滋味小说网
滋味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猛男好口碑 > 第十章

猛男好口碑 第十章 作者 : 金吉

韩司辰没想过他也会当起苦力,可是显然山庄里所有人都认为他根本就生得一副耐躁、耐用的好体格,不“物尽其用”就太浪费了。

加上他对所有人的态度可说是可圈可点、彬彬有礼、热诚和善,在得知广场上的整修工程正好需要人手时,他想自己闲着也是闲着,便决定帮忙。

他并不讨厌各种劳动——这或许就是他不想当医生的原因。比起静态的工作,他宁可从事动态的,甚至是出卖体力也无所谓。这些年他的主业就是从事极限运动,或跟着地理频道的节目制作小组上山下海找刺激。

所以,在得知他决定留在华中担任校医时,韩家所有长辈简直感动到痛哭流涕了!

韩家是古老的医学世家,韩司辰的叛逆始终就教长辈头疼,当年他任性妄为地宣布念完医学院就要投奔自由,韩家老太爷还气到中风,现在他愿意当医生,就算只是个小小的校医,也够教他们谢天谢地了!

韩家长辈们于是在还没见面时就认定,这全是蔷薇的功劳。

话说回来,韩司辰做这些劳力第二个原因是为了蔷薇,因为这里是蔷薇的家,而这些人是蔷薇的长辈,所以事实上,他被劳役得还挺高兴的。

夏天快要到了,广场是整个山庄的门面,在旅游旺季来临前大加整修是有必要的,因为不算太大的工程,愿意帮忙的人手也足够,山庄全体于是决定自己完成维修工作。

广场东边是往山下的道路,可以遥望远方的碧海蓝天,天气晴朗时,山底下的临海小镇就像森罗棋布的模型积木一样,看得一清二楚;起雾时,云海则与天色同样凄清蒙拢。

广场中央有一座大型喷水池,周围则有休息用的长椅。

据说,当初还没兴建广场时,迷信风水的婆婆妈妈还提议喷水池要有一只面朝大海的鲤鱼或大虾蟆,但是最后在林夙樱的坚持下,还是设计成光**的小天使,也幸好是这样,要不然西式广场上出现中式喷水池,真是说不出的诡异。

南、西、北三面则是山庄里巴洛克式建筑的咖啡店、唱片行、书店、画廊等等十余户店家,店面前除了美丽的大阳伞和圆桌椅,还有连绵的绿荫与花团锦簇,闲来无事坐在广场上不只能欣赏海景,还有音乐和咖啡香弥漫,说不出的优闲惬意。

中午时,蔷薇替韩司辰送来便当。

椿馆主厨,同时也是广场上那家咖啡店老板的杨昀骐带着老婆回杨家大宅待产去了,因为住在山庄里免不了要爬上爬下,平日天塌下来也一副无关紧要样的男人就为了这样,紧张兮兮地把老婆送回祖宅去,连店也放给别人顾,自己当起二十四小时的超级保镖兼保母,让熟悉他的人全都笑弯了腰。

所以,椿馆里的大伙已经吃了好几个月的便当,因为没人敢尝试蔷薇她娘的手艺。

中午时,韩司辰回椿馆用餐当然没问题,不过拿着便当坐在充满文艺气息的大广场上野餐,反而更让韩司辰感兴趣,而且还有蔷薇的陪伴,就算吃面包配白开水,对他而言也像山珍海味。

两人坐在咖啡店前的大阳伞下,中午放饭时间,广场上到处都是人,比平时热闹许多。

蔷薇拧着眉,把便当里的叉烧和韭菜、花椰菜全夹到韩司辰便当里,在他的默许下还“礼尚往来”地夹走几块他的炸猪排。

“好歹吃一棵花椰菜,”韩司辰夹起一棵绿色花椰菜到她嘴边,“挑食对身体不好。”

石蔷薇身体向后退,看怪物似地盯着筷子上的花椰菜。

“我才不吃虫多的菜。”恶心死了!那根本不是在吃菜,而是在吃虫!

“虫多代表它农药用得少,”韩司辰还是不死心,“乖,嘴巴张开。”

石蔷薇嘴角往下垂,原想高傲地别过头去,他也拿她没办法,可是不知怎么的愈来愈禁不起他的诱哄,只得扮着苦瓜脸地张口,吃下那棵花椰菜。

“好乖,再给你一片猪排。”夹起便当里仅剩的炸猪排放到她便当里。

他岂会不知道这小公主每次都故意留下最大的那一块,表现出她其实不是那么爱吃猪排,眼睛却老是往他便当里瞄,有时候还会若无其事地提醒他猪排快冷掉了……真是教他忍笑忍到快得内伤。

蔷薇的苦瓜脸被心花怒放取而代之,虽然小公主总是很小心翼翼地不要表现得太明显,但小女孩般开心的样子骗不了人,韩司辰嘴角和眼底又浮现明显的笑意。

邻近的泡芙专卖店外摆了台电视,正好坐在店门口大阳伞下的顾客忍不住聊起正在播的午间新闻内容。

“我就说这一个一定是冒牌货,大盗蓝影耶!怎么可能那么逊咖!”

日前的新闻头条就是蓝影盯上了某富商,可是这回破绽百出,果然警方一逮到人,接着就证实犯人只是个欠了一**债、冒用蓝影的名号到处行窃的蹩脚小偷罢了!

电视新闻里犯人戴着安全帽,让警方一路护送走进媒体包围的派出所,这个画面让山庄里很多正好也在吃中饭的人们开始闲嗑牙起来,讨论的对象无非是那个曾经是遥远的江湖传说,如今却因为冒牌事件而广为大众所知的大盗蓝影。

“是吗?那前几天和我打赌说我们的警方一定能让国际刮目相看、逮到蓝影的是谁啊?”另一个人吐槽道。

“我哪有那么说?”

不服气的反驳声才落下,另一头泡芙店的小妹忍不住开始天马行空的幻想着,“蓝影真的好像古时候的侠盗喔!来无影去无踪,帅呆了。”

“对啊!超厉害的,听说国际刑警曾经动用几百名警力,结果还是眼睁睁地看着他跑掉了,简直比007还神!”

蔷薇听着他们的对白,大概也猜到冒牌蓝影的案子破了。

以前不曾特别注意,但自从知道韩司辰就是蓝影后,她才发现打着蓝影名号的冒牌货真不少。不只小偷喜欢用他的名字,连一些想出名的人也到处宣称自己被蓝影盯上了。

像前阵子某位富太太最好笑,一边向媒体展示她家浴室里所有纯金打造的脸盆和马桶,连水笼头都镶上宝石,一边对记者说蓝影已经盯上她……

最好蓝影会大费周章地去偷人家的马桶啦!

蔷薇身旁似乎早就见怪不怪的正牌蓝影仍然低头扒着饭,对一切与自己有关的谈论置若未闻。

当他穿着一身燕尾服在五星级饭店用餐时,他会优雅得像个王子;穿着海盗装当然不忘大口吃肉、大口喝酒;这会儿则十成十像个蓝领阶级,豪迈地对着便当横扫千军。

电视上冒牌蓝影的新闻闹得沸沸扬扬,电视机前茶余饭后八卦聊得火热的大伙甚至眉飞色舞地搬弄自己从某处听来的蓝影传说,可大概没人想到,原来名震黑白两道的大盗蓝影,此刻正穿着工人汗衫,坐在广场上吃便当。石蔷薇忍不住觉得好笑地这么想着。

“怎么了?”察觉了她的视线,韩司辰抬起头。

蔷薇红着脸,若无其事地掩饰自己看他看得出神的窘态。

“没事。”她说,继续吃她的便当。

韩司辰却突然凑向她,在她心跳漏掉半拍、来不及做出反应时,轻轻拈去她颊边的饭粒。

“沾到了。”他说,把指尖饭粒吃进嘴里,然后打开盛汤的保温瓶替她和自己各倒了一碗汤。“还有点烫。”他喝了一口,“你放着等等再喝,不然会烫到。”

“喔。”蔷薇点点头,习惯了每次餐间,他都替她把一切打点得好好的。

他的一切举动都是那么的理所当然,他和她之间除了那些浪漫而疯狂的爱语之外,也开始有了默契,平凡得好像……

好像一对小夫妻。

接着几天下来,山庄里几乎没有一个人对韩司辰不夸赞的。

叔伯大婶们崇尚天然派,什么视觉系、颓废系帅哥都不入他们的眼,最好是像韩司辰这种,一看就耐躁又好用的,体格好、有礼貌、肯吃苦、没架子,光是这几点,韩司辰在向阳山庄立刻就被夸到天上去。

蔷薇其实有点佩服他。

不只是在向阳山庄,像是在学校,甚至是在他们目前一起住的那栋公寓,韩司辰也总能立刻成为大家的宠儿,让众人对他赞不绝口,她的老师也明知韩司辰就是蓝影,还是对他相当信任呢!

是他天生就有那种魅力吧?

接着,石蔷薇又想起唯一在一开始不识货的,好像就只有她了。

***凤鸣轩独家制作***bbscn***

广场的工作在入夜时告一段落,韩司辰一身是汗地回到桩馆隔壁的别墅。

虽然每天都会见面,蔷薇在见到他回来时,还是忍不住有些脸红,像是小妻子见到丈夫终于回家似的,心里有些雀跃。

“先别过来。”阻止石蔷薇想靠近他的举动,韩司辰笑了笑,“我身上很脏,你让我先上去洗个澡。”一身汗臭的,就算他平常再有自信也会觉得不好意思。

石蔷薇脸红地微嗔道:“我又没打算靠近你,臭美!”哼!

韩司辰愈来愈了解他的刺猬小公主容易害羞却又故作高傲的个性,那样的别扭、那样的可爱,总让他忍不住又想狠狠地亲吻她。

“你害羞的样子真的好可爱。”

“我哪有害羞?”石蔷薇佯装愤怒,脸上的绯红却愈来愈明显,双手擦腰,脸颊微鼓,而韩司辰则边笑着边转身上楼洗澡去。

半晌,阿椿姊抱着一堆刚收好、折叠好的衣服下楼来。

“蔷薇,这些是司辰的衣服,你等等拿上去给他。”石家夫妇已经直接喊韩司辰的名字了。

第一天韩司辰向他们提起想和蔷薇过一辈子时,两夫妇还和远在法国的未来亲家通过电话;想不到语言其实不太通的两家长辈竟然相谈甚欢,想当然尔,他们对这个未来的准女婿可是满意得不得了,还觉得自己女儿太凶悍了。

“你干嘛不直接拿给他?”想到他刚刚取笑她的模样,她才不要帮他送衣服呢!哼!

“叫你拿去还顶嘴,女孩子家这么懒散,你也多学学你表妹,看看晓葵多乖巧、多勤奋!讲真的,她要嫁给江家那小鬼我还真是很舍不得,至于你哟,你未来公婆说要入境随俗送聘金,我说不用啦,人家肯要你就算不错了。”

“送衣服就送衣服……”她只应了一句话,老妈就念了十几句,还扯到嫁人咧!

虽然早知道老妈偏心表妹,将来连民宿也打算留给晓葵,不过倒不知两个老人家真的偏心成这样。

晓葵上礼拜才和男友订婚,两老就在那里像割肉一样舍不得,而她和韩司辰八字都还没一撇,他们就急着把她扫地出门。

乖乖把衣服送上六楼,自从椿馆的主厨搬出这里后,晓葵他男朋友住过一阵子,后来又空了下来。

本来林夙樱打算从五楼搬到六楼来,可是五楼住习惯了,也就干脆当成客房空着,韩司辰这次来便是住在六楼。

楼梯和电梯被隔开,每一层楼都像一个独立的公寓单位,石蔷薇敲了敲六楼的门,没反应,试着转动门把,门一下子就开了。

高级住宅的格局当然阔绰又豪华,而前前一任住在这里的杨昀骐留下不少高级家具,这间客房和五星级饭店里的顶级套房比起来可不会失色。事实上,许多来到桩馆住宿的客人就是看中这一点,所以椿馆生意一直很好。

浴室里传来水声,看来韩司辰仍在洗澡,蔷薇把他的衣服放在床上,却瞥见被韩司辰摆在床头的一张相片。

她眯起眼,觉得好生眼熟,拿起来看仔细时,忍不住又好气又好笑。

难怪她总觉得冰箱上好像少了一张照片。

浴室的门打开,韩司辰一身清爽,头发微湿,只在下半身围了条浴巾地走出浴室。

蔷薇专心地看着相片,似乎陷入了某种回忆之中,没注意到他。

韩司辰由身后抱住她,亲了亲她粉嫩的耳朵。

“怎么了?”他的手仍然把她圈在气息范围里,不舍得放开。

“我才想,我冰箱上好像少了什么东西。”她唇畔噙着淡淡的笑意。

“那是蓝影所偷过最有价值的宝物。”他笑道,低头啄吻她,像要传达这一刻在他心里沸腾的情意。

许久,他抬起头,笑看着蔷薇被吻得露出小迷糊的表情,心口溢满爱怜的情愫。

“更正,是最有价值的宝物之一。”他低沉着嗓音,轻笑道。

佳人的玉照仅能抚慰他思念的心,佳人的吻才是他想永远珍藏的……

而佳人的芳心,则是全世界的财富都不能衡量的无价之宝。

蔷薇手中的照片落了地,他执起她的手,贴向自己的胸口,让她的指腹与掌心平贴着他胸前热烫的肌肤,忍不住又低头吻住她的唇。

许久,他才恋恋不舍地将唇与她的分开,他轻抚她绯红如蜜桃般的颊,压抑着内心澎湃的激情,轻轻地解开她发上的丝带。

飞瀑般柔美、光滑如绢绸的秀发风情万种地披散在她肩颈。

他握住她另一只手,让它也贴向自己的胸膛,引导着它们在自己的胸口游移,心动意怜地看着恋人的粉颊红如飞霞。

她的指尖抚过那片伟岸厚实的胸肌,甚至点过胸前的侞突,掌心感受到和她一样节奏加快的心跳。

他接着牵引它们探向他的腹部。

她红着脸,一寸一寸地感受他腹肌上的结实。

“蔷薇,吻我。”他在她颊边以着沙哑的、性感的低喃要求道。

她觉得口干舌燥,顺从地将红唇贴向他的,在深吻的同时,他悄悄地褪下她的外衣。

直的解开内衣暗扣的同时,石蔷薇轻怞了一口气,身体忍不住轻颤。

“你可以脱我的,”他阻止了她的退却,让他们交缠的唇舌稍微分离,炽热的吻一路延烧到她耳际和颈项,“虽然我只有一件,脱了就没了。”

他的话让蔷薇又是一阵脸红耳热,而他果然带着她的手探向他的腰际。

“脱吧!下面这一件只有你能脱,是为你留的。”他轻笑道。

蔷薇忍不住想骂他不正经,却还是笑了出来,她心跳加快,大着胆子扯下他身上唯一的束缚。

“现在,女王陛下,”他又故意逗她,“我身上光溜溜,而你至少还没脱裤子。”

蔷薇笑嗔他满嘴胡言乱语的。

他扶她在床边坐下,虽然赤luo着上身让她有些窘迫……天知道,她那模样已经教他意乱情迷、难以自持。

他弯下身,轻吻她的肩颈,最后半跪在她身前。

“aimer……你真的好美。”他自喉咙深处发出一阵叹息,带着迷恋与狂热,膜拜着身前女神令人窒息的美。

她的发披散在白色的被单上,美丽而带着致命吸引力的胴体令身前的男人得咬紧牙,才能按捺住如脱缰野马的欲火。

他爬上床,伏在她身上,身下人儿因**而迷蒙的神情令他激狂。

“Jet'aime……”他仍是在她耳边喊着,在她张开玉臂环抱住他的肩颈,张口轻喊他的名时,他进到她的深处。

蔷薇因疼痛而身体僵硬,他放缓动作,咬住牙,不顾身下叫嚣的欲火烧得他发狂,爱怜地轻哄身下小人儿,用细碎温柔的吻恬去她的紧张与痛楚,直到她终于能够把自己完全交给他。

爱与欲,在人类最纯然高尚的灵魂深处,原就该是一体的,在激情与爱情相融的同时,他们一切的知觉与感动都是因为对方而存在。

直到激狂的爱火燃烧过后,甜美的余温仍教他们紧紧相拥,舍不得离开彼此。

石蔷薇躺在他怀里,好想就这么赖着他,当他的小公主、小蔷薇,于是嘴角忍不住噙着甜笑,双颊酡红。

“Jet'aime。”他又是这么在她耳边柔声地、近乎呢喃地喊,伴随着吻落在她眉心。

蔷薇抬起头看他,眼里有着深深的、眷恋的笑。

“Jet'aime。”她学着他。

他总在她耳边说这句话,她猜想在法国长大的他说的应该是法文,于是她向学法文的朋友问起,才明白那句话的含意。

那句话就是——我爱你。

韩司辰有些怔愕,接着,她发现他颊上泛起了一抹红,把脸埋在她发间,双臂收紧,与怀里心爱的人儿更加紧密。

这男人呵……

蔷薇微笑着,把脸贴向他的心窝,一点也不在乎他们错过了今天的晚饭。

【全书完】

手机用户请阅读:滋味小说网繁体手机版:https://m.zwxiaoshuo.com/cht/

        滋味小说网简体手机版:https://m.zwxiaoshuo.com/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猛男好口碑最新章节 | 猛男好口碑全文阅读 | 猛男好口碑TXT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