滋味小说网
滋味小说网 > 悬疑探险 > 下南洋 > 第二十章 痛下杀手

下南洋 第二十章 痛下杀手 作者 : 南派三叔

    第二十章痛下杀手

    第二天早上,蛟爷把大家召集起来,商量怎么改善目前的困境,这么多人要吃要喝,而且船也没有帆,光靠一条床单做船帆,也不知道要漂流到哪里去。

    在狭小破陋的船舱里,大家无事可干,都只能躺在能遮挡阳光的地方休息,感觉胃里又饿又渴,但是没有任何办法,因为钟灿富拿着他那根锋利的鱼棱守在粮仓的旁边。

    船尾陆续过来了几个人,都想求钟灿富给一点鱼吃,但都没能成功。有一个女乘客把分到的大洋拿个衣服装着向钟灿富买食物,结果却是引来他一阵嘲笑声,我只见钟灿富抓起大洋,扔在了那个女乘客的身上:“大洋买鱼?你在做什么美梦?你现在就是拿一船金条来,也换不到一条鱼。”

    见到这个场面,蛟爷望着钟灿富的面色就沉了下来,我也觉得钟灿富处理这件事太糟糕了,蛟爷好容易用银元把船上的局势稳定下来,他这么一来不就白费了?果然,没过多久船尾的那些人都意识到所谓的分银元完全对他们没有实际的意义,有几个醒过神、意识到自己处境的人已经开始有些骚动的迹象,竟然有往粮仓逼过来的迹象。

    蛟爷看到形势突变,大喝一声:“灿富。”钟灿富本来手里紧紧握着鱼梭,正一脸凶相的扫视着乘客,听到喊声后对这人群恶狠狠的挥动着手里的鱼梭,一脸无所谓的态度走了过来,看也不看那些义愤填膺的船客们。

    这种头脑简单的粗人不会想那么多,只相信手里的武器和身上的力气。仔细想想其实也有道理,在这种环境下,他们在这艘船上具有天然的主宰地位,只要不做的太绝,其他人又能拿他怎么样呢?

    这时候七哥却站了出来,大声对乘客们说:“大家不要吵!听我说两句。”

    七哥神情严肃的时候看上去非常有气势,乘客们的吵闹声很快平息了下来,都看着他。七哥见人群安静了,说道:“船上的食物有限,也不知道我们要在海上漂流多久,每天分这些是没有办法的。现在大家都在一条船上,只有互相体谅才有希望能活下去。”

    底下的人听了,嗡的一声又炸开了,纷纷交头接耳,显然是不以为然。我看七哥并没有镇住场面,手里不由捏了把冷汗。

    七哥不慌不忙,等议论声稍微小了一些,继续说道:“你们听清楚了。”慢慢环顾了一圈,周围的人被他视线碰到,都不由自主的移开了视线,或者低下头去。七哥继续说道:“我强调一下,大家必须互相体谅,必须团结一致。因为,我不想死。

    “这些话,你们听不听我不管,你们想不想活,我也不管。但如果有人想要继续闹事,吵着要吃饱,我就会认为他是不想大家活下去,不想我活下去。

    “对这种人,我是不会客气的。有不服气的,可以来试试。”

    说完,七哥完全不理那些人的反应,直接走回我的身边坐下来。

    船尾一片安静,看来其他人都被七哥给震住了。我崇拜的伸出手,对七哥翘起了大拇指,七哥勉强笑了一下,丝毫看不见得意之色,眼中却有浓浓的担忧。

    下午太阳正烈的时候,乘客们中有男人开始在船舷边用海水洗脸洗衣服,衣服洗净后就晾晒在顶上的船板上,之后那些幸存的女人们也都去把手和脸洗得干干净净,有些胆大的甚至也都脱掉了单薄的衣衫清洗,然后穿着小衣蜷缩在船尾的角落里警惕地望着众人。钟灿富跳到舱顶上坐着,津津有味地打量着这一切。

    就这样到了第三天中午,分饭的时候,大家似乎已经习惯了这样的生活,不再有哀求多给一些食物的声音,依然每人分了一点只够塞牙缝的。基本上所有人都是拿过就塞进嘴里,然后失落的看着别人接过食物的手。

    也许一个人三天不吃饭也勉强能够忍住,不会太过难受,但这么多人都处于饥饿中,那种痛苦的感觉好像就被放大了。

    分完饭后过了一会儿,钟灿富和那两个淘海客嘀咕了半天,那两个淘海客还发出几声怪笑,之后就见钟灿富从粮仓里拿出一条小刀鱼,走到船舱中间,右手柱着鱼棱,左手扬着手里的鱼对船尾的那群人喊道:“刀鱼谁要?”

    他的话一出来,几十双发着亮光的眼睛立刻全都盯着那条鱼,还有得意扬扬的钟灿富。说实话,大半天过去了,昨天晚上吃了一条整鱼的我,也早已是饥火中烧,所能做的,只是躺在地上蜷起身体用双手按住饥肠辘辘的肚子。我想起小时候从安溪乡下逃难到泉州城里时,饥饿的感觉也曾经让我痛不欲生,那个时候,我做得最多的事情,就是把树皮啃出浆来咬成糊状吞下去,还有扒草和草根,不管它们有多苦涩难咽。

    但现在在船上,连树皮都没有。昨天发生的那场灾难,耗费了大量的精力和体力,早上醒来,我肚子里就已经像是火在烧一样想要吃东西,但我立即明白,在现在这种情形下,只有忍饥挨饿才能活下去。

    船尾的人吃得比我还少一半多,捱到现在他们一定更饥饿吧,起先不用银元换刀鱼已经犯了大忌,现在钟灿富又想干什么?

    看着围拢过来的人,钟灿富把那条鱼凑近自己的嘴边,一边细细打量着他跟前的那些人,一边啃咬着那条鱼尾的干鱼鳍,咂咂嘴做香甜状。蛟爷看上去好像很平静的样子,但我看见他脸上的肉,却在忍不住地跳动。阿娣今天一直昏昏沉沉的睡着,七哥若有所思地看着,船尾那边,全叔一脸阴森地吞着口水,转过头去跟黑皮蔡说了什么。

    钟灿富得意地望着面前这群人,之后引发了轩然大波:“哪个水灵的娘儿们陪老子睡觉,这条鱼就归她!”

    人群顿时炸开了锅,几个男人顿时阴沉着脸坐了回去,眼神不善地望着钟灿富和剩下的女人。惊愕一阵后,有两三个女人满脸不齿地呸出声来,嘴里骂了起来,但更多的是饿得两眼直勾勾的女人,都像丢了魂一样往钟灿富面前凑,嘴里喊着:“给我,给我!”坐在船头舱板上的两个淘海客见状哈哈大笑起来,然后两人在那里划拳,胜了的那个得意地说:“等会儿我先去爽,哈哈。”

    陈水妹先前就把衣服洗了晾晒在顶上的舱板上,现在她一把就将面前穿着的那件粉色绣花的半截肚兜扯去,大声地喊道:“灿哥,给我,我什么都干。”

    邱守雄咬着牙盯着这一切却一声不吭,倒是旁边有个三十岁左右的女人站了起来:“你们还有没有一点廉耻了!为了一条鱼,众目睽睽之下,居然这么不要脸!”

    “我呸,去他niang的廉耻,老子现在只想在死前图个快活!鱼只有这么多,谁知道这条破船什么时候能靠岸。”钟灿富一把推开靠近他的陈水妹:“他niang的你这个放花鹞子的脏见货,你给老子滚到一边去!”

    最后钟灿富不理陈水妹的苦苦哀求而选了另一个年轻女人,那个年轻女人一只手紧紧地攥着那条鱼,一边啃一边跟着钟灿富爬到了顶上的舱板上去。听着上面传来的喘息声,我身处的船舱死一般的沉静,没过多久,其他人开始互相交头接耳窃窃私语起来,只是离得远他们又说得小声,我并不知道他们讲了些什么事。

    这件事情以后,整个下午,都没有人再过来向淘海客们央求食物,甚至等了一会儿,其中一个淘海客学着钟灿富的样子,拿了一条刀鱼站在船舱中间得意洋洋地喊话,回应他的也只有掩饰不住的敌意眼神和死一般的沉默。那个淘海客涨红着脸等了半天没有一个人搭理他,灰溜溜的回到船头,满脸的难以置信和愤愤不平。

    看着这一切,我感觉到一阵悲哀,同时有一种不祥的预感,我们侥幸活下来,但在这艘破船上,也许活着比死了会更悲惨。想到这里,我看了一眼蛟爷,这个福昌号实际上的龙头老大此刻眼神复杂地盯着人群。自从福昌号遭遇日军炮击后,他像忽然变了一个人一样,基本所有的事都由钟灿富出面维持,但往常钟灿富有他约束,也不敢干出什么出格的事,可现在蛟爷明显也不齿钟灿富他们的行为,为什么不阻止?

    太阳快要落山的时候,船尾那边起了一阵骚动,我站起来一看,原来是有人在舱板上打滚。有个女人的声音大叫起来:“啊,他吐血了,郎中呢?!那个小白脸不是郎中吗?快,快叫他来看看!”接着黑皮蔡跑到船舱中间来叫我过去帮他叔叔看病,我望着目光闪烁的黑皮蔡,心里万分疑惑,难道都这个时候了,他们俩人还在打坏主意吗?

    我看了看蛟爷,他想了想说:“拍花的,你去帮他看看吧,万一是瘟疫也好提早打主意。只是你要注意安全,万事小心!明白吗?虾仔,你陪他一起去。”

    蛟爷的这几句话说的有些奇怪,感觉隐隐有所指,我没法再推辞,便拿上藤箱跟着那个叫虾仔的淘海客过去一看。那个全叔口吐鲜血和口水,手脚一直在打着哆嗦,白眼直翻,在船板上翻来覆去地打滚,看上去就像抽羊角疯,但是羊角疯断然不会吐血的,顶多会吐白沫和口水,难道是抽疯的时候咬到了舌头?我摸着他的脉像,除了跳得快一点而已,别的并没有异样?转念一想,我便判定这两个家伙多半又在搞鬼,正想戳穿他们,那全叔却像缓过了气来一样,身子一挺,原先打着抖的身体软了下来,瘫在了船板上,那副表情就像才看清是我,马上紧紧地抓着我的手,咬着牙睁大眼睛注视着我,嘴里恍若毒蛇游动一般嘶嘶作响。

    “我要死了,快救救我,救救我的命啊!”

    这可怕的喊叫声让我陡然一惊,究竟是什么病,才会把全叔变成这种古怪的样子?黑皮蔡在旁边牢牢拉着我的手臂,嘴里哀嚎着,眼神却很有深意地说:“拜托你了,以前是我们叔侄俩对不住你,现在拜托你救救他吧!”

    我心下骇然,全叔的手死死的握着我的手,眼睛睁得就像眼角都要裂开了似的,浑身大汗淋漓,看上去比生了一场大病还要吓人,周围的人看到这样子都离的远远的,好像生怕他会忽然暴毙一样。

    那时我的心跳得非常厉害,已经没空去看全叔那副骇人的表情,我知道他是装出来的。现在我能肯定即将有什么大事将要发生,手里紧紧握着他塞给我的东西,克制住马上想要打开看看的冲动,翻开他的眼睑检查了一下,冲着全叔点点头:“我知道了,别担心,我会把你治好的。”又站起来说道,“我回去给你拿点药,不是大病,你不会死的。”

    说完我转身就走,迈了一步忽然想到这样好像太着急了,又对黑皮蔡说:“你先把他扶起来,半卧坐好,嘴里塞上东西,免得万一抽搐把舌头咬到。”之后才离开。转身的那一刻,我看见黑皮蔡对我点点头。

    我满腹狐疑地回到船头,刚过去就发现蛟爷正看着我,我能感觉到他如刀的视线一直跟随着我,我想这时候我的表情一定非常紧张和怪异,因为除了蛟爷,钟灿富、阿娣,甚至七哥看我的眼神都不太对劲。

    我强作镇定,一个字也没有说,走到藤箱边,背对着船尾蹲下去,把藤箱打开,装出找药的样子,然后双手止不住地打着抖将手里一直捏着的东西展开。

    那是一块比手掌大一点的灰色布条,上面用黑炭写着四个非常潦草的字。

    ——今夜杀人。钟!

    这几个字带来的信息让我震惊得差点叫起来,一瞬间的功夫,我脑子里飞快的转过很多东西。在这一刻,我脑子变得从来没有过的清醒,因为我清楚的知道,这是一个决定生死的时候,我必须要把事情从头到尾想清楚,才能决定接下来应该怎么做。

    首先,我得明确这四个字代表着什么意思。

    毫无疑问,那群乘客在高压的镇压下,已经有些绝望。看来他们白天的时候已经串通好,准备晚上开始杀人。其实我完全能够理解他们的想法,淘海客无疑能让这艘漫无目的漂流下去的船存活概率增大一些,但事到如今,如果活着已经比狗更没有尊严,他们显然也不介意死之前先反抗一下。他们做出这样的选择是意料之外,但是情理之中。

    可让我想不通的是,为什么钟灿富会和他们一伙?

    这太出人意料了,不说船上的很大一股怨气就是钟灿富作威作福搞出来的,仅凭他和蛟爷的关系,在这种时候也不应该会做出这样的选择,我想不出这样做对他有任何的好处!

    另外,这些船客虽然我不是都熟悉,但这种人的心理我现在已经很了解了,那都是些只喜欢说闲话看热闹的市井小民,这么快就能结成联盟,团结起来做这种事,这背后一定有人在挑唆,而且这个人一定有一定的威信。钟灿富负责分配船上的食物,从这一点上来看,如果是他领头,用食物做引诱,说不定真的会迅速得到响应。

    可还是想不通啊,他为什么要出头做这样的事?他这样身强力壮,又是在常年在海上讨生活的家伙,在这种局面下生存是很有优势的,作为船上的头纤,蛟爷也对他信任有加,他没理由这样做啊!

    想不通,我完全想不通。于是顺理成章想到下一个问题:

    黑皮蔡和全叔想干什么?

    我第一反应,就是他们在挑拨离间,一切只是场恶作剧。不过这个念头马上被自己****了。他们根本不可能做这样无聊又危险的事。

    反过来说,虽然难以置信,但这个信息看来就是真的了。

    这两个流氓混在船上,得知这个消息后一定会权衡利弊。也许在他们看来,那些乘客虽然人数占优,但毕竟是乌合之众,船上的淘海客都身强力壮,个个都有武器,而且还有蛟爷和七哥这样的猛人,依照全叔两人的奸猾,多半会判断出哪方更有优势。

    更重要的一点,我想这两个人渣一定也想到了,那就是在海上生存,靠着蛟爷他们一定会更有把握。最后还有一个非常阴暗的原因,乘客人数众多,但食物已经极其少了,如果蛟爷这边赢了,人少些生存的几率会更大。

    想到这里,我忽然打了个冷战:我什么时候也变的这么阴暗了?可以如此自然的用这样阴毒思路去分析局面。但我没有更多的心情和时间来感慨,黑皮蔡和全叔这种十恶不赦的恶棍,做出这种决定是为了活下去。而我的愿望也很简单,和他们一样,活下去。

    我的思路再次回到黑皮蔡和全叔两个人身上,陷入这样的死地,如今他们心里一定后悔万分吧。

    脑子里转了一大圈,虽然想的事情很多,但只是花了一两秒的功夫。我深深呼了一口气,把布团揉起来,合上药箱站起身朝全叔走去。

    路过蛟爷的时候,我不动声色的把布团扔在他脚下,然后假模假样在全叔跟前蹲下,胡乱翻出几味药,虽然不至于把他毒死,但都是故意拣最苦的,然后胡乱塞进他嘴里。本来还想再给他扎上几针解解气,毕竟事情重大,害怕节外生枝,看到他嚼着那些又苦又腥的药草,但又不能吐出来的尴尬表情,心里颇为痛快了一番。

    回到船的这边时,蛟爷居然神色如常,没有露出丝毫惊异的表情,我甚至怀疑他有没有看到布条上的字。当我走过他身边时,蛟爷轻微对我点了点头,示意知道了。

    七哥正躺在船板上闭目养神,我坐到他的身边,看周围没人注意,轻轻伸手在他手背上写着字。我写的很慢,写好一个字,七哥就用手指在船板上轻轻磕一下。这五个字我写了两遍,从头到尾七哥都没有睁开眼睛,只是拍了拍我的书,表示知道了。我缓缓地躺下,夜晚还有很久才会到来,但我现在已经抑制不住开始焦虑起来。

    当天晚上分发食物,仍然只分烧焦了的半条鱼给舱尾的乘客,我们则是每人一条大鱼。但这次没有人再嚷嚷,大家默不作声领取了自己的那份食物,我仔细观察,发现不少人看向分鱼的虾仔时,眼神里充满怨毒,这仇恨让人胆战心惊。我问自己,如果我没有收到那个布团,是否能看出这诡异气氛下的不正常?下一刻我自己给出的答案是:不能。

    我多半只会认为乘客们都已经接受了被压迫的现实,就像在泉州城里,所有人都接受了被日本人打到家门口的事实,无法反抗,只能逃。但现在,从打开布团的那一瞬间,我已经明白,逃到这里,我已经无处可逃。

    在压抑的气氛下,船上的人都默默地吃了东西。我冷眼旁观,看着两边的人都有所准备,船尾的人假装去舱板上面透气,然后拆掉了好些趁手的舱板木条什么的下来。我们这边,也早就准备好了家伙,躺在船头小心防备着,我摸着怀里的鱼棱,感觉手心有些出汗。

    钟灿富分完食物后,和另一个淘海客走了过来,两个人拿着几块船板,用手里的鱼梭切割着,嘴里大声说着一些捕鱼抓虾之类的窍门,像是要做什么捕鱼的工具。表面上看起来没有任何异常的地方,我不敢总盯着他看,怕被看出内心的紧张。

    钟灿富却根本没看我,只是对蛟爷说了一句:“今晚我睡那边,看着那群货。”就转身走向人群,拉出那个之前用身体换鱼的女人,旁若无人地走到远处的舱板后了。

    我叹了口气,看来今晚的变故是肯定的了,但那个疑问不停在脑中盘旋:

    钟灿富为什么要这样做?

    夜很快就深了,耳边听到我们这边的两个淘海客故意发出来的鼾声,等了没多久,一阵窸窸窣窣的声音响起,我睁开了眼睛,这是一个晴朗的夜晚,天空中挂着一条灿烂的银河,不知为什么,我想起了小时候我娘给我讲的故事,牛郎和织女就隔在这条银河的两段。

    窸窣的声音打断了短暂的走神,缓慢但是坚定的靠近,我甩开其他的念头,微微抬起头,在银河那漫天闪亮的星光下,一群黑影小心翼翼地向着船头悄悄走了过来。我死死的捏紧沉重的铁力木木条,手心全是汗水。

    突然那群黑影中有人发出一身大喝,借着月光,我看到钟灿富带着两个淘海客操起家伙就扑了过来。

    就在这时,对面的人群中忽然传出两声惊呼,接着一阵骚乱,看样子是人群中的黑皮蔡两人已经偷袭得手。趁着他们分神的功夫,一直假睡的七哥暴喝一声,手里的鱼梭飞出,正钉在最前面的邱守雄胸前,这一下七哥是使了全力,邱守雄完全没有任何反应,就见鱼梭扎进他前胸大半截,他连呻吟声都没来得及发出,就被鱼梭上的余劲给带倒在地,一动不动,后背露出闪亮的梭尖,我完全没想到七哥的手上功夫这么厉害,居然一下毙命。而面对面看着一个活生生的人被另一个人给当场杀死,还是第一次,这种血淋淋的残酷,没有经历过的人是无法体会的,不光是我,对面暴乱的人也被震慑住了。我能感觉到很多人已经吓得两腿发软,这群乌合之众有几个人见过这样的场面?

    虾仔和另一个淘海客显然被七哥这一下给撩拨得热血沸腾,手里拿着家伙继续向前冲去,那边的大部分人还是没有什么反应,仿佛吓得傻了。

    眼见预想中的恶战即将变成一场单方面的屠杀,忽然钟灿富上前一步,一棍子挥过来,势大力沉,连空气都给划破,发出呼啸声。这一棍又快又狠,正好打中一个淘海客的脑袋,直接把他打得踉跄几步跌倒在船上,也不知道是死是活。其他淘海客立即骂了起来:“灿哥,你是不是招邪了,连自己兄弟都杀,你不要逼我们动手啊!”

    钟灿富凶狠地挥舞着棍子,大声道:“什么兄弟不兄弟的,老子只想活命!”又转头骂道:“都他娘上啊,不把他们干掉,我们都得死!”

    那些船客听了这句话后,却反应各异。有的跟着他冲了过来,有的扔下武器抱头蹲着喊道:“蛟爷,不要杀我。我是被逼的!”有几个惊慌失措的女人更是被吓得炸了窝,到处哭喊着乱跑,场面一片混乱。

    我拿着鱼棱守在阿娣身边,她死死躲在我的身后,抓着我的衣服发着抖,这种场合我只能尽量保护着她,因为蛟爷拿着一把鱼梭也加入了战团,他的步子很稳,跨步的幅度看起来不大,可行动的速度很快,像一个将军上了沙场一样镇定自若,通常只是一捅或者一扎,对面就有一个人倒下。

    这场战斗结束的很快,快得出乎我的意料。

    在我的预想里,这是一场惨烈的搏杀,背水一战的乘客们为了生存红了眼和淘海客大战,可实际上,一转眼之间,一切就已经结束了。虽然人数多出几倍,但这些乘客们显然从身体到心理上都没有真正做好准备,只有钟灿富其他少数几个人算是有战斗力的,坚持了一小会,尤其是钟灿富,那个被他一棍子打飞的淘海客我后来检查了一下,脑袋都被打的凹进去一块,眼看是已经活不成了。而虾仔也被他抢过鱼叉,一叉捅穿了腹部。

    但面对七哥这样的猛人,他们还是很快被吓破了胆。在死了四、五个人后,船客那边已经完全崩溃了,到了后来,好几个人甚至只是看着气势汹汹的蛟爷走过来,立刻丢下武器,跪在地上不停的磕头咒骂,内容无非是“我们是被强迫的”或者“我们是被蒙骗的”,他们口中的主谋钟灿富却一声不吭地负隅顽抗。直到蛟爷一梭子飞过来,鱼叉穿透他的大腿把他钉在船板上。

    那一下看得我心惊胆战,却听不见钟灿富喊一声疼。他边上有两个女人好像是疯了,手无寸铁也哇哇大叫着扑了上来,又立刻被****。全叔和黑皮蔡早就在混战一开始时,在背后下了黑手,然后趁乱从人群中溜了出来,此刻脸上带着胜利者的得意,直接上前把这两个女人踢下了船,她们在银色的海面上扑腾没两下就消失了。

    到了这时候,依然还在顽抗的只剩下六七个拿着木条胡乱挥舞的乘客,被围在了舱尾的角落里挥舞着木条作垂死的挣扎,他们又怎么会是七哥、黑皮蔡他们的对手,片刻之间就都被****了。

    我冷眼看着这一切,忽然见到跪在地上的一个人跳了起来,是那个让我鄙夷的土财主。他哭号着爬到蛟爷跟前,边哭边大喊道:“蛟爷,你们放过我吧,我是被他们逼的啊。”

    蛟爷提起鱼棱就向他扎了过去,鱼棱扎进了土财主的肚子里,他死死抓住鱼棱,发出了惊天动地的哭嚎,逐渐声音微弱了下去。

    我看到这里,暗中叹了一口气,虽然明知肯定会是这样的结局,心里还是莫名其妙涌上一股悲凉。蛟爷连一眼都没有看那土财主,对他的惨叫声也是充耳不闻。这场以少对多的战斗我们这边也有损伤,蛟爷、七哥还有一个淘海客身上都挂了彩,还好都是些小伤,不是很严重,但虾仔和另一个淘海客都死掉了,黑皮蔡和全叔倒是毫发无伤,不得不佩服这两个恶棍奸猾过人,这种情况下也能安然无恙。

    不过总体说来蛟爷这边以少对多,能赢得这么彻底,还是很不容易的。说实话,看到这样的结果,我心里也是一块石头坠了地,但蛟爷脸上丝毫没有大局已定的轻松,也不管腿上的伤口,被另一个淘海客扶着,反而神色凝重的看着浑身是血、坐在地上的钟灿富。

    钟灿富浑身是血,被鱼叉刺穿的大腿不停流出鲜血,把身下的一大块船板都浸湿了,和其他嚎哭悲鸣或者磕头求饶的乘客不同,他虽然伤得很重,面色惨白,却一声也没吭,神情复杂地打量着蛟爷。

    蛟爷叹了口气,向着钟灿富问道:“为什么?”

    这也是我心中的疑问,钟灿富却惨然一笑,答道:“蛟爷,十五年前我年纪还小,侥幸活了下来。这次我肯定活不下来了,不如搏一把,反正多活了这么些年,就当白赚了。”

    这两句话,我隐隐听出是当年的事,但还是有些摸不着头脑。蛟爷低下头,不知道在想什么,却没有打断他。

    钟灿富咳了几声,继续说道:“我阿灿对蛟爷你算的上是忠心耿耿,但我太了解你了。福昌号现在这样子,就算能到那里,也剩不下几个人了。我可不像去补那些空位……”

    说道这里,忽然一道白光闪过,钟灿富的声音变成了惨呼,蛟爷手里的鱼梭已经扎进了他的腹部。

    钟灿富嘴里不停往外流着血,嘴里含糊的说道:“蛟爷……没用的……现在……人不够了……”头一歪,再没有了动静。

    蛟爷静静看着钟灿富的尸体,忽然冷冷地道:“灿富,你不懂,我和原来已经不一样了。”

    我看着死去的钟灿富心里一阵发寒,我并不了解他,对他的印象也非常糟糕,因为他总是找我的麻烦。但他最后说的那句话,还有蛟爷的回答,突然让我感觉到莫名的恐惧。

    船上的局面虽然得到控制,但还需要善后,我站在那里,忐忑的猜想着蛟爷他们会怎么处置剩下的人。蛟爷先走上前,把钟灿富尸体上的鱼叉拔出来,然后一脚把尸体给踢下了海,忽然转头看着我,指着那些跪在地上的乘客,对我说道:“闽生,这几个人你来解决。”

    这一句话让我的心沉了下去。我知道有些事情,我即使再也不想去做,也无法再逃避了。

    那几个人已经吓破了胆,几个大男人跪在那里,机械地磕着头,嘴里不停求着饶。我从内心深处是觉得他们很可怜的,这些人原来只是本分的普通人,虽然刻薄毖义,也会落井下石,但在这个时代也没什么好更多指责的。如果是上船前的我,也许会怒斥他们的卑劣行为,然后转头向蛟爷他们求饶,希望能留他们一命。可现在的我已经不会这么幼稚,再去做这种毫无意义的事。更重要的一点,既然已经彻底决裂了,那么这些人必须得死。

    回头看了一眼阿娣,她抱头坐在船板上,不知道是不是在哭。形势逼人,我们没有办法阻止这些血淋淋的东西被她看到,所以看到蛟爷过去把惊恐得浑身颤抖的阿娣抱着,轻声安慰着,我只能略带愧疚的转过头,忽然也有种心酸的感觉。

    决心早就已经下定,再没什么好犹豫的,我接过蛟爷递给我的鱼叉,使劲咬住嘴唇,狠狠地对准一个跪在我面前的人,刺了下去。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下南洋最新章节 | 下南洋全文阅读 | 下南洋TXT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