滋味小说网
滋味小说网 > 悬疑探险 > 下南洋 > 第十二章 暗礁诡事

下南洋 第十二章 暗礁诡事 作者 : 南派三叔

    第十二章暗礁诡事

    据说在清末的时候,这条线路上最大的危险是海盗,特别是越南的海岸线一带,海盗分布广泛,如果没有熟悉的领航人,要想安全穿过那片海域简直困难重重。

    那时候,下南洋的人为了保命,通常都会预先准备好一笔钱用做“买路钱”,而海盗也只是求财,有钱后就会放人。

    但日本鬼子打来后,控制了这条线路上的大片海域,虽然海盗基本没有了,不过海盗只是图钱,交了买路钱后也能相安无事,而一旦撞到日本人的巡逻艇,就没有那么好过了。他们说法很多,不过无一例外的是非常悲惨,通常满船人都会被杀光。

    一路艰险。这是我听完后对现在处境的唯一想法。前路漫漫,而我们现在还没有出外海,事到如今,只能说走一步看一步了。

    在七哥救了我之后一个礼拜,那奇怪的声音再没有出现过,黑皮蔡他们也没有再找我麻烦,也许是七哥的气势威慑了他们,也许是钟灿富收了钱之后,还算讲究信用。我知道钟灿富内心一定不是什么好人,之所以这样也许是因为船上不守承诺,会被龙王爷惩罚。

    日子慢慢平静,船上的人也慢慢忘记了这件事情,我也慢慢习惯了船上的生活,七哥常常下到我的船舱里,我们聊着过去的事情,总是说着说着感伤起来,最后总以七哥宽慰我收场。

    七天之后,我们自己的干粮基本上吃干净了,船上开始发饭,这一直要持续到我们到达南洋为止,费用是包含在船费中的。

    我的干粮早就吃完,阿惠和七哥一直在救济我,到了第一次发饭的时候,很多人都已经饿的眼睛发绿。

    我很清晰的记得,六个淘海客抬着三个大木桶到了舱门口,然后又抬了两筐碗出来,钟灿富出现在舱里,吼道:“开饭了,一个一个排好队来门口拿饭,不要乱跑也不要抢,人人都有。”

    之前大家都见识过钟灿富的蛮横,所以没有乱挤,都排成了队往舱门口过去。向前走时,我看见分给每个人的都是一碗清粥,一条腌制好的刀鱼,不过刀鱼有大有小,有的拿到小刀鱼,难免嚷嚷两声,不过钟灿富大吼了两次以后,也就没有人再闹了,在船上又不做事,一条刀鱼一碗粥,差不多也能管半天了。

    不过,让人郁闷的是,轮到我的时候,钟灿富瞟了我一眼,向发鱼的那个淘海客说:“给这个拍花子拿一条最小的。”

    我不想跟他们计较,接过小得可怜的刀鱼,和一碗清得可以当镜子的粥,在离甲板稍远的船舷边找了个空地坐了下来,也没什么心思吃饭。又看见在我身后排队的阿惠走到发鱼的淘海客面前,冲着钟灿富一笑,像洋货包装纸上的那些外国女人一样,露出一口白牙,笑着道:“钟哥,能不能给一条大的嘛?”

    “大的?”钟灿富哈哈大笑:“你灿哥我那条就大,要不要啊?”

    散发食物的几个淘海客哄然大笑,排在附近的几个人也笑出声来,阿惠羞红着脸说:“你们这些人就是坏得很哪!”

    我看在眼里不由得有些窘迫,不知道阿惠这么做的用意,还好,钟灿富没有太过纠缠,使了个眼色,分鱼的就给了阿惠一条很大的刀鱼,几个先前还在哄笑的乘客,一下都露出鄙夷的眼神。阿惠仿佛没看见似的,走过来在我身边坐下,夹过她那条大鱼递给我:“你吃这个,我吃不完。”

    她是为了我才向那些粗鄙的淘海客强颜欢笑吗?我有些难过,明白了这个委屈是她为我受的,是为我才这样做的,但我如果早知道一定会阻止。

    “怎么?你吃醋了?男人别这么小心眼。”阿惠笑嘻嘻地抢走那条小鱼,把大鱼架在我的粥碗上。

    不知道是不是女人适应新环境的能力比较强,还是比男人更天真、想法没那么多,总之事情平息下来之后,阿惠看起来心情很不错。不过我却怎么也提不起兴头来应对她的笑脸,只是默默地啃咬着难吃的刀鱼,心里有些烦乱。

    阿惠又说了几句话,见我不高兴也就没再说什么,我一边喝着粥,一边看到那个全叔和黑皮蔡不慌不忙地走过去,全叔对着分食的淘海客说了些什么,淘海客趾高气扬地摇了摇头,接着全叔很不高兴似的从口袋里掏了一块大洋给他,那个人就递了三条大鱼给他。

    看着船上人的形形色色,简单的一餐饭,真是可见世间百态。

    吃完饭后,很快食具都被收了回去,我站在船舷边,一阵带着咸味的海风吹来,一派平静的海水上,一座耸立在礁岩间、粉刷成白色的破旧灯塔出现在我的视线里。

    很久没有看到突出海面的东西,猛然间看到,我不由想起了陆地的亲切,不由多看了几眼,而这灯塔忽然出现在礁盘上,也让我觉得奇怪。

    正在好奇这个灯塔是干什么的,阿惠的声音在我身后响起:“你看,他们在干什么?”

    我回头看去,发现其他乘客都拥了出来,围在船头的甲板周围在看什么。

    阿惠牵着我往前挤了挤,透过人群,我看见淘海客在蛟爷的率领下跪在甲板上,手中都举着一碗酒,蛟爷面前摆着一个大盘子,里面装着一只煮熟的大猪头,向着陆地的方向摆着一副不大的木头雕像,远远看不仔细,但我确定不像是平时见过的佛像,而是只长着一双人腿,人身,蛇头的奇怪形象。这神像全身都是黑色的,看着与福昌号这种不吉利的黑色很相似。

    以蛟爷为首的淘海客们就跪在这个雕像前,一起大吼起来:“泉州湾出头,跟着龙王走。过了南鸟礁,耳闻妻儿笑。海上是我家,天地是爹妈。淘海全凭命,生死天注定!”

    然后,蛟爷拿出一把解手刀,把猪鼻子割下来,抛入海中,淘海客也站起身纷纷把酒掷向大海。蛟爷双手合十,向着北方拜了三拜道:“妈祖菩萨保佑,龙王爷保佑,保佑福昌号船头压浪,舵后生风,一路顺风顺水,平安到达南洋!”

    “要到外海了!”边上一个人说道。我转头一看,是七哥,他抽着烟看着那灯塔:“过了这片礁盘,就是汪洋大海,龙王爷的地盘。”

    “难怪要祭祀。”我道。七哥把烟往海下面一丢,说道:“如果祭祀有用也算不错,不过我看他们拜的佛像太邪了。”说完拍拍我离开了。

    我看着他的背影,心里咯噔一下,不由得把注意力转回到祭拜的神像上,它已经被摆到了甲板的中间,我看的更加清楚了。

    我在海边长大,看到过无数次这种祭祀,从拜辞上看,这个祭拜仪式的对象是妈祖,但祭拜的神像一定不是妈祖,倒像是一些南洋邪神,那种形状,按照道理是绝对不会在船上祭拜的。

    另外更让我觉得奇怪的是,虽然淘海客们嘴里大声吼着号子,但除了蛟爷之外,其他人脸上完全没有即将出海的兴奋感,气氛显得很压抑。我从他们身上没有表情的脸上,看到的确实隐隐的恐惧,似乎他们正担心着什么。

    船上的仪式没有那么复杂,很快就结束了,钟灿富走过去把猪头肉割成块,递给几个淘海客分食了,吃完以后钟灿富狂笑着对围观的人道:“哈哈哈,看清楚没有?我们到外海了!这辈子你们就跟着蛟爷走吧,别再想回老家了!”

    泉州湾已经过了,我们真的离开家乡了。本来已经过了这么多天,已经对出走他乡没什么感觉,被他这么一说,万般滋味涌上心头,周围响起了一些妇人低低的哭泣声。

    见没有热闹可看,其他人缓缓的散去,我不想回空气浑浊的舱内,趁着淘海客还没有赶我回去,我还想再呼吸一下海上的空气,很多人也是和我一样的想法,都三三两两的散在船上。

    海水的颜色随着船的行驶,缓缓的变深,很快灯塔消失在海平面下看不到,而船下的海水也变成了深黑色。虽然我不是水手,我也知道,我们已经进入了另一个世界。

    外海深不见底,可能有几千里深,风浪之大,这艘船犹如蝼蚁一般几乎不可抵抗,几百里内没有岛屿。一旦落水,只有沉入无尽深渊一条路可走。

    当夜无话,进入外海又航行了三四天时间,除了比在内海的时候颠簸一些,倒也没有什么新的事情发生,连呻吟声也没有了。但是我知道这只是在等待而已,从所有水手的表情我就知道,他们都在等待,等待着一些必然会发生的事情的发生。

    果不其然,在外海航行了一周之后,我们遭遇了第一个大麻烦。

    那天黄昏,我被水手们的叫喊声吸引,跟着其他人来到甲板上,就看到前方的海平面上,迎面飘来一大片乌云。

    在海面上,海平面太宽广了,视野内没有任何的障碍物,那团乌云就显得格外的清晰,我几乎能看到乌云的边缘,巨大的乌云犹如一团活物一样清晰的悬浮在远处的天空之中,那么低那么黑。

    一边的钟灿富陪着蛟爷也上了甲板,几个人都往乌云望去,能看到乌云之中闪电闪烁,看着好像一个怪物一样。

    “这云看着有点大,我们要不要从边上绕过去?”钟灿富道。

    蛟爷平静地看了看黑蓝色的海水,骂了一声:“南面是沙头礁,等下天黑了什么也看不到,北面风向不对,我怕被这云追上,这雨还没下来,让兄弟满帆,我们冲过去。”

    钟灿富的神情顿时尴尬起来:“可是蛟爷,这云可——”

    “少他妈废话。”蛟爷满不在乎地说了句。

    钟灿富才哎了一声,立即招呼淘海客满帆,船上所有的人都动了起来。顿时甲板上一片号子声。

    片刻所有的帆全部满了起来,蛟爷上了舵头,我看到了惊人了一幕,蛟爷竟然跳上了舵杆,用他七个脚趾的脚死死压在舵杆之上,手上扯着尾帆的帆绳。

    我从来没见过这样掌舵的,看的目瞪口呆。

    其他人全部就位,看向尾帆,蛟爷下盘一沉舵盘一转,帆立即就迎上了满风,其他人跟着一动,船朝着那片乌云就急冲而去。

    不到半个时辰的功夫,船已经冲进了乌云四周的风团,头顶上的渔灯剧烈地摇摆起来,一阵阵狂风吹来,福昌号随之摇晃起来。

    淘海客开始赶我们进舱,慌乱中我试图抓住什么,就看到海浪剧烈地翻滚着,骚动的人群里有不知道情况的人喊道:“蛟爷,蛟爷,海浪这么大,船都要翻了,快想想办法啊!”他们的问话没有得到蛟爷和淘海客的任何回应。

    赶人的淘海客还没到我身边,我抓紧了船舷,阿惠不知道被晃到了哪里,我四处张望也没有看见她,就在这个时候,我看到远处一团浪花之中,出现一个奇怪的黑影。

    什么东西?我心说,浪瞬间就打没了,那东西就看不到了,我在怀疑刚才是否是错觉,一边听到钟灿富大叫,神情变得扭曲起来,喊道:“蛟爷,东南面!”

    东南边,就是我刚才看到的方向,我再朝那边看去,又是一个大浪,满天的浪沫中。我果然又看到一个巨大的黑影穿过,我看得清清楚楚,那一大团墨色的影子就在翻滚着,竟然像是个活物!

    我不可自制地叫了一声。那是什么?还没反应过来,就听到钟灿富大叫起来:“它朝我们冲过来了!”

    “虾仔!顶着!”蛟爷大叫了一声,一边一个非常粗壮的淘海客冲过来一把抓住舵,蛟爷跳下舵杆,在极其颠簸的甲板上一条直线冲到钟灿富边上,搭手眺望。

    “是不是去年那东西?”钟灿富就问了一句。

    蛟爷仔细去看,就摇头:“看不清楚,干他娘,先预防着,让所有的船客都回舱去。”说着大叫:“船客回舱,不然生死不管。虾仔,左满,龙王摆尾!”

    全部的淘海客发出一声怒吼,那边的虾仔一转舵,几乎是瞬间船就倾斜了,蛟爷冲回到舵盘那边。

    我在船弦边,这下子终于有点站不住了,一边的淘海客朝我大叫:“回来,我关舱门了!”

    我想着刚才蛟爷他们的对话,“是不是去年那东西”,这话是什么意思?听起来,他们似乎在去年也遇到了什么。

    但是实在站不住了,我知道再也呆不下去,于是顶风就往舱口走去,几乎跌跌撞撞爬到了舱内,舱门立即就被外面锁上了,我看到阿惠,她上来扶起我。几乎在同时,我就听到一阵奇怪的声音,是从舱底传上来了的,那就是之前听到的奇怪呻吟声,在风暴中,这声音似乎更加的高亢和痛苦。

    船舱里一片漆黑,舱房里的气死风灯一跳一跳的,发出的光几乎快要熄灭,冰冷的风呼啸着从遮波板露出的口子、从船舷口钻进来,发出鬼怪怒吼一样的声音。船不停地摇来晃去,有好些个昏船的终于将刚才吃下去的粥和鱼吐了出来,不停地吐着酸水。

    船舱底部那奇怪的呻吟声,非常凄厉,简直赶上了大风的呼啸声,没有任何间断,丝丝缕缕,呼应着风声,好比不祥的鬼鸟,飞翔在这空寂的海面上。

    船舱里的人一个个面色如土,用双手掩住耳朵,带着一脸绝望与灰败的气色,萎顿地倒在不停摇晃的舱板之上。看样子,这声音已经响起了很长时间但是我在外面没有听到。

    我从船舱的通风窗子远远地往外看,外面开始下起了大雨,海风也更大了,我看蛟爷原本的意思是在下雨之前冲出乌云的范围,但现在看来似乎不太可能了,一个大浪头打来的时候,我没坐稳,一头就往前扎去,还好被阿惠一把拉住,我顺着她拉着的劲头一收腰,还是险些撞在了舱壁上。

    上船时钟灿富说我们都是货,到现在我才算体会到这句话的含义。这几个浪头打过,舱里已经完全变得一片狼藉,所有人都乱七八糟的堆在一起,大部分人已经放弃挣扎,抱头缩腿,无助的随着船的颠簸而滚动。船客们随身携带的行李更是散落的到处都是,混合那些晕船的人吐出的杂物,这种末日来临般的景象看上一眼,心里就充满了深深的绝望。

    我和阿惠紧紧的抱在一起,她柔软的身躯此刻非常僵硬,想必我也是如此。我们互相能清晰的感觉到对方的不安。我艰难的抓住舱壁上可以勉强拉住的地方,耳里听到着满舱惊恐的尖叫声,即使有着船舱的保护,情形已经十分危机,不知那些在甲板上直面风浪袭击的淘海客们,经历的又是什么。我很怀疑,这种情况之下,他们还有能力让福昌号安全的度过这场灾难。

    在这种时候,完全无法控制身体,只能凭本能尽量在颠簸中稳住,也不知道手臂、背上和腿上在碰撞中是否受伤,整个身体因为高度紧张已经失去了知觉。但其他的感官却敏锐了起来,我发现那奇怪的呻吟声在风浪中越来越高亢,似乎是有一个妖女正嚎叫着走来,叫声越来越近,最后简直就是在耳边发出。

    伴随着清晰的呻吟声,扑来的是越来越大的海浪,我怀疑福昌号已经从颠簸状态变成了在海浪里翻滚,因为几次我都是凌空被甩起,然后重重的跌倒在甲板上,发出沉闷的砰砰声。我已经完全无法控制这一切,只能尽量在落下来的那一瞬,用身体来替阿惠垫着。

    当再一次被晃荡起来,重新砸在甲板上后,我发现,除了身体落在甲板上时发出的响声,还有一阵让我寒毛倒立的声音传来。

    趴在舱板上,我可以清楚的听到,那是从船底传来的声音,仿佛是有人在用手指扣刮舱底,但声音比手指抠木板的声音大上很多。黑皮蔡之前讲的那个夜叉鬼的故事浮上了脑海,难道真的有什么东西趴在船底,在抓挠船上的木板?

    “天哪!”忽然有人叫了一声,我一下从这种梦魇中被惊醒了过来,所有人朝叫声的方向望去,就看到我身前挤满了往外看的几个人,全部探头够着窗口,不知道在看什么。

    “怎么了?”黑皮蔡大声问道。

    那几个人不回答,只大吼道:“我们完了,我们完了!”

    所有人都往那边挤去,先过去看他们看到的东西,但是人太多了,一下挤压的那些人根本挤不过去。

    我没有动,知道挤进去什么也看不到反而很容易被人踩伤,一直看着前边一片骚动。有人在狂问:“什么东西?什么东西?”

    阿惠在我身后,我满头的冷汗,不知道是什么情况。只觉得她的手也在发抖。

    我等着有人能说出来,他们看到了什么,或者他们的人看清楚之后,能散开让我看一眼,我觉得他们肯定是看到了我之前看到的黑影子,而且他们说起来我们完了,那黑影一定极其可怕。

    然而他们一直看着,几个人都道:“没有东西啊。”我心急如焚,却见阿惠拉我的袖子,我转头,看到她正回头看着船舱另一边的窗户,拉着我过去。

    闪电中,我看见外面竟然有一个庞然的黑影,竟然比我们的船还要巨大,正在浪头中沉浮,并似乎正在朝我们靠近。

    我冲了过去,贴到窗上,在闪电划过的间隙中,我发现那是一道巨大的桅影,而我们的船似乎在一边打转,一边被推往那个影子。

    什么东西?我心中的惊讶到了极限,僵在了那里。

    很快船打转着回到了另一面,另一边张望的人中一下起了一连串的惊叫,接着船又传了回来,那黑影再次出现在我的面前,一下越发的靠近。

    “那些傻瓜到底在搞什么?”我心中惊惧起来,再这样下去我们岂不是要撞上去了。他们难道就看不到吗,怎么一点办法也不想。我一下就冲到被锁上的舱门门口,不停的敲击门板,大吼道:“要撞上了,快点转方向!”

    看我这么一敲,其他人立即反应过来,全部过来帮忙,可是敲了半天,根本没有人理会我们,窗外的黑影眨眼就近在眼前。我心声绝望,心说难道要死在这里,忽然有人惊叫起来:“咝,居然是安庆号!”

    我大吃一惊,立即冲过去,向窗外靠近的黑影望了过去。这时倒没人挤我,我奋力眺望,看见迎面而来的黑影子,果然是一艘大轮船,那艘大轮船残破不堪,已经快要沉了,一侧的船头已经翘了起来,整个船斜插在水里,姿势诡异,露出水面的船头部分,隐约写着安庆号三个大字。

    安庆号!我叔父就是乘的这艘大轮船,离开的泉州。我心里一凉,看着这艘不知遭遇了什么的船,几乎崩溃了。

    船都成这样了,船上人怎么样了?

    几个眨眼之后,安庆号几乎近在咫尺,几乎就在我们眼前,很多碎片已经被冲上了甲板。

    借着闪电打出的亮光看向海面,我看得更清楚了。那艘看上去就比福昌号大很多的大轮船,已经只能说是一大堆还没有解体的木板,勾连错合地勉强拼凑在一起,浮在被闪电光映得无比苍白的海面上,随着巨浪翻滚着。

    它的船头和船尾翘出海面,船头上白色的“安庆号”三个字就像墓碑体一样阴沉。整条船体的中间,已经全部坍瘪了下去,就好似被发怒的龙王爷,用他那巨大的龙爪,猛然一击,将坚固的安庆号从中间击散了一样。

    最让我们毛骨悚然的,在那三根东倒西歪的桅杆上,从上到下密密麻麻地挂满了人,全都耷拉着脑袋,不知道是死是活,他们一定是船破的时候攀在残骸上等待救援的。

    整个场面就像一副海上地狱受刑图。这些人不知道死了没有。

    安庆号竟然变成这种鬼样子,不知道之前发生了什么诡异的事情,但无论如何叔父都凶多吉少了。这个时候,我忽然想起叔父和我在一起的种种场景,一个可怕的念头吞噬着我的心:最后一个和我有血缘关系的亲人也不在了。不是抛弃我,再也见不到了的那种,而是真的不在了,从今往后,我是真真正正的只有一个人独自活在这个世界上了。

    我无措的转头看向身边,周围的乘客都阴沉着脸。

    这个时候,有人忽然叫道:“上面的人还活着。”

    我心中一惊,转头,就看到在残骸上的那些人,有人在朝我们招手。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下南洋最新章节 | 下南洋全文阅读 | 下南洋TXT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