滋味小说网
滋味小说网 > 悬疑探险 > 天机·第三季 大空城之夜 > 第十二章 死而复生

天机·第三季 大空城之夜 第十二章 死而复生 作者 : 蔡骏

    13:00

    绝望的空气笼罩着二楼的卧室,缓缓渗透过墙壁和地板,弥漫到沉睡别墅的每一寸角落。

    “他快死了?”

    林君如紧紧抓着床沿,看着奄奄一息的孙子楚。刚才又给他喂了一粒眼镜蛇毒药丸,但还是没把胃里的毒呕出来。现在他已经没什么反应了,平躺在床上如僵硬的尸体,脸色依然苍白得像纸,唯一好转的是瞳孔不再扩散。

    “不知道,也许他随时都有可能死亡。”童建国也已束手无策,在床边来回走动叹息,“没想到这鱼毒如此凶险!钱莫争自己死了,还得陪上我们一条人命。”

    “说这些有什么用!”

    顶顶重重地埋怨了一句,叶萧和小枝逃跑以后,她感觉所有人也在怀疑自己,而童建国无疑是疑心最重的,这让她特别讨厌。

    “快救救他!”林君如又走到童建国身边用乞求的语气说,“你一定会有办法的!”

    他低头想了许久才说:“记得二十年前,我在金三角当雇佣兵的时候,老大的儿子因为误食了有毒的鱼,躺在床上三天三夜都没有醒过来,所有人都说他很快就要死了。老大只有这一个儿子能继承他的江山,于是派我火速去曼谷找一个德国医生,据说能够治东南亚所有的毒。我送去无万美元请来了医生,他用了一种特别的血清,很快就解了老大儿子的毒。”

    “是什么血清?”

    “一长串外文字母,隔了那么多年我怎么会记得?但那医生让我抄写过血清的名字,所以如果见到那串字母的话,我应该还能记起来吧。”

    林君如像抓住了救命稻草:“也许南明医院里会有这种血清啊!”

    “对啊,刚才我们怎么没想到呢?”玉灵也从孙子楚身边站了起来,“我们快点去医院找一找!”

    “不行!”童建国立时打断了她们,“外面那么危险,女人绝对不能出去!”

    顶顶冷冷地冲了他一句:“你是男人,那你去找血清吧。”

    “好,我现在就去!”

    童建国不想在女人们面前丢面子,再说自己裤管里还有一把手枪,那么多年枪林弹雨下来,这个风险值得一冒。

    他立刻做了些准备工作,往包里塞了好多东西,收拾停当之后关照道:“你们不准离开这里一步!必须要等我回来。”

    说罢他大步离开别墅,消失在午后的阳光中。

    卧室里只剩下三个女人和一个半死不活的男人。

    三个女人都面面相觑,气氛可怕得接近坟墓。临近死神的孙子楚,就是躺在坟墓里的尸体,身边有三个为他陪葬的女人。

    林君如痴痴地坐在他的身边,却完全不知道该做什么,她把手放到孙子楚脸上,感到莫名的孤独和恐惧。她无法理解自己为何会这样?是什么时候开始牵挂他的?这个垂死挣扎的贫嘴家伙,究竟有什么吸引着自己?可当他命悬一线之时,却仿佛狠狠地揪着自己的心,她的心好像将要随着他的死亡而破碎。

    该死的!这种感觉需要理由吗?不需要理由吗?需要理由吗?不需要理由吗?

    怎么又回到《大话西游》的台词里去了?林君如绝望地低下头,忘情地抱着他冰凉的脸,泪水无声无息地流了出来。

    她的悲伤越来越强烈,发出难以抑制的抽泣声,顶顶和玉灵看着都很吃惊。

    突然,孙子楚发出了轻微的呻吟。

    也许是被林君如的眼泪刺激了,他喉咙里挤出含混的声音:“渴!渴!”

    “我下去烧一些水!”

    说完,玉灵匆忙跑出了房间。

    顶顶轻轻拍了林君如的肩膀:“你和他已经?”

    “上床?”林君如直接地说了出来,抬起头擦了擦眼泪苦笑道,“当然没有呢,只是我到现在才发觉:自己有些喜欢他了。”

    “人永远都很难确定自己要的是什么。”

    “是,我不知道,我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喜欢他。”

    顶顶冷静地说:“人的欲望太多,又受限制太多。感性就是欲望,理性就是限制。人的一生,就是欲望与限制之间的内战。”

    “也许这就是命运?”

    “任何时候,我们都会做出自己所认为的最优选择。”顶顶想到了另一个人,便仰头轻叹了一声,“我害怕的是,当局者迷,深陷其中者往往难以判断清除。所以,我们只能在一定范围内冒险,然后再悄悄地退回来。”

    林君如突然有些激动起来:“可是,如果还有第二次机会,你还会选择当初那条路。”

    “所以没什么可后悔的,一切都是必然的。”

    “必然的同义词是命运?”

    两个女子发神经似的探讨起命运哲学了,顶顶摇摇头说:“我们永远都有机会,平静地面对命运吧。”

    这时,玉灵捧着水上来了。林君如急忙倒了一杯,小心地送到孙子楚的唇边,他本能地张嘴喝了一大口。林君如把他扶起来拍了拍后背,照顾得无微不至的样子,让其他两个女子都有些尴尬。

    玉灵只能回避着说:“我上楼去看看秋秋。”

    午后,她看到秋秋在睡觉,便轻手轻脚地走上三楼,打开房门却一下子愣住了。

    屋子里连个影子都没有。

    她立时心头狂跳起来,冲出去打开其他房间,结果找遍了整栋别墅,都没见到小女孩的踪影。

    秋秋去那儿了?

    秋秋在沉睡之城的大街上。

    二十分钟前,她悄悄走下楼梯,没有惊动到二楼的人们。十五岁的身体轻得像只猫,无声无息地走出别墅,像小鸟逃出牢笼,蝴蝶飞出茧蛹,来到金三角的阳光底下。

    已经好些天没有沐浴在太阳下了,她毫不躲闪地大步走在马路中间,想要仰起头放声大笑,眼眶里却已满是泪花。

    终于逃出来了,这是她尝试的第四次逃脱——第一次被钱莫争追了回来,第二次让成立在鳄鱼潭里送命,第三次让妈妈黄宛然摔死在罗刹之国,这一次不知道还会断送谁的性命?

    可这次再也没有自由的感觉了,也没有仇恨任何一个人的想法,没有快乐也没有痛苦,只有永无止尽的孤独。

    世界上最爱她的人都走了。

    这一次的逃亡是茫然的,不知道目的地在哪里,只有心底深深的负罪感。

    她的心里很清除:成立、黄宛然、钱莫争三个人的死,其实都是因为她,十五岁的小女孩身上,竟然已背负了三条人命的罪恶!

    她无法洗刷自己的罪恶感,也注定一辈子都无法赎罪,所以她无法相信钱莫争已死的事实。如果一定要给自己的逃跑找个理由的话,那就是要亲眼看到钱莫争的尸体——就像她亲眼看着成立和黄宛然的死亡一样。

    如果他真的是自己的亲生父亲。

    但秋秋出门时没有带上地图,她茫然地在街上走了许久,都没找到那条穿越城市中心的河流。其实有一段溪流被修成了涵洞,所以从脚下流过她都看不到。

    秋秋的双脚又有些酸痛了,越走越绝望的她,只能蹒跚地走到人行道上。她没走几步便一脚踩空,整个人往深渊里掉了下去。

    天旋地转之后是无尽的黑暗,女孩终于大声哭了出来,还好并没有摔伤,只是胳膊和**上疼得厉害。她流着眼泪摸索四周,全是冰冷的水泥墙壁,狭窄得仅能容纳自己转身。再抬头却是刺目的白光,眨了眨眼睛才能渐渐适应——原来自己掉到阴沟里了。

    哪个丧阴德的移走了窨井盖子?秋秋的哭声在阴沟里回荡着,宛如古时被投入井底的少女,变成不得往生的冤魂夜夜痛哭。她拼命地向上跳了跳,却根本无法够着出口。脚下的水都干涸了,一年多来没有过垃圾,阴沟底并不太脏,只是那深井中的感觉,让人压抑得要精神崩溃。

    抬头仰望那方圆圆的小小的天空,好像漆黑夜空里的一轮圆月,她用力砸着井壁大声呼喊救命,声音却全被阴沟吸收了,不知道街上是否能听到——可惜这是一座沉睡之城,没有一个人会经过这里,更不要指望大本营里的同伴们,他们根本不知道去哪儿找她。

    折腾得精疲力尽之后,秋秋更加绝望地哭泣着,如果没有人来救她怎么办?现在看起来可能性很大哦,如果一天都没有人来,她首先会渴得饿得吃不消,大小便也只能就地解决。到了黑夜一丝光线都没有了,在无边的黑暗中幽灵会来亲吻她,将她带入井底之下的地狱。

    如果一周都没有人来呢?她肯定会在渴死之前先吓死了,变成一具僵硬的尸体,阴沟就成为她的棺材。可是却没有人知道她埋葬于此,只能静静地等待腐烂,成为蝇蛆等昆虫的乐园,成为老鼠等小家伙的天堂。最后化为一把可怜的枯骨,连同沉睡之城一同沉睡到世界末日。

    就在她想象自己如何腐烂时,头顶却响起一阵奇怪的声音,接着是一截软梯放了下来,沿着阴沟壁垂到她的身边。

    是天使来救她了?还是已化为鬼魂的妈妈来了?

    秋秋赶紧抓住软梯,用尽全力往上面爬去,身体在阴沟里剧烈摇晃,后背和额头几次重重地撞到井壁,但此刻都感觉不到疼痛了,唯有离开黑暗的欲望统治着自己。

    终于,她的手搭上了地面。

    当另一只手也伸出来时,她感到有一股陌生的气息,大手已紧紧地握住了自己。

    毫无疑问这是一只男人的手。

    钱莫争?

    她心里一阵狂喜,只有钱莫争会奋不顾身地来救她,原来他并没有被大象踩死,童建国那家伙在说鬼话!

    那只大手将她拉出阴沟,完全回到了阳光之下,可惜他并不是钱莫争。

    一个老人。

    鹤发童颜双目炯炯有神的老人,高大的身材套着一件黑衬衫,如天神一般昂首挺胸,紧紧抓着十五岁少女的手。

    秋秋被突然出现的他惊呆了,进入天机的世界以来,她第一次看到这个老人,仿佛是从空气中浮现的,也仿佛是命中注定来救她的。

    “谢谢。”

    她下意识地说出两个字,却无法甩开自己的手,也无法说出其他的话。

    “小泵娘,你叫什么名字?”

    老人的声音粗重浑厚,还带着某种奇怪的口音。

    “我叫秋秋。”

    “你的爸爸妈妈呢?”

    “他们——”女孩犹豫了几秒钟,才决然地回答,“都死了。”

    老人摸了摸她的头发,叹息道:“可怜的孩子,你跟我来吧。”

    他牢牢牵着秋秋的手,阔步走向前方的十字路口,那是个巨大的转盘,中间有个绿树成荫的街心花园。

    秋秋茫然地随老人穿过大街,街心花园矗里着一尊雕像,黑色的与真人一摸一样。老人带着她轻绕到雕像后面,地面居然裂开一个口子,露出一条黑乎乎的地道。

    地道!

    似乎有一股神秘的气息,正从地底喷到十五岁女孩的脸上……

    “欢迎来我家做客!”

    老人如是说。

    同一时刻。

    五十七岁的童建国,仰头看着午后的烈日,视线放下来掠过几栋楼房,便是四周葱翠险峻的群山。

    路边有一辆黄色的现代跑车,他擦去玻璃上积满的灰尘,轻松地打开车门发动车子,迅速奔驰在沉睡之城的街道上。怀里还揣着一张南明城的地图,先辨别清楚南明医院所在的位置,也不需要GPS全球定位了,只要开过几个路口便能到医院。

    路上没有一辆车,也不用考虑乘员的感受,这比在午夜高架上飙车更爽。童建国猛踩油门转动着方向盘,呼啸过空无一人的街道,时速转眼已接近二百千米。

    童建国知道自己正在和时间赛跑,因为在新的大本营里,孙子楚随时可能一命呜呼!

    若不是他从河边带回那些鱼,若不是他执意要玉灵给秋秋做鱼汤,若不是他忽略了沉睡之城的动物们的异常,孙子楚怎么可能会中毒?

    虽然,孙子楚也犯了谗嘴和没心没肺之忌,但童建国觉得更大的责任在自己身上——解铃还须系铃人,他必须在医院找到解鱼毒的血清,救回孙子楚的性命,否则无法面对其他人,也无法真正取代该死的叶萧。

    想到这儿他将方向盘猛然一打,跑车在狭窄的路口“漂移”起来,车轮与地面发出剧烈摩擦的声响,在几乎翻车的瞬间又平稳下来,大转过路口继续疾驰。

    一分钟后,童建国在南明医院前刹停下来。

    他快步冲入沉睡的医院,此时所有的灯都亮着,只是铺着一层厚厚的灰,墙壁上贴着通告和医学常识。电子提示板停留在2005年9月,是专家门诊的时间表,还有南明市政府的疫情公告。

    走在空旷安静的医院里,墙壁间还残留着消毒药水的气味,童建国变得分外小心起来,仿佛太平间里的僵尸随时会跑出来作怪。他没有找到医院的指示牌,更不知道血清会存放在哪里?只能盲目地在底楼转了一圈,急诊室里横着几副担架,还吊着永远滴不完的葡萄糖瓶子。这里的气氛让人格外压抑,他忍不住轻轻咒骂了一声,这里肯定不会有血清的。

    说不定药房里会有?童建国在底楼找到了药房,却发现门被反锁着,他飞起一脚就踹开了门,一阵浓重的药味扑面而来。有的药片和药水已经过期了,散发着难闻的恶臭,他也看不清楚那些药的名字,无头苍蝇般乱翻了一通。但他连一瓶血清都没有看到,不过想想这种珍贵的血清,也不可能放在底楼的药房里。

    童建国快步跑上楼梯,二楼走廊里依旧都亮着灯。他轻轻地往前走了几步,便听到楼上传来一阵脚步声。

    心立即悬了起来——除了自己之外,还会有谁在医院里?

    如果不是僵尸的话,那么又会是谁?但若真是僵尸他也不害怕,他怕的是其他不可预测的人。

    他迅速调整了状态,仿佛回到丛林杀手的年代,屏着呼吸走上楼梯,尽量不发出任何声音。三楼的走廊同样明亮,他锐利的眼神往两边瞟了瞟,却没有发现任何人影。

    正当他怀疑自己是否幻听时,那脚步声又从走廊尽头传来——绝对是真实的声音,至少有一个人在那里!

    不能再轻手轻脚地摸过去了,不然人家早就跑得无影无踪。童建国深深呼吸了一口,便撒开双腿冲刺过去。

    沉睡的医院走廊里,充满了他的呼吸和脚步声,还有那愤怒而狂暴的低沉吼声。他必须要抓住那个家伙,看看究竟还有谁躲在无人的城市里?

    一口气冲到走廊尽头,原来右面还有个拐角,果然有个黑色背影一闪而过。

    童建国大喝一声:“站住!”

    冲过去发现旁边有个小门,他马不停蹄地转入门内,却没料到是医院后面的外墙,阳光再度直接射到了身上。有个消防通道直上楼顶,仰头只见黑影正往上爬。但这条通道非常狭窄陡峭,必须手脚并用才能上去,而且稍有不慎就会摔下来。

    此刻已管不了那么多了,他奋不顾身地爬上消防通道,整个身体都暴露在外面。他抬着头向上高喊:“喂!你给我站住!”

    但那个黑影一个劲地往上爬,好像根本没有听到似的。这种角度也看不清那人的脸,但可以肯定这是个男人。

    童建国就像个小伙子一样,不知疲倦地爬到了四楼。而黑影已通过消防楼梯,直接爬上了顶楼天台——医院总共只有四层楼。

    “该死的!”

    阳光里忽然卷起一阵风,悬在半空的童建国晃晃悠悠,他用尽力气往天台上爬去,刚刚把头探出来的时候,迎面却看到一只厚厚的鞋底板。

    四分之一秒的瞬间,任何人都来不及躲避了,鞋底板重重地蹬到了他的额头。

    五雷轰顶——霎时间脑子里金星乱转,在几乎要失去知觉的刹那,一只手已脱离了铁把手。

    感到自己的身体飞了起来,眼前掠过许多闪光的碎片,在黑暗的夜空里无比灿烂。童建国仿佛坠落到了寂静的森林,那座孤独的竹楼里头,火堆旁坐着美丽的少女,穿着筒裙对他莞尔一笑。

    “兰那。”他轻轻呼唤她的名字,终于说出了那句一直都不曾说出口的话,“我爱你。”

    “对不起,我不爱你。”

    罗刹女兰那满怀歉意地回答了他。

    火堆下童建国的面容,从激动的微笑变成僵硬的绝望,也从二十多岁的青年变成五十七岁的老男人。

    “不!”

    他悲痛欲绝地高喊出来,却发现自己回到了阳光下,整个身体仍然悬挂在半空,只有一只手紧紧抓着消防楼梯的铁栏杆——是这只手救了他的命。

    再往下看是四层楼的高度,双脚和身体都悬空着,全凭单手的力量挂着。面对医院的外墙,额头上仍然火辣辣地疼,脑门里仿佛有钟声反复回荡。

    唯一可以确知的是:自己还活着。

    童建国重新攀到了消防楼梯上,多年的战争锻炼了他强健的臂力,换作其他人早就摔下去送命了。

    究竟是哪个家伙要杀他?天台上的那个神秘人是谁?早上刚被叶萧重击了一下,刚才又差点被踢下四层楼去,童建国真是郁闷得火大了,就像从井里爬出来的贞子,百折不挠地再度爬上天台。

    这下没有鞋底来迎接他了。

    迅速翻身爬上楼顶,那个黑色的背影就在空旷的天台上,童建国快步朝那人跑过去。同时对方也感觉到了,诧异地往天台另一侧跑去。

    医院大楼呈长条形,从一头跑到另一头还是蛮长的。那人始终保持着十几米的距离,看不清他的面容,童建国只能从裤脚管里掏出手枪,警告道:“不要跑!再跑我就开枪了!”

    但那个家伙毫无反应,笔直跑到了天台边缘。童建国对他已恨得咬牙切齿,必须用一枚子弹才能报一脚之仇。

    于是,他举起枪对准那人的大腿。

    在枪口发出爆破声的刹那,子弹旋转着射向神秘人,穿破十几米距离的空气,准确地钻入大腿肌肉。

    童建国听到对方的一声惨叫,也仿佛听到子弹击碎骨头的声音。

    这是自从离开金三角以来,他第一次真正用枪打伤别人。

    杀人的快感再次油然而生。

    同时,罪恶感也降临到了心头。

    两种感觉如电流撞击在一起,让童建国痛苦地倒在地上。

    一秒钟以后,等他再抬起头来时,神秘人却在天台上蒸发了。

    他立即茫然地跑上去向四周张望,但再也看不到任何人影。阳光洒在空空荡荡的楼顶,就连一丝丝回声都听不到了。

    不!不可能是幻觉!童建国确信开枪击中了他,并让他的大腿吃尽了苦头。

    可那家伙怎么消失了?

    他迷惑而小心地走到天台边缘,试着把头探出去俯视楼下,只见在十几米下的地面,横卧着一个男人——有一滩滩暗红色的血泊,正在那人身下渐渐扩散。

    童建国心里暗说:可不是我要你死的,活该是你自己倒霉摔下去了?

    他收起手枪爬下消防楼梯,又从四层楼顶爬回到地面上,鞋底已踩到流淌的鲜血了。医院的草地上飘着血腥味,悲惨的男子正头朝下俯卧于地,手脚似乎都摔得骨折扭曲了,只有上过战场的童建国才不眨眉头。

    先检查一下死者的大腿,果然有刚被打中的弹孔,肯定是在中弹后失去平衡,一头从楼顶上栽了下来。这时童建国才有些后悔,刚才实在是在气头上,若能冷静一些就该制伏对方,让他说出沉睡之城的秘密,变成死尸才是最没有价值的。

    缓缓将死者的脸翻过来,虽然头顶砸开惨不忍睹,但还是可以辨认血污之下的面孔——

    几秒钟后,童建国牙齿颤抖着喊出了死者的名字:“亨利?”

    这个法国人死了,亨利·丕平,他是第十个。

    如果他算是旅行团中的一员,那他是第一个死于自己人之手的成员!

    童建国不寒而栗地坐倒在血泊中,他恐惧的并不是自己杀死了一个人,而是恐惧一个更可怕的预兆——剩下来的人们是否会自相残杀?一直杀到最后一个人,或者一个也不剩下?

    他绝望地跪在亨利的尸体前,闭起眼睛却听到某个奇特的声音,忽远忽近地灌入脑海之中——

    “童建国,你已接近不可泄漏的天机。在即将到来的下一秒钟,《天机》的第四季也就是最后大结局的一季,将为你揭开所有不可解释的谜底。

    请记住一句话:劈开木头我必将显现,搬开石头你必将找到我。

    是的,你必将再度见到我!”

    14:00

    童建国在接近天机,叶萧同样也是如此。

    北回归线以南的阳光直射在脸上,他紧紧抓着小枝的手穿过沉睡之城的街道。

    “你要带我去哪里?”

    小枝用力甩着自己的手,却像被铁钳一样牢牢地卡住了。

    “警察局。”

    “WHAT?你以为你是南明的警察?”女孩轻蔑地冷笑了一下,“就算你是,但我也不是贼!”

    叶萧仍旧一言不发,没多久便来到一栋建筑前,坚固的大门上挂着“南明市警察局”的牌子。

    “也许你对这里并不陌生。”

    他将小枝拖入尘封已久的警局,迎面就是宝剑长矛保卫日月的警徽。

    “不,我从没来过这里!”

    小枝的发誓并没有任何作用,她像个被警察抓住的女贼,被拉到警局二楼的办公室。木地板在“咯吱咯吱”地呻吟,仿佛许多沉冤的案卷在档案箱里呼喊,而墙上挂着的酷似党卫队的警服随时可能站起来。

    叶萧轻轻拉开一个抽屉,里面躺着一只黑色的手枪。

    没错,就是这只枪——在来到天机世界的第二天,他就在这里发现了这支枪。屠男还拿起枪来差点闹出人命,是叶萧又把枪放回到抽屉里的。

    现在是要用到它的时候了。

    一只大手牢牢抓住枪把,将它从抽屉里拿出来,沉甸甸的枪体里还装着子弹。他的一只手抓着小枝,仅用另一只手就打开了弹匣,仔细检查了枪械内部的情况。里面还有二十多发子弹,足够杀死别人与保护自己了。

    他重新给枪上了保险,然后别在腰际的位置,虽然硬硬的硌得肚子疼,但当警察的早就习惯了。

    小枝看着他此刻的样子,不像警察倒像冷酷的职业杀手,女孩的嘴唇有些发抖:“为什么要拿这把枪?”

    “这是为了保护你。”叶萧迅速将她拖出阴森的办公室,“因为童建国手里有枪,我们才会这么狼狈地逃命,现在我只相信它了。”

    他拍了拍腰间别着手枪的位置,刚刚要准备下楼时,却听到走廊尽头传来什么动静。

    他立刻对小枝做了噤声的手势,然后轻轻地往走廊里摸过去,随即见到一排坚固的铁栏杆,原来是临时拘押疑犯的囚室。

    难道还有人被关在里面?

    叶萧小心翼翼地打开电灯,囚室里面却空空如也,只有牢房的大门敞开着。虽然什么都没看到,但警官心底特有的第六感,却让叶萧比看到什么更加紧张。

    他带着小枝仔细检查四周,发现了另一条往下的楼梯。两人悄无声息地走下去,又回到了警察局的底楼,果然有个影子从门口闪过。

    叶萧心底猛然一抖,随即大喝一声:“站住!”

    他放开小枝飞快地冲出去,那个人影也拼了命地往前跑,一口气就冲到了外面的大街上。

    天机世界的烈日照耀着他们,叶萧撒开两条腿紧追不舍。前面的背影显然是个男人,看起来体形粗矮结实,留着乌黑的板寸发型,倒有些像泰国的本地人。

    这下真成警察抓贼了,叶萧抖擞精神地追上去,似乎看背影还有些眼熟。那人显然慌不择路了,一拐弯竟跑入了一条死胡同,被一堵高墙拦住了去路。

    绝路——男子绝望地站住了,几秒钟后缓缓地回过头来。

    一张泰国人的脸。

    四十岁的泰国男人的脸。

    这张平淡无奇的脸,却如子弹一样射入了叶萧的瞳孔。叶萧两只眼球都仿佛被击碎了,身体猛烈摇晃了几下,才艰难地重新站定下来,因为他认识这张脸。

    从天机故事的一开始,从进入沉睡之城的第一晚,这张脸就出现在你们——千千万万读者的面前。

    他就是我们旅行团的司机。

    不!叶萧剧烈地摇起头来,这怎么可能呢?在来到南明城的第二天,司机就开着大巴去加油站,结果发生了油库大爆炸,整辆大巴连带司机都被炸成了碎片。叶萧还捡到了司机的一只断手,他把这只断手塞进了自己的行李箱——后来却被居民楼的大火吞噬。

    可分明就是眼前的这张脸,虽然泰国人看起来都长得差不多,但叶萧永远都不会忘记这个人,尤其是在他被炸成人肉酱之后!

    就是他!

    我们旅行团的大巴司机。

    这个在《天机》的第一季,整个故事的第二天就被炸死的人!

    眼前的这个人是幽灵?还是另一场阴谋的开始?

    司机面对叶萧惊恐万分,一直退到墙脚下动弹不得。他那胆怯的眼神已说明了一切,显然他是认识叶萧的,他知道自己不该出现在叶萧面前。

    “你没有死?”

    叶萧大步靠近了司机,突然感到自己被欺骗了,他就像一头愤怒的公牛,要把犄角抵在敌人的心口。

    两个人距离不到一米了,叶萧大声喝道:“告诉我!这一切是怎么回事?”

    我们可怜的司机,干裂的嘴唇嚅动了两下,终于要开口说出什么秘密了……

    此刻,某个遥远的声音再度飘入耳中——

    劈开木头我必将显现,搬开石头你必将找到我。

    死而复生的司机究竟将说出什么秘密?亨利为何会亡命天涯?小枝究竟是什么人物?叶萧又即将发现什么真相?

    请不要太着急,在即将到来的下一秒钟,《天机》的第四季也就是最后大结局的一季,将为你揭开所有不可解释的谜底。

    手机用户请阅读:滋味小说网繁体手机版:https://m.zwxiaoshuo.com/cht/
                    滋味小说网简体手机版:https://m.zwxiaoshuo.com/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天机·第三季 大空城之夜最新章节 | 天机·第三季 大空城之夜全文阅读 | 天机·第三季 大空城之夜TXT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