滋味小说网
滋味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否极爱情来~路人甲 > 第十章

否极爱情来~路人甲 第十章 作者 : 金萱

    隔天早上贾菲菲醒来,身旁的男人还在睡,但原本穿在他身上的衬衫、长裤却变成了平时穿的睡衣,令她一看呆愣了好半晌,怀疑昨晚自己是不是作了一场梦?

    不过她没有太多时间去想这个问题,因为他们俩都睡过头,上班要迟到了!

    “老公,起床了,上班要迟到了。”她赶紧伸手推了推他,开口唤道。

    “几点了?”他声吟着醒来问。

    “八点了。”她回答。

    “还早,再让我睡一下。”他听完后咕哝的翻身,令她无言以对。

    身为老板的他无须打卡上班,但身为会计的她,可是以出缺席口和迟到早退来算薪水的耶,哪能这么自由?

    “好,那你再睡一下,我先去上班。”她当机立断的说,转身想起床。

    他却又突然翻转过来,伸手搂抱她的腰,让她动弹不得。

    “老公?”

    “陪我睡。”他说。

    “别闹了。”她说,却没将他的手推开。“你昨晚到底喝了多少?现在还好吗?头会不会痛?”她问他。

    脑袋完全清醒之后,她便明白昨晚那并不是梦,至于他身上的睡衣,她想大概是他半夜曾醒过来,自己去洗过澡后换上的,因为他身上有股清新的味道。

    “一点。”他回了最后一个问题。

    “需不需要吃药?”

    “不用。”他微微调整姿势,将脸埋进她肩颈间,呼吸着独属于她的味道。

    “别的东西呢?喝水或早餐?昨晚你在电话里说你没吃什么东西,想吃我煮的面,后来什么都没吃就睡着了。”她又问。

    “昨晚我是不是缠着你说了很多话?”

    “你记得?”她讶然问道。

    “不记得。但我知道自己喝醉后会有这个坏习惯。”一顿,他问她,“我说了什么?”

    “没什么。”她哪敢跟他说他一整晚都缠着她,不停说着他有多爱她又有多爱她这类的话,说出来可能会被他嘲笑。

    “『没什么』是什么?”他蓦然抬起头来,目不转睛的看着她。

    “既然都醒了,就起床准备上班吧。”她突然有些羞赧,顾左右而言他的对他说。

    说完她想起身,怎料他却一个翻身,瞬间就将她压在身下。

    “我到底说了什么?”他低下头,近距离的哑声逼问她,让她的呼吸不由得一窒。

    “真的没什么。就是你没有醉还很清醒、知道自己在说什么、我若不信可以问你问题、你都答得出来这些。”她发誓般的说。

    “真的吗?”

    “真的。”只是除此之外,还一直不断地重复“你爱我,我爱你,很爱很爱你……”之类的话一百遍就是了。

    “那你问了我什么问题?”他问。

    “啊?”她呆了一呆,没想到他连这个都问。“我忘了。”

    “真的吗?不过我好像还记得一点。”

    “什么?!”她遏制不住的惊叫出声,脸上表情惊疑不定,想逃,身体却被他压着逃不了。

    “我记得……”他微眯双眼,目光慑人。“你是不是有问我爱你吗?”

    她心脏狂跳,不知所措的看着他,一点都不确定完全清醒后的他,对此会有什么反应?是会认为她无聊?或是当作没这回事船过水无痕?抑或者……感觉到不悦呢?

    有些男人最讨厌的就是另一半问他爱不爱她这类的问题,他不会刚好是其中之一吧?

    “怎么不说话?是我记错了吗?”他问她。

    “对。”她睁眼说瞎话,唇瓣立刻被他惩罚性的咬了一口。

    “说谎。”他说。“你问我爱你吗?我说当然爱,你还问我为什么爱你?你有哪一点值得我爱?”

    “你说你不记得了!”她倏然瞠大双眼,指控的叫。

    “我说谎。”他脸不红气不喘的答道。

    她张口结舌以对的瞪着他,不知该羞或该气。

    “为什么要说谎?”他继续问。

    “说谎的人明明就是你。”她嘀咕。

    “你就只会在我喝醉了以后,才敢开口问我爱你吗?”他没理她,迳自问道。“你这样是想听我酒后吐真言?还是怕我在清醒时会言不由衷,说谎骗你?”

    听见这些话,她瞬间皱起眉头。

    “或者,”看她皱眉的反应,他又多加了一个选项给她。“你是害羞?”

    贾菲菲不由自主的脸红了。其实她平常问不出口,最主要的原因并不是害羞,而是害怕看见他露出为难或尴尬的表情。可现在被他这么一说,她整个人就害羞了起来。

    “老婆,你脸红了。真的害羞呀?”他惊讶的瞠眼叫道,结果破天荒被老婆大人娇瞪了一眼。

    “你今天到底还要不要去上班?快点起来了啦。”她伸手再推了推他叫道,羞赧的模样看起来很可爱,令他忍不住低头吻了吻她。

    “虽然我只记得前半段,记不起来后头我还说了些什么,但记得的部分我说的全是真心话,老婆。”他抬起头,认真地凝视她双眼趁机表白。

    贾菲菲心里顿时一阵激动。虽然她早已自动自发、自我催眠的将他昨晚所说的话当成酒后吐真言了,但能听他亲口承认那是真心话,她还是好高兴、好高兴。

    不过,他记得的部分是哪部分呀?不会就他刚才所说的那句“当然爱”,然后就没有了吧?

    “你记得的部分是哪部分?”她问他。

    “你问我为什么爱你那段。”

    “那你为什么爱我?”她定定的看着他,又问了一次,发现他表情突然变得有些不自在。

    “昨晚我不是回答过了?”

    “你再说一遍,不然我怕你是在唬弄我。”

    “我没有在唬弄你。”

    “那你再说一遍,为什么爱我?我有哪一点值得你爱的?”她看着他,将昨晚问他的问题一字不漏的再问一遍。

    她的心脏跳得有点快,因为昨天是隔着电话听他说,可现在他就在她眼前,还与她心贴着心靠得如此近。是真心真意或是虚隋假意,她绝对分辨得出来。

    他没说话,样子看来有点为难还有点害羞,以及犹豫不决。

    “你说不出来、不记得了对不对?我就知道你在骗我。”她轻哼一声,故意说道。

    “我没有骗你。”他眉头紧蹙的看着她,迟疑了一下,忽然趴下来将脸埋进她颈间。“我不知道为什么爱你,但就是爱你,好像被放蛊,中毒了一样。老婆,我爱你。”他像背诵般的,迅速、精简将昨晚对她说过的话重复了一次。

    贾菲菲好想笑,可不知为何眼眶却先湿了起来。

    是真心真意或虚情假意,她真的分辨得出来。他是真心的。

    而且,他果然是个不擅说爱的男人,这样害羞的他好可爱,让她情不自禁。

    “我也爱你。”她不由自主的开口对他说。

    他倏然抬起头,双眼发亮的看着她,看来非常开心。

    “这是你第一次对我说你爱我。”他惊喜地说。

    被他这么一说,这下换她变得有些害羞、难为情了,直觉反应就是——“你到底要不要起床上班啊?”

    安辰锋忍不住轻笑出声。她转移话题的功夫实在烂得可以,竟然从头到尾只会这一招。

    “你笑什么?”她微红着脸,有些恼羞成怒的瞪了他一眼。

    “今天不上班,我们休息一天。”他嘴角微扬的回答她上一个问题。

    “为什么?”她眨了眨眼,讶然问道。

    “老板说的。”

    她没好气的白他一眼,又推了推他,“别闹了,快点起来啦。”

    “今天陪我去买礼物。”他又趴回她身上,将脸埋进她肩颈里。

    “买什么礼物?”她疑惑的问。

    “送你公婆的礼物。”他声音像含在嘴巴里一样,不清不楚的传出来。

    “什么?”她听得不是很清楚,因为她竟听到公婆的字眼……她哪来的公公和婆婆呀?“老公,你刚才说什么?我没听清楚。再说一次好吗?”她推了下他肩膀,要求的说。

    他闭着嘴,闷不吭声。

    “老公。”她又推了推他。

    “你公公和婆婆。”他咕哝的回答。

    她呆了一瞬,确定自己并没有听错,但……

    “我哪来的公公婆婆?”她将他推到旁边,愕然的坐起身来,盯着他出声问道。

    他翻身平躺,一脸不是很想说的表情看着天花板。

    “老公。”她又推他。

    “我妈是过世了,但我爸还在,还有他和我妈离婚后所娶的老婆。如果你想要有公公和婆婆的话,他们会非常乐意接受你。”他转头看她,吐了口气,表情温柔的对她说。

    贾菲菲顿时明白了,这一切都是为了她,因为从认识至今,她从未听他提起过关于他父亲的事。

    至于为什么会这样?她想过大概只有两种情形,一种是他和对方根本就没有联络,形同陌生人;另一种则是带着不谅解与恨意的形同陌路。

    而以他对过世母亲的爱意与敬意来看,后者的可能性极高,也因此她压根不敢主动提起关于他父亲的事。

    谁知他现在竟然自己主动提起,不仅接受了父亲,还连带接受当初破坏他家庭、与父亲再婚的那个女人,让他们成了她的公公与婆婆?!

    一切都是为了她,她知道。

    “你不需要这么做,老公。”她哑然说,内心激动又感动得无以复加。

    “当然需要。如果哪天你因为这个原因而离开我怎么办?”他一脸认真,似假还真的对她说。

    “我绝对不会离开你。”她坚定的表示。

    “但我还是会担心害怕呀。所以,就当是为了让我自己安心吧,老婆。”说完,他蓦然翻身而起,迅速地在她唇上吻了一下,然后又翻身下床去。“虽然还早,百货公司还没开,但我们可以先去吃早餐,来个早餐约会,你觉得怎么样?”

    “我觉得这样连一声都没说就突然不去公司上班,不太好吧?”

    “怎么会连一声都没说呢?我待会就打电话。”说着,他已率先走进浴室去梳洗。

    感受到他心意已决,贾菲菲决定不再说什么,知道自己只要心怀感激接受他的好意,并且一辈子记得他的真心就够了。

    他爱她是真的,虽然连他自己都不知道为什么爱她,但正因如此,这份爱才更真实。再加上他为她所做的这一切,她已有了强大的信心,不再怀疑自己。

    身高不是距离,年龄不是问题,长相她原本很在意,但……只要他是真心爱她,她便能有足够的勇气与力量站在他身边,与他牵手一辈子。

    容颜会老,真情不变。

    三、五十年后,他们将会是一对最登对的老夫老妻。至于现在,外貌不登对没关系,真心相爱就好,幸福就好。

    贾菲菲坐在床上微笑的想,忐忑的心落了实,从此不再不安。

    心安,定。

    非假日的百货公司人不多,商品一样琳琅满目,要什么有什么,挺好逛的。

    不过,好逛的先决条件在于你得知道自己要买什么,或事先有个底,否则一样会累死。

    “你觉得要买什么?”

    “不知道。”

    “那你有没有什么想法或建议?”

    “没有。”

    “一点都没有?”问句。

    “一点都没有。”肯定句。

    在百货公司里逛上逛下,逛了大概快三个小时,结果他们却连要买什么都还拿不定主意,这让原本兴匆匆的贾菲菲逛到火气都快冒出来,偏偏身边的男人又一问三不知。

    她当然知道错不在他,毕竟他和她一样,对要送礼的那两位长辈都不熟。

    相反的,若不是她自己太求好心切,东挑西拣的始终不满意,他也用不着陪她在百货公司里走了三个小时,而且还有可能得再走上下一个三小时。

    想一想,其实生气的人应该是他而不是她才对,毕竟他能耐着性子陪她到现在还心平气和的,已经很厉害,她该感恩了。

    “老公,我们找个地方休息一下顺便讨论好了,否则这样逛下去也不是办法。”她叹息的对他说。

    “我以为买礼物很简单,没想到这么困难。”他点点头,语气透着些许无奈。

    “抱歉,是我想太多、太挑了。”她歉然的说,“待会儿我们讨论出要买什么后,直接去买那个东西,然后就回家不要再逛了,免得我又三心二意。”

    “问题是我们讨论得出结果吗?”

    他这话倒令她愣了一下,顿时语塞。

    两人来到百货公司里的咖啡厅坐下,点完午茶餐点后,安辰锋突然开口说:“你打电话问康海为吧。”

    “问他什么?”她眨了眨眼,不解。

    “礼物的事。他也许知道。”

    “他怎么会知道?”

    他耸了耸肩,没有回答她的问题,只道:“我去趟洗手间。”然后就起身离开了。

    贾菲菲虽然搞不懂老公怎会有此建议,但三个臭皮匠胜过一个诸葛亮,也许康海为真能给他们一个好意见也说不定。至少,他和他们夫妻不同,有健全的父母。

    想罢,她立刻拿出手机打电话。

    “幸福惬意、有老公忘弟弟的贾姊姊找我有啥事?”电话一接通,那家伙欠扁的声音立刻从那头传来。

    “你可以再酸一点没关系。”

    “嫁给公司老板就可以请假去约会的幸福人妻贾姊姊,找我有啥事呀?”他果真皮皮的又说。

    她霎时无言,一整个败给他了。

    “想请你帮忙出个主意。你知道父母、公婆这类的长辈,要送什么样的礼物比较好吗?”她直截了当、开门见山的问他。

    “谁的父母?谁的公婆?”

    “我的。”

    “你的父母?”

    “我的公婆。”

    话说完,电话那头便静默许久,她不禁怀疑是不是手机突然断了线,可萤幕显示又是正常通话中。

    “康海为,你还在吗?喂?喂?”她出声道。

    “我还在。”

    “还在干么不说话?害我以为断线了。”她忍不住抱怨。

    “贾姊姊,老大真的很爱你。”

    “干么没头没脑忽然这样说?你又知道他很爱我了?”她故意这么说,心里却甜蜜地想:用不着你说啦,我已经知道了。

    “因为老大为了你,认了他原本打算一辈子都不认的父亲。”

    “你怎么知道这件事?”她讶异的问。

    康海为蓦然在电话那头深呼吸一口气,接着说:“因为老大和我是同父异母的兄弟。”

    “什么?!”贾菲菲被惊到了,克制不住的大叫出声。“这是怎么一回事,你说清楚点。”

    康海为又一次深呼吸,坦然道:“简单说,爸爸抛弃了老大的妈妈和我妈结婚时,并不知道老大的存在,只知道我的存在,所以我们生日只差了一个月不到。

    “爸爸是在老大的妈妈过世后,收到她请护士代寄的信才知道老大的存在。巧的是,我和老大竟然还是同所大学的同学,虽然不同科系,却相互认识。

    “在他历经公司倒闭与女友兵变之后,我故意接近他,和他亲近、与他合伙经营现在的公司,我出钱他出力,我们合作无间。其实我投资的钱是爸爸出的,他不知道,只是我也不晓得他早知我是他弟弟的事。

    “总之,后来他得知我们是兄弟的事后,直接对我说他只当我是朋友、是同学、是同事,可以是任何关系的两个人,但绝对不可能是兄弟,因为他没有爸爸。

    “我永远记得他那时冷酷绝情的模样,以为这辈子爸爸永远也得不到老大的原谅,会愧疚遗憾一生,但是,你却改变了这个结局……谢谢你,大嫂,真的非常、非常的感谢你。”

    康海为认真严肃又充满感激的话语,让贾菲菲极度不习惯。

    “你别这样,我什么都没做。”她尴尬的说。

    “爸爸最想要的礼物是老大能够叫他一声『爸』,我妈则是希望老大能接受她的对不起以及关心。”大概感觉到她的尴尬了,他开始告诉她方向,接着又说:“不过这些用钱买不到的礼物,他们也不敢强求就是了。你们若要花钱买礼物,一盒茶叶礼盒或一套茶具就行了,因为他们有喝茶的习惯。就这样,掰。”说完,他直接将电话挂断。

    贾菲菲将手机放下来,怔怔的发起呆。

    安辰锋和康海为……竟然是同父异母的亲兄弟?!

    而原本打算一辈子不承认的父子关系,竟为她妥协改变了吗?他是心甘情愿的?还是为了她所以强迫自己?无论如何,她不希望他有一丝勉强。

    “老婆。”

    他的声音让她蓦然回过神,完全没发觉他是何时回来的。

    “打电话了吗?”他问。

    她点头,目不转睛的看着他。

    “怎么了?”

    “我不希望你为了我的梦想而勉强自己。梦想只是梦想,并没有非要达成不可。”她说。

    “我没有勉强自己。”他温柔地看着她说,明白她的意思。

    “真的吗?”她也专注看着他。

    “真的。”他的手越过桌面伸过来,与她十指交握,认真的向她保证。

    他都这么说了,她还能说什么呢?

    “老公。”她看着他温柔的双眼,轻声唤道。

    他扬了扬眉。

    “我爱你。”她说。

    他缓慢地咧嘴微笑了,久久不停歇……

    【全书完】

    手机用户请阅读:滋味小说网繁体手机版:https://m.zwxiaoshuo.com/cht/
                    滋味小说网简体手机版:https://m.zwxiaoshuo.com/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否极爱情来~路人甲最新章节 | 否极爱情来~路人甲全文阅读 | 否极爱情来~路人甲TXT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