滋味小说网
滋味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蓝瑟不给碰 > 第十章

蓝瑟不给碰 第十章 作者 : 简薰

    “我真笨,应该给你看照片才对。”玛露拿出手机,一下子就叫出照片,三点五寸超大荧幕很清楚看到上面亲密抱在一起的两个人是谁。

    蓝瑟即使心里准备再好,也忍不住被打击了。

    这照片,蓝天碧海,陰影也很自然,应该不是合成的,而且两人搂抱的姿势,要说他们没一腿,也绝对没人会相信,想到高毅跟这女人真的在一起,就觉得……也太没眼光了。

    他喜欢这个无脑大胸女人哪里?

    下一张,背景不知道是在欧洲哪个火车上,依然亲密得一看就有一腿。

    下一张,下一张,一大堆的下一张。

    一般女生大概是丢了手机就哭着跑走,但是,她可是蓝瑟,喜欢侦探小说,富有CSI的精神——起码这两张照片都是很久以前照的,证据就是,照片上的玛露是俐落的超短发,现在却是及背的大波浪。

    根据蓝瑟的经验,这种长度差不多要留一年半到两年,无论如何,不会是最近的事情。

    看完全部照片,蓝瑟整理出三个结论。

    一,他们曾经是男女朋友。

    二,两人交往至少是一年半以前的事情。

    三,根据所有照片都是夏季衣服这点,蓝瑟肯定,他们交往的时间短到还不够换季。

    所以说,虽然这个叫玛露的女人真的跟他在一起过,但已经分手了,而且她还对他念念不忘……

    啊,玛露,之前高毅冰箱上那个说什么,办公室没有他,太无聊,提不起劲,很想念他,希望他快点回罗马等等……那张香到不行的明信片,属名好像就是玛露。

    所以她是唤不回他,自己找来了吗?

    但她为什么要自称女朋友?

    要说搞破坏应该也没那个道理啊,他们昨天才说要交往,连正式牵手都还没有,算算时间她应该还在飞机上,怎么可能知道这件事情。

    玛露完全没注意到蓝瑟的心理活动,继续按照既定步骤,“请问一下,高毅的办公室在哪里?我想去里面等他。”

    “不好意思,我们办公室只有公司人员才能进入。”

    “我不是外人。”

    “可你也不是内人。”

    “不然我进去看看就好。”

    她想看一下他在台湾的工作环境,当然,如果他跟眼前这个女孩陷入热恋,也可以从办公室看出蛛丝马迹,现在只希望他们之间仅止于好感,一切还没开始,她还来得及挽回。

    “小姐,每个公司都会有很多秘密,你会随便让别人进入自己的办公室吗?如果有人跑到你上班的地方说我是XXX的女朋友,你就放心让她进去了?如果你要等的话就在这里等,他晚点开完会就会回来,但如果你要进他办公室那是不可能的事情。”

    “你这么怕我进他办公室啊?”

    “嗯,很怕。”蓝瑟直视她的脸,“因为我会被老板骂,然户被扣表现奖金,还有,激将法对我无效。”

    “激将法?”

    “你刚刚的行为。你用了‘怕’这个字,那我要说什么,我不怕,所以你进来吧?不会发生那种情形,你喜欢怎么想就怎么想,反正我也不痛不痒,就算你说,‘不让我进去你就是个小人’,我也无所谓,我才不在乎你怎么想,相对的,其实我也可以跟你说,你这么怕我不让你进办公室啊?”

    玛露傻眼的表情让蓝瑟很是满意。

    “还有,现代女生没这么笨,你说是高毅的女朋友我就信了?我跟你说我下个月要去美国跟欲望城市的编剧吃饭你信不信,我说我每天晚上都要跟贾斯汀MSN你信不信,美国太空总署还请我去当顾问呢。”

    “我……我不是给你看了照片,事实上,我还帮他打理所有的财务,能够替人打理财务,你总该知道我们的关系了吧。”

    “会计也可以帮人打理财务啊。”

    “我不是他的会计。”

    “我只是举例而已。手机是一种很方便的东西,我只要打电话求证一下,就知道你是不是他女朋友了,所以不管怎么样,你在这里说的一切,都没有太大的意义,是就是,不是就不是,事实不会因为你的三言两语就改变,我也不可能把陌生人说的话照单全收,为什么要浪费时间做这种事情呢?”

    玛露呆了。

    这个叫蓝瑟的女人比她想象中的还不好对付。

    她没有被“女朋友”这三个字击倒,也没有被照片击倒,甚至是她觉得非常好用的讽刺战术对她来说一点也没有用。

    可是,自己居然不讨厌她。

    怎么回事,她可是自己的情敌啊,应该要讨厌她,鄙视她,继续想办法打击她才对,可是……可是……

    即使是这么短时间的相处,但她大概知道高毅为什么会喜欢她了。

    她有情绪,但在情绪起来之前会先用心,没有因为外人的三言两语,就破坏了对人的信任。

    眼前这个叫做蓝瑟的女人未必跟高毅真的在一起,但是,因为高毅是她认识的人,所以,她选择相信他。

    玛露突然想到以前,她跟高毅之所以分手,就是因为对他不够信任。

    他买了昂贵的冬季大衣,买了两人的歌剧套票,订了高级餐厅的双人晚餐……玛露却发现他完全没有邀请她,年轻女子的服饰不是送她的,歌剧跟舞台剧也不是同她一起去看,参加朋友聚会时,有人问起,“你上次去看秀时带的那个巴西美女有男朋友了吗”,高毅笑着要他们别打这个巴西美女的主意。

    因为自尊关系,她先提了分手,直到几个月后她才知道那个巴西美女其实是高毅的异母姊姊,最近因为离婚,回意大利散心,姊弟难得相聚,因此大部分的时间都用来陪伴她。

    玛露后悔得肠子都绿了,可也无法挽回。

    高毅的个性她很清楚,他不会为难人,但是也绝对不会吃回头草——当初因为受伤,所以她告诉他,自己喜欢上别人了。

    一直没离开他的工作室,是因为希望有一天还可以复合,即使中间有交过其他男朋友,但是心中最爱的却仍然是他,她不断地告诉自己,他们还有机会,他们还可能在一起……

    直到刚刚,她才突然想起来,自己到现在还是喜欢把猜测当作事实,以前没有求证,就把异母姊姊当成新欢,现在依然没有求证,只因为自己觉得他们或许在交往,就上门想争取。

    一点成长都没有。

    她在蓝色颈子上看到了高毅的项链,不管她明不明白,高毅都已经将项链给了她。

    玛露知道那个意义,那是高尔斯家族给喜欢女人的定情物。

    她拿起包包,“我要走了。”

    哎?怎么这么突然?刚才还像个斗鸡一样的女人居然在短短几分钟内自己宣布弃赛?

    算了,怪女人走了也好,在这边卢半天也不知道讲话重点是什么,白白浪费她的时间。

    玛露走了几步,突然又回头,“你知不知道高毅是谁?”

    果然……

    她就知道这怪女人没这么容易放过她。

    “他是我顶头上司,每天命令我做超过十件事情,你觉得我知不知道他是谁?”

    “有一次我去他家吃饭,看到壁炉上放了一张奖状跟感谢卡片,他妈妈跟我说,奖状是高毅十几岁到台湾旅行时受到警局表扬,卡片则是一个台湾少女写来的感谢信,原因是见义勇为,他救了一个女高中生,高毅其实是迷路不小心走到荒山野岭,没想到却听见女生在喊救命。”玛露笑了笑,“他妈妈很得意的说,儿子是天生英雄命,居然连迷路都可以救人,她还跟我说,这台湾少女的名字很特别,姓氏是一种颜色,名字是一种乐器。”

    蓝瑟呆呆的待在已经没有人的接待室里。

    不知道那个叫玛露的女人是什么时候走的,因为她现在满脑子都是她那句比核裂威力还强大的话。

    这台湾少女的名字很特别,姓氏是一种颜色,名字是一种乐器。

    那天她倒在地上,只觉得快要绝望了,这么偏僻的地方,谁会来?就在这时候看见一个人冲进来把那些王八打得落花流水,然后问她还好吗?蹲下身子的瞬间,颈间的项链掉了出来,西洋剑与玫瑰图腾。

    她躺在地上,看着那个坠子就在她眼前很近很近的地方……

    所以当她在他家跌倒,他弯着腰问“你还好吗?有没有怎么样?”时,她会觉得很熟悉,因为那是确实发生过的事情。

    因为他,所以只是有惊无险。

    她没有在第一眼认出他,但内心一定是记得他的,所以对异性碰触会起鸡皮的她,唯独对他没有这种不舒服的反应。

    高毅,高毅……

    她紧紧握着手中的项链,心里又是浪漫又是高兴,还有一些三八的想,这就是命运,上天的安排,可不是那些无脑人可以轻松破坏的。

    以后如果有了小孩,她会告诉他们爹娘当年比童话还童话,比电影还电影,比偶像剧还偶像剧的安排……

    高毅打开接待室门的时候,看到的就是这幅情景——蓝瑟拿着那条项链,嘴角微弯,表情显然的再神游。

    “蓝瑟。”

    没反应。

    蹲在她面前,“蓝瑟。”

    伸手拍了拍她的肩膀,“蓝……”

    神游女的眼神焦距终于放在他脸上了。

    “发什么呆?”

    “没事。”蓝瑟起身,“你什么时候回来的?”

    “才回来,宝涵跟我说有个外国女人找我,走了吗?有没有留名片还是讯息什么的。”

    他刚回公司,宝涵就鬼鬼祟祟贴上来说——有个女人要找你,跟她说高经理不在后,她就问,那蓝瑟呢?应该在吧。

    没多久就看到那外国女人笑着离开,蓝瑟则一直没出接待室,从门缝偷看,她一副出神模样,看起来超不妙。

    听宝涵这么说,高毅大概心里有底——玛露说,见了男朋友突然觉得没有挽回的必要,于是就顺便来台湾看看他,还问他下午有空吗,有空想一起喝个下午茶,聊聊天。

    他几乎肯定,玛露不是顺便过来,而喝下午茶也只是要确定他有没有其他安排,会不会在办公室,她才好抓时间上来会回蓝瑟。

    面对他的质问,蓝瑟很坦然的点头,“讯息?有啊,说是你的女朋友。”

    男人瞬间有种头痛感。

    “她秀了一堆你们一起去玩的照片。”

    她居然这么讲……

    “然后她说你非常信任她,所有的财务都由她一手打理。”

    因为她是他的秘书。

    玛露很肯定他付薪水的爽快大方,他也很肯定她工作上的绝佳表现,所以即使当不成情人,也还是可以当工作伙伴,他们都很成熟,不用跟生活过不去。

    “蓝瑟,你听着,我跟她交往过,但那时以前的事情了,我有过女朋友,谈过几次恋爱,但是我从来不脚踏两条船——”

    蓝瑟知道自己不应该这么想,可是,当他一脸正经又带着小小迫切的解释时,她第一个感觉竟是“好厉害的蓝眼人,居然知道脚踏两条船这几个字怎么用”。

    “我讲财务交由她打理是因为相信她的工作能力,与我跟她之间的私人感情没有任何关系,我肯定的是她的细心,跟交往过与否完全是两回事,她会来这里讲那些话,我也很意外,这几天我会找时间跟她沟通一下,跟她说清楚。”

    他在她面前,一向就是一个十项全能,她相信就算现在跟他说“五分钟后要跟欧巴马做简报”他也依然游刃有余,她从来没看过他有点紧张的样子,小小的迫切,哇啦哇啦的中文,都让她觉得认识一个新的他,意外又可爱。

    她并不是因为喜欢他喜欢得不行所以才不把玛露的话当话,而是因为从小看爸妈吵架,总是为了一些“谁谁谁说”,小蓝瑟觉得很烦,也不喜欢这样,于是她从以前就在想,以后长大了,恋爱结婚,她绝对不要为了谁谁谁讲些什么就跟自己最亲爱的人起争执。

    那不但没道理,到最后会发现损失的是自己。

    “我没信她。”

    嗯?高毅一怔,是他听错了,还是她真的那样说了。

    “你放心,除非是你亲口说出来的,不然我不会信的。”

    他感动了。

    不由自主再度想起小时候跟妈妈一起看台湾连续剧时的“我不听”,感情除了时间之外,彼此的信任也非常重要。

    没有信任的爱情无法长久。

    蓝瑟拍了拍他,豪气万千的说:“如果以后我对你有什么怀疑,我会亲口问你,相对的,如果你对我有什么怀疑,也希望你亲口问我,绝对不要听别人说。”

    “好。”男人笑了,“以后我们一定也难免争吵与误会,但是无论我看到什么,听到什么,我都会选择相信你告诉我的。”

    “不说谎?”

    “不说谎。”

    蓝瑟伸出小指,“拉钩。”

    绝对不相信别人说的。

    那个约定其实一直在高毅心里,他没有忘记,但最近有点忍不住——公司的最新流言,术爱说,看到乖宝宝蓝瑟在药局买验孕棒。

    这种听说不是第一次。

    上一次听说他没放在心上是因为他们才开始接吻,接吻的后果不会到需要使用验孕棒。

    这次很介意是因为他想起来曾经有过两三次忘了做避孕措施。

    而且跟永爱一起看到的还有小陈,小陈是公司公认的老实头,别说造谣,他连说谎都没办法。

    男人开始想,该再多等几天,还是直接问女主角……

    叩叩,敲门的声音。

    女主角进来了,先放下左手端的咖啡,然后放下右手抱的一大叠报表,“荷姆那边的报价已经回来了,泰雅的合约在这里你看一下,没问题签个名,我就送去给方大志了,然后这个……”蓝瑟终于发现不对,“你在看什么?”

    在看你的腰——男人当然不能这样说。

    看起来是肉了些,不过因为是冬天,窝在沙发吃东西,看电视,健身房又在那么遥远的地方,别说蓝瑟,就连毛毛都又长胖了。

    “蓝瑟,你是不是……你上一次生理期是什么时候?”

    “好像是月初还是上个月底,我不太记得。”

    多年来,她的生理期没有规律可言,既然没规律,她也就懒得去记了……慢着,他为什么会突然关心她的生理期?

    想要小孩想疯了吗?

    会不会是开始进口婴儿尿布的关系,看多了宝宝们满地爬来爬去的可爱影片,于是他开始想要一个自己的小小人?

    “你……最近有没有怀孕的迹象?”

    “没有。”

    “你确定?”

    “我非常确定。”看了看她,“你怎么了?”

    “永爱跟小陈说看到你去买验孕棒,我有点高兴……”

    “验孕棒?”

    她家附近就有妇产科,又快又准,她干嘛买什么验孕棒……想了想,突然吼的一声,“我买的是温度计啦,虽然是放在同一个柜,但外型差很多好吗?永爱跟小陈那两个白目大嘴巴,我要去造谣说看到他们买手枪。”

    蓝瑟生动的表情让高毅想笑,不过,想笑之中还是有一点点失望的。

    他喜欢小孩,也想要小孩,但蓝瑟希望等他们经济稳定一点,至少身边有一笔存款后再来讨论这个问题——当然,如果宝宝提前报到,那这些就不成立了。

    “你干么这么失望啦。”

    “我想要孩子啊。”

    “多想?”

    “很想很想。”

    “跟我结婚,与跟我生小孩,哪个比较想?”

    高毅笑出来,“你这什么问题,我们结婚后就会生孩子,如果有了孩子一定会结婚,两个我都要,所以不比较。”

    其实他很想告诉蓝瑟,身为高尔斯家族的孩子,他的经济已经稳定到不能再稳定了,母亲知道他交了个台湾女朋友之后也很开心,一直催他有空要带人回来吃饭,他们有十天的农历年假,他在想,也许该问问她,能不能跟他回一趟罗马。

    “过年时,如果可以的话,跟我回家一趟吧,我想把你介绍给我的父母。”

    蓝瑟呆了呆,脸突然一红。

    “不用担心,我爸妈很好相处。”

    她才不是担心,她只是突然想起“丑媳妇见公婆”这几个字,然后就有一种含羞感。

    她很高兴他有这份心,但现在不行。

    “我……我过年时不方便,夏天再去。”蓝瑟把刚刚进来时就一直捏在手上的信封放在他桌子上,“这给你……等等,我出去你再看……”

    等蓝瑟的身影消失在门板后,他才打开信封。

    黑不拉几的一张纸——这,这不是传说中的超音波照片吗?

    男人拿着照片冲了出去,蓝瑟似乎知道他一定会冲出来,就等在门边,对她直笑。

    “是儿子?还是女儿?”

    “不知道。”

    “怎么不叫我一起,这么大的事情……”

    “我怕是自己想太多,结果让你空欢喜,这样不是很好吗?”蓝瑟指着照片上的一点,“孩子在这里。”

    “我要把这张照片裱框起来。”

    男人回到办公室,很快的拿起电话。

    “赛纳餐厅您好。”

    “我要预约周末的三楼,对,全部,帮我安排求婚套组的服务,戒指我晚一点会拿过去,放在蛋糕上,乐师的话钢琴就好,请他弹奏古典曲目,空桌全部撤掉,用香槟玫瑰布置……”

    讲所有细节交代完毕,挂了电话之后又忍不住看了看手中那黑不拉几的纸——比千金还贵重的一张照片。

    很幸福的男人拿出手机,很努力的用着自己不擅长的注音打出,“蓝瑟,我爱你,还有,不要再问我想结婚还是想生小孩,因为我决定同时进行”,确定,送出。

    一分钟后,回复来了。

    “我也爱你!”发件人:蓝瑟。

    谁说暗恋就只能放在心里,他不就把暗恋加料成了爱恋吗?我爱你虽然是简单的三个字,却也是最难得到的三个字。

    只有他们知道,这一路有多少巧合,多少不容易。

    他会很珍惜的。

    高毅忍不住又看了照片一眼,突然间有种想法浮出,于是动手改了手机的名称设定。

    蓝瑟,修改,输入新名称,确定。

    重新进入简讯栏目。

    “我也爱你!”发件人:宝宝的妈。

    男人看着手机,幸福的笑了。

    【全书完】

    手机用户请阅读:滋味小说网繁体手机版:https://m.zwxiaoshuo.com/cht/
                    滋味小说网简体手机版:https://m.zwxiaoshuo.com/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蓝瑟不给碰最新章节 | 蓝瑟不给碰全文阅读 | 蓝瑟不给碰TXT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