滋味小说网
滋味小说网 > 悬疑探险 > 地眼天坑 > 第四十三章 抉择

地眼天坑 第四十三章 抉择 作者 : 北岭鬼盗

    我仔细一看,脑袋再次一嗡,小叶说的还真不假,稻川良那张扭曲的脸真比我们刚才看到时,近了一点。

    我忍住浑身那麻麻的感觉,扯住小叶后退了几步,这不可能啊?

    一个被挤压成如此形状的人,怎么可能还活着?会不会是他后面有东西推着他出来?

    更让我想不通的是,稻川良为什么是头冲外呢?他要是被水道里头的怪物吸住,应该是头朝里,就算是自己想顺着空洞爬进去,也应该是脚朝外啊,怎么会这样倒退着进去呢?

    小叶心有余悸的说道:“你还没说你明白了什么呢?”

    我苦笑着说道:“现在我也不敢说自己明白了什么了……刚才我以为很简单,在我第一次单独下水的时候,被爆破开的洞口里,有两个浑身满身小虫的尸体,那他们五个人那就还剩三个……所以我以为,稻川良他们五个人都死光了,因为他们走的路线是正确的,完整的按照‘尸桥浮渡’走了过来,所以才会被我们率先找到这条地眼水道。”

    小叶深以为然的点点头说道:“那倒是,他确实有些不为人知的秘密……快看,他越来越近了!”

    蓝色巨石上那个细长空洞中,被我和小叶一致认为是稻川良的人体,正一寸寸的往外挤压着,在我和小叶说话的这阵功夫里,又是往外近了许多,头部快要被挤出洞口了,看起来非常的狰狞可怖。

    我和小叶呆呆的凝视着洞口,不知道稻川良的后边是什么力量才推动着他往外蠕动。

    随着稻川良被挤出来的部分越来越多,一幕非常让人恶心的画面呈现在眼前,因为稻川良的身体挤出来的每一寸都在逐渐融化,变成一条长长的黏液,顺着蓝色巨石的表面,流淌下来,在地面上越积越多,像是肉糊一样的成了一滩混合着碎肉和骨屑的肉羹,直到最后,肉羹的最表层,浮出两颗圆滚滚的眼球,嵌在表面,无神的凝视着我们。

    小叶伸手捂住嘴巴,喉咙里呼呼作响,勉强在压抑着呕吐,我的胃里也是一阵阵的上翻,极其反胃。

    不由自主,我和小叶离那个蓝色巨石退后了几步,可惜的是,细长空洞的后面并未出现骇人的物体,孔洞的直径反而在逐渐缩小,跟有生命一样,让我滑稽的想到,这个孔洞跟他娘的排泄孔一样,地眼水道可别是一个有生命的东西!

    细长的孔洞逐渐愈合,地上多了滩肉羹血水之外,再无其他变动。

    看着吞噬了生命的水幕,那彻骨的寒意一丝丝笼罩着我和小叶,傻傻的不知道接下来该怎么办?

    费尽千辛万苦来到这个地方,竟然是这么一个死局,明知道张丽恒就在这片水幕之中,我却没有办法去找到。

    左思右想之下,我一咬牙说道:“小叶,你就不要进去了,我怎么也要钻进去看个究竟,不然这事儿永远都不是个头。”

    小叶说道:“你刚才没有看见吗?这水里有吃人的东西啊?你那是送死!”

    我苦笑着说道:“无所谓了,反正走到了这一步………我和你不一样,我身上带着剧毒,早死一天晚死一天没什么两样,再说了,我这眼睛也可以在水里看的清楚,总不至于吃什么大亏。”

    小叶看着我,也不知道怎么劝我才好。

    我叹口气,整理了一下身上的东西,往那幽蓝色的水幕走过去,试探着轻轻的伸出了手……。

    冰寒刺骨的冷水立刻包裹住我全身,其中还有含有许多大小力道不均的细小漩涡,不停的在我周身打转,等到我全部身体都进了水中,我才发现这里的环境居然是非常熟悉。

    因为我第一次单独下水查探环境时,就无意中看到了那个漂浮的战舰,周围的水中有许许多多蓝色光点,我还好奇的捕捉了一个盛放在酒壶里,而此刻,相同的蓝色光点更是密集的分布在水中,这蓝色冷光的根源,是这些生物发出的微光,其中不含丝毫热量,将整个水域都映衬的寂静、苍凉、冷漠、了无生意。

    回头看看稻川良他们几个死亡的地方,没有留下任何痕迹,那片水幕依旧湛蓝无比,我只好运足了目力向水的深处看去,影影绰绰看到的是一个巨大的圆形水道,再往里看进去,更是辽阔无比的一片深渊,根本没有上下左右的概念,到处都是水,都是冰凉的水,一股股暗流向着四面八方不停奔涌,卷起无数细小的渣滓和气泡。

    我咬咬牙,将身子一纵,钻进了这条水道,想必这就是孙岗所说的地眼水道了,张丽恒就在其中的某个地方等着我,但是我看到这么一片辽阔的水域后,所有信心都消失无踪,因为如此宽阔苍茫的水中,我要去寻找一个人实在是无异于大海捞针。

    下潜的时间久了,我感觉到自己正在逐渐缺氧,眼睛开始刺痛的睁不开,看东西也出现了重影………。

    直到恍惚中,一个庞大的身躯冲到了我面前,顿时让我惊醒过来,这东西面目狰狞,跟我在土地庙里见到的牛头马面,非常相似,吓的我手忙脚乱的就往后退,跟在牛头后边的,更是无数挥舞着刀枪剑戟的地府阴兵,牛头马面、黑白无常、夜叉小表、判官阎罗全都出现在四周上下,让我无路可逃。

    使劲咬破了舌尖,我定定神再次往水中看去,那地府众鬼的形象已经消失无踪,幻觉!这肯定是幻觉,我对自己说道,千万不能被这些荒诞的东西吓住!

    可是一旦产生了幻觉,我的浑身就变的难受起来,曾经品尝过的痛苦滋味再次笼罩全身,就是我第一次下水后上浮饼程中体会过的滋味,眼球的后面正有无数张小口在拼命撕咬,那不是在皮肤外边可以用手挠到的地方,又痛又痒根本睁不开眼皮,痒的我两手捂住脑袋,抱住头在水中不停的翻滚。

    也不知道过去了多久,我终于感觉好受了一点,立刻睁开眼向四处望去,却见到面前的水中,出现了一大片浮尸,穿的衣服五花八门,什么样的都有,好多条半透明的触须正在浮尸中纵横穿梭,有意无意的抚摩着。

    这么多尸体,我一个个看了过去,最后也没发现张丽恒的下落,多半是穿着军装的不腐死尸。

    到处都是水,就连回去的路也找不到,我丧失了重力和方向感,跟那个幽灵般的战舰一样,茫无目的的漂浮着。

    缺氧让我的肺部要爆炸了,正在这绝望的时候,朦胧中,有几条滑腻腻的触手轻轻扫过我的面颊,冰凉刺骨,腥臭扑鼻。

    我已经无力反抗了,心说自己就这么死去算了,张丽恒也找不到,自己的眼睛也治不好,出去还是个死,于是任凭这几条触手在我身上滑动,直到一条触须无意的钻进我裤子口袋,扯出了一样东西,我才清醒过来。

    白骨塔中找到的金属圆盘里面有一张剥下来的猴子面皮,在金属圆盘毁坏后,这张面皮一直掖在我口袋里,没有来得及扔掉,此刻正被触手缓缓的拿了回去。

    随着触手后退的方向,我看到了一幕景象,顿时热泪盈眶!

    没错,是张丽恒,就在无数半透明触手的包裹中,静静的漂浮着,双眼紧闭,苍白的没有一丝生气,唯独胸口微微起伏,仿佛在告诉我她还活着!

    我一阵狂喜,伸手蹬足的往那个方向游了过去,却没想到缠绕着我的触手,紧紧的撕扯着我皮肤,想要钻进去一样,让我痛苦难当。

    这是什么动物?怎么会这样呢?我刚刚找到了张丽恒,决不能这么不明不白的死去,重新燃起的希望让我咬牙苦撑,拼命的想要活下去。

    就在这个时候,一股湍急的暗流扯着我向张丽恒的方向飞去,而缠绕着我的触手全都松开了吸盘,无力的漂浮在水中,挣脱牢笼的我一手扯住了张丽恒,一边在百忙之中回头一看,原来是触手拿回去的那张猴脸,在最密集的触须中间发生了奇怪的变化!

    猴脸变大了,象是泡大的胖大海一样,膨胀成一个很大的肉球,直到极限才猛然爆开,无数蓝色光点一涌而出,凡是蓝光闪过的地方,触手尽皆翻起了青白色的洗盘,无力的随水荡漾,这是怎么回事儿?我已经无法去猜测其中的原因,难道这个章鱼一样的水怪被弄死了吗?

    一道道汹涌暗流立刻拉扯着我和张丽恒,急速的向前翻腾,无力的我根本抗拒不了这股吸力!

    手脚无法动弹,只有紧紧抓住张丽恒的胳膊,跟着水流前进,根本不知道会被吸到哪里去,心里不停祈祷这水流,可千万别把自己给带回了水库下的天坑。

    地眼到底是什么呢?

    看着陌生雄浑的水域,我想当怀疑中学时候学过的有关地壳、地幔、地核的知识,怎么会有深不可测的水道?小时候看过凡尔纳的地心历险记,但我们都知道那是科幻,是幻想出来的忽悠人把戏,直到现在我亲眼目睹,才发现这个庞大的地球,还真有许多说不清的秘密等待着人类去发现。

    记得撒哈拉大沙漠中,有个神奇的大地之眼,纯粹天然形成的巨大漩涡,科学家也说不清楚是怎么回事儿。

    我还听说过海眼,就是在茫茫大海的深处,有些深不见底的海沟,海沟的最深处,就是海眼所在,没有人知道这些坑洞通往什么地方,也不知道其中隐藏着什么史前生物,类似这样的谜还有许多,一一在我脑海里闪现。

    不过所有的这些无底洞穴,都有一个共同的特征,就是漩涡无处不在,要么是水的漩涡,要么是风沙的漩涡,就是要让人迷失在里面,此刻这个所谓的地眼也是毫不例外。

    随着时间的推移,周遭的水域再次狂暴起来,无数条巨大的触手,在水中纵横交错的翻了起来,每个触手上都密布着脸盘大的洗盘,闪烁着惨碧的剧毒颜色一开一合,水中出现一阵阵的晶颤,嗡声不绝,震的我几乎晕过去,唯一的感觉就是这些触手的主人仿佛在进行临死前的挣扎。

    我真没想到剥下来的猴脸居然会有这样的能力,镇压在白骨塔中的深意恐怕是我不可想象的,而所谓的灭罪萨玛,难道在上古时代还真有其事,由不得我不相信。

    就在我的意识逐渐丧失的时候,突然发觉自己被水流冲到了一个坚实的地面上,大量空气立刻涌入了我的肺部,让我不停的咳嗽起来,紧跟着一条手臂拉住了我,是小叶那有点哭泣的声音:“黄宁!真的是你,你竟然出来了!……我还以为自己马上就要死了!”

    我睁开迷离的双眼,立刻发现自己已经被激流冲出了水道,正匍匐在小叶的脚下那我最初进去水幕前,这是怎么回事?发生了什么,让我如此轻易的离开了恐怖水道?

    不等我看清楚环境,水幕就咔嚓咔嚓出现了无数裂痕,我大叫一声:“不好!”

    提起最后一丝力气,一手抓起小叶,一手抓住张丽恒,我扑进了那个巨大的头骨里,几乎同时,轰然一声剧震,水幕爆裂开来,气势磅礴的水流立刻冲的我和小叶站不起身子,紧紧扒着头骨边缘,被流水卷在漩涡中忽上忽下,我只听见耳中呼呼作响,完全看不清究竟身在何方,小叶在背后紧紧搂着我,把头放在我的肩膀上丝毫不敢放松。

    而张丽恒的手指却在此时微微使劲,有了一丝知觉。

    我在心里暗暗祈祷,千万别让我们撞到通天塔倒塌的巨石,刚念及此,便觉得全身一凉,身体跟着头骨沉入了冰冷的寒湖之中,到处是喷涌的冰泉和急流,托着我们的头骨向上急速升起。

    看到这条路是通往水面去的,我心中立刻腾起了强烈的求生欲望,紧紧抠住头骨的边缘,想尽一切办法保持着平衡,也不知道折腾了多久,我脑袋里疼得好象有无数小虫在噬咬,耳鸣嗡嗡不止,只剩最后一口气。

    很久之后,我的意识才恢复过来,发觉自己漂在水面上,诡异的天象奇观已经消失不见,青海湖的海面上刮起了和煦的微风,空中也传来直升机的轰鸣声。

    看着翻身坐起有些痴傻的张丽恒,面孔一片惨碧之色,绿油油的非常可怖,而且肩膀上还扎进去半根章鱼触手样的东西,手上和脖子上俱是青黄不堪,还泛着一层黑气,百分百是剧毒缠身的症状,顿时让我哭都哭不出来。

    “小张?你怎么样?还记得我吗?”

    张丽恒定定的望住我,根本没有回答的意思。

    猛然想起孙岗曾经告诉过我,那地眼水道中的蓝色光点是某种疫苗,专门用来驱除地眼水道中的剧毒,我记得自己第一次下水时候,就逮到过一个,半透明的带着翅膀,象个小人一般的诡异,还随手装进了酒壶里,掏出口袋里的酒壶,我心里泛起一股寒意。

    因为那天坑铜镜中的影像,明明指出张丽恒临死前那一刹那,就是把这酒壶放在了唇边……。

    给她喝下去?还是不给她喝下去?

    这个抉择真的很难………。

    【打捞员的奇遇天坑第二集·西海白骨】全文完

    手机用户请阅读:滋味小说网繁体手机版:https://m.zwxiaoshuo.com/cht/
                    滋味小说网简体手机版:https://m.zwxiaoshuo.com/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地眼天坑最新章节 | 地眼天坑全文阅读 | 地眼天坑TXT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