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女舜容 第二章 作者 : 单炜晴

“舜容。”

不确定呼唤的人叫了几声,她认为自己在听见的第一声便惊醒。

“到了?”困倦的揉揉眼睛,舜容努力不让自己看起来太过狼狈,才迎上敖伯符带着关心的俊容。

“先下马车。”他一脚已经跨出马车外,上半身还留在马车内,忽然想起什么,回头问道:“能走吗?”

舜容眼皮重得无法仔细思考,随意点点头,跟在他的身后要踏出马车时,因为夜深且没注意而踩了个空,差点撞上他的背,是正好在一旁准备踏脚柜的护送队队长急忙扶了她一把,再恭敬谨慎的将她整个人放在能踏稳的平地上。

敖伯符转过身子,正好看见摇摇晃晃的舜容小手攀着队长的胳膊,抿着唇,眼睛几乎合上。

眉峰微微挑起,他不疾不徐的伸出手,一手让她搭着,一手环住她的腰,然后看向护送队队长,“谢谢,但是下一次我来就好。”

在别人的眼中,这简单的动作可以看出他对她的关注和爱护,而他不想留下任何话柄,出于这点,才刻意这么说。

“是。”护送队队长往后退一步,表示没有和他争的意思。

敖伯符扫了队长一眼,继而搀扶着走路不怎么稳的舜容往前跨了几步。

她睁不开眼,以不知哪来的意志力强撑起听不出睡意的嗓音问道:“我看起来怎样?很凌乱吗?是不是一团糟?”还惦记着要给敖家的人一个好印象。

瞅着舜容此刻的状态,敖伯符感到不可思议。

她明明是闭着眼睛说话的,还能如此踩了个空,谁不佩服?

“还没……小心脚,抬高,跨过去,不、不,再试一次,不,不是左脚……算了。”看她老半天也跨不过门槛,他干脆拦腰抱起她,让螓首搁在自己的肩头上,绕回刚才未说完的话题,“还没到,这里是驿站。”

舜容停了片刻,似乎又睡了一轮,这次声音终于变得含糊,“驿站?”

“我想在抵达佾江之前,你会希望能好好的梳洗。”听出她的疑问,敖伯符解释。

她又沉默了须臾,迷迷糊糊的说:“可以先睡觉吗?会不会太……”说到后来,突然消声了。

“太?”他以眼神示意带路的客栈掌柜别出声,因为她说话的声音越来越小。

舜容猛地睁开眼,拉开距离,和他四目相对,“不会太浪费时间?”

敖伯符因为她突如其来的反应而愣了一下,随即平淡的答腔,“我也累了。”

真是爱到盲目了,她怎么都没想过自己,只顾着他的感受?

他忽然想到,他是否也有同样的心情,当面对那个在家乡的女人时?

“那就好……”她露出酣然的笑容,第一次主动环住他的肩颈,沉沉睡着。

是时,敖伯符正好在掌柜的带领下踏入房间,在掌柜点燃房内的烛火后,才将她放到床上。

可是已经习惯睡觉时有他的体温陪伴的她,皱了皱鼻子,不悦的申吟了几声,连连翻身,即使替她盖上被子也没用。

他有些诧异,从她的反应来看,怎么也料想不到短短时间内会这么依赖他。

“这样也好。”敖伯符沉吟,看了狭窄的床一眼,怀疑自己若是躺上去,床会不会垮掉?

他本来就打算在回到佾江之前,让她完全属于他,无论身心。

只不过现在这个情况……他是进比较好?还是退比较好?

且不说她累得连睡不好都舍不得睁开眼,这床看起来也不适合做任何睡觉以外的活动,再说,以他现在同样疲累的程度,恐怕没有太多心思顾及她的感受,就怕连不情愿的表情都管不住。

纵使能够抱任何女人,偏偏他打从心底不愿意抱一个因为利益而联姻的女人。

不知何故,她一心一意信任的眼神,总令他烦躁。

思索须臾,敖伯符最终还是离开了房间。

一夜好眠,舜容却没有开心的表情。

一早,梳洗后吃过早膳,重新坐上马车,她便满脸不安,双眼不断的瞟向双手抱胸、敛目小憩的敖伯符,但是当他转头或变换姿势时,又像被抓包,飞快的别开头,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

敖伯符的眼睛只露出细缝,装出打盹的模样,舜容根本看不出来他其实醒着,当然更不晓得他将她的举动尽收眼底。

“怎么了?”

心不在焉的望着窗外的舜容像是被东西烫到,大动作的竦了一下,装忙的眼睛直视着已然“清醒”的他,接着便跌入一片睿智又带着迷离,不容侵犯的深黑中。

她突然有种感觉,要走进这双眼之中,还需要很努力。

“睡不好?”没得到回应,敖伯符迳自又问。

舜容顿了一下,连忙摇头,“不,没有……”

“没有睡好。”他故意认真的点点头,断章取义。

“不是……”她急于解释,但是担忧和不解扰乱大脑,连想把话说清楚都难。

“不是睡得很好?”敖伯符蹙起眉头,看起来很困惑。

“不是,我睡得很好。”舜容一鼓作气,稍微拔高嗓音声明。

“是吗?”他质疑。

“是的。”她急急澄清。

“你的表情看起来不像睡得很好。”他顺势说道。

“嗯……呃……”舜容支支吾吾。

他的眼尾微微上扬,不冷不热的转移话锋,“今天是第几天来着?”

“什么?”没头没脑的问题让她呆了呆,直觉的反问。

“距离咱们成亲到今日,是第几天了?”敖伯符望向窗外,喃喃的问。

“第十三天。”她想也不想便回答。

她每天都在计算和他在一起的日子,有时候迫不及待的希望时间能聚沙成塔,过快一些,有时候又害怕时间走得太快,会看到尽头。

舜容一时忍不住,小心翼翼的打量他的侧脸。

手肘撑靠着窗沿,曲起的指头就搁在唇畔,他的眼神悠远,随兴的姿态就像一幅笔触苍劲的水墨画,令人着迷。

如龙的目光无声无息的转向她,敖伯符噙着自适的笑容,“都第十三天了,你还这么怕我,是不是我哪里做得不够好?还是做错了什么?”

尽管他看起来有些难为,每说一句话都要花上好一番工夫从看他看到失神中清醒的舜容,仍然瞧出那笑容藏着自信的味道,他就像往常那样,自然散发出似乎只有她能看见的光芒。

她发现自己为了这份耀眼光彩而心头小鹿撞个不停,就是因为他对她的影响力太深,她才会连话都说不清楚。

她要自己深呼吸,假装听不见怦怦作响的心跳声,努力找回往常的利索从容。

“我是在想……你昨天睡在哪里?”

偏偏不小心抿唇的举动,泄漏了她的局促。

“你介意我没睡在你身边?”这就是她手脚不知道摆哪儿的理由?

“我们是夫妻……”她越说越小声。

噢,她并不是要限制他,只是……只是……他们都成了夫妻,睡在一起不是天经地义的事?这么多天以来,他在马车上等同和她“同床共枕”,怎么一下马车,立刻不见人影?那感觉……好像之前的他并非自愿的,而是被迫和她困在一起,所以找到机会透气,他也就跑得不见踪影。

那……令她有点不安。

敖伯符观察她略带扭捏的神态,“还有呢?还有哪件事让你感到不开心?”

舜容深怕他误会,急忙开口,“我不是不开心,只是……就是……”

“嗯?”他轻声敦促她。

“早上醒来时没见到你,我以为你自己先走了。”她扯出没信心的笑容。

敖伯符锐利的眸子审视她片刻,忽然问道:“你能站起来吗?”

注意力被转移,舜容怔了怔,随即想也不想的站起身,不过还记得扶着旁边,以免马车震动会站不住脚,孰料她才刚打直膝盖,他长臂一伸,扯了她一把。

“唔……”她感觉自己向前倾斜。

这下不用扶,她都知道自己肯定站不稳。

“嗄?”

她只来得及发出惊呼,接着整个人扑倒在他的身上,尤其是饱满的额头首当其冲,狠狠的撞上他的胸膛。

敖伯符几乎没给她喘息,以及明明不是她的错却下意识月兑口说出道歉的时间,直接把她抱上大腿。

天旋地转,有一瞬间,甚至近得她能呼吸到他的气息,这个认知炸开了她的脑袋,变成一片空白,她直觉的后退,以把持心脏能负荷的程度,可是腰间一紧,能退的空间瞬间缩短。

“伯……”舜容仓皇的抬起头,他兀自专注的眼光闯进了她的心里,到了嘴边的名字被拆成两半,一半就这么忘了吐出来。

“近了,你会怕我;太远,你会担心。”敖伯符挑起她的下巴,看进她的眼底,“但是我不希望你怕我,更不要你操一堆不必要的心,所以告诉我,你想要什么?如果你不说的话,我是不会知道的。”

双手抵着他的胸膛,这是她第一次看见他如此认真,就连他当面向她提亲时,她都没能看清楚他的表情……不过听他说这番话,真是教她感动不已。

虽然他看起来有些冷淡,难以捉模,但是那种要靠近谈过以后才会发现的温柔,她最喜欢了。

敖伯符看见她又一次的低下头,眉心忍不住又拧紧。

他会这么说,自然是不想浪费时间去猜她的心……也许现在要她说出口还是太过困难。

“我希望……”舜容低声的开口。

“嗯?”预料之外,他立刻倾神聆听。

她提起勇气,加大音量,虽然语气还是有些怯怯畏缩,却很坚持把话说完,“不要到我看不见的地方,我只想要你待在我的身边,就算什么都不做,连一句话也不说,都无所谓。”

听来麻烦又不切实际的要求,但是他懂得,因为那也是他一直以来希望那女人做的。

“是不是让你感到麻烦了?”她突出的秀容隐含着紧张。

敖伯符默然,观察着她的神情和那张极有特色的面容。

事实上,她不像男人,是高耸的颧骨让她看起来像个强势的女人,偏偏只要交谈过,就会发现她十分的小女人,总是征求他的意见,总是在乎他在意什么……就像他对那个女人一样。

这是不是就是爱与被爱的差别?

因为在不同的人面前,他们都是主动付出爱的人,但是他现在终于明白被爱的人可以多么任性、猖狂。

“伯符?”见他盯着自己,却半句话也没说,舜容更加不安。

他的眼色深了些,收拢手臂,将她拉开的距离缩短到无,紧抿的薄唇若有似无的贴靠着她的,半敛的凤眼欣赏着她的神情,俊秀灵气的脸庞似乎有着对她的浅浅爱怜,并用醉人的嗓音呢喃,“当然,你的希望就是我的责任。”

敖伯符如预料中的见到她喜悦的表情,嘴角也微微上扬。

无论他与那个女人之间的关系是主动的多,还是被动的多,在舜容的眼里,他肯定是值得被爱的对象……没错,他可以对她为所欲为。

手机用户请阅读:滋味小说网繁体手机版:https://m.zwxiaoshuo.com/cht/

        滋味小说网简体手机版:https://m.zwxiaoshuo.com/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帝女舜容最新章节 | 帝女舜容全文阅读 | 帝女舜容TXT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