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波画船 第十章 作者 : 灿非

一顶珠光宝气的凤冠摆在大厅桌子上。

青儿和小红啧啧称奇地打量着。这顶凤冠除了一般该有的珠宝以外,硬是多了好几颗抢眼的碧绿宝石点缀着翠鸟羽毛黏贴的彩凤,看起来绿光闪烁颜色瑰丽,十足的贵气逼人。

小红一时兴起,正在小心翼翼地数着上头的碧绿宝石。

“总共二十个大颗的,周围另有六十八个小颗的,哇,真是大手笔啊。”小红娇憨嚷着。

青儿也是眼睛瞪大,几乎傻眼。“我从没见过这么……绿的凤冠,这些宝石真特别,简直绿得发亮,大小姐,这种宝石肯定很值钱吧?”

静坐一旁的柳平姬没缠白纱布,两眼冷冷盯着面前凤冠,眼帘微眯了一下。“这种大小的绿石确实罕见,当然价值不菲。”

“那咱们走的时候要不要……”小红猛然摀住自己嘴巴。这秘密可不能随便说出口啊,果然青儿马上警告地横她一眼。

柳平姬淡淡看了小红一眼。“算了,小红年纪轻难免沉不住气,但记着可别再犯,以免出岔子。”

这绿珠凤冠真是碍眼,她微微蹙眉,索性又将白纱布缠回去。

“拿剑来,我想练练身手。”柳平姬站起身来,接过侍女递到她手上的长剑,走到大厅前方宽敞空地,准备耍剑。

她父亲曾教过她蒙眼使剑,好几年没尝试了,最近几天她突发奇想倒是演练过几回,的确挺有意思。

柳平姬手持长剑,平稳气息后举剑耍弄起来,一时间整个大厅剑影幢幢。

德贞才靠近院落大门就听到剑声,果然一踏进院子就瞧见偌大厅堂之上有一女子正在舞剑。

修长纤细的身形与那一把银光晃晃的长剑互相辉映,起弄甩落之间如柳絮摆动、如芦苇摇曳,身影十分曼妙好看,只不过,使剑女子全身白衣又蒙着白纱布,反倒显得寒气魄人,透着一股无以名状的诡谲氛围。

这女人,总有意外之举。

德贞噙着忖度的笑意,慢慢接近大厅,就在他站定在门口时,却见一道剑气直向他刺来,他迅捷闪身躲过,但马上那剑又往他脸上扫,逼得他旋身避开。

“德贞贝勒,我这几剑功力如何,可有资格与你较量?”

柳平姬将剑收回身侧,朝着门口露出浅笑。

“哈……”德贞哈哈大笑,缓步走进厅内,瞥见搁在桌上的凤冠。“平姬剑术轻灵,蒙眼仍能刺人,真是女中豪杰,不知是否凤冠送来了让你心情大好,这才兴起舞剑念头?”

柳平姬“哼”的一声。“与凤冠有何干系!你既然夸平姬剑术,那不妨陪我练一回,如何?”

“平姬,你蒙着眼。”德贞提醒,尤其方才一看便知,她的剑术在女人当中算是不错的,可是顶多算是中等,当然这必定是蒙眼削弱了她的实力,所以德贞更加不想在此时与她比试。

柳平姬将剑一甩,舞出个优美银花。“原来你嘴巴上称赞,其实心里根本就瞧不起,竟连练习也不肯。”

“你就这么想试?”他暗暗好笑,哪有人硬逼对手动武的?

“青儿,拿剑给贝勒爷。”她挑衅朝他哼了一声:“德贞贝勒,你若执意推辞就是看不起平姬!”

“岂敢。”他最不敢看轻的女人,铁定就是她柳平姬。

德贞接过青儿给的长剑,才刚刚握住就见柳平姬纵身刺过来,他笑了一下连连挡她几下,一时间大厅回荡着剑击声,两道同样修长纤瘦的身影忽远忽近地比试着,几招下来竟没打到任何一件家具,柳平姬剑剑出击,德贞却只是防守,好几次她差点砍中家具,全靠德贞轻巧将桌椅踢到一旁。

倏地,他瞥见她白纱布底下似有点动静,心念一动。

“平姬,我早就在猜疑,你用了我给的膏药,怎可能眼伤这么久没好?”他眸中迸出亮光,忽然凝神举剑攻过去。

“你想说什么?”她吃力地挡住这一剑,却踉跄向后。

“咱们来看看,你的眼睛到底好了没。”德贞欺向前去,一手轻松隔开她的剑,另一手灵巧伸向她面容。

柳平姬猝不及防,“唰”的一声,脸上白纱布整个被德贞扯下。

两人同时退开,德贞手拿纱布望向她,柳平姬闭着眼睛微微低下头,但很明显地眼圈已无红肿。

分明就是痊癒了。

德贞静静等着,却见柳平姬露出斯文浅笑。

“本想大婚那日除去纱布,也罢,既已被你揭了,再蒙着也没意思。”她抬起头的瞬间,同时缓缓地睁亮双眼,直勾勾对上始终盯着她的德贞:“初次见面,幸会了,德贞贝勒。”

霎那间,两人四目相望。

德贞怔住,屏气凝神看着眼前人,蒙了一个多月此刻终于得以看见,柳平姬这双眼让他等得真久,这眼睛黑白分明十足清亮,但散发出来的气息却远比想像中更冷静更沉定,那两个黑瞳像是冰冻千年的深潭幽谷,深不见底,寒光熠熠。

方才她两眼微眯时,竟然还乍现一抹狠劲,这种在其他女人脸上看不见的神情,偏又让她增添几许艳色,形成一种难以言喻的感觉,想来,应该可说是前所未见的冷艳奇葩。

同一时刻,柳平姬也全身僵住。

一个多月来只闻其声不见其面,此刻真感到新鲜惊奇,眼前这张脸不单胜过画像,也远比青儿小红说的还要好看,她从没想过世上竟有这样俊美的人物,细长且大的凤眼有如黑曜石镶嵌在白水银里,上扬的眼角眨动之间顾盼生辉,鼻梁高挺却秀气,鼻尖竟又带点细致的微翘,粉唇贝齿肤色偏白,下巴十分削尖,鼻尖和下巴的弧度搭配起来,显得格外秀美又逗得人心痒痒的。

不仅如此,瞧他身形修长、劲腰窄身,体态纤瘦又飘逸,浑身散发出一股无可忽视的矜贵芳华气息。

德贞,分明就是一尊白玉雕凿出来的天人。

“咱们重新比过!”柳平姬首先恢复过来,微微一笑,极其认真地看向德贞。

德贞听见她开口才猛然回神,扬起嘴角显得兴致极高,手一抬将剑平举。“正有此意!”

柳平姬振臂一挥,果然剑法比起方才蒙眼时精妙许多,德贞俐落的唰唰几下,持剑飞身攻防,只是攻势忽快忽慢,就像在引诱柳平姬不断出招。

“问你一件事!”她脸色一凛,手中长剑忽然疾速刺过去。

他巧妙挡下,同时也回刺几剑:“怎么?”

柳平姬见他使剑时眉目之间竟然逸着三分英气,险些分心,连忙提振精神凌凌厉厉地挥剑快攻。

“那个凤冠──”她两眼微眯,用力横他一眼:“是谁搞出来的?”

好狠的眼神,瞪得他都傻了,德贞心中窜起一股讶异,手臂竟然差点就被剑尖扫中,他稳住气息以剑推开她的攻势,逸出一阵快意大笑。“我就知道你肯定偷看过凤冠,觉得太美了是吗?”

哼!柳平姬沉下脸,冷怒地狠狠朝他头顶一砍,当然是被德贞挡下。

她两眼闪现火苗,忽然举剑朝桌上凤冠一刺,竟将整个凤冠给叉起来,用力抛向德贞:“俗不可耐!”

“哈……”德贞哈哈大笑,以剑柄将凤冠一顶,只见整个抛高几乎至屋顶,然后又在落下的瞬间被他一手推往柳平姬身上。“这些绿宝石全都是我精挑细选,还不说声谢谢。”

见到她的眼睛让他心情大乐,竟比往日松懈不少,连说话语气都颇轻快。

柳平姬接住凤冠,冷哼一声,倏地往屋外水池方向丢出去!“什么绿宝石!看过去惨绿森森,根本是妖气冲天!”

“那可是罕见宝玉啊!”德贞说着便纵身奔到院子里,在凤冠掉入水中的前一刻,惊险将之踢起来接在手上,然后整个人抱着凤冠,一个凌空向前翻,竟然就要扣在刚刚跑到院子里的柳平姬头顶上。

“从没见过这么俗气的凤冠,拿开!”这个贵气到极其招摇的凤冠根本就是在捉弄人,早疑心是德贞搞的把戏,柳平姬身形一低,从德贞左侧窜出去,躲过那顶凤冠。

“你不会是生气了吧?”德贞“嗤”的笑出来,使劲将凤冠往天空抛得极高。“还以为柳大小姐识大体明恩怨,怎么区区一顶凤冠就能惹怒你?”

话一说完,凤冠落了下来,被他长脚轻轻一踢,飞向柳平姬身边。

“没工夫生这种气!”她冷着脸,瞥见竟然有人站在院落门口,却是一脸痴傻的耿绪文,心中一动,将凤冠踢往他方向。

“啊──哇哇哇,救命啊!”

耿绪文其实一走进来就受惊不小,先是看见德贞和柳平姬竟然互砍起来,再来是柳平姬竟然没蒙眼了,那双眼睛根本睁得大亮,这已经够惊疑的,仔细一看又发现两人踢来踢去那个亮晶晶的东西,竟然是那顶早上才送过来的凤冠,一连三惊让他整个傻住,结果就这样被飞天而来的凤冠给扔中,整个人抱着那顶绿光凤冠往后仰,凄惨无比地摔跌在地上。

柳平姬收剑,忍俊不住笑了出来,抬眼看向德贞,只见他也露齿微笑。

这一笑俊美不可言喻,她心中一跳,暗忖,难怪那些郡主公主什么的要轮流跟他订亲,确实魅力惊人。

“这样算谁赢?”她问,努力稳住心绪。

德贞看进她波光连连的眼底,竟是满满的好胜心。就这么想赢他吗?他加深笑意:“我本该过来接住,结果却落到耿大人身上,这一失手自然是算你赢了。”

柳平姬笑了一下,当然明了他刻意屈居下风。“承让!”

“你们……你们……”耿绪文边咳嗽边爬起来,怀中还揣着那顶沉甸甸的凤冠,“怎么打起来了?可别……别伤了和气。”

德贞横他一眼,又将目光移回柳平姬脸上。“我们不过是在练剑,和气得……不得了,柳大小姐你说是吗?”

这双眼睛远比意料中的更冷更狠,他一个月来似乎太轻敌了。柳平姬,这样睥睨倨傲的女子会安分认命地嫁入耿家?他敢用项上人头保证,那绝对是痴人说梦!

柳平姬也望向他,四目相对,意味深长地说着:“当然,咱们都希望一团和气,尤其大婚之日又快到了,对吧?”

此人外表秀气却精溜能干,更令她惊疑的是,他的剑术竟比探子们预估的还要高明许多,可真是大出意料。

“没事就好,柳大小姐,家母正等你前去用晚膳,她老人家看见你眼睛没事肯定会很高兴。”耿绪文温温吞吞说着。

“原来柳大小姐晚上已有邀约,那在下还是先告辞了。”德贞扬起一抹笑,向柳平姬和耿绪文点头示意,随即翩然离开。

“你先过去,我还要理理衣裳。”柳平姬冷冷看了耿绪文一眼,不等他反应就迳自走进屋里。

这、这个江湖女子眼神好恐怖,被她一瞪简直魂不附体,真是还不如一直蒙着眼算了。

耿绪文惊魂未定,直到青儿带着笑意走过来要接那顶凤冠,他才讪讪地离开。

“大小姐,刚才你纱布被掀,真是吓死我们了。”青儿走进屋里,压低声音说着。

“掀就掀了,也不能怎么样。”想想这样也好,让她有机会在离开前看一下他庐山真面目。

柳平姬坦承自己的确对他感到惊艳,毕竟,从没见过如此俊美的人,看了闪神也是理所当然,但是,那不会改变他们的对立。

他确实一身丰采,那又如何?胜为王败为寇,更何况,她从没考虑过嫁入耿家,或许应该要说,她从没想过自己得成亲。

朝廷对付柳月家却拿她婚事开刀,打乱了她筹备多年的计划,让她险些乱了阵脚。

这笔帐还不知该跟谁算呢!

“大小姐觉得他剑术如何?”小红好奇问着。

柳平姬听了勾起嘴角。“比预估的高明,不过,左侧防守较弱,那会是他最大的致命伤。”

看出德贞使剑的弱点,这铁定是跟他比试的最大收获,不枉费她提前被揭下纱布,也不枉费她如此丢脸地拿着那顶凤冠故意发火。

“大小姐,方才已经确定,德贞贝勒今晚会在酒馆设宴。”青儿禀报着:“小红听丁宇说,如棋如画这次不会随行。”

柳平姬默不作声,凝眉盘算着,总觉得不太对劲。“找几个探子去酒馆打听客人身分,还有,晚点儿你亲自去查看,到底如棋如画晚上在哪?隔壁又留哪些人看守?”

自动送上门的情报,岂有轻信的道理?德贞,别太小看柳月家!

“我先去赴宴,也许看情况会提早回来,你们就按我先前交代的一样样去办,反正外头我都部署妥当,大致底定。”

她看向两个侍女,气定神闲地露出个自信笑容,这才缓步离开。

今晚,就是决胜关键,她绝对要让德贞猝不及防。

手机用户请阅读:滋味小说网繁体手机版:https://m.zwxiaoshuo.com/cht/

        滋味小说网简体手机版:https://m.zwxiaoshuo.com/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烟波画船最新章节 | 烟波画船全文阅读 | 烟波画船TXT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