滋味小说网
滋味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女王秘书 > 第十章

女王秘书 第十章 作者 : 金吉

何绮霓真是服了这家伙。不过她又想,平常在公事上他就是懒洋洋的,像头打瞌睡的大老虎,只有跟在他身边四年的她很清楚,这头大老虎是可以随时咬住每个敢犯到他头上的家伙死袕的!当然也只限在她这个辅佐者希望他作出反击的时候,不然除非真的少块肉,他大少爷根本懒得理别人!

晚餐时间过后,黑恕和很快和何家人打成一片,不只因为他的那些礼物,何母是过来人,只要一顿饭、聊几句话,就看出黑恕和一举一动都以何绮霓为优先考虑;何家最难讨好的二姊觉得这家伙明明来头不小,却不摆架子,比起那些号称新贵,却老爱上便利商店点一杯四十元咖啡,再嫌人家没隔壁卖两百元好喝的没品家伙优秀太多了,名门风范果然不是做做样子;何家老爸虽然还持观望态度,不过看得出也动摇了。

何绮霓心想,看来此刻唯一让家人不放心的,只有黑恕和的家世背景吧?

人人都说豪门饭碗难捧,不过以她对黑家人的了解,自家人同意也只是迟早的事了,她并不担心,也就放心且大方地与黑恕和在家人面前表现出情侣该有的亲密打闹。她相信家人看得出她内心真正的想法,自然也更快接纳黑恕和。晚餐结束后,偏偏来了个不速之客,何家的气氛立刻变了。黑恕和心想,看来连老天爷都是帮他的!

何绮霓没有主动开口解释她和林炯然的关系,不过林炯然倒是自己送上门来了,还跟着一个明明很陌生,黑恕和却觉得好像在哪看过的女人。

他搔搔脸颊,才想起林炯然公布婚讯后,女方的照片也被八卦杂志挖了出来,这种麻雀变凤凰的故事总是比其它豪门婚姻多了点让人好奇的传奇色彩。

何家的气氛明显地变了,前一刻出现每个人脸上的笑容纷纷消失,不过还算有礼地接待来送帖子的林炯然。

可惜过程太平淡,没爆出什么戏剧性的八卦,黑恕和有点遗憾,谁知林炯然和他的未婚妻离开后,何绮霓冲回房,随即拿出一封红包,追了出去。

「霓霓?」黑恕和愣住,发现何家似乎没有人对何绮霓的举动有意见,反倒是何家二姊看他愣在原地,提醒道。

「想追出去就追去啊,小霓就交给你啦!」她一语双关地道。

黑恕和会意过来,「放心吧,谁敢动她,得先踩过我的尸体再说!」他直觉地说出这句一直以来在公司里他已默默实践的话,就风风火火地追了出去,没看到何家一屋子男人愣住的表情,和何家姊妹失笑的脸。

「我可能没空参加你们的婚礼,礼金我只好先给了,妳知道的,不要为难我爸妈还得去妳家走一趟。」何绮霓看也没看林炯然,直接把早就准备好的红包拿给多年好友。

「小霓……」张如君一脸遗憾和难过,「妳不用这样的,其实伯父伯母平常还是会来我们家走动……」

「难不成要他们明明白白地对所有人说,其实他们还没从丧子之痛走出来?要不要他们干脆搬离这里,不要再和相处几十年的老邻居来往?」何绮霓声音拔尖了。

「小霓,」林炯然看不下去了,「妳哥哥的死不是小君造成的,妳不能什么都怪我们。」

何绮霓冷笑,「是唷、不参加你们的婚宴,提前把礼金拿给你们就是怪你们?你对一个过世老友的家人会不会太严苛了?要不要我们每天笑脸恭迎你们这对受尽折磨的苦命恋人?」

「小霓,耀云的死我们也很遗憾,他是在国外登山时发生事故,跟我们没关系,妳这么对我们太莫名其妙。」

真不知是故意与否,或者心口相连,林炯然每讲一句,何绮霓原本渐渐平熄的怒火就越旺盛,「何耀云是你的谁?又是妳的谁?他死在哪里、怎么死的都不关你们事的话,请问你们寄喜帖来做什么?耀武扬威?只怕我们家没人觉得希罕!」

「何绮霓,我忍妳很久了,妳哥哥走了我们也很不愿意,但妳不能拿这件事一直对我们说话夹枪带棍,人的忍耐是有限度的。」

原本在一旁静静听着的黑恕和,眼看女朋友被大小声,立刻冲出来,袖子老早挽起,站在她身后,双手抱胸,一脸赌场打手的陰狠模样。

「我才忍你们这对得了便宜还卖乖的苦命小情侣很久了,你们不知道什么叫留给别人一点余地吗?现在还跟我们家有交情的只有小君爸妈,她爸妈也打过招呼,说了我们家的人不参加婚宴他们可以体谅,你们俩既然一天到晚觉得我们家人莫名其妙,死咬着往事不放,为何不干脆放我们一马,就不要再出现在我们家了?你们不希罕我们这些旧识,老实说,我们也很不想再见到你们,请你们不要再自以为是地想当好人,一再来打扰我们。」

「小霓,我没有不希罕你们,妳跟耀云对我来讲都很重要。」张如君道。

「是啊,很重要,明知当不成情人,也要苦苦哀求我哥跟妳继续当朋友,继续享受我哥对妳的千依百顺,继续给他希望,让他误以为妳对他还有感情,只是身不由己。妳真的很自私!妳想的只有妳自己,妳想当好朋友,好情人,还想当红粉知己,但很抱歉,一个人只能占一个位置,妳偏要三个都占,却什么都不给,还一副妳不给也是理所当然的样子,我哥受伤了才来装无辜,果然是什么锅配什么盖,会拿别人的旧伤与错误当挡箭牌的烂人,跟得了便宜还卖乖的贱货,还真是祝你们百年好合!」

「妳以为人身攻击不用负责吗?」

「用力骂他没关系!」黑恕和在身后助阵,「律师我帮妳请,要不要打手跟杀手?我也有门路。」管他三七二十一,谁要是敢欺负他家霓霓,先关门放狗再说!

「你……」林炯然注意到黑恕和很久了,他想了想,才笑道:「小霓,妳就老实说妳对被我拒绝过耿耿于怀吧,我早听说黑家七少爷不成材,如今他的一切都是妳从旁辅佐,我以前见过他,他跟以前相差十万八千里,我一直觉得他现在的模样很眼熟,现在我知道了,妳只不过是把妳心里的遗憾投射到他身上罢了,他不过是我的替身。」

何绮霓咬牙,气到全身颤抖,而黑恕和一脸震惊。

冰山酷男的屎脸、精英的架式?现在想想,这些到底和成为一个优秀的领导人有何关联呢?难道真的像这个囧到不行的林炯然说的,只是想塑造出某人的样子?

「不可能……」黑恕和失魂落魄地低语,何绮霓转头看他一脸受伤的模样,担心黑恕和把林炯然的话当真了。

她对他的要求是真的有些过分,她也承认自己有些私心,可是……

「恕和,不是这样的。」他的表情让她的心往下沉。

「我明明比他帅耶!」黑恕和悲情控诉。

「……」何绮霓呆住。

「我汉草比他好,身材比他赞,我有八块腹肌他有吗?」

两个女人下意识看向林炯然已经微凸的小腹。

「我头发这么茂密帅气,他有吗?」

连不知何时围观的路人也一齐看向林炯然已经有些向后退的发际线,纷纷摇头。

「我一个晚上可以七次,他有吗?」

围观的男女老少,有的狂嘘,有的窃笑。

何绮霓原本气得快要火山爆发,这会儿只想找地洞钻,她一手拉住黑恕和阻止他继续语不惊人死不休,一手遮脸,「我怎么知道他行不行?」众人看向张如君,未来的林夫人默默低下头,众乡亲看着林小开的脸开始出现同情。

「我有!」还有什么?她知道他一级棒行了陨?何绮霓快一步捂住他的嘴,「乖,我们回家哦!」她像哄小孩那般,然后看向一脸羞愤的林炯然,为自己方才竟然因为新仇旧恨涌上心头而失控感到惭愧和好笑,但是对于林炯然这么看轻黑恕和,又这么自以为是,她还是忍不住落井下石。

「我觉得你该回家照照镜子,顺便去问问心理医生你有没有自恋倾向,不要一天到晚以为自己是刘德华或金城武,你不觉得害躁,旁边的人看了都觉得恶心。你以为自己是精英,却不知道人外有人,天外有天,还自鸣得意,我都替你感到丢脸了。还有,我对看不顺眼的人讲话一向夹枪带棍,你们绝对不是唯一有特权的,不要再自抬身价了。」她就喜欢损人,不行吗?哼!

当晚,黑恕和睡在何绮霓最小的哥哥的旧房间,何家的人都睡了,何绮霓主动来找他,翻开母亲替哥哥收好的相簿,慢慢把一切说出。

「耀云是我的双胞胎哥哥,所以我们感情特别好。」好到有时像一对恋人哩,那是一种比手足更亲的情感,其中一个受伤了,另一个会感应到,然后恍恍惚惚,心神不宁。

「张如君跟我们从小一起长大,而林家祖产在宜兰,林炯然十八岁时和父母一起回台湾,成为我们的学长。」

其实故事是很普通的多角恋,何绮霓也大方承认高中那时她暗恋过学长林炯然,因为他的洋派作风跟学校里其它男孩子都不同。何绮霓后来才知道,原来她跟另一位好友!也就是今天稍早时莫名其妙来呛声的程小姐,都跟学长表白过,但都没有成功。

后来上了大学,大家各分东西,何耀云和张如君同校,原本就对青梅竹马有好感的何耀云对张如君追得很勤,偏偏张如君那时也跟林炯然走得很近。何绮霓跟张如君是很要好的死党,她虽然想帮自己的哥哥,但也知道感情本来就不能勉强,只能努力陪伴兄长,在他最需要安慰时无条件支持他。

「后来我哥失恋了,张如君和林炯然在一起。他那时改变原本想当柔道国手的志向,出国学摄影,我本来以为他和如君好久都没再联络,结果他发生登山意外后我整理他的东西,才发现如君一直和他保持联系……」那些信件,有时几乎让她误以为张如君其实和哥哥私底下在交往,但她又很确定张如君是林炯然的女朋友,因为她出社会的第一份工作,就是林炯然的秘书。

「我跟林炯然又是另一回事了,那时他跟别的女人也有暧昧,如君怀疑到我头上,林炯然为了挽回女朋友,也为了顺利转移目标,就把我当年写给他的情书拿给如君看,指责我主动倒贴。」

张如君拿着情书跑来质疑她时,她真是心灰意冷到笑了出来,这两个真是绝配啊!还真是她的好朋友、好学长!

后来她发现,其实家人多少知道张如君和耀云的事,也劝过耀云。何绮霓才知道,耀云离开台湾很大的原因是为了让自己把张如君忘了,偏偏她还故作天真地写信、打电话,说她想他……

「如君说信跟电话都是我哥先跟她联络的。」就由她去辩解吧,人都走了,还能怎么样呢?「你会不会觉得我很小心眼?」何绮霓眼眶泛红,没办法不为兄长感到不值。

他真的值得更好的女孩,他对张如君一往情深,因为不想伤害别的女孩,害得她们跟他一样苦苦守候,所以始终保持单身,偏偏来不及忘掉张如君,来不及浴火重生,就客死异乡。每回看见林炯然和张如君,她真的无法阻止新仇旧限涌上心头。

是她放不开吗?

黑恕和搔搔脸颊,抱住她,想了想才道:「那跟妳比起来,我们算幸运了。」

挖一点老姊的八卦,她应该不介意吧,反正没人知道嘛!「我姊以前的男朋友也很烂,其实他也没做什么,就是心机重了点,我姊跟他表白时他没说好或不好,只是让我姊一直误以为自己是他的女朋友,生日和情人节也照样送花讨好我姊……」

姓秦的家伙说,因为他当时认为他跟黑恕容在各方面条件都是最适合的,可以试试看,只是又不想把话说死,谁知道他后来认识了他的前妻!一个比黑恕容对他的事业更有帮助的饭店业龙头千金,他终于「好心」地把话摊开来讲……

「还好我姊没为那家伙自杀,而且那家伙也解释得很完美,他说,因为当时我姊连告白都很含蓄,他一直把我姊当成好伙伴,红颜知己,逢年过节送送花很理所当然。」反正借口人人会找,端看高不高明而已。

「我姊跟那男的现在也都好好的,而且还握手言和了,可是就算这样,我每次看到秦亚勃那家伙,还是会送他一根中指跟一个『呸』!」就算当事人都不在意了又怎样?他们这些手足心疼、不爽、不高兴,不行吗?他们和好他们的,而他不爽他自己的,又没碍着谁。

「别说我,就说我四哥,他是我们家唯一去参加秦亚勃喜宴的,结果当天他故意把新郎官灌得大醉,还藉酒装疯跟他互殴……」黑恕和嗤笑,「那家伙哪里是我家霸王暴力四哥的对手?新婚夜被扁成猪头不说,我四哥回家大睡一觉,醒来后很理所当然地推说他根本不知道这回事。」

那一回,家里所有兄弟,连一向跟四哥不合的三哥,都忍不住赞四哥真是好样的,爽啊!「我们家虽然要求我们,自己的**要自己擦,不过长辈也说过,你吃家里的,用家里的,不管在外头如何,让家人的心受伤的话,家人是有权力替自己讨回公道的。」所以,他们只是在用自己的方法替自己的不爽找出口发泄罢了,谁教那个秦亚勃什么女人不好招惹,来招惹他们黑家千金?黑家男人最恨别人犯到自己保护的领域上,没被杀人灭口灌水泥丢太平洋已经很不错了!

何绮霓笑着听他说黑家人的事,她想,自己会被黑恕和吸引,有一部分是因为他跟她很像,都以自己的家人为荣吧?家庭成就一个人的性格,她依然如此认为。

「所以妳跟林炯然什么都不是喽?」真是太好了,他心中一颗大石总算放下,可以好好睡一觉了。

「你以为我们是什么?」那种烂人,到现在只要一想起自己当年多么年少无知,念书念到猪跟狗都分不清楚,眼睛沾到大便,竟然会看上那种货色,她就觉得羞愧无比,简直是她完美人生中的奇耻大辱。她从此发誓对人都要睁大眼,绝不要轻易奉上一颗真心,到最后连死都死得含冤莫辩。

黑恕和立刻端出讨好的笑,「当然是仇人。我超级担心妳的,担心那个混蛋找人埋伏暗算妳,所以这几天吃不好又睡不着,妳摸摸,我的八块腹肌都少两块了……」他掀开自己身上的T恤,拉着她的柔萸往肚子上贴。「妳是不是偷偷夹走两块?」

何绮霓好气又好笑地捶他,黑恕和倒在她身上,好久没装可怜,超怀念,当然要用力撒娇。

「妳一离开,我就……我就觉得空虚,觉得寂寞,觉得冷。霓霓,快帮我人工呼吸……」

人工呼吸个头啦!何绮霓超想打他的,可是最后还是在他颊上亲了亲,好笑地看他俊脸泛红,一脸开心和满足。

真的超好哄的,这笨蛋!

「很晚了,我该回去睡觉了。」

黑恕和一个翻身,又像无尾熊一样抱紧她,亲亲又蹭蹭。「不要走嘛,轮家好想尼,尼忍心让我一个人在黑暗中孤枕独眠吗?」蹭啊蹭,蹭得两三天没老婆可以给他安慰的小弟弟又抬起头来了。

「你可以开夜灯。」又露出这种欠扁的**相,害她手又痒了。

「夜灯哪有妳美丽。」扭着身体,往下滑,把脸埋在她没穿内衣的胸部上继续扮**无赖。

何绮霓笑不可抑,「够了哦。」这个大卢仙!「我家的人都在,你真的别闹了,当心我爸赶你出去。」

黑恕和不安分的动作顿了顿,立刻躺回原位,不过手脚还是巴住何绮霓不放,「那我们盖棉被纯聊天陨,我叫我的小老弟蹲低一点,他头太大会挡到别人。」

「黑恕和!」

「嘘,我们小声一点,来!」他大腿往何绮霓腰上跨,整个人八爪章鱼似地抱住她,然后再也压抑不住分离以来的思念,深深吻上她。

那夜,他们真的只是盖棉被纯聊天,加上不停亲亲和抱抱,唯一的配乐只有黑恕和不知害躁的啄吻声,与何绮霓不时忍俊不住的爆笑声。

何绮霓回宜兰,主要是何耀云最后一本摄影集就要在日本出版问世,好友会直接寄回宜兰给她。

何耀云过世多年,会想把那些照片成书付梓,幕后功臣当然是他从小到大最好的朋友。「那时候我跟我哥,还有杨浩常常混在一起,还有人怀疑我们三个有什么不可告人的混乱关系呢!」看来乡下地方思想邪恶的人也很多啊!回台北前,在前往何耀云长眠的宝塔,何绮霓默默翻看兄长那些年来的照片和手札。

走过那么多地方,看过那么多人,才知道,过去我的视野多么狭小,以前一直想看看传说中的曼陀罗,真的有缘一见,却觉得不如想念。反倒是,路边一探名不见经传的小草,让我惊艳,感叹过去未曾想象过的美丽,竟然如此俯拾即是。

这世界那么大,太多美丽我们不曾亲身经历,不曾亲眼目睹,我终于明白我不是在飘泊,而是在和未来相遇。

有时夜袒入梦的,也不能说魂牵梦萦,而是记忆原本说织说我生命的一部分,偶尔想起时,祈祷他过得安好,嘴里挂着笑,说够了,海浪有起有落,好像总在某个时候被亏欠了太多,但是对整片大海来说,其实那也是一抹美丽的蓝。

最后一页,只有一张照片,和一句话。那是一片云海,和淘气地在云海中忽隐忽现的彩虹。

小彩虹,要幸福。

她默默地掉下眼泪,黑恕和始终抱紧她,这会儿开始轻轻地摇晃她,把她当小女孩。总在她最累,最脆弱时,他们的角色便会很有默契地对调,换他哄她,哄得开心又满足。

这个拥抱好暖,好甜,好温柔。

她真的很幸福呢,哥哥!

何绮霓终于明白,其实,哥哥的人生没有白过,没有因为爱错人而不再美丽,相反的,他已经在很多人记忆里交织出一片他独有的色彩,在所有爱他的人心中,静静地发亮。

叹口气,突然间压在心中的大石头,就这么消失了。

算了吧。和学长与好友之间的恩恩怨怨,从今往后别再提起,没什么好放在心上的了。

「妳今天要不要当我老婆?」黑「大」总裁又在卢他家「小」秘书。

「只有今天啊?」何绮霓忍住笑,帮他打领带。

黑恕和大喜,心里小花一朵一朵开不停,「今天,明天,后天,大后天,一直到世界末日,我都要何绮霓当我老婆,妳快说好!」快快快,现在改行程还来得及,结婚证书跟戒指他都准备好了,等等让小王直奔户政事务所!

何绮霓真是差点喷饭,「你不怕我像那些人说的,把你『压落底』?」他们的关系不再是秘密后,一堆「谏言」就开始出现,比如那些曾经得罪何绮霓的主管,比如曾经骂何绮霓狐狸精的前任上司太太。

「其实我还满喜欢妳在上面的。」美得他脸红心跳,正到他流鼻血,真害羞。

何绮霓忍不住又手痒,但想到这家伙永远都是乖乖当沙包任她打,实在舍不得了,拉住他的领带让他弯下身来,在他唇上吻了吻。

「这是好的意思?」

「我担心公司那些看我不顺眼已久的人会心脏病发作耶。」没办法,她就是做人失败,走到哪都招人妒忌。唉,人红果然是非多啊!

「不用担心,只要有我在,妳就继续当垂帘听政的女王,我这个皇帝会站在前面替妳挡子弹!」

他不用她相夫教子,不用她温柔听话,她就是他的女王,正如他也会成为她的皇帝!

何绮霓原本想笑,这一刻,彻彻底底明白他对她的无比包容,明白就算有一天全世界都敌视她,不谅解她,不喜欢她,他也永远都会像过去那样信任她,无条件挺她!

女王的爱情,就该是如此绝对与义无反顾,这世间还有谁能为她做到?

她眼眶泛红,捧住黑恕和的脸,深深一吻。

「我们结婚吧!」她笑道。

黑恕和大声欢呼。

女王陛下终于将黑家最后一个浪荡子收伏裙下。

全书完!

手机用户请阅读:滋味小说网繁体手机版:https://m.zwxiaoshuo.com/cht/

        滋味小说网简体手机版:https://m.zwxiaoshuo.com/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女王秘书最新章节 | 女王秘书全文阅读 | 女王秘书TXT下载