滋味小说网
滋味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明明相爱 > 第十章

明明相爱 第十章 作者 : 攸齐

“它是一家餐厅?”梁明爱怔怔看着面前这栋比较像是样品屋的建筑物。她从不知道,在精明商圈也有这样的餐厅。

它藏身在一片绿影间,踏过一颗颗雪白石头,钻过茂密的树墙后,才得已窥见这个玻璃帷幕的世界。主体利用长条清玻璃和深砖色铁板条,设计出这么一座棱棱角角、锯齿状的建筑物,看上去低调清冷,可一踏入,才是教人惊艳。

靠窗是一排甚有质感的皮质吊椅,雪白滚黑边设计,而一般沙发座也采同色系;铺着粉蓝色桌巾的餐桌上,都有那么一朵鲜艳的粉色玫瑰;透过玻璃切面折射入室的碎影,在室内各角落留下光的足迹,轻扬的古典乐,更增添温馨优雅,忽雪忽晴的深刻情境,充斥着矛盾,却令人惊喜。

“是餐厅。老板本来就是室内设计师,这里都是他自己设计的。”程明夏领她进入后,站在她身侧,俯身轻问道:“想坐吊椅吗?”

她看着那一排吊椅,想尝试,又怕不稳,遂摇摇头,张口欲说些什么,见服务生在一旁等待,她有些不好意思地扯扯他衣袖,一脸有话要说。

他低下脸,微倾身子,她立即凑过脸,在他耳畔低声道:“我怕那吊椅绳子会突然断掉,这样很糗,还是别坐那个好了。”

她身上清甜,拂在他耳廓的气息柔软温暖,一呼一息在他耳际都成了酥麻;这瞬间,身体的血液都像是化成了糖水,游走他周身的尽是丝丝黏甜,连抬眸看向她的眼神,也如拌不开的浓蜜。

“不会断。但坐哪都可以,你喜欢就好。”他开口,音色少有的低哑。

一吸气,她嗅入了他的呼吸,脑后微微地热;她眼帘轻掀,觑见了他镜片后浓密的眼睫和墨般的深浓眼神时,才发觉自己这样贴着他说话的姿态有多暧昧。她呼息短促了一秒,心口大力一跳,急急挪开眼光,随意指了个位子,对服务生说:“那个……坐那里好了。”

服务生为她详细介绍餐点,但由于她第一次来,光听和看着图片,也不知道味道究竟如何,她有些为难,因为图片看起来都很美味。

“你挑食吗?”发现了她的犹豫,程明夏轻声问。

“嗯,挑啊。”她点头坦白,扳着手指。“不吃牛不吃羊,海鲜只吃鱼,猪肉要看料理方式决定吃不吃,鸡肉不吃白切的。”

尽责的服务生一开始就解释过不提供荤食了,所以这话一出口,不仅程明夏,连一旁候着的服务生也笑出声来。

“那正好,你说的那些这里都没有。”程明夏眼神灿灿,极愉悦。

“可我也不吃红萝卜、青椒、芹菜……”想起这是素食餐厅,她忙又补充。

他一迳在笑,入室的光影在他面庞上筛落几道细碎,暖芒衬得他更俊朗。“梁明爱小朋友,我看这样吧,帮你点田园色拉、蘑香浓汤、蕾克塔罗勒酸豆面,甜点是慕斯凤梨派,还有现打的季节果汁,可以吗?”

分明是哄小孩的姿态,可听在她耳里,舌尖却是渗出甜意,她抿了抿唇,把菜单交给服务生。“就照他说的。”

服务生一脸趣味地看向程明夏。“那先生呢?”

他微微挑眉,浅勾唇角。“还需要问?”

“不是。我想说今天比较不一样啊。”服务生意有所指的。

“我口味一直没变过。”他温嗓淡淡。“要不,多个菠菜卷好了,香蕈黑松露面和莫兹瑞拉蕃茄披萨也各一份。这位小姐第一次来,让她试试菜色。”

“嘻,有够体贴喔!”服务生俏皮地眨了下眼,又看看梁明爱后才离开。

被那样暧昧的眼光注目,总是不自在,梁明爱看了看面前男人,问道:“你对这里很熟的样子?”连老板是室内设计师他都知道,不看菜单也能点菜。

程明夏轻笑。“常来。有时老板会过来找我聊天,服务生也混熟了。”

“哦……所以你住附近?”

“不是,我住市中心。”他目光清朗。

“喔,那就是常带女朋友来约会。”话出口才发现自己说了什么,她急急低下眼帘。这话像在试探,她懊悔自己心直口快,可竟也期待他的回应。

“我一个人来。今天第一次带人过来。”程明夏倒也应得干脆。

她闻言,抬起眼睫,却见他以一种迥异于前的目光凝睇她,犹似……情深。她匆匆挪开目光,也不知道该对这有些暧昧的情况作何反应。

见她不好意思,他转移话题。他翻开随身的记事簿,从内页抽出一张A4大小的纸张展开在她面前。“这是圣诞节音乐会的场次,你应该知道这活动吧?”

“知道啊。”圣诞节时,各分公司教室除了将营业门市布置点缀得更有过节气氛外,也会请老师们各自办场音乐会热闹庆祝一番。

“那先选时间,看你想要哪个时间,把名字填上去。”他一并把笔递出。

“选时间?”梁明爱看了看列着日期和时间的表格,倒先被那上头工整的方块字勾出兴趣,这字……跟自己的好像啊。“上面这日期和时间是谁写的?”

“怎么了?”程明夏拿回表格,检视着。“有错吗?”

“不是。”她露齿笑。“这个字跟我的好像哦,乍看会以为是我的字。”

听她这样说,他似是讶异,把表格翻到背面,道:“你写几个字。”

明白他意思,她拿起笔,在空白处写上几个字。“是不是很像?”

程明夏低眸,很是讶异她的字迹。“是很像。不知道拿给别人看,能不能看出这是两个人的笔迹?”

“是啊。”她眯着眼笑。“那这到底是谁的字?”她指着表格上的字迹。

他缓缓抬眸看她,嘴角一抹意味深远的笑。“我啊。”

“你?”梁明爱睁大秀眸。

“是。”他淡点下颚,笑意浅浅。

“好巧哦。”她眼帘半垂,看着他和自己几乎一样的字。

“什么好巧?”他好听的男中音略沉。

“就是同一天生日,姓名第二个字一样,现在连笔迹也几乎相同……我还没遇过这样的人。”这感觉很是惊喜,也有点微妙,就好像是……这个人注定该和自己相识似的。这念头刚起,只觉自个儿的脸颊烧腾着热意。

“我也没遇过。”程明夏说这话时,是前倾身子的,这样的坐姿让两张脸颊靠得极近,他的声音很轻很轻,却有灼热气息轻落她面颊,撩拨她的心。

她悄悄抬眸,撞入他深邃目光,感觉两只耳朵更热,心脏在胸下跳动,一下胜过一下,像是要跳出胸口,她慌转了圈眼眸后,专心研究表格上头的时间。

看了看,发现每一栏都是空白,她狐疑地问:“都还没有老师安排时间吗?”音乐厅只有一个,必须轮流使用,每位老师都得事先排定音乐会举办的时间。

“先知道音乐厅开放时间的老师就先选,你是第一个知道的,你先选。”

“这样好吗?我第一个选耶。”

“怎么不好?早晚都要选的,还是你想等大家都把好的时段挑走了,才要选?”程明夏又推了推笔,鼓励的眼神。“快啊。”

她犹豫地看着他。“可是……”

“放心,这件事是我负责的,时间表在我这里,谁也看不到。至于其他老师,我会请她们把想要的时段告诉我,我帮她们调整安排。”

梁明爱握起笔,看了看上面的时间后,又看了他一眼。为何对她特别?想起他几度犹似情深的凝视,她不禁要想,他对她是不是有那种意思?

他轻声笑开。“不要担心,我不会要你介绍学生跟我买琴。”

闻言,她愣了下,只觉懊恼又不好意思。“我现在没有这样想你了啊。”

“我知道。”他又低低笑着,温柔的目光点点烁亮。“在你想要的时间上写上你名字。快啊,我不会害你。”

考虑之后,选定了时间,她在那栏写上自己的名字,当落下最后一笔时,低垂的目光映入一双细白纤瘦的小腿,还不及抬眼,已先听闻一道细致的柔嗓。

“Steven,来吃饭?”说话的女人,灵眉秀目的。

“幼心?”程明夏有些意外遇见她,他看了梁明爱一眼,道:“我跟梁老师来吃饭,应该见过吧?”

梁明爱抬起脸蛋,看见了女人的面貌时,她向她微点下颚。

她认识她,江幼心,是讲师,也是示范演奏者,公司一些大型活动都是她主持的,她在丰乐分公司也有任课,但堂数不多,是故两人并不熟。

“梁老师,我们好像见过几次。”江幼心拉开椅子,向梁明爱微笑后,就在程明夏的左前方坐了下来。“才在精明开完店长会议而已,所以和几个同事过来吃饭。”她指了指另一桌的同事。

柏木集团内部讲师众多,除了固定时间必须在总公司进行教学研究会议之外,也会另依老师任课堂数而将老师分派在不同的分公司进行店长会议。

程明夏向那桌几位老师淡点下颔,一只柔软的小手就这么贴上他额际,他一愣,看着左前方这张前倾着身子、轻蹙秀眉的脸蛋时,倏然想起了什么,他匆匆挪开面庞,看向对座的梁明爱,而她正怔怔看着他。

此刻,她眼底有太多情绪,意外、猜测、怀疑,还有……近似错愕,他一时也看不出来她究竟在想什么。

江幼心是他国中同学,也是他在美国念书时期的同学,两个台湾人在异乡,自然是培养了好情谊,这份好友谊便一直维持着。回台一年多后,母亲帮他安排了一场相亲会,想不到对象竟是她,两人都觉得这样的缘分很是难得,彼此都很珍惜,只是他对她始终都只是朋友般的感情,她对他亦无男女情思。

他们只是好朋友,可幼心的双亲急着她的终身大事,为了逃避相亲,幼心拜托他陪她在她双亲前演戏;她爸妈真以为他们在交往,因而不再安排相亲给她,可大概演得太逼真,后来连母亲也认定幼心了。

他们在各自的家长面前,是情人,可只有他们明白,他们只是很谈得来的朋友,而现在,梁明爱会怎么想他和江幼心?

“你今天有发烧吗?”江幼心的询问让他回神,却听她又说道:“早上auntie打电话给我,她说你感冒了,她要我如果遇见你——”话说一半,被抢白了。

“没事,我很好。”不想被梁明爱误会,他只能中断这话题,而此时服务生适巧地送来色拉和浓汤,他看着江幼心问:“你点餐了吗?”

“点了。”江幼心抬眼看向服务生。“请问,能帮我把餐点送来这桌吗?”

服务生微笑。“可以啊,小姐点了什么?”

“我要看菜单才知道。”江幼心不好意思地笑了笑,又说:“我跟你过去确认一下好了。”

手机用户请阅读:滋味小说网繁体手机版:https://m.zwxiaoshuo.com/cht/

        滋味小说网简体手机版:https://m.zwxiaoshuo.com/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明明相爱最新章节 | 明明相爱全文阅读 | 明明相爱TXT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