滋味小说网
滋味小说网 > 悬疑探险 > 有若见鬼 > 第三卷 阴变 第七十四章 传世(大结局)

有若见鬼 第三卷 阴变 第七十四章 传世(大结局) 作者 : 通吃小墨墨

    美国Supper组织研究中心,悦月正在研究着卫星在日本地震前后拍下的录像,这些录像长达120小时,而悦月和郭心妍,已经研究了整整一个星期。最终,他们经过卫星拍照和录像对比后,发现富士山中部有人迹。

    Supper组织已经为有人迹开了多次会议,一方认为那是摄像头因为移动速度的原因,或者是零散云层的投影、光折射的效果所形成的,另一方却肯定是拍到了人影。

    但是,他们通过角度的计算,对于那影像是人,却又没有足够的数据支持,因为根据录像而推断出的影像速度,时速超过120公里,简直就是高速公路中飞驰的越野,如果是人,又怎么可能有这样的速度呢。

    不过,他们倒是没白费,在富士山附近,找到了一些竜螌的灰烬粉末,那余灰有着传染性强大的未知名病菌,这让Supper组织又有的忙了。

    2003年,中秋,经过万里飞行,悦月(sharly)出现在了广州。这是任天行跟她的第一次正式会面,由Supper组织和刀锋组织的第一次正式会晤。

    这次悦月的目的,就是见见这个任天行,因为他们得到消息,任天行已经查出了关于“SRAS病毒”的传播源。这SRAS病毒跟Supper组织的研究方向原本没有任何关系,但是引起悦月他们感兴趣的是,在2000年日本黑色十月的时候,从富士山发现的未知名病菌,90%可以肯定是现在的“SRAS病毒”父系病毒。

    任天行听到悦月想要此资料,十分不乐意,早在发生SRAS病毒传播的时候,他们怎么没这么勤快,立时三年,他们却当什么事都没发生,那么严重的病毒,他们难道无动于衷吗?任天行几乎用尽了可以作为冷嘲的话毫不客气的送给了悦月。

    悦月只是静静的回了一句:“SRAS病毒的治疗药剂和防治疫苗,是我们Supper组织最早提供的,如果我们没有经过3年的时间研究,面临这样的病毒,还需要研究至少8个月的时间。”

    8个月的时间,那是什么概念,每一天,都会有大群的人因为感染SRAS病毒而进入医院,从中国广东蔓延直首都北京,但是中国,就已经无法作出感染的数据统计了。

    悦月说:“任警官,我的回答,能换得我需要的消息吗?”

    任天行眼光落在悦月身上,正视着他,良久才说:“你真的想知道?”

    “一定要知道!”

    任天行沉思了半响,拿出了笔,说:“把手伸过来。”他在悦月的手上写上了一个地址。这是一个广西中部的地址,地点在柳州。

    “我能不能请你陪我走一趟。”

    任天行说:“很抱歉,我有任务,希望你一路顺风。”说完,转身就走,心里还嘀咕着:太可惜了,天意弄人啊,要不是刚刚花了三百万跟刚子买了个消息,要急着赶去湘西凤凰县,跟这样的大美人去一趟,还真不错。(任天行去湘西的经过,记录在《活祭》此书之中。)

    当悦月一个人到达柳州的时候,已经是天黑,在当地住了一晚之后,第二天,照着任天行给的地址,找到了一个人。

    这是一个在闹市中的中医馆,上门写着“黄氏中医”。悦月敲门进去后,说道:“我找黄老师傅,任天行任先生介绍我来的。”

    一三十出头、脸色黝黑,精神烁烁的年轻人招待了她,说:“这位小姐,十分抱歉,我师父不能见你。”

    “为什么?请告诉你师父,我是从美国来的,万里迢迢,就是为了见他一面。真的,我只是问他几句话,这对我很重要。”

    这年轻人说:“真的很抱歉,小姐,我师父真不能见你。”

    “为什么,我要怎么才能见他。”悦月有点不甘心,她想弄清楚,三年前在富士山中,到底发生了什么事,虽然她没有把握能从这里得到消息,但是直觉告诉她,她必须这么做。

    年轻人淡淡的说道:“你如果坚持要见他,除非你死。”悦月听闻后,全身一楞,他这话什么意思?而年轻人看到他脸色之后,说道:“小姐,很抱歉,我没有别的意思。实话告诉你,我师父已经去世了,今天是他的头七。”

    悦月面带歉意,说:“对不起!我……,我能不能给老师傅上柱香,略表歉意。”她跟着这年轻人到中医馆后院之后,在灵位上给老师傅上了一炷香后,就跟这年轻人告辞。

    年轻人在她决定离开的时候,冒出了一句:“你真是来问我师父几句话的?”

    悦月一听,转身看着这年轻人,心想着,他难道以为我是来干什么的,对他点了点头。

    年轻人挥手道:“跟我来!”他带着悦月到了医馆处,让悦月等了一会,几分钟,他才出来,手中拿着一封十分陈旧的牛皮信封,递给悦月说道:“这是我师父留给我的,我师父说,这是我们黄氏一族一直传下来的,至今已经有两千多年历史了。我不知道该怎么解释,但是,你应该也是为了这个来的,自己看吧,看完后把这信放桌子上,你就可以走了。”

    两千多年历史?黄氏的传宗之物?悦月不解的看着那牛皮信封,打开之后,从里面掏出了一个高档丝绸裹住的包裹。打开丝绸后,里面是一羊皮卷,上面写着几行字,内容是这样的:

    我最好的朋友,当你打开这封信,我们已经相隔在千年的岁月之中,我很好,我回到了属于我的地方。可能你会记住我,也可能你会忘记我,不过没关系,我理解的,就像当年你们毫无保留的帮助我一样。

    在写这封信的时候,我已经老了,即将入土之人,对人生的留恋比任何时刻都大……,我交代了我的子孙,一定想办法把这封信传下去,一直传到两千年后,交给来寻的贵客。

    我唯一的遗憾,是在和水月成亲的那天,没能和诸位分享,来世吧,天注定,我们是这样的有缘,来世我们一定还会再见面。黄少汉武帝四十三年

    “黄少?”悦月看完信后,皱着眉头,她始终不想起来历史上会有这样的一个人,他到底是谁。

    他想不起来,任天行也想不起来,似乎这个人真的存在,而又摸不到看不见!

    悦月离开了医馆的时候,迎面两个女孩,带着墨镜走进了医馆,路过这两人的时候,悦月暗中的打量了她们几眼,她忽然想起了这两人的来历,一个是霍家的大小姐霍小英,另一个是她的得力臂膀十三菲。

    悦月抱憾,黄老师傅提供给任天行SRAS病毒的病源消息,但是她却来晚了一步。在高空之中,她十分的惋惜,看着飞机外万尺的云层,她忽然感觉在失落了什么……

    每个人一声中多少都会有失落,对于黄少来说,依然不例外,在他昏过去的时候,他听到水月他们惊讶的叫了一声“梵天密卷”。

    失落的“梵天密卷”,居然在银月这个千年女妖的手中,而在关键时刻,密卷重现,是天意,是命运,这密卷把他们带到了这里,再一次的四象重生之后,又把他们带了回去。

    当黄少醒来的时候,身边一人十分兴奋的叫了起来:“黄将军醒来了,黄将军醒来了!快,禀告卫将军,还有,请御医!”

    一阵频繁的脚步声后,一下之间来了许多人,黄少想说话,想开口,但是他发现自己开不了口,喉结之处裹着一层纱布。

    “黄将军,不用担心,阿拉卜的箭,还不至于要了你的命,不过说来也算惊险,只要再差半分,长箭就打中喉骨了。天佑中华,天佑中华啊。”御医一阵啰嗦,把脉了之后,开了几幅药,就让黄少躺下了。

    黄少一脸的疑惑,看着周围这些士兵,他迷糊了,这是哪里,水月哪里去了,长风哪里去了,想到这两人,他猛然想到了魔眼,心里大震,几乎要跳起来。但是他几乎身不由己,低头一看,满身的绑带,一些血渍还没干。

    御医走后,走进了一个将军,黄少一看,来人居然是卫青将军。卫青脸色黝黑,略带倦意,但是脸色那股气势却让人望而生畏。进来之后,就压着黄少,让他不用起身见礼,略带伤感的说:“别动,你伤还没好,好好休息,等你好点了,我再来看你。”说完便走了。

    几天后,伤势终于好转了,外面传来了马匹的嘶喊声,一人的声音远远传来:“圣旨到!卫家军前骑峰副将黄少接旨!”

    两士兵里面进来,扶着黄少准备下跪,传旨官叫道:“不用多礼,皇上说了,黄将军为国扬威,可免下跪之礼。”

    传旨官清了清嗓子,念道:“查,卫家军前骑峰副将黄少,统军有方,以1200兵力抗匈奴六千大军,杀敌四千于人,扬我大汉之天威,特赐黄金千两,任西域大军统帅,辅佐卫青将军,镇守西北疆界。即日起启程,带兵三万前往贺兰山增援,并攻打黑奴,拿下小月支国。”

    黄少嘶哑的答道:“谢主隆恩!末将……末将必当……”才说了几句,便咳嗽了起来,传旨官摇手道:“黄将军身体未愈,皇上说了,一切繁琐之礼从简,让你好好休息。当你凯旋而归,再向皇上禀告。”说完,传旨官又继续念。

    “查,卫将军前骑峰将军卫红林,统兵有方,扬我大汉之人天威,精忠报国,英勇捐躯,特赏黄金战甲一套,追加‘护国大将军’之职,葬于湘西皇家陵园。”

    “查,卫家军弓箭使杨修及十六位精英勇士,精忠报国,英勇捐躯,特追加个人官升三级,厚葬于湘西皇家陵园。”

    “查,江湖武林人士,水玲玲,水月,魏伟三人,助我大军御敌,有精忠报国之心,赐各人黄金百两,封紫幽山庄为卫国山庄之誉,即日进宫面圣。钦此!”

    黄少听到卫红林“精忠报国,英勇捐躯”八个字后,只觉得天旋地转,之后传旨官的话他再也没听进去了,这怎么可能,这是怎么回事,他始终没弄明白,只觉得卫大哥不可能就这样牺牲了。

    三个月后,一直大军从漯河山出发,三万多士兵整装待发,前往贺兰山,黄少英姿勃发,挥军西上。这三个月里,他终于接受了事实,卫红林战死,而他获救了。他知道这就是命运,他改变不了。虽然他们回来了,但是这样的结果,却是如此的残酷。

    在他们与阿拉卜大军厮杀到最后的一兵一卒的时候,阿拉卜要活捉他们,而这时候,远处一伙江湖人,为了“梵天密卷”而相互追杀,冲乱了阿拉卜的大军阵营。阿拉卜将军下令射死这些江湖人的时候,这些江湖人和阿拉卜的人厮杀了起来。趁乱之中,水月和水玲玲两人各自背着黄少和卫红林逃出了战场,老二魏伟携带着“梵天密卷”引开了其他人。残酷的是,众人在乱箭下逃生,卫红林被乱箭穿心,而黄少也身受重伤。

    黄少想不起来,这两个姑娘是如何在阿拉卜的大军包围之中,把自己救出。他已经没有这方面的记忆,他遗留的记忆,便是两千年后的种种事件。

    水月和水玲玲,自然也没有这样的记忆,但是她们没有辩驳,因为这样的解释,才能保住他们心中的那点秘密。

    三万官兵历经半个月,到达贺兰山后,贺兰山已经被匈奴所占,经过三天奋战,终于夺回贺兰山,修整了七天,他们挥军前往匈奴都城---小月支国(黑水国)。

    一路上,他们看到了匈奴人的残酷,路过的村庄和城镇,几乎没留下任何东西,那一天,烈日之下,一士兵发现了一个衣服褴褛的女子,昏迷在半道上。

    黄少救活了这女的,神奇的金针之术,让这女的渐渐苏醒……然后,这女的又神秘的离开了,没有向任何人告别,军中的士兵也没有任何一个人看到她是何时离开,怎么离开的。

    远处的山坡处,一女子遥望着大军的背影,遥望着黄少的背影,嘴里念道:“黄少,黄少,你为什么要救我,你知不知道,我的命数,注定要来世加倍还给你,才能让我解脱。唉……”

    “银月,为什么叹气,如今的世道,谁也不能掌控命运,魔眼出现,你我如不能找到能封魔眼的高人,那这一生,甚至是永生,都不需要再还这个人情。也没有必要还这个人情。”

    “有的,我是孤命之人,即便是来生,我也会还这个人情,因为我相信,我会再遇见他……”

    某月某日,古晶从十万大山回来之后,经过一山头,见到了柳州的黄氏中医馆里的那名年轻人,古晶远远的看着这人的背影,似曾相识,但是又不知道何时见过。

    古晶走近后,说:“年轻人,我们在哪见过?”

    这年轻人淡笑:“老先生你可能见过我,但是我肯定没见过你。”他离开的时候,转头开了个玩笑:“咱们上辈子见过也说不定,你说呢,老前辈!”

    古晶冥思了一会,不得其解,无奈的摇头走了。背后,那年轻人望着古晶,捏着一枚银针,无奈的说道:“银针啊银针,我们黄氏一家,历代行医,针灸之法天下第一,精力都在你身上了,咱们也算多年老朋友了,你给我评评理,这些人都觉得曾经在哪见过我,其实因为我长得像我祖先,但是这件事,我又不能对人言,只能对你这个老朋友说了……”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有若见鬼最新章节 | 有若见鬼全文阅读 | 有若见鬼TXT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