滋味小说网
滋味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无情大丈夫 > 第十一章

无情大丈夫 第十一章 作者 : 金吉

守着一个人,终究会失去。把她放在心坎里,任天涯海角,时光荏苒,她永远都会在心里某个角落。再也没有什么地方比心里的位置更近了,不是吗?回到台湾只是偶然,他真不愿再踏上这个伤心地,只是前几天接到他那无缘又惹人厌的老哥喜帖……他真想骂脏话,就一定要这么鞭笞他这个苦恋失败的男人已经支离破碎的心吗?还要跨海寄喜帖来闪他就对了?

他真的不想去鸟那张喜帖,可是严军耀那没教养的家伙问也没问就拆了那封喜帖,还夸张的说新娘有够丑的……

「Fuck!你找死!」敢说他的深云丑,卫穹苍扑上去海扁他。

「你自己看啊!」严军耀把喜帖凑到他面前,卫穹苍的动作顿时僵住。

天啊!李家是怎么虐待他心爱的女人?相片里的女人怎么变得这么的……这么的……

「也没有多丑,只是脸大了点、鼻子扁了点,眼睛小了点……」他翻过喜帖内页,新娘不是梁深云。

然后他就连夜飞回台湾了。到底是怎么回事?他一直以为李穹光早八百年就该娶深云了。话说回来、他也一直没听说李穹光结婚的消息,他以为是巴为深云和他闹了那样的丑闻,婚礼低调进行会远比公开好,至少要等媒体淡忘这件事。

反正穹光回了台湾,深云就能过着深居简出的少奶奶生活,一切低调应对的话;丑闻的伤害还是能降至最低。

兄弟俩难得坐下来和平对话。

李穹光的妻子虽然不美,但个性开朗又平易近人,看得出来她和穹光并不单单是因为企业联姻而结合,两人至少是有感情基础在的。

李穹光也不直接跟他说深云在哪、只是不停地推荐他宜兰近台北县的山区有间民宿、他跟妻子去过之后、每年都会再去玩个几次。

「你不去会后悔。」

靠,他又不是回来玩的。卫穹苍不想甩他,民宿的DM被他丢在饭店角落好几天都没理会,他只是像无头苍蝇似地在茫茫人海中找着梁深云,直到那一天他翻找东西时DM掉出来,摊开来的那一页,他看到了一张介绍民宿的照片,白色的洋房外种了满满的天使花和金丝桃、还有白色甜菊……他、心念一动,立刻就飞车至宜兰。可是他迷路了。GPS偏偏又故障,八成买到瑕疵货。卫穹苍气得想把那台烂机器砸到车窗外,严军耀那家伙再这么贪小便宜下去、一定娶不对老婆!

「不要跑,我揍扁你们!」

不知打哪传来死小鬼的叫骂声,卫穹苍心里忍不住想,现在的爸妈都怎么教小孩的?动不动就要揍扁人家、一定是个没人绿的孤僻小鬼。

「梁守月[澎风]!说谎!你根本没有爸爸还写这种作文,笑死人了!」

又一个死小鬼、这个比前一个更惹人厌,卫穹苍以前最痛恨自己的身世被拿出来取笑了么

「他一定是作梦梦见他有爸爸,哈哈哈……我要去跟老师说梁守月写的作文是骗人的、他才没有爸爸!」

「你敢!」

接着是小孩的尖叫声,看来有人被抓住了,然后砰砰砰……卫穹苍听了都觉得有点痛,死小孩下手真重啊!但他继续坐在车子上,哈着烟,研究地图、完全没打算插手管闲事,尤其是替别人教小孩这种闲事。

「呜啊啊……我要跟我爸爸讲,我爸爸是警察,他会把你抓去关起来!」被打得缺颗牙的小鬼哇哇大哭。

「讲啊!」继续砰砰砰地揍了好几拳。真是个暴力小鬼,卫穹苍很想知道是什么样的暴力父母会生出这种小孩,大概是摔角界冠军吧?不过话说回来,这小鬼好像是单亲家庭?卫穹苍不禁产生类似移情作用的心理,虽然打人不对,他还是偏袒起那个孩子。

「我爸爸是大公司的老板,他一声令下,很多人都没工作,我叫我爸让你们的爸爸没工作!」

「梁守月又在幻想了,哈哈哈……」

「我才没有……」

终于听不下去,卫穹苍捻熄烟,转头找寻声音方向,果然看到土地公庙外的一群小鬼。

情况有点匪夷所思,甚至有点好笑,打人的小鬼压了一个在地上,还有三个闪得远远的。

现在是什么情形?以多凌寡?可多数的那一方看起来好像更害怕的样子。

他把烟蒂丢进烟灰缸,才下车走向那群吵得他没办法专心的死小鬼。

「小鬼,大老板是不会没事让人丢饭碗的。」又不是想让公司倒闭。「还有你们,你们的爸妈没教过以多欺少很可耻吗?取笑别人单亲家庭很卑鄙吗?」

几个小鬼头充满敌意地看着他。「你是谁?」

卫穹苍突然觉得有点好笑,他干嘛在这种荒山野岭跟这群小鬼们认真?

「我是正义使者,专门教训大欺小,多欺少的死小孩,你们快点投降,不然的话,我就把你们一个个抓去卖给宾拉登做人肉炸弹!」

小鬼们一听见这个高头大马、一脸流氓似凶狠模样的男人要抓走他们,霎时一哄而散。

「我要去告诉我爸爸,叫他来抓你!你有种不要跑!」据说老爸是警察的小胖子边跑边摇狠话。

只剩下打人的暴力小鬼没被吓跑,卫穹苍搔了搔脸颊,来到小鬼面前,才发现他也不过才六、七岁大吧?比刚刚那些孩子小了一号啊!

这小鬼真有种,一个人单挑四个年纪比他大的,还一脸凶悍哩!

「小鬼,痛不痛?」他发现他身上有多处擦伤,看来是跟其它孩子打架留下的。

「我不是小鬼,我叫梁守月!」

卫穹苍蹲下身来,看着小鬼的脸孔,呆了呆。「梁」并不是普遍的姓,当然也不是多稀有就是了,只是那种板起脸来像在瞪人的单跟皮,一看就很火爆的眉毛,怎么看怎么跟熟……

「你妈妈叫什么名字?」应该没那么巧吧?他觉得头有点晕,大概是中暑的关系,有点口干舌燥,心跳像等待乐透开奖那般紧张。

「梁美美。」

卫穹苍不知道心里的感觉是松了一口气,还是怅然若失。

见他一脸失望和恍神,那种感情对小小年纪的他太难懂,但名叫梁守月的小鬼跳起来,大笑道:「骗你的啦,我干嘛告诉你?咧!」他扮了个鬼脸,然后一溜烟跑走。

「死小鬼,别跑!」卫穹苍三两步追上腿短的死小鬼,猿臂一捞,就将小鬼扛在肩上。「竟敢欺骗大人,你这顽劣的臭小鬼!快给我老实招来,不然我打你**!」

「你大欺小!没小鸟!我要跟我妈妈讲!」小鬼开始手脚并用地反抗他。

「是吗?那快带我去找你妈吧,我要告诉她你打架。」卫穹苍扛着小鬼就往他的吉普车走去。

「打小报告!你是抓爬仔!我揍扁你!」这会儿连牙齿也用上了,咬住卫穹苍的背肌。

「靠!」死小鬼是大钢牙吗?虽然因为他肌肉太硬,小鬼咬了一口嘴巴就酸了,加上要在平坦的背上咬一口本来就有些困难;他又咬了几下、但都只咬住衬衫。

「小鬼,不要动不动就说要揍扁人,你想当古惑仔吗?」卫穹苍把他丢进后座、自己爬上前座。

小鬼安静了,意料之中。

吉普车!默小男孩眼睛闪闪发亮,他还看到车上一堆好酷的东西,好想抓来玩玩看哦!

「不要把我的东西玩坏了,快告诉我你家在哪?」他发动车子,心想至少先找当地人问路。

「你要跟我妈打小报告?」

「不然我要怎么解释你身上青一块紫一块的?是被狗咬了吗?」

「对吼。我可以说是跌到山沟里。」他每次都这么讲。

卫穹苍冷嗤,小鬼头都不知道自己撒的谎在成人眼里看来有多愚蠢。「你家往哪边走?」

「往上面。」梁守月拿起军用手电筒……哇!好亮,他眼睛快闪瞎了,赶快关掉,换玩另一个。

「你去我家干嘛?」他又找到一把瑞士刀,超酷的,他好想要一把哦!

「小鬼,谁准你玩刀子!」没收。「我去看你妈妈是不是大美人。」

小气鬼!梁守月扮了鬼脸,听他提起母亲,立刻抱胸做出得意状。「我妈妈超级美的,一堆叔叔伯伯都想追她,可是我不喜欢他们当我的新爸爸。」

还有个超爱捏他脸的阿花婶,他更讨厌她,每次都带长得很惹人厌的叔叔说要来跟妈妈「相亲」,王小明的妈妈说相亲就是要结婚,要当他的新爸爸,他才不要他妈妈跟那种笑起来色迷迷,或者很爱自以为是地对他说教的叔叔结婚哩!

偏偏阿花婶说妈妈这种带拖油瓶的有人想要就不错了,他知道拖油瓶是什么,他常听到大人偷说他是拖油瓶,所以他更讨厌阿花婶了。

他妈妈从没说她需要被那些丑八怪将就,那些讨厌的家伙是在急什么?真想揍扁他们!

新爸爸?「你的旧爸爸呢?」车上有小鬼,他车开得比平常慢。

沉默。

看来他戳中小鬼头的伤心处了。唉,他也是过来人,忍不住伸手往后胡乱拨了拨他的头发。「男子汉大丈夫,随便跟人家打架是不负责任的行为,要是你妈妈因为你打架而难过,被别的小朋友的爸爸妈妈责怪,你对得起她吗?」

梁守月低下头,他也知道每次王小明跟李大胖回家跟他们的爸妈告状,他们的爸妈就会来找妈妈理论,他很讨厌妈妈必须一直跟讨人厌的王小明和李大胖的爸妈说对不起,他们的爸妈态度都很恶劣,他看得很生气,可是又不知道该怎么办……

卫穹苍从后照镜看着一脸落寞和难过的小男孩,或许是相同的遭遇使然,他心头竟然闷闷地有些痛了。

「前面有两条路,往哪一条?」

「右边的。」

「你今年几岁?」

本以为小鬼又会扮鬼脸,说不想告诉他,但这回梁守月乖乖地报告,「妈妈说我下个礼拜就六岁了!」

六岁的小鬼这么早熟?

但也很难说,单亲家庭的孩子本来就容易早熟,想到这儿,他又觉得最好小鬼的老爸是挂了,否则这种不负责任的父亲简直令人发指。

话说回来,他还没问到小鬼的妈叫哈名字啊!

「到了,我家就在前面!」

卫穹苍的心脏跳快了好几拍,看着弯过山路后出现在岔路旁的白色小屋,和DM上的一模一样,在群树环绕间,金丝桃与天使花开了满园,甜菊静静伫立在屋檐下。

把车停妥,抱小鬼下车,梁守月迫不及待地跑进屋喊母亲,而卫穹苍开始觉得自己每走一步就耳鸣心悸,头晕目眩。

姓梁的小鬼的母亲会是他心心念念的那个人吗?

他不知道他期待着怎样的答案,是,或不是,不管哪一个,都会让他窒息发疯……

「梁守月,你又和人打架了?」

「我掉到山沟里了。」

「是哦?真是神奇的山沟,但是那条沟到底在哪里,让你每天掉下去都还能活蹦乱跳?我没生眼睛给你吗?你每天都掉山沟,累不累啊?」

今天这招失灵了,看来妈妈心情不太好的样子,最好赶快转移她的注意力。「妈,有客人,」

梁深云抬起头,看着走进客厅里,一脸失魂落魄、震惊得开不了口的卫穹苍。

饭桌上,梁守月坐中间,看着妈妈替这个怪怪的客人盛饭。多亏这个怪叔叔,他暂时免去一顿皮肉痛,而且老实说不知道为什么,他觉得这怪叔叔其实人还不错,大概是他很大方地让他玩车上那些稀奇古怪的东西吧?他等等好想再去车上看那些东西哦!

而且,这叔叔没有像其它大人一样,一看到他打人就只教训他,却不问为什么他要打人。为什么王小明跟李大胖要取笑他,仔细想想他觉得怪叔叔还满够义气的!这就叫作义气吧,电视都这样演!

所以他也决定要对怪叔叔有义气。

「我妈妈很美吧?」他悄悄地,得意地道。

卫穹苍的视线终于移到梁守月身上,心里的疼痛几乎令他跟眶发热。

他离开台湾差不多七年吧?原来时间不知不觉过了那么快,他刻意避着李穹光这些年来的打探与联络,却不知正在错过儿子的诞生与成长!

原来他就是那个不负责任的父亲,他的儿子因为他的逃避被嘲笑、被排挤,是他让守月成为没有爸爸的小孩!

梁深云看着他的神情,知道他心里的激动?他一直想要有个家,她却剥夺了他成为父亲、成为丈夫,参与孩子成长的机会。穹光告诉她,他这些年还是孤家寡人一个。

「吃完饭再说吧。」她把盛满的饭碗拿给他。卫穹苍隐忍几乎呜咽出声的痛苦,终究只能接受,暂时不和儿子相认。梁守月低头扒饭,敏感地觉得大人间的气氛有点古怪。

梁深云夹了一块鸡肉给儿子,卫穹苍见了,突然也有股冲动,夹起了芥兰菜到他碗里。

「我讨厌吃这个……」梁守月皱眉。

卫穹苍几乎悲伤得说不出话来了,他连儿子讨厌吃什么都不知道……

梁深云感觉他似乎想躲到角落去画圈圈,不禁有点好笑,但自责与心疼也更深了。

「不准挑嘴!」她夹了更大把的芥兰到儿子碗里,梁守月露出夸张的、恐惧到不行的表情。

小鬼的表情把卫穹苍逗笑了,他伸手柔乱他的发。「男人挑什么嘴?」

「你不挑嘴吗?」梁守月反问。

尴尬了,因为深云知道他以前死都不吃茄子和香菇。

卫穹苍干咳两声,「以前小时候挑嘴,变成大人就不挑了。」其实他现在还是会把茄子挑起来,不过他决定以后会努力把那两样东西塞进嘴里―至少在儿子面前。

「是哦?」老实说,他觉得怪叔叔长得好高大,好强壮,比李大胖那个当警察的爸爸威风多了,他还没看过比叔叔更酷的大人说!好吧,为了跟叔叔一样酷,梁守月闭起眼,把芥兰塞进嘴里。

他是男子汉!男子汉是不挑食的!

「这才对!」卫穹苍伸手比了拇指,梁守月见状也伸手比了拇指,像电视上的哥儿们那样和他拳头碰拳头。

感觉好酷哦!梁守月觉得得意极了。

梁深云看着这对父子的互动,更加深刻地明白自己让他们错过了什么,几乎泣然欲泣,喉咙紧得快要吃不下饭。

「对不起。」她放下饭碗,起身离开。

梁守月立刻起身,很担心母亲,卫穹苍跟着要追出去,想起儿子,他转身说道:「我会把你妈妈带回来,你……你顾着饭菜,别让老鼠偷吃了。你会怕老鼠吗?」

「才不会!」他又不是李大胖,他连小强都不怕!

「那就好,要保护饭菜。」丢给小鬼头一个听起来很了不起的任务,远比命令他乖乖坐着有用多了,毕竟他自己也曾是小鬼……其实到现在也还很孩子心性。

「没问题!」拽拽地伸出拇指,卫穹苍有些失笑地和他碰了碰拳头,看着儿子可爱又让他自豪的表情,还有和他一样在左颊浮现的酒窝,他真想立刻就和他相认,抱他坐在他肩膀上;立刻就带他去登山、露营、钓鱼、打棒球……

孩提时的他只能羡慕学校里其它小朋友有那样的家庭活动。

但眼前,他有更重要的问题得先处理。

他追到后院,梁深云没走远,静静地站在那片金丝桃前;低头像在沉思,然而她手遮着脸,肩膀一颤一颤的,他听到纽细的啜泣声。

卫穹苍缓步走近。时光匆匆带走了七个寒暑,依然带不走这份魂牵梦萦了半生的悸动。他上辈子是欠她太多了吧?这辈子才会心痛不完,逃到天涯海角也放不下。

「云云,我很抱歉,我不知道……」

梁深云转过身,泪眼看他。「不,仔细想起来、你没有错,该给的你都给了,是我自己没好好把握。」

「我如果知道妳怀孕,还生下孩子;绝对不会躲着穹光,」但如果不是穹光,他今天会回来吗?

「我想过亲自去找你,但我刚生完守月,没办法离开他,时间久了,我又犹豫了,也许你身边早有了人吧?」一份爱恋再深、再执着,被伤透了,也会有浴火重生、忘却前尘的时候,她怎么能再去打扰他?只能拜托穹光辗转打听,她想等守月再大一些,若他身边始终没有伴,她会试着去找他。

「我害怕听到妳和穹光结婚的消息,所以这些年一直避着不回台湾。」想不到因为他们彼此的顾忌,这一蹉跎就错过七年。

「守月的事,我很抱歉。」说着,她又潸然泪下。

她知道他不是不要孩子的人,她知道他有多渴望家庭,她知道在国外那几年他孤独怕了,她知道他永远把她摆在心头第一个位置,而她却连为他勇敢一次也做不到。

卫穹苍终于忍不住上前抱住她。

「我也是白痴,没做防护措施,还走得那么理所当然,真是天字第一号蠢蛋兼混蛋一枚,妳不要只怪妳自己,要怪就怪我那么自以为是……」

说到底,他还是舍不得她自责啊!梁深云哭得更伤心了。

而一直顾着饭菜的梁守月,突然很想知道妈妈跟怪叔叔跑到哪里去了,他灵机一动,拿了遮盖饭菜的纱帐把饭菜盖住,这样老鼠就吃不到啦!

梁守月暗暗佩服自己聪明绝顶,难怪老师说他是资优生,他也不是故意要比别人聪明的!他抱着胸叹气,遗憾太聪明也是伤脑筋的一件事,接着想起正事,偷偷跑到后院,看到妈妈在怪叔叔怀里……哭了?

「欺负我妈?我揍扁你!」梁守月又像斗牛犬似的往前冲。「亏我还想把你当好兄弟,去死吧!」

「梁守月!」梁深云用两只手指就让儿子哀哀叫着投降。「又动不动就要揍扁人,你信不信我先揍扁你?」她拎着他的耳朵,单手插腰道。

「妳不是在哭吗?唉唷唷好痛……」

而被儿子排挤的卫穹苍,又落寞地想躲到角落去画圈圈了。

纠缠了半生,也错过了半生,婚礼的仪式对他们来说,反而是次要的了。他们在民宿办了简单的婚宴,两人都决定继续留在这里扎根,成就他们在梦里构筑了半生却总是落空的「家」

原来民宿其实不是梁深云开的,她只是提供资金,并且在隔壁开了芳香疗馆和花茶店,也卖些手作小饰品,几年下来名气开了,还有香港的游客将这里当成景点之一。

「你不回穹宇,不觉得可惜吗?」

「再跟妳分开,才是可惜。」

「以前你一直想要成功……」

「是什么让妳觉得我希望成功?」他想起当年的雨夜里,深云伤透他心的那句话。

「因为李家。」

「我已经不在乎他们了。」

七年前他就放弃了报复,七年后也没兴趣旧事重提。凭良心说,他的人生他自己走,李家真的不欠他什么。

「我不想一个人站在华尔街的顶端,不想一个人在五星级饭店用餐,不想一个人喝名贵的红酒。我只要能和妳一起,夏天时坐在公园一起喝一杯便宜的冰红茶,冬天一起窝在客厅里,喝妳泡给我的热红茶。」

梁深云眼眶泛红,将脸紧紧埋在他颈窝。

「我总是想,你应该拥有一个像你给我的爱情这般,百分之百,也一百分地爱着你的女人。」

「两个人眼里都只有对方,其实还满可怕的,可能早上起来四目相接,就不想下床了吧?」

梁深云笑着捶打他。「可是我觉得很遗憾……」好耳熟的台词?当年这句话是否伤了他?

「从过去到现在,我始终只能给你二分之一的爱。」过去她爱着穹光,如今她多了守月,而给穹苍的这二分之一甚至不完全是爱情。「所以,妳爱我吗?」他眼里已燃起喜悦的星火。她好心疼,只能点头,说不出话来了。

「二分之一也没关系,只要妳爱我,剩下的二分之一我会自己想办法。」

「什么办法?」

「妳每天睡前给我一个晚安吻,二分之一很快就满了,我很容易自我感觉良好的。」他笑着,露出了左颊久违的酒窝。

梁深云又心疼又好笑,倾身向前,吻住他。

也不过吃顿饭,梁守月多了个老爸,而且不是新爸爸,是「亲」爸爸。他有好多为什么想问,不过大人好像都没空回答他。他考虑了一下,其实亲爸爸还挺酷的,看样子老妈应该不是被他惹哭的,大概是又看到老鼠吧。唉,女生就是怕东怕西又爱哭,麻烦!

总之他决定继续把亲爸爸当好兄弟。

亲爸爸真的超赞的,会的东西好多哦!他合理怀疑其实这个亲爸爸的另一个身分是蓝波!因为他带他去露营,教他架营火和帐篷,还教他游泳、钓鱼、打水漂……好多好多,他觉得王小明跟李大胖他们的爸爸逊掉了。对了,后来他改姓卫,虽然觉得卫守月没有梁守月好听,不过他觉得卫这个姓比较酷,他很喜欢!

哦耶!爸爸万岁啦!

全书完!

手机用户请阅读:滋味小说网繁体手机版:https://m.zwxiaoshuo.com/cht/

        滋味小说网简体手机版:https://m.zwxiaoshuo.com/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无情大丈夫最新章节 | 无情大丈夫全文阅读 | 无情大丈夫TXT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