滋味小说网
滋味小说网 > 悬疑探险 > 下南洋 > 第二十三章 邪神祭坛

下南洋 第二十三章 邪神祭坛 作者 : 南派三叔

    第二十三章邪神祭坛

    我有些吃惊,这时蛟爷这些话听起来有一股不祥的味道,我安慰他道:“蛟爷,阿娣我肯定会照顾的。你的伤没有大碍,很快会好起来的。你是我们的主心骨,可别说这种丧气话。”

    蛟爷摇了摇头道:“之前血卜的那张黄裱纸,是大凶,所以我没拿出来给大家看。但卦象上说,福昌号最后一定会到达南洋的。我估计是不行了,你一定照顾好阿娣,她阿姆去世得早,她从小就在海上长大的,她只要不犯病就一定行的。”

    我越听越像托孤,但却不知道怎么回答,只好咬牙答应道:“蛟爷,我尽力而为!”

    “不是尽力而为,是一定要!”蛟爷紧紧一把抓住我的手,劲道非常大,我感觉手腕被捏得生疼。他本来是低声哀求,但这个时候心中着急,脸色狰狞,看上去非常凶狠,我这才想起,他毕竟是个纵横海上多年的人物。

    蛟爷看着不远处熟睡的阿娣,凶狠的表情逐渐柔和下来,轻轻说道:“阿娣这孩子命苦,没过什么好日子,我对不起她。”顿了顿,转头看向我,我被他打量的有点发毛,忽然觉得有些紧张,他越是这种轻描淡写的感慨,我就越感觉他要交代的东西很重要。

    盯了我好一会,蛟爷像是终于下定了决心,缓慢地说道:“闽生,既然决定把船上的秘密告诉了你,我就早已经把你当成是自己人了。一定要找到地方还愿,海神的东西不能欠,我这条命赔给它也就算了,千万不能再波及到阿娣身上啊!”

    我安慰道:“蛟爷,不用着急,这段海域和您口里说的那神仙地方很像了,说不定明天就能到了。神仙都是救人的,到时候咱们诚心给神仙还个愿,一定会放过我们。只要过了这个坎,您熟识海性,带着我们飘到南洋一定没问题。还没上船之前,我叔父就给我说过,上了您的船,什么都不用担心……”

    说到这里,想到现在福昌号已经变成这个破样子了,顿时意兴阑珊,其他安慰的话也都说不出口了。

    蛟爷就叹道:“闽生,这一路你也看到了海里的古怪,说句心里话,我在这海里打滚了一辈子,还是觉得对这大海是又敬又畏,都说淘海客以海为家,那是没办法。上了岸,脚踏在实地上,心里才真的觉得有底。可这世道啊,人心太坏了,比起来,我是更愿意和海里的怪兽凶鱼打交道。”

    我点了点头,这一路下来,我对蛟爷这番话是深感赞同,但没有搭话,静静的听蛟爷继续说下去。

    “十五年前的事,上次没有给你讲完。那次福昌号出海,船上二十多条汉子,最后活着回到泉州的,只有五个人。”

    我心里满是疑问,嘴巴张了张,终究还是不知道该如何接嘴。

    蛟爷叹了口气:“我最后给你一个忠告。记住,看到那船上的金银财宝,千万要忍住,不要拿。我一直觉得是神仙给我们的考验。贪念这东西,怎么挡也挡不住啊!”

    说到这,蛟爷深深吐了口气,抬头看天,眼神中流露出对往昔的感慨。

    不用再往下听,我也知道这无非又是个简单又残酷的故事。之前听蛟爷描述时,我就在想,那船上既然是皇帝的坐船,一定有无数好东西。蛟爷能克制得住,那些手下却不一定了。看来是那些偷偷拿了船上东西的人被发现后,联合起来和蛟爷这边的人闹翻,结果不用说,蛟爷他们活了下来。

    想到之前船上发生的那个血腥之夜,我有些烦闷,岔开话题道:“蛟爷,您不是说回到泉州的有五个人么?他们不愿意再出海还愿吗?”

    蛟爷惨然一笑:“这件事后,也只有我还敢再在海上厮混,他们都吓破了胆,离开了泉州,再也没有过来往。”

    我听了一阵默然。蛟爷拍拍我的肩,从怀里掏出那个木质的匣子交给我:“该说的都说了,不该说的也都告诉你了。总之,闽生,你要答应我,带阿娣上去还完愿后,照顾好她!”

    我心情复杂的发现,在朦胧的雾气中,蛟爷的眼睛里居然泛起着泪光。之前蛟爷在船上对我算是照顾有加,对于阿娣这个喜欢亲近我的小泵娘,想起她那双迷茫又纯净的大眼睛,就觉得心里一软。于是郑重的点了点头。

    蛟爷见我点头答应,拍了拍我的肩膀,转头看向船的另外一头。我顺着他的目光看去,阿娣正躺在船舱下的阴影里,一副和周遭环境隔绝开来的样子。我突然觉得有哪里不太对劲,但没有多想,转而再次看向蛟爷,他已经闭上了眼睛。他的手放在干瘪的肚皮上,那条患了黑寒病的腿,直挺挺地伸着。

    我愣在那里,忽然觉得好像什么东西被我忽略掉了,蛟爷是个高深莫测的人物,他的话实在难辨真假,我只知道他对阿娣的爱是真的。虽然他根本上是个凶狠粗鲁的淘海客头子。

    我们整顿了一些可以用来当武器的东西,把蛟爷的尸体安顿好,搀扶着一脸漠然的阿娣,所有的鱼棱、鱼叉都分到每个人,几个人都似乎有了默契,都深吸了口气,登上了鬼船。

    这是人不得不互相信任时候的表现,说起来好笑,之前我们狠不得撕碎对方,现在却不得不把自己的命交在对手手里,即使我知道他们绝对靠不住,他们也知道我根本没什么用。

    我拉住阿娣,鼓励的看了她一眼,她还是那样呆滞的状态,不由暗叹,四个人来到船边上,往上看去,寻思怎么上去。

    我抬头看着这艘巨大的腐朽的木船,心里稍微分析了一下,船身上几百年的藤壶倒是小事,有一个致命的问题是,巨船的船侧大部分已经破损出现了很多丑陋的巨大破洞,这表明船的木质几乎已经完全腐朽了,我们爬上去,随时可能会因为木板碎裂而摔下来。

    全叔就道:“我看,我们得找个人先上去踩踩情况,好过四个人一起。你看,那儿有个大洞,我们不用爬到船舷上,只需要爬进那个洞里,就算进了船舱了。在里面情况可能比外面要好一些。蛟爷说了,十五年前他们进到舱里的时候,很多东西都还像新的一样。”

    我们看向那个洞,离我们有十几米,我的鱼线可以够到。看着也够大,里面黑漆漆的,看不清楚。

    能干这活的只有黑皮蔡自己,他最瘦,也最灵活,我看着这十几米的距离。要是让我去爬估计能上去就不错了。

    果然黑皮蔡说完就后悔了,看我们都看着他,他就指我道:“你niang的,叔,我的意思是他去。”

    “我娘是你奶奶,什么你niang的。”全叔道:“他要能去老子刀早架他脖子上去了,这家伙就是个废物你又不是不知道。”

    黑皮蔡看向我,我立即点头:“全叔说的是,我就是一废物。”

    黑皮蔡低头跺脚骂,全叔就道:“想发财,这时候就别磨蹭了,该是你上的时候了。”

    “干。”黑皮蔡道:“那来,老子要是有事,一定缠的你们翻船。”说着就让我们帮忙。

    我们在他腰上绑上鱼线,黑皮蔡说的狠,但是还是有点害怕。我心中却有一丝快感,全叔拍了拍他道:“招子给我放亮点,千载难逢的机会,别打了水漂。”

    黑皮蔡点头,一下把带着铁钩子的鱼线甩上去,甩了两下,终于勾住了那个破口,咬牙开始爬上去。

    一踩上去,上面钩子勾住的腐朽的木板部分,发出一连串让人十分不舒服的木板爆裂声,我们顿时都屏住了呼吸,黑皮蔡也脸色惨白的一动不动,惟恐木板一下破裂。

    然而幸运的是,只响了一下,爆裂声就停住了。

    我带着一种奇怪的心情看着黑皮蔡,希望他能安全上去,但是他摔下来,我也会很开心。

    黑皮蔡继续向上爬,走的更加小心,几次踩到某块木板,就会有一些藤壶和腐朽的木片掉下来,但他总算是比较凶悍的人,不再减速,而是咬牙爬了上去。一下爬进了洞里。

    “里面有什么?”全叔马上就问。

    黑皮蔡骂道:“急什么急,一片漆黑,什么也看不到。”说着他便打了火把,往里面照去。

    “有什么?有金子吗?”全叔问道。

    黑皮蔡却不回答,而是直接往里走去,火把的光一下看着就是朝洞里船舱深处去了。

    “这臭小子该不会想独吞?”全叔就有一些愤怒。

    我看着上面摇头:“不会的,船就在这里,他想独吞也没用。有钱回不去也白搭啊。而且这船那么大,独吞他也吞不了。”

    “那他他妈干嘛去了,刚才还那么害怕。”

    我也奇怪,看着上面,那火光只剩下一点点,全叔就叫:“阿蔡,别搞花样了,到底怎么样给个信儿。”

    刚说完,那火光又亮了起来,黑皮蔡探出头来道:“我干,这地方***奇了,快上来。”说着,就从上面扔下来一个东西。

    那东西打着卷儿翻下来,一直翻到我们面前,我看到竟然是一条悬梯。

    我一看就看出这条悬梯非常眼熟,我在富舱号上见到过类似的东西,黑皮蔡就叫道:“这应该是蛟爷上次来留在这里的,还很结实,上来吧。”

    我心中一定,看来和蛟爷说得不错,上面并没有什么危险,全叔在我没反应过来之前就立即开始爬,我怕悬梯断掉,等他爬进洞里之后,才背着阿娣往上爬去。

    即使是悬梯,比绳子好用力多了,这十几米的攀爬好事把我弄的筋疲力尽,全叔和黑皮蔡根本没有理我,我背着阿娣到达那个破洞的时候,立即瘫软了下来。

    往破洞里看去,能看到黑皮蔡拿着火把,正在看着什么东西。船舱内部很是宽敞,但是并不如蛟爷说的完美如新,整个船舱板同样腐朽的很厉害。呈现一种和福昌号一样的黑色,甚至比福昌号更黑。

    船舱之内,有很多腐朽的木片,不知道腐烂之前是什么东西,木片已经完全看不出形状,木墙上,有些藤壶甚至长进了船舱内壁里面,看上去更像是某种巨大海兽的尸体了。

    回头看了看,浓雾之下的福昌号已经看不清楚了,七哥不知道有没有醒过来,我看了看阿娣,她并没有对船舱里的东西产生反应。只好再次将她背起,也点起火把,往黑皮蔡走去,想看他到底在看什么。

    走到他边上,才发现全叔也在,只不过蹲在地上,我就惊讶看到腐朽的木板上,放着四只陶瓷的瓷碗。

    这是五只崭新的瓷碗,里面乘着一些透明的液体,不知道是酒还是水,平平稳稳的放在那里。似乎在等待我们的到来。

    “这是怎么回事?”全叔就道:“这水怎么就没干,还排的那么整齐?”

    “这碗也太新了。”黑皮蔡道:“你看这里,怎么可能出现这么新的东西,即使是新的,这么多年灰尘也早就蒙满了,这看上去,倒是像刚倒上的一样。我干,我说有意思吧,搞不好,这船上有人。”

    我被黑皮蔡说的起了鸡皮疙瘩,看了看四周,腐朽的木墙上全是洞,通到其他的舱室,里面无比的幽深,传出一股腐朽木料的气味,这船非常巨大,如果里面有人,要藏起来根本不可能找到,但是,怎么可能有人呢。这艘船在海上漂浮了几百年了,有鬼还差不多。

    “这碗里的是什么?”全叔还在研究那五只碗,他趴倒凑近闻了闻:“没什么味道。不是酒,看样子是水。难道是给我们喝的。”说着就要去拿。

    被黑皮蔡抓住了:“叔,恐防有诈,不明的东西还是不要去碰。”说着问我:“小白脸,蛟爷和你说的事情,有没有提到这玩意。”

    我摇头,黑皮蔡就看了看这五碗水后面的走廊,道:“奇了,这船还真的鬼气逼人。”

    “现在应该怎么办?”我道,离十五年的期限已经很近了,如果在天亮之前还没有还愿,我不知道阿娣会怎么样。“蛟爷说,他在是甲板上看到了一座宫殿一样的船塔,盒子就是从那儿那过来的。这儿什么也没有,我估计都在那宫殿之内。”

    黑皮蔡和全叔看了一眼,分别点头,我道:“那我们要不要往这碗后面的走廊过去?这碗看似好像是给我们指路的。”

    黑皮蔡摇头道:“不可。这路我可不敢走,不如,走这一条。”他指了另一边的破洞。通到另一个漆黑一片的舱口。“这破口大,有什么问题我们我们逃起来也快。”

    我心中觉得不妥,不过,蛟爷说的上船的过程很简略,他们也没遇到什么危险,我想海神既然把我们引到这里来,总不会要害我们,否则那么多风浪,要我们死我们早死了。

    跟着黑皮蔡他们往黑暗中摸,四个人在一起,虽然昏暗的火把光照出来的木板显得无比诡异,但是还是一股奇怪的力量在推我们往深处走去。

    每一间舱室的情况都和第一间差不多,有些舱室内的摆设还没有完全腐朽完毕,依稀可见当年的繁华,一些墙壁上还能看到当年壁画的痕迹,我们一步一步的走了不知道多深,似乎已经进入了巨船的核心。在一间房间里,我就看到了一道往上的楼梯。

    楼梯盘旋而上,上面都雕着汉草的纹路,往上很高,似乎能直接到达甲板,看不到最上面。

    我们小心翼翼的陆续而上,终于到达了甲板之上,腾起火把,我立即就呆住了。

    从下面看我们也能感受到这船的巨大,但是在甲板上一看,浓雾之中,只看到一个巨大的黑影矗立在甲板的正中。

    看影子,我就知道那是一座巨大的宫殿。

    发着抖走到宫殿之前,我看到一排崭新的琉璃瓦飞檐,朝凤龙头镇宅的鸱吻顺着飞檐鱼贯而下,火把的微弱的光下都显得贵气逼人。我们几个人战战兢兢地站在下面,感觉就像马上就要面圣的贱民。

    黑皮蔡目瞪口呆,眼中的贪婪都被震飞了,直问道:“这……这是什么地方?”

    我看到一边墙外的廊柱,廊柱起在雕龙的石板之上,我第一看到这样的结构,船上竟然嵌入那么多石板,这船身该有多重,船不会沉吗?在廊柱与廊柱之间,都是一只只巨大的青铜鼎,所有的一切,竟然都没有腐朽,似乎是全新的一样,连青铜鼎都是金色的。

    我们顺着廊柱走,很快就来到一扇大门之前,这是一扇黑木的大门,门上全是黄铜的**钉,浓雾中黑木门上全是水珠,木门紧闭,连一丝缝隙都没有。门几乎有我们两个人那么高,抬头那种压迫感,让人简直有窒息的错觉。

    我们站在门口良久,都觉得有点喘不过气来,黑皮蔡就问我道:“要不要进去”

    我咽了口唾沫,还是咬牙点了点头。

    黑皮蔡就道:“这一次你先进去。”

    我看了他一眼,他道:“别看我,我不逼你。”

    我叹了口气,只好把阿娣放下来,然后掏出了鱼梭。

    门基本上没有缝隙,我们刚想用鱼梭去撬,只摆弄了几下,却发现门根本没锁,只一推,两扇大门便摆动了起来。黑皮蔡看了我一眼,我和他试探性的用力一推大门,就听的咯吱一声,里面一片灯火辉煌。

    我们三个人的心跳,几乎到了极限,我甚至感觉不到重新背起的阿娣的重量,我们凑近那道门缝,因为穷尽我们的力气,都不能再将其打开更多的一分,只看到里面灯火辉煌。

    几个人鱼贯,一个一个,终于挤进了门里。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下南洋最新章节 | 下南洋全文阅读 | 下南洋TXT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