滋味小说网
滋味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男友要耐操 > 第十章

男友要耐操 第十章 作者 : 金吉

大家都笑得很开心。

「可怜的孩子……」吴妈转过身去擦着眼泪。

「要笑啦!哭啥……」张妈手肘推了推她,「妳这样,害我也想哭了。」

江澜躲回山上的第三天,晓葵和以前一样表现得朝气十足,勤奋地工作,笑着和每个人打招呼。

「别哭了,晓葵那么努力让我们不要担心,妳哭了不就破功了?」另一位大婶提醒道,于是众婆婆妈妈和叔伯大婶又露出了灿烂的笑容。

山上,穿着牛仔裤和POLO衫的男子一手拎着便当,一手夹着香烟,优闲得仿佛在散步,来到那座像废弃多年的庄园围墙外,稍微量了一下助跑距离后,把香烟叼回嘴边,动作利落地翻身上墙,再以帅气的姿势落地。

轻轻拍了拍上衣,抬眼发现一旁的侧门果然又被锁上了,才害他每次来时都这么麻烦。

拎着便当,没往正门的方向,反而绕到后院的长廊处。

江澜果然坐在那里,望着某个不存在的点发呆。

「吃饭了。」杨昀骐来到他身边,出声唤回他的神智。

江澜对他的出现已经不感到意外了,反正不管他门怎么锁,这家伙还是照样出入自如。

杨昀骐把便当放在他身旁,在另一头坐下。

「早上没吃,到现在肚子不饿吗?」他可不像晓葵照三餐给他送便当,本来依莲说要替他送来,杨昀骐说什么也不肯让他的小白兔这么劳累。

江澜有些烦躁地看向眼前惬意得像在自家庭院、跷起二郎腿怞烟纳凉的男人,肚子不争气地叫了起来,让他无法更有气势地张口反驳。

杨均骐没有看向他,自颤自地怞烟看风景,江澜只好闷闷地打开便当盒。

「记得把饭菜吃完,我可不想再看到有人剩一堆饭菜。」

江澜动作停了停,不知为何,他想到晓葵。

「今天的便当是剩下来的,有个家伙这几天老是给我剩一堆饭菜,我总得想办法处理掉,浪费食物会遭天谴。」杨昀骐像随口谈起那般自在。

江澜看着便当里的菜色,清蒸狮子头、梅干扣肉、烫波菜、红萝卜炒蛋,他记得这些全是晓葵喜欢吃的,在椿馆住了一个月,他已经连她喜欢吃什么、讨厌吃什么都摸得一清二楚。

事实上,晓葵是从不挑食的,她总是把便当里的最后一粒米也吃干净。

「亏我今天还全都做了她喜欢的菜,结果还是那么不给面子。」好像他做的菜真的那么难以下咽似的。

江澜的心紧了紧,几乎痛了起来。

这几天,他日日夜夜想到的,全是晓葵哭泣的模样。

他分明从未见她哭泣过,但那幕景象还是不断在他脑海里浮现,教他分分秒沙都心疼难当。

两人沉默了许久,江澜一直未动筷子,杨昀骐才像有感而发地说:「说什么没办法给心爱的人幸福,不能够弥补她的眼泪,都是懦弱的推托之辞,如果没有那样的担当,一开始就不要爱上她,也不要让她爱上你。」

「你懂什么?」又一个来跟他说教的人。

每个人都喜欢对他说教,都只会拿自己的想法去要求他……

他是自卑,他厌恶同情,所以能不能让他一个人躲在角落腐烂?他没有要求别人给予阳光啊!

是……他说得没错,一开始他就不该接近晓葵,妄想得到幸福。

「没有人有义务要去懂另一个人,」杨昀骐仍是那温温的调调,「你自己都不期望别人懂你了,何必咆哮别人不懂你的苦衷?」

「所以我不需要任何人懂我,不需要任何人来跟我说教!」江澜像被踩到尾巴的狮子,忿忿地把手中的饭盒摔在地上,饭菜散了一地。

杨昀骐皱眉,难得地动怒了,却不动声色。浪费食物的人都该教训,不过不是现在。

「别人没有义务懂你、爱你,但不代表你可以把别人的心丢在地上踩。」杨昀骐站起身,像打算离开,「如果你是一个宁愿践踏别人的心,也不想勇敢的男人,只能说很遗憾晓葵竟然遇上你。」

晓葵开心的笑脸,和她哭泣的模样重叠了。

江澜颓丧地坐回长椅上,抱住头。

他真的不值得她这样……

可是,他也曾努力想要成为一个能给她幸福的好男人,所以他努力去做过去从未做过的事,努力克制自己的脾气,努力证明自己不是个养尊处优的大少爷……谁知到头来,那些努力终究是霍成昊给予的施舍,他终究还是那个只能依赖霍成昊的废物。

说什么没办法给心爱的人幸福,不能够弥补她的眼泪,都是懦弱的推托之辞……

他再也无法否定那些话,为何他要努力找理由反驳?不就像杨昀骐所说的那样,只是因为懦弱而替自己找借口。

「晓葵……」她哭泣的脸又浮现在他脑海,他的胸口好疼。

良久,他站起身,朝离开的杨昀骐追去。

「杨……」想喊他的名字,又觉得他其实大自己许多,只是要他亲密地喊他一声大哥,江澜又觉得别扭。

杨昀骐转过身,双手插在裤子的口袋里,似乎不管什么时候都是一派优闲潇洒。

「我跟你下山。」江澜低下头说道。

杨昀骐挑眉,「愿意去和晓葵和好了?」

「现在还不行……我想要成为一个有担当、能给晓葵幸福的男人。」到那一天,他才有资格乞求她的原谅。

杨昀骐笑了笑,「走吧!」

回程时,杨昀骐把烟捻熄。

「这是我最后一根烟,以后不会再怞了,」他突然这么说,「其实我刚刚那些话是对自己说的。」所以并不是想对谁说教,而是他相信江澜和他一样,只有深刻地负过和爱过一个人,才能有所觉悟,也才能在觉悟后下定决心,亲自守护心爱女人的幸福……

***凤鸣轩独家制作***bbscn***

江澜转性了,当起了认真上进的好青年——这是几日来向阳山庄最令人震撼的头条大新闻。

江澜下山就借住在杨昀骐家中,旷职三天,厉老板决定扣他薪水,这反而让原先认定自己是因为霍成昊才被录用的江澜松了一口气。

下山那天,他像小伙子告白般地,慎而重之地约晓葵出来。

「对不起。」他为他那日说的重话道歉,心疼地发现晓葵果然瘦了一圈,显得好憔悴。

他果然不是一个好男人,如果爱她,应该要让她快乐,而不是让她哭泣。他在心底责怪自己。

「你愿意下山来,我就很高兴了。」晓葵终于露出这些日子以来的第一个真正开朗的笑。

江澜低着头,犹豫了许久才开口,「那天我说希望妳当我女朋友的话,现在就先算了吧!」现在的他还没资格当她的男朋友,更没有资格让她付出温柔与爱心。

「咦?」晓葵一愣,笑容慢慢敛去,哪里晓得江澜话里的意思,好半晌才暗自收拾起失恋的心碎,安抚地对着他笑道:「没关系啦!其实我那时候也没有听得很清楚,哈哈……你不要放在心上。」

江澜这厢兀自低头期许自己要努力成为有担当的好男人,才来求晓葵当他的女朋友,根本不晓得他没头没尾的话,害晓葵好不容易拨云见日的心又下起了大雨……

晓葵失恋了,这是山庄里第二条大新闻,如果不是因为江澜浪子回头,婆婆妈妈们都气得想拿菜刀找江澜算帐。

江澜开始主动参与山庄里夏日庆典的活动,有工作一定一马当先,比谁都热心,连在大太阳底下搭看台、当苦力,或是担任义务保安巡逻队员,甚至山庄里婆婆妈妈们因为心疼晓葵,刻意叫他做些特别麻烦又辛苦的工作——

例如爬到屋顶上捡掉在上头的衣服啦、把爬到树上下不来的笨猫救下树啦、根本不需要也硬要他骑两三个钟头的车去跑腿……等等,他也从不抱怨一声,认真尽责得让人以为他其实是被什么东西给附身了。

晓葵虽然失恋了,但见江澜愿意走出来,总算不再偷偷躲起来掉眼泪,只是偶尔还是会郁郁寡欢,显得若有所思,庆幸的是她的食量渐渐在恢复中。

夏天过去了,考验耐力与毅力、疯狂抢钱的庆典结束,山庄又恢复平静。

「不是我要说,江澜那孩子还真受欢迎。」无论春夏秋冬,婆婆妈妈们的八卦是没有淡季、旺季之分的。

「可不是吗?本来他像刺帽一样,对谁都一副臭脸,现在可好了,热心公益又有礼貌,简直可以去选十大杰出青年,而且还是自由之身,这附近好多的女孩子对他可殷勤了……」讲到这儿,察觉一旁桩馆院子里正在整理花圃的晓葵,赶忙压低音量。

「那妳知不知道他和哪家的女孩子特别要好?」

众家婆婆妈妈摇摇头。

江澜是不摆臭脸,也认真勤奋,但对于主动献殷勤的女孩子却理都不理。

应该说,只要是长辈级以外的人向他搭讪,他大概都会当作没看到。

晓葵不是没听到那样的传言,也好几次看见女孩子主动找江澜说话,甚至约他单独见面,还有人因为知道她和江澜曾经比较要好,所以找她探问江澜的事……

不过,那些她都无权过问了,她和江澜现在不过是见面时会打招呼的朋友罢了。

只是,心里还是有一块地方像是怎么样也填不平,空虚、疼痛,有时甚至忍不住在一个人时流泪。

那时她虽然没听清楚江澜要她当他的女朋友,可是她已经喜欢上他了吧?只是因为他身边一直只有她,他又只对她一个人好,她因此自满了……或许还有一点点的迟钝,才会没想过得失,没想要计较他真正的想法。

秋冬过去,江澜依然朝他的好男人之路努力打拚奋斗,每天在睡前像个笨蛋一样对心里的晓葵说晚安,把晓葵的泳装相片当宝贝似地珍藏着,却不知伊人暗自神伤。

开春,向阳山庄的头条大八卦就是——

晓葵要相亲了!

***凤鸣轩独家制作***bbscn***

向阳山庄的大广场,可以说是拍偶像剧和约会的最佳场所,喷水池、咖啡座、画廊,东边则可眺望山下临海小镇和远方的海景,美不胜收。

晓葵身旁的男人穿着体面、相貌堂堂,却不断高谈阔论著她完全听不懂的话题,让她在心里第N次对阿姨和樱姊逼她来相亲感到欲哭无泪。

坐在长椅上,晓葵吃着冰淇淋,身旁的男人还在说话,但她已无精神听仔细了。

小澜工作的书店也在这广场上,不知道他今天过得怎么样?好久没有和他聊天了,她好想念和他在一起的时光。

虽然她很聒噪,可是小澜不只会当她的忠实听众,还会努力和她搭上话题,她觉得那样的小澜真是好温柔、好可爱喔!

可是……也许其实当时的小澜就和现在的她一样吧?因为她完全不懂身边这个男人在讲些什么。

什么科技啦、他们公司的产业啦、在世界各地的规模啦、他的家庭背景和未来愿景啦……都好复杂,她一点都插不上话。

其实小澜跟她在一起时一点都不快乐吧?就像她面对旁边的男人也无话可说一样,所以他才会和她分手。晓葵伤心地垂下肩膀。

「涂小姐,妳认为一个男人最重要的是什么?」身旁的男人忽然问。

「啊?」什么?她没听清楚。

「我以为一个男人最重要的应该是事业和家庭。」不等她回答,他自顾自地说道,「就像这个社会是用事业来衡量男人的地位,有了事业当靠山,才能成就完美的家庭。」

「是喔……」她答得意兴阑珊,却努力牵起一个微笑。

她从来没有想过这种问题。男人和女人最重要的是什么呢?人该用什么来衡量地位与价值?

「我觉得不管是男人或女人,最重要的是一颗愿意努力、愿意对他人温柔的心。」她小声地、像在自言自语般回道。

「什么?」男人没听清楚,问向她。

「没……」

「对不起!借过……」熟悉的男声自两人身后响起,扛着两大根粗壮木头的江澜大步一跨,踩在长椅上,直接从两人中间穿过。

晓葵瞪大眼,有些讶异,「小澜,你怎么……」她讶异的不是他扛着木材,身上还穿着露出臂膀的汗衫,而是他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事实上,去年秋天第一次看见他这样的打扮时,她的确有些瞠目结舌。

当时的江澜还是一副文弱书生的纤瘦貌,如今他的皮肤晒得较黑,手臂上和胸膛的肌肉也渐渐成形,连肩膀似乎都变得更宽厚了。

他身上穿着黑色汗衫,腿上是牛仔裤和登山鞋,头上绑着蓝色头巾,跟去年夏天初到山庄里来时的模样,简直相差十万八千里。

外在上唯一没变的是,偶尔在面对人群时,他还是会小小地流露出不安与无措,于是刻意以冷漠掩饰,但他很努力去克服了。

「借过!借过!」又有两三个工人打扮的熟人学着江澜,从他们中间横越而过,晓葵这才想起这几天书店重新装潢,除了厉老板请的工人外,山庄里有空的人也都会来帮忙。

「嗨!」江澜笑着打招呼,却没搭理她身边的男人。

「辛苦了。」还处在震惊中的她只能有些呆傻地应道。

江澜仍是帅气地露出雪白的牙齿,转身回去工作。

接下来,晓葵和身边的男人几乎每讲几句话,就会有工人打身边经过。

「搞什么?」男人皱眉,「我们换个地方吧!」他起身说道。

他决定到广场上的咖啡店继续坐着聊,虽然晓葵比较希望直接结束,两人互道再见后不用再联络。

咖啡店正是杨昀骐搬出椿馆宿舍后自己经营的店面,楼上则是住家,江澜这半年来就是寄住在这里。

**还没坐热,店里的灯光就忽然暗了下来。

「哎呀!电路坏了!」老板娘叶依莲惊呼,「不好意思,我请人来修理,等一下就好了。」

晓葵尴尬地看着眼前一脸不耐烦的男人,又一脸安抚似地看向有些慌张、其实只是眼睛睁大时看起来很无辜可怜的老板娘。

「保险丝烧坏了吗?」帅气登场的水电工头上仍旧绑着眼熟的蓝头巾。

「小澜?」虽然她知道他最近很受欢迎,山庄里有什么事大伙就会找上他,可是不知道他竟然还当起了水电工?

「阿澜是跟昀骐学的。」叶依莲解释道,「因为昀骥下山去补货,所以我才找阿澜回来。」

这也难怪,江澜住在杨昀骐这儿,像拜师学艺似的,把他「师父」十八般武艺样样精通的能耐好歹学个五六成,除了需要天分的做菜之外。

「不好意思,电箱在这里,麻烦你们让让。」江澜说着,拉开两人眼前的桌子,拿下装饰用的画框,打开电箱就开始修理。

小澜已经变成了不起的男人了呢!

「小澜,你变得好了不起呢!」晓葵忍不住称赞道。

那个孤独的、只能一个人躲在大宅里的僵尸先生,现在已经是山庄里众人爱戴的一分子了,因为他是那么样的努力、那么样的温柔。

晓葵是真心地为他感到高兴。

江澜却为了她的话一怔,停下了修理电箱的工作。

「妳是说……」他压抑住激动的情绪,看向她,「我很可靠、很让人信赖的意思吗?」虽然单字有些不同,不过他决定将它们当成同义字。

「呃,是啊……」差不多是这样吧?晓葵有些错愕地看着江澜像要喜极而泣的反应。

小澜怎么了?生病了吗?

「阿澜!真是太好了,你终于成功了!」一旁的叶依莲一脸的感动,目眶含泪,像是看到江澜拿到奥运金牌般的欣慰,看得晓葵一头雾水。

江澜低下头,有一种苦守寒窑十八年,终于盼得郎君归的激动。

「晓葵,等一下妳有空吗?」再抬起头时,他问道。

「啊?有啊!」晓葵捂住胸口,许久不曾那么近距离地与他对视,她原以为已经死寂的心又开始狂跳。

小澜……好可爱喔!她几乎又有冲动想要拍拍他的头了。

「五点,就是两个小时后,我跟妳约在我们第一次见面的地方,好吗?」

「你是说……」他当初晕倒的路边吗?

「我饿到晕倒的那个地方。」再次讲起那件窝囊事,江澜已经完全不在意了。

他不再为了自己不如江浩而自卑,也就不在意那小小的出糗,更何况因为那次意外,让他遇到了晓葵,那一点也不是件窝囊的事,那是他这辈子最幸运的际遇!

「好啊。」虽然不知道为什么,晓葵仍是答应了。

后来,那位相亲先生完全被遗忘了。

***凤鸣轩独家制作***bbscn***

绕着围墙走过侧门,拐弯后才发现江澜早已等在那儿。

四点五十分,她还特地提早赴约了说,结果他比她更早来。

「对不起,等很久了吗?」晓葵问。

江澜见到她,脸就开始泛红,摇摇头,想到接下来要说的话,心跳加速,紧张得手脚不知往哪里摆。

「晓葵。」

「嗯?」她低着头,猜不到江澜约她的目的,却有些感伤。

她就是在这里遇见小澜的啊!

「妳喜欢今天和妳约会的那个男的吗?」他忐忑地问。

晓葵有些讶然地抬头看他,然后尴尬地笑着,「都是阿姨和樱姊啦!我根本不想相亲的。」

「所以妳不喜欢他啰?」江澜松了一口气。

晓葵点点头,垂下眼,笑容敛去一半。

她心里喜欢的,已经和她分手了啊,还问她这样的问题,害她忍不住眼眶有点热了。

「晓葵,我……」吞吞吐吐了半晌,才又开口,「我被杨大哥劝下山的时候,觉得自己是一个很糟糕的男人,不只辜负对我伸出双手的人,还害得我最爱的女孩伤心哭泣。」

晓葵心头一震,几乎要怀疑自己所听到的。

「从小,我就对霍成昊的存在很不谅解,不明白为什么父亲有了我这个继承人,却还要领养他?」

是不是就如阿姨所说的,因为父亲讨厌他,觉得他没用,所以要领养一个他觉得有用的继承人?

「他各方面都比我优秀,身为江家真正的男丁,我总是被拿来和他这个养子比较,」他苦笑道,「结果总是高下立分,他永远比我优秀。老实说,我现在还是不喜欢他。」

所以,那时的他才会那么尖锐吧?晓葵不禁如此想。

「可是,我现在一点也不想和他比较了,」他笑道,「因为有一个人教会我真正的快乐和幸福是什么。」

他却伤了她的心啊……至今想起,他仍然无法原谅自己。

「因为遇到她,我才能感受阳光有多美好、世界有多么可爱,我喜欢听她说话,可是过去的我活在愤世嫉俗与黑暗中而封闭视野,我开始担心自己是个言语乏味的男人……

「我喜欢和她在一起,但过去的我只懂得接受,只懂得坐享其成,从来没付出过、没流过汗、没劳过心,跟她比起来,我没有担当,不够有能耐守护她的幸福。

「我的自卑害她伤心,那时候的我还没有资格乞求她的原谅,我想要努力成为一个让她开心、让她幸福、有担当、让人信赖的好男人,等到那一天,我才有资格求她再当我的女朋友……」

晓葵低着头,眼前模糊了起来。不对,他说的才不会是她……

这半年来的伤心让她几乎觉得自己其实根本没有人爱。

「晓葵,请妳再答应当我的女朋友,好吗?」江澜鼓起勇气问道。

眼泪滴落在手背上,温温热热的,和那日相同,却是带着迥异的情绪。

「笨蛋!」为什么不和她说清楚?害她那样的伤心。可是却又忍不住为江澜的傻而心疼着。

这半年来,她只顾着伤心,却不知道他那么样的努力啊!为了让她开心,让她幸福,成为一个好男人……

「大笨蛋……」眼泪止不住,她呜咽了起来,让眼前的江澜心慌意乱、手足无措,晓葵却上前紧紧抱住他。

「别哭。」江澜心疼地抱住她,终于能真正地安慰哭泣的她。

从今以后,只要她哭泣,他都会守在她身边,让她倚靠、让她撒娇。

「对了,我买了礼物送妳。」这时候拿出来,不知哄不哄得住她的眼泪?江澜从口袋里拿出一条项链,「我不知道妳戴不戴项链,不过有一次我送书去金饰店,看到它就想到妳。」

一只金色的小向日葵礼盒躺在他手心,那是他用自己在书店工作赚的钱买的,一直珍藏着,等着这一天送给她。

晓葵眨了眨眼睛,泪珠在眼睫毛上,看起来楚楚可怜,看着那朵向日葵,忍不住想哭又想笑。

「大笨蛋。」

江澜无辜地看着她,像挨骂的小狗狗。

「妳还是不原谅我吗?」如果他有尖尖的狗耳朵和狗尾巴,此刻一定都无精打采地垂下来。

晓葵忍不住笑了出来,踮起脚尖,主动吻上他的唇。

笨蛋小澜,她最喜欢他了呀!

【全书完】

手机用户请阅读:滋味小说网繁体手机版:https://m.zwxiaoshuo.com/cht/

        滋味小说网简体手机版:https://m.zwxiaoshuo.com/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男友要耐操最新章节 | 男友要耐操全文阅读 | 男友要耐操TXT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