滋味小说网
滋味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型男从实招来 > 第一章

型男从实招来 第一章 作者 : 莫霖

    二十四岁一退伍,杜君宇就进了威创,当时威创还是个代工厂,主要工作就是接国际大厂的订单,利用旗下的工厂进行代工,替人作嫁;威创好像是整个台湾很长一段时间的经济景况的缩影。

    那时威创内部由业务部独大,毕竟业务部争取到的代工订单,为威创的获利撑起了一片天。同一时间,威创还没有设计研发部,只有一个小组,不到十个人,在一片黑暗中想要摸索出威创自己的品牌。

    他杜君宇就是其中之一。

    五年过去了,威创成立了设计研发部,成员由当初的不到十人,到现在上百人,威创自有品牌的获利,与业务部争取的代工订单鼎足而立,成为让公司获利的两大支柱,自有品牌甚至早就超越代工订单。

    也因为杜君宇带领威创的设计研发工作,一手创立了这个原先不被外界看好的设计研发部,这才让他有机会在三十岁不到的年纪就坐稳了设计研发部经理的位置,成为公司内部与产业界人尽皆知的青年才俊。

    威创即将召开董事会,指派新的总经理,现在产业界都在猜测,谁会是这个人选?是一手带领威创走出自己的路的杜君宇,还是十多年来狂接订单,为威创缔造汗马功劳的赵永润……

    虽然杜君宇呼声最高,不过说真的,他很少出现在众人面前,每次产品发表会,他都指派副手主持,让部属有出头机会,自己却选择待在幕后,躲在威创的设计研发部门,很少露脸。

    各种猜测频频,有人说他可能有缺陷,不愿意露面;有人说这就是设计人才的特色,不擅交际;有人说……有人说……

    管他谁说,杜君宇统统不管,他已习惯将自己关在一个灰暗的世界里,那个世界本来还剩下一点声音,但他已很习惯置若罔闻,只用他的眼睛去观察这个世界,当作这个世界一点声音也没有,习惯寂静,偶尔觉得恐怖,但大多时间已经臣服于这种恐怖。

    就如同现在的他,站在人群熙来攘往的街头看着众人来去,明明身处喧嚣中,却彷佛不曾听闻一切的纷扰。

    转过身看着身后的店,时间九点半,尚未开门营业,还有半个小时,他顿时不知何去何从。

    “应该是这间吧……赵永润说的是不是这间?”那号称业绩破千万的直营店……喃喃自语,看着店铺招牌,证实这就是威创旗下的直营店,不过营业时间还没到,他又不得其门而入。

    为什么要来这里?难得有一个星期的假,不回南部老家陪父母,为什么要站在这里,等着自己公司的直营店开门?

    事实上,这是他的习惯,每次工作出现障碍,脑筋转不过来时,他就会到几个3C卖场变逛,藉机接近消费者,想要了解现在的消费者怎么想,想知道什么样的设计会让消费者喜爱。

    要不是那天听赵永润说到威创自己的直营店,他还真没想过要到直营店走走,毕竟直营店只卖自己的产品,会上门来的肯定也是威创产品的爱好者,恐怕就算威创产品设计上有不尽如人意之处,他们大概也会买帐。

    可是不知是什么念头一转,让杜君宇决定来看看,反正有连假,出门散散心也好。

    站在门口,杜君宇抱着胸看着四周来往的人群,他只穿了一件牛仔裤,上半身是件合身的衬衫,但没扎到裤子里去,一派休闲的打扮。

    时而抱胸,时而换个姿势,把手放在口袋里,左看右看,脑袋里没有一丝等待的不耐烦,只是在想是不是该换个地方,以免好好一个假期就消磨在等待中了。

    正当杜君宇下定决心,准备转身另找据点时,一旁突然传来呼喊声,此时距离直营店开门,还有十五分钟。

    “先生,我们十点才营业喔!你有什么事吗?”

    杜君宇转身看见一名女子,对方年龄不太容易分辨,应该与他差不多,因为她的眉宇间有种成熟、稳重的气息,但脸上带着温暖的笑容,反而像个小女孩一样。

    更甚,不知怎的,杜君宇竟然觉得眼前这个女人很眼熟,他好像认识她……好像在很久很久以前,他们曾经有过一段交集。“我……”

    那名女子看着他,突然像是想起了什么似的,“我知道了,进来吧!”拿出卡片朝门口的保全装置刷了一下,解除警报装置,打开电动铁门,任由门缓缓开启,再打开里头的玻璃门。

    杜君宇还站在外面,不知该不该走进去,毕竟里面一个客人也没有,就算进去也听不到什么有用的讯息。

    那女子又探出头,“赶快进来啊!”

    “哦!”跟进,看着那名女子将店内的灯都开启,杜君宇环视四周,发现这间直营店内部可谓一尘不染,展示商品摆设有条有理,参观动线也经过规画。

    据他所知,各直营店因为有业绩比赛,所以有关店内布置,大致上都交给各店店长自己决定,他突然很想知道这间直营店的店长是谁……听说是位女性……

    那名女子将手里提着的大包小包放下,正想转头对杜君宇说话时,一名年约六十几岁的老太太,连走带跑的冲进店里,又急又慌。

    “小盈、小盈!”

    “怎么了?”

    “我这个手机是不是坏掉了?怎么按都没反应,怎么办?要是再坏掉,我又要被我儿子念了,一年内坏了三支手机,你帮我看看好不好?”

    “你不要急,我来看看。”接过手机按启动键,确实没反应,她想了想,左右端详手机,外部没明显损伤,那很有可能是……“王阿姨,可能是没电了。”

    “没电?”

    她回到柜台后方找了个充电器,这支手机不是威创的手机,不过基于敦亲睦邻,王阿姨也住在附近,多交一个朋友总比多一个敌人好吧!

    插上充电器,再插上插头,果然手机画面开始显示充电,“阿姨你看,没电了,让它充一下电就好。”

    松了一口气,不敢相信这么容易就解决,对于眼前这个女子又是感激、又是佩服。“你们的服务真是亲切,让我真不好意思,下支手机一定跟你们买。”

    “好啊!下次阿姨要买手机,来找我们就好。”

    “没问题。”

    这一切,一旁的杜君宇都看在眼里,他确实充满疑惑,不解为何要替非威创产品的用户服务?可是他没开口问,只是乖乖在一旁看着。

    解决了王阿姨的问题,她正想转过头对杜君宇说话时,门口又有客人进来。在此同时,店内其他员工也都来上班了。

    十点才刚到,店里竟然来了许多客人,有问产品资讯、有问使用方法、有问维修服务,甚至还有看上店内小妹,想要跟对方要电话的。

    “本店只卖威创产品,不是婚姻介绍所喔!”

    “拍谢啦……那我要买这个MP3。”

    “谢谢惠顾。”

    杜君宇一直被晾在一旁,满是讶异看着这人潮,心里有谱,或许就是因为眼前这名女子那永远挂在脸上的灿烂笑容,以及连他这个旁人都可以感觉到的热诚服务态度,让这家直营店业绩扶摇直上。

    有的客人开口问的问题,杜君宇实在觉得可笑到不行……随身听太大声了怎么办、白色的壳容易脏怎么办、一千元有找的随身听怎么没有上网功能……

    可是那个女人还是可以带着微笑,捺着性子一一解答。老天,他真是佩服她,难怪他只能设计研发,不可能当业务。

    过了一个半钟头,就快要吃饭了,店内客人这才逐渐散去。那名女子这才松开一直挂在脸上的笑容,伸着懒腰。“累死我了。”

    “汪姊,今天人怎么这么多啊?”

    “谁知道,大概又听到什么新产品将上市的消息吧!”看着自己,“你看,我忙到连制服都没时间穿上。”赶紧披上外套,上头缝有名牌。

    “咦?他是谁啊?好像站在这里一个多小时了……”

    终于有人发现杜君宇,那女子不好意思的笑笑,“他就是那个今天要来上班的新人啦!”

    “真的?早班终于有人要来帮忙了。”一副泫然欲泣的模样。

    “真是苦了你们喔!”汪诗盈没好气说着。

    杜君宇终于弄懂,原来对方误会了,以为他是要来工作的新人,正想开口,那女人却又接着打量他。

    “你穿这样还可以,不过记得衬衫要扎进去,这样比较有礼貌。”看着他的外型,“长得相貌堂堂的,很帅喔!好好做,本店的业绩奖金绝不吝啬。”

    “你……”

    “我叫汪诗盈,这家店的店长,你呢?”

    “……”好熟的名字。

    “干嘛不说话?”

    “我……我叫杜君宇……”

    “杜君宇……”好耳熟的名字……“欢迎你的加入。”

    这应该是他们第一次见面吧?可是她怎么觉得他很面熟?汪诗盈心里这样想着。

    而杜君宇则是完全说不出话来,因为他已认出眼前这个女人的身分,就是那个人……那个记忆里曾经很深刻,现在已经很模糊的人……

    ***

    杜君宇竟然选择待了下来,开始他的“兼职”、“副业”。同样在威创底下做事,以前做的是设计研发,现在则是在直营店卖东西。

    事实上,他大可以解释清楚,出示通行身分证明,让汪诗盈知道他是威创的设计研发部经理,只是他没这么做。

    一来,在直营店工作可以更接近消费者,他就是想要利用这次连续休假做做市场探查,了解一下消费者的想法。

    二来……很个人的因素,他认出了汪诗盈,他知道这个女人是谁,他想多接近她,虽然她显然对他一点印象也没有。

    知道她对自己一点印象都没有,确实让他有点失望,但想想,也没什么好失落了,毕竟当初,他们只相处了将近半年不到,又是在这么年幼的时光。

    人渐渐长大,需要放在记忆仓库里的东西愈来愈多,愈久远的记忆自然必须淘汰,不能总是堆积在角落,占住可以让新记忆入驻的位置。

    说来不长进,这些年他常想起以前的事,想起以前曾短暂交集过的人,然后想着想着就会面露微笑。

    若要问他干嘛不开口问汪诗盈是否记得自己,他才不做这种事,要是得到的是个否定的答案怎么办?不过他大概就是因为这样,所以这些年来感情生活几乎都是空白吧!

    交过几个女朋友,却总是忙于自己的工作,况且他还有个不敢跟别人说的秘密。现在位置爬得愈高,职位愈高,愈不敢跟别人说。

    想起这个秘密,杜君宇突然停下整理笔记的动作,看了看同样站在柜台里的汪诗盈,心里不禁一叹。

    这个秘密,全天下除了他的父母家人外,应该只有她知道,不过既然她早就不记得他了,这个秘密她大概也抛弃了。

    “君宇,在做什么?”柜台前最后的客人走掉,汪诗盈放松心情,走到一旁的杜君宇旁边,看他在做什么。

    “我……”

    “你在做笔记?”看着上头密密麻麻的纪录,几乎都是客人对产品的反应与意见,她咧开一朵大大的笑容。“很好!很认真,才来上班第二天就这么认真,好好努力喔!”汪诗盈拍拍他的肩膀,感受他宽厚的背,“不过要懂得放松,如果你往后想要晚点来上班,跟我讲一声,我可以帮你调整……”

    “为什么早班的人这么少?”

    汪诗盈大笑,“早班十点就要上班,晚班三点才上班。那些晚班的小伙子,晚上十点下班后就去挂夜店,天亮才回家,叫他们十点来上班,简直要他们的命。”

    “可是你早上不到十点就到,晚上十点才走,太累了!”语气里有着关心。

    汪诗盈有点讶异,他竟然这么关心她,顿时有点不好意思,“我是店长,当然要顾着,况且晚班的同仁都年轻、有冲劲,可是有时候会得罪客人,我总要在一旁看着。”

    “……你也没有多大。”

    “我还差一岁就三十了。”

    “我也是。”

    汪诗盈很讶异,“我们同年?那你给我记住,不准叫我汪姊。”听起来是警告,但语气带着笑。

    “我知道。”

    事实上,汪诗盈对杜君宇也有着熟悉感,只是脑海里就是想不起来。但若非这样的熟悉感,怎么可能才认识第二天,就可以这样开心聊天。

    “君宇……”正想再问,门口又有客人冲了进来。

    “您好,欢迎光临。”她喊着,他也跟着喊,尽避他的音量小多了,显然是不习惯自己现在的身分。

    “快点帮我看看,我手机里的相片都不见了,怎么会这样呢?”一名中年妇女着急的说着,语气多了几分不满。

    汪诗盈依旧面带笑容,“您好,我帮您看看。”接过手机,迅速按着键盘,想要赶快帮忙解决问题。

    杜君宇站在一旁,没出手,但也盯着手机看;那款手机他当然知道,事实上威创的产品,九成九都是出自他之手,他对每一款手机、每一台PDA、MP3都知之甚详。

    汪诗盈进入手机内的照片资料夹,确实一张照片都没有,“您有使用过这支手机的照相功能吗?”

    “废话,你的意思是,我老糊涂了啊!有没有使用过相机,我会不知道?”中年妇人更加气急败坏。

    “我不是这个意思……”

    “你们威创的手机就是这样,根本设计有问题,我老公上回买的手机也是一样,后来就丢在一旁不用了,搞什么啊!这么大一间公司,设计出这种不良的产品,根本就是烂东西……”

    “您不要生气,我……”

    此时杜君宇竟然将手上的东西重重摔在桌上,不只客人,连汪诗盈都吓了一跳,场面顿时有点尴尬。

    汪诗盈有点不开心,沉声唤着,“君宇,去整理进货单。”

    杜君宇看了她一眼,原本根本不想开口,开玩笑,那女人开口闭口就说他设计的东西烂、没用,任谁听了都会不开心吧!

    可是看着汪诗盈确实不知该如何解决,他在心里叹息,在转身前只丢下一句,“资料夹设定错了。”

    然后他回到另一边的柜台整理着单据,甚至为了不想再听客人的碎碎念,把笔换到左手继续写字,然后右手伸出食指,堵住右边耳朵。

    真像个小孩子……

    汪诗盈看着,不禁失笑,但是照着杜君宇说的检视一下资料夹设定,发现这支手机将储存路径设定到扩充卡了,因此所有照片都会自动存在扩充卡内,不会存在手机内的预设资料夹。

    可能是不小心按到,可能是出货时店员主动设定,这才引发误会,难怪客人照完相后会找不到相片。

    将相片找出来,展示给客人看,客人终于露出笑容。原来那些相片是客人前几天参加女儿大学毕业典礼时照的,后来发现不见了,当然会着急。

    “我帮您重新设定回原来预设的资料夹,然后把相片复制回去,以后如果还有问题,您再来找我;不好意思,让您这么麻烦,这张折价卷送您,希望您能再给威创一次机会。”

    “好!好!好……”连声好,看见心爱的照片,所有的怒气也没了,甚至连刚刚杜君宇的举动也不在意,笑容满面走出门。

    汪诗盈笑了,这就是她的成就感,能为别人服务,帮别人解决难题,让所有原先满怀失望甚至愤怒的人,统统换成笑容。

    转过身看见杜君宇依旧用右手食指塞住右边耳朵,左手拿着笔振笔疾书,她摇头笑着。

    但突然她发现,这男人的这个动作让她觉得很熟悉,好像在很多年很多年前,她也曾看过别人有过这样的举动。

    奇怪?君宇为什么不把两只耳朵都塞住,为什么只堵住一边的耳朵?

    奇怪?她为什么觉得这样的举动很熟悉?为什么……

    杜君宇,她是不是认识他?

    ***

    第三天上班,早班时刻,店里只有汪诗盈与杜君宇两人,见他愿意前来救火,其他早班同仁干脆给自己排个假。

    这样子两人独处,倒没有太多尴尬的感觉,这是因为她对他有种熟悉感,总觉得他们好像是旧识;至于他,更是早就认出了汪诗盈。

    杜君宇一个人站在柜台里,一个上午,他跟几个客人谈过,为顾客解说产品如何使用,听顾客提出问题。这很新鲜,过去他到别的卖场,只会站在一旁听……或者说是看──看顾客嘴巴动着,就能了解顾客的想法与疑惑。

    可是昨天汪诗盈对他说了一番话……事实上也就是针对他在那名女顾客面前摔东西的举动。

    他承认自己没有礼貌,但……“听到人家这样批评自己的产品,我很难有礼貌。”

    自己的产品?这话怪怪的……“没错,但是你不要只是听她的批评,你要去听她的语气。”

    “听她的语气?”这可新鲜了,他从没想过要去听别人说话的语气,或者该说,过去的他根本很少在用耳朵,他总用眼睛看,看别人嘴唇的动作,顶多只要一点点声音,他就能知道别人在说什么。

    这点屡试不爽,而且从来不曾失误,店里的其他同仁,包括汪诗盈都知道这一点;几个同仁明明在一旁很小声的说着,他也可以知道他们在说什么,甚至在必要时回话。

    “对!听她的语气,她很着急,她女儿大学毕业典礼的照片都不见了,怎么可能不着急?你如果可以别这么在意她嘴巴上说的话,多听听她的语气,也许想事情的角度就不一样啊!”

    “……是吗?”

    “是啊!”表情很夸张。

    她笑,他也笑了,一种莫名的感觉在彼此之间滋生。她……就跟当年一样,轻轻松松用几句话,开导了他的心。

    她说得很好,他很少“听”别人讲话,或者说,他可以很轻易的弄懂别人在说什么,却不在乎那说话的语气、腔调,不在乎别人说这话是快乐、是悲伤,还是什么样的情绪。

    因为他习惯了“看”别人说话,而不是听别人说话,这跟他的秘密有关;而她,汪诗盈,还记得他的秘密吗?

    送走客人,杜君宇在柜台后方整理东西,蹲在角落盘点着店内存货;这时汪诗盈走进店里,本想大声叫唤,但她决定小声点,偷偷走到柜台前探头一看,果然看见他蹲在地上整理东西。

    她脸上露出顽皮的笑容,绕到左边入口,悄悄走进柜台后方,她不出声,杜君宇很专心,自然也就没发现,转眼间,她来到他的左侧,来到杜君宇最不喜欢让人家靠近的左边。“杜君宇小弟弟……”

    不想太狠心的吓他,一开始很小声,以为他会发现,但是杜君宇竟然一动也不动。

    “杜君宇……”

    他还是没发现。

    汪诗盈觉得很怪,不禁伸出手推了推他,杜君宇转过头看着她。“我叫你,你怎么不理我,你没听到啊?”

    杜君宇脸色一白,整个人迅速站起;汪诗盈看着他,虽然他比她高出一个头以上,也比她壮多了,可是她一点也不觉得害怕。

    他略微发抖、喘息;汪诗盈觉得很讶异,“你……你没事吧?”

    摇头,“我没事。”

    他……是真的没听到……

    绕过她,往店后头走去,看着他的怪异模样,汪诗盈一开始不能理解,“他到底怎么了……”

    突然她想起,在她记忆中,好像也有个曾经认识的人,也有过这样怪异的表现……不喜欢有人从左边接近他,或在他左边说话……

    那个人,好像也会有用一只手指将右边耳朵堵起来的赌气动作……

    愈想脑袋里的画面愈清楚,那个曾经隐藏在记忆浓雾中的人也渐渐还原出影像来。

    杜君宇整理好情绪后,从店后头的员工休息区走出来;汪诗盈这时看向他,眼神里净是打量。

    杜君宇回到柜台后方,继续整理着东西,就是不敢看眼前的女人,或许是怕她问他到底是怎么了。

    如果她忘记他,那就算了,不一定要想起他这个人,毕竟想起他是谁,必定连带会想起那附着于他身上,难以摆脱的残缺。

    他很挣扎,希望她想起他们曾经有过的联系,又害怕她会想起他的秘密,他不知道自己能不能承受这个秘密公诸于世的后果。

    这些年来,他一直伪装得很好,没有人怀疑他不是个正常人,连他自己都相信,自己就跟这大千世界里的芸芸众生一样,没有差别。

    直到几天前来到这里,看见了汪诗盈,这才想起那已经快要被他忘掉的过去,想起那个曾经陪在他身边,努力帮助他适应环境的小女生。

    而那个小女生,早就已经长大成为一个美丽的女人。

    看着他,眼神几乎没有离开,汪诗盈决定开口问清楚。“君宇,杜君宇,我们是不是认识啊?”

    “你……你想起来了?”

    “我……我有印象,我觉得对你很熟悉,可是我想不起来……”

    “你是不是XX国小毕业的?”

    汪诗盈讶异的张大了嘴,“你怎么知道?”

    杜君宇苦笑,“我本来也有机会从那里毕业,后来出了一点事,我只能离开那里……这样子你想起来了吗?班长?”

    听他喊她班长,她小学五、六年级确实当了两年班长。汪诗盈嘴巴张得更大了,脑海里许多画面都兜在一起,“杜君宇……是你!真的是你!你……”

    难怪她记不起来,他也差太多了吧?

    眼前这个高大强健的男人,真的是当年那个比她还要矮的小男生?如果是,难怪她会想不起来,这样的落差,任谁也不会有印象。

    汪诗盈开心的冲到他跟前,看着他,从上到下的打量着他。而他也乖乖站在那里任由她打量,任由她在脑海里找回那失落的印象与记忆。

    “你……你变好多喔!”

    “人总是会长大的……”

    汪诗盈很激动的看着他,甚至拉着他的手。说真的,他杜君宇是她小学生涯毕业前最大、最大的遗憾。

    想着,眼眶就这样湿了。难怪她对他感到熟悉,因为那短短半年的相处,以及那近乎令人感到遗憾的分离,确实在她年幼的心里留下深刻的伤痛烙印。“你早就认出是我对不对?”

    点头,凝望着她眼里泛滥的水雾。

    “那你干嘛不认我?”

    想了想,“……我不确定,你还要不要这段记忆……”

    那不是感情的事,毕竟当时他们只有十二岁。不如说那是友情,是一种放心的付托与陪伴。

    一直以来,他都很感谢她给他友情与温暖,给他关怀与陪伴,甚至在那短短半年内帮他守住秘密,让他可以有尊严的活着。

    虽然事情最后的发展不尽如人意,他只能离开那所学校,继续带着封闭的自己,流浪到另一所学校,在转学复转学间学习成长,学习掩盖自己的残缺,假装自己是正常人。

    但是她是他痛苦的求学生涯中,最快乐的一段记忆,时而回想,微笑多于泪水……

    手机用户请阅读:滋味小说网繁体手机版:https://m.zwxiaoshuo.com/cht/
                    滋味小说网简体手机版:https://m.zwxiaoshuo.com/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型男从实招来最新章节 | 型男从实招来全文阅读 | 型男从实招来TXT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