什麽?还不快救我?」夜岚朝燕向天怒吼。

「没事就好,我们走吧。」燕向天淡淡了夜岚一眼,朝一旁的手下道:「拿下格努。」

「等等!公主在我手上,你们敢轻举妄动?」格努紧张的道,他感觉燕向天是说真的。

「随你怎麽样。」银娣气愤的看了夜岚一眼,「像她这麽恶毒的女人,死不足惜。」

「你们想造反吗?燕向天,你敢这样对我,我一定要你们不得好死。」夜岚激动的道。

「悉听尊便。」燕向天不屑的瞅着她,他还没跟她算之前折磨媗阳的帐呢。

「不要……救救我,快救我。」见燕向天铁了心,夜岚心一惊,姿态转为哀求。

「向天……」媗阳不忍,也朝他露出乞求的目光。

燕向天无奈的叹口气,「她这样对你,你还替她求情?」

媗阳抿抿唇,自嘲道:「毕竟是我的身体,就当是救我吧。」

燕向天望了她一眼,只能点头道:「我都听你的。」

他转朝格努道:「格努,放开她,方才的承诺依然算数。」

「我不会再笨得听信你的话了。」格努咬牙道:「先叫他们全都离开。」

燕向天微眯起黑眸,朝一旁的精兵道:「你们全都退下。」

「是。」霎时,大队人马动作迅速的撤离。

「你若是再玩花样,我就杀了她。」格努一边箍制着夜岚,一边往外走。

「放开我,格努!你再不放开我,我绝对不饶你!」夜岚即使被拖着走,仍挣扎地吼道。

「闭嘴!」格努对着她的脸又挥下一掌,毫不留情。

眼见用硬的不成,夜岚於是软声道:「格努,你还不知道我是谁吗?我是你的岚儿啊。」

格努顿了顿,神情古怪的看着她。

「是真的,我真的是岚儿,我们不是约定好,等杀了燕向天之後就要成亲的,你不记得了吗?」此时夜岚为了活命,急着表明身份。

「瞧,她自己说出来了!」银娣大喊,「果然没错,你这个冒牌货!」

燕向天则与媗阳相视一眼,紧握住她的手。

虽然这对他们已经不是秘密,但亲耳听到夜岚说出同样的话来,还是让他们感到震撼。

「没错,我是夜岚。格努,你看,他们都知道了,我才是夜岚,快松手!」夜岚期待的看着格努。

「这到底是怎麽一回事?你们都疯了,你明明就是媗阳公主,怎麽会是夜岚?」格努皱皱眉,顿住了身形,露出破绽。

夜岚目光一闪,忽地抽出他挺在腰际的短刀,迅雷不及掩耳的一刀刺进他胸膛。

「啊——你……」格努瞠圆了眼,一手捂住胸口,不甘心的瞪视着她。

「哼!没错,我的确是夜岚,诱你出来、抓住你的,都是我。」夜岚冷冷看着他。

「为……为什麽?」格努咬牙痛苦的问。

「为什麽?凭你也想癞蛤蟆吃天鹅肉?我好不容易有了重生的机会,你以为我会乖乖听从大王的命令,嫁给你而放弃公主繁华的生活吗?」夜岚阴狠的道。

「你……」格努耐不住疼痛,单脚跪下地,死命支撑着身子。

「你就到黄泉路上追随你的大王吧。」夜岚举起短刀,打算再补一刀送他上西天,却突然感到自己腰侧一凉——「你……」她不敢置信的看着砍向自己腰间的利刀。

「我们一起下地狱吧。」格努用尽最後的力气将利刃往她体内加重力道刺进去,随即不支倒地,一命呜呼。

「哈哈哈……哈哈哈……」夜岚仰头大笑,凄厉的笑声回荡在屋内,然後瞬间戛然而止。

看着自己的身躯倒臣血泊之中,媗阳感受异常复杂。

「看样子,再也回不去了……」她有丝失落的低喃。

「会失望吗?」燕向天问。

她摇了摇头,认真的凝视着他道:「只要有你在身边,我就心满意足了。」

「还有我、还有我,我也是。只要在公主……不,小姐身边,我也心满意足。」银娣跟着凑热闹道。

「哑儿呢?哑儿没事吧?」媗阳朝银娣笑了笑,随即想起哑儿,担忧的问。

「别担心,他只是被迷昏了,没事。」银娣赶紧报告。

「那就好。」媗阳松了口气。

「我们回家吧。」燕向天温柔的凝视着她。

「嗯,回我们的家。」媗阳一手揽住他,一手挽着银娣,三人相视而笑,一起跨步离开,迈入属於他们的新生活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首富的爱妾最新章节 | 首富的爱妾全文阅读 | 首富的爱妾TXT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