滋味小说网
滋味小说网 > 悬疑探险 > 下南洋 > 第十七章 古怪病症

下南洋 第十七章 古怪病症 作者 : 南派三叔

    第十七章古怪病症

    底舱下的这个密舱,应该是改造福昌号的时候,仿照了那些西洋大帆船的工艺,使得底舱的高度要比普通艚船高一些,这样才能方便船只操控。但我并不知道,当初造船的人,为什么要在底舱里隔一层密舱出来。这座密舱上大下小,因此就有了聚敛声音的效果,鱼舱底舱里的一切声音,听得清清楚楚,甚至连小声的悄悄话和叹息声也都声声入耳。

    想来,上次我和阿惠到底舱来她帮我擦药酒的事并不是做梦了。我们对底舱的好奇肯定让这个女孩全都听了去。

    谁也没料到隔着舱板会有一间无人知晓的密舱。所以我进来后一开口,女孩应该就听出了我的声音。

    时辰到了,我取了针,跟着一言不发的蛟爷爬上底舱,出来之后,才发现有两个淘海客小心翼翼的在门口守着。我对他们拱了拱手,转身大呼一口长气,这才发现天竟然已经亮了,我熬过了一夜,呼吸着上面的空气,虽然咸腥难闻,但还是让我有一种从阴冥地府返回人间的感觉。

    那个阿娣带给我的震撼实在太大了,我一时间还难以消化那样诡异的情况,正要回船舱休息一番,突然头皮一跳,那幽幽的呻吟声又响了起来,跟着女孩子急促地叫了一声:“它又来了!”

    几乎不用思考,我身前的蛟爷立刻跑了起来,完全不像一个患有黑寒病的病人,边跑边大喊道:“不好,暴风雨又要来了”

    紧接着是一连串的吼叫声:“二纤下帆,望台上的人赶紧下来,灿富,快去掌舵盘!”

    我也跟着跑了上去,就看见无比灵异地,蛟爷前一秒说要来暴风雨,下一秒风暴就真来了。刚刚还遍布朝霞的天空,现在已经压下一团团厚重的黑云,深蓝色的海水变成了诡异的颜色,那种颜色就像有人在海面清洗一大匹五彩丝绸,而丝绸全都铺开了一样。再往天望去,那些翻卷的乌云,居然像花朵开放一样一层层不停翻开,似乎离我越来越近,越来越近。

    我目瞪口呆地看着这一切,望着它们陌生的样子神思恍惚——难道我们来到了另一个世界?

    这时就听见从东南方向的海底传来剧烈的异响,那是一种令人无法想象和形容的声音,像是峰峦突然崩坍发的轰鸣,像是心脏狂跳发出咚咚闷响放大了一百倍,又像是巨人行走在海底撞断了无数的礁柱。那种巨大的撞击震动之声几欲震裂耳膜,深不可测的大海掀起巨大海浪,福昌号疯狂地颠簸起来,我死死地抓住一切能抓住的东西,浑身的骨头几乎被抖散了架。

    我不由自主地呻吟起来,周围乱成一片,在淘海客们紧张的吆喝声中,我听见船身不断发出密集的哆哆声。这是什么情况?是船要裂开了吗?我勉强趴在船舷上一看,只见数不清的鱼惊慌失措地从东南方向往船尾的方向疯狂逃窜,慌不择路地撞在船身上,发出哆哆的声音。

    我稍微放心了些,鱼群想必撼动不了好似铁打的福昌号,正要站直些,一声响亮得好像撕裂布匹的声音响起,深沉的海面马上像被某种强大的力量撕开了口子一样,一股森冷的海水硬生生裂了开来,被抛上半空直通通地砸向福昌号,一时间大船向右倾倒,甲板上的重物全都被漂了起来。

    这一下我整个附在了船舷上,差点摔了下去,手上一下几乎脱力,立刻惊出一身冷汗。等定了神再一看,竟然发现不计其数形态怪异的海鱼堆在了我的脚下,甲板上到处都是那些怪鱼,有的软脊,有的四腮,有的无鳞,有的生刺,这些怪鱼有的红如烈火,有的白如冬雪,有的纹络斑斓,有的透明无骨,它们噼哩啪啦地跳动着,一只酒杯形状的粉红色怪鱼摔到我身边的乘客,霎时间一道弧扁闪过,那个人妈呀一声跳了起来,哭号道:“疼!疼死我了!烧死我了!”

    怎么?他被鱼烫到了吗?我正想扶过去看看他的病情,又是一大股海水凌空袭来,轰的一声巨响,水花立刻向四面溅开,把一个正在提升遮波板的淘海客带进了海浪之中,他甚至连呼救的声音都没有发出来,眨眼就不见了踪迹。已经乱做一团的甲板上顿时响起淘海客慌乱的喊叫:“阿根被卷到海里去了!”

    蛟爷暴戾的吼叫声摔了出来:“听天由命!镑做各事!右转!灿富,丢你老母往右转啊,你娘的第一天掌舵啊,前面是花屿礁。”

    说着话,船老大蛟爷不紧不慢的在甲板上走动着,他那天生的七趾畸形大脚板,就像十四枚钢钉,把他牢牢的钉在甲板上,任凭风浪四起不为所动。

    福昌号开始艰难地向右急转,大幅度的倾斜导致了船上的重物纷纷向左舷方向滑去,跑到甲板上的乘客发狂地尖叫着,奔跑躲避着重物的撞击,但还是有两个人被粗大的缆绳堆撞飞,惨呼着飞出了船外。

    我见势不妙,赶紧往鱼舱里跑,刚走到舱门口,就只听得轰隆一声巨响,震得我飞起来重重地撞在鱼舱前面的舱壁板上,胸膛立刻像挨了一铁锤,连带心也被震飞出去一样难受。

    我不由得瘫在了地上,大口呼吸着,以为福昌号撞在了礁岩上,马上就要沉到海底了,但停了一会儿,船还是维持着颠簸状态,耳边就传来了阿惠的惊叫声,我慢慢向她爬过去。在狂风暴雨中,我们死死的搂抱在一起,对抗着那可怕的晃动,不由自主地碰到舱壁或其他一样在翻滚的淘海客。

    不断地从鱼舱里传来那些乘客们不由自主的尖叫声。

    狂风不息,暴雨如骤,到处都是哭喊之声。

    这时候桅杆方向传来蛟爷声嘶力竭的吼叫声,声音已经有些嘶哑:“龙王爷!放过福昌号吧!”

    我苦笑了一下,这时候求龙王爷有什么用呢?在凄厉的呻吟声,升起一个荒唐的想法——事到如今,还不如去求求阿娣,让她安静下来,大海也就不这么疯狂了吧?

    但出乎意料的是,黑暗的天空中,突然划过一大股蓝白耀眼的电弧,照亮了抱着桅杆满脸雨水的蛟爷。他的面容是那样苍老和绝望,难道连他那异同常人的七趾脚,也终于钉不住,要求助于外力了吗?

    好像是蛟爷的怒吼起了作用,我明显感觉到阿娣的声音渐转渐低,分明是强自压抑,最终消失了……黑暗的大海深处响起一声沉闷而可怕的怒吼,最后也消失了。

    我松开怀里的阿惠,愕然爬起往左舷那边望去,只见一个巨大的怪影缓慢地屈展着浮现出来,海潮随之狂涌,巨大的啸声震动天宇,海水瓢泼般倾泄在船上。

    我将耳朵贴在船板上,好像听到了海水深处那庞然巨物浮出水面带出的滞闷声音,甚至能够感觉到那个东西的头部背脊,一路摩擦着船底,嚓嚓嚓地震颤着福昌号,然后往船舷的右边游去了。

    惊奇的我几步跑到右舷,只见海里破水刚刚沉下去一个巨大无比的影子,那个影子太大,以至于我竟然看不出它与海水的分界,但仅仅是肉眼能看见的部分,就分明比福昌号大了几十倍!

    这是什么鬼东西?我惊骇起来,听着那恐怖的嚓嚓声消弥在大海的尽头,暴风雨消停下来,顷刻间云开雾散,海面上碧波荡洋,一副晴和景明的美丽风光,适才那狂烈的暴风雨,竟如同一场不真实的梦幻。

    但是,这一刻的天空没有出现风雨过后海上常有的彩虹,有的,只是鱼舱里失去亲人的嚎哭,头纤钟灿富带着一个淘海客,安抚落水乘客的家人,奎哥等人在海面上张望了许久,好像没有看见那个落水的阿根、其他乘客的身影,船上的气氛前所未有地沉闷起来。

    我也心情沉重,拍了拍阿惠略示安抚,牵着她的手往鱼舱里走。但有名淘海客突然跑了过来,不由分说就把我拉走,一路拉向了舵盘室上的主舱。

    蛟爷依然捶着他的腿,我思忖着该怎么治好他的病,默默地运针,才到一半时间,舱门忽然被人推开,奎哥走了进来看了我一眼:“蛟爷,想不到这拍花子还有些本事,他才给阿娣治了病,现在就看到真的有成效了!”

    “真的?”蛟爷现出喜出望外的神情,险些要跳起来。

    我心里一紧,赶紧按住他道:“我的大爷,你这样跳起来,要是把银针折断在了穴位里,那就该痛死你了,快坐好。”

    蛟爷没有发火,但坐了回去,对奎哥道:“阿娣现在怎么样了?”

    奎哥好似很开心,点头道:“我刚才路过底舱,虾仔报告说阿娣叫他们给她送粥,喝了一碗还不够,足足喝了满满的两碗。”

    蛟爷也笑了起来,挥起大巴掌,啪的一声拍在我的后脖梗上:“看不出你们家那个程什么针,果然是有些道行啊。”

    这一下差点没把我的脖子给拍断,我脖子一麻,强笑道:“那当然,这是我们泉州程家泉涌堂秘传的针法,没效才是怪事了。”

    说着好,蛟爷又叫我赶紧再去给阿娣做针灸,我一边旋转着银针,一边解释道:“蛟爷,您是腿脚有病痛,所以病情有反复时,一天针灸两三次也无妨,但是从阿娣的病情看,一天针灸一次就足够了,多了反而有害无益。她那样的情况急不得。下次为她针灸后,我会配合药酒火灸刺激穴位,之后再拔火罐。这样比单纯的扎针疗效要好。”

    看他还是不信,我继续耐心解释道:“您的腿真的用不着那么麻烦,只需要用针灸疏通血脉,要不了多久就会好的。”

    蛟爷并不做声,等到用针完毕才略微点点头,示意可以离开。我收起银针疲惫地折返,蛟爷的声音在背后响起:“记住你刚才对我说的话,否则你就自己跳到海里去吧!”

    我没有回话,头也不回的走上甲板,就见淘海客们正在清理倒灌进船舱的海水,整理着缆绳船帆,我想着去找阿惠,这时候有人拍了拍我的肩膀,我悚然一惊,以为是全叔他们,扭头却看见七哥面色阴郁地道:“阿惠死了。”

    我大惊失色,简直不敢相信,要知道不久之前阿惠对我说她先回舱里,怎么可能一下就阴阳两隔?我追问道:“她怎么好好的去了?”

    七哥没有多说,直接拉我就进了船舱,我立即看见船舱里的一个角落围得水泄不通,见我进去,他们竟然自发地散了开来。而随着人群的退开,尽头处阿惠的身体出现了,她静静地躺在那里,身上盖了一块白布。

    我登时晕眩了一下,完全不能接受这样的情况,立刻发力跑了上去,然后蹲在阿惠身边。那张我熟悉的白皙美丽的脸,现在已经变为乌青发紫,表情里有惊讶和苦楚。我哀痛起来,难以想象她遇到了什么,就听七哥在后头道:“你看她脖子那里。”

    我往阿惠脖子那里看去,就看见侧面有两个触目惊心的孔洞,却没有任何血迹。我不明所以,又上下打量阿惠,似乎**的部分没有其他外伤。那么,阿惠是因为这个问题死的?是暴毙还是别人害死她?

    我站起身看向周围,除了七哥,似乎所有人都是一副戒备的模样,我觉得可笑起来,这帮满口正义的人,人死了连淘海客都不叫吗?只懂得或者是只愿意看热闹?

    这时有个声音在我背后道:“我没说错吧,这艘船每天都要死一个人,就是那只夜叉鬼要了这娘儿们的命。”

    我转身一看,竟然是黑皮蔡,他又道:“你说你这个拍花子,拍到最后连货都丢了,赶紧抬出去喂鱼吧!否则该诈尸了!”

    阿惠变成现在这个样子,我本来就非常悲痛,又听黑皮蔡说这么不敬的话,我不由得怒从心起,上前几步就要挥拳,七哥却先我一步推开了黑皮蔡,淡淡道:“船上自有船上的规矩,淘海客马上就到了,你不想惹事吧?”

    全叔也冲了过来,目光阴鸷地看着七哥道:“这位朋友是哪座山头的?多管什么闲事?”

    七哥并不说话,而是把手慢慢伸进了鼓鼓囊囊的口袋里。我看见全叔和黑皮蔡的脸色立马变了,全叔也不再吭气,而是把黑皮蔡拉到了一边。七哥淡淡地瞥了他们一眼,走到我身边道:“闽生,这女人死得古怪,你怎么看?”

    我的心思一下都乱了,简直不忍心去看阿惠,只是道:“我不知道,我只是奇怪,为什么一个好好的活人,等我回来就变成这样了?”

    七哥定了一会儿,说道:“我早说过,这艘船有古怪,这女人也许真是被夜叉鬼杀了。人死不能复活,你及早料理她的后事吧。”

    这一路来,阿惠颇为照顾我,而今不明不白地去了,我心里难过得要命,和当初与阿姐走散时的心情竟然大同小异,无论如何想不通阿惠怎么会横遭厄运。这时奎哥他们来了,不发一言就把阿惠抬了出去。我追在后头大喊:“奎哥,你们要怎么处置她?运到某个船舱放起来?”

    奎哥停下脚步,轻蔑地看了我一眼,嗤笑道:“你一个拍花子管得倒挺多,她死了你损失不少大洋吧?依我看,她这么死了也比被你卖到南阳当‘企壁’好。我们是不可能留她的,肯定要丢到海里。”

    黑皮蔡和全叔马上笑了起来,我恨得牙痒,转头看见七哥在我身边,沉声道:“现在也没有别的办法,他们肯定不会留她的尸首在船上,你强求也没用。”

    说话的工夫,淘海客们已经走出了舱外,我睚眦欲裂但又无可奈何,又听到奎哥远远地抛过一句话:“拍花子,蛟爷马上让你去货舱。”

    我狠了狠心,知道现在只有治好蛟爷才是当务之急,至于阿惠,只有留条命日后给她烧香了。想好了我就对七哥说了句走了,头也不回地去找蛟爷,结果淘海客让我直接下到密舱里,出乎意料的是,这次蛟爷竟然不在,只有阿娣坐在天蓝色床单上,大概是早晨的针灸消减了她心里的烦燥感,她睁着大得骇人的眼睛,见到我的时候,我从中好似看到一丝欣喜。

    难道她并不讨厌见到我,甚至是有点喜欢看到我?

    是这样一个正值如花季节的女孩子,被孤零零的囚禁在阴暗湿冷的密舱中,哪怕是进来一条小狈,也会让她欣喜若狂吧?更何况是我这么一个大活人。

    我放下藤箱,坐到阿娣身边,牵过阿娣冰凉的手开始号脉。很明显,在这条船上,只有做到蛟爷当我的靠山,我才能安全抵达下南洋,只有治好蛟爷和阿娣的病,我才能得到暂时的庇护。

    正在静心体会着脉象,躺在床单上的阿娣突然开口说话了:“听我阿爹说,你这个人,可不是个正经好人?”

    这是我第一次听见她开口说话,那声音有些沙哑略带几分鼻音,那真的不像是她这个年龄的女孩子所应该有的声音,但是那语气,气乎乎的,又像是在撒娇又像是在刁难我。这种奇怪的反差,一下就让我愣在了当场,下意识道:“怎么会?”

    阿娣黑白分明的眼珠子转了几圈,仔细考虑了什么似的,说道:“我也想可能我阿爹弄错了,你其实看上去不像是一个坏人,为什么他要说早晚把你丢到大海里喂大鱼呢?”

    看着她一副调皮的表情,我有心逗逗她,就故作冷淡的回了一句:“我本来就不是坏人,你可能没有听到蛟爷说的另外一句话。”

    “阿爹跟你说什么了?”她马上问我,嘴唇微微张开,一双大眼睛发出亮闪闪的光来,露出非常好奇的模样。我心想,这个女孩子真是太天真了,简直比我还好骗,像她这样用话一引就上勾,如果遇到全叔和黑皮蔡这两个人贩子可怎么得了哟。

    “蛟爷说——这世道上的好人,早就已经死光光啦!”

    “喔?”阿娣眨了眨大眼睛,呆了一呆,突然放声笑了起来。

    那才是一个花季女孩应该发出来的笑声啊,清丽,活泼,无忧无虑,充满了天真与希望,让人一听心里就感觉很舒服,我不由得也放松下来。

    有人和她聊天,她显得兴致很高,她告诉我,其实蛟爷给她取的名字叫林娣禾,不过大家都喜欢叫她阿娣,蛟爷原本的意思是希望她和将来的弟弟和睦相处,哪知道在她很小的时候阿姆就生病去世了,所以也就没有弟弟可“和”啦。

    听她讲了好多话,我也告诉她我的身世,我们讲了很久很久,直到针灸结束即将开始火灸。到了这一刻,我才踌躇起来,面对阿娣这样纯真的女孩,我肯定要顾忌她的清白。最后我委婉地跟她说需要她把后背全部露出来,才好给她火灸治病,阿娣立即愣了愣,最后咳嗽了一下问道:“那你说的那个火灸会不会很烫?”

    “我尽量离远一点,不把你烫起水泡,然后就用拔火罐。”见到阿娣一副慌乱担忧的样子,我觉得很是好玩,做出一副严肃正经的医生样子。

    阿娣咬着下嘴唇,像是下了很大的决心,才冲我点点头,让我背过身去,然后悉悉索索地将那件薄薄的月色对襟衫向上挽到肩下,翻身趴在了床单上:“那你可不要把我弄疼啊。”

    交缠着数不清的浓密黑发,缠绕着她的身躯,我理开她满背的头发,将衣衫往上理了理,看见浅白色的裙子上露出一截突然变窄的雪白细腰,一股少女独有的香味扑面而来。我突然有点面热心跳喉咙发紧,吹了两三次才把灸条上的明火吹灭,上面燃烧着的药酒不停地抖动着,差一点滴到她雪白的身体上。

    陈年的蒿草味道混和着她身体散发出来的那种略香的体味,迅速在密舱里弥散开来,因为光线有些暗,我必须要凑近找经络穴位,于是灸条燃烧向上冒出的浓烟熏得我涕泪横流,忍不住往外打了个喷嚏。

    就这么一下,好像震掉了草灰,阿娣扬着红艳的脸,大眼睛像要流出泪来,转过头来对我喊道:“你烫到我了,痛死我了!”她一边叫,一边把两只脚翘起来,轻轻踢我的后背。

    这种小女孩撒娇的模样让我哈哈大笑起来,上船以来灰暗的心情一下被清扫了大半,和她随意的开了几句玩笑,感觉心情愉快起来。等火灸也完成了,我就安抚了小女孩几句,重新回到了鱼舱。

    但没想到的是,我看到的却是一片混乱。

    十几个乘客围成一个圈子,中间是黑皮蔡和邱守雄,这两个人正将那个瘦皮猴按倒在地,不顾头脸的拳打脚踢,全叔在一边跳来跳去的,高声为黑皮蔡和邱守雄加油。我顿时觉得奇怪,他们不是一伙的吗?怎么又打起来了?

    其余笑嘻嘻看热闹的乘客们,也在不断地大声叫好,推波助澜,凭添了现场的热烈气氛,不知道的,还以为这是在过年过节呢。

    这些乘客原本都是一些抛家弃友的逃难者,一直憋闷在船上,时间长了难免会产生压抑感,加上活动范围太狭窄了,所以性情都变得格外扭曲暴戾起来。就在我打算绕道回自己的铺位时,旁边有人拉了我的衣袖一下,我扭头一看,原来是那个财主。

    此时他满脸的亢奋,好像完全忘记了曾经陷害过我的事情,一副巴不得天下大乱的表情:“对不对?我没有说错吧?”

    “什么没说错?”我奇怪道。

    土财主满脸神秘,拉着我向旁边一指,只见围拢着的人群另一边,邱守雄那个身条秀丽的老婆陈水妹,正满脸的悲愤与委屈,蜷缩在那里泪水涟涟。

    “这到底怎么回事?”我越看越糊涂了。

    “怎么回事?你还不知道啊?”土财主得意扬扬地对我连说带比划,终于让我明白了事情的原委究竟。

    原来,这邱守雄和陈水妹夫妻二人,表面上一副道貌岸然的样子,实际上却是以放花鳐子为生。陈水妹生得清秀白净,就专门负责物色容易上当的男人然后勾搭,而邱守雄则负责捉奸拿双然后蹲在床边收大洋。我心想,难怪上船的时候那个邱守雄口出狂言要他老婆守贞节,原来是以退为进故意不卖吸引大家注意力啊!难怪这个陈水妹才一上船就和黑皮蔡这个仙人党滚到了一起,甚至帮着他们一起栽赃陷害我,原来都是江湖儿女互相协助才好赚银元。

    昨天后半夜里,趁着邱守雄不在,那个瘦皮猴就窜到他老婆身边,于是陈水妹半推半就的顺从了早就对她垂涎三尺的瘦皮猴,然后邱守雄偏偏在紧要关头又回来了,并且理直气壮问瘦皮猴收钱。谁知道那只瘦皮猴却是一只铁公鸡,推说钱都放在朋友那里等明天来收。等今天邱守雄跑来结账,瘦皮猴得了便宜还卖乖,说什么他们是你情我愿自由结合就是不肯付钱,最后干脆耍赖说没有这回事。邱守雄急怒之下,就厮打了起来。

    那个黑皮蔡因为和陈水妹有了暧昧关系,和邱守雄也就称兄道弟了,眼看瘦皮猴想要赖账,黑皮蔡和全叔就和邱守雄合伙暴打那只瘦皮猴了。

    土财主讲得眉飞色舞,我却是越听越不是滋味。看上去道貌岸然的人,为什么干的却是这等龌龊下作之事?而这个土财主,之前还帮着别人陷害我,现在却像从来不曾干过坏事一般,说起别人来竟是丝毫不以为耻。

    远远的还有一些淘海客漠不关心的看着这场闹剧,我看见全叔他们最后逼着奄奄一息的瘦皮猴,跪在邱守雄几人的脚下认错交钱,亢奋的尖叫和怪笑声不时的响起,整个画面就像世界末日一样荒诞滑稽。

    混乱之际,七哥来了,他对我示意道:“闽生,出去外头说话。”

    我不明所以地跟着他到了船尾,这时风平浪静,淘海客们都在休息,乘客们还在舱里看黑皮蔡等人折磨瘦皮猴,船尾遮波板后面,只有我和七哥两个人。

    等我们站定,七哥就背靠船舷板,皱眉道:“闽生,你是不是到那个底舱去了?那里关了什么东西?”

    我想起了蛟爷对我说的话,犹豫着是否要说阿娣的事,最后还是决定不能明说,低声道:“底舱的确有人,但跟我没关系,蛟爷下了封口令,七哥,我不好多说。”

    七哥若有所思起来,而后说道:“有什么事情需要这么瞒着?那个底舱古古怪怪的,我打探了几次都有许多淘海客看着,我看那里绝不可能是人,你别是被迷住心窍了?”

    我被七哥的质疑弄得窘迫起来,立即辩解道:“七哥,我只是在给蛟爷做事,否则在这条船上想自保很难。”

    七哥表情逐渐松动,正要说什么,脚下却一晃,紧接海里响起一阵沉闷的咚咚声,震得我脑袋都在晃。我定住身子往外看去,赫然发现平滑如绸缎的海面上,此时却像是一口沸腾的锅,海底就像是有只巨大的海怪,疯狂地在向上喷吐着海水。

    我的心紧缩了起来,想起前两次海域的奇怪和可怕,连忙口中叫道小心。紧跟着就见深蓝色的海水翻滚起来,咕嘟咕嘟冒起一串串的气泡,一股股水柱从海中突然喷出,向我和七哥劈头盖脸地砸落过来。

    我躲闪不及,手往前挡着身体往后急退,在那陡然发黑的海水深处,水柱突然升起的时候,我看到那深水底下,好像有一双愤怒的大眼睛一闪而逝。

    “啊!”我吓了一跳,心中一凛,意识到那个阿娣肯定又发病了,再不去让她平息下来,我不知道海里会出现什么奇怪的现象,到时我们又得遭殃。

    顾不上和七哥打招呼,我赶紧转身飞快地向底舱下面跑去。

    我一路奔跑着,只听见那呻吟声比之前任何一次都来得压抑,听起来感觉这个声音的主人正经受着极为可怕的痛苦。我焦急起来,在摇晃中尽最大能力地跑着,守在底舱的淘海客已经知道我了,见我赶到也没有阻挡,一进了密舱,阿娣那痛苦的呻吟声就直穿到我心里。

    她这一次发病,虽然声响不大,但身子却不停地轻微抽搐,像是昏厥了过去,人事不知。我上前一摸,她的体温奇怪得吓人,不到片刻的工夫,却是忽高忽低。正在我手忙脚乱间,我的藤药箱不知被谁扔了下来,舱门随即被关上。

    我深吸一口气,开始替她扎针抢救,足足忙了半个时辰,她的病情稳定了下来。到这时候我才发觉,无论她昏迷到了什么程度,纤细的手却还是紧紧地抓着那只匣子。我揩了揩额头上的冷汗,刚坐下来,一个微弱沙哑的声音响了起来——“坏人!”

    “什么坏人?”我茫然四顾,阿娣明明还没有醒来。

    “阿爹他没有说错,你果真是个大坏蛋啊。”说话的,竟然是处于昏睡状态的阿娣。

    原来,这个小女孩子昏迷了却还在说梦话。

    我哭笑不得,坐在床边重新看向她。“坏蛋!”在昏厥之中,她再次呓语。

    “对,我也觉得,现在大家都是坏蛋,好人都死光了。”我握着阿娣的手安慰着,轻轻的拍着她的手背:“在这样的乱世里做贱民,永远只有坏蛋得意,好人蒙难。谁不想活下去呢,可是要活下去,就要说违心的话干违心的事情,当别人认为你没用了的时候,就把你干脆利落地扔掉抛弃,不当坏人简直撑不下去。”

    “我是说你,你就是一个大坏蛋。”她念着,眼睛仍然紧闭。

    “说我?”我奇怪起来,“你现在到底是清醒着,还是睡着了?”

    她又不作声了,甚至连呼吸都没有任何变化。

    我拿手在她的眼前晃了晃,见她的表情没有任何变化,鼻尖上还冒出一些密密的亮晶晶的小汗珠,才确信她是真的熟睡了过去,而我刚才听到的那些话,只不过是她梦中的呓语。我伸伸懒腰站了起来,蹑手蹑脚的往外走,仍旧偷偷回头看她醒了没有,她却是依然熟睡着。

    我叹了口气,觉得这个小泵娘实在太过可怜,为了防止她病情反复再受煎熬,我只能继续守着。此时的密舱里只有我和阿娣,再就是旁边篮子里堆积着的各种草药,还有一个木箱子上面叠着几件衣裙。头顶上的底舱里,好像是蛟爷正在心神不安的来回踱步,嘴里骂骂咧咧念叨个不停。

    海女也好,奇人也罢,不管怎么样,我还是尽可能在自己能力范围内,减轻一些她的痛苦吧。现在她的主要症状是头疼、燥热,所以我在那一篮子草药里挑了一些能用的,加上自己带的一些药丸,弄了两服安神清心的药,一起捣碎了叫守在上面的淘海客给阿娣煎了一碗药。

    安排妥当后,看着阿娣安静的脸我心情放松了很多,这些天在福昌号上过得惊心动魄,我竟觉得只有在阿娣这里才能回复原先单纯的自己,想去这个女孩的离奇身世,我不由得替她惋惜。她承受了本不该她承受的那么多苦难,但愿蛟爷这次还愿能让她恢复正常。

    停了一停,我又去探阿娣的额头,她的体温似乎降了一些,刚收回手去,那双幽黑的大眼睛突然睁开了,目光变得很不高兴,竟然是神情幽怨的样子,和先前昏厥过去的病状截然不同。

    真是奇怪,她怎么这副表情?是发烧导致的吗?我轻声道:“阿娣,你感觉怎么样?”

    阿娣摇摇头没有说话,依旧幽幽的看着我,我不明白她这是怎么了,但又不能就此离开,于是试探道:“平常是不是很少有人陪你?要不我陪你聊聊天吧。

    这个小女孩,看来确实是太孤独了,听了我的话她的面色和缓了些,我也就对她讲起了以前和叔父一起经历过的事情。

    我说的这个事,就发生在泉州后渚港口不远的地方,狮球山上的赐恩寺旁边。大概是民国二十二三年,那时候我还小,叔父带着我到一户人家去出诊,给一个还没有取名字的小女孩看病,到了就发现这个小女孩,给人的感觉很是精灵古怪,一眼就能看出她和别的孩子不大一样,可到底哪里不一样,却是谁也说不上来。

    叔父号过脉开过方子,让女孩子吃了药,她的病情却反反复复不见好转。而且从此以后,这户人家还开始不停地出现怪事,夜里家里人熄了灯快要睡觉的时候,就会听到了一个女人呜呜咽咽的凄惨哭泣声,那声音哭得人心里发毛。连续几夜,家里人天天都会听到那个可怕的呜咽声,后来听了邻居的指点,就去请了个风水先生来家里看,风水先生仔细勘查以后,指着院子里的一个方位叫他们把地基挖开。

    大家拿来锄头,才挖了一尺多深就发现有白骨,把周围一齐挖开,最后从地底下挖出来一具白骨,头发上插着一枝锈蚀了的铁钗,枯骨的眼窝处,还斜插着一把锈迹斑斑的短刀,想来应该是一个不知何时冤枉受死的无辜女人吧。家里人将骷髅眼窝中的短刀拿走销毁,然后把骨殖祭祀后安葬到了坟山里,果然每天晚上的哭泣声就此绝迹了。

    可是安宁的日子并没有过多久,晚上又开始听到耕牛的沉闷吼叫声,仔细一听,这牛吼之声,竟然还是从地底下发出来的。

    再请来风水先生,把院子里另一个方位再往下挖开,果然又找到了一块牛胛骨,将这块牛胛骨也放在坟山里掩埋了,牛吼声也就再也听不到了。

    但是过了两天,到了晚上,地下却又响起了婴儿的啼哭声,那声音吵得人心惊肉跳,六神不安。

    再把地挖开,再往深处挖,果然就挖出一只婴儿的虎头鞋子。

    到了这时候,这户人家终于明白,肯定是家里有什么冤孽,把地下埋藏的这些祸祟全给招惹了出来,就去赐恩寺请教长老。长老来看察了以后,让这户人家最好是能把那个一直生病的小女孩送到尼庵里去。果不其然,女孩子一送走,这户人家再也没有什么邪祟之事发生,只是听说那家尼庵之中,开始三天两头不停地闹鬼。

    后来叔父又带我去赐恩寺礼佛,聊天的时候就听寺中的长老说起,那阴魂野鬼,枯骨做祟,都是因为那女孩体质异常才导致的。有些人就是这样,就像金子,到哪里都会发光一样。不管他们在什么地方,都能够影响四周环境中的各种能量,导致许多灵异事件出现。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下南洋最新章节 | 下南洋全文阅读 | 下南洋TXT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