滋味小说网
滋味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勾心大色狼 > 第十章

勾心大色狼 第十章 作者 : 金吉

〈本报讯〉小天后林恩琪返国,新专辑由在流行乐界初试身手的钢琴王子朱玺雅,与摇滚巨星Vincent联手制作,已经在美国引起热烈瞩目……

演艺圈开始盛传着这样一个说法--

温凯娣和林恩琪的较量是呗塔旗下的灰姑娘与公主之争,数个月前「平民灰姑娘」成功挤走小公主,成为呗塔新台柱,并坐上歌坛新天后宝座,而失势的小公主这次回国,将会掀起一场雪耻之争。

另一方面,温凯娣与罗威合作的专辑被看好问鼎金曲奖和华人各大音乐大奖,在销售排行榜上才第一周就坐上冠军宝座。大家都兴奋地期待着林恩琪专辑正式发售日,也就是这两位感情上、事业上的劲敌正式交锋的那一刻……

然而谁也没料到,这一天却提早到来。

林恩琪一下车,呗塔里里外外像刮起了一阵小旋风,媒体记者蜂拥而上,陆仪妃和宣传尽责地替她开路,保全人员则努力挡住人墙。

「林恩琪,请问妳这次专辑的发行跟上一张EP只隔了不到半年,是为了要与温凯娣一起竞争吗?」记者们开始发挥令人惊叹的缠功,无论保全如何防护,麦克风还是能钻到恩琪眼前。

恩琪始终挂着淡淡的微笑,没开口,忽然她停下脚步,眼睛直视着前方,令围挤的众人也跟着止步,视线一起望向呗塔的电梯处。

镁光灯和摄影机怎能放过这精釆的一幕!

温凯娣同罗威一起走出电梯,没料到和恩琪面对面碰个正着。

为了拍到更值钱的新闻画面,这群苍蝇般的记者竟然主动在恩琪面前让出一条路来,好让她和情敌及前男友来个「相见欢」。

新专辑大卖,加上被媒体吹捧为新一代少男杀手和实力派偶像,温凯娣如今已非吴下阿蒙,整个人的气势和自信丝毫不输给林恩琪。她抬起头、挺起胸,与这个「前」眼中钉四目相对。

「欢迎回来,师姊。」温凯娣露出一个据说迷倒无数少男的微笑,当然是为了在林恩琪面前抢走更多底片。

如今她身边有罗威,而林恩琪身边什么都没有,她不只取代了她的位置,甚至比过去的林恩琪更风光,她有什么好退缩的?凯娣灿烂的笑颜里有着挑衅的自傲。

林恩琪大无畏地迎视凯娣的眼神。

就算只有她一个人,她也不会退缩!如果要站上世界舞台,怎能因为区区温凯娣和罗威而胆怯?

「好久不见。」她微笑以对,看着罗威与凯娣的亲密动作已经没有任何感觉,才想走向他们,大门口却又起了另一阵蚤动,好像还有尖叫声。

众人好奇地回过头,一黑一白的身影像天地间绝对强势的存在,夺走了所有男男女女的呼吸与目光。

「啊!Vincent本人耶!」女歌迷们兴奋尖叫,连记者群里也有人忘了自己正在跑新闻,争相要他的签名。

「哈啰!各位好啊!」朱岩桐再次露出无敌电眼和魅力四射的微笑,立刻让现场半数以上的女性晕陶陶的,当然,另外半数则正为朱玺雅的魅力着迷。

相对于朱岩桐,朱玺雅仍然是那副优雅贵公子的模样,表情和眼神冷得像冰山,只在与恩琪四目相接时流露出爱恋的热度.

「樱桃小妹妹!」故意抢在朱玺雅之前冲上去抱住恩琪,吃豆腐似的给她一个大大的拥抱,嘟起的嘴在贴上恩琪之前被一掌推开,恩琪整个人被搂在朱玺雅怀里。

「想死的话你亲下去没关系。」优雅却暗藏火药味的口吻,朱玺雅仍然以法文说道。

真无趣!朱岩桐哼了一声,悄悄和恩琪挤眉弄眼,恩琪回以俏皮的微笑。

冰山不用激将法是不会完全融化的。

而镁光灯持续闪个不停。

这绝对是本年度演艺圈最轰动的新闻!

钢琴王于与摇滚浪子为林恩琪争风吃醋!

传说中的两位骑士现身,一左一右地站在恩琪身后,对上前一刻还一脸挑衅的温凯娣。

这下,可有好戏看了……

呗塔影艺公司负责人办公室内,江任川正和朱玺雅、陆仪妃谈起恩琪专辑发行事宜,三个人都端正肃穆,独独主角林恩琪和没事跟着来做客的朱岩桐在一旁嘻嘻哈哈。

「妳瞧。妳上次教我那个,我也会了。」朱岩桐五官扭曲了起来,扮了个看起来很蠢的鬼脸。

恩琪忘形地大力拍着桌子,跟幼稚图里玩疯的小鬼一样大叫大笑着,「好像喔!」

「妳教我一招,我也教妳一招,」朱岩桐吐出嘴里的口香糖,黏在一枚硬币上,「看好啦!」他一个反手,硬币黏在天花板上。

恩琪拍拍手,对这种没营养又恶搞的游戏她最有兴趣了。

「我也要玩!」

两人的吵闹声令一旁讨论正经事的三人无言了起来。

江任川有趣的看着朱玺雅的反应,与几个月前大相径庭,当时他对恩琪反感得很,现在看来虽然也很不高兴,不过似乎是为了别的原因。

终于,朱玺雅按捺不住,轻咳了声,「Cherry。」唤着恩琪的嗓音仍然温柔怜宠,只是一双长眸瞪向朱岩桐就不挺客气了。

「啊?」一听见恋人呼唤,玩得再怎么疯的林恩琪也连忙收起野孩子般的的捣蛋模样,仍然难掩兴奋地一蹦一跳跑向朱玺雅,神情与举止却多了份小女儿家的娇态。

「我刚刚请人将东西寄放在地下一楼的休息室,妳替我拿一下好吗?」拿出置物箱的钥匙,「在水蓝色的公文夹里,妳直接拿上来。」虽然不想让小女朋友当跑腿,但为了把她和朱岩桐拉开,也只有这样了。

「好。」恩琪接过置物柜的钥匙,甜甜地笑道。

「我陪她去。」朱岩桐纯粹是为了玩心,虽然几天前就是他建议恩琪要偶尔挑起朱玺雅的嫉妒心,才能让他这闷蚤大冰男有所表现,也自告奋勇帮忙,不过眼下却是因为待在这里实在太无聊了!

他本来还以为会有好玩的才跟过来的说……

「叔叔正好有事要和你讨论。」朱玺雅不容反驳地接口。

「啊?」江任川微怔。他有这么说吗?不过,他随即猜到朱玺雅扯谎的用意,当然就配合地点点头,「是的。」

「噢……」朱岩桐露出了一个苦瓜脸。

「我等等上来再陪你玩吧!」恩琪好笑地说,然后转向恋人,「那我下去了喔!」说罢,喜孜孜地离开了办公室。

她爱他所延伸的情感,不只是为了他的回应而欢喜或忧愁,而是只要能为他做任何事,她都会高兴上半天。

她希望在他心里,她不只是一个会撒娇的小妹妹啊!

地下一楼的休息室在这个时间大都没什么人,主要是呗塔员工用来置放自己私人杂物的地方。因为在大楼内部,除了楼梯和电梯,两个逃生口外都有守卫看守,因此朱玺雅才放心让恩琪独自下楼。

才踏出电梯,就听到有些熟悉的女声。

「早知道有那样的人在帮她,我之前还那么用尽心机是为什么?」

「Kitty,别这样。」是罗威的声音,「妳要对自己有信心。」

「信心?!」温凯娣的声音尖锐了起来,「对方是国际巨星,你拿什么跟人家比?早知道会这样,我当初何必听你的?到头来她还是赢我!」

「我绝不会做出对妳不利的决定,Kitty,相信我好吗?我爱妳,一定会帮妳到底--」

「爱?爱有个屁用?我只要赢,我不想被人踩在头顶上。如果你没办法赢过她身边的人,对我就一点用也没有,我不想再看到你!」

「Kitty……」

恩琪躲在柜子后,直到逃生用的安全门被用力地打开,又阖上。

哇!她好像不小心偷听到什么八卦啦!

「谁在那里?」罗威似是发现了柜子后的动静。

恩琪只得硬着头皮走出来,罗威一见是她,反而松了一口气。

「妳都听到了?」他淡淡地问。

看样子,她应该不会被灭口吧?恩琪忍不住想,接着点点头。

「妳大可以笑我,或许妳会高兴一点,」毕竟他欺骗过她的感情。「但我不准妳把刚才听到的话说出去,对凯娣造成伤害!」他神情里写满威吓。

她才没兴趣嘲笑他,恩琪悻悻然地想,却忍不住问:「她那样摆明了就是利用你,你还那么维护她?」

罗威只瞥了她一眼,没有生气或其他的神情。

「我一开始就知道她是在利用我。」话落,却显得有些落寞,「她以前不是这样子的,当她发现一个平凡而没有后台的人,再怎么努力也比不上天生有才能的人时,才变得像现在这么尖锐。」罗威看向恩琪,神情又恢复一贯冷酷而自信的模样,「我要证明给所有的人看,她这个平凡的灰姑娘一定会赢过妳!因为我会帮她战斗到最后一刻。」

恩琪忽然觉得,虽然他做了很过分的事,可是其实也只是一个爱到深处无怨尤的男人。

当然啦!她永远不会原谅他们剽窃的行为,只是在公事上,她乐意接受他们的挑战!

于是恩琪抬起头,露出一个自信的微笑,「胜负还未揭晓,一切还很难说,不过,我等着你们随时放马过来!」

不过下楼拿个东西就听到一个八卦,看来那些喜欢聚在一起嚼舌根的人们说得没错,只要有人的地方就一定会有八卦。恩琪若有所思地回到顶楼,办公室里头隐隐约约传来一点音乐声,她立刻认出是那首新的「贝壳」。

忍不住露出一个微笑,想进去向大叔夸耀恋人无与轮比的才华,却听见江任川似乎在评论她的歌声。

啊!这种时候主角还是不要在场比较好吧?恩琪心里想,却又忍不住好奇地将耳朵贴在门板上。

「恋爱中的女人啊!」江任川打趣地揶揄着,「歌声是会打动人心的,这些作品甚至比她当初进呗塔时更有灵魂。看来我让你帮她找回自己的声音,果然是个正确的决定。」

「其实当我发现罗威跟她唱歌的方式有关时,就想过让她放下这段感情应该是找回她歌声的关键,」面对江任川的揶揄,朱玺雅竟然耳根微红了,却若无其事地扯开话题,「我当时想,忘掉一段感情最好的方法,就是再接受另一段感情,所以……」

所以?恩琪忽然站直身子,鸵鸟心态地不想再听下去了。

Sean不是那样的人,他才不会利用她……她这么对自己说,努力遗忘心里突然因为朱玺雅的话而升起的不安。

可是现在想想,为什么就在那天她唱不出声音之后,玺雅对她的态度开始有了转变?

不过,这也不代表玺雅是刻意利用这点,来让她重新找回自己真正的声音啊!早在他对她温柔之前,她就已经记起怎么正确发声了,不是吗?林恩琪暗骂自己胡思乱想,嘴角拉起一个微笑,一手才碰到办公室的门把,就被正好要离开的陆仪妃从里面打开了。

「咦?妳东西拿上来啦?」陆仪妃问道。

瞥见朱玺雅有些诧异的眼神,恩琪的笑容僵在脸上。

她第一个反应就是躲起来!

「妳拿进去吧!我忽然有点不舒服,先回家了!」她慌慌张张地把文件夹放到陆仪妃手上,头也不回地跑开了。

「Cherry。」朱玺雅想追上,但恩琪已躲进电梯里,门正好阖上。

「怎么了?」陆仪妃有些丈二金刚摸不着头脑。

朱玺雅沉默着。

恩琪坐在床上发呆。

忘了是谁告诉她的?不让脑袋胡思乱想,最好的方式就是睡觉。可是她睡不着,只好发呆。

「忘掉一段感情最好的方法,就是再接受另一段感情……」

恩琪连忙捂住耳朵,好像这样可以一并连记忆里的声音也隔绝在外。

可是玺雅说爱她,她应该相信他!

罗威也说过爱她,结果呢?心里另一个讨人厌的声音这么间自己。

「Sean和罗威不一样!」恩琪反驳地对着空气喊道。

对啊,不一样,可是她为什么这么不安?

因为朱玺雅的那个眼神,那个好像对她站在那里许久而感到吃惊的眼神。

也许是她想太多了……

敲门声响起。

「Cherry。」是朱玺雅。

恩琪心脏狂跳了一下,连忙倒在床上,末了才想起自己锁了门。

「我想睡了。」她对着门外喊,希望朱玺雅离去,却又期待他留下来,好矛盾。

为什么不敢见他?

因为……她怕他来找她摊牌。

专辑制作结束了,他的任务成功了,没必要再哄她,他不要她了……

房门还是被打开了,朱玺雅向陆仪妃拿了这个房子的钥匙,包括每一个房间的。

一进门,就见到拿被子蒙头盖住的恩琪,被单底下却一抖一抖的。

朱玺雅顺手带上房门。

「Cherry。」他在床畔坐下,见被单底下的小赖皮鬼没反应,只好动手掀开被单。

恩琪抓着被角,委屈地哭着,只敢流泪,不敢哽咽出声。

朱玺雅低下头吻着她的泪水。

「怎么哭了?」他的心扭紧似地疼痛着。

「没……没有啊!」一开口就怞噎着,用手臂抹去泪水。

这样像小鬼头的她,玺雅又怎么会真的爱上她?恩琪自卑地想。

朱玺雅捉住她一只小手,在指尖和手背上吻了吻。

「我爱妳。」他瘖哑地说。

恩琪水汪汪的大眼看着他。

他不是来找她摊牌啊?可是,他说的是真心话吗?是不是大叔又找他替她写歌,所以不能让她失恋?

「妳不相信我?」朱玺雅苦笑,过去他若这么告白,小妮子总是破涕为笑,现在却不然。

恩琪连忙点头,「我相信。」她宁愿相信……

朱玺雅大掌抚过她的脸颊,神情无限怜宠,温柔地笑道:「如果我没有一点对妳动心,怎么会要求叔叔让我跟妳单独住在一起三个月?又怎么会只因妳的才华而答应接受这个任务?」

只是当时他无论如何也不承认自己会被一个野丫头给吸引。

「又怎么会……」朱玺雅露出一个苦笑,「嫉妒向来和自己最亲近、感情又最好的Vincent。」

恩琪逐渐明亮的大眼和绯红的双颊,泄漏了她正在拨云见日的心情,朱玺雅真觉得这样的她好可爱。

「我总不愿意对人承诺什么,但如果为了让妳安心、让妳快乐,以后我每一天都对妳说『我爱妳』,好吗?」

「好。」她害羞却又难掩雀跃地笑着。

朱玺雅也笑了,却是有些坏坏的微笑,

「那么,妳是真心地相信我的爱吗?」

恩琪又大力地点点头,「是真心的!这次是真的!」她敢发誓,林恩琪说话最童叟无欺。

「喔?」朱玺雅一手探进被子里,雨点般的吻落在恩琪的颊上,「妳要怎么证明妳是真的相信?」

恩琪娇笑着,「讨厌啦!人家真的相信了嘛……」

银铃般的笑语最后又在朱玺雅挑逗的诱惑下,化为春色无边的吟哦。

【全书完】

手机用户请阅读:滋味小说网繁体手机版:https://m.zwxiaoshuo.com/cht/

        滋味小说网简体手机版:https://m.zwxiaoshuo.com/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勾心大色狼最新章节 | 勾心大色狼全文阅读 | 勾心大色狼TXT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