滋味小说网
滋味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女友很陌生 > 第十八章

女友很陌生 第十八章 作者 : 井上青

    见她站在田边喊他,严九歌露出久违的温和微笑,沾着烂泥的双腿朝僵凝住的霍天香缓步走去。

    一直到他走近,她才回过神来,下意识地想逃——不,她不想见他,一辈子都不要再见到他!

    “天香。”他在她骑上单车前,成功拦住她。

    “如果你找我是想要回你送我的项链,很抱歉,我已经把它们以三折的价钱卖掉了。”紧握着单车把手,她故作镇定的迎视他的目光。

    这一望,她的心揪疼了下,不是因两个月前他对她造成的伤痛还在,而是……他到底发生什么事了,为什么整个人会瘦这么多?这两个月来,他难道都没吃饭吗?

    可别说什么因为太想她而吃不下饭,这种鬼话她才不会相信!

    严九歌唇角挂上一抹苦笑,深情凝望着她,低哑道:“我很抱歉……”

    他站在单车前,两手轻覆在她紧握两端把手的柔荑上,积压在心头两个月来的思念,从眸底款款逸出,那股愁郁刺疼她的心,原本想抽手的举动,瞬间停顿。

    “你、你干么道歉,你做了什么亏心事?”霍天香故意别开脸不看他,看到他削瘦的双颊,她的心都揪在一起了。

    她不能这么轻易就原谅他,这两个月来,她的泪水足足有一大缸那么多,用掉十包抽取式卫生纸,还少睡了将近两百个钟头,哪能因为他瘦了几公斤就原谅他,没这么简单!

    “我做了很多让你受委屈的事,是我考虑得不够周到,我应该再多为你想想。”他的嗓音非常沉稳,听来更添真诚。

    心头的怨念被震得摇摇欲坠,她努力将它扶稳。

    先伤她,然后又口口声声说为她着想,以为这样她就会乖乖的任他搓圆又捏扁吗?哼,就算再怎么温驯的狗,也会对他龇牙咧嘴一番吧!

    “那我真是感激不尽。”不过她可不是温驯的狗,不是他摸一摸头,就会乖顺的窝进他怀中。

    “感激得像水淹稻田那般充沛?”他突然脱口说出这么一句话。

    霍天香一听,怔愣住了,这句话……好耳熟——

    和稻禾村的农民签定契约后,某天他站在她家门前,对着屋旁的田地,踌躇满志的说:“我相信日后消费者会因为农民辛勤执行有机耕作,而心怀感激的。”

    那时候她刚好看见阿辉伯的稻田正在抽水灌溉,随口搭腔说了句:“感激得像水淹稻田那般充沛?”

    他居然拿她的话来……等等,那句话她只说过一遍,而且她非常肯定他失忆后,她就再也没说过,现在他会这么说,那、那是不是代表他……“你,恢复记忆了?”她不可置信的瞠大双眼。

    他点头,咧开大大的微笑。

    瞬间,霍天香只觉得整个人茫茫然,像失了魂一般,照理说她应该感到高兴的,他既然恢复记忆,就表示他已经知道她没有说谎骗他,他们两个是真的交往过,但,他同时应该也会想起当初和她交往的目的……

    推开他,她失神地牵着单车往前走。

    “天香?”严九歌一脸狐疑,他恢复记忆她不高兴?还是兴奋过度不知所措?他想,还是先让她冷静一下,她应该是想回家吧,他绕到灌溉沟渠洗净脚上的污泥,开着车,缓缓尾随在后。

    “天香,我是九歌,你开门好吗?”

    半夜三点,严九歌再度踅回她家,轻敲大门。从小路驶进来,他看见她房里还有微弱灯光,猜想她应该还没睡。

    中午他尾随她回家,但她一进门就把门关上,将他拒于门外,他敲了几次门,但她始终没有任何回应,他想,现在不管他说再多她都不会相信,于是,他急忙开车回台北,先回家一趟,再赶去买了一样东西,未多作休息,又马不停蹄赶回稻禾村。

    “天香,我想我们应该把话说清楚。”

    听到车声、脚步声、敲门声,霍天香的心跳得一次比一次还快,不是因为害怕,而是知道他又回来找她了,既惊又喜,他的低沉嗓音,在暗夜里,让她格外悸动。

    中午,他跟她回家,无论他怎么敲喊,她都置若罔闻,硬是不开门,后来阿辉伯巡田看到他,和他打招呼,他和阿辉伯说她不在家,可能去台北找他了,所以他要赶回台北去——

    真会给自己找台阶下,她明明人就在屋子里,怎么还可能去台北找他?哼,往自己脸上贴金!

    不过他一走,她的心就沉了下来,失望落寞瞬间涌上心头,甚至还偷偷埋怨他为什么不再多坚持一下,也许她会心软帮他开个门,让他进来喝碗绿豆汤……

    虽然心情沉闷,但她相信他还会再来,她认识的严九歌不是个这么轻易就会放弃的人,所以她从下午等到深夜,连她最重视的夜间陪读,她都商请别的老师代班,就怕他来了找不到她失望而返……届时,他的失望就会加诸于她,没让他找到,她会比他更失望。

    明明恨他、怨他、讨厌他、不想见他,但她的心却不由自主地飞向他,强迫自己正视内心真正的想法——她,想见他!

    杵在大门后,手放在门锁上方,迟疑着该不该为他开门——

    “天香,我特地买了姜汤来给你喝。”他听到她的脚步声,知道她已经来到门边。

    姜汤?这种大热天还买姜汤给她喝,是嫌她火气不够大吗而且她为什么要喝克蕾丝煮的姜汤,难不成,这就是他口中“该把话说清楚”的目的,他来,是想告诉她克蕾丝才是他的真命天女?

    门倏地拉开,她怒瞪着他,瞥见他手中拎着一个旧保温瓶,越看她火气越大。“我说过我不喜欢喝姜汤,要喝你自己喝!”

    怒气冲冲的吼完,她作势就要关门,怎知一双大手更快,直接挡住门板,没办法,她的力气没他大,算了,她一气之下,索性连大门也不关了,直接转身往房间走去,她关房门总行了吧!

    偏偏他的速度实在有够快,不但马上就追上她,而且她甚至还来不及走进房间,他的大手就早一步拉上房门,把她困在他和门板之间,她进退不得,只能用可以杀人的锐利眼神狠瞪着他,表达自己的不满。

    对上她的怒目,他露出悠闲自得的笑容,“我记得你说过,淡水郭丫嬷的姜汤是你喝过最好喝的。”

    她根本听不进他说什么,气呼呼地就要反驳,“我什么时候说过……”等等,刚才他说什么来着?“淡水……郭丫嬷姜汤?”

    她一脸疑惑,他则笑得更加温柔……

    坐在客厅里,霍天香手拿着旧保温瓶,心中一团热,不是怒火,而是暖呼呼的感动。

    “所以,这个姜汤是你特地到淡水买的?”她记得第一次和他出游就是到淡水,那天下着雨,天气有点冷,他买了姜汤给她喝,当时她说这家郭丫嬷的姜汤是她喝过最好喝的。

    没想到他记住了,每个月都特地到淡水买这家的姜汤给她,郭丫嬷怕他买回去姜汤都冷了,就拿自己的保温瓶给他装,为了取信于她,他这次还特地先绕回家拿DV,只为了拍下郭丫嬷装姜汤的情形,郭丫嬷还对着镜头夸赞他是个好老公。

    好老公?意思就是他跟郭丫嬷说姜汤是要买给他老婆喝的?羞喜之余,她更觉得愧疚,干么别人随便说几句话她就相信,她太笨了,不用想也知道克蕾丝那个模样,根本不像是个会煮姜汤的人——

    “九歌,对不起。”霍天香的头垂得好低,无颜见他。

    “是我想得不够周到,我没想到为了买个礼物换得克蕾丝口中的秘密,也会被拍到。”他颇为无奈。

    他去美国的事并未公开,所以克蕾丝不知道,她是因为在严九茵那边得不到任何好处,遂主动带着“秘密”向他投诚,不过她不笨,知道要先捞点好处,便以昂贵珠宝作为交换条件,所以他在去美国的前一晚,才会带克蕾丝去买首饰,也得知妹妹和克蕾丝联手做了“某些事”。

    当晚,他马上打电话给霍天香,但她没接,为了确保美国行能顺利,他忍着不去找她,心想等他到美国之后再和她联络,孰料这一去,却再也联络不到她了。

    “还有,去美国前我不该那样对你……”这是他接连三天送花给她,表达歉意的主因。

    “其实我当时只是在和九茵斗嘴,我并没有真的要把你送我的项链打折卖给她……”

    “我知道。”

    “你知道?我就说嘛,你一定知道我不是那种会……”顿了下,她呆望他,“那你干么还那样……对我,看起来很冷、很绝情的样子。”

    “对不起。”他紧握她的手,“我当时只是想你不跟我一起去美国,为了不让九茵再骚扰你,也许让她以为我和你的恋情会因此结束,对你比较好。”

    霍天香眨眨眼,好像懂又不太懂,但她确定他的出发点一定是为了她好。

    “九歌,你去美国这么久,究竟是去做什么?”他说在他送她花的前一晚,他才刚从美国回来,这么说,他去了两个多月,“还有还有,你怎么恢复记忆的?”这是她最想知道的。

    “去出差只是个借口,我去美国……其实是去开刀。”

    “开、开刀?”她惊讶地睁大双眼。

    严九歌宠爱的凝视着她,嘴边挂着淡淡的微笑,娓娓说着他去美国开刀的事——

    为了让九茵更加独立,他便将他的大小事都交给她处理,但关于车祸失忆后续的医疗检查,他隐约感觉到她并不那么积极,总是以还在寻求国外名医为由搪塞,于是他私底下便自行到其他医院做检查,医生评估后,建议他可以开刀拿掉血块,恢复记忆的机率会大增。

    他一再试探九茵的想法,确定她并不希望他恢复记忆,所以,开刀的事他必须隐瞒她,若他人在国内开刀,她马上就会知道,因此,他便以到美国拓展业务为由,同时间安排开刀事宜……

    原以为一个月便能回台湾,但开刀并未如他想象中那么顺利,加上拓展业务同时在进行中,还得抽空关心台湾的事,蜡烛两头烧,所以他又在美国多休养了一个月……

    霍天香一边听,一边掉眼泪,原来他就是因为这样,才会瘦了一大圈。“九歌,对不起,我应该陪你去美国的……”眼泪像断线珍珠一般直落,一想到他在手术台上若有个万一,两人极有可能再也见不到面,她的心就更揪疼,都怪她,他明明约她一起去美国,她当时还错以为他不是真的爱她,负气不去。

    严九歌不舍的抹去她脸上的泪水,低沉深情的说:“我更想要你一辈子陪着我。”

    俯首,两个多月来的思念,化为点点温柔的轻吻,贴上她的泪眼,点上她秀挺的鼻,吻上她哭得颤动的朱唇……

    夜已深,太多太多的话留到明日再说吧,此刻,两人的心跳紧贴,诉说着分离的思念,将中断的浓情爱意衔接上,爱火,重新火热的点燃……

    一早,霍天香幸福地在严九歌的臂弯中醒来,眷恋他宽阔胸膛的温热,她像只小猫蜷缩在他怀里,舍不得下床,他说了好多话,她静静地听,两个钟头过去,她发觉自己真是个笨蛋!

    “我没有相信你的真心,你一定很失望。”窝在他怀中,她张着无辜的大眼抬头看他。

    刚毅的唇线勾着一抹淡笑,他轻轻搓揉她的耳朵,“是因为你的耳根太软才会这样。”

    “我的心更软。”她随口回了一句。

    “是吗?我听听看。”

    他作势要将耳朵贴到她胸口,惹得她咯咯笑。“不要闹……”

    躺好,再度搂紧她,他一脸正色,“当初阿哲主动来找我,把地卖给我,后来又当起中介怂恿一些缺钱的稻禾村农民卖田地,我买下那些田地,怕你误以为我和你交往是有其他目的,才要他们保密,没想到我担心的事还是发生了。”

    严九茵居然利用这点来打击她,真令他痛心。

    “真奇怪,我应该相信你的,怎么会去相信九茵……”所以说,她真是个笨蛋!九歌对她那么好,她偏偏要去相信一个每次见面都会拿话刺她的人,那段时间她的脑袋一定是被外星人挖走了,才会失去判断力。

    “天香,你会怪九茵吗?”

    “当然会!”她不假思索的说,见他苦笑,不想他为难,她马上放软语气,“不过,看在她有一个很帅很贴心的大哥分上,我怪她的时间可以缩短一点点……”

    “你能这么想,我很感激。”

    “有感激得像水淹稻田那般充沛吗?”她淘气的眨眨眼。

    “绝对有!”扬笑,他轻叹一口气,“我回来的当晚,就和九茵把所有事情都讲清楚了……”

    见他神色凝重,霍天香忧心的问:“你骂她,和她吵架了?”

    虽然她很气九茵一心想拆散她和九歌,甚至还编了那么多谎话骗她,但她不希望他们兄妹俩因此失和,她知道这样九歌会很自责。他全心全意的对她好,她小小体谅他一下也是应该的,再说,她其实也没那么恨九茵。

    “九歌,其实九茵她……只是极度没有安全感,她很怕被抛弃,很怕你有了老婆就不理她。”她扬起大大的笑容,“过一段时间我就不会生她的气了,所以你也别再怪她,也别骂她了。”

    吻她一下,他内心充满感激,“我很幸运,能找到像你这么一个爱我又愿意包容九茵的女人。”

    “没错,你真是个幸运儿,以后记得每天都要对我心怀感激,感激得像……”

    她话还没说完,他就马上接腔,“像水淹稻田那般充沛。”

    “严九歌,可教也。”她可以考虑给他一支棒棒糖当奖赏。

    他轻笑,继而叹了口气,“天香,九茵她……”

    “我不是说了,过一段时间我就不气了,我会原谅她的。”她以为他还在担心这个。

    “九茵她……失踪了。”他一脸肃穆。

    “失、失踪”她惊愕地弹坐起身,被单一滑,表情加倍震惊。

    手机用户请阅读:滋味小说网繁体手机版:https://m.zwxiaoshuo.com/cht/
                    滋味小说网简体手机版:https://m.zwxiaoshuo.com/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女友很陌生最新章节 | 女友很陌生全文阅读 | 女友很陌生TXT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