滋味小说网
滋味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爱情良药 > 第十章

爱情良药 第十章 作者 : 恬蜜

    再过几日,就是月圆人团圆的中秋节。

    大家商议好,要在大榕树下办一场烤肉大会,齐磊和古小曼负责采买、烤肉,而婆婆妈妈只要在一旁聊天、唱歌,吃吃喝喝就可以了。

    古小曼的阿爸和阿母决定钓虾场必门休息一天,还要将店里的卡拉OK搬到这里,让乡亲邻里大展歌喉。

    可以想见,当天晚上的场面将会是多么的热闹、愉快。

    齐磊站在诊所门前,想像那盛大的欢乐场面,同时忆起适才在咖啡厅里,汪起凯提出的建议——

    “你听说过专门负责急诊室医疗人力派遣的Doctoronup吗?”汪起凯开门见山的问。

    “何止听说,”更是佩服,也曾一心向往。“你……该不会就是人人敬称的“凯哥”吧?”齐磊流露出景仰的眼神。

    他最先是从傅子群口中得知这个菁英团队,这个团队的负责人凯哥是国内医界急诊室响叮当的人物,医术、医德各方面无不令人折服。

    凯哥参考美国护士专业人士派遣公司的经营模式,号召了数十名同样对急诊室医疗工作有着高度热忱的医生,组合了一个专业团队,他们和国内几家理念相同的区域医院合作,负责医院急诊室的人力规划及派遣,解决了急诊室人力不足的问题,同时提升急诊室的医疗品质,造福民众。

    各大医院急诊室的医疗争议最多,吃力又不讨好,凯哥却能创下零医疗纠纷的纪录,因为他把每一位患者都当作家人。

    傅子群还说,如果硬要扯,他和凯哥也能攀上一点关系,若是他有兴趣,可以推荐他成为这个团队的一员,他自己则舍不得可爱的花花世界,在努力救人之余,还得花心思“关照”女性同胞。

    “敬称不敢,我不过是尽一点心力。”汪起凯十分谦虚,随即打趣道:“我学弟的朋友大力推祟你,说你可以称得上是医界大公无私的包拯。”

    看见齐磊听完他自我介绍后双眼发亮,他便推断齐磊会有兴趣加入。

    “那家伙说话就是这么夸张。”齐磊莞尔,接着有所保留的问:“你是专程为我而来?”

    “当然,能够找到志同道合的人不容易,尤其急诊室每天都像是在接受震撼教育,不是普通人的心脏能够承受得了。”汪起凯有力的声音在咖啡厅内回荡。

    习惯“顺便”听一下客人聊天内容的美珠,不用竖起耳朵,就听得一情二楚。

    “我同意你的说法。”齐磊赞同,也深深觉得在急诊室里需要缜密、果断,是很有挑战性的工作。

    “那么你可有意愿加入我们的服务团队?”汪起凯不傲慢,始终认为在面对生命时,更需要虔诚敬重的心。

    听到重点,美珠脑中的警铃大响。

    老天!有人要来挖走小镇的宝一一她们的齐医生!她不赶快火力放送,警告大家,怎么可以?

    很快的,这个坏消息便被美珠这个广播电台传播出去。

    现下,齐磊在诊所门前犹豫不决。

    这曾经是他的梦想,倘若没发生那件事,他计划在原来的医院再磨练个一、两年,就会挂冠而去,追寻更有贡献的医疗工作。

    他曾经很认真的考虑要参加这个团队,没想到凯哥主动找上他,他应该要立刻雀跃的接受凯哥的邀约。

    但是这段时日和婆婆妈妈建立的深厚情感,让他对这块土地有了依恋,还有小曼

    并不是说他选择加入汪起凯的团队,就要和小曼分手,可是加入他们,可以想见一定十分忙碌,到时他势必会冷落她。

    基于种种考量,他的心中陷入激烈的交战。

    一阵凉风袭来,提醒他夜深了,看了眼手表,他竟然在这里站了快半个小时。

    突然很想听听古小曼的声音,齐磊拿出手机,按下快拨趣。

    “你回家啦?那位先生没欺负你吧?”古小曼一整晚都盯着电话,所以铃声一响起,她就接通。

    “当然没有,谁敢欺负我?”齐磊低声笑说,听到她娇柔的声音,他的心里顿时淌过一道暖流。

    “他找你做什么?”她屏住气息,期待他告诉她一个肯定的答案。

    其实她已经知道汪起凯找他的目的了,美珠这个广播电台十分有效率,几乎是齐磊抵达家门前,她就听说了这件事。

    但是她假装不知道,希望他亲口告诉她。

    “说来话长,明天再说。”他还没想情楚,也不知道该不该告诉她。他怕她胡思乱想,会把他的离去和分手画上等号。

    “嗯。”

    为什么不在电话里说呢?是因为他没能立刻下决定吧?

    如此一来,古小曼相信齐磊的内心必定有一番挣扎。

    她知道他重情重义,绝对无法说走就走。

    但是,她深信他会很乐意加入汪起凯的团队,当初他在台北的医院就经常主动留下来超时帮忙,因为把救人当成使命,能够看着病患健康的离开医院,是他最大的安慰。

    “晚上不能陪你散步回去,你能入眠吗?”齐磊暂时撇开一切,和她打情骂俏。

    “嗯。”古小曼不敢多说什么,深怕一开口,就会提出那个问题。

    而她也必须习惯他不能随时守候在她身边,以后他会非常忙碌,她必须能够坚强到和他一起面对。

    “这样啊!你没有我,一点都不会寂寞吗?”他有些失落,但也松了口气。

    老天!他这是在为自己做打算吗?莫非他已经拿定主意,要加入凯哥的团队?

    齐磊暗暗心惊。

    “会,但是你总不能二十四小时都在我身边,寸步不离吧!”古小曼深吸一口气,再困难的吐出来,强迫自己的声音不要颤抖。

    要坚强,古小曼,你不能永远是小贝比,这样会连累齐磊。齐磊不是去逍遥,而是去做救人的伟大工作。

    “也对。”齐磊悠然吐息,内心深处,他仍然抛不开外科及急诊室的诱惑呀!

    “齐磊,你快去睡觉吧!不管你作什么决定,我都会支持你。”她几乎费尽吃奶的力气,才让语音勉强稳住,紧咬住下唇,深怕自己就要哭了。

    “小曼……”他深情的呼唤。

    最后这句话似乎意有所指,她莫不是猜到什么了吧?

    “我……我要睡了,明天见。”古小曼匆匆挂断电话,因为一股酸意涌上喉咙,泪水聚集眼眶。

    她好怕眼泪夺眶而出,忍不住哭着求他留下来不行,这是自私的行为。

    齐磊一直凝视着手机,仿佛那是她的化身,良久,终于叹口气,走回诊所,将心里的话留待明天再说。

    古小曼再也无法隐忍,眼泪扑簌簌的滑落脸颊。

    笨小曼,哭什么?齐磊又没有提分手,他只是去尽他救人的天职,你应该拍拍手,给他大大的赞许和拥抱,微笑的送他离开,乖乖的等他。

    可是她做不到,至少现在不能。

    她无声的啜泣,放任自己宣泄心中的不舍。

    明天她一定能勇敢的面对他,露出最甜美的笑容告诉他:不用顾忌我,去完成你的抱负吧!

    这一晚,对齐磊和古小曼来说,无疑是漫长的。

    他们各自辗转难眠,好不容易挨到天边呈现一片鱼肚白,阳光似一层薄纱,哀愁的唤醒他们。

    古小曼走进诊所时,齐磊正好走下楼。

    “早。”

    两人眼神胶着的瞬息,心弦紧绷,几乎断裂。

    “我有话跟你说。”

    “我有话跟你说。”

    几乎是分秒不差,他们在同一瞬间开口。

    呵……这两人的默契还是一样好。

    秋惠明白他们心中已作出决定,于是悄悄的走出柜台,来到外面,把空间留给两人说话。

    他们的眼中只有彼此。

    “你先说。”

    “你先说。”

    又是同时开口。

    呵……这次他们相视而笑,短促的笑容包含了无数的情意,有欣慰、释然,以及浓浓的不舍。

    “那我先说。”古小曼毅然开口,因为明白他同样深爱着自己,因此更加有信心。

    她决定要让他没有后顾之忧,能够专心的完成他的志愿。

    “齐磊……”

    “惨了啦!救命喔!”春枝姨凄厉的呼救声自门外传来,见到秋惠,就像溺水的人抱住啊木,急忙拉住她,“秋惠,齐医生在哪里?”

    “在里面。”发生什么重大的事?秋惠很少见到春枝姨如此惊惶失措的模样。

    “快啊!快去救人。”春枝姨大步奔进诊所,迫不及待的大喊,“齐医生,拜托你,快跟我去救人。”

    齐磊和古小曼原本含情脉脉,却因为听到吵嚷声而一起看向门口。

    一见到心目中的神、妈祖娘娘的化身,春枝姨立刻抓住齐磊的手臂,“齐医生,快点!住在田仔寮里的孤单老人阿福,早上我去看他时,不知道怎么回事,躺在床上哀哀叫,我叫他,他都没反应。”她担心老友被死神带走,赶紧叫了辆计程车,以最快的速度来到诊所找齐磊。

    “你有打一一九吗?”齐磊急忙询问。

    “一一九喔……”对厚,可以打这个号码叫救护车!春枝姨恍然大悟,但是摇头,“没有,当时我只有想到你。”

    在她的心目中,除了明昌伯之外,就只信任齐医生一一几乎镇上所有的人都这么认为。

    “我一看到他神智不清的躺在床上,立刻想到要来找你去救他。”春枝姨气喘吁吁的说。

    她对他的信赖和依赖,让齐磊哭笑不得,刻不容缓的说:“好,我们马上去,小曼,你跟我一道去,秋惠姐,诊所交给你了,有患者来,你跟他们说明一下。”

    “好。”尽避心急,秋惠还算镇定。

    古小曼心乱如麻,但是竭力保持镇静,紧跟着齐磊,听他发号施令。

    齐磊坐进车子驾驶座,发动引擎,等春枝姨和古小曼都上了车,即刻上路。

    “春枝姨,请你将地点告诉小曼,小曼,打一一九,请救护车赶快过去。”他边开车边简洁有力的分配工作。

    “是。”古小曼不敢打马虎眼,毕竟人命关天,紧张得不得了,不过齐磊就像镇定剂,能舒缓她的惊恐情绪。

    春枝姨惊吓过度,说得不清不楚,不是很准确。

    古小曼虽然是本地人,但对比较偏远的地带不熟悉,折腾了一会儿,大略知道地点,赶紧打一一九,通知救护车快去救人。

    幸好春枝姨还记得怎么去,齐磊在她的指路下,加快车速,终于看见孤单老人阿福所住的违章建筑。

    他不敢松懈,一停好车,立刻打开车门跳到车外,冲进屋内。

    长期独居的老人奄奄一息的躺在床上,双眼紧闭,嘴角扭曲。

    他赶紧来到床畔,检查他的情况。

    “齐医生,阿福有救吗?会不会有生命危险?”春枝姨紧跟在他身后,关心的问。

    “春枝姨,你别担心,让齐磊专心为阿福伯看诊,有他在,不会有事的。”古小曼安抚着春枝姨,并将她带开,不要影响到齐磊。

    “对厚!”是啊!她第一个想到的就是齐医生,有他在,她安心许多。

    这时,阿福缓缓的睁开双眼,眼神呆滞,模样非常无助,令人看了心生不忍。

    经过检查,齐磊心里已经有底,阿福怕是脑中风。

    救护车特有的警笛声从远而近传来,然后停在门口。

    “来罗!救护车来罗!”春枝姨又激动起来。

    “春枝姨,你别紧张,小心一点。”古小曼不放心的照顾她,担心她一心急,自己反倒发生危险。

    齐磊协助救护人员将阿福伯移到救护车上,然后开车载着古小曼和春枝姨,跟在救护车的后面,一起来到医院

    折腾了一个上午,确定安置好阿福伯,还通知了社工人员,齐磊才带着古小曼和春枝姨回到诊所。

    “怎么样?情况还好吧?”

    婆婆妈妈终于看到他们,全都凑上前来关心。

    “让齐医生先吃饭,休息一下,下午还要看诊呢!”秋惠推开众人,好让齐磊和古小曼能顺利的进入诊所。

    “嘿啦!齐医生辛苦了,让他休息,我来跟大家讲就好。”春枝姨自告奋勇,向大家说明来龙去脉。她可是这件事的关趣人物,也是第一个发现的人。

    大伙都竖起耳朵,聆听她从头诉说。

    有秋惠为他们挡住一切,齐磊才能带着古小曼顺利的走进内室。

    “先吃饭吧!”他眼神温柔的看着她,担心她吓到了。寻常人较少遇到这种紧急状况,还好她没有吓到失常,还能协助他稳定春枝姨的情绪。

    “我不饿,你呢?要不要吃一点?”古小曼摇头,毫无胃口。

    “我也不饿,那你陪我睡一下,好吗?”他低哑的声音有着浓浓的眷恋,以及些许撒娇的意味。

    “好。”她也极度需要汲取他的温暖。

    两人上楼回房,和衣躺到床上,齐磊一把将她楼进怀里,没有任何遐思,只觉得有她真好,能够这样怀抱挚爱,是他这辈子最大的幸福。

    古小曼柔顺的依偎着他,长睫轻掩,无声叹息。她感觉到前所未有的平和与安详,只要能和他相知相守就够了,如此一来,她就是世上最富足的人。

    齐磊并没有睡着,心绪如晴日浪潮,平稳的打在岸上。

    门诊结束后,齐磊和古小曼再度去了趟医院,探望阿福伯,然后回到诊所。

    阿福伯虽然幸运的俭回一条命,但是只能在病床上度过余生了。

    他们不认识阿福伯,却为他感到不舍,因为大家都是生活在熟悉的土地上。

    “小曼,我有件事想和你讨论。”齐磊紧握着她的手,坚定的看着她。

    “你说。”古小曼迎上他清澈的眼眸,已经做好心理准备,可以勇敢的接受他的决定。

    “有些事情,我之前没跟你提,是我之前工作的医院有关……”他将那一段过去说了出来。

    他后来回想秋惠姐来不及说完的话,就是相爱的两个人不该有所隐瞒,他曾经认为那些事已经过去,不想再提,而小曼也没必要知道,但是他知道自己错了。

    就因为那次事件带给他巨大的转变,连带的也影响他和小曼的感情发展。

    傅子群的来访,他也未对小曼多做解释,他想她一定有很多疑虑,才会充满不安,他却没体贴的想到这点。

    在爱情的面前,他要学习很多,在人生的课题上亦然。

    他曾经很想追随汪起凯,站上紧急救媛的第一线,不过现在发现了还有更需要他的地方,就是这里一—他的家乡。

    小镇的医疗设备毕竟不能和大城市相比,许多年轻人口赴外地就业,造成多数老人家枯守着家园,引颈盼望儿孙们放假时回来一趟。

    而当他们的身体一旦出了问题,远水难救近火,造成延误,极可能变成终生遗憾。

    “我决定留在这里,不加入汪起凯的团队。”齐磊终于说出他的决定。

    “什么?”古小曼直觉自己听错了,不敢置信的睁大眼。

    “我决定留在这里,哪里都不去。”他面带笑容,坚定又缓慢的再说一遍,像是许下一生的誓言。

    “可是……”她情绪激昂,说不出话。

    “可是什么?”齐磊耐心的等着,明白她其实一直都很惶然,却没有把话讲开,是害怕得到不好的答案吧!

    “你不用为了我,牺牲你伟大的志向。”古小曼终于能开口说话,泪水潸潸而下。“我知道你想当一名好的外科医生,能够救更多宝贵的性命,留在这里,是浪费了你的天赋。齐磊,去做你想做的事,没关系,我会在这里等你。”她完全不敢停,深怕自己又改变主意,吸了口气,赶紧说下去,“我想了很久,如果跟你一起去台北,我会任性的要你陪我,而我知道你常超时加班,连休息的时间都不够,我不想让你分心。还有,我对这里的婆婆妈妈己

    经有了感情,我割舍不了她们。”

    “你真过分。”齐磊故意板起而孔,“就准许你自己留在这里,而我不行吗?”

    他的小曼当真傻得可爱,时常偷偷伤神、烦恼,却不肯泄漏半点不安,还处处为他着想,他真是爱死她了。

    “你……你是说真的?”到现在,她才有点真实感。

    齐磊,真的要留下来?

    “笨蛋!心里有事就要告诉我,干嘛一个人偷偷烦恼、伤心?男人都很粗线条,你不知道吗?虽然你的个性很单纯,在想什么,几乎都会表现在脸上,但是我也有很蠢的时候啊!没发现你的心事,真对不起。”他的眼眸深沉灼亮,轻抚着她的脸蛋,想要为她抹去脸上的愁苦。

    “齐磊!”她呜咽,用力抱住他,“真的不要为了我而牺牲自己,我不要你不快乐,我不能只为我自己着想。”

    “你就这么大方?要不要也把我让给别人?”他的心里酸溜溜的,虽然明白她不是不爱他,可是她也未免太伟大了吧!这时,他希望她自私一点。

    “不要,谁都不能把你抢走!”古小曼像个霸道的孩子,将他抱得更紧,不断的嚷嚷。

    “哈哈……”他的心里总算有点平衡。“小曼,我打算每周六去比较偏远的地方义诊,为那些独居老人看诊,你愿意当我的助手吗?”他想了一整个中午的计划画出蓝图,也将她纳入当中。

    “我愿意。”古小曼先是惊愣住,然后领悟到他说了什么,急忙点头。

    “你不愿意也不行。”他早就算她一份,连他日后的人生,也要她绝对的参与。

    “齐磊,你确定要留下来吗?”她眨了眨湿润的眸子,还留给他反悔的空间。

    “傻瓜!虽然我很喜欢外科和急诊室那种充满挑战性的工作,但是那里有很多人能够代替我,而这里,我的家乡,却是不能,还有谁比我更适合留在这里,照顾这些年老的乡亲?”齐磊真心诚意的说。

    这次的突发事件,让他有了更深的感悟,也变得更谦虚。

    “你能这么想,真是太好了,我替那些老人家跟你说谢谢。”古小曼既感动又骄傲,这是她深爱的男人啦!

    “只是剥夺了美丽的周末,我们的快乐时光就会少一点。”他怕委屈了她。

    “不会,只要和你在一起,不论做什么都好。再说,这是非常有意义的一件事,我很骄傲能够参与。”她甜甜的笑说。

    人生充满了惊喜,她从来没有想到,有一天自己也能够从事助人的工作。

    “小曼,我要你做我一辈子的助手,一辈子的伴侣,还有我孩子的妈。”齐磊俯首,亲昵的咬着她的耳朵

    “我愿意。”古小曼的耳根子泛红,害臊的轻声应允。

    “太棒了!”齐磊振奋的狂吼,欣喜之意毫无保留,也感染了她。

    欢乐的笑声自诊所传了开来,小镇的春天提早报到,而且再也不走了。

    手机用户请阅读:滋味小说网繁体手机版:https://m.zwxiaoshuo.com/cht/
                    滋味小说网简体手机版:https://m.zwxiaoshuo.com/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爱情良药最新章节 | 爱情良药全文阅读 | 爱情良药TXT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